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2贴子:1,282,184

【无非爱恨同人】朝露by郑钱花(舒昂x谢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所以说我对这对苦命鸳鸯老感兴趣了...这里是卖字打酒可自嚎的阿花❤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来发文..望各位狼崽多多捧场,意见什么的更是多多益善哟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3-07-11 13:07
    “哇咧!这雨怎么突然就...”
    不大的门帘被猛地掀开,闷热的湿气裹着泥土的腥味席卷过来。谢遥踮着脚还在卖力的抹柜子,反射性就是一句“请进请进欢迎光临”。
    “喂!”对方却显然不太高兴。
    谢遥慌张的将抹布折了折,又擦净了手这才抬起头来。
    站在门口的是个很挺拔的男孩子,背着光,高大的身材很容易给人“找麻烦”的错觉。对方已经淋湿的黑发松松的搭在额前,正掏出手帕替右边娇小的女孩子拭去颊上的雨水。
    这么关爱女生应该不是什么想要踢店的对象才对...
    “谢啦舒昂!”谢遥这才注意到还有个人,也是同样的高个子,笑嘻嘻的一把将手帕抢过来,一边半真半假的给了对方一下。
    幸好他们关系看上去似乎铁的很,谢遥松了口气,又打起精神招待客人:“各位里面坐吧,需要点什么呢?”
    抢手帕的男孩子大喇喇的一挥手:“有没有伞?”
    “啊?”谢遥愣了愣,“小店,小店......”


    回复
    举报|4楼2013-07-11 13:23
      哈哈,开帖了


      他身旁的女孩子听了这话,急的大眼睛里立刻就泪光闪烁,细嫩的手指揪着雪白的蕾丝花边,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怎么办,我...我妈要我七点半之前到家的!”
      抢手帕的男孩牙一下子软了似的,一脸看不下去的一把握住谢遥的肩膀,“喂我说!这种店总得备店日用品吧!”
      天......想逞英雄也别拿他开涮啊。
      谢遥有点无奈的笑了笑,冷汗哗哗而下,要是王叔在就能搞定了...他,他只不过是个小看店的啊。
      外面的雨声更大了,谢遥在这三人的目光下有些尴尬,那男孩子的手指还紧紧扣在他肩上,有点不依不饶似的。
      舒昂看了看外面的雨势,正是下到最迅猛的时候,噼啪的雨声掩盖了车声和人声。他曾遇到过类似的暴雨,不过半小时绝不会停。他一回头却正撞上招呼他们进来的少年求助的眼睛,那小动物似的目光,不知怎么的,就让他心里一阵发麻。
      谢遥低下头十分不安的绞着手指,他平日里本来就内向,招呼客人都是王叔在顶着,他只负责做部分简单的面食和打扫,哪里应付得来这种意外。
      不会吧...再站下去要变活化石了!
      “坐吧,瞬之。”舒昂开口,“平烟今天也累了,都坐下。”声音很平静,说罢还冲谢遥友善的笑了笑。
      刚刚他站在光线阴暗的门口,谢遥倒没看清这人的长相,可只那和气的一笑,让他心里多了些安全感,紧了紧腰上的围裙忙不迭就迎上去。
      “请问客人要点什么?”
      “请给我们来三碗香菇鸡丝面和一个小号碗。”舒昂用修长的手指抵住下颌,在灯光下的黑发异常柔软,“再来一叠纸巾,请快点。”


