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9贴子:1,282,171

【迟爱同人】爱在我心口难开(柯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其实就是用柯洛的视角来改写一下迟爱。
有很多人都这么尝试了,但不少都坑了,或正在坑中。
我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不过我是从T城两个人相遇开始写起来。
之所不写LA那段,是因为我觉得真要我写LA那段,我会把柯洛打成筛子的...
当然LA那段会以插叙的形式写...、
先发段预览下。。。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1.0
“陆叔叔。”我走进门,向面朝我坐着的男人打了一声招呼。他长得颇有几分和我相似——其实应该说我长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像他。

陆叔叔点了点头,从刚才闲适的坐姿自然地调整过来,一副要谈正事的架势,“都坐下吧。”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侧对着我的男人,“LEE,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柯洛。”
男人自得地拿起茶喝了一口,慢慢面转向我。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男人友好又疏远地冲我笑了笑。

“小洛不是很聪明,不过很懂事,LEE,你多教教他。”陆叔叔颇为客气的样子,冲着还对男人那张脸无法消化的我摆了摆手,“小洛,你过来。这是我当年的学弟,也是你长辈,快叫LEE叔。”

比起我瞪眼睛的差劲表情,男人自然地笑了笑。在LA的时候,我和他那不清不楚的关系,让我不太愿意多询问他隐私,他也没有过多要问清楚我的样子。虽然他含糊说过他三十不到我只是装着相信,毕竟岁月这个东西是骗不了人的,但是长我如此多岁却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一直觉得他应该三十刚出头的样子,所以他说自己三十不到情有可原。

接下来开始走例会流程,一群人汇报着一些按部就班的话题,我期间偷偷看了他好几次,他一直偏着头,偶尔打量打量陆叔叔,偶尔看看空气,偶尔瞅瞅对面放下的百叶窗,再也没有看过我一眼。很快例会就结束了,我全程大多时间盯着会议记录,完全不在状态,头脑空空浑浑噩噩地就过去了。

最后还是陆叔叔把我叫回神来:“到这里为止吧,小洛,你陪你LEE叔叔一起走,送他回去。”

我马上站起来,略低着头边走边摸索出车钥匙,LEE也很快收拾好东西跟了出来。我们一前一后坐进车里,我轻轻吸了一口气,张开嘴巴,竟发现无话可说。他也没有主动要搭理我的意思。

聊好久不见?那只会自取其辱。聊天气?那简直就是笑话。我转过头看着他的侧脸,憋出一句:“我想不到你会是陆叔叔的朋友。”

LEE不以为然地摊了摊手,自得地掏出烟来:“年纪的事我是开玩笑的。你没当真吧。”
比起我的尴尬与紧张,他显得很从善如流,他回答问题的思路依然让我觉得有些跟不上。

相较我的欺骗来说,他的谎言简直不值一提:“没关系的,我也有事骗了你。”

其实我在LA被他扫地出门后,一直很想好好和他聊一聊。我和他那一段虽然短暂,但都是我不应该,我应该对他坦白,不该骗他。看着他询问的眼光,我认真道:“在洛杉机的时候,我不该对你那样的。其实我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

LEE应了一声,客套地笑笑,似乎在等下文。

我紧张地憋着一口气:“但是他已经有爱人了,我一天到晚缠着他让他们很困扰,所以他叫我该好好找个人恋爱。我不想让他操心,就去试了。”然后我就找到了LEE。

LEE抖掉了旧烟,又点上一支新的,并没有要打断我的意思。
“但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再见到他我就明白了,我只能喜欢他一个人。”我在LA的时候想解释的话想了很多,现在才发现原来只要三句话就够了。

LEE依然笑笑,我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他重重地吸了几口烟——他吸烟的样子很漂亮,但这时候我却没有心情欣赏,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话说得太早了,你还这么年轻呢。以后的路还长着,说不定哪天就又遇到合适的人了。”他似乎早从先前那段尴尬关系调整过来,很快就娴熟地以长辈的口吻不痛不痒地规劝我。只有我还显得水土不服。

他一点也不了解我有多爱舒念,那是我第一个爱上并将永远爱下去的人,至今也没有谁能和他比较,我也想不出以后还能爱上谁:“我不可能忘记他的,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LEE按灭了烟,摸了摸后颈,看了一会儿挡风玻璃又转头看了看我,我觉得他似乎很不高兴。

我尴尬地低下了头:“你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要是你不想见到我,可以说出来,我很明白的,我会去向陆叔叔解释清楚。”

他似乎比我想像地更不以为意:“不用。这事就算了吧,你LEE叔没那么小气,反正大家都是玩,较什么真。”

