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00贴子:1,282,593

【迟爱同人】属于你的那个人(凌夏 X Lee) by清溪半里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所长和度娘~~~~


广告
【仅此章开头引用不少原文,过渡用】……


第一章 中年大叔的忧郁

我在医院里丢尽了脸,第二天出院回到舒念家,一个晚上晕倒两次的光辉事迹已被夫夫们知道,又继续遭受谢炎的敌视和嘲笑。

  舒念倒是热衷于照料病号的厚道人,然而他对着柯洛质问:“你到底对我哥做了什么?”的时候,我一脸的羞愤欲死。

一整天我的脸色都是红红绿绿,尤其是因为,柯洛也在场。连夜宵也吃完了,而后洗漱,再接下去除了睡觉就没别的事情可干了。谢炎搂着舒念进房间之前冲我笑得一脸奸恶,我立时炸毛张牙舞爪,一点看不出来是个病人。

我僵了一会儿,对柯洛说:「进来吧。」,柯洛也略微害羞,跟同样红彤彤的LEE进了卧室,我恶狠狠关上门,明明早就对彼此的身体不陌生,但这样名正言顺、两相情愿的SEX,却还是第一次。我紧张得手心出汗,衬衫上的扣子用了半天才解开,还扯掉了一个。

经过一番上下位争夺战,最后还是柯洛取得了胜利,熟稔的抚弄,激烈的进入,一如既往的热情销魂,不,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好几十倍,这个来来去去多次求而不得的帅气男孩终于属于自己,这个感觉让我情难自抑,仿佛要溺毙在天堂里。

就快要攀上高潮,我开始一阵阵眩晕,头好似针扎一样疼痛,眼前从模糊到黑暗,一些记忆碎片争前恐后地跳出来,错乱的在脑中放映,“我爱你……”“嗯。” “舒念……”“对不起。”“我只能喜欢他一个人。”“这不关你的事。”“坦白说清楚,我永远都爱着舒念,虽然他不会回应我。”“以后别再出现在他面前。”“你就不能让他清净点吗?他身体不好,别再骚扰他。”………………

所有的痴情的愤怒的失望的柯洛的脸,各种各样的失态的难堪的我的窘境,我想要大声尖叫把这些画面赶出去,在心底大喊“我和柯洛小绵羊已经修成正果了!他爱的是我!”,然后那些画面被震碎,只剩下眼前的柯洛,他的脸带着汗水,动情而性感,他没有发现我的失神,开始顺着我的脖子,下巴,深而重地往上吻,嘴唇,鼻子,而后拉开一点距离,加重顶动的力度,在高潮的那一刻,俯视着我的脸,他的眼神太过温柔,嘴唇动了动,“我爱你,……”这场景太过熟悉,我不敢听他念出后面的名字,拼劲全力拿手捂住他的唇。
“不!”然后在柯洛惊讶的眼光中,心力交瘁的我,这天第三次丢脸地晕了过去。
我多么害怕,柯洛动情时刻喊的,仍然不是我的名字……

醒来的时候,我恍惚得很,心脏那里钝钝的疼,好像跟着我受尽磨难的心脏换了颗新的似的,疼。
睁开眼,恩,幸亏没被送进医院,不然真是丢不起这个人,早说了要办个VIP卡了。
柯洛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见我醒来,“LEE叔,你怎么样?”
我仔细地看着他,大概有些疲累,可是无损他的帅气,甚至多了些忧郁的气质,人和人真的是比不得。同时心里隐隐又有些骄傲,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怪不得让自己舍不得放不掉,这么多年牢牢遵守的游戏规则在见到他时就抛之脑后,连爱惜极了的羽毛都不要,原来那个不肯失态、更不肯低姿态、献殷勤也要端骑士的架子的李莫延,道行全毁,差点连小命都丢掉。大概真是命中一劫。

迟爱,迟爱,自己爱上他时,他爱着舒念,等到他终于肯移动目光给自己,却已经耗尽了心力。也许,我李莫延有生以来这么认真的一次动心,注定是没有结果。心里有种预感,这次,是真的要跳出这个怪圈了。
柯洛大概也明白我当时想起了什么,俯下身,拉着我的手说“Lee叔,也许我还没有像你喜欢我那么喜欢你,但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的。”

总有一天?还是要等吗?还要等多久呢?我有没有命等到那一天呢?

