北京保利拍卖公司吧 关注:18贴子:287
  • 4回复贴,共1

载入史册的,1900年的古玩交易(短篇)连载,(图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回

真假逆顺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

青年持宝来敲诈,老板妙计逞英雄。

这一章所发生的事,民国时期在珠宝、古玩行里流传过。
我在孩提时代曾听前辈粗糙的讲述。
现保存了其真实性,加以润色,供文学吧上的朋友们饭后茶余。

上海有一家铁家珠宝店,掌柜是回族人店面不大。
自清代道光初年开张以来,生意做得四平八稳。铁老板祖籍苏州,他既是东家又是掌柜。
于道光末年传至第二代,生意一如既往,时间长了,资金积累日渐雄厚。
在同治年间,第二代铁老板告老,传到第三代。
这时的铁家珠宝店,已是近50年的老店,但也未扩大门面。
好像,珠宝店的实力的大小,还不在门面的大小上。
经两代人的苦心经营,在信誉、资金诸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起色,于是兼营起钱庄生意来。
钱庄就是中国最原始银行,经营银票汇兑、抵押贷款等项目。
当时的大珠宝店多有兼营此项者。
因当时的大宗货币仍以金、银为主,因业务关系,由珠宝店来充当此业信用较高。
光绪中期,第三代铁老板已年过六旬,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人或富人们,每到这把年纪都要想到后事。
人的一生,或多或少总是难免有沉浮,不会永远旭日东升,也不会永远痛苦潦倒。这反复地一沉一浮,正是对人的磨练。
但万家五代人,却是个例外。请听我慢慢道来。
第三代铁老板膝下有两子,长子忠厚老诚善于接人待物,在上海的同行里和客户中人缘不错。
次子自幼聪明伶俐,天分较高,在这一行里业务熟、眼力好,且胸怀大志。
他不消极,不冲动,不偏颇,既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也没有笑里藏刀的虚伪。
第三代铁老板偏爱次子,但又不敢废长立幼。
一则怕家族内的人士反对,也怕在他寿终以后同室操戈。
别看他只是个珠宝店老板,却像个帝王一样想着后事。
这也难怪,穷人家没有什么遗产,临死两眼一闭,后代们各有子孙福,哪里还管得了许多,却也轻松自在。
第三代铁老板昼思夜想。
往往人经过苦心焦虑必有良策,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好办法。
与族内人和至交朋友商议后,都很赞同。
将珠宝、现金各分出一半,并非分家,让长子在上海继续经营老店,能占人和。
另一半珠宝、资金由次子带去京城开个分号,也叫铁家珠宝店。
他认为:京城是一块肥沃的土壤,万家的种子绝不会撒在荒地上。

(待续)



回复
1楼2013-09-11 19:05
    第二回

    铁家在上海经营了三代珠宝店,盈利颇丰,将其财产大都转到他们所热爱的老家苏州。
    苏州—在一条条小小巷子的尽头,藏着一座座天下闻名的园林。打开一扇扇不起眼的朱漆大门,就会大吃一惊。
    啊!里面怎么还会有如此别致致的亭、轩、楼、榭呢?在苏州,一切都隐藏得这么深、这么好。
    怪不得全国的失意政客、倒台军阀、朱颜退尽的名妓,都纷纷云集此地。
    一些想超凡脱俗、潜心艺海的文人、画家们,也把它当成理想的世外桃源。
    铁家当然对苏州的感情更深了。
    但因京城乃天子脚下,更有机会收到奇珍异宝。
    京城更加世态炎凉,官商大户此起彼落,做起钱庄生意来能大展宏图。凭着他家的财力,不怕抵押不到珍宝。
    另外京、沪两地也可互通生意上的信息,作为珠宝、钱庄行业,此举占据地利。
    至于天时,那是老天爷的事,生意人且莫去管他,谁坐江山也缺少不了商贾。
    在晚清和民国时代,京、沪两地的古玩、珠宝商人往来甚密,这也是为了生意上互相借力,但往往面和心非,在两地设店,自家兄弟情况就不同了。
    第三代铁老板已打好招呼,请在北京的同行们对次子多加关照。



