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战吧 关注:519,448贴子:23,744,445
  • 10回复贴,共1

同性与乱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某贴对于同性与乱伦进行了一些评价,于是有些不忿,但也不过如此,毕竟我既无兄妹,也非基腐,但其偏偏用了个“恶心”,并以己之基准标榜社会,大有言之古今中外之意,于是有些失笑。于感情,认同与否在于个人,无可厚非,但这种种标签胡乱盖下,算得什么,徒惹人笑。于是凭自己的记忆以及翻找的资料来扯扯这个社会,这段历史对同性与乱伦的态度,当然非客观,不全面。
说实话个人除了吹作品实在不喜欢单独发帖(谁认识你啊),所以可能有点混乱,也没什么论点,有兴趣的当补下杂学吧。(其实打到一半发现原帖被删了,战都战不起来了也没了激情,懒得再码了,也懒得编排,想想删了也蛮可惜的,毕竟浪费了那么多时间。随便了,就这样发了吧←_←)
顺带一提,因为没有编排,所以大量抄录的资料也没选择删减,太长不看党可以洗洗睡了。




同性
男:
分桃,断袖,龙阳,这些大家都清楚,不细说了。
在周朝的民间诗歌中, 也有许多赞美男风之词, 如《诗经》中的《郑风》,“子馻e ”一章中有不少内容经后代学者考证,都认为是“两男相悦”之词,其它如“山有扶苏”、“狡童”、“褰裳”、“扬之水”等章,有“狡童”、“狂童”、“狂且”、“恣行”、“维予二人”之类的词句,可能都和同性恋有关。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社会上都有崇尚美男之风,记载也多了起来。墨子在《尚贤》中说:“王公大人,有所爱其色而使,今王公大人,其所富,其所贵,皆王公大人骨肉之亲,无故富贵,面目美好者也。”荀子在《非相》中说:“今世俗之乱君,乡曲之儇子,莫不美丽妖冶,奇衣妇饰,血气态度,拟于女子。”《战国策?秦策》中有一段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晋献公想进攻虞国,但怕虞国名臣宫之奇的存在,于是荀息就建议献公送美男给虞侯,并且在虞侯面前说宫之奇的坏话。这个计策实现了,宫之奇劝谏虞侯,虞侯不听,只好逃走。虞侯失去了股肱之臣,最后亡于晋。由此看来,在那个时代“美人计”的“美人”,既包括女子,也包括男子呢!
一个被同性恋摧毁的帝国,苻坚和慕容冲。前秦世祖宣昭皇帝苻坚十六国时期前秦的君主,曾与东晋南北对峙。公元370年,苻坚攻陷前燕帝国,于西晋王朝灭亡多年之后第一次统一了北方,正式建立起与南方的东晋帝国相对峙的政权。而这次的战争带给他的战利品包括一对皇族姐弟,十四岁的清河公主和十二岁的慕容冲。清河公主和慕容冲姐弟长得非常秀美。尤其是慕容冲,这个绝代美少年是前燕开国皇帝慕容隽的幼子,五胡十六国时期倾国倾城第一人。小小年纪就被封为中山王、大司马,短短二十几年的人生,如扫帚星行空,轰动之大把北国江南所有美女都比化了。