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本境吧 关注:3,364贴子:128,925
  • 12回复贴,共1

【雪境再临】原文部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献给社长君。顺便补充说明一下。
《雪境再临》原文和游戏的录入有些微妙的区别,而且因为素材原因,没能录入尾声部分。因此顺带我就把原文的文本补全发出来好了。


回复
1楼2013-06-30 13:45
    相关链接

    雪境再临游戏原贴:
    http://tieba.baidu.com/p/2425299414

    雪境再临游戏下载地址: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837737965&uk=371209338

    雪境再临原文文本下载地址: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986262449&uk=3339777822


    收起回复
    2楼2013-06-30 13:48
      接下来开始慢慢把全文发上来 = =
      请耐心等待


      回复
      4楼2013-06-30 13:50
        第一章 雪境再临


        “庭雪!!!”
        庭雪…………你叫我永远不要放弃身边的幸福,大胆地追求自己的所爱……让一切都不会再有终生的遗憾……是啊……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就好了,早一点发现……就不会让你失去姐姐,失去未来……如今的我,失去了你,带着无穷的罪恶,还有什么资格去追寻幸福!
        雪之精灵在这片白色的世界中曼妙地飞舞着,给这片黯淡的世界带来独特的光泽。
        端贤冲将手轻轻地伸出,仿佛看到了雪之精灵组成了庭雪的模样——他伸出手想要触摸——
        一切化为了梦幻泡影,洁白无瑕的雪花,也融化成了晶莹剔透的水滴——这就是雪,一旦被接纳,就注定了她消融的无奈结局。
        “庭雪——————————————————————!!!!!!!!!!!!”
        泪水模糊了跪在墓前的端贤冲的双眼。他以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呼唤着,那三年间朝思暮想,却连最后一面都未能再见的爱人的名字。
        “你很吵啊,端贤冲。”一股令人讨厌的傲慢的声音传入了端贤冲耳中,这令他非常不快。
        “闭嘴,境主!!!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是!!!”
        “该闭嘴的人是你才对!!!你连让庭雪安眠的权利都不给吗?!”
        “庭雪……”
        “…………”
        “你对我说过,不要放弃身边的幸福。大胆地追求自己的所爱……”
        “…………”
        “我……一定不会放弃身边的幸福的!!!一定会大胆地追求自己的所爱!!!”
        “因为,我的幸福,我的所爱,不就……近在咫尺吗?!”
        “!!!”
        “庭雪,那个世界,很冷吧……”
        “端贤冲……你……”境主的说话声中夹杂着一丝不安。
        “我也来这个世界陪陪你,好吗?”
        “端贤冲!!!你疯了吗?!”
        “作为境主,我的罪孽,也到了应当赎清的时候了。作为背叛了庭雪的人,我的罪孽,也到了应当赎清的时候了。”
        “端贤冲……你真的以为,庭雪,她看到你这样会高兴?!”
        “庭雪,在呼唤我……她……很冷……需要我的陪伴……她……不能没有我……我……不能……没有她……你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境主……”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端贤冲知道,自己,不过在和自己的另一面说话,仅此而已。两个人,没有什么不同。
        追寻幸福的资格何在?赎罪的对象都已经不在人世。我还有什么选择?!
        缓缓地仰身躺在了雪地中,静静地等待死亡。与洁白无瑕的雪融为一体的感觉,就如同与庭雪拥抱一般。反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快了,庭雪。就要追随你而来了。
        雪,真的好美……庭雪,我好像离你越来越近了。那模糊的身影,越发越清晰了,我……终于可以……
        “?!”
        如桃花一般嫣红,如美玉一般晶莹的一道光如同闪电般划过端贤冲的脸庞,他心中一凛。
        “我自然会好好地去死,何必劳您大驾来收割在下卑贱的罪人的生命呢。”
        闪电停在了端贤冲的眼前。而端贤冲的眼睛甚至都完全没有眨一下。
        “你说呢——”
        那,赫然是一柄华美无比的剑。据说,数以万计的妖魔都曾命丧于这柄剑下。据说,这柄剑,无坚不摧。据说,这柄剑,可以收割灵魂。然而,这柄剑却没有名字,或许它有名字,但是却无人能知,正如它的主人一样,无人知其真名。它,人们传闻曰“红玉桃花剑”。她,人称——
        “云游少女——殿下。”


        回复
        5楼2013-06-30 13:52

          丝毫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云游少女又一次举起红玉桃花剑。
          来不及感受到任何疼痛,又一个全新的画面硬生生地烙入了端贤冲的脑海中。
          【歇斯底里的贺云舟,望着在场的所有人。
          “会长!!!境主就是你对不对!!!”
          “是你欺骗了汪星涵!!!就是你批准她加入学生会的!!!”
          “我…………”扬雨晴无奈地低下头。】
          “贺云舟猜出了境主的真身!雾之本境不可重启!”
          这一次,云游少女以一个难以置信的诡异身法,化为一道幻影闪到了端贤冲身旁,猛的一击刺向他的心脏。
          “………………哈?这算哪门子发现啊,瞎猜的吧。看他这副大脑短路的模样,说不定把在场的人都猜了个遍吧……呵……”
          尽管此势迅雷不及掩耳,但是目的太过明显,忍受着极度痛苦的端贤冲依然很顺利地意识到了这个攻击目的,以剑身格挡。
          “诶?!!!”
          云游少女的身影转瞬间再次消失,然后,令端贤冲难以置信的一幕映入他的眼帘——云游少女在空中呈倒立的姿态,一击斩向了自己的头部。
          “为什么瞎猜就不能成为揭示境主的手段呢?”
          “!!!”刚刚想要反击,又一击从端贤冲的腰部袭来。
          “别想说什么‘理所当然’的话偷懒哦。”
          “撒,腰斩还是斩首呢?或者……转了一个圈仍然是一剑穿心呢?!!!”
          几乎同时的上下两段攻击将端贤冲的行动完全锁定,然后,便是一击必杀的中段攻击。
          “既然瞎猜不能用于指认境主,那么,什么条件才能算作指认境主成功呢?回答本座,端贤冲!!!”
          红玉桃花剑的剑锋抵住了端贤冲的背部,即将刺下穿心一击。幻影般的两击也几乎将要同时斩下端贤冲的头颅,并将端贤冲拦腰斩断。
          可恶……本境的规则很多注释不明,恐怕只有你这样的规则守护者才有资格把握……你究竟要我怎么样才能回答啊啊啊啊!!!没办法啊!!!为了庭雪!豁出去了!最有可能的是什么!!!
          “指认境主需要像揭露犯罪者罪行一样,至少指出他的罪行,如何去做,并且要有一定程度的证据!!!这应该是衡量是否真正指认出境主的标尺吧!!!”
          出人意料。端贤冲,举剑刺向了自己……刺穿了自己的肋部,然而,剑锋依然未有停下,这个方向,正探向锁定在他背后的云游少女的心脏。
          “呃!!!!!!!”发出痛苦呻吟的,只有端贤冲一人。云游少女早已放弃了执行那一击,迅速逃离了端贤冲出人意料的反击。同时,云游少女与此同时完成的另外两击,由于端贤冲在刺杀瞬间云游少女卸掉了对端贤冲身上施加的力量,而导致的身体轻微偏移而恰好躲了过去。
          “干得不错啊,端贤冲,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呵,你说得很好。如果以你所想作为前提,的确也可以成为你手中高于推理之剑的全新力量。”
          从端贤冲的腹部喷涌出来的鲜血将那片雪地染得更加红了。笼罩在他身体不远处的雪花仿佛也变成了血红。“什么………………意思………………”
          “不过,隐藏于本座内心深处的规则,并非是这样写着的。所以,本座不躲你这一招也一样毫发无损。但是,尽管并非真实,本座暂时依然可以承认你的蓝字可用。”
          “我的猜测……不正确?!但是却是可用的?!云游少女究竟想做什么?!”
          的确……常舍青推测我是境主的理由也只有因为见识到了我的眼神和推理……我做了什么,怎么做,一无所知。这仅仅是以直觉判断,和乱猜毫无区别……而且……甚至……和贺云舟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常舍青在不久之前还认定了江城雪是境主这一事实。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不大对劲……
          “不过,是不是快要到极限了呢?端贤冲,还能承受得住吗?接下来……”
          【园丁大叔狂笑着,告诉了少年与少女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不不,我可不是什么境主。”
          “但是我是少数知道境主身份的人。”
          张泊岩大惊失色:唔!!!告诉我境主是谁?!
          “已经没有意义了”
          “境主的计划还在继续。”
          “他有他的计划,尽管我非常不满,但他是不会放弃的。”】
          “听好了,端贤冲!!!这个园丁大叔,从一开始就知晓雾之本境的一切真相!!!他不仅仅知道境主是谁,还知道境主做了什么,甚至知道境主的动机!!!只要和眼前知道很多真相的少年少女一对质,就可以揭示出一切指证境主所需要的解开的谜题不是吗?!一旦这个前提达成,雾之本境便无法重启!!!”
          剑气构成的桃红色的风暴,亦或是光之激流,以摧枯拉朽之势袭向端贤冲。整个本境当中的雪之精灵都失去了她们正常的飞行路线开始逆行。整座雪山发出了轰隆隆的悲鸣,仿佛一瞬间便会崩塌一般。端贤冲的表情僵硬了。让雪之本境毁灭,决不是单纯的吓唬自己。眼前的少女,是真的想要将他连同庭雪的栖身之所一同消灭殆尽,连灰尘都不剩。