我咳嗽了一声,避开柯洛的眼睛,“柯洛,对不起,我们不合适,还是算了吧。”
柯洛几乎是紧紧攥着我的手了,“算了?LEE叔,你不喜欢我了吗?是我让你等太久了吗?”眼睛红红的,怪可怜的样子,我几乎要反悔改口了,可心脏依旧痛得很,真是的,之前,是心脏提醒自己有多爱柯洛,现在,也是心脏在提醒我,一定不可以再跳进这个坑了。
我抽出手,慢慢地揉着他的头发,“LEE叔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只是人总要看清楚现实的,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再喜欢,也是不合适的。何况这一阵,又是爆炸又是心脏病的,LEE叔老了,太累了,以后,就是朋友吧。”
说完,我就把头埋进被子里,“好了好了,你回去吧,我要睡了。”拒绝谈话的姿态,假装睡着了。
柯洛坐了一会,推开门,走出去了。
我听见舒念和他打招呼,以及谢炎的怒吼“这小子越来越嚣张了,没听见小念叫你吗!”
然后大门咔嗒一声,他走了。
我按着自己的心口,无视颜色越来越深的枕巾,慢慢睡着了。


回复
举报|3楼2013-06-08 19:12
    p.s.昨天在迟爱吧先发了

    再p.s.本文可能还有神展开、文笔弱等等雷点……


    回复
    举报|4楼2013-06-08 19:13
      第二章 借酒浇愁的时候我们需要一个损友

      第二天一早,我怕柯洛上门,虽说放手了,可是短时间内还不想面对他,就收拾收拾自己,打了电话找卢余喝酒。
      这么多年,逛了那么多酒吧夜店,我喝得最多算是偷袭柯洛小绵羊那次,也只是八九分醉,一方面和不喜欢麻醉一样,不喜欢那种失去控制的感觉;另一方面是心里一直有根弦在绷着,不敢真的喝得人事不知,之前在美国,一起喝酒泡吧的都是些酒肉朋友,何况自己一个华裔,出于安全考虑就得谨慎些,回国后多了个弟弟,可舒念又不会出来喝酒,再者我要是把舒念带到这种地方来,谢炎一定会把我切切剁剁丢到江里去。
      这次最后童善那边还是卢余摆平的,据说还因此被那个美人二当家骂个臭头,这么些年,我终于也交到了个可靠的朋友。所以这次我打定主意,一定要试试大醉一场的感觉。
      打车到了和卢余相识的那家酒吧,一路上我想起那在爆炸中报废的爱车,又是一阵心痛。到了酒吧,卢余先来一步,看到他心里莫名开始安定下来。

      我今晚也不要绅士风度,没形没状地瘫进沙发,让waiter上来一扎啤酒和一杯苏打水。一转头,卢余惊悚地盯着我,“Lee,你从良了吗?”
      我翻了一个白眼,几天没调教,这只鲈鱼连话都不会说了,“酒,归我,苏打水,归你。兄弟失恋了,打算不醉不归,需要你保持清醒送我回家。对了,我的钱打车用完了,所以你付账。”
      卢余闻言露出一脸“你怎么这么倒霉”和“居然有人理直气壮地说这种话”的混合表情,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
      他拍拍我的肩膀,然后略带羞涩的开口,“送你这是没问题的,我少喝一点也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能在两小时之内喝醉么?我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凌夏,他说我只有两个小时时间。”
      我@¥@#%# ¥……………………

      在心底飚了一堆脏话后,我板着脸对着waiter,“对不起,刚才的东西不要了,麻烦三瓶白兰地,一壶冰红茶,一瓶啤酒,谢谢。”
      没一会儿,酒上来了,喝之前我先友情警告了一声,“我可从来没醉过,不知道会不会发酒疯,要是我开始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授权给你敲晕我。”卢余配合郑重点头。
      然后边喝边聊,卢余看我喝着喝着就沉下脸半死不活的,试着开解“你这也算是渡了一劫了,男人三十八一朵花嘛,再说你那张脸,原来看着就不像三十多,现在更是直接二十多了,还怕找不到人喜欢?你不是和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么?想开点嘛。”
      这话我爱听,一仰脖子又干掉一杯,卢余看我振作了些,就开始转移话题,“对了,我有没有和你提过,我们帮洗白了。”
      我一口酒喷出来,“这种事拜托你不要说得这么随意好不好!”

