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吧 关注:1,449,831贴子:16,339,308
  • 11回复贴,共1

【直播】 无上神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次偶遇,莫歌捡到了一个七彩小盆,被部落抛弃的他开始了华丽丽的传说。 什么,你是天骄?可我有小盆在手,超级丹药无限催生,天才也要被我打倒! 什么,你有高阶法宝?不好意思,这些破玩意,早已大批大批送人了! 什么,你是前辈,你动一动神念,就可让我臣服?大胆,我有逆天之宝小石,随意可将神念扩大三倍,在我面前装疯,你没有资格。 什么,你想杀我夺宝?唉......当你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已经被我灰灰了...... 这里有热血、有感人、更有数不清的妹子。 为成仙,做魔又何妨! 为了她,死吾亦不惧!


回复
1楼2013-07-30 18:18
    天近破晓,山谷无声,空气里弥漫着丝丝寒气,似在等春晨的到来。寂静的山谷小路上,出现了一前一后两个人影,从山谷里面走了出来。“哼!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修仙部落么,每个月发那么几枚灵币,还不够买一枚纳灵丹的,破地方小爷走了就不会在回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这少年剑眉星目,鼻正唇薄,看上去倒也有几分俊秀,只是身子有些单薄,若有几分羸弱。他身着淡青衣衫,脚穿浅口布鞋,蓬乱的褐发随意的用一根麻绳扎着。他一边走一边骂,把将他从部落里赶出来的人骂了个遍,可声音却极小,似怕别人听到。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黄衫女孩,二八年华,一头长发编成一缕缕小辫子,整齐的扎着,肤色虽有些偏黑,但却难以遮掩其娇美。此时的她皱着鼻子,撅着小嘴,一双清灵的眸子有些发红,有泪珠在里面打转,似乎随时都要留下眼泪。“阿哥,你别走了!我已经在首领那为你求情了,他准许你留下来,做一名炼符师也没什么不好的啊!”黄衫女孩加快了脚步,鼓起勇气劝说道。“灵儿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留在莫山部落也没有什么发展,不如出去闯闯,说不定遇到一个大机缘,让我修为大进。等阿哥有出息了,会回来看你的。”少年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孩的发丝,言语间透出坚定之意。“阿哥,灵儿不让你走!”女孩双手拉着莫歌的左臂不放,眼泪从她的脸颊滑落。“灵儿听话,让阿哥去吧,阿哥仙骨甚差,留在部落不会有前途,难道灵儿不想看到阿哥成为强者么?”少年看着女孩哭泣的样子,内心很不是滋味,纵然如此也阻止不了他离去的步伐。女孩似想明白了一些,随着她一双小手缓缓松开,莫歌蓦然转身,大步离去。小女孩默默的站在原地,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再说少年莫歌,他本是一个孤儿,被莫山部落的一个凝光境仙士莫天涯带回了莫山部抚养长大,随着成长他知道了凡人与仙士之间的差别。在玄天大陆上,人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世俗中的凡人,还有一种是具备仙骨,可以修仙之人,也就是凡人们口中的仙人,也叫仙士。莫山部落,位于玄天大陆的南落之地,是一个小型修仙部落,据莫天涯所言,他是再一次猎兽回来的途中,发现了一个啼哭的婴儿,他觉得可怜便将婴儿带回了部落。恰巧这个婴儿竟然身具仙骨,这让莫山部的高层颇看重,并给他起名:莫歌。就这样,他在部落里长大,可偏偏随着年龄的增长,仙骨却发生了变化,居然出现了混合仙骨,这是所有仙骨种类中最差的。仙骨可分为金仙骨、木仙骨、水仙骨、火仙骨、土仙骨以及一些变异仙骨,简单来说,拥有仙骨的种类越少,天赋就越高,修炼的速度也就越快,而四种以上的就称为混合仙骨,修炼进境缓慢不说,只怕终其一生也很难踏入跃凡境。而随着一批批的新人被招进莫山部,莫歌早已被部落高层遗忘,因为有一批新人中,出现了一个身具变异仙骨的莫望,被莫山部看重,全力栽培。


    回复
    2楼2013-07-30 18:19
      第二章 鬼,有鬼...

