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邪吧 关注:49,091贴子:572,614

回复:【中秋节活动楼】《关键字接龙》花邪圆圆你面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话说假期要结束了,算算都完成三篇~~
「传世」得快点啦>E<
so,今天的关键字下完就转去纪录也~~

【关键词】:柚子

--中秋活动,中秋的关键字该多些才成~(思)--


收起回复
42楼2013-09-22 09:33
    设定:盗八之后,假定胖子已然调节好内心回到北京之后~

    --------------------
    【关键词】啤酒

    吴邪接到了胖子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听来已经和之前别无二样,尽管偶尔吴邪仍是会有点担心,不过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胖子听说了今年的月亮特别圆,便嚷嚷著一起庆祝,吴邪也就答应了下来,还不忘打了个电话给在北京的解雨臣,邀他一同过节,他想,解雨臣应该还是一个人过节的,这样不免太寂寞。

    不意外的,解雨臣这边倒是笑著应允,还说可以提供场地,这让吴邪笑著跟他道了声谢。

    计画敲定了,吴邪便在去的前一天上网订了机票,再打给胖子叮咛他什时来接机载他一同去解雨臣家。

    结果等吴邪一到机场,等了半小时却只是等到了一通电话,说他不小心睡过头,叫吴邪自己打车先去解雨臣家,吴邪还来不及抱怨就被对方挂了电话,站在机场门口,吴邪望著天空,不禁叹了声息:

    「下大雨阿,这还赏什麼月啊?」

    无奈的吴邪就要掏口袋去捞钱,才想起来今天没带太多钱,根本就不够他打车去解雨臣家,看了看表,再望了望天,吴邪骂了声娘,就决定走路淋雨去解雨臣家。

    没有多久,吴邪就在门口见到了解雨臣,雨在半路就已经停了,因此解雨臣看见他淋湿的模样还有点震惊,不过旋即就叫人拿了条毛巾给他。

    秋天寒冷的风吹在吴邪身上,吴邪身上的雨水此刻倒是几乎乾了,不过拿了毛巾吴邪还是跟他道了声谢。

    再过了一会儿,胖子才风风火火的赶到,还带了几瓶啤酒跟一些下酒菜来,看在菜色的份上,吴邪才没有多数落他。

    晚上,他们就这样坐在月亮下,围著一张圆桌,望著月亮,喝著啤酒,吃著下酒菜聊了聊天,尽管只是没什麼意义的问候,却让吴邪感到久违的温馨,末了,几杯黄汤下肚,吴邪顿感喉咙滚烧著痛,胃部一股翻腾感云涌而上,吴邪只好说声抱歉便跑到后院的一棵树下去吐。

    吐到一半,吴邪便觉天旋地转,差点昏倒之际,一只手捉住了他,回头一看,就见解雨臣一脸担忧地望著他,刚想跟他说声没事,就又见解雨臣一个伸手覆在了他额上,叹口气道:

    「果然。」

    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吴邪就这样眼巴巴的望著对方,他甚至觉得脑袋开始使不上力,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也越来越快。

    ”不不不,小花可是男的,他怎麼可能对他...”

    结果擅自否定了想法的吴邪,脑袋反而没有好转,反倒感觉还越来越沉重,然后他就感觉到额上的温润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唇上的湿热触感,回过神来之前他就被撬开了唇齿,一股微温的液体顺流而入,而后他便感到一颗物体被柔软温热的包覆给送了进来,混著先前的液体一起被吴邪吞了下去。

    张大眼睛看著眼前放大的眼脸,吴邪不觉心跳漏跳了一拍,围绕著周边的海棠馨香更是充斥在吴邪鼻间。

    入侵的舌头在物体被吞下后,仍旧不停的在附近搔刮搜索,彷佛在确认著物体确实吞了下去,而后才像放心了一样被收了回去。

    感觉著口内舌间的翻滚缠绕,吴邪一时之间忘了要把对方推开,就这样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对方的唇舌方离,吴邪才全身瘫软的昏在了解雨臣怀里。

    醒来的时候,吴邪仍是感到些许的头痛欲裂,口乾舌燥,还有些晕呼,爬起身,吴邪对周遭感到一片陌生,刚想起身去看看外头,就见房门一个打开,和来人对了个眼。

    来人先是愣了楞后才笑著道:

    「你昨晚发烧了,好点没?」

    刚一说完,吴邪就立马回想到昨晚解雨臣在他失去意识之前的确有餵了他一颗东西,想到这吴邪不禁满脸通红,赶紧看了看解雨臣。

    而解雨臣则是回以一笑,顺手倒了房内圆桌上的茶给他:

    「没事就好,昨晚忘记说了,中秋快乐。」

    见对方一脸没事样,吴邪才只好也没当一回事,扯了个笑道:

    「恩,谢谢,中秋快乐。」




    说来话长,这不过只是个序曲而已,只是吴邪要到很久以后才会知道了。



    收起回复
    43楼2013-09-22 14:23

      【关键词】:情趣

      原本想想个没节操的,不过还是收敛点的好^^*


      收起回复
      44楼2013-09-22 14:25
        对不起,学生党忘了TAT,补上
        【关键词】惊喜 实在是很抱歉


        收起回复
        45楼2013-09-22 18:33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7楼2013-09-23 20:35
            补发关键词:【惊喜】
            〖背景文+渣图〗
            “喂,小邪~晚餐准备好了没?”解雨臣单手操控着马莎拉蒂的方向盘,微微一笑。尽管电话另一头的人看不到。
            “啊,小花啊。当然准备好了。都中秋节了你还这么忙,都这么晚还不回来吃饭!”吴邪的声音通过蓝牙穿到解雨臣的耳朵里。很柔的音色混着一点点抱怨。
            “这不到楼下了么?昨天不是不小心把车给撞了吗,今天手下给随便换了辆车暂时用着,然后去接一个人。”
            “哈?什么人?”吴邪的声音显得有些警觉。对于解雨臣经常换车,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对于接的人,他反而有些好奇。
            “这是惊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不说了到家咯。”解雨臣含笑看了看身边的人,摁下了挂断键。
            “切,还搞什么神秘主义!”吴邪有些气恼的放下手机,准备去开门。
            果然没多久,就听到了敲门声。
            开了门,首先见到的是一脸调笑的解雨臣身边的孩子。
            孩子大概十多岁,长得满像解雨臣小时候。
            接着,吴邪就听到了另他目瞪口呆的甜甜的声音:“妈妈,我是解小邪。”
            “嗯,儿子好。呸呸!小花!我们什么时候有儿子啦我怎么不知道!!!”
            解雨臣凑上去,在吴邪嘴上亲了一下,依旧笑着道:“一直都有啊~小小邪他·妈~”
            —End—
            呵呵有点没画好大家原谅~阿夜的字不好看,大家将就一下!^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8楼2013-09-23 20:36
              关键词:【灯】
              如果能是古风文就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9楼2013-09-23 20:38
                关键词:【灯】(图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1楼2013-09-24 20:48
                  关键词:【回眸】
                  对不起我也把出题给忘了Q_Q
                  刚才那张图拍的变崩了请间接性无视它!!【明明画的没这么崩的!掀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2楼2013-09-24 21:18
                    【关键词】医院


                    收起回复
                    55楼2013-09-25 20:07
                      【关键词】因为爱情
                      才不会说是因为听了歌才想到QWQ


                      收起回复
                      57楼2013-09-26 22:12

                        【关键词】 因为爱情
                        因为爱情
                        旁白 :
                        这里是解雨臣先生与吴邪先生的结婚典礼现场,我是本次婚礼的司仪狐狸。非常荣幸作为本次婚礼的司仪。爱,无关性别,爱,就勇敢的在一起。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捧场,来见证这场跨越性别的爱恋。首先,我们大家来看看两位恋人经历道道坎坷在一起的过程。
                        恋爱:
                        吴 邪:小花,你最近好么?
                        解雨臣:我挺好的。你呢?
                        吴 邪:我也挺好的,你的她好么?
                        解雨臣:他刚说他不错。
                        吴邪愕然,刚说?
                        解雨臣:吴邪,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吴 邪:靠,解小花你居然抢我词,这句话不是该我说吗?明明小时候说的是你嫁给我。
                        解雨臣:你不怕么?父母,世俗的眼光?
                        吴 邪:怕,可是我更怕你嫁给别人。
                        解雨臣:吴邪哥哥,人家小时候就许给你了!
                        去它的世俗。因为爱情,因为是你,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求婚
                        解雨臣:小邪,我们结婚吧!
                        吴 邪:好!明天就去登记吧!
                        解雨臣:这么急?
                        吴 邪:我能不急么,你说要嫁给爷都多少年了,小爷盼媳妇都快成望妻石了。
                        解雨臣:那吴邪哥哥你的聘礼了。
                        吴 邪:聘礼啊!我媳妇儿财大气粗哪能看上我那点东西不是么?
                        解雨臣:你那铺子里的东西我还真看不上,这样,你把你自己打包当聘礼送过来吧!
                        (就这样,吴邪被打包送给了解雨臣)
                        那满地的海棠见证了,两位新人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过程。一直走到今天,让我们对两位新人表示祝贺。