      卢余开始絮絮叨叨地说,原来他和凌夏早就想洗白,选了忠心能干的手下已经暗暗准备了两三年,当时转手算计邵言时在海上劫的货,赚了一大笔,我和谢炎的小小份分红的数目就够我吓一跳,他们帮占了大份,更是不用说,全部当做洗白资金,建了个公司,现在已经是合法生意人了,当然,这区还在他们控制下,地下势力暂时也不能丢。
      我嫉妒得眼睛发红,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的同时有人事业风生水起!卢余还在说什么,我已经有些朦朦胧胧了,听不太清楚,手上倒酒举杯动作不停。

      “还没结束?”恍惚间我听见一个很好听又熟悉的声音,然后是另一个人谄媚的回答, “这就结束,这就结束。”
      啧啧,这谁啊,好狗腿!
      “Lee~~~~~~~~?Lee~~~~~~~~?快起来,该走了!”
      “别喊了,丢人!坐下!”接着那个好听声音的主人走了过来。
      谁打我?不要打脸!再打,再打我生气了!我气冲冲的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以下犯上,眼前却好像蒙了层纱,模模糊糊的,还像移动摄像头一样摇摇晃晃,一个人俯身看着我,一只手扶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还在我脸边,哦哦,这就是行凶者!是谁?努力睁大眼睛凑近看,这个人好像是……怎么会?
      “父亲?”身体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Lee你别哭啊,哎哟,那是凌夏!不是你爹!”不,我不会认错的,是养父,他回来了?!“Don’t abandon me”不理他的抗拒,我听从自己的心意,窝进了他的怀里,将眼泪蹭在他的衣服上,然后枕着他的肩膀,任意识陷入黑暗。
        
        我似乎被重重冷雾包围,仿佛二十多前的英国的清晨,我和其他差不多同龄的各处搜罗来的孤儿就要起床接受一天的“治疗”,药物或者注射,好在我很聪明,很快学会了英文,也乖乖的接受“治疗”,所以父亲虽然不会回答我的问题,但他会在我乖乖吃药或者接受注射后抱抱我,这是其他孩子没有的殊荣。
        没有人教授我们知识,我拼了命的看书想得到父亲的夸奖,等我警觉的时候,原本十几个孩子只剩下了我和Seven,父亲越来越暴躁,似乎由于Seven的“治疗”效果不错,对他越来越好,再也没有抱过我,甚至在Seven试图杀了我的时候,父亲只是在经过时漠然地瞥了一眼,幸亏警察及时赶到,我才捡回一条命,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的“父亲”,只是利用我们实验药品而已,父亲将自己和研究数据付之一炬,Seven居然趁警察不备冲入火海,一同死于火海之中。后来我被美国的一位好心女士抚养,她在我考入法学院后病故,我半工半读念完了书,再自己一路打拼成现在这个精英外壳的李莫延。

        但是今天的我太累了,父亲,只是一秒都好,不要嫌弃我这个失败品,不要丢下我。


      回复
      举报|5楼2013-06-08 19:13
        休息一下


        回复
        举报|6楼2013-06-08 19:14
          第三章 追求一只中年狐狸

          头痛欲裂,果然宿醉要不得,被窝好温暖,反正迟点上班也没事,最多被谢炎喷一次火,翻个身继续睡,我翻、我翻,恩?怎么翻不过去?这种被什么东西捆住了的感觉……

          “醒了?”从我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好听声音。这种感觉,加上声音传来的方向,结合Lee叔我这么多年的床上经验,得出的结论是,我被人抱在怀里?!一般来说,就算昨晚我酒后失德了,除了柯洛这个例外,应该是我抱着美少年吧?这什么情况?

          按一般419流程来说,一夜风流后我会下床冲个澡,穿上衣服,和美少年客套几句,然后看昨晚的满意度有没有到需要二次约炮的程度,来决定要不要留张名片,接着潇洒离场。
          且不说这套流程我已经快大半年没做有些生疏,冬天早晨的冷意、温暖的被窝、温柔的怀抱,我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一点都不想起来。
          正想着,突然被人翻了过去。=口=
          这美少年力气好大。

          一抬眼,我的心凉了半截,“凌……凌夏?!!!!”我瞬间调动所有还没有惊吓到当机的脑细胞,拼死回想自己昨晚有没有把这个暴力美人怎么样,我的人生清单上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一点都不想被灌水泥然后填江啊啊啊!真是一时间差点老泪纵横。

          “怎么?”他没有笑,但声音不像生气的样子,我略略放松下来,“这是哪儿?”“我家。”居然没有把我扔在路边,我心里莫名好生感动。不对,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老脸一僵,小小幅度动下腰,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松了一口气,这个暴力美人也没有把我怎么样,不是我自恋想太多,实在是现在的情形太诡异。脸上好像有点痛,自己拿手戳了戳,好像有点肿……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了昨晚喝醉时候的事,居然又丢人了,老天爷这是在玩我么,如果见到一个美人就要丢脸好多次,我下半辈子还怎么活得下去!