          回复
          7楼2013-06-30 13:54

            端贤冲有些诧异:“他们俩?!什么意思?!”
            “他们俩的内心深处,已经累了。他们从一开始就希望有一股更大的力量能够阻止他们,让她们最终能够得到正义的审判。这就是条件。既然如此,本座对于雪之本境的公正性也就不那么重视了。”
            “……………………”端贤冲的表情僵住了,然后逐渐变得扭曲。
            “怎么了?不相信?!”
            扭曲不堪的表情终于爆发,此刻的端贤冲宛如陷入狂暴的恶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云游少女殿下,本主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从一开始?!!!!!!笑死人了!!!!!”
            “…………………………”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相信或许叔桐山在最后的最后知道自己能够见到女儿了,于是找到了卸下罪恶,去接受审判的理由。可是啊——”
            “…………………………”
            “一开始?!一开始他们带领众人离开雪境旅店的时候,是不是想制造一场新的意外将他们悉数杀死?!是不是想就这样把我和江城雪永远困在旅店中最后活活饿死?!”
            “…………………………”
            “呵呵……要是一开始就想承担罪责,为何要犯下更多不可饶恕之罪呢?!真是丧心病狂啊,为了保全自己的秘密和性命,仅因一丝疑心,叔桐山就可以乱刀杀死自己的妻子!!!”
            “…………………………”
            “呵呵……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仅仅想要从旅店逃走,仅仅因为知道她的兄长是他们曾经害死过的人,甚至少女已经选择认同自己的兄长是意外死去的虚伪事实了,而且在他们看来,这个少女离开已是必死无疑吧……可是常舍青这个禽兽!!!为了确保秘密没有任何泄露的可能,开枪射杀了这个对他们而言毫无威胁的少女!!!之后还把嫌疑装模作样地推到了我端贤冲的身上!!!哈,这和想要接受审判之人所该做的事情完全相反不是吗?!他们不过是畏罪的小人,只保留着兽性的披着人皮的畜生而已。”
            “………………………………”
            “在这个世界中,叔桐山已经找到他的女儿了,可是常舍青仍然不放过对她已经毫无威胁的江城雪!!!已经没有犯罪的必要了,为什么还要杀人!!!”
            端贤冲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常舍青和叔桐山这两个禽兽!!!我在另一个世界中观测得很清楚,在他们没有收到我利用归海枫的威胁时,明知江城雪没有亲手夺去任何人的性命,竟然!!!竟然…………不仅杀害了她,还……在杀害她之前凌辱了她的身体……甚至还是在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即为江城雪的仇人的时候…… 竟然……能以罪大恶极的人之身,心安理得地把一个未曾杀害他人的并且对他们已毫无威胁的女孩,当做战利品享用……………………”
            “雪之境主……不用说的那么……具体……事到如今,再用已不会再次出现的碎片伤害自己毫无意义。”
            “你知道吗,云游少女。作为境主,观测到这个情景的我,究竟是什么心情?”
            “……………………”
            “我啊,真的好想将他们的身体细细切开,然后把他们的血肉,内脏,一股脑儿地往他们的嘴里塞进去。然后问他们,好吃吗?这是人肉,还是兽肉呢?如果他们的回答是兽肉,我会一边开心地告诉他们:“答对了哦!!!好久没吃人肉以外的东西了吧,我请你们吃个够哦——”然后把叔桐山的肉喂给常舍青,再把常舍青的肉喂给叔桐山,一直让他们吃到噎死,或者在此之前先痛死。如果不回答或者回答是人肉,那么我会敲碎他们的牙,把他们的嘴挖出一个可以吃更多肉的大口子,告诉他们:“没牙的你们和没牙的野兽没有一点不同啊——你们的眼神是在求我喂你吗?可是,你们只能吃肉又没法咀嚼啊”然后让他们看着自己内脏流出,鲜血流尽而死。可惜啊可惜,归海枫的枪响惊醒了我。这个蠢物,竟然抢先了我一步,还让他们死得这么舒服……哼……”
            “闭嘴!!!雪之境主!!!”
            “啊……我知道。只可惜,我的话也说完了。云游少女你也无须担心,本主对这两个禽兽的仇恨,早已没有当时那么强烈了。可是,恕我无法相信你的想法。他们,不过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禽兽罢了。”
            云游少女摇了摇头,正色道:“端贤冲,人,永远都有着善恶两面。再罪大恶极之人,在他的内心最深处,也潜藏着一丝善。只是,当一个人为了掩盖罪恶不断犯下新的罪恶的同时,他所残存的善被遮盖得不见踪影了。因此他们被蒙蔽,所作所为皆丧失人性,直到一把能够打开尘封他们心中善之根源的钥匙出现。但是那份善,自始至终从未消失。在内心深处的那一份善,依然会在只剩一个人的时候敲击着他的心灵,给予他痛苦与折磨。或许端贤冲你认为这是诡辩,但是如果没有庭雪和江城雪在的话,作为境主的你,也会沦落成为像常舍青和叔桐山那样仅凭兽性行事的人。”
            “!!!……………………………………”端贤冲如同浑身触电一般颤抖着,随后,掩面沉思。
            “你明白,本座前来此地的真意了吗,端贤冲?”
            “你明白,你需要拼尽全力去报答的人是谁了吗?你明白你所定义的‘不该死’之人究竟为何不该死了吗?!”
            “除了复仇,你究竟还应该做什么,你明晰了吗?!”
            将掩面的手放下,端贤冲的眼中,充满了内疚,和感激:“是啊,差点迷失了呢……我应该一开始就知道了呢……”
            “那么,重启本境吧,莫要让本座再次失望了。”说完之后,云游少女潇洒地转过身去。
            精神世界中,女性形象的雪之境主双手靠向左侧腰部,微微屈膝,对云游少女行下盈盈一礼。
            在现实中,端贤冲则对着云游少女的背影行下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雪之精灵们簇拥着云游少女,跳着曼妙的舞蹈,但同时亦充满敬畏地未曾接近云游少女半步以内。云游少女所经之处,百年不遇的雪莲,竞相绽放。本境之中仿佛形成了一个专为云游少女所备的绝美通道。
            尽管对这些不甚满意,但是,端贤冲也无法想出其他表达谢意与敬意的方法了。
            “云游少女,谢谢你救了我,引导我,走出了迷惘,让失去了庭雪的我真正重新恢复了我自己。重新认清了我的目标。或许当我重启本境之时会忘掉这一切,但是,我绝对不会将隐藏于内心深处的善泯灭的——如今,千言万语都不足以表达对您的感激,云游少女殿下。为了拯救我并且守护秩序,您甚至不惜以惩罚我作为借口来扮演谁也不想扮演的黑脸……真不知我该如何感激您。我的罪孽,我欠下的债,在雪之本境行善所抵消不了,偿还不了的,回到原先的世界以后,将继续赎。”
            “重启本境吧,境主。”
            “这一次还真是让我等得有够不耐烦的啊,端贤冲。”
            “呵,还真是坏心眼呢。你早就知道本境可以重启了?”
            “是啊,不过那时候你对爱的认知还是有些一知半解,如果就这样重启本境,变得更好或是更糟也未为可知啊。本主可没法放心地把雪之本境交给那样的家伙啊,哼哼哼。”
            “所以,在你当时看来一死了之或许轻松得多?”
            “哈哈哈,你说呢?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现在谁也瞒不住谁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哈。”
            雪之本境历史当中最漫长的一次,亦是最为令人刻骨铭心的一次,宣告重启。