    回复
    2楼2013-09-11 19:16
      其实,这也只是出于礼节,俗话说:“商场如战场”打起仗来谁还顾得了关照?不在背后拆你的台就不错了。
      不过,凭着他家的财力和次子的天资,即使在京城,强劲的对手也不多。
      这一点第三代铁老板心里还是有数的。
      于清光绪十五年,铁家珠宝店北京分号由次子主持,在北京前门外的珠宝街:廊坊头条开张。(我开始称次子为铁老板。)
      铁老板年近四旬,仍然采用上海老店的经营方式。
      在北京开店也不租大店面,从上海招来两个年轻伙计和两名佣人。
      他不愿用本地人,也很少和京城的同行们过从甚密。
      在开业的最初两年,生意平平,除维持日常开销外所剩不多。
      但他并没想一开始就赚钱,只想熟悉京城市场后再施展。
      平时由伙计看店,他走遍了京城的珠宝行业,然后走访官、商富户、社会名人。
      凡是能招揽生意提高名气的场合,他都出手大方,这点钱还是值得花的。
      两名伙计年纪不大,因背井离乡,时间长了就有些不太敬业。
      他先后换过两次,都是从上海招来的年轻人。
      每次招来新人,铁老板教诲一翻:
      “我对手下人并不刻薄,我绝不骂人,我不爱动怒,有错我能原谅———但绝不疏忽或忘记。我的吩咐通常是简短的,但很明了,我宁可说两遍,甚至三遍,要你们能听懂,我警告人不超过一次,你们已经受到警告了。
      让铁老板头痛的是,这警告作用不大。
      他也曾想过,在上海请两位年纪稍大,经验丰富的行里人,哪怕是每人给一成的空股,能够帮助他支撑门面。
      但行里的事他听的太多了,人们在未能自立时,尚可听人摆布,一旦羽翼丰满,定要自立门户。
      这也难怪,每个人都希望有自己的事业,,无能之辈才给别人做一辈子的长工,但这样的人雇来也没用。
      京城的人他不敢用,怕盘根错节的关系坏了他的事。
      无奈,只能常换,但也常感到柜上力薄。
      诚然,在世上这三百六十行里,人才难求,儿在那庸才股份有限公司里,却挤得像沙丁鱼罐头一样。

      (待续)






      回复
      3楼2013-09-11 19:17
        第三回

        光阴似箭,辗转经营十年。铁老板熟悉了京城生意的路数,而且本来就是内行人,珠宝生意逐渐做大,钱庄也很赚钱。在京城的同业中虽不能说是首屈一指,但也算能名列前茅。
        赚钱多是另一回事,那是靠经营得法,日积月累,兄长经营的上海老店也在平稳赚钱。
        铁老板总是觉得这样经营太平庸,好像缺点什么东西似的。不满足现状,这本是事业发展的动力,无可非议。最后他想,一定要做出点大事来,让同行们刮目相看。
        开业十周年,免不了要在京城庆典一番,庆典结束后,要赶在公历12月22日冬至前回家省亲。
        全家团圆,看看年老体衰的父亲,并带回两名伙计,还要顺便处理一些与上海方面有关的业务。
        铁老板逢年过节从不回家,因为这时生意最忙,他怕耽误了大买卖的机会,商人最注重的是利,这是铁家几代的传统,这又何尝不是商人们共同的传统。
        铁家最看重的是每年冬至、夏至这两个节气,夏至以后日间逐变短;冬至过后白天逐日增长。这是阴阳消长、交替之时,又和传统的节目相距较远。
        回家后辞掉两名伙计,因父亲早已老迈不主事,故而和兄长商议业务,诉说了自己的想法和抱负,也提到京城分号柜上缺人手。




        回复
        4楼2013-09-11 19:23
          兄长听后,觉得这也是为了光宗耀祖,于是,决定让经父亲节带出来的贾、温二位伙计同往北京经营,每人给增加半成股份,如此皆大欢喜。
          贾、温二人祖籍也是苏州老家,从小在上海铁家珠宝店学徒,由第三代铁老板带出,三年满徒后在铁家珠宝店当伙计,至今也干了三十多年。
          若论资历、眼里等条件,完全可以自立门户,至少也可以借用某东家的财力,独立经营当个掌柜。
          但铁家待之甚厚,又给每人吃一成纯到的干股,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又不用自己出本钱担风险,所以舍不得,同时也不忍心离去。
          二人年纪都已过了五旬比兄长略大,虽然是伙计身份,但和铁家兄弟相处了三十多年,自然情同手足。
          尤其是珠宝店,每家都其经营上的秘密,这些事情,铁家从不背着贾、温二位伙计,他二人也常常能替老板分忧。
          有时,伙计对主人的评论和刁难,往往就在一个眼神和一两句话上。等老板回过味儿来,为时已晚,并也挑不出太大的毛病,只好哑巴吃黄连。这就是伙计们让老板头痛之处。
          (待续)





          回复
          5楼2013-09-11 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