          只是奇怪的是,凌夏和我初见他时有些不一样,那么嫌弃地大力拍我,却把我醉酒的我带回家,重点是还和他一床,怎么看都很诡异,记得第一次见他,冲击视觉的凌夏中国风的长相,头发略长,发色如漆,光泽如玉,身材高大俊美,表情沉静。气势却咄咄逼人,训起卢余来丝毫不给他留面子,我当时曾腹诽他把持一切的态度太过明显,喜怒不加掩饰皆形于色,还告诫过卢余要留个心眼。今天见他当然依旧美貌,板着脸,却莫名让我感觉到了和善,真是难得我有看走眼的时候,像是柯洛,在LA认识不久我就看清了他的纯情和固执,只是,我没有料到,他是那么纯情、那么固执,硬生生用了一身伤才看清楚,算了,不想他。

          “在想什么?”大概是见我许久没出声,凌夏问道。
          “在想,你怎么和我初见你时不太一样。”我侧过身看着他的脸回答,真的是好帅气的皮相。
          “卢余告诉过你,我们帮派正在洗白吧?”他居然开始认真回答我,弄得我也认真起来,盯着他的脸严肃地点头,“我算是卢余半个老师,我十四岁入帮,半生都在帮中做事,又受当年老大所托照看卢余,你是卢余的朋友,自然知道卢余的性格,我不替他狠一点,怕是位子都保不住,现在洗白很顺利,卢余也已经能独当一面,我只需要负责洗白这边主公司的运营,自然也就不用时时耍狠。”

          原来是这样,他也挺不容易的,不过应该也很有成就感吧?调教好了一个黑帮二代还成功洗白什么的,居然还这么早就“半退休”,雄雄妒火在我心中燃烧。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突然惊觉我只想起了醉晕前的事,但还是没弄清楚我们怎么会睡一床,“还有,为什么我们……”,我用手指了指我们同床共枕的状况。
          “因为你很有趣,我想追你。”

          晴!天!霹!雳!我发誓再也不在舒念看肥皂剧的时候在一边嘲笑剧情了,这种神奇的展开简直就是肥皂剧之神给我的报复!在美国这么些年都没有信仰宗教的我,第一次想到要不要找个教堂忏悔一下。而且,这句话充满了槽点,“你很有趣”简直是最差劲的告白台词没有之一,居然还微微翘了下嘴角,一秒钟!然后接着“我想追你”用这种面瘫语调板着脸说出来又是想怎么样?敢不敢坚持笑着说完这句话!不过,诶嘿嘿嘿,老子真是行情看涨嘛,不管是什么理由,被美人追求总是让人虚荣心无比满足,特别是在失恋之后。

          “有趣?”当然,对这个我还是很不爽的。
          “嗯,表情,很好玩,生命力也很顽强”他顿了顿,似乎在找个形容词,“像狐狸,也像蟑螂。”
          我不该问的……狐狸还符合我的品位,蟑螂算是什么!亏他回答得那么认真,如果是戏弄我的话,简直是就是影帝!我有些生气,但奇怪的是,就算我在生气,也没有想起身走人。
          温暖的触感传来,凌夏用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然后两手把我搂近了怀里,这个姿势太过温情,而且我一把年纪的人了,却被用安慰小孩子的动作对待,心里有些别扭。

          “凌二当家,别开玩笑了!”该死,黑帮的人力气都这么大么!
          “我没有开玩笑。”
          “就算你是认真的,我可没有答应你,再说,我这一把年纪的人了,你的动作很不妥当!”
          “我比你还大一岁,别害羞。”谁害羞啊!我纵横LA钙圈的时候你还嫩着呢!而且凌夏居然比我大,上天真是厚爱他,一点都看不出是这个年纪的人。凌夏低头吻了我的额头,我老脸一红,他看着我说,“李莫延,我们都不是年轻人了,我追求你,是对你有好感,也是想找个人安定着过,答应我如何?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好久没有人叫我的名字,有些恍如隔世,这些年只有柯洛在LA时叫过,却是教我发了一场噩梦,原因也在此,当时不确定舒念是否活了下来,一听自己的名字,总想起舒念,还有远走他乡的母亲、卖掉弟弟最终也卖掉了我的生我的男人,噩梦连连,所以不准人喊,一喊我必翻脸。这么想来,我真是在柯洛身上给了太多例外。

          我很少回头看,我这半辈子,太过曲折,可要不是这些际遇,我也许活不到成人,也许会成为我那贫穷家乡田中耕作的贫农,也许会是出乡打工的工薪阶层,我现在的生活,是我独自一人在异乡拼搏多年的成果,就算败走回国,我仍然维持了我的生活,那是当年抱着弟弟喂食的小男孩穷尽想象都无法企及的生活,我无法不为自己感到骄傲。