                        接下来,进行我们婚礼的第一项,有情两位新人,为大家带来《因为爱情》

                        第二项,新人宣誓
                        牧师:解雨臣先生你愿意娶这个吴邪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你愿意吗)?

                        解雨臣:Yes,I do!(我愿意)

                        牧师:吴邪先生愿意嫁给解雨臣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你愿意吗)?

                        吴邪:愿意是愿意,不过我更愿意娶他。


                        第三项,新人亲吻。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了我的面前,我好好珍惜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他说:我依然爱着你,如果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从地球诞生到毁灭。 爱,就勇敢的在一起。
                        结束,全体人员,跳花邪王道结束!


                        收起回复
                        59楼2013-09-27 19:21
                          又忘记出题了!
                          【关键词】 青梅竹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3-09-27 22:04
                            关键词:【青梅竹马】 来来来,先把图发了,文后面补~如果觉得透视有问题就请无视它~ 此处小花台词:吴邪哥哥,这是小花给哥哥买的冰糖葫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3楼2013-09-28 22:54
                              关键词:【落幕】
                              这么多的he,来个be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4楼2013-09-29 06:32
                                关键词:【落幕】




                                收起回复
                                65楼2013-09-29 11:43
                                  关键词:【月亮】
                                  @lin990_7018283


                                  收起回复
                                  66楼2013-09-29 11:44
                                    关键辞【落幕】

                                       终
                                      「我终於知道曲终人散的寂寞,只有伤心人才懂~」
                                      我保持微笑,看著上头唱的五音不全的家伙,心里握了几遍手指。
                                      这些新进小子是用什麼态度来唱k?
                                      那年替吴邪固了长沙盘后,我们两家也算联合,而随著年纪渐长,后来在一起也是应该的。
                                      因此,当吴邪有天问我,他现在打著「吴小佛爷」名声在这混,要替自家盘口下的新进人才做挑选,而他「小三爷」时代过得美滋滋,现在又只差个「夫人」名而已(后面这话是我加的,不能明说),看上去个个都像有模有样,也不知怎麼挑。
                                      我说也不急,我正好今年难得去南方过中秋,就去替他看看。
                                      唱K是我的专长,所以我交代他将新进人员用过节同庆的条件,带他们来唱K。
                                      重点在於放松后的表现。
                                      最后收尾自然是由我上一曲做落幕,我之所以放最后,因为我的歌一唱,大家都不敢再唱。
                                      出来,吃消夜,我跟吴邪同回我家盘口。
                                      「小花,今天看到的结果如何?」
                                      吴邪认真地问。
                                      「嗯,由皮包举出来的那小孩有点意思,应该也有培育空间;另外--」
                                      我分析几项后,吴邪很认真地问:「小花,你怎麼知道这麼多?」
                                      「经验啊!」
                                      我笑笑,拉他梳洗去。
                                      「就算是经验,你下回也改别个方法吧!」吴邪掏耳朵:「在你唱歌前,我耳朵被折磨可多了!」
                                      「小的是专业演出者,其他人不是,小三爷得见谅。」我忍著笑,说。