            回复
            9楼2013-06-30 13:57
              第三章 Chaos Emotion


              【庭雪视角】
              贤冲是个温柔的人。一直以来,他都作为庭雪最完美的男友,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同时也没有忘记给予庭雪自由的时间;温柔的话语当中不时地加以一些恰到好处的调笑;细细地倾听庭雪的一切心声并不时地为她解惑;不时地和庭雪展开激烈的论战,让庭雪体会她难得能够获得的胜负的刺激——当庭雪因为激动而咳嗽不止的时候,贤冲会一边捶背喂水喂药一边以柔和的声音述说着自己的失败及其论据,有时候这些论据甚至连庭雪都想不到。
              但是,当他与姐姐商量报仇的事情的时候,庭雪觉得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虽然听起来依然平静,但是偶尔的语调起伏却让庭雪极为在意——这是因即将扮演另一个角色而无比兴奋所遮掩不了的语调。庭雪,不会听错。
              最近每一天贤冲来看我的时候,他的眼神都有些空洞。偶尔闪现出来的活力却令人感到不安,那是一种扭曲的疯狂。他的微笑越发的勉强了,当我提出让他开怀地笑出来的时候………………那张笑脸……………竟然吓得庭雪咳嗽不止………………
              贤冲的眼中…………大概没有庭雪…………或许,从一开始,贤冲就没有喜欢庭雪……………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
              但是,庭雪却不可遏制地爱上了这个赋予了她重生的人。而那个人……则也竭尽全力地爱着自己——唯独没有付出他的心。
              真是的,如果不是真正地爱着我,何必要这么关心我这样的累赘呢,贤冲。或许,庭雪就不应该从那个事件当中重生才对——

              【贤冲视角】
              最近,庭雪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啊啊,没办法啊,是啊,自己变得奇怪了。即将扮演另一个角色的我,同时,曾经认为自己的情感里只剩下仇恨,却因为她而产生了本不该产生的感情的我——就这样同时出现了。我对庭雪,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我真的在这段不长不短的相处时间当中爱上她了吗……我不明白啊,也没有时间想这么多了。为了我名为“复仇”的疯狂的计划,为了本主的雪之本境。

              “端贤冲,有情况呢。看来雪境旅店又要出现一个新人物了。”江城雪一脸兴奋地说道。
              “什么人?”端贤冲的说话声中没有一丝起伏。
              “我们都认识的人哦,白悠悠~”
              “白悠悠………………就是那个绰号天才幽灵少女的白悠悠吗?”端贤冲仍然没能掩盖住那一丝惊讶。
              “BINGO~”
              “这个疯丫头来雪境旅店想做什么!!!”
              “………………很失礼耶,贤冲。喏,她看到了我的ID就立刻跟我搭讪了………………之后只过了半天,就有一个名叫白悠悠的女孩注册参与了登山。我看了她的信息,就是我们的同学,天才少女没错啊…………诶诶诶诶诶诶,贤冲你做什么啊这里是我的座位耶!!!”
              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了端贤冲的脑海中,于是他不顾江城雪的抗议把她粗暴地推开然后将目光扫向江城雪的电脑……“喂喂喂……你的ID该不会是…………”端贤冲急匆匆地跑到了江城雪的电脑旁。“果然啊………………”看到“雪之境主”四个大字的时候,端贤冲满脸黑线…………
              “呵呵,贤冲啊,我也有我的考量啊。”每当江城雪得意的时候就会以和庭雪一样的方式称呼端贤冲,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就不得而知了。
              “啊,我明白啊。不懂的人自然不懂,懂的人都是和这次事件相关的人。不过,说句实话,我希望局势不要太过复杂。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等等………………她的ID是………………大月梨花?!”
              “啊啦啦,贤冲今天真是迟钝,才发现这么美妙的ID啊——”江城雪心情愉快地调笑道。
              “这………………绝不是偶然………………”端贤冲的表情变得异常认真,“这个‘大月梨花’,有没有发表过和那座雪山相关的言论?”
              江城雪非常诧异:“诶?!贤冲是怎么知道的?我可以这么告诉你,贤冲。你知道为什么最近关于那座雪山的传闻越来越诡异吗?”
              “都是这个熊孩子的功劳……吗?”
              “贤冲真厉害啊,一猜就中……”江城雪觉得有些无趣。
              “这也叫厉害吗………明明换成你也一样随随便便就能猜到吧。”端贤冲有些无力,“不过,果然,这不是偶然呢。大月梨花,那是月梨城一个犹如童话般美妙的传说。说到月梨城的话,你的父亲被谋杀的那次事件,另一个被杀的人也来自月梨城不是吗?”
              “贤冲………………你的意思是…………”
              “一而再再而三的巧合,就绝不会是巧合了。即便再怎么难以置信,也将是唯一的真实。果然是秦猛的家属啊,白悠悠。啊,对了,我还记得呢,秦猛除了那句意义不明的‘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和那句像个热血笨蛋一样的‘我的登山镐已经饥渴难耐了!!’以外,唠叨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真担心我那个至今还相信着童话的一点都不可爱的妹妹啊’。”
              “你主张……”江城雪的声音忽然变得阴冷,变得不再像平时那样的笑意温暖人心的模样,“白悠悠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秦猛的妹妹,秦开,吗?”
              “呵呵,江城雪,你应该也是这么认为才对吧。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应该也查过一些东西了呢——”
              “呜……真是的,什么事都瞒不过善于思考和倾听的贤冲呢,难怪每次庭雪都那么听话地对你说实话……的确啊,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江城雪无奈的语气中透着兴奋。
              “不错的棋子……”
              “诶?!”江城雪惊讶地张大嘴巴。
              “天才少女,看来也不过是个容易相信童话的天真的家伙啊。如果她真如传言中那么天才的话,那还真是一粒非常出色的棋子。”端贤冲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起伏。
              “端贤冲,你想把那么可爱的少女当做棋子使用吗?然后最后当她失去作用的时候,就当做弃子扔掉?!”
              “!!!”一瞬间,端贤冲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冲击。梦,一个不知来自哪个时空中的梦,此刻正模模糊糊地闪现。
              “!!!江城雪………………你想说什么?!你…………到底…………我…………究竟………………怎么了………………”
              江城雪的身影,一下跟梦中的那个自己无法直视的存在重叠在了一起。“端贤冲,你不要忘了答应过我的话。我们此行,根本的目的的确并非正义,为了复仇。但是,不要忘了,我们的行动宗旨不是杀人,而是‘尽可能地让更多的人免遭常舍青和叔桐山的杀害’。”
              “呜————————————”一瞬间,端贤冲感到一阵眩晕。
              “贤冲,你怎么了?!”听到了端贤冲的哀鸣,庭雪不顾自己的身体,冲到了江城雪的房间。
              “呃……咕……庭雪死了……这是……怎么回事?!”端贤冲痛苦地说道。
              “什……不对啊贤冲,你看庭雪过来了啊,她好好地活着啊。”江城雪诧异地看了看庭雪,又看了看端贤冲。
              “记不清………………不,根本就回忆不起来…………感觉………………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


