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文吧 关注:4,642贴子:338,063

〖执笔°〗《门在柳林彼岸》__奇幻向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封面镇楼。


回复
1楼2013-07-08 20:28


    回复
    2楼2013-07-08 20:29
      序章 群鸦的麦田


      库特从未想过麦田深处竟为这样一幅景象。

      他只记得哈尔脸上浅淡的笑,恍若麦穗的流金映在脸上,以及他言语间幻化出无际的起伏的金色海水。

      风呼啸着在麦桔间支离破碎,头顶麦穗旁漏下的阳光也让他感到昏沉和炙热。

      “总有一天,我们会的。”
      “我相信你。”

      他听到自己这样回答,声音坚定而充满向往。通过不断抽痛他的麦芒以及耳际的飕飕声可以感到双腿仍然在奔跑。他抬起手臂——不知是在遮挡那金色荆棘的鞭笞,抑或遮盖面颊上的泪水。

      “你也相信,是不是?做个空想家,和你哥哥一样的败类!”
      “哈尔不是败类!”

      他听到铁器碰撞后刺耳的钝响,践踏中混乱的嬉笑与愤怒与无奈交织。

      跑快些,再跑快些。倘若可以将世界也弃之身后的话。

      在狂奔中他再次呜咽了起来。他讨厌自己这样,讨厌懦弱无用的泪水。哈尔说过,一个意志坚定到可以穿过柳林的勇士,是不可以拥有哭泣的。

      所以连一丝悲哀之音也不允许吗。

      他终于穿过了那片金色,停在麦田边际还不及麦穗高。

      昏黄的阳光把猎豹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

      他带着满心的痛和屈辱擦干泪水,跌倒在小路边的稻草人下,企图在它的影子里祁求一丝清凉。他抬头望着它。

      它披了一身阳光,却和他一样的衣衫褴褛。它脸上凝滞着残破的笑容,僵直的伸开的双臂仿佛要环拥面前无垠的金色麦田。就如绝音鸟的挽歌和暮霭里的永恒,永远近在咫尺的遥不可及。


      回复
      3楼2013-07-08 20:29

        英年早逝的哈尔,倘若你现在同我一道站在这破败之物的身旁,定会说它和你一样,是执着的坚定的毕生向着阳光的罢。

        纵使苦难要在你头上降下倾盆暴雨,你也会如这稻草人般迎风而立。

        如同在缄默中向我立誓说你永远不会倒一样。

        “……那是只有无畏和执着之人才能穿过的险阻。而会有那么一天,真正的勇士将自那一片无垠葱绿中昂头走来,披一身荣耀,头顶苦难和阴沉的雨云将被驱散,黄昏浮华的堇色也将在光芒前黯然失色。”

        那将会是怎样的宏伟盛大,就连哈尔眼中近乎陶醉的憧憬与之相比也望尘莫及。他记起那日残破窗棂外的暮色,正是一片如花的深堇。

        而后哈尔在暮霭里的剪影转过了头,眼中是深刻的激越的令他所不明的色彩。

        “或许你还无法理解。很多东西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但总有一天,我们会的。”
        “我相信你。”

        一个礼拜后哈尔死了。

        他看着他们把哈尔和其他饿殍摆在一起匆匆的成批埋葬,旁边堆放着因瘟疫而亡的死尸被一把火烧掉。

        未诞生便已死去的梦啊,与所有的宏图与腐烂的已停跳的心一起在湿冷的地下被蛆虫啃噬。

        当最后一捧土盖上那张苍白的曾经焕发光彩的面孔时他已不觉悲哀。

        他为了一个已死之人与顽劣的少年争执——乞食用的铁罐被摔的四分五裂。他在雨点般的拳头里仓皇奔逃,麦田里飕飕的风声扯碎了哭泣。

        他抓起脚边的一块碎石朝麦田远处狠狠的掷了过去。

        石块惊起了麦田的群鸦,嘶哑的鸟鸣与羽梢的风声交错,掠过麦穗上方在空中汇聚支离破碎的黑色风暴。

        他有些凝滞的望着惊飞的群鸦,心中无法言喻是愤恨的快感抑或悲伤。

        你恨他。你怎能恨他呢。
        他留给了你如此宝贵的财富——支持你一路向前的梦。

        但所谓梦便是那些哈尔口中的宏图吗。
        为何它们如此渺远呢。


        回复
        4楼2013-07-08 20:30


          此刻空中的群鸦都已散尽,或是落在了另一片麦田里。

          一只老乌鸦剧烈的呛咳着,拼命扇动双翅让已至老朽之年的躯体在稻草人的臂膀上落稳。当他抬头看它时,乌鸦正微蜷着身子,兴趣盎然的打量他。

          他转过了头,望向那看似无尽的麦田边际。在靠近地平线的地方,他微眯着眼睛尝试看清——那是一片同样无尽的树林,在黄昏的暖色下朦胧成灰绿。

          在这……可以看得到柳林呢。
          虽同是近在咫尺的遥不可及。

          他还要走多远,还要孤身踏上多久的旅程,当他终于有资格可以站在柳林前完成哈尔的夙愿时将会是多少年后。

          他能像哈尔所说的勇士那样,从柳林中归来,披戴上庸夫所望尘莫及的荣耀吗。

          他想起了哈尔眼中的色彩。他忽然感觉自己已经明白那为何物,尽管那份激越里的深刻依旧费解。

          “我们会的。”他情不自禁的喃喃道,“我会的。”