      时间一晃,三日已过。一路上莫歌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凭借仙士的体质日夜兼程,终于来到了景陵城外。莫歌在城外的一个茶铺稍作休息,刚准备喝下一口清茶,他的耳边就传来凡人的议论声。 “听说城中新开了一家霸王当铺,据说规模是景陵城中最大的。” “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财力。” “还能有谁,不就是号称景陵一恶的黄天霸么。” “这黄天霸勾结官府逼婚抢亲……唉,这世道恶人富贵一生,好人穷苦一辈。” 莫歌闻言,眸光一转,内心有了想法。 “霸王当铺”位于景陵城中央大街,是城中最繁华之地,当铺门前常年站着四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若是谁在典当过程中不守规矩,下场注定是个悲剧。黄天霸现在就在当铺之中,他不是本城的人,其出身据说是黑马寨的强人,他五年前来到景陵城逼婚抢亲、明抢明拿坏事做尽。不知给了那县令多少好处,就连那些当差的衙役,见了他都要称呼一声“霸爷!” 一上午过去,当铺也没什么生意,黄天霸哼着小曲,悠闲地坐在大堂的一个摇椅上,随即想到了昨日夜里抢来的花季少女,被他强迫的过程,那娇滴滴的叫声,夹杂着处子红丸破裂声音,让他不由得闭上双眼,沉浸在那舒爽的回忆里。 “掌柜的!我要当东西!” 一个带着一丝稚气的少年声音,刺破了黄天霸脑中美好的画面,他懒散的睁开眼睛,见台下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衣衫褴褛不说,更是土里土气的,一看就是个乡巴佬。 “本铺不接十两银子以下的生意。”黄天霸随意打发了一句。 “我想卖一把金刀,城里其它当铺收不起,有人说你这能。”少年神色平静,不慌不忙的说道。 “什么刀,金刀?”黄天霸闻言大惊,猛的站了起来。少年没有说话,将一个包裹放在了柜台之上。黄天霸将信将疑的把包裹打开,一把半臂长的弯刀呈现在他的眼前,刀鞘的正反面都镶嵌着三颗牛眼般大小的蓝宝石,轻轻拔去刀鞘,刺目金光绽放而出,让这位接触过奇珍异宝的霸爷,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他压制住内心的激动,随意的将金刀放在一旁,轻描淡写的说道。 “嗯,是金刀,但纯度差了太多。你是要直接卖掉,还是暂存我这,换些银子,它日高价赎回。” “直接卖掉!”少年毫不犹豫回答道。 “那好,我出二十两金子收购。”黄天霸沉思少许,报出了一个最低价格。 “太少了,其它当铺掌柜都说值五十两金子。”少年微微摇头。听了少年的话,黄天霸立刻判断出这少年果然不懂行情,他毕竟是老手,经验颇丰富,他断定单是刀鞘上的一枚蓝宝石就值一百两黄金,今日竟让他遇到了一个傻瓜,心中激动的要死,但其神色却透出一丝为难。 “我最多给你四十两黄金,不卖你就走吧。”过了好一会,黄天霸才做出了决定,他断定这个价格对方不会卖,若对方就这么走了,那么他就将其叫住,将价格提高到四十五两黄金,对方必然会卖,若再不卖,他在给出五十两的价位。这是黄天霸管用的手段,从来没有失算过,可少年的一句话,却让他不免有些怔愣。 “四十两就四十两,成交!” 少年干净利落的回答,让黄天霸眼角抽动了一下,内心不断的欢呼:“傻子,他绝对是个傻子。” “爽快,这是四十两黄金你收好,不知你还有其它需要么?”黄天霸哈哈笑道。 “没有了。”少年话一落,拿着四十两黄金就离开了霸王当铺。 “来人!”少年走后,黄天霸一边看着手中金刀,一边朝着门外的喊道。