我听着那个他只是轻声带过的“玩”字,突然觉得我那么多解释显得有些可笑,他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也是,从陆叔叔介绍我们认识开始,他便是兴致缺缺的样子,除了一点点不耐烦之外,对我和他足够尴尬的过往一副淡然的态度。

可是,他那时让我“滚出去”时候的神情,分明是难过的。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3-06-21 14:36
    写的很好啊,直白又游刃有余的文笔,感觉柯洛就该是这样的,加油填坑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3-06-21 15:42
      LZ加油,不要坑哦!写的很好的说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3-06-21 17:36
        看到标题就想到“你的益达。不,是你的益达。”
        _(:з」∠)_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3-06-21 19:43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3-06-21 20:29
            战战兢兢跳坑。。。写得太好了,实在忍不住啊!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3-06-21 21:30
              你个魂淡柯洛。。。
              楼主,你不会坑的哦!期待等更新。


              明天中午更新,今天不更,酱紫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3-06-22 13:03
                lz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3-06-22 17:49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跳坑了,LZ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3-06-22 20:28


                    虽然看了N多柯洛视角的同人了还是百看不厌呐!!!!!加油更新哦1!!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3-06-23 11:15

                      1.5
                      抛去我和LEE的尴尬过往,如果单单以晚辈的身份来交往的话,其实还是很舒服的。
                      LEE对我的指导颇为耐心,比起简短带过我的几位前辈,他显得既风趣又自得其乐,就好像之前一直呆在风扬那样。很多公事的道理,别人要很久才能解释清楚,他略微说几句,就让我颇有醍醐灌顶之感。比我拼命三郎般地手忙脚乱,他就显得游刃有余,早早地就能把东西处理掉,帮我把合同中有问题的标出,然后开始打游戏。我觉得陆叔叔给他的工作对于他来说,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但他似乎很安于如此。

                      这段时间总让我有种错觉,似乎那段不愉快的经历只是我个人的幻觉而已。

                      相比他那让我无法企及的工作能力,他的生活自理能力却让我很担忧。

                      他一日三餐总是随意,偶尔拍拍脑袋兴致上来了就去吃餐好的,但更多时候他连早餐都不吃,一进办公室门就栽在座椅上,“低血糖劳动力赚血汗钱的一天开始了。”

                      我便常常跑过去给他做家政“妇”,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他也安于接受,甚至把备用钥匙给了我。和他在一起,我渐渐觉得很安心,即使有时候被呼来喝去也觉得很舒服。

                      晚上有个酒会,陆叔叔让我安排一下,最后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记得去接一下LEE,他车子刚报修。”然后难得地低声咒骂了一句。

                      我早早出了门,打完壁球就驱车出发。车开到一半突然想起ZX路上有家烤羊腿很好吃,这个钟点过去,虽然要等一段时间,但取回来带到他家的时间应该刚刚好。周末他总是起得很晚。

                      等我开门进去,看到LEE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在一条毯子上,卯足力气往上做支撑状。

                      “你在干什么?”我干瞪着眼。

                      他也似乎受了与我同等的惊吓,一下子瘫在毯子上,然后挣扎着爬起来:“我在,呃,清理地板。”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但是这样的LEE,让我觉得很亲切。我笑了笑,额头上的汗顺着耳侧滑了下来。“对了,这个给你。”

                      LEE有些好奇:“什么?”

                      “我想你会喜欢吃。”LEE的饮食习惯其实还是比较偏向肉食动物那类,他宁可每天多吃点纤维素和维他命丸子,也不愿多吃口蔬菜。变着法子给他做出各种花样,他会象征性地夸赞下,然后拨几下筷子而已。有时候我觉得我就像在哄偏食的小孩子一样。

                      “这家的羊肉做得超级棒,好多人买,没有腹肌的人可是抢不到的哟。”周末这家店生意出奇的好,我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抢到。

                      看着他大快朵颐的架势,我邀功的心理被很好地满足了。

                      “晚上的酒会你准备好了吗?陆叔叔叫我来接你。”希望没影响他的食欲。

                      他握羊腿的手顿了顿:“我不去了吧。”

                      “啊?为什么?”前两天他还满口答应。当时让我有些意外。

                      他啃了一口羊腿,似乎经过了很慎重的考虑:“嗯……我突然胃有点不舒服……”

                      像他那么随意的人,除了在谈判桌上认真外,那种客套的场合都是一副神游的状态。只是这个借口,未免也太......

                      不过只要他的意愿表达到了就可以了:“这样,那你好好休息吧。”

                      他对着我友好地笑了笑,继续低头啃羊腿。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3-06-23 13:07

                        2.0
                        酒会还是正常举行,陆叔叔看我一个人来了,只是颇为无奈地皱了皱眉毛,却也没开口问。

                        LEE人没来,但是却有不少人惦念着他来。

                        “柯总。”一个男人冲我友好地伸出手。SCC刚上任的建筑项目工程师。

                        我客气地和他握了握手,微笑着想着和他说什么。

                        “LEE助理,没有来吗?”他似乎也觉得这样直接问不太妥当,“啊...昨晚偶遇他,他说这酒会他也要来。”

                        昨晚?偶遇?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但很快正色道:“章先生有什么事情要我转达吗?”

