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32贴子:1,283,299
  • 41回复贴,共1

【君子同人】 āáǎà ( 短篇 人物走形 有雷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很闲 所以……


俊毅云通讯,10w 客户选择,专业短信商务服务 会员维护,你得学会如何群发短信才有效
广告

:一声平



宁远起床的时候,曲同秋并不在身旁。


以往的每个周六,他的这位伴侣都会睡得比较晚。倒不是懒惰赖床,只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当任宁远看见空了一半的床时,沉默了几分钟才进了盥洗室


只是等他清洗完毕,到了厨房并没有看见曲同秋的身影,早餐没有备好的话,那个人是不可能抛下父女两人出门的。

宁远转身向曲珂房间走去,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这才想起曲珂昨天留下意味深长的笑容后就往肖家去了。

任公馆如果少了两个人的话,就冷了不少。


宁远皱着眉回房间。他今天并没有安排行程,但与其在这里待着,倒不如到Nar吧坐镇。他整着西装,却听见被子里传来些轻微的响动。

宁远系袖扣的手顿了顿,而后冷静地走向床。

曲珂不经同意的话不会随便带小动物进家门,曲同秋忙着顾理便当店,没有精力再照顾别的……所以,是什么?


宁远掀开被子,看见里面的物事,眼皮跳了一跳。


这个只有十五厘米高的人,为什么长着曲同秋的脸?


回复
举报|2楼2013-06-10 21:35

    :二声扬



    曲同秋坐在任宁远腿上,有些局促:“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言罢有些沮丧地低头。


    醒来时发现所处环境黑暗沉闷,任宁远并不在身边,他一度以为是在梦境,但窒息感越来越强,让他不由挣扎。


    任宁远用拇指揉了揉那个人的头顶,带着点抚慰的意思,换来很微妙的触感。


    “有哪里不舒服吗?”

    曲同秋动了动四肢,并没有异样,便心安一些。不过有些窘迫的是,他自己缩小了,衣服却没有变小,现在身体仅靠着任宁远的领带遮蔽。


    虽然两人该算是老夫老妻(?),但曲同秋依旧像初见时在意着任宁远对自己的看法。他没有时间到健身房,即使没有明显的赘肉,却实在称不上好身材,这样没有衣物遮掩,让他有些不安。


    任宁远一手捧起曲同秋,带他出了卧室,到了曲珂房,把曲同秋放在肩上,低头往储物箱里翻找起来。曲同秋手轻轻抓着任宁远衣领,有些怕摔,又好奇任宁远的行为,小心翼翼地探着头。



    任宁远找了一会,在箱底拿出了一件芭比娃娃连衣裙。

    曲同秋看了看衣服又看了看任宁远,慌乱地从他肩上爬下,任宁远眼里滑过笑意,伸手去接,看见曲同秋眼角发红,没有再逗他,重新在箱里拿了一件小型新郎服,解开缠在曲同秋身上的领带,看对方手忙脚乱地捂着身体也没有说什么,为他套上了新郎服。除了裤子有点短,其他都还好。


    任宁远俯身亲了亲曲同秋的额,温声道:“这个没有内裤,不舒服要告诉我。”

    “……”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3-06-10 21:37
      还有两段不知怎么挤 每段大概就四百字 纯属恶搞 看过要笑


      回复
      举报|4楼2013-06-10 21:38
        临睡前杀一下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3-06-10 22:58
          楼主你好
          又开坑了
          千万要填完
          等着哩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3-06-11 07:4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3-06-11 08:13
              papa穿裙子也不错啊



              萌!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3-06-11 11:38

                :三声拐弯


                任宁远脱下西装,带着曲同秋进厨房。

                现在这种状况叫佣人来有些麻烦,寻常饭菜他其实也会做,曲同秋劳累一夜,又莫名变小,这个时间点也需要进食了。

                曲同秋坐在一个小碗里,睁着眼睛呆愣愣地看着任宁远脸色平静地淘米煮粥,又切了小段姜丝,待粥熬好后放了肉末和青菜……他有些难过地想:原来任宁远也是可以不用人照顾的啊……


                任宁远在缭绕的白雾里抬眼看那个人。

                身躯变小后更显虚弱,眼底有淡淡的青灰,明明花了不少时间养着,还是不见胖。而此时那人眼底恍恍惚惚,看不见自己的倒影。

                任宁远抿了抿唇,用小碗装好粥,看了看曲同秋道:“我去打个电话,粥凉了我再进来。”


                曲同秋懵懂地点了点头,趴着碗沿看任宁远离开。


                过了一阵,隐约听见任宁远略微拔高的声调,曲同秋吃了一惊,连忙侧身张望,却什么也见不到,不由紧张起来。

                任宁远从来是不动声色的,曲同秋甚少见过失控的任宁远,唯一的一次狼狈经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雨夜了。这样的人如果发了怒,那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


                他并不能在工作上给予任宁远帮助,所以总是不遗余力地在生活方面讨好父女俩,可是现在这样如同异类的身躯不仅毫无用处,或许还要变成任宁远的负担……想象着无望的将来,曲同秋在不安之余,不由深深地厌弃自己。


                等任宁远回厨房的时候,曲同秋缩在碗底,像一只自卫的刺猬。


                他小心地把人捡出,指腹摩挲着那人发红的眼眶:“哪里不舒服吗?”