          与此同时,我也无法不感到孤独,就算我一直挺直腰杆、衣着光鲜于人前,那些让我软弱的回忆却一直如影随形,总能找到我脆弱的时候,潜入我的梦境,给我致命一击。我一直否认,那个需要被照顾的,是那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他没有能力追上载着母亲远走的车,没有能力护住被卖掉的弟弟,最终被卖掉被抛弃。但柯洛让我明白,其实那个骨子里渴望被爱、被照顾的,不只是那个小男孩,也包括这个已经看似油盐不进百毒不侵的李莫延。所以才会在柯洛说出“莫延,我来照顾你吧”的时候怦然心动,然后呢?是刻骨铭心的痛,是执迷不悟的追求。当聚光灯终于打在我身、当近乎疯狂的热度退去,我才惊觉,我不能和他在一起,否则我的余生必将纠缠于泥淖之中,我的记性太好,光是柯洛那一声声对舒念的告白,就足以把我逼疯,最丑陋的怀疑嫉妒会毁了我,支撑着我李莫延坚持活过三十八年的自尊,不允许我这么对自己。

          凌夏温柔地擦干我的脸,温柔地吻落在眼睛,“相信我,莫延,我不会抛下你,不会让你失望。”
          “好。”我听见我自己这么说。
          我想要相信他。


          回复
          举报|7楼2013-06-08 19:17
            休息一下~~~~


            回复
            举报|8楼2013-06-08 19:18
              第四章 见“家长”和被粗掉

              回家之后,等着我的是舒念和为了八卦不去上班的三八男谢炎的会审,我应该坚持不让凌夏送我上楼的,舒念用面对“可能拐走女儿的色狼”的防备眼神看着凌夏,以及谢炎三八兮兮的八卦眼神,简直让我想死,可是一对着凌夏,我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他温柔又极具侵略性的亲吻也许可以让我答应任何事,不过这些事里绝对不包括上下位,lee叔我可是经验丰富的绝世好攻。
              一关上门,我就知道会被问题淹死。
              “哥,你昨晚去哪了?凌夏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你和小洛吵架了吗?”这是一脸关心的舒念。
              “Lee,我以为这个凌夏是直的呢,行情不错啊,这么快就新人换旧人了?昨晚过得很愉♂快♂吧~”这是贱兮兮的谢炎。

              我捏了捏舒念的脸,“首先,我和柯洛分手了,至于凌夏,让谢炎说给你听吧,他也认识,需要更新的是,凌夏目前应该算是我男友。”然后挑眉看向谢炎,“我昨晚的确过得不错,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个满脑黄色肥料的猪头。”
              不理谢炎夸张的“难道他不行?也是~看着就很冷感~”和舒念敲他头之后故作痛呼撒娇吃豆腐的蠢样,径直回房,“既然这个时间老板还在家,那就说明公司不忙,我请假一天~”在谢炎没反应过来之前锁上房门,奔向我温暖的床铺。

              当然,我没忘了把枕巾扔进垃圾桶,换了新的。

              一觉睡到半夜,睡饱饿坏的我进厨房找食物果腹,舒念贴心地给我留了一大碗皮蛋瘦肉粥,等微波炉叮的时候,冷不防被人大力拍了肩膀,“卧槽,谢炎你脑袋有水?”把粥端出来,顺手抽了个勺子,温温热热地正好吃~
              “我一点都不关心你,不过小念很担心你,我就来慰问你一下。”
              “那还真是感激不尽,不过我想我弟弟应该会想自己来问我,除非有什么原因,联想到我出卧室门时听到的动静,禽兽这个词再适合你不过。”
              谢炎一脸我有能力我自豪的表情,膈应得我直翻白眼。
              “说真的,你和柯洛。真的完了?”
              “我们真的分手了……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微妙的高兴?”
              “虽说我家小念比你好看多了,但你和小念长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像的,看你和柯洛那小子在一起,我觉得不舒服。”妻奴的占有欲真是可怕。我一点都不想接这话茬。
              谢炎的表情忽然正经起来,“凌夏可不是一般人物,虽说条件上佳,不会是另一个邵言,但你确定你们合适?”
              “我当然不能确定,但谁知道呢?回国经历这么多事,我总学了不少教训,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我斟酌了一下,没有把话说满。
              谢炎看了看我,转身边伸懒腰边走,“你自己清楚就行,啊,睡了睡了,我家小念香喷喷地在床上等着我呢~”

              感谢上帝愚蠢不是传染病,否则我无法想象和这种蠢货住在一起会不会蠢死。

              这几天和凌夏约会了几次,我们相处很自然、感觉也不错,中间我们找了卢余一起午饭,并告诉了他,虽然卢余很吃惊,但还是为我高兴。我自己都很奇怪我们的关系如此纯情且正式,但这感觉不坏。