苻坚对这对小姐弟非常宠爱,慕容冲小字叫凤凰,当时长安城中有歌谣“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肥水战败后不久,苻坚为各地乱兵围攻,慕容冲亦起兵围攻之,苻坚派人送给他一袭锦袍,也许是他们以前共同用过的,希望慕容冲能记住那段“恋情”。结果是毫无悬念的。有趣的是慕容冲占领长安后看到的景象,阿房遍植梧桐翠竹,大家都知道,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米不食。
汉朝几乎每个皇帝都有一个至几个美男作为性爱对象,并且记入正史,史家殊不为羞。如高祖的籍孺,惠帝的闳孺,文帝的邓通、赵谈、北宫伯子,景帝的周仁,昭帝的金赏,武帝的韩嫣、韩说、李延年,宣帝的张彭祖,元帝的弘慕、石显,成帝的张放、淳于长,哀帝的董贤等,真是书不胜书。其中有个特点是这些美男多数是宦者,以后的地位显贵了,仍扮演着这一“性逆转”角色。有人统计,自西汉高祖至东汉宁帝,就有10个帝王有过男同性恋的史迹,在西汉25个刘姓帝王中,占了40%。又如被认为是英明君主的汉武帝,所宠的男子竟达5个之多。
汉高祖还有一件“枕戚夫人”的事。他有次生病,许多大臣都被门卫所阻,不能见他。樊哙不顾一切,强行进入,发现高祖枕在太监的腿上。樊哙泣而劝谏高祖要警惕,不要重蹈秦二世时赵高祸国之事。高祖还笑他过于敏感,并笑称这个太监是他的“枕戚夫人”。
从春秋战国以至于秦、汉,男风主要存在于君主和贵族阶层之中,是他们淫奢生活的一个方面;而到了魏、晋、南北朝,此风已扩展到了民间,成为社会上某些民众的一般性嗜好,这是十分值得注意的。形成这种风气和当时的政治动乱、军阀割据、民无所从的形势分不开。在这种形势下,不少人以颓废、放浪、利己的态度对待人生,“风流相放,唯色是尚”,甚至“以男为女”,又或者自形女色以求慰藉。当时男扮女装之风很盛,如魏明帝时的何晏、王夷甫、潘安、裴令公、杜弘治等,都以美男子而善敷朱粉、作妇人相见闻于世的。此外,一般豪富之家都以蓄养娈童乐伎作为“财富”的象征。如晋朝的富户石崇与王恺为了比谁富有,“以娈童为赌注,或下妻比输赢,而输赢往往以娈童几百人计,这是骇人听闻的。以上这些情况,都使男风远较前代为盛。在这个时期,某些人和同性公然狎眠,不以为讳。
按照《宋书》的说法,晋朝时期,男色大盛,漂亮男子比美女更受男人欢迎。士大夫无不追逐这个风尚,男色风靡天下,因此不少女人闹离婚,或者在家里守活寡。即便西方在同性恋最鼎盛的时期,也很难弄成这么大规模。到了南北朝时代,还有一个官员骄傲地宣称自己德行比一般人高尚,证据是自己从没有跟男人上过床。
著名的“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也是个同性恋者,和身边的几个僮仆还有其他人士都相好过,到老了还有这种嗜好。他在《板桥自叙》中说自己“酷嗜山水,又尤多余桃口齿及椒风弄儿之戏,然自知老且丑,此辈利吾金币来耳。”这一段话说得很坦率,他也看透了,作为老年的自己,还愿和他搞同性恋的人不过是为了骗他的钱罢了。郑板桥有个僮仆叫五凤,已死去多年,但当他看到一个在面前“喝道”的衙役很像五凤时,竟黯然神伤,回忆过去一直料理他的生活、受他宠爱的五凤,写下了《县中小皂隶有似故仆五凤者每见之黯然》的诗,其中“口辅依然性亦温,蹉跎吮笔墨花痕。可怜三载浑无梦,今日舆前远返魂”,“乍见心惊意更亲,高飞远鹤未依人。楚王幽梦年年断,错把衣冠认旧臣”之句,充分表现 了他的同性恋情感。