                                      这类活动不知不觉就进行好几次,连我后来训练日曦做人物鉴定也用过,当然后来我也加上不少手法。老话说过,挑女婿看酒品、牌品,我倒有歌品、食品挑人的功夫。
                                      这是吴邪学不会的,因为他总愿意相信人。
                                      当然,我不能说他错,因为他相信我、王胖子、张小哥--
                                      他的信任,换回更多。
                                      即使到今天,我们已经共同迈向望七的年纪,他仍是相信著。
                                      「小曦第二个要出生的儿子打算取什麼名?」
                                      坐在包厢,看著我嫡传大弟子在台上谢幕,我斟著茶时,听到吴邪轻声问。
                                      「还没听他说起,估计这回跟他太太姓吧。」我说:「好在只有上个取解。这姓不好取。我的名字倒是最好听的。」
                                      「真不害臊,你也想想年纪吧。」
                                      吴邪微摇头,却没有再多说。
                                      我迅速出手替他顺气,片刻,才见他缓过来。
                                      果然没错,去年开始气血莫名的虚弱,不论哪样的名药,甚至我带著操练的气功,都没法补足。
                                      「我联络上美国的医师团。」看吴邪慢慢喝完补气蔘茶,我说。
                                      「喔,好久没跟那位大叔见面,他也退休很多年吧!上回看外国访谈都有他!」
                                      吴邪说:「好啊,就当去听他说书。我已听说过大空总署和FBI密辛了,也许这回是国际联盟。」
                                      在吴邪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我们都回到年轻一样。
                                      「不过小花,你学生虽然也不错,但他的演法和你当年又不太同。」
                                      出门时,吴邪评论:「我倒觉得你当年演得更好。」
                                      「当然,因为要让小三爷青目有加啊!」我笑笑。
                                     
                                      之后,又是多年。
                                      「父亲,该回去了。」
                                      站在我身后的日曦已是年过半百的稳健人士,他和小灵两个兄弟努力下,南北两处也相处愉快。
                                      未来,就是他们的。
                                      「二爷,也许不久,我又会再拜见您了。」
                                      替二爷的墓最最后一次清扫,我将这份工作传给戏剧界弟子。
                                      技术与精神,会传下去吧!
                                      而吴邪……
                                      「爷爷。」
                                      小灵的孩子帮我起身:「爸说,您要带回的阿公的东西,他都整理好了。」
                                      「嗯,太好了。」
                                      看著也将而立年的孙子,那憨直的态度和当年的吴邪一模一样时,我有种开心。
                                      我们的,共同血脉。
                                      吴邪……
                                      轻轻念著中,我走向日曦备好的轿车。
                                      到人生落幕的那天,我都会在舞台上演出。
                                      我清楚,你喜欢看我的表演,不是吗?
                                    ====
                                       这个系列为关键辞写太多啦~要休息点,养回眼力XDD


                                    收起回复
                                    67楼2013-09-29 12:01
                                      关键词:【落幕】

                                      “这是不是你的最后一次登台?”吴邪站在解语花的身旁,装作无意的问出这一句。是啊,相对的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见。“嗯。”解语花仍然对着镜子细细地描画着眉眼。“不想唱了,这是最后的一场,不知道会不会有很多人来捧场。”描好了眼角,解语花满意地放下笔,准备拿胭脂润色一下。吴邪递给他胭脂,很认真地说:“一定会有很多的人来捧场,解家小九爷的最后一场戏啊,必定是一票难求。”解语花抿起嘴角笑了笑,算是接受了吴邪对自己的表扬。“所以我特意给你留了最好的位置。”解语花还是对着镜子,他望着镜子里吴邪的脸庞,缓缓地吐出一句话:“所以你快去那里等着小爷我上台吧。反正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你快点离开我吧,我怕我的演技不够精湛,会忍不住流下眼泪。

                                      吴邪还是怔怔的,只盯着解语花镜子里的容颜发呆。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转过身去“好,我在台下等着你。”你是怕我舍不得么,不要担心,我的演技已经够精湛,最起码我在转过身之前不会落泪。哪怕明知道这是我们的落幕之歌,我也会笑给你看。

                                      吴邪在座位上看到了节目单。只有两首,《牡丹亭》和《西厢记》。都是小花喜欢的剧目,也都是不算欢喜的剧目。不管戏里多么美好,他们的结局就是生死相隔或,咫尺天涯。

                                      戏开场了。吴邪看到了他。听到了他在唱“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就像他们,谁能奢望情似当年?只能是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他还在唱“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怎么能怨东风呢?只能怨自己不够勇敢,不够执着。

                                      最后一句唱完了。戏将要落幕了。解语花深鞠一躬,缓缓说道:“这最后一场戏,我只为你一个人唱。”如果我可以再勇敢一点就好了,我就可以牵你的手一直不放开。可惜我不能,总是有太多身不由己,如果有来生,我们再相爱吧。