      回复
      4楼2013-07-30 18:20
        两个大汉闻声而来,其中一个是光头,左脸处有三道一指来长的伤疤,另一名独眼,双臂分别有龙虎刺青。 “霸爷,有何吩咐?要做了那小子么?”光头大汉小声问道。 “当然,但是你二人要多跟他一会,找个无人之地动手,一定要做的干净利落,不要让官府查到一丝线索,要不那贪官又要勒索我一笔了。”黄天霸目光阴毒,语气沉稳。 “霸爷放心,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兄弟,绝不会有半点差池。”独眼大汉说完,两人转身离开了当铺。此刻,卖金刀的少年距离当铺不过百步之遥。这个少年自然就是刚刚到了景陵城的莫歌了,以他凝光第三境的神念,那黄天霸与光头大汉等人的对话,自然逃不出他之耳。他心中冷笑连连,本意是想从这恶人手中骗些金银,可对方却有了加害之心,既然如此可就怪不得他了。随即,他故意选择人少的街道走去,左拐右拐之下,来到了一座破旧的废宅里。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大汉齐齐露出阴笑,心想这少年果然没有来过景陵城,竟主动来到了这个鬼地方,可真是顺了他俩的心意。就在两人跟着少年进入院内,准备杀人夺财之时,却发现空荡荡的院里,根本没有少年的身影,惊奇之下两人四下仔细寻找。 “轰”的一声闷响,光头大汉的胸口好似被铁锤重重的一击,接着他就倒飞了出去,半空中大汉就好像断了线的纸鸢,重重的摔落在地,其腹部出现一个深深的拳印。光头大汉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双眼瞪得滚圆,目光中充满了害怕与愤怒,因为他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另一边,独眼大汉不知被谁,接连不断的打了十多个耳光,与七八拳头,那一阵阵的惨嚎声淹没了骨骼碎裂的脆响。 “鬼……有鬼……”这是两个人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见两人重伤倒地,使用了隐身法符的莫歌才悄然而去。莫歌回到城中,忽然觉得有些疲惫,或许是几个日夜来的奔波。但他并没有停下休息的意思,而是来到了城南的一家驿站。驿站老板姓马,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眯着双眼,从莫歌身上一扫而过,随口说道:“我这不招伙计了。” “帮我准备几套干净的衣服,让两个最熟练的车夫,驾一辆最快最好的马车,送我去落日山脉,剩余的钱赏给你了。” 莫歌并没有在乎对方的势利,而是将一锭金子扔在了桌子上。驿站老板蓦然一惊,抓过那一锭金子反复打量,差点就要用牙去咬了,最终判定这的确是真的。一锭金子,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整个驿站一个月赚的钱。在他面前哪是什么应聘伙计的,分明就是一个小财神爷。马老板飞快的想了许多奉承言语,紧忙将莫歌请进了大堂,并亲自给他倒了一杯香茗,而后吩咐手下人速速准备衣物、马车。 “财神爷,不、不,这位公子老夫年岁大了老眼昏花,方才错把公子当成了伙计,还望公子千万别与老朽一般见识。” 马老板站在莫歌身旁,恭谨的说道。 “我见公子朗眉星目、气宇轩昂,一看就是出身名门,可城中名门贵族家的公子爷老朽都见过,唯独公子有些面生,公子是初来本城吧,既然来到了景陵城,干嘛着急走啊,让老朽带公子,在城中转转,”马老板见莫歌沉默不语,就继续巴结道。 “公子,你听我慢慢说,咱们景陵城的一些名胜古迹,你看不看不重要,可那风花雪月楼你若不去一次,可是要遗憾的,里面的姑娘服务极为到位,你只要去上一趟,就一定会流连忘返……”