          “是去柳林吗,孩子。”

          他惊讶的抬头,乌鸦带着一脸沉静的笑,站在稻草人麦桔扎成的臂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为何独自一人在这,你的家人呢?孤身闯入柳林可是会被饕餮的兀鹫吞食。”

          继而乌鸦嘶哑而怪诞的笑,它的声音里听不出恶意,作势般的伸展着双翅。

          “有个哥哥,两个礼拜前过世了。”

          “那么你打算动身去柳林找回你亲爱的哥哥?沃赫斯剑并非能让死人复活。”

          “不,”他争辩的说道,“哈尔说过我们将一同去柳林,他说一路上探寻到的真理,终将伴我们带着骄傲结束旅程。”

          乌鸦沉吟着看了他一会。

          “这世间的许多东西都并非如此简单的。”最后它说。

          他有些惊异的皱了皱眉,耳际又回响起哈尔那句何其相似的话。

          “你可否听过最后进入柳林的人的故事,五个人带着各自的心伤或深埋的罪恶上路,在旅程的尽头心怀遗憾殊途同归。你可否听过呢,我志气高昂的勇士。”

          “没有。”

          “诚然,那已是在你出生的许多年前了。”

          那时的柳林前没有麦田。


          收起回复
          5楼2013-07-08 20:30
            灵感来源.



            收起回复
            6楼2013-07-08 20:33
              招人帖门钥匙:http://tieba.baidu.com/p/2410165441


              回复
              7楼2013-07-08 20:33
                楼下开放~


                回复
                8楼2013-07-08 20:34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7-08 20:36


                    收起回复
                    10楼2013-07-08 20:37
                      太棒了~(不过为什么突然想到哈尔的移动城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07-08 20:42
                        太棒!文风大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3-07-08 21:05
                          阿普


                          回复
                          13楼2013-07-09 08:07
                            终于开坑了0w0


                            回复
                            14楼2013-07-09 12:57
                              @QQ老外
                              预约的召唤OwO


                              回复
                              15楼2013-07-09 14:16
                                由于一段音乐选择一篇文~


                                收起回复
                                16楼2013-07-09 14:33
                                  好文顶起


                                  回复
                                  17楼2013-07-09 17:09
                                    球每日一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07-09 20:11
                                      天啊..这文采...


                                      回复
                                      19楼2013-07-09 21:10
                                        超喜欢这样的!!!
                                        感谢召唤~


                                        收起回复
                                        20楼2013-07-09 21:16
                                          大爱萌猛的语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7-10 00:12
                                            麦田群鸦这个我爱死了!

                                            喵的好棒。跪舔梵高


                                            收起回复
                                            22楼2013-07-11 20:38
                                              文风好有味道,读起来的节奏韵律十足,期待剧情的展开。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3-07-12 03:51
                                                更文!0w0


                                                回复
                                                24楼2013-07-12 09:14
                                                  首先,催更的魂淡们【没错就是小魂魂和银汐=v=】,不要以为猫萌弃坑了
                                                  某只作死反攻货还有气唔

                                                  先上插曲.

                                                  I know that the spades are the swords of a solider 我知道黑桃是士兵的利剑
                                                  I know that the clubs are weapons of war 我知道梅花是战争的武器
                                                  I know that diamonds mean money for this art 我明白方片在这游戏中意味着金钱
                                                  But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但这不是我心的形状
                                                  That's not the shape of my heart 这不是我心的形状


                                                  收起回复
                                                  25楼2013-07-18 19:43

                                                    第1章__守墓人


                                                    白衣长靴的猫坐在床前,有微弱的阳光透过屋外氤氲的雾气渗透进来,在脚边的地板上铺展灰白。

                                                    他望着门外茫茫的雾气,与墓碑相模糊成一片灰朦。

                                                    在烟雨迷蒙里他看到北方的城池,残破到只留残垣断壁的华丽。有身着甲胄的骑士挥舞长剑,在血色肆虐里或悲愤或痛苦的呐喊。

                                                    他看见溅上鲜血的头盔面罩后的脸,那是一张狐的脸,年轻的面庞上过早镌刻了坚毅的线条。他手提长剑在血染的战场上坚定着一路向前,眼中倒映身前的万劫不复。

                                                    背影在茫白中蹒跚着远离。

                                                    白猫坐在床上茫然的睁大眼睛。
                                                    没有废墟没有骑士没有刀光剑影。


                                                    “……这只是我们能找到的。还有许多人……上帝啊,太可怕了。”

                                                    “从班提萨斯来?可怜的人儿……知道他们都叫什么吗,霍尔?”