                        “哦,没有。”他笑了笑,“我不过想找他叙叙旧而已。”

                        我走到自助台边去加了点喝空的酒,一个个子高高的中年男人主动走了过来。

                        PWC的M&A部门合伙人。风扬和他的部门正在做一个并购项目。

                        “张总,真高兴能在这里再见你。”我主动伸出手。

                        他颇为热情地和我握了手,客套了两句后,像是不经意地:“我怎么没见着李特助?”

                        “他身体不舒服。”我的笑容僵了僵。

                        张总比起前一个似乎识趣很多,有些难耐地抿了抿嘴,便把话题从LEE身上叉开了,若无其事地和我聊起公务来。

                        我四处转悠得差不多了,我放下酒杯,兴味索然地正打算离开,看到公司新进的会计师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过来。我记得这段日子他一直来找LEE,LEE有时候开他玩笑,他习惯红着脸低着头,看着我进门便马上离开。

                        “有事吗?找李特助?”我双手插进口袋。期间他其实朝我看了好几次,似乎一直在找时机和我说话,见我要走了才鼓足勇气过来的样子。

                        他伸出一只手,看我无手给他可握,悻悻地把手放回去。“啊...没有...就是过来打个招呼。”

                        我冲他点点头:“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不好意思。”

                        “啊...没关系没关系...”他摆了摆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这时候我的手机热闹地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是李莫延,他的头像我给配的是白狐狸面部特写。

                        我看着那个头像忍不住笑了笑,一边快步往外走,一边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先是不好意思地嘿嘿了两声:“小洛,你LEE叔忘带钱包了......”

                        除了完美家政妇外,我成了高智能会跑动的ATM机。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3-06-23 13:14
                          唉!好像一下子跳到虐柯洛的地方开始看~~LZ写的真不错的说


                          回复
                          举报|16楼2013-06-23 13:38
                            楼主,加油,我在坑里等着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06-23 13:49
                              楼主这文不会和原著的ending一样吧。。。那结尾看得我一肚子火,各种纠结不甘啊!!!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3-06-23 15:56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3-06-23 19:23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6-24 00:03

                                    2.5
                                    我替他挡了三拨人马,他却自己跑出来寻乐。LEE似乎也看出了我的不高兴,主动解释:“酒可以暖胃嘛,所以来喝点。”

                                    我一边替他付账,一边低声抱怨:“还暖胃呢。”

                                    他喝了不少酒,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中都能看到双颊的红色,走路也不稳。我一手拉住他。“回去了,脚下小心点。”

                                    似乎也知道自己的理亏,他难得乖乖地跟在我身后。但是这个“乖乖地”没有持续多久,他坚持要坐副座,歪歪斜斜坐进去后,摸索了半天也没寄上安全带。

                                    我俯过身帮他系好,脑袋刚经过他嘴边,他醉态地笑了一声,一口气热热地喷在我脖子上,我马上就觉得耳朵热热的。我和他成为同事后,这应该算我们最近距离的接触了。

                                    “怎么了。”我双手握着方向盘,定定看着前方。

                                    “没,我在想那个服务生的屁(拜读)股真性感,你没注意到吗?”

                                    我不禁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他似乎还在回味中。

                                    我有些无奈,但是对他的私生活和审美情趣又不好多评论什么,只得边说边想:“我觉得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今天酒会上好几个人都在找你。”然后我脑子中不由浮现出那个性格害羞的会计师纯情的模样:“你是不是连新进的会计师也……关系太杂的话,不方便吧。”

                                    LEE挥了挥手,已然是一副醉态:“没那么复杂。”

                                    他顿了顿,然后露出了自得其乐的笑容,“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关系最简单了,要注意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凑过来,声线暧昧地在我耳朵旁边说,“记得用保险套。”

                                    我不由地皱了眉毛,实在是无法苟同。

                                    他却再接再厉般靠了过来,推搡起我来。

                                    车已经上了高架,这个时间段车不能算多,但却也不能大意。我对他的骚扰有些无奈,努力地集中精神:“我在开车。”

                                    “哦?”他似乎抓到了什么关键字,“那等会儿不开车了就可以了吗?”

                                    我有些头疼地看了看他,难道做律师的即使醉了头脑还那么清楚?