        回复
        5楼2013-07-30 18:21
          第3章 七彩小盆

          马老板滔滔不绝的说了大半天,见莫歌只是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不禁对他更加刮目相看。这时去准备马车、衣物的伙计也都回来了,莫歌没有理会一旁的马老板,他只说了一句:“出发。” 马老板不但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更加坚信莫歌的身份显赫,庆幸方才没有得罪了他。莫歌乘坐马车离开景陵城不久,城内就炸开了锅。大恶人黄天霸被一把诡异的金刀,切断了命脉,成为了阴阳人,而其手下两个大汉,整日整夜好像失了魂一般,疯疯癫癫的说着:“鬼……有鬼……” 这一切自然是莫歌所做,当日的金刀是他用幻化符变出来的,而且其上有他预留的一丝神念,尽管很微弱,可对付黄天霸一介凡人,是绰绰有余了。景陵城距离落日山脉约有一千公里路程,虽然道路平坦,也需三四日可以到达,有了代步工具,他也就可以安心的在马车内打坐修炼了。 “黑马爷”陈二虎是黑风山黑马大寨的大当家,十多年前他本是景陵城内良民,与妹妹相依为命,日子苦点倒也过得温馨快乐。可偏偏知县之子,看上了他的小妹,带人将他妹妹强行抓走,就在男女交合之时,其妹誓死不从,咬舌自尽。陈二虎悲怒之下,就去官府告状,可却被衙役乱棍打出,一怒之下他就加入了黑风山,并从一个小小山贼,当上了官府都要惧怕的山大王。这日,“黑马爷”陈二虎得到了手下探子回报,说有一个大户人家乘坐一辆大型马车赶来,从车上人的穿着来看多半是商户,而车内就算没有金银,也必然有大量货物,而在商户之后还有一辆小型马车,随之而来。闻讯,黑马爷早早就带了手下,分别埋伏了起来。随着嗒嗒的马蹄声,一辆大型马车颠簸而来。 “兄弟们,给我上!”陈二虎发出一声命令。 “有山贼,快跑啊!”莫歌正在车厢内盘膝而坐,忽然听到车夫的惊叫声,这两名车夫不等马车停稳,跳下马车拔腿就跑,动作很是熟练,就好像每当马车行驶到了这个地方,他们都会如此做似的。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莫歌掀开帘子,从车厢中站了出,他将神念扩散开来,对于前方发生之事已经了如指掌。十数名山贼正在劫持一个商户,他可不会因此绕路而行,若这些山贼识相他也就不管了。反之,这些山贼就要自认倒霉了。就在陈二虎吩咐弟兄们将这名商户杀掉之时,不远处一个身着光鲜的少年朝这边徐徐走来。 “我只是路过的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便可。”少年语气淡然,神色中并无一丝慌怕。陈二虎最厌烦的就是富家子弟,一见少年穿着就联想到了那知县之子,当下就有了杀心,他朝距离莫歌最近的一名胖山贼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举起板斧大喝一声:“死到临头,还敢如此淡然,今日爷爷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话落,胖山贼就挥舞手中双斧,朝着莫歌劈砍而去。 “唉……”少年轻叹了一声。 “现在害怕,晚了,吃爷爷一斧。”胖山贼狰狞笑道,而这番话将是他在人世间最后说出的。莫歌只是朝这名山贼打出一道金刃术,那胖山贼的脑袋与身体就分了家,余下山贼见了这一幕,呆愣了片许功夫。


          回复
          6楼2013-07-30 18:21
            “帮主,快逃!”陈二虎身旁的一个瘦子撕开嗓子大喊一声,拉着愣在原地的陈二虎拔腿就跑。其余山贼闻声,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丢下手中兵器,朝着山中逃去。 莫歌任由这群山贼逃走,他既不会赶尽杀绝,也不会将他们抓住送入官府替这些凡人主持公道。他是仙士,这些世俗中的事情,他可管不过来,也没有时间去管。 “此物是?”莫歌刚要离开,却发现商户的马车旁,被山贼翻乱的货品里,有一个七彩小盆,之所以是七彩,是因为它的周身画着密密麻麻的七彩符文与图案,仔细打量,这些符文图案活灵活现,似具有生命一般,极像仙士所用的法宝,但却没有宝光闪动。一时间他也看不出小盆到底是不是法宝,索性将其收了起来,转身朝着那个商户走了过去。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这些金银玉器献给大人权当报答,恳请大人放我离去。” 马车旁的商户磕头拜道,他能看出莫歌与那些山贼并非一伙,只是对方是好是坏他不知,且想起方才胖山贼的死状,他就心惊胆战。这才宁可舍弃财物,也要保住自家性命。 “你且起来,我有话问你,你只需实话实说,我便放你离去。”莫歌并非坏人,没有必要去为难一介凡人。 “谢大人,小的一定将知道的一切全部如实相告。”中年人颤抖的站了起来,只是头仍然低着,不敢直视少年。 “我问你,这些东西从何而来?” “小的出身农户,一日与好友上山砍柴,无意中走进了一处山洞,这些金银玉器都是在山洞中找到的,小的一时贪心,将好友杀害,独吞了这些财宝。” “山洞,此山在什么位置?除了你与那死去好友,还有其他人知道此事么?” “回禀大人,如今此事除了小的之外,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那山洞在景陵城之西的孤指峰,具体位置……。” 这人不敢隐瞒,将如何发现山洞的经过交代的清清楚楚。 “看来这处山洞的确很隐秘,你若非巧合也很难走进里面。”对方的讲述莫歌半信半疑,若想证实,只能日后亲自前往孤指峰查探一下。想到这里,他也不准备在追问什么,随手拿了一件金酒盅,说道:“此物我收下,就算刚刚救你性命的回报,余下之物你留着吧,至于那山洞之事……” “多谢大人饶命之恩,小的发誓,绝不会将那山洞之事透漏分毫,如有违背,让我灵魂不得安宁,肉身的不得完整,全家上下不得好死……” 这人连磕头在发誓,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莫歌已经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莫歌面色平静,再次打量着七彩小盆,这小盆的内部非常光滑,没有任何图纹,而小盆的材质也并非金属,具体是什么制成,他也分辨不出。这小盆究竟是仙士使用的法宝,还是世俗之物?莫歌尝试着往小盆内注入一些法力,却只觉得好似泥牛入海一般,瞬间法力就消失不见,吓得他紧忙中断了法力的输送,若此物真是仙士使用的东西,那也不是如今他可以驾驭的。 “难不成此物真的是法宝?而且还不是一件低阶法宝?” …… 莫歌自己赶了两天路程,总算到了落日山脉,他要去的落日仙市就在里面。莫歌继续前行,发现山脚下有一村落,稀稀拉拉的只有几十户人家,他打算向村落里的农户打听一下山里的情形。毕竟他只是听部落里的人说过,落日仙市在山脉中的大致方位,但这落日山脉占地宽广,要想找到仙市入口,只怕也要花上不少时间。而此地也没有仙士可以询问,他也只好在村中找一位年纪大些的老人问问了。一般来说,仙士聚集的地方,都会设下一些禁制,以防凡人或是野兽误闯进去。如果是经常进山的凡人,有一定的可能记住山中某些特殊的地方,而这些位置很有可能就是仙士设下的禁制。