      回复
      举报|6楼2013-07-11 16:55
        “小号碗,纸巾...请稍等。”谢遥睁大眼睛奋力的笔走龙蛇,心里却轻松了不少,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却正对上舒昂的目光。
        那是十分英俊的一张脸。皮肤极光滑,英挺的五官即使昏黄的灯光下也一样好看,那双深黑柔和的眼睛含笑看着他,谢遥脸上一烫,匆匆鞠了躬就大步走开了。
        “我说舒昂,你是发电机吗?”丁瞬之拉着温平烟坐下,“把你那四处迸发的荷尔蒙控制一下。”舒昂却不置可否的笑笑,又拿起菜单安静的看起来。
        丁瞬之对此已习以为常。他拨了拨湿漉漉的头发,继而转头看向温平烟,心里一阵发软...她还这么小,却已经出落成了如此娉婷的女孩儿。长而光泽的头发,纤柔的细眉毛,此时又大又清澈的眼睛里汪着淡淡的哀愁:“瞬之哥哥,我怕雨停不下来啊...”啊啊,那老子上天入地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也要让它停下来!
        “舒昂,平烟她可是有门禁的,我们这样莫名其妙在一个小店里优哉游哉,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舒昂抬起头来,“平烟也饿了,是不是?”
        温平烟露出了个羞怯的笑容,红红的双颊更添了几分娇艳。丁瞬之心里又是一阵嚎,真是,吃顿饭而已啊...他真是太有福了!
        “这样好了。待会儿我同伯父联系调车来送平烟,也来得及的。”舒昂抬起手替女孩儿理了理乱了的额发。
        丁瞬之闻言冷哼出声,抱着双臂道,“你反正是舒大少爷嘛。”
        “瞬之,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舒昂抬起眼来,“雨下得这么大,也很难挤上公车啊。”
        “好啦好啦,舒少爷请吃面咯。”丁瞬之嘻嘻哈哈的扮了个鬼脸,身边的温平烟噗的就笑了。
        舒昂也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听对面的好友在快乐的谈笑,这样的雨夜,这样的气氛让他很是享受。于是就转过头来,双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看刚刚一脸窘相的少年。


        回复
        举报|8楼2013-07-11 17:40
          嘿 我来捧场了 楼主加油加油! 嗯这应该不是有人物原型的吧。还有 我讨厌这验证码。。(请自动无视你认识我,我是被你的题目吸引来看文的 )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3-07-11 17:58
            加油咯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3-07-11 22:58
              四人的关系会在以后慢慢展开,预计今天下午会更新>3<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07-12 10:13
                啊啊啊啊好有爱 楼主一定要写下去的哇 不过你这应该是第一个写他俩的


                足球大师2017,海量真实球员,豪门俱乐部倾情授权合作 实时PVP对战,逼真足球世界,豪门俱乐部倾情授权合作,3D比赛引擎
                广告
                坐等更新


                “好啦好啦,舒少爷请吃面咯。”丁瞬之嘻嘻哈哈的扮了个鬼脸,身边的温平烟噗的就笑了。
                舒昂也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听对面的好友在快乐的谈笑,这样的雨夜,这样的气氛让他很是享受。于是就转过头来,双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看刚刚一脸窘相的少年。
                那少年背对着他们,正在将面饼拉成细细的面线。他动作很是娴熟流畅,胳膊一甩一拉间桌子就啪啪作响...丁瞬之讲笑话的声音在简陋的小店越发显得热闹,而他却头也没回过。舒昂眯了眯眼睛,只能看见对方略长的黑发后露出一截白白的脖颈。
                年纪不大,却在这种店里做劳工啊...
                相比之下他们好像就幸运得多。他和温平烟家里都很阔绰,又是世交。丁瞬之虽然是普通家庭,却也远没有拮据到要小孩子出来做工的地步。而以这少年做面线的手法来看,能做到这样熟练,不知道要重复过多少次呢。
                “穷人的孩子才早当家啦。”丁瞬之也回头看了看,见对面的舒昂扔托着下巴,一直若有所思似的。
                煮好汤,小店里早已香气四溢。谢遥在朦朦胧胧的白气里忙的脸红扑扑的,又开始着手切鸡丝。叮叮咚咚的声音充满着饭前时光,门帘被清凉的夜风吹起来。在很少在家吃饭的舒昂来看,不知怎么的,这环境就让他产生了点温馨的,可以微微放松的睡意。
                窗外的雨还在下,城市仍包裹在咸湿的空气中。透过模糊的玻璃窗,每片树叶,每盏路灯似乎都凝着水汽。舒昂越发觉得困倦,怎么回事,这里可不是能休息的地方呢...


                回复
                举报|14楼2013-07-12 14:01
                  哇哦!