                                      后来,道上总有一个故事:当年的倒斗界,有一对竹马竹马的好哥们,一个是长沙狗王的孙子,一个是北京解九的后辈;本来两人感情特别好,可自从吴家少爷娶了媳妇后,两人就再没有走动。对于这件事,没有一个人可以给出准确的答案。

                                      这段感情,就这么被封存在了那段最美好的岁月。


                                      收起回复
                                      69楼2013-09-29 21:15
                                        关键词:吴邪枕头下发现女孩头发。
                                        采用天气的主意……
                                        我想不出来关键词。



                                        收起回复
                                        70楼2013-09-29 21:16

                                          【关键词】 运动会


                                          秋风送爽,丹桂飘香,DM中学的运动会在这中秋十月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男子800米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运动员们已经在比赛场地准备就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着裁判员的哨声了!


                                          而播音台上的播音员也准备好了加油稿准备为运动健儿们加油呐喊!


                                          “吴邪哥哥,这是你们班的稿子等会你念吧”霍秀秀将一份稿子递给吴邪,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哦,好!”吴邪并未在意,自己班上的稿子自己念没什么大不了的。


                                          随着裁判员的哨响,运动员们在跑道上奔驰起来,同时吴邪也开始读稿子:


                                          (踏上跑道,是一种选择。离开起点,是一种勇气。驰骋赛场,是一种胜利!时间在流逝,赛道在延伸,成功在你面前展现。心脏的跳动,热血在沸腾,辉煌在你脚下铸就,加油吧,健儿们!!运动健将们,用你的实力,用你的精神,去开拓出,一片属于你的长跑天地)


                                          吴邪边念边想到这稿子写得还真不错,不知道是我们班谁写的,不管了,念完就知道是谁的了!


                                          (解雨臣,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你,你什么时候才要嫁给我?我房间的东西都快全搬到你家去了,一直以来憋死我了!你也不说,我也不说,咱俩总得有一个来挑明吧!算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了“我爱你”!我在终点等你!)以上稿子来自XX班吴邪!


                                          终于念完了,这是谁啊,广播稿还趁机表白,还让小花嫁给他,小花明明说好嫁给我的。咦,不对啊 ,我刚念的名字是吴邪来着。啥????吴邪? 吴邪突然反应过来刚刚他念的是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说刚是自己给小花表白!!!这什么跟什么啊!吴邪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自己什么时候写了这么篇稿子。


                                          “吴邪哥哥,小花哥哥都快到终点了,我们去接他把” 霍秀秀一脸坏笑的走过来。


                                          “秀秀,那稿子怎么回事啊?”


                                          “稿子?什么稿子,我刚没注意听啊,稿子怎么了”秀秀一脸无辜的望着吴邪。


                                          “ 算了,先去接小花吧”吴邪想着稿子的事先放一边,那些广播稿估计没人听,小花在比赛更不能注意到。


                                          800米也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候,解雨臣遥遥领先的向终点跑来,奔向吴邪怀抱!


                                          毫无疑问的解雨臣第一!


                                          “小邪,你刚说的我可全听见了,我也爱你,你什么时候把我娶回家”


                                          “对呀,吴邪哥哥你刚说的我们可全听见了,不许耍赖啊”


                                          “那个,那个不是的,那稿子?”吴邪有些欲哭无泪,这是怎么回事嘛!


                                          “我明明听见那稿子是你写的”


                                          “对啊。还说在终点等我,终点除了你还有谁在等我吗?”吴邪看看了终点,除了自己还真没人等解雨臣,连秀秀都是结束之后过来的。


                                          “吴邪,我是真的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解雨臣无比真诚的说道。


                                          看到解雨臣认真的眼神,吴邪有些纠结“小花,我们都是男的”


                                          “吴邪,我喜欢你,和你是男女无关,你只说你喜不喜欢我”


                                          吴邪看着面前这人认真的脸,妖孽般的脸上因为刚跑完步而显出的红润,几滴汗珠挂着脸上折射这阳光,吴邪突然想到一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自己对这人应该是喜欢的吧,要不怎么会总会眼镜不自觉的寻找这人的身影,刚念那稿子也有不舒服的感觉。算了,男的又如何,喜欢就喜欢了。有啥大不了的!