唐宋时代有大量男妓,记录这方面的的史籍蛮多的。如《教坊记》“香火兄弟”条云:“坊中诸人,以气类相似,约为香火兄弟。每多至十四五人,少不下八九辈。有儿郎娉之者,辄被以妇人称呼,即所娉者兄,见呼为‘新妇’;弟,见呼为‘嫂’也。……儿郎既嫂一女,其香火兄弟多相爱,云学突厥法。又云,我兄弟相怜爱,欲得尝其妇也。”不累述。
由于男风作祟,社会生活中发生了一些怪现象,如夫妻同爱妾童就是一个例子。《晋书?海西公纪》记载:“帝在藩,夙有痿疾。嬖人相龙、计好、朱灵宝等参侍内寝。而二美田氏、孟氏生三男,长欲封树,时人惑之。”《晋书?五行志》云:“海西公不男,使右有相龙与内侍接,生子以为己子。”这情况似乎和春秋时的卫灵公和宋公子朝相似,海西公有一些嬖人参侍内寝,他自己有阳痿症而不能生育,可是妻妾竟生三男,海西公还视为己出,这实在是太乌七八糟了。
由于男风之盛,也引起了一些矛盾和冲突。例如,由于失恋(同性恋)就侮辱对方,或动杀机。如《南史?长沙宣武王传》记载:“王韶昔为幼童,庾信弃之,有断袖之欢,衣食所资,皆信所给。遇客,韶亦为信侍酒。后韶为郢州刺史,信过之, 韶接待甚薄, 信不能堪,因酒酣,乃径上韶床,又践蹋肴馔,直视韶面曰:‘官今日形容大异畴昔。’宾客满座,韶甚惭耻。”这是庚信乘酒兴揭王韶的老底,当众侮辱,王韶是很难忍受的。还有,《南史本传》记载:“王僧达族子确,少美姿容,僧达与之私款甚昵。确叔父永嘉太守休属确之郡,僧达欲逼留之,确避不往。僧达潜于所往后作大坑,欲诱确来别埋杀之。从弟僧虔知其谋,禁诃乃止。”为了对方不再和自己搞同性恋了,竟掘大坑要埋杀对方,这真是狠毒之至。从古代至今有不少因失恋而杀人事,看来在同性恋这方面也是一样。这也说明了,同性恋“除了对象的转变为同性而外,其余一切用情的方法、过程、满足等等,可以说完全和异性恋没有二致。”
世上发生过不少男子因有新欢而与妻断绝或累杀妻的现象,这是指异性恋,而同性恋也会造成这种恶果。《宋书?五行志》上记载:“自咸宁太康以后,男宠大兴,甚于女色,士大夫莫不尚之,天下咸相仿效,或有至夫妇离绝,怨旷妒忌者。”说明这种现象并非个别。《魏书?汝南王悦传》云:“悦妃阎氏生一子,不见礼答。有崔延夏者以左道与悦游,令服仙药松术之属。又好男色,绝房中,轻忿妃妾,至加挞楚。”《晋书?石季龙传》记:石季龙“聘将军郭荣妹为妻。季龙宠优童郑樱桃而杀郭氏。及娶清河崔氏女,樱桃又谮而杀之。”在古代的封建社会中,像石季龙这样的人有权有势,对家人和劳苦大众握生杀予夺之权,为了好男色而杀两个妻子,司法律的也不敢加以制裁。至于汝南王悦为了好男色而任意挞楚虐待妃妾,就更不算一回事了。
还有大量史记诗词记载了种种基情,不复累述。