                  “喂!”舒昂被拍了一下,有点受惊的抬起头,丁瞬之一脸忍笑的表情,“拜托胳膊拿开啦,人家站了好久了!”
                  如一根钢针插入脑海,让舒昂一瞬间就清醒了。他很是尴尬,竟然差点睡着!在这种地方...赶紧尽量维持着表面的严肃,连连道歉。
                  “没关系的。”谢遥小声说,心里小小的惊艳感仍然很清晰。
                  伏在桌子上的高大少年美好的侧脸,灯光下光润的皮肤和微微翕动的睫毛,虽然清楚对方是男性,他心里还是不自觉的乱跳了好几下。或许是和店里的王叔伙计们呆久了,就连母猪他都觉得眉清目秀了...而眼前这位明显比母猪还好看得多。
                  “请用。”谢遥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盘子里的面端到桌上,又将纸巾放下。
                  丁瞬之懒洋洋的将一块香菇抛进嘴里,立刻火烧屁股一样哇啦哇啦叫起来,“哇塞真不错!”好吃的他简直快哭了!那句广告词是什么....有妈妈的味道!
                  温平烟吓了一跳,丁瞬之嘴里包了一堆面线泪汪汪的看着她,呜哩呜啦真是好吃到爆啊!
                  小女孩儿也笑着轻轻挑起一缕面吸食了。她没想到在这样的夜里能吃到这样鲜美浓郁分量又足的一碗面。跑了好几个小店,对方都嫌他们身上太湿等等为由把他们赶了出来,纵然她是家里人的宝贝女儿,这时候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个会添乱的小姑娘。


                  回复
                  举报|16楼2013-07-12 14:36
                    只有这个年纪不大,话不多,看上去仍有点稚气的男孩子温和的招待了他们。
                    她抬起头来,谢遥正在拖地,从他们进来开始他就一直没闲下来。温平烟素日里虽然是公主一样养在家里,但也是十分的懂事,并没有什么小姐脾气,她对手脚勤快的人也是尤为欣赏。
                    谢遥用力拖着地面脏兮兮的污迹,略长的头发在低头时扎痛了眼睛,心里却快乐的很。他会做的面食远不止香菇鸡丝面,今天只是小小的露了一手,却让客人这么喜欢和赞叹,他觉得身体从里到外都暖洋洋的。
                    正在奋力劳动着,一抬头却看见那女孩子远远地对他竖了竖大拇指。谢遥一愣,也礼貌的给了她一个笑容,便开始收拾柜台了,耳朵却悄悄红了起来。
                    “呼!”丁瞬之重重放下碗,觉得通体舒畅,“真是不错!”
                    “瞬之。”舒昂抬起头叫住他。
                    “嗯?真好吃啊...有妈妈的味道耶,”丁瞬之一脸陶醉,幸福的前后摇晃,“啊,简直太棒了...”
                    “鼻子上的汤汁擦一擦。”
                    “好好吃...啊?什什什么?!”丁瞬之猛然梦醒,他怎么这么窘!简直呆爆了!让平烟看到他猪一样的吃相和鼻子上全是汤汁这种完全没成熟迷人风度可言的形象!简直...像个白痴一样...
                    舒昂刚好喝掉最后一口汤,连袖口这样容易脏的地方也是清清爽爽。或许和严格的家教有关,他的自控力一向很好。无论是遇到多么令人惊艳的美食和风景,也从没激动过,失态过。对于这少年的手艺,他也只是稍微吃惊罢了。
                    他一向是这样。


                    回复
                    举报|18楼2013-07-12 16:26
                      今天更到这里。我进展好慢的样子TVT...


                      回复
                      举报|19楼2013-07-12 16:34

                        我也来捧场!加油哦!
                        话说《无非爱恨》已经不太记得情节了,嗯,先看文~~~~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3-07-12 17:45