                                          “解雨臣,我也喜欢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收起回复
                                          71楼2013-09-29 21:24
                                            关键词【春夏秋冬】


                                            收起回复
                                            72楼2013-09-29 21:26
                                              关键词:【青梅竹马】
                                              歌舞留春春似海
                                              美人颜色正如花
                                              ——题记
                                              “喂喂,吴邪哥哥,咱们出去玩吧~”解语花见老九门诸人都往前面的厅堂去了,四周也没有什么仆从,便停下来拽了拽偷跑来听自己吊嗓子的青梅竹马吴邪的衣袖。
                                              吴邪被解语花拽了袖子,有些不好意思,可爱的脸蛋微红:“万一被二爷发现了,小花你不就又要受罚了么?”
                                              “没事没事,师傅是不会知道的~吴邪哥哥走吧走吧~”
                                              吴邪坳不过解语花,只好由着他去。
                                              今天不用解语花上场,他就只穿了一条普通的素裙,粉红衬的他的脸愈发娇俏。
                                              解语花似乎没有被一身裙装碍着,三五下攀上假山,轻轻松松翻了出去。
                                              吴邪似乎有些吃惊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身手,不过呆愣了几秒也跟着翻出了墙。
                                              也许是小花唱戏时练的吧。
                                              吴邪不准备多想,快步追上解语花的脚步。
                                              “吴邪哥哥你看,今天好热闹啊!”解语花看着人来人往灯火通明的街道,眼睛稍稍曲起,很开心的样子。
                                              “嗯。今天是一年中月亮最美的时候,大家都出来赏月呢。”吴邪仔细想了想,笑着点点头,耐心解释道。
                                              “今天是中秋节吧,师傅好像说过。怪不得今天老九门的诸位长辈都要聚在一起。”他若有所思的眨巴眨巴眼。
                                              解语花张望了一阵,拽着吴邪直望人群里挤去。
                                              “小花慢点!先别进去!小花!”
                                              果然不出吴邪所料,没走几步两人便被人流冲散了。他只看见那粉红的衣衫在另一头几个闪烁,下一秒就没有了踪迹。
                                              吴邪立刻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转。若是小花有个万一,那岂不是……
                                              “吴邪哥哥~这边这边~”清脆如银铃的声音由另一头传到吴邪这头。
                                              是小花的声音!
                                              听到呼唤声,吴邪不管三七二十一死命朝声源的方向挤出人群。
                                              还好,解语花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手里挥舞着两串糖衣晶亮的冰糖葫芦。
                                              吴邪长舒一口气,走了过去,道:“小花去买糖葫芦了?也不说一声,害得我担心死了。”
                                              解语花嘿嘿的笑着,一伸手,欲把一串糖葫芦递给吴邪:“吴邪哥哥,对不起啦~小花给哥哥买这个去了,哥哥要不要~”
                                              一切的喧嚣已然模糊,只留下了对面那笑颜如花的女孩和她手中红如火焰的糖葫芦。
                                              吴邪后来不大记得自己接下来是怎样反应的,唯记得,那甜到心窝子里去的糖葫芦。
                                              后来,两人一路说笑着偷偷跑了回去,玩的很开心。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此后不久,吴邪离开长沙,自此,再也没有见到那儿时的青梅竹马。
                                              不过冰糖葫芦的香甜,倒是一直存在吴邪的心里。甜中带酸的味道,一如他童年的美好时光,让人回味无穷,却不会感到腻烦。
                                              断井颓垣梧桐
                                              镜里空花如梦
                                              青梅竹马无相猜
                                              一如葫芦味依旧
                                              ——End—— (文+图)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3楼2013-09-29 21:55
                                                虽然活动结束了,不过我还是想继续接下去啊,多好玩啊!!!【请允许我这个话唠吐槽一下!本来昨天中午用同学的爪机已经快把“吴邪枕头下有女孩头发”的短文码完了,就差一点时,通知高二1500米运动员去检录,体委非让我去跑,我特么就差一点就码完了!!!!跑完我也累得不想码了嘤嘤嘤,累死嘤嘤嘤】


                                                收起回复
                                                74楼2013-10-01 10:23
                                                  关键词:吴邪枕头下发现女孩头发。
                                                  “小邪,起床了。”解语花轻轻地推了推睡得正欢畅的吴邪。难得有个节日,都快让他睡过去了!吴邪翻了个身,哼哼了几声,表示自己听到了。不过,很明显,他还没打算离开这个温暖的被窝。解语花心里有些不快,自己早就起床了,连早饭都做好了甚至都快凉了,他竟然还在睡!心里不爽的解当家把自己冰凉的手伸进了吴邪的被窝,直接贴上了吴邪暖和的肚皮。吴邪一下子感觉一块冰贴上了自己的肚子,他不情不愿地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嘟哝着:“大过节的,起这么早干什么?”