              回复
              11楼2013-06-30 14:02

                第二天,当江城雪和江庭雪看到端贤冲安然无恙的样子之后,松了一口气。
                “别这样看着我啊……我脸上有什么吗?”
                “贤冲你昨天……”庭雪担心地想问,但是被姐姐阻止了。
                “因为贤冲今天很帅而已啦。”江城雪拿这话搪塞过去,然后轻声对庭雪说,“不要提昨天的事,说不定会造成更严重的精神刺激的。”
                “什么嘛,我这其貌不扬的…………”
                “这么没有自觉的话你会被众屌丝活活烧死的哟,贤冲。”江城雪一脸微笑地说着有些可怕的话。
                “呃,好…………好啦…………”
                三个人短暂的愉快交谈时间很快地过去了,又一次变成了两个人交流阴谋的时间。
                “我考虑了你说的话,江城雪,对不起,我太没有自觉了……”端贤冲满怀歉意。
                “啊拉,贤冲你终于知道一直以来你对自己很帅这点太没自觉了啊。”
                “喂!!!”
                “噗嗤………………”江城雪忍不住笑了出来。
                “咳咳………………江城雪,以后这种玩笑不要在我们商量计划的时候开,很浪费时间。我是说我的复仇心太重,差点忘了江城雪你跟我不同,是为了救人才打算帮助我的。白悠悠,我绝对不会将她作为一个弃子,甚至不会诱导她去杀人。如果她没有做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的话,我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她。”
                “是吗,那就好。不过你真的会履行你的承诺的吧,贤冲。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小雪我会倒戈的哦。被知情者兼协力者背叛的下场是怎么样呢?小雪很想见识一下呢。”
                “好可怕好可怕。不过,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如果有这样的‘如果’,我连这么一点坚持都没有的话,我就和那两个衣冠禽兽没有什么区别了。”
                “哼,有这种自觉就最好。”
                “所以,我会千方百计地让你们活下来。”端贤冲的表情无比坚定。
                “那么,你自己呢?”江城雪有些担心地问。
                “我吗?‘罪人让我一个人当就好了,我是个罪人所以没有资格活下去’这种话,我还是先保留着吧,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够和你们一起活着走出雪之本境,然后我去赎清自己的罪过。啊,等等,这种竖死亡Flag的话我也收回了。吐槽什么的就饶了我吧,江城雪。”
                “哈哈,贤冲还真是滴水不漏呢。不过呢,你的计划是不是真的也是滴水不漏呢。我可是把自己连同身体状况很糟的妹妹都赌进去了呢。”
                “想反悔的话就放弃好了,我一个人去就不需要顾及救人的问题了,成功率一下高得多了呢,哼哼。”端贤冲冷笑道。
                “不会容许你杀不该杀的人的!!!”江城雪激动地喊道。
                “那就是你心甘情愿地带着妹妹跟着我冒险咯。”
                “哈,真不愧是贤冲,一下子就反客为主了。当然,跟着你去救人,这是从一开始我就决定好了的。”
                “很可惜啊,江城雪,你会发现,可能到头来,你想救的很多人,可能一个都不该救,也一个都救不了。不但如此,还有可能搭上你还有你妹妹的性命,即便这样,你也决意要去吗?”
                “当然要去。你这么说的话,小雪更要争一争了。”江城雪的眼中闪现出无比兴奋的光芒。面对巨大的挑战,她比端贤冲更加从容和乐观。
                “真是……可靠的家伙呢,江城雪。”
                “诶?!”
                刚想说“什么也没有”的端贤冲被江城雪视线方向的电脑屏幕所吸引。那是一封私信,来自一个陌生的ID——
                雨泪飘零。
                然而,当点开这封私信的时候,他们惊讶地发现,对方正以一副仿佛和自己非常熟捻的语气向自己倾诉。
                私信的第一句话是————
                “雪姐姐,你一定是雪姐姐吧!!!雨晴………………雨晴到底该………………怎么办…………呜…………”
                端贤冲和江城雪面面相觑。
                ………………………………………………………………………