回复
举报|2楼2013-08-18 23:58

    那么只有中国是这样吗?
    让我们看看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师徒三代吧。苏格拉底是柏拉图的老师,柏拉图是亚里士多德的老师 ,柏拉图和苏格拉底之间有不论之恋,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之间有同志之情。另亚里士多德的徒弟亚历山大也是个大基佬。
    从公元前8世纪到前6世纪出现的古希腊的最伟大史诗《伊里亚特》来看,从这本书的第三部一直到结尾,阿喀琉斯和普特洛克勒斯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爱贯穿始终。在希腊人和特洛伊人的战争中,普特洛克勒斯不幸阵亡,阿喀琉斯悲痛至极。《伊里亚特》描写:痛苦万分的他站在海边,饱受着命运无常的折磨;他无法言语,悲痛撕咬着他的灵魂;他抓起泥土从自己头顶撒下,接着,悲伤至极的他扑倒在地,撕扯着头发。他说:“哦,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般苦痛,没有,哪怕是得知父亲死讯的时候。”阿喀琉斯决心复仇,他投入战争,把仇人特洛伊王子赫克托耳杀了。在另一首叙事长诗《奥德赛》中写道,普特洛克勒斯死后,按提洛克斯取代了他在阿喀琉斯心中的位置。这也说明《伊里亚特》和《奥德赛》这些伟大史诗的作者荷马无法想象自己诗歌中的主人公没有一个至爱之人。
    伟大的诗人卡利马克思说过:“我只有一半的灵魂在呼吸,至于另一半,我不知道是被爱情或是死亡抓住,只是它不见了,难道它又去找那些小伙子了?”《男色论》一书中说:“柏拉图、苏格拉底、阿基毕阿底斯都是男色者。亚里士多德曾经蓄养一个名叫巴顿的年轻人;雄辩家狄墨西尼斯也和一个年轻人过从甚密,而招致妻子的愤怒;伊壁鸠鲁更是待某个少年如妻似妾一般。”大思想家、大改革家、诗人梭伦在他的诗歌片段中把少年之美比作春天的鲜花。
    其实在古希腊男风极盛,尤其是师生恋,并将其视为“高等教育”的一个分支。。当一个男孩接受传统的基本教育后,即被置于一个成年男子的羽翼下,年长男子一般都把关爱少男作为一种社会责任。成年男子通常30岁左右,负责少男的道德与心智发展教育,以仁慈纯粹的爱对待少男。其唯一的目的——据苏格拉底说,是为了培养少男道德上的完美。
    林林种种实在太多就不说了,顺带一提,记得幸运E也搞过同性,应该说,当时的风气有这么个传统,如果骑士团有人提出同性的要求,另一方是不能拒绝的,否则就是对对方极大地侮辱。


    回复
    举报|3楼2013-08-18 23:58

      女:
      长门赋。武帝时,由于皇后陈氏无子,恩宠日衰,孤独苦闷之中,便命宫女穿着男子衣冠,与她同寝一室,相爱如夫妇。不想此事被武帝发现,废除了她的皇后封号,贬至长门宫居住(PS,不是武帝瞧不起蕾丝,是皇后养的一女道自大妄为,扰乱后宫,还搞封建迷信)。后陈氏为重蒙君宠而托请司马相如,于是有了名传千秋长门赋。(也有长门赋非出自司马相如之说,因提及武帝谥号)
      正如明、清的男风盛行一样,广东顺德也有许多蚕女不嫁,愿终生为处女的风俗。她们被称为“老姑婆”,同住一起,居住的地方叫“姑婆屋”。由于传统上养蚕丝之地被视为圣洁之所,男子是不可进入的,因而“姑婆屋”也不准男子进入。这些蚕女互相结盟,滴血为约,永不外嫁;她们结拜为姐妹,亲如夫妇,祸福与共,终生不渝。她们结盟的仪式称为“梳起”。
      还有我们熟知的义结金兰所指的金兰。清代梁绍壬所著的《两般秋雨盦随笔》卷四《金兰会》中有这样的记载:广东顺德村落女子,多以拜盟结姐妹,名金兰,女出嫁后归宁,恒不返夫家,至有未成夫妇礼,必俟同盟姊妹嫁毕,然后各返夫家,若促之过甚,则众姐妹相约自尽,此等弊习,虽贤有司弗禁也。李铁桥廉使令顺德时,素如此风,凡女子不返夫家者,以朱涂父兄,且鸣金号众,亲押女归以辱之,有自尽者,悉置不理,风稍戢矣。
      《清稗类钞》中还记载了清末民初的上海有所谓“磨镜党”的组织,这是一个女同性恋的团体,该书第三十八卷《洪奶奶与妇女昵》云:沪妓有洪奶奶者,佚其名,居公共租界之恩庆里,为上海八怪之一……所狎之男子绝少,而妇女与之昵,俗所谓磨镜党者是也。洪为之魁,两女相爱,较男女之狎昵为甚;因妒而争之事时有之,且或以性命相博,乃由洪为之判断,党员唯唯从命,不敢违。有妓曰金赛玉者,适人矣,与洪有同病,遂挟巨资出,易姓曰陈,居九江里,与洪衡宇相望,为洪所惑,尽丧其资斧,几不能自存,洪之服御奢靡,挥霍甚豪,固皆取给于所欢之妇女,而得于洪者尤多也。与洪昵者,初仅为北里中人,久之而巨室之妾女,亦纷纷入其党,自是而即视男子为厌物矣。
      古希腊将同性恋的女子叫做Tribas,后来又称为“莱斯比之爱”,罗马人则叫做Frictrix,在古罗马,女同性恋也很流行,赫拉球斯在叙事诗中曾对此做了描述。到了罗马帝政时代,马希尔、朱凡那等都有描写女同性恋的作品。
      在古希腊,最著名的女同性恋者是萨福。她生于公元前612年,是个富有灵感的艺术家,也是第一流的女诗人,她的诗歌是独一无二的女子同性恋教材。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褒之者不少,贬之者更多。褒之者可能主要由于她的才华,贬之者则主要由于她无所忌惮的女子同性恋倾向。至今女子同性恋者在英语(来源于拉丁语)中叫“莱斯比”(lesbian),即来自萨福的出生地与后来女同性恋者聚居之处的莱斯比岛。