                                                  解语花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现在已经是9点了。这还早?解语花摇摇头,吴邪的生活,真是没规律。笑着看吴邪摇摇晃晃,顶着一头乱发去了卫生间,解语花开始动手帮吴邪整理被他忽视的被子。摆正枕头,铺好枕巾,叠好被子...等等,这是什么?解语花看着从枕头下掉出的头发,开始了他的推理:

                                                  首先,吴邪和自己都是短头发,不可能有这么长的头发;其次,这个长度,不像是男人会有的,所以不会是吴邪的好哥们留下的;最后,就算这是女生的头发,也不能.....是这么一撮吧?!看这一撮头发,有直有弯,有黑有黄,简直是头发大集合!!!解语花很气愤,解语花很伤心。于是,当他接到秀秀的电话时,他二话不说地离开家门去找据说有急事的秀秀,完全没有思考吴邪为什么一直没回来。

                                                  秀秀在霍家的宅子里等着他。解语花到了之后,看到的是秀秀悠闲地喝茶哼小曲。于是还在愤怒的解当家觉得自己又被欺骗了。秀秀慢慢地解释了所谓的“急事”:她的哥哥要结婚了,她不知道送什么好。解语花无语了一会后告诉她自己想,便想要回家问问吴邪关于头发的事。秀秀也不挽留,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你和吴邪哥哥一定要好好的哦~”把解语花气了个半死。

                                                  在回程上,他一直在思考怎么和吴邪讨论这个问题。他相信吴邪,但这头发...等他回到家以后,他刚想叫吴邪的名字,吴邪就捧着一个奇怪的物体蹦了出来。吴邪笑着说:“中秋节快乐!”他接过那个奇怪的物体,发现...“我听秀秀说你喜欢吃潮汕月饼,我就特意向她学习了做法,快尝尝!”吴邪很开心地说着。解语花明白了,头发一定是秀秀那个小丫头放的!怪不得她会做出那样的事,说出那样的话。

                                                  他看着仍然很兴奋的吴邪,尝了尝月饼。真的很好吃,有着爱的味道。“谢谢你,我爱你,小邪。”解语花放下了月饼,抱住了吴邪。吴邪笑笑,放下了手机。手机刚刚收到了一条短信“吴邪哥哥,我的主意不错吧。”
                                                  这真是个幸福的节日。


                                                  收起回复
                                                  75楼2013-10-01 13:02
                                                    关键字【医院】

                                                    在学校完成的,然后刚好是英文课,随手就拿来画了,
                                                    所以来不及上色描线之类的
                                                    最后因为不擅长画画所以还是崩了请见谅!><





                                                    收起回复
                                                    76楼2013-10-01 20:02
                                                      关键词:【四十八手】

                                                      我终於没节操了...
                                                      一直很想写这个,不过没时间QQ


                                                      收起回复
                                                      78楼2013-10-01 20:11

                                                        关键词【春夏秋冬】





                                                        冰雪还未完全消融,覆着白雪的海棠枝头滴答着水珠,砸落在地上溅出朵朵银白的花。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天上淅淅沥沥的飘下缕缕银丝,轻轻地、悄无声息的落下。

                                                        桌上的香炉还飘着几缕青烟,屋内却不见人影。

                                                        “吱嘎——”

                                                        随着红木门被推开,低迷的光线散开,屋内变得亮堂起来。

                                                        吴邪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没有感到多少失落,像是习惯了一般。

                                                        他每日都会来这,为的就是在那人回来的时候能第一时间看到他。

                                                        吴邪像往常一样进了屋子,然后给香炉添加香料,之后他坐在榻上开始发呆。

                                                        鼻尖缠绕着阵阵清香,并不浓郁却有着沉水香独特的素雅,好闻得紧。

                                                        吴邪单手支着脑感到有些困乏,于是微微闭了眼,不一会儿便沉沉睡了过去。

                                                        恍惚之中他似乎看见有人对着他无奈的笑了,他挣扎着想睁开眼看清楚那人的样子却奈何他怎么也做不到。

                                                        当吴邪睁开眼时,天有些昏暗了,他揉了揉额角,然后点燃了桌上的灯。

                                                        火光跳跃着,忽明忽暗,照得吴邪的脸模糊不清,看不见他的神色。

                                                        吴邪伸手覆住双眼,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我只想看看你而已......