            回复
            7楼2013-07-30 18:22
              第5章 和狗做,也不会和你


              “不知两位有什么误会,既然被小弟遇到,还望听我一句,修仙之路本就不易,还是不要打打杀杀的了。” 莫歌一边做着无用劝说,一边想着应敌之策,同时悄悄把断金匕首以及二十来张法符放在袖中,以作准备。 “哈哈,我还以为你找到了救星,原来是个废物,修为比你还低!” 金袍男子的目光在莫歌身上扫过,哈哈笑道。 “你不过凝光中期,加上一个初期的废物,绝对不是本公子的对手,快快束手就擒,让本公子快活快活,若是给我伺候舒服了,说不定本公子能放过你等!” 金袍男子淫邪的目光,在少女粉色纱衣几道裂口上看去,险些流出了口水。 “殷厉……你这个无耻之徒,少在那痴心妄想。” 少女气汹汹的说道,随即灵光一闪,她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翠绿色的玉尺。 “是么?既然如此,本公子只有将你擒下再说了。” 殷厉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少女笔直修长的大腿,目光又在少女小腹下方隐秘之处,肆无忌惮的停留了片刻。 “这里距离落日仙市不远,你敢在这里行凶,就不怕被仙市护卫抓去么?” 少女自知不是对方敌手,动手之前只能在用言语吓唬一番。 “哼!你这个傻女人,本公子上面有人,那些护卫纵然看到也不会管我。你还是乖乖听我的话,跟我做一次,我保证一次之后你会上瘾的!” 金袍男子不但不怕,轻薄之言更甚。 “和狗做,也不会和你!”少女回骂了一句。 “找死!”殷厉右手一翻,灵光闪动之下,好似变魔术一般,手中就多出了一柄火红色的弯刀。 “去吧!”金袍男子话落,火红弯刀划出一道红色轨迹朝着少女斩去,可中途却突然转变方向,竟然对着莫歌斩来。莫歌大惊,急忙激发了早已准备好的两张金钟罩法符,同时想祭出断金匕首去抵挡对方的火红弯刀。可却为时已晚,这火红弯刀不仅速度极快,且威力惊人,两层金钟罩一层土盾术的防御威能,只是略微减慢了火红弯刀的斩落速度,消弱了弯刀小半威力后,三层防御光罩完全破去。火红弯刀带着炙热气息,狠狠的斩在了莫歌的胸前。 “当”的一声脆响,火红弯刀似乎被什么东西格挡住了,并没有刺穿莫歌的胸膛,只是将他震退了七八步。这金袍男子的目的很明确,出手就要将半路突然出现,且实力最弱的莫歌灭掉,然后再慢慢折磨受了伤的少女。这一击虽然没有将少年灰灰了,不过对方定然受了重创,对他已经构不成威胁,于是他便控制弯刀法宝攻向少女。少女祭出的玉尺法宝,激发出了一层厚厚的翠绿光罩,将少女全身护的严严实实。火红弯刀几番斩下,竟然无法斩破分毫。见此,金袍男子也不着急,只是不断的将法力注入弯刀中,打起了消耗战。毕竟操纵防御性法宝消耗的法力,要比操控攻击性法宝消耗的多,因为防御法宝要防护全身,再加上自身修为高出少女一大截,自然不怕法力的消耗。看上去两人的斗法,形成了一个僵持的局面,但若是仔细观察,不难看出,翠绿色的防御光罩在一点点的变薄,显然用不了多久就会破掉。


