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3贴子:1,282,318

【难言之欲】同人接龙文 渝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哈,借用了@雾霾 的图图来镇楼。


然后第一次组织这种接龙文的说~ 因为真的很爱难言。 帮忙宣传下群群,如果有兴趣可以加哦~

人生补完组:209654537



广告
第一章由@沐轻狂 送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3-07-26 12:42
    沙花!坐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3-07-26 12:57
      板凳!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3-07-26 13:14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7-26 13:59
          好极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7-26 13:59
            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07-26 14:29


              回复
              举报|13楼2013-07-26 14:34
                谢谢


                回复
                举报|14楼2013-07-26 14:36


                  广告
                  好!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3-07-26 16:18
                    留名,养肥了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07-26 17:52
                      我觉得我会把这文变成悲剧向……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3-07-26 18:58
                        “温柔得可怕”……莫名戳笑点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3-07-26 19:18
                          嗯哼,文笔很爱啊大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7-27 06:35
                            文笔太好了不敢接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ad22楼2013-07-28 15:17
                              马克,既然都七年了,希望他们能有些突破啊(敬我们都爱的难言~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3-07-31 02:55
                                酷爱点接啊!



                                第二章


                                11:00 pm。


                                这个夜晚格外空旷呢。


                                走廊里灯光莫名的失了柔情,冷冷地敷衍着这个晚归的人。听着门锁打开时的脆响,就好像心头猝不及防地被人狠敲了一记,压抑的倦意全都微微摇晃起来。


                                肖蒙站在公寓门口,犹豫着不想进去——


                                加彦不在的家里,总是带着令人讨厌的回声。


                                他一个人的回声。


                                疲惫地栽倒在沙发上,肖蒙揉了揉额头,忍不住又惦记起加彦来。


                                一起生活了这么久,那个男人到现在还是改不了穷酸的做派,为了省下几百块钱坚持只坐最慢的火车,真是蠢到家了。肖蒙对此十分不以为然,况且加彦每年都要回乡下的老家,去给他那对莫名其妙的父母扫墓。肖蒙不止一次嘲笑他,明明彼此间从没留下过任何值得缅怀的回忆,千里迢迢地跑回去图什么!可加彦就是这么不知趣,始终坚持着从不怠慢。


                                肖蒙嘟哝着骂了一声,真不知道加彦那脑子长来做什么的。


                                但一想到对方此时正在拥挤的火车上难受着睡不着,肖蒙自己也一不小心失眠了。泄气地起身,肖蒙给自己倒了杯酒,缓缓走到窗边。窗外的城市正半梦半醒,交错的建筑发出此起彼伏沉重的呼吸。


                                七年,他们就同住在这个屋檐下,彼此不谈情不说爱,哪怕争吵也是朴素的争吵。这样的生活像什么样子!简直如同两个模仿成年人生活的孩子的单纯游戏。


                                其中最让肖蒙倍感煎熬的部分是,加彦显然并不计较这些,他很满足。


                                而自己又不得不妥协。




                                ***




                                第二天肖蒙心情很糟。因为感觉不到枕边人的体温而早早醒来的他,在那之后便睡意全无,甚至还不自觉的裸着半个身子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这令他整个早晨都一直在生自己的气。


                                更可恶的是加彦随后打来的电话。与自己一夜的辗转反侧截然不同,加彦的语气居然是兴高采烈的。简直是要反了,肖蒙脸色发青地攥着床单,恨不得撕了它来泄愤。


                                “你就没有别的什么想跟我说?”肖蒙咬牙切齿地问。


                                “咦……”加彦有些困惑,今天的肖蒙听起来精神不太好呢。“嗯……让我想想……啊,对了,冰箱里有我包好的馄饨,千万想着吃啊……坏掉了怪可惜的……”加彦小声的添上后半句。


                                “还、有、呢?”


                                “没……没有了……”加彦怯怯地答,“肖蒙……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哼。”肖蒙酝酿半天恶毒的话,最终还是忍耐地挂了电话,恼怒地在客厅里转了好几圈。林加彦这个家伙蠢死了!人不在身边,难道就连一句“想你”之类的话也不会说吗?


                                肖蒙一边赌气地给自己煮了一大碗馄饨,一边悲哀的发觉,其实如今的自己与十几年前那个会为了加彦歇斯底里的少年并没什么两样。


                                无论口中说着怎样刻薄的话,也始终无法阻止来自内心的反驳。


                                于是当肖蒙带着满格的怨愤走进办公室时,除了身不由己的秘书以外,没有人愿意在他面前出现。


                                “肖总。”吴婧底气不足地提醒道:“RAY公司的代表已经在会议室等您了。”


                                “嗯。”肖蒙整了整手中的文件,把她从头到脚挑剔地审视一遍。


                                在这样的目光下纵是谨慎如她也被弄得心虚不已,如临大敌。


                                而肖蒙最终不爽地发现秘书并没什么错处可供自己借题发挥,晾了她半天之后不情不愿地放她走了,自己则起身去往朝会议室。


                                走廊的拐角有扇巨大的落地窗,那是肖蒙喜欢的位置,有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的好视角。然而此刻有个人正像他平时一样立在那里,只给他留了个挺拔的背影。


                                肖蒙眯着眼睛打量他片刻,不由轻轻皱了眉。


                                席锐。


                                毕竟合作双方首次商讨会议在即,这个人似乎随性过头了。


                                而席锐适时地回头,微笑着向他走近,随口称赞道:“这里视野很好。”


                                肖蒙只当这是句开场白,不动声色地等他接下来的内容。


                                席锐了然,颇意味深长地开口道:“既然这次项目对肖总意义非凡――”他有双深沉的眼睛,带着些不言自明的味道。


                                肖蒙不置可否。


                                “不知肖总对我和我的团队抱有怎样的期待呢?”


                                不知为何,那人脸上得体的笑容让肖蒙很介意。尽管他偶尔需要些宣泄负面情绪的对象,却从没想过将自己的任何一部分心事暴露给谁看。


                                于是肖蒙沉下脸,生硬地打断他:“只要你能保证项目按部就班的启动和运行,其他的,我有我自己的方式。”


                                席锐温和的点头,丝毫不以为尴尬。


                                “所以我们可以开始吗?”


                                “当然。”席锐做了个请的手势,跟着肖蒙身后走向会议室。


                                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呢,竟一丝一毫也不愿被人窥见。真叫人好奇啊,席锐想。





                                ======================第二章完============================


                                回复
                                举报|26楼2013-08-04 23:14
                                  沙发


                                  回复
                                  举报|27楼2013-08-04 23:15
                                    下一部分交给@丁安亚 ,加油撒~~~~~~~


                                    回复
                                    举报|28楼2013-08-04 23:15
                                      丫比,e子的文不多说,美人简直是没事自己虐自己→_→无限鄙视之。 当然,e子拖文速度也无限鄙视之~哟赫赫


                                      嗯。还挺好看的。前一部分的描写很合我心意。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3-08-04 23:36
                                        筐子笔下,灯光也有了感情啊!融情于景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3-08-05 07:03
                                          写的都很好~


                                          回复
                                          举报|通过百度相册上传32楼2013-08-05 15:20
                                            好难接OTL
                                            鸭梨那叫一个山大呀。。。
                                            都写怎么好我怎么破啊嘤嘤嘤 TAT


                                            收起回复
                                            举报|33楼2013-08-05 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