                          回复
                          举报|22楼2013-07-12 20:40
                            谢遥用力拖着地面脏兮兮的污迹,略长的头发在低头时扎痛了眼睛,心里却快乐的很。他会做的面食远不止香菇鸡丝面,今天只是小小的露了一手,却让客人这么喜欢和赞叹,他觉得身体从里到外都暖洋洋的。
                            正在奋力劳动着,一抬头却看见那女孩子远远地对他竖了竖大拇指。谢遥一愣,也礼貌的给了她一个笑容,便开始收拾柜台了,耳朵却悄悄红了起来。
                            “呼!”丁瞬之重重放下碗,觉得通体舒畅,“真是不错!”
                            “瞬之。”舒昂抬起头叫住他。
                            “嗯?真好吃啊...有妈妈的味道耶,”丁瞬之一脸陶醉,幸福的前后摇晃,“啊,简直太棒了...”
                            “鼻子上的汤汁擦一擦。”
                            “好好吃...啊?什什什么?!”丁瞬之猛然梦醒,他怎么这么窘!简直呆爆了!让平烟看到他猪一样的吃相和鼻子上全是汤汁这种完全没成熟迷人风度可言的形象!简直...像个白痴一样...
                            舒昂刚好喝掉最后一口汤,连袖口这样容易脏的地方也是清清爽爽。或许和严格的家教有关,他的自控力一向很好。无论是遇到多么令人惊艳的美食和风景,也从没激动过,失态过。对于这少年的手艺,他也只是稍微吃惊罢了。
                            他一向是这样。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多起来。谢遥洗洗刷刷完毕,抬起头看看表才过了不到十分钟,心情愉快果然干活儿的效率也是大有长进哩...正在美滋滋的想着,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柜台上已笼罩上一抹影子。
                            “给你,”舒昂递过一张二十块的钞票,“面很好吃。”
                            “谢谢光顾!”谢遥的快速的找了钱递回去,对面的少年在抬头的间歇冲他笑了,俊朗的眉目看着很是赏心悦目。
                            舒昂见他腼腆的咬着嘴唇的样子,觉得很是有趣,饶有兴味的上下打量他:“你可比我们要能干的多呢。”
                            “谢,谢谢...”谢遥柜台下的手指仍然紧紧抓着抽屉的内沿,被那样漂亮的眼睛友善的注视着,让他高兴之余更多的却是不自在。他从小就不是伶俐活泼的孩子,嘴不甜舌不滑,被称赞了只觉得害羞得厉害,低着头连连道谢,尖尖的下巴直戳到胸膛里去。
                            连,连脖子都红了...舒昂心里微微的吃惊,他还从没见过这么害羞的人。那白里透粉的一小段脖颈,竟让他难以移开眼睛。
                            微黄的灯光下看什么都是朦胧。看他因羞涩而不停抖动的睫毛下,白皙的脸上晕染出薄薄的红,仿佛只有指尖的触感才真实。舒昂一时呼吸凝滞,手仿佛着魔了似的伸出去,指尖也缓缓向下——
                            “好了没有啊舒少爷!”丁瞬之不耐的叫喊轰的一声在脑海里炸开,舒昂心头猛地一跳,手也飞快收回来。窗外的雨,送平烟回去...所有的事一瞬间涌上脑海,只有刚刚那刻,却好像什么都忘了。
                            是吃的有些撑,所以反应才迟钝。舒昂推开门走出去,一遍遍这样告诉自己。


                            回复
                            举报|23楼2013-07-13 16:09
                              无非爱恨不是温庭域的故事吗?里面有舒谢??我得回去重温一遍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3-07-13 16:44


                                回复
                                举报|27楼2013-07-14 19:37
                                  写得很不错,楼楼加油哦,最好写成HE啊,好萌啊,他们要是BEI我会很难过的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3-07-14 20:49
                                    短暂的假期很快过去,转眼就是九月份新学期了。丁瞬之早早做好作业,就拉着温平烟四处游玩。对于他计划好的约会,舒昂自然不参与,与其听满口诡异的甜言蜜语和坐什么梦幻的旋转木马,他宁愿“勤奋”一点,早几天就到校学生会处理开学的相关事宜。
                                    临开学还有两天的清晨,舒昂起的有些晚,洗漱过后便下楼吃早餐。
                                    “早啊,舒少爷,”在楼梯口碰到的是个男人,“起的真早。”
                                    “不早。您不是也起来了?”舒昂有礼温文的笑着,“别这样称呼我,张伯。”
                                    年老的男人看着眼前挺拔又清爽的少年,听了这话,更是满脸的笑意堆都堆不住。他来舒家两个多月了,虽说是什么亲戚,到底是看人脸色又寄人篱下,舒家上下也就这位小少爷对他有礼又恭敬,虽然没有很殷勤的招待,但到底没在他脆弱的自尊心上插刀子,他就特别感激了。
                                    “你张伯记性不好呀,”男人打哈哈,又开口道,“一起下去吧。”
                                    舒昂看看表,冲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点点头,两人便谈笑着下楼去了。
                                    刚刚下楼,就有佣人慌张的赶过来,“少爷,老爷和夫人已经在书房等您了,您看——”
                                    舒昂微微皱眉:“现在?”身边还有个张伯,再怎么讲也是亲戚,这样把客人晾在一边不是他们家的作风嘛。
                                    “啊,我没事的,没事的。”男人偷偷瞥了一眼身边佣人对他一脸“你真不识时务”的脸色,一张嘴硬生生笑到耳朵边,“真的没关系,快点去吧!”
                                    “失礼了。”舒昂也有点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跟着佣人去了。
                                    男人看着他背影,心里还在连连赞叹,哪里知道转过身舒昂的脸上就没了淡薄的笑容。
                                    舒昂和舒氏夫妇的感情,不能用普通的家庭关系定义。
                                    任谁看见十五岁的舒昂,都会赞不绝口,都觉得“生儿子就该生这样的”,长得好,能力也突出,还十分温驯懂事,绝不会出现什么三天两头打架、染发、喝酒闹事等等让父母头疼的问题,有了这样的儿子简直就是选择了“提前步入退休生活”这么安详幸福的晚年,在哪个为孩子拼命辛苦赚钱的家长来看,都是很令人心动的。
                                    儿子如此优秀,是可以教育出来。但究竟是用什么方式,在舒家那就另说了,用“爱”教育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迟了六分钟。你的礼仪到哪去了?”才推门,严厉的男人的声音就响起来。
                                    “非常抱歉,父亲,对于我的失礼,”舒昂低低的开口,“我——”
                                    “真没规矩!”男人粗暴的打断,“你还没成年,就学会这么放肆的顶嘴!”
                                    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舒昂低垂下眼睛,看着面前地板上投射下来的清晨的阳光:“对不起......父亲。”