      回复
      举报|4楼2013-08-18 23:58

        乱伦
        神话:伏羲、女娲是兄妹。
        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是兄妹。
        埃及神话里,冥王也娶了自己的妹妹。
        奥林匹斯那群货的关系太乱就不理了,反正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不过提两句较少人知道的,月神(三处女神之一)唯一喜欢过的男人(猎户座)是被哥哥阿波罗使计坑死的(死于月神之手),自此月神不再涉及男女之事(题外话,阿波罗最早是艺术之神,太阳神是福珀斯)。第一代天神乌拉诺斯是在和麻麻盖亚啪啪时被未出生的第二代天神克洛诺斯一镰刀砍了那儿挂点的,乌拉诺斯被砍的“哔”飞舞天际,最后化为了爱琴海上的泡沫——阿芙罗狄蒂,这个名字大家也许不熟,那么换一个,爱和美的女神——维纳斯。
        基督教没有乱伦,但想想世界只有亚当夏娃两个人的创造种族之路。
        为什么神话有那么多乱伦,这里要追溯母系社会的族内通婚的制度,也是几乎每个原始民族都经历的一个社会发展阶段,这里就不深究了。


        回复
        举报|5楼2013-08-18 23:59

          历史:
          埃及文明是人类最早的文明,也是没有乱伦禁忌的文明。古埃及语中,母亲、姊妹、女儿和情人都是同义语,古埃及的乱伦婚姻遍及于民间和王室。埃及古王国时期的第一位法老--第三王朝的创始者便是父女结合所生;埃及第十八王朝的阿美诺菲四世,自称“神秘法老”,其“神秘”性就表现在近亲相交和***。他的第一任王后便是他的母亲娣娣,为他生了两个女儿。第二任王后是他的表妹妮弗瑞。第五任王后则是他和母亲娣娣生的女儿,也替他生了两个女儿。在托勒密王朝,希那伊法老竟然同时迎娶母亲和妹妹,作为他的王后和妃子;直至公元二世纪,亚历山大城仍有半数婚姻是母子、父女、兄妹婚配的。整个古埃及史可说“以乱伦始,以乱伦终”。
          另一个乱伦的古文明是古波斯帝国,古波斯帝国也有许多国王娶自己的母亲为后。古波斯祆教圣典甚至鼓励母子婚姻,并视其具有神圣的宗教意义,这点与当时中亚若干波斯语系游牧民族盛行母子婚姻似乎有关。在古波斯帝国的疆域中,历史上的很多民族是没有乱伦禁忌的。《旧约*圣经》记载,犹太先祖就以母子交配、父女交配、兄妹交配繁衍后代。有趣的是,《旧约*圣经》为罗马人列出了一长串乱伦禁忌的名单,却独独漏掉了儿子不许揭开母亲下体这一项,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古代西亚作为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也是乱伦的发祥地。小亚细亚的西台王国女王曾先后以弟弟和两个儿子为王夫;罗马帝国至少有两个和亲身母亲乱伦的皇帝。其一是狂杀基督徒、焚烧罗马城的尼禄。他的母亲为了控制尼禄不惜以母子乱伦为手段,可惜皇帝儿子搞过母亲后为了摆脱控制仍然无情的杀死了母亲;另一个是喀拉古利皇帝的太后母亲,以母子乱伦为手段,成功的控制皇帝并掌握权势。而南美的印加帝国,王室也盛行乱伦婚姻,国王通常和自己的母亲结婚。
          著名的埃及艳后克丽奥佩脱拉,是兄妹结合所生。而她十二岁时,就和自己五十岁的父亲结婚;父亲死后,她又和自己的儿子结婚;当凯撒杀死她的儿子后,她又勾引凯撒......
          而南美的印加帝国王室的血亲婚姻,则是因为他们陷入了“宗教情结”中。他们自称是“太阳神”的后代,为了维持王室血统的纯度,只能和“月亮神”的后代--也就是自己的母亲结婚。