              这天,约会结束,鉴于我的车已经在爆炸中灰飞烟灭,照样是凌夏送我回家,“我不是女人,你干嘛每次都非要送到门口。”简直把lee叔我当成了受。
              “我想多待在你身边。”依旧是张面瘫美人脸,但温暖的眼神足够让我心脏加速了,更不要说大型犬撒娇一样在唇上磨蹭的吻,这个面瘫真是意外地很会撒娇很温柔,我感觉从来没被如此珍视。他总能让我觉得被温柔对待,同时并不是处于劣势地位,这段关系中,至少目前为止,我们很平等,不同于与柯洛的关系,那是典型的先爱先输。

              我按了门铃,“我已经到了,你回去吧。”
              “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不就是杯茶么,满足你~”
              “一杯茶可不够满足我”凌夏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话,他的手顺着我的后腰向下,我在腰软下去之前推开他,这太犯规了。
              我挑衅地看着他“不一定谁满足谁呢!”
              凌夏挑了挑眉,“那得实践了才知道,是不是?”

              按照我的一般步调,我们应该早就搞上、床了,凌夏对我而言有些特殊,我不想太急,但也不想太慢,现在这个时机,倒不算不好。


              无可挑剔的完美性、爱。


              回复
              举报|9楼2013-06-08 19:19
                再休息一下~~~~~~都没有人┭┮﹏┭┮


                回复
                举报|10楼2013-06-08 19:20
                  最后存货~~~~

                  第5章 前男友令人捉急的情商

                  第二天,毫无疑问,再次接受了夫夫诡异的眼神洗礼。凌夏谢绝了舒念提出的早餐邀请,给了我一个早安吻之后直接去了公司,我淡定的吃着我的早餐,任夫夫的眼神瞄来喵去,我自巍然不动。

                  但凌夏刚走没多久,门铃就响了,我咳、咳、咳有点腰酸背痛懒得起身,小加上学去了,小希在谢家,谢炎放弃了八卦,按下要站起来的小念,瞪了我一眼一脸不耐烦地跑去开门。这么早也不知道是谁。

                  门外,是阴沉着脸的柯洛。

                  谢炎很是惊讶,“你怎么来了?”柯洛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有看他,直直的气势沉沉地快速向我走过来,一副快要爆发的样子。

                  柯洛在我身前停下,“就是他?”
                  我直觉他是在说凌夏,可是又不想显得自恋,天晓得我在他面前自作多情了多少回,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什么?”

                  他的拳头攥得紧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控制他的情绪,我防卫性地坐得更靠近椅背,却感到更暴躁的情绪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那个男人。昨晚你从门口一直亲到房间,今天早上才走的男人。你的男朋友、那个凌夏?”说到“男朋友”的时候,他仿佛不屑般抽起一边嘴角,“Lee叔,真不愧是你,喜新厌旧这么迅速。”
                  我顿时血冲上头,气得整个人发抖,他又把我当成了什么样的人!口不择言地回了一句“是啊,比不上你,我可亲身体验过你有多恋旧,至少我没在操、人的时候喊别人的名字,是不是?柯洛大情圣?”

                  突然整个起居室都安静得不得了,谢炎那种领地被侵犯一样的危险眼神,舒念惊讶的脸和眼神中对我的怜意,柯洛焦急受伤又无辜可怜的神色,都我感到一阵阵的厌烦,厌烦到我的胃都在抽痛,我轻吸了口气,看着柯洛“柯洛,我不想和你吵,你简直莫名其妙,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有了新男友也好我死了也好,都不管你的事,你现在来摆抓、奸的样子不太合适吧?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要去上班了,建议你回去,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办公室。”

                  说完,我站起来拿过放在邻座的公文包,却被柯洛扣住了肩膀,“我没有同意分手,我不同意,Lee叔,我刚才是气急了,你不要生气,回来好不好?我……我喜欢你的,lee叔。”我被迫看着他居然很是深情的眼睛,如果这是一个月,不,两个星期之前,为这份深情,我简直可以拿命去换,自尊扫地、洋相百出都不能叫我动摇半分,不,如果我没有遇见凌夏,大概也会败下阵来,再次跳进无底深坑还心甘情愿。

                  “柯洛,别这样,我们分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也不想在谢炎和舒念面前和柯洛牵扯往事,只能重复说着。
                  大概柯洛看我实在坚决,“我不会放弃的,Lee叔,我听你的,现在就回T市,我会再来的。”说完,快步离开了。