                回复
                12楼2013-06-30 14:03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终于到了那一天。贤冲和江城雪即将进入雪境旅店,开始进行深入的布局。
                  也正是别离时刻,庭雪做出了一个令自己都吃惊无比的决定。
                  “庭雪,这是…………”端贤冲拿着手中的那袋药物,一脸惊愕。
                  “LSD……”
                  “那是………………强力的中枢神经幻觉剂…………庭雪,为什么你会有这种东西?!………………难道,是那天?!扬天闻难道一直把它当做欣快剂使用吗?!他给你这个东西做什么?!”
                  “不愧是贤冲,这都能想到……不过这不是他给我的,而是无意间落下的。庭雪没有使用它的必要……所以……”
                  “我不明白!!!庭雪,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给我?!我,怎么可能需要这种东西啊!!!”
                  “忘了我吧…………”庭雪背转过身,不让端贤冲看到自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庭…………雪?”
                  “忘了我吧,贤冲。贤冲…………已经不再是庭雪一直喜欢的贤冲了…………所以…………贤冲,你,忘了庭雪吧。”
                  “!!!”端贤冲一脸震惊,似乎,无法接受庭雪的话。
                  “你………………是………………认真的………………吗,庭雪?!告诉我你说的不是真的!!!”
                  “庭雪………………讨厌现在的贤冲!!!庭雪不再爱你了!!!”
                  端贤冲低着头,紧紧攥住了手中的药袋。
                  “是吗,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庭雪,你还真敢这样说啊!!!好啊,好极了!!!啊哈哈哈哈哈哈!!!被甩了,被甩了呢!!!被一个,我从来没爱过的女人甩了呢!!!这感觉,真的………………非常美妙,非常美妙啊!!!”
                  庭雪的背影,在颤抖。
                  “啊啊啊,谢谢你送给我的,礼物。庭雪,我会充分地享受这份药物给我带来的全新的愉悦的,你等着。好好地等着吧!!!等着我以此为利刃将叔桐山和常舍青斩杀,到时候,我会将他们的头颅,作为礼物送给你。你一定会,很开心的,对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贤冲!!!不要这样!!!”庭雪不顾自己满脸泪水,转过身。但是却无法看清端贤冲的表情。
                  “晚了,已经太晚了,庭雪。你认识的端贤冲,已经死了。或者说,早就死了。而你,庭雪也一样。你刚刚不是说得如此毅然决然吗?那么在此我也宣言,作为我恋人的庭雪,死了,永远的死了。”
                  “贤冲………………”
                  然而端贤冲的冰冷的声音忽然变得无比温情。
                  “【所以,庭雪,也请你好好地活下去,大胆地追求自己的所爱。让一切都不会再有终生的遗憾。】既然作为恋人的你死去了,那就该迎来重生吧,所以说不是有这么一种说法吗,女儿的前世一定是恋人,那么,现在的我就是你的父亲啦。虽然有点占庭雪的便宜了,但是爸爸我衷心地祝福你,祝福女儿庭雪,能获得,幸福。”
                  庭雪惊讶地身体僵直了。同时,一股温柔的力量将她揽入怀中。
                  “再见,不,永别了,庭雪。我将如你所愿,把你忘记的。”
                  当庭雪回过神时,留在她视线中的,只有端贤冲和江城雪远去的背影。
                  “对不起………………对不起,贤冲…………”
                  …………………………………………………………………………………………

                  “就是这里了呢,贤冲你看,已经到了呢。”江城雪兴奋地指向雪境旅店。在门口他们停下了,想要好好地欣赏他们的据点。
                  “……………………”
                  “怎么了,跟妹妹说完悄悄话就魂不守舍的…………”
                  “咳…………”
                  端贤冲忽然跪倒在雪地上,猛地咳了一下。
                  “庭………………雪………………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一向冷酷无情的端贤冲眼中掉落下来。
                  “我………………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我是真的爱你的啊……为什么到现在才意识到…………庭雪…………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咳…………”
                  从端贤冲口中喷出的液体,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印记。
                  “贤冲!!!”江城雪大惊失色。
                  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倾倒,意识逐渐远去。


                  回复
                  13楼2013-06-30 14:05
                    第四章 幕间 困于庭中之雪


                    雪,永远倾慕着大地,然而在能够拥抱住大地之前,却只会被大地用温柔而残忍的方式消灭,融化。
                    纵使雪之本境有漫山积雪,孤独的境主所降下的迷局之雪,在比雪更冰冷残酷的旅店中也一一地撞成了碎片,消失不见。偶尔有一两片雪花依然坚持着她的形状,然而,那完美的形状早已破损不堪,或许存在残缺的美,然而……从这本应美好的雪花中,看不出任何的美感。只能感到,残破,混沌,肮脏。
                    寒风吹动着端庄而秀丽的女性那雪白的长发。雪之境主,微闭着双眼。轻轻地一握,残破的雪花在她手中化为晶莹剔透的水滴。残雪,静静地回归了纯洁无垢,在她的手中沉眠,宛若初生未久的孩童。
                    “风,似乎带着雪吹到眼睛里了呢。”雪之境主轻轻地拭向自己的眼角。晶莹的泪滴,从她的脸颊,下巴缓缓地滑落。
                    “啧……停不下来呢……”一滴,两滴,三滴,泪水缓缓地汇集着,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我,在哭吗,真可笑啊。”女性仰望着天空。那张泪眼朦胧的脸,明明是一张冷若冰霜,漠视一切的脸。
                    那是一张残酷到令人揪心的脸。
                    “这是第几次呢?”
                    没有回答。当然,这是只属于自己的心象世界。
                    “哼,数不清了呢,我不记得自己对数字那么不敏感呢……次数真的多到让我麻木了吗。”
                    “这就是我理应受到的惩罚吗,雪之本境是无解的…………吗。哈哈,似乎不是呢。也有那样的碎片呢,只是,那又算什么呢?那样的碎片,留之何用。”
                    “我也…………变得贪心了呢…………我作出的选择,真的……错了吗?”
                    在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庭院。纯洁无垢的少女安静地坐在里面,眺望着雪之境主的背影。那令自己捉摸不透也无比痛心的人的身影。
                    “…………………………………………………………”