          在古代,乱伦曾广泛的流行于世界各地。古代爱尔兰塞尔特人可以公开和母亲、姊妹、女儿性交并毫无禁忌;刚果有一个部族认为和姊妹性交是乱伦,但和母亲性交则非乱伦;而某些阿拉伯部落的女儿出嫁前必须由父亲先行 ;执行种姓阶级的印度,人际交往圈很小,也很容易产生乱伦。有句印度的古俗语说,女孩到十五岁还是处女,是因为她跑得比兄弟快。
          不光是西方,东方也是如此, 日本的史书上就有很多母子乱伦的例子。如曾经被父亲强奸的女天皇和娶母亲为妻的男天皇;甚至还有皇太子和母后因无法成为夫妻而双双殉情的记载;到了现代,在《古事记*天皇家事》中,还残留着“上通”和“下通”的记载。“上通”是指天皇和母亲相通,“下通”是指天皇和女儿相通。
          说到日本,应该有很多人和LZ一样想起了美好的走访婚。日本历史上很长时间都是流行走访婚,一直到江户时代末期,甚至明治初期(19世纪末)。在访妻婚时代,男子夜晚能够到多远的地方去走访女子呢?倘若不是游猎,他们在定居的情况下,晚上游荡的范围方圆不过三十里左右,如此一来,近亲结婚很难避免,上至天皇下至平民百姓,异母兄弟姐妹之间结婚甚至是非常频繁的事,这些可见于历史的记载。甚至同母兄弟姐妹结婚的事也有发生。总之,他们的性爱伙伴、性关系的对象范围很广,或者说结婚的对象范围很广,即使儿子去走访母亲所在的村庄或部落,除了母亲以外,与父亲的其他妻子,或同父异母的姐妹发生性关系都不会受到指责,因为还没有那样的道德约束他。
          不光是国外,中国自古也是如此。史书记载,匈奴把女人作为家族的财物。父亲死后,包括自己的亲生母亲,父亲所有的女人都由长子迎娶为妻。例如:做可汗的匈奴丈夫死后,王昭君就把自己嫁给了继位可汗的亲生儿子;同样遭遇的,还有蔡文姬。
          不光是少数民族,汉族也是如此。西汉的文帝、景帝两朝,诸侯国刘姓诸王和乳母、女儿、姊妹乱伦者皆有之,仔细翻阅《汉书》就可找出相关的历史记载;北齐创始者高欢的儿子高润,十七八岁时还和母亲郑太妃同床,因此有杂论之音见于《北史》;南朝的宋孝武帝刘骏和母亲路太后乱伦产子之事见于《南史》,后来的中国写史者甚至都不敢提及此事。刘骏和母亲所生的儿子--宋前废帝刘子业和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乱伦的事件,使得刘宋不折不扣的成为了乱伦的王朝;而乱伦之最当属南宋北邻的金国皇帝完颜亮,什么母亲、婶娘、母姨和舅妈......统统的占有,连堂表姊妹、甥女、侄女数十人都不放过;就是中国最贤明的清康熙帝也曾封过婶娘为妃子。因此,“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以及“长兄为父,长子为夫”,是中国宋明之前,封建社会里乱伦婚配的真实写照。
          血亲杂交之风,在近代还有一些残余影响。例如波斯就常有父女结婚、母子结婚的;吉普赛人也有这样的风俗。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白人社会异常淫乱。什么母子乱伦、父女乱伦、兄妹乱伦。。。各种乱伦报道接连不断,甚至还有杀父奸母的案例。即使到了现代,北极的腓尼基人因为各族群之间交通极其不便、互不往来,依然常有父女、母子结婚的现象。
          然而,乱伦最多的国家可能还是美国。(声明,这句话不是lz说的,只是照搬文献,因为全文摘录的比较多而杂,就不一一指明出处了)在美国,祖孙三代都有乱伦经验的乱伦家族比比皆是。他们似乎以乱伦为常态,且乐在其中。早在二十年前,就有一对四十岁和二十岁的母子,被邻居检举乱伦后,在媒体上、在法院上大肆宣称,“母子性爱是神圣贞洁的”。这对母子被叛入狱十年后,还含泪互相告别并等候再见。现在,他们应该早已出狱,也不知他们是否还像神雕侠侣一样比翼双飞。今年,加州又有一对乱伦的母子,生了一个儿子又怀孕后,被人发现告上了法院。