                曲同秋为这个男人的温柔更加难过,却只得摇头示意自己没有哪里不妥。

                任宁远轻轻叹了一声,侧脸贴着曲同秋,低声道:“不要怕,有我在。”


                回复
                举报|10楼2013-06-11 20:07
                  金万码电子巡更系统,质量精良,售后完善 金万码打造优良产品,提供满意的服务!
                  广告
                  萌翻了!!!!求养一只!!!


                  回复
                  举报|11楼2013-06-11 20:22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3-06-11 20:23
                      我猜店长打电话给苏医生了
                      然后苏说没办法,没碰到过这种事
                      店长就有点失控了,因为自己也不晓得拿曲爹怎么办了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3-06-11 20:38
                        来更新咧~~~
                        要吃肉粽咧~~~~


                        回复
                        举报|14楼2013-06-12 18:37

                          :四声降


                          门铃响的时候,曲同秋正在努力用牙签扎任宁远切成丁的苹果吃。
                          任宁远确定不会有外界因素威胁到曲同秋安全后,起身去开门。


                          ——来人却不是应该负荆请罪的曲珂。

                          苏至俞尽量笑得灿烂:“小珂早餐吃撑了,让我把药送来……”
                          任宁远看着他:“容六呢?”
                          苏至俞好似轻微地磨了磨牙:“他也吃撑了……”

                          任宁远接过药,见苏至俞迈进一步,偏头问他做什么。

                          苏至俞笑得眼睛弯弯:“作为医生我需要检查病人身体状况啊~”

                          任宁远侧身让了让,忽然开口:“曲珂电话里说的制药的朋友是你吧。”

                          苏至俞惊退三步,支吾半天才开口:“这件事真不能怪我啦。容六找我做的药,我想他和肖家那位一向轰轰烈烈,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就答应了。哪知道小珂居然凑了一脚,才变成这样……”他不由委屈起来,“偏偏猜拳我又输了,所以只得来送解药……”


                          任宁远点了点头:“辛苦了,你可以回去了。”

                          苏至俞不甘心地往里面望了一眼:“看一眼就好,就一眼!”

                          任宁远看着他笑了笑:“请自便。”

                          苏至俞胆寒离开。


                          任宁远回到餐桌前,小盘里只剩最后一小块苹果,曲同秋有些不好意思,叉起最后的果肉,费力举起手。任宁远笑着俯身吃掉了。



                          曲同秋忐忑地吞下药片,睁着眼睛小心感受体内变化。
                          任宁远把他抱进房里,让他脱了衣服,免得体型变化受制。

                          曲同秋抓着被角看着任宁远,在安心之余又有些羞赧:待会会像蛇蜕皮一样吗?那不就会很恶心,任宁远看了会不舒服吧……他觉得身体渐渐滚烫至不正常,咬了咬唇,终究躲进被窝里,怕被任宁远看见。

                          任宁远连忙伸手去摸索,却找不到人,便把被子掀开,却见曲同秋已经恢复了。只是他脸色潮红,身体微湿,隐隐有痛苦神色。任宁远抱住他,手正伸向电话,却听见一声略带情欲的呻吟。


                          苏至俞在楼下发动车子,突然想起自己忘记告知友人那解药有副作用,自言自语道:“算了,谁让你笑得那么吓人,吓回去也好,不让你吃亏我就不姓苏。”

                          只是等到开车上了高速,又想到那解药的副作用应该只会让任宁远十分满意才是,不禁郁结于心。



                          (完)


                          回复
                          举报|16楼2013-06-12 20:20
                            好啦 后面我拉灯了 自己想象哈

                            这一篇文是本人高考后一时心血来潮写的 不仅木有科学依据 还很雷 哈 所以不要说苏医生为什么变成了会制药的巫婆(?) 也不要吐槽这篇文吐槽得太用力啦


                            回复
                            举报|17楼2013-06-12 20:20
                              萌~~


                              回复
                              举报|19楼2013-06-12 22:06
                                坐在碗里的曲爹,楼主这段灵感是取自“xx快到我碗里来”吗?




                                回复
                                举报|21楼2013-06-13 12:31
                                  哇哈哈哈哈
                                  我这会才看到
                                  蛮过瘾的
                                  苏苏又来客串了
                                  拉灯部分我会慢慢YY滴……


                                  回复
                                  举报|22楼2013-06-13 12:31
                                    曲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3-06-13 1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