                    雪之境主长袖轻轻一挥,将心象世界的一个部分化为了旅店的模样。然后静静地看着里面复活后的小丑们的表演。每次的例行表演,都是如此的好笑。但是对于看这一出已经看腻味的雪之境主,这种好戏已经几乎连调整心情的作用都没了。然而……当她看到江城雪把脸憋成茄子紫都没能变成境主模样的时候,笑了。无法止住的眼泪轻快地颤动着。
                    “哈哈哈哈哈哈——”呼,真是无聊啊。不,糟糕了呢,这失态的笑声,被那些家伙听到了吧。不过似乎对他们而言,这不是什么失态呢。
                    雪之境主听到了那个最大的废物的心声——“冰冷而充满穿透力的笑声”。
                    哼,虽然被这家伙夸赞没什么成就感呢。但是即使是失态的笑声都被认为是充满了威严的话,也许我这境主做得也不是那么糟糕呢。一不做二不休,这场闹剧,我也来参一脚好了。
                    境主的嘴角,微微的有了一丝上扬。
                    于是,雪之境主优雅地迈入了雪境旅店。
                    雪之境主带给了在场所有人以绝望和忠告。或无奈,或释然,或不甘,但是几乎每个人都默默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只有那个人,只有那个人,即使在这个时候还是一脸的不服气。
                    不知所谓的小鬼。
                    雪之境主不悦地宣言:“你就带着这种天真的想法下地狱去吧!那么……雪之本境继续开始!”
                    “等等!”
                    令雪之境主意外的声音。困于庭院之雪,成为了雪境旅店的不速之客。
                    雪之境主不悦地闭上双眼。
                    听到了庭雪和贤冲的寒暄,境主眉头深锁。
                    庭雪道出了雪之境主的痛苦,境主无奈地回应。
                    庭雪道出了境主已经完成本境却依然重启的事实。境主悲伤地叹息。
                    直到庭雪说出了那句话。
                    “境主!庭雪希望来到这个雪之本境。”
                    境主惊愕地望着她,激动地说:“不可以!这个雪之本境,你绝对不能涉足。”
                    气氛变得僵硬。温柔的庭雪,此刻的话却无比的坚忍令人难以妥协。
                    “每次当你发现庭雪登场的时候,就准备重启游戏。你考虑过我的心情吗?”
                    “………………”雪之境主沉默不语。
                    庭雪,那三年,你不辞而别,无数次地逃避我的追寻然后最终却让我寻得那冰冷的坟墓……你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吗?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结局……发生了啊。
                    这样的话,是没法说出口的。境主忍耐着心中的悲伤,以其他的理由敷衍着。真正的痛苦,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
                    境主心一横,决定无视庭雪的话到最后。
                    “境主,除了庭雪外,你还要相信端贤冲。”
                    雪之境主诧异地望着庭雪,然后以一脸嘲笑的表情望向端贤冲。仿佛庭雪说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一般。
                    端贤冲睥睨着境主,仿佛不畏虎狼的初生牛犊。境主刚想发出冷笑,但是却意外地望向了端贤冲的眼睛。
                    那分明是一双清澈明亮,而又知性的双眼。
                    “……………………”境主无言。的确,他还是那么的弱。但是,即使是LSD的摧残,也没能让他的灵魂堕落。
                    多久不愿承认呢,甚至几乎已经忘记了,他就是我呢?即使变弱了,他也拥有着和我一样的本质啊。
                    不知不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反倒令我开心起来了呢。这就是面对逆境,面对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的我,真正的样子吗?啊,是啊。真是令人羡慕,明明我和他是同一个人,我却在自己创造的本境中先感到无助和绝望呢。而他,仍然在不停息地寻找着希望。啊,是啊。不努力不行呢。变成废物的自己还能做出这样努力的挣扎。无所不能的我为什么又不能改变这该死的命运呢?
                    “我要超越自我。”我想,他大概已经在做到了,而且不断地在做呢。我,也不能停滞不前啊。
                    “哈哈哈!我明白了。”雪之境主释然笑道。
                    “端贤冲,真想不到,本主这个时候竟然要相信你。”
                    端贤冲依然是一脸无端可笑的自信:“相信我?!我可是要找出你的!”
                    真是让人止不住想要嘲讽的欲望呢。
                    境主止住了自己想笑的表情:“找出本主?你配吗?”
                    “虽然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但是我绝对要找出你!”端贤冲的脸上,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坚定。
                    雪之境主一脸释然。她笑了,仿佛有多年没有笑得那么发自内心了。
                    “哈哈哈哈…………庭雪,你说的没错。本主应该相信端贤冲。他或许可以拯救大家,还有本境的世界!”
                    是啊,那个我这么努力,那么,这个我不努力也不行呢。为什么没有早点发觉呢,他的努力,对我而言的意义。
                    虽然他无法理解我的忠告,但是,我没有失望。我和他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却没有对等的信息,也没有对等的力量,以至于他发出的光对我而言过于黯淡令我厌恶。或许我错了。我感到,自己的天空广阔了很多。
                    目送着从雪境旅店离开的庭雪和端贤冲,雪之境主露出了久违的灿烂微笑。
                    “雪之本境,再次开始吧。”
                    这次,一定要实现,完美的犯罪,完美的杀戮,完美的逃脱。


                    回复
                    15楼2013-06-30 14:10
                      第五章 枫乡余音 月梨逝血 雪境残魂

                      茫茫的白雪中,几乎冻僵的两个人相互依偎着。
                      时间不多了。寒冷和饥饿正在一步步地无情地吞噬着她们俩的生命。
                      望向远方,却只能看到银装素裹的世界。尊严,真相,拯救,生存,我的底线一步步地遭受挑战,一步步地沦陷,最终走向的结果就是这样吗?也罢。我,终归只是个渺小的生命,不会获得神明的眷顾。我的虔诚祈祷,即便如同大月梨花一般纯洁无垢,也无法让神明聆听到吧。我那时看到的,在获得新生的希望中悲惨地躺在血泊中的悠悠,仿佛在告诫着我,这个世界中,没有童话,没有神明。唯一有的,或许是……归海最喜欢的那本《折磨人一生的童话》吧。
                      模糊的视线中,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女映入我的眼帘。
                      ………………………………………………………………………
                      端贤冲听到了,那遥远的枫之音,还有,自己重视的青梅竹马平静而又微弱的呼吸声。好痛,好痛,儿时的记忆一幕幕地涌上心头,然而自己却连哭出来的力量都没有。
                      “水火土风重逢处,落忆归海枫音乡。”女孩子唱着美妙而忧伤的旋律。我向她伸出手:“……………………”我想叫她的名字,却什么都喊不出来。她笑了,然而泪水却始终无法止住。她的嘴唇微微颤动着仿佛想要说什么,但是我却听不见。我们之间隔着一层无形的屏障,无法碰触,无法交流,只能默默地看着对方,一步步远离自己。啊,也许,正在离对方远去的,不是她,而是自己吧。竟然忘了,那刻骨铭心的记忆,竟然,让她苦苦等待了那么久,那么久。我究竟是怎么了啊,为什么如此珍贵的回忆不懂得珍视?为什么如此重要的誓言就这样随意地忘却?女孩无助地将手伸向自己。我作出了回应,也向她伸出了手——“…………枫…………音”
                      ……………………………………………………………………
                      猛然惊醒,混乱的记忆片段冲击着我的大脑。啊,我得救了。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状态抱住归海站起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跟随那位救命恩人脚步的。更加无法理解,那个人为什么和梦境中常常遇到的那个与自己进行推理游戏的少女如此相似。“庭雪”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一想到就有一种心碎的感觉。但是,我无法顾及那么多了。
                      望着在我身边熟睡的归海,我有些惊慌失措,然后,是无比的安心和感动。我们,又在一起了呢,而且我们,都还活着……都还活着……希望,还在啊。
                      归海醒来之后,我们相互表白了。然后获得了神秘的救命恩人的引导,一同走回了那是非之地。啊,没什么可怕的。我们俩在一起的话,什么都可以做到。
                      一切都出人意料但又情理之中的顺利。看到那本《折磨人一生的童话》,叔桐山老泪纵横。因为叔桐山的女儿就在他的面前,再也没有更加值得他眷恋的存在了。面对失去战意的同伴,常舍青也无奈地将枪交了出来,向我们妥协。小雪平安无事地被救了出来。
                      救援队不久后便来了。大概是悄然离去的神秘女孩庭雪的功劳吧。差不多,该是告别这雪之本境的时候了。可是总有一丝不安,充斥着我的心扉。是的。我依然不知道境主到底是谁,他的杀戮究竟包含着怎样的意义。为何他让如此多的人得以活着走出本境?而且………他真的……杀过人吗?
                      “境主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境主绝不能死,甚至不要去尝试找出境主”这样的话语,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回复
                      16楼2013-06-30 14:15