          回复
          举报|6楼2013-08-18 23:59

            总结:这里并不是宣扬同性和乱伦多好,只是单纯的指出社会并没有一味的畏之如虎,甚至有许多时间及地区正视它,接受它。当然,LZ也不太能接受3次元的这些,理解不代表接受,我会给予一切真爱祝福,但不代表我希望发生这些。
            那么为什么古代对同性及乱伦的接受度反而比现今高呢?很简单,思想与制度。首先,这些人大多是特权阶层,他们就是法度,他们就是道理,他们就是流行与趋势。其次,从上面的摘录不难看出古代的gay与现代的差别,没错,古代的基佬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家没有对人类的存续造成然后烦恼,于是社会对其攻讦最大的一环不攻自破。另一边则是一夫多妻制的影响,结婚不代表要生孩子,最后就算生了个残疾人家也养得起。


            回复
            举报|7楼2013-08-19 00:00
              这还没完没了了


              回复
              举报|8楼2013-08-19 00:00
                你这纯引的有啥意思


                回复
                举报|9楼2013-08-19 00:00
                  太长慢慢看,文学帝


                  回复
                  举报|来自iPad10楼2013-08-19 00:01
                    就是因为这些都是历史了。。。
                    说句不好听的,更古老的时候我们还是人猿呢,难道做人猿做的事就是对的?
                    我承认有真爱,但就像以前看到过的一个比喻一样,乱伦就像罂粟,再美都是有毒的,不能因为有毒就否认它的美,但即使再美它都是有毒的。
                    感情是真实感人的,但乱伦确实是不对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8-19 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