                                                        即使是梦里也好,只是想再看你一眼,如此便可。

                                                        窗外传来簌簌的声响,吴邪愣了一下,然后慢慢放下手,抬脚走到窗边。

                                                        枝头的雪落了......

                                                        已经是春天了。

                                                        终于春天了。








                                                        荷塘中的荷花正开得艳丽,青绿的荷叶直挺着,偶尔一只红蜻蜓停落在上面,却被一旁孩童的嬉笑声惊飞。

                                                        吴邪微笑地看着他们,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些许怀念,他还记得,小的时候他和小花也经常会来这里玩耍,家里管得很严,所以每次都是偷偷摸摸溜出来的,偶尔被发现了就免不了一顿臭骂,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常常偷跑出来。

                                                        那时的解雨臣还在学唱戏,穿了件粉色的小褂,衬得那张脸更是粉雕玉琢,那模样真像是从招贴画里走出来的。

                                                        吴邪有些感概,当初那副模样和后来可真是大相径庭啊。

                                                        “噗通!”

                                                        有人向荷塘扔下一粒石子,水面荡漾开一圈圈波纹,煞是好看。

                                                        微风拂过,一池的荷叶摇曳,像是碧绿的波涛。

                                                        吴邪忽然起身缓缓靠近荷塘,然后他蹲下身去伸手摘下一片荷叶,露出了荷叶下的那朵艳红的荷花。

                                                        他勾起嘴角,带着一丝满足。

                                                        小花,在你离开的第六个夏日,我一切安好。








                                                        落叶悠悠飘转,像是飞舞的蝴蝶般优雅的翩翩而下。

                                                        老人握着扫帚,在树下扫着满地枯黄的落叶。

                                                        吴邪站在树下,抬头望了一眼几乎光秃的海棠树,有些怅然。

                                                        又一个季节过去了。

                                                        秋风卷起一地落叶,把它们吹向半空。

                                                        吴邪抬手,用长袖遮挡住迎面而来的风,发带被吹起,他的长发也被吹乱得有些凌乱。

                                                        风没一会儿就停了,只是落叶又被吹散了。

                                                        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地是扫不干净了。

                                                        吴邪看着满地的树叶神色淡淡。

                                                        有些东西,你努力想淡去,却始终不能如意。

                                                        这个道理,在你离开我的第八十二个月又五天,我开始明了。

                                                        因为我的思念,终于泛滥成灾。






                                                        雪飘飘洒洒的下着,瞬间纯白了整个世界。

                                                        吴邪裹紧了披风,朝掌心哈出一口热气然后搓了搓冰冷双手。

                                                        好冷,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都更冷些。

                                                        吴邪站在雪地中,望着前方那一望无际的白色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实际上,他什么也没想,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吴邪静静地站在原定,直到白雪覆在肩头有一寸厚,他才回过神来。

                                                        大概,是不会回来了。

                                                        吴邪动了动僵硬的手脚,然后转过身去。

                                                        “嚓嚓”

                                                        身后突然有了声响,吴邪顿住了脚步,但他不敢回头。

                                                        “嚓嚓”“嚓嚓”

                                                        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

                                                        然后,那个声音停了下来。

                                                        “吴邪。”

                                                        仅仅两个字,但吴邪却有了种要泪流满面的冲动。

                                                        “我回来了。”

                                                        吴邪瞬间就红了眼眶,他转身,朝不远处那抹粉色,一步步走去。

                                                        他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他抱住了他。

                                                        “欢迎回来。”

                                                        雪落在两人发上,白了二人的头。

                                                        解雨臣回抱着他,温柔的笑了。

                                                        从此之后,直至暮雪白头,永不相离。

                                                        ====================================

                                                        我勒个去,终于弄完了


                                                        收起回复
                                                        79楼2013-10-01 21:17
                                                          关键词【一场戏】
                                                          估计没人接


                                                          收起回复
                                                          80楼2013-10-01 21:19
                                                            关键词:【一场戏】 最后一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1楼2013-10-01 23:5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