                  我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又难过又无语,他真不像陆风,陆风在他的小辰面前都不肯示弱,我何其有幸,柯洛居然真的喜欢上了我,还因为我狼狈了一次,他又真像陆风,钻牛角尖的执拗样子,简直如出一辙。想到陆风,不禁后背透出一丝凉意,只能安慰自己柯洛不会像陆风那么变态,再说了,陆风的小辰就是陆风的生命中心,柯洛,只是后知后觉有些喜欢我罢了。

                  “哥?”舒念小心翼翼地呼声把我从走神中唤醒,好好的“家庭”早餐时间,弄成这么个尴尬诡异的气氛,又想起自己的失言,我郁闷得不行,拿了公文包走到门边,“谢大老板,要迟到了!”
                  谢炎破天荒的没有缠着小念,迅速收拾好出门了,一路到公司,我们都没说话。


                  忙了一上午,累个半死,接近午休时才空闲下来,结果又来了敲门声。
                  我听见敲门声就郁闷,“请进。”
                  没想到是个惊喜,lee叔我久经沙场,追美少男的时候浪漫手段层出不穷,这种小手段自然不够瞧,但心情却是确确实实好转,像是没电黯淡的屏幕充上了电源,瞬间光亮起来。

                  我假装调整姿势,手肘撑住桌面,用手背遮住挑上的嘴角,“二当家怎么有空来谢氏,难道有合作意向?”
                  凌夏关上门,绕过办公桌,双臂一搂就把我从椅子上移到了办公桌上,我眼角抽搐,黑、社会力气大了不起吗!我反手扣了扣桌子,“喂,说话!”凌夏却充耳不闻,恶劣地慢慢俯下身,我只能向后仰倒,直到躺在桌面上,他撑在我正上方看着我,“莫延,一个上午没见,你怎么别扭回去了,明明前几天还很乖很听话的。”
                  很乖?!!!很听话?!!!!去你大爷的!
                  我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啧啧啧,烫死了,二当家看样子病得不轻,都开始说胡话了,要不要我帮忙叫救护车?”
                  凌夏笑了起来,“莫延,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说着抱住我坐回了椅子上。

                  活了半辈子没被人这么搬来搬去过,甜腻腻得恶心死了,虽然被他压了一次,但那只是意外,下次我一定会压回来。自诩风流攻君的我,这么坐在人腿上,还是双•腿•分•开•地坐在人腿上,而且挣扎不开,简直是侮辱我作为强攻的自尊,哼,男人靠的是技巧,可不是力气。(lee叔,你在上一章被他用力气制住吃掉了)(闭嘴!!)

                  他用手按压着我的腰,力度居然很地道,“腰……疼不疼?”我好歹把腿放到了同一边,还想站起来,却拗不过他的手,懒得和他挣来挣去,看他服务还不错的份上,干脆靠着他休息,“我可没老呢,倒是担心担心你自己,不会一夜风流三天不举吧?二当家”,他拿过我的手,我摸到的某个物件的硬度,直接让我消了音。他含住我的耳垂,“莫延,现在,烫死了的,是哪里?”这混蛋调戏人还没完没了。

                  “Lee,那个政府合作案的文件你……”谢炎呆在门口。
                  “你进别人办公室不会敲下门吗谢炎!”
                  “上班时间和男友卿卿我我,你对得起我发给你的工资吗混蛋!”谢炎忘了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迅速切换了战斗模式。
                  “那份文件我刚让Lisa送给你了,你这个老年痴呆,工作完成了你管我在办公室倒立还是high呢!”

                  凌夏拍了下我的腰,我站了起来,“谢先生,既然莫延的工作完成了,我可以带他去吃午餐吗?”
                  谢炎一脸短路状,“莫延是谁?”刚出口就反应过来的谢炎立刻端出商务严肃脸,“一直喊Lee,换到本名一下没反应过来,当然可以,莫延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凌先生尽管带莫延去吧,上次合作非常愉快,希望以后还有合作机会。”
                  有种被老、鸨卖了带出台的感觉……我恶寒一阵,那边厢谢炎和凌夏也寒暄完了,终于可以走人,快出门时,我停下来对着门边的谢炎说,“还是叫我Lee吧。”
                  谢炎愣了一下,一脸我懂的特殊称呼什么的你们真肉麻的表情回答“知道了。”

                  我无意解释,这个误解很美好,我加快脚步,跟上了凌夏,与他并肩向外走去。


                  回复
                  举报|11楼2013-06-08 19:21
                    广告
                    自己寂寞的顶……冷cp的忧桑……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3-06-08 22:00
                      我顶~写的不错~撸主加油