                                    他又呵呵地笑了。

                                    我把车停了,驾着他上电梯,他整个人靠过来,压得我右肩膀有些酸。

                                    “莫延,你喝太多了。”我把他拖到床边,“先好好睡一觉吧。”

                                    我话还没说完,就天旋地转地被压倒在了床上。我一反应过来,本能地使劲推开他。他像是找到了酒后的乐趣,打蛇上棍般缠上来。今晚他力气格外大,颇有不撞南墙心不死的气势,我一面努力挣脱他,一面怕一激动伤着他,两人折腾了十多分钟。

                                    醉酒的更有理由比头脑清楚的行动起来更肆无忌惮些,终究是他占了上风。我的手被他牢牢禁锢着,肩膀由于刚才一路架着他已经有点使不上力气。

                                    他把头贴近了,我还来不及别过头便和他对上了嘴唇。他经验老道地舔着我的嘴巴,温柔地揉着我的头,做着在LA的床上我和他常常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牢牢闭着嘴巴,不让他的舌头伸进来。

                                    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回到LA的那个时候。

                                    那实在不是那么值得我追寻的回忆。我想对他也一样。

                                    他折腾了半天,似乎是泄了气,直起身来冲我无奈地笑了笑。


                                    回复
                                    举报|22楼2013-06-27 15:51
                                      要不要卡肉呢。。。。


                                      回复
                                      举报|23楼2013-06-27 15:52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3-06-27 16:41
                                          度娘吞我肉,一段段来
                                          3.0
                                          我想他似乎也没有力气继续了,松了口气,准备起身起来,却突然又被按到在床上。我惊得张大眼睛看着他。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我还没反映过来,他就一口气扯下了我的裤子。然后把头埋在我的双(百)腿之间,我不由全身哆嗦了一下。

                                          今晚的事情全部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一头雾水地正要挣扎,他便有些凶恶的咬了咬我那里,控制着力度,让我觉得有些疼,似乎在警告我。这下我便整个僵着不敢动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3-06-27 17:27
                                            男人对本能的反映都是一样的。他很熟练地开始动作,我的大(拜读)腿都僵了,差点缴械投降。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映,过来亲亲我,我嘴唇抖着和他接吻,忍不住慢慢开始回应他。然后他开始用手探着我臀(拜读)部,我倒吸了一口气,也本能地去揉(拜读)搓他的。他马上反应过来,抢先分开了我的腿,这下我突然来了劲一口气把他压在身下,把他翻了过来。

                                            “喂喂喂,到此为止,刚才我是开玩笑的!”他着急道。

                                            我喘着粗气,借着月光看着他的脸,他挣扎了两下,我便狠狠按住了他。

                                            他比我自己更懂得我的身(拜读)体。

                                            “喂,你给我等一下!”他有些气急败坏。


                                            回复
                                            举报|27楼2013-06-27 17:29
                                              我早已经充耳不闻。我用力亲着他的下巴,然后顺着脖子往下,舔(瘪瘪瘪)了舔他颤动的喉结,手忍不住用力抚着他紧致的腰线。

                                              我根本就停不下来。

                                              身下的人继续哇哇乱叫,我已经不知道他在喊什么。我下面涨得发疼,急需要一个入口来热情摩(白读)擦。我抵着他后面,缓缓把自己埋进去,他试着往后退,我便牢牢把他的腰固住。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3-06-27 17:34
                                                考了三天终于可以休息下了~~
                                                马上就来看卤煮更文啦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3-06-27 17:4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说明:其实本来我最后两句不是这么写的。
                                                  如下:

                                                  “借着月光,他的脸显得不太清晰。

                                                  那种久违的错觉渐渐回到我的身上。

                                                  男人在我反应过来前便用力地堵住了我的嘴唇。”

                                                  为什么改呢,因为我特意爬去狼妈写的《潘多拉的魔盒》,里面柯洛刚回国,对林竟说他一开始就没把LEE和舒念搞错,因为两个人除了长相没有相似点。他只是因为当时舒念来LA看他发生的那些事情让他难过的那个晚上,他才把两人搞混了。
                                                  额......所以迟爱里面真正把两人搞混其实也就是舒念来LA让绵羊难受的那个晚上吧=。=

                                                  我很期待狼妈更《潘多拉的魔盒》,里面的绵羊比迟爱里的更真实一些。林竟毕竟算旁观者,比叔看问题更客观一些。狼妈虽然不高兴写迟爱的柯洛视角,但是我觉得潘多拉算她法外开恩了。反正我很知足了,只是要记得更新啊。
                                                  当然绵羊有时候已经属于傻到我无法理解了。
                                                  哦不,那不是傻,他那是瞎=。=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3-06-27 17:44
                                                    中间被吞了一段肉,我还是发图吧


                                                    回复
                                                    举报|32楼2013-06-27 18:43
                                                      就是酱紫,大家看吧


                                                      回复
                                                      举报|33楼2013-06-27 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