                                                    他听着墓园那头骤起的模糊的说话声,旋即意识到这批新的长眠者来自何方。白猫跳下床步履匆忙的冲出门去。

                                                    围成一圈的人们看到他冒雨奔跑着穿过整个墓园,白色长衣被风鼓起,衣摆在雨中剧烈摇曳如同支离破碎的十字旗。

                                                    “让一让,谢谢……请让一让。我需要看看。”


                                                    回复
                                                    26楼2013-07-18 19:43
                                                      他匆匆挤过惋叹着的人群,来不及停下向让路人答谢,来到静卧在湿冷地面上的一排遗体旁。

                                                      他们大多穿着沉重的盔甲,有些人还紧握着沾满血迹的长剑。冰冷苍白的面颊上血迹斑斑。

                                                      白猫的心狂跳起来,但不是因为刚才的奔跑。他犹豫着迈出脚步,继而匆匆走过每一具遗体,辨认着或狰狞或平静已失去生命的面孔。

                                                      他忘记了熟记于心的祈祷,以及任何可以让他面对灰狐死亡的愉快记忆。他只是握住最后一丝勇气支持自己一路走下去。

                                                      最后他在排末的遗体前驻足,低头望着那张脸,感到自己生生的打了一个寒噤。

                                                      那是一张狐的脸,眼睛惊惧的睁大着,嘴角的血迹在他下颌浸染出一片阴影。白猫望着尸体凝滞的蓝色眼睛木然了许久。

                                                      那不是他。
                                                      你知道的。那并不是他。

                                                      他在脑海里忆起那双褐色眼睛里的笑意而后叹息着后退一步。

                                                      有人唱起了挽歌,歌声在淅沥的雨里朦胧而悠长。

                                                      我是谁我来自何方
                                                      为何我如此迷茫
                                                      为何我看得到我冰凉的脸颊
                                                      看得到我血亲与同胞的悲伤?……


                                                      “愿圣乔治保佑已离去和仍在奋战的英雄。”白猫在悲怆的歌声里轻声念到。
                                                      “保佑他们早日归来……无论是以何种形式。”


                                                      指间的纸牌最终在被弯成弧形的压力下弹飞了出去,正面朝上落在桌角。被弯曲的弧度缓慢舒展着。

                                                      白猫望着纸牌上红心的形状出神了许久,而后意识到自己再次输给了臆想中的赌徒。
                                                      他迟缓的站起身,开始收拾桌上散乱的纸牌。
                                                      方桌对面空无一人,只有他自己罢了。

                                                      有时他会和自己赌钱。
                                                      事实上他经常和自己赌钱。
                                                      因为钱输光了——或被搜刮的一干二净拿去还给达文。


                                                      回复
                                                      27楼2013-07-18 19:44

                                                        白猫在熙熙攘攘的码头逆着人群艰难的前行着,许久后面前空旷了起来,可以望得见厚重的深蓝的海面。
                                                        有渺远的满载的帆船漂摆在地平线尽头渐近或远离。

                                                        他想起许久前的白猫和灰狐,抑或不是许久前,但那时他们都还很年轻。
                                                        初露锋芒的年纪。
                                                        在码头一起眺望着自海岸远去了的船只,梦想自己有来日也可以远行。

                                                        几年后物是人非。
                                                        年轻的灰狐作为骑士参军去了内战频繁的北方从此杳无音信。
                                                        白猫颓废。守着墓园等待灰狐的尸骨。偶尔也去酒吧豪赌一把。

                                                        这便是17岁。
                                                        他们的共同的17岁。

                                                        所谓堇色年华。

                                                        白猫微微摇头似乎想抛却这郁结。
                                                        他打断了思绪,继续在喧杂的码头寻找他的债主。


                                                        “你输光了我在码头一个月的收益,艾利。”正装的狼倚在货船的桅杆上,一脸抱怨。

                                                        “得了达文,一礼拜之内就我就能赢回来,算上利息。况且今天不是来还钱的。”

                                                        “不要以为这是儿戏。除非下地狱我不会再借给你钱了,这次绝不改变主意。”

                                                        “是啊我的老好人达文,”白猫一脸嘲弄的微笑着,“他不需要好心的艾利来提醒他在维加斯的一晚丢掉过一年收益。”

                                                        “就不能小声点,艾利,这不一样。不过说真的那女人给我的东西足抵得过一年的收益。”达文有些不安的在桅杆旁站直身子,转头望着在船沿卸货的佣工。

                                                        “我不是来还钱的更非来借钱的。”白猫答道,“只是关于柳林和尼伯海姆,我已考虑清楚去意已定。”

                                                        白猫决然的望着达文忽然凝重下的面容,等待他的再次开口。


                                                        收起回复
                                                        28楼2013-07-18 19:44
                                                          插图.




                                                          收起回复
                                                          29楼2013-07-18 19:46
                                                            对我没看走眼...确实更了...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3-07-18 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