                      支持 ~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3-06-09 10:01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3-06-09 13:40
                          这个CP的确有点猎奇,但看完第一章我就决定追了。那种想爱无力的感觉也是我YY过的迟爱续啊。

                          就是那种柯洛以为自己还爱着舒念,其实已经爱上叔了。叔以为还深爱着柯洛,其实已经对柯洛爱不下去了的狗血剧情。

                          好吧,我已经可以比较娴熟的在虐羊和宠羊模式间切换了。上篇我看的好圆满,这篇又开始了……

                          不过呢,希望lee和夏之间的感情进展稍微缓一点,更自然一些。楼主,加油哦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3-06-11 22:11


                            焦急受伤无辜,好有画面感。楼主加油。感觉夏哥和莫延小时候那个同伴有微妙的联系啊。累爱对叔来说,不是矫情,是一种状态了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3-06-12 13:59
                              最爱冷cp了!!cp不冷不畅快有木有…这对意外地很配www 棒!(o´ω`o)ノ 


                              顶楼主。戳中萌点啦。喜欢凌夏,美人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3-06-13 14:17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3-06-15 02:43
                                  强势插楼~ 楼楼加油写!!~~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3-06-15 07:02


                                    每日一顶,楼主快更新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3-06-15 12:20
                                      虽然是冷CP,但感觉还是很有爱的~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3-06-15 22:58
                                        看到这个CP,心跳加快了,给咱Lee叔一个真命天子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3-06-16 00:37
                                          话说,楼主还不更文,桑心啊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3-06-16 22:06

                                            第6章

                                            “凌哥凌嫂好!”
                                            我和凌夏一走出公司门,就有两个men in black冲我鞠躬大喊。
                                            我后悔没有带公文包下来,好歹能挡下脸,阻止大厦保安和路人甲乙丙丁惨无人道的围观。凌夏一手打开车门,迅速把我塞进去。两个保镖也灰溜溜上车。

                                            “原来是你们啊。”上车之后仔细一看,这俩不就是跟着卢余泡吧的那两个肌肉保镖。
                                            凌夏似乎被他们蠢得生气,和与我相处时不同,更符合我对他的第一印象——黑、道当权人物。
                                            “解释。”凌夏简洁地开口,却明显让前面两个人抖了三抖。

                                            肌肉保镖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败下阵来,视死如归的回答,“是大哥说凌哥你谈恋爱了,对象还是大哥曾经追过的、”说到这里他似乎不知道怎么描述顿住了,示意性地看着我,“大哥说要我们尊重,咳,这位,本来我说喊大嫂,反正大哥那样子也找不到对象,但是阿齐觉得不合适,说这样显得大哥对这位、咳、还有企图,叫二嫂太俗气,我们洗白了,也是商业人士,最后决定既然是凌哥的媳妇儿,就喊凌嫂吧。”
                                            这槽点太多简直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吐起,语速也够快,敢情在酒吧这二位完全没发挥出水平,我以为这两个只会复读呢。

                                            凌夏沉下脸来,“胡闹!”那种黑暗世界打拼出来的上位者气息,冷冽而令人呼吸困难,和对着我的时候,简直是两个人,“不准这么叫,在外面也不准透露莫延的信息,我们在洗白,仇家可没洗白,都给我注意点!”看得出来,这两个保镖显然是亲信,不然不会再三跟在重要人物身边,而且看样子还不是一般的亲信,因为凌夏虽然在训斥,但感觉得到并不是对待一般属下的态度。
                                            “那、我们怎么称呼、、”
                                            凌夏征询意见地看着我,我想了想,“就喊我Lee吧。”
                                            “Lee、Lee哥!”两活宝硬是在凌夏威胁地眼光下加了个“哥”。
                                            “开车。”

                                            车子终于发动,凌夏拉过我的左手握在自己手里,温柔地看着我,“喊你莫延的,只有我吗?”虽然不是什么特殊意味,好吧,确实有那么些不同寻常,“是不是感到特别荣幸?”“当然。”那两个活宝一个偷瞄后视镜,一个自以为不动声色的向后瞄,结果刚好看见这一幕,方向盘一歪,差点没撞上旁边的车辆,凌夏又沉下脸来,“好好开车!”
                                            转过脸又是温情款款,“红泥坊的东西还不错,中午试试?”
                                            我笑着看着他,“悉听尊便。”他带我去的几间西餐厅都不错,看来在这方面比较讲究,中餐我无所谓,自然随他。

                                            江南格调的餐馆,看上去就很贵,所以人也不多,倒是很清净。老板留的三楼隔间,推开后窗一看,居然还有后院,院里是几棵青松一弯流水,还有石桌石