              回复
              10楼2013-07-30 18:23
                少女终究逃不过悲惨的命运!希望!少女唯一的希望就是莫歌,此时他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的面色略有苍白,他的嘴角留有血迹,显然承受了火红弯刀一斩,已然受了轻伤。金袍男子瞥他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不屑,对于莫歌他并不在乎,只是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防御光罩,就继续将法力源源不断的注入法宝之中。莫歌见少女就要支撑不住,口中默念法决,单手扬起之间,一颗簸箕般大小的火球朝着金袍男子轰落。 “轰”的一声,金袍男子不躲不闪,身上的防御光罩,只是稍稍颤动一下,就恢复如初了。一个凝光初期之修,施展的火球术,自然破不了凝光后期仙士施展的防御神通。莫歌不会放弃,双手掐诀之间,手心中又凝聚了一颗火球。若是任由莫歌用火球术狂轰滥炸,金袍男子的法力护罩也是吃不消的,他脑子急转之下,就将更多的法力全部输送到火红弯刀中,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击败少女。果然,少女身上的翠绿光罩已经越来越薄,用不了多久就会破碎,她的脸色更加苍白,汗珠不停的从她的双颊滑落,一副极为虚弱的样子。忽然“轰”的一声巨响回荡四周,在金袍男子的脚下,炸开了一个直径丈许的巨型火球,一阵浓烟腾起后,只见男子的金袍被烧毁,身体焦黑,生机全无,唯有那烧焦的面部,瞪着的双眼内,充满了震惊与愕然。 “终于炸死了!”莫歌擦去了额头的冷汗。金袍男子死了,被烈火活活烧死!而那把无人操控的火红弯刀,也“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远处的少女看见这一幕,内心无比震惊,此时的她脸色惨白如纸,呼吸更加急促,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那看着莫歌的眸光中有了感激。原来在金袍男子孤注一掷的对付少女,无暇顾及自己的时候,莫歌借着火球术的掩护,忽然将全部身家十多张的火蛇法符同时激发,一招将金袍男子轰死。十多张火蛇法符叠加的威能,相当于十几个凝光初期仙士,同时施展火球术。以那个金袍男子凝光后期修为,即使不躲不避,全力激发防御神通,也不会有生命之危。可他偏偏用大半法力去操控火红弯刀,根本没有太去注意防御光罩,以至于被莫歌斩杀。莫歌此刻也暗自后怕,不说别的,单是金袍男子的弯刀法宝,就不是他能够抵挡的。之前若非那弯刀恰好被怀中的七彩小盆挡住,只怕他早就一命呜呼了。通过这件事,他也暗暗有了决心,在没有成为强者之前,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少女自然猜不到他内心所想,稍作恢复之后,她勉强的站起身来,朝着金袍男子的尸体瞄了几眼后,就莲步走去,取下其腰间的皮袋,扔给了莫歌。然后她挥手打出一颗火球,将金袍男子的尸身彻底从世间抹去。 “这是什么东西?” 莫歌仔细打量手中皮袋,鼓鼓囊囊的,与他身上兽皮袋子有点类似,可却没有发现袋子口在哪。 “什么,储物袋你都不知道么?”少女目光中有了惊奇。 “对,是储物袋……我当然见过。”莫歌心中大喜,这储物袋他在书籍上看到过,是仙士用来存储宝物用的。他一直很想拥有一个,但储物袋的颇为昂贵,在部落里只有凝光后期仙士才又资格拥有。 “你快将法力注入袋子中,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少女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注入法力。”莫歌有些羞愧,故意强调了一句。 “算了,看在你出手救我的份上,这储物袋与其内之物都归你了,而这把火红弯刀得归我,本姑娘大方吧。” 少女呵呵笑道,拾起地上的弯刀,脸上露出喜色,也不管莫歌同意不同意,直接收了起来。少女这番举动哪是什么大方,根本就是猜出了储物袋中,根本没有什么好东西,若是真有好法宝,方才那殷厉必然会祭出使用。莫歌可比不过这古灵精怪的少女,刚刚离开部落的他,可想不到这一点,还以为对方真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呢!


                回复
                11楼2013-07-30 18: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07-30 18: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3-07-30 18:32
                      直播停了?


                      回复
                      来自iPad14楼2013-08-11 02:06
                        哦哈哈哈,我抢到了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3-08-11 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