                                    回复
                                    举报|31楼2013-07-17 09:40
                                      “行了,你进来。”男人瞥了眼门口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少年,不耐烦的挥挥手。
                                      舒昂轻轻关上门:“父亲,已经八点了,您和母亲为什么——”
                                      “马上就快要开学了吧?”书房里的窗帘只拉了一半,光线很是昏暗,男人抬着头望向窗外,好像没在听。
                                      “是的。”舒昂索性不再多说什么。
                                      男人回过头来,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光线,皱着的浓眉使五官更显出几分严厉:“昨天平烟的爸爸打电话来,新学期托校长把你和平烟安排进一个班级。”
                                      一个班级?舒昂笑笑,看来学校又要添置一整栋楼的桌椅了...这些校董倒是会做生意呢。
                                      “你听清楚没有?”男人的声音平平的没什么起伏,“多照顾平烟,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她。”
                                      “他爸,”一直没开口的舒夫人软软的道,“小昂和平烟从小感情就好,照顾她也是自然的。”
                                      “我明白了。”舒昂深深俯下身子鞠了躬,就退了出来。
                                      他下了楼,拿了要用的资料就出去了,临早楼梯口遇到的张伯正端了碟水果正打算上去,看见舒昂虽然和风一样笑着,眼睛里却没什么笑意。舒昂走的快,他来不及叫住他打听点什么,就耸耸肩,颇有点无聊的自己上楼去了。
                                      反正是人家的家务事,看舒昂脸色似乎不好,不过他也就当豪门八卦好奇一下罢了。
                                      虽然是夏天,但天气也不是很热,吹过来的风也还算凉爽,舒昂打算慢慢走到学校去。
                                      父母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他从小就被灌输,“要好好看着平烟妹妹”“要这样这样平烟,不要那样那样平烟”,甚至于从四五岁起,他身后就跟着打扮的粉嫩嫩的小公主一样的平烟,小姑娘整日赖在他背上,他带她去公园,给她买冰淇淋,他从小就照顾她成习惯了。
                                      他是这样聪明,又怎么能看不出温爸爸看他时看女婿一样的眼神?这些他早就知道。
                                      他甚至知道,如果将来和平烟的婚姻成了现实,那么舒家的受益可不小。
                                      舒昂垂下睫毛,对着来来往往打招呼的人们,渐渐有些笑不出。


                                      回复
                                      举报|32楼2013-07-17 12:14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3-07-17 13:09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3-07-17 13:10
                                            沙发~


                                            楼主,握爪,终于遇到同好之人了~当时看完无非就对上辈更感兴趣,有女人插入婚姻什么的,这种文还木看过,而且所长给的背景梗很有爱很有故事性很带劲,女人发现丈夫在家跟从小长大的好朋友那啥什么的,好想看这种场面锕。楼主写好日更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9楼2013-07-25 23:07
                                              文笔很舒服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3-07-26 23:24
                                                小耳朵,你快回来!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1楼2013-07-28 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