                        “你在苦恼呢,端贤冲。”
                        充满磁性的女性声音传入了端贤冲的脑海。
                        “!!!”端贤冲回过神之后,大吃一惊。他此刻身处茫茫风雪之中,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复存在了。只有一位端庄秀丽的白色长发的女性,亭亭立于风雪中,任雪之精灵依偎在她的身边,如同端坐于王座之上的女神。
                        “你是谁……这里……到底是哪里?”
                        女性淡淡地看着自己,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类似的经历,没有过吗,和庭雪?”
                        我无比的惊愕,连梦中的女孩都忌惮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的啊……自己面前的那位,究竟是……
                        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女性淡然地说道:“这里是本主临时构筑的世界。”
                        本主?!她自称……本主?!也就是说,这个人……是……雪之境主?!
                        “境…………主”端贤冲无比感慨地说出了这个词。令他恐惧,令他愤怒,令他悲伤,令他困惑,令他无奈的存在。“你……到底是谁?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到底是在杀戮,还是在拯救什么?这样的残局,又是什么?你的目的,达到了吗?”
                        雪之境主面对这连珠炮一般的提问,没有露出愠色,而是微微一笑。
                        “这么多的问题,本主可无法一口气解答啊,端贤冲。而且啊,这样的问题啊……”雪之境主似乎在坏笑,“直接告诉你岂不是很无聊吗?”
                        “啧……”我知道,这里属于她的世界,我不得不遵守她的规则。即便她是如此的恶趣味。
                        我镇定下来。是福是祸未为可知。我必须旁敲侧击,得知她的真意。
                        雪之境主仿佛洞悉了我的内心,会心一笑:“那么,要不要就在这里尝试解开雪之本境的谜题呢?魔女们的茶会,开始了哦,端贤冲。”
                        “哈?是吗,是这个意思啊。我明白了呢。我,接受你的挑战,雪之境主。我要把你的一切一步步拷问出来!”
                        “哦?真的是很有气魄呢,像个傻瓜一样。那么,如果你能最终解开雪之本境的谜题并且找出我的真身,我就放你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你将作为我的奴隶,永远受困于这雪之本境中,不得超生。”雪之境主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完全没有公平性可言吧!完全没有对你不利的地方吧!”我真的有些生气了,“你把我当猴子耍吗境主?!这么想要我的命你干脆直接拿去好了!我凭什么要参与这种毫无公正性的游戏啊!”
                        雪之境主掩口偷笑,仿佛猜到了我会这么说。难缠的家伙……
                        “哦?不公平?在这个世界,你除了遵循我的规则以外别无选择,不明白吗?!这么快就想放弃了吗?那么我暂且先给你一点希望,我以红字宣言——我们之间的这场较量,是公平的。你完全有可能在这里解境成功。”
                        我无言了,这个家伙的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难道她期待我破釜沉舟地和她战个痛快吗?好吧,既然是可解的,那么我就战到你不得不认输为止,境主!
                        雪之境主打量了我一下,似乎对我的表情很满意。“看来,你已经随时可以开始了呢。”
                        “随时都可以呢,境主!有什么花样,尽管使出来吧!”
                        “那么,就让这开局更加别开生面一些吧,端贤冲。本主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要以红字如实阐述。你所认知的现在的结果,是不是你所希望的呢?”
                        “当然不是!”
                        雪之境主似乎早已知道我会作此回答,她微笑着问:“你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你说理由?!别开玩笑了!这么多人死去了这怎么可能会是我所希望的呢!我真心希望的是,和所有人平安地离开雪境旅店啊!哼,这种问题有什么意义。这算是在试探我吗,境主?”
                        “哼,连试探都算不上呢。只不过,一场饕餮盛宴,总会有那么几道毫不起眼的开胃菜不是吗?别那么着急,当这场盛宴把你的肚子都撑爆的时候,可不要怪我当初没提醒你哦。”
                        “切…………”这家伙总是令人无比的恼火。
                        “那么,你要不要尝试着去拯救那些死者呢,端贤冲?比如说,贺松原?只要给出他存活的可能性就可以了哦。”境主发出了挑衅。
                        “啊,只要说的话怎么都是我有利吧,境主。你也太过自信了吧。如果没有境主你那混帐的考验,贺松原也不会死吧!”
                        境主没有生气,而是很有兴趣地说:“是吗?那么,你认为他会怎么样?”
                        我理所当然地答道:“当然是顺利地完成通讯工具,然后联络救援队逃离本境!”
                        “等等,你认为在无线电完成之前他会活着?”境主总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发难。
                        “那当然!”
                        “你以为,常舍青和叔桐山会允许这种状况发生吗?你该不会忘了吧,这些人参加这次登山旅行的真正意义。”雪之境主睥睨着我,令我无地自容。
                        常舍青和叔桐山本来目的就是找出可能泄露当年自己罪行秘密的人然后处理掉。在这个目的达到之前他们不会允许大家都平平安安撤离的。因此……一旦贺松原有不听他们的话的意向的话,就会成为他们俩必然要杀死的目标。这…………他的死,真的是必然的吗?!
                        “等……等等……如果……如果贺松原不去完成通讯工具的话……”我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哈,怎么可能……这个家伙从来都不好好考虑别人的想法的,一意孤行,万事以自我中心行动的他,有可能会作出任何妥协吗?不可能,不可能的啊……我在想什么啊……这个人,从踏入雪境旅店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没救的了。
                        “怎么了?这么快就放弃拯救贺松原了吗?”境主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但是我清楚得很,她在毫不留情地嘲笑我。
                        “那么,鸾渊呢?”我不服气地质问。
                        “……变数很多呢……”雪之境主似乎在沉思,不知道她在犹豫什么。
                        “哼哼哼,雪之境主,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现破绽了呢。如果……”
                        雪之境主完全没有理会我的发言,随意地打断了我的话。“变数很多呢。这个问题真是值得思考,究竟有几个人想杀她呢?”
                        “呃?!”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发难。
                        “你想说,如果她对叔桐山坦白一切就会得到叔桐山的原谅和信任,叔桐山就会放过她对吧。不过啊——”
                        “!!!”果然………………境主完全猜透了我想说的话。
                        “你觉得,这种行为是不是对她雇佣的杀手的背叛呢?”雪之境主的表情非常可怕,“你觉得,杀手小姐会放过她吗?”
                        我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季愁然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咒骂在耳边回荡——“妈的这是黑吃黑啊!”“想毁约?!没门儿!”我猛地打了个哆嗦。
                        “而且……”境主凌厉的攻势没有结束,“别忘了,常舍青和叔桐山的关系,还有归海枫和叔桐山的关系。真是可悲又可恨啊,鸾渊,理性戒备的女子?不,她只是在硬装而已,实际上,她不过是个没有安全感而又摇摆不定的弱者,她的局势可谓是四面楚歌啊。我曾经想拯救她但是徒劳无功,想必你也一样吧。的确,她的变数很多,死法和杀她的人的变数。可惜,她在这个雪之本境中的生死,是没有变数的。”
                        ………………无法………………反驳………………
                        “那么…………那么…………成启言!成启言呢?!这个人是受境主书信影响最大的存在吧!如果没有境主的因素,他可以活下来吧!”
                        “嗯,或许能活得久一点吧。”境主依然是如此的捉摸不透。
                        “作为常舍青和叔桐山的杀人傀儡,活得久一些吧。还不明白吗?对境主的考验做出如此执着于自身生存的选择的家伙,如果在被常舍青和叔桐山胁迫的情形下,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呢?啊,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被他们胁迫了啊。放任不管的话,他一定会昧着良心杀死一个又一个人,最后被那两个人出卖或是杀死。让他安心地写下“我们有罪,我们都有罪”含笑逝去已经是他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结局了啊。”
                        “啧…………”无法反驳……越是无法反驳,越是不爽。这家伙……简直就像是在说……境主才是最大的善人,给予了雪之本境所有人最好的结局吗?!你想说这种扭曲的杀戮是善意吗?!不能认同,我绝对不能认同!!我还有最后一张王牌,必将驳倒你,雪之境主!


                        回复
                        17楼2013-06-30 14:16

                          “怎么会……这样……明明…………明明我的猜想没什么问题的啊……”我一下陷入了绝望。难道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吗?!红字是不会说谎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境主这个时候才说?!
                          是故意先给我希望再给我最后一击吗?不,我不能随意地放弃希望……仔细回想一下,既然红字只能阐述真实,那么,就从境主宣言过的红字入手,如果找不到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就真的万事休矣了……真的没有问题吗?!
                          仔细回想境主的三次有关白悠悠的红字宣言。
                          的确,过去的棋局中,我曾经诱导过她杀人,不过,这次的棋局,我不仅没有诱导她杀人,而且还引导她如何生存到最后。
                          白悠悠,不是杀害成启言的凶手。
                          此局的生还人物当中,没有白悠悠。
                          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没错,非常违和。那就是——
                          称谓。的确,红字是必须为真的,但是不代表境主不会玩文字游戏耍花样。但是,即便如此,为了避免产生逻辑错误,境主必须对自己的红字有一个统一的规定。否则,当他在进行一些对自己的说话准确性的问题进行红字宣言的时候,之前的红字就会产生矛盾,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结果。
                          那么,根据这三句红字,最直接的理解方式就是:境主没有诱导白悠悠杀人并且尽力帮助白悠悠,然而白悠悠仍然未能逃避被杀害的命运。但是这匪夷所思的复述方式很值得推敲,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第一句话,境主虽然接着我的话说,但是她自始至终第一人称用的都是“她”而不是“白悠悠”,简直就像是在刻意回避说这名字一样。第三句话,她没有正面复述“白悠悠已经死了”而是说“存活人员里没有她”。
                          联系在一起,简直就好像,在她的概念里,没有白悠悠这个人物……
                          啊,我真是个笨蛋……为什么从一开始不好好地称呼人家的真名呢……明明人家的真名我已经知道了啊……
                          “怎么了,端贤冲?恨我吗?没能救得了白悠悠?”
                          “要求复述……”我喃喃地说。
                          “哈?”境主有些意外。
                          “要求以红字复述!境主你对雪境里全员的人物的称呼方式!不要再跟我玩文字游戏了!”
                          “呃,你忽然这么问我我反而不知道如何说起了呢。”雪境主一脸无辜的微笑。
                          “那么我帮你说好了,你只管复唱红字就好了。”这种装傻的样子我真的受够了,“在境主咏唱红字时,所有人物必须以已知的真名来定义,但是如果对方以错误但是可以正确理解的方式称呼这个人的话,境主可以默认该人为对应真名的人物,以普通的第三人称称呼进行红字宣言。”
                          “说得好拗口啊,真麻烦。”境主摊开手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呢?”
                          “我不想再在无聊的文字游戏上绕圈了,境主。能宣言的话就宣言给我看啊!”
                          “真是不解风情啊,哎……在境主咏唱红字时,所有人物必须以已知的真名来定义,但是如果对方以错误但是可以正确理解的方式称呼这个人的话,境主可以默认该人为对应真名的人物,以普通的第三人称称呼进行红字宣言。”
                          “好了,那么,境主差不多是时候老老实实地面对你这场棋局的结果了吧。到头来,白悠悠,不,秦开,有没有杀人或是有没有被杀,你根本就没有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呢。”
                          雪之境主微微一笑。“能做到这种程度,真的是很不可思议呢。祝贺你啊,端贤冲。这次,你得分了呢。”
                          “那么?!”
                          “在这次棋局中,秦开既没有杀人,也没有死亡。”雪之境主很淡然地宣言出这个结果。突如其来的胜利令我有些始料不及。
                          “那么……”
                          “别那么急着离开嘛,最关键的一件事你还没有做呢。”
                          “诶?!嘶……难道说……”
                          “是啊,不是一直想知道的吗?境主是谁?他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虽然在现实世界,几乎所有人都在忠告你不要寻找境主,但是在这里,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寻找境主哦。”
                          “哼,境主不就是你吗?”我没好气地抛出一句。
                          “本主可是旅店的那些人的其中之一哦,不是这虚无缥缈的存在哦。这点你是知道的吧。”
                          “切……”我有点头疼,因为这错综复杂的迷局,很多人都有过杀人记录,很多人跳出来自称境主,然后又被否认。白悠悠的那句“境主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更是令人难以提起寻找境主的欲望。
                          “在现实世界中,无法以任何方式了解平行世界的事情哦~”冷不丁,境主宣言了一件似乎无关痛痒的事。
                          “……这算什么啊……等……等等……”
                          “发现问题了吗?为什么你在梦中可以和庭雪以平行世界发生的事为题材进行推理游戏呢?”
                          “这………”
                          “为什么你看到的平行世界里的那些案件截然不同,可是信件内容却分毫不差呢?”
                          “这!!!”
                          “简直就好像,你才是这些信件真正的主人,不是吗?简直就好像,这些事件早就存在你的构想中了一样,不是吗?!”
                          我捂住头跪坐在地上,无法直视境主的眼睛。
                          “看看我吧!看看我啊,端贤冲!”雪之境主的声音变得疯狂,混沌。
                          ——————“我想通过打工来——超越自我。”“那我问你,超越自我,你是超越了?还是被超越了?”“这样人格分裂的话,果然只有端贤冲才说的出呀。”人格分裂,吗…………原来如此,果然,我真的是那样一个人格分裂的存在……吗……
                          啊,啊,啊,啊——————————————!!!!!
                          因为,我,就是你啊。
                          那,你又是谁?
                          明知故问,我就是雪之境主啊!!!
                          猛然间,自己看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那里,充满嘲讽意味地盯着自己。
                          我的世界在破碎。不得不承认,这场角逐,绝对不属于我的胜利,她,不,他,彻底地打碎了我最后的一丝战意。
                          然而,最后的最后,他又变回了原本的清丽的女性形象,紧紧地抱住了我。热泪盈眶。
                          我依稀听到了这样的话。
                          “终于……结束了,这场漫无止境的轮回。”
                          “然后,谢谢你,端贤冲。”
                          然后境主飘然而逝。雪之精灵化为点点光芒环绕着她。缓缓消逝,我静静地站在那里,任凭风雪吞噬着我的身体。
                          “等……”
                          等等,不要走……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说。
                          这算什么……
                          这到底算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临时的幻境,一瞬间化为了碎片。
                          “怎么了,贤冲?”
                          打开了盒子第二层的端贤冲,仿佛失魂一般,没有任何表情,眼泪却止不住地落下。
                          “这到底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我到底……是什么……”
                          救援队当中有一个人询问着:“听说这里存在着‘境主’,那是谁?”
                          端贤冲张了张嘴,但是没人听到他说的话。
                          代替他回答的,是一脸微笑的江城雪。
                          “一个疯狂的年轻人哦,不过,他……已经死了。”


                          收起回复
                          20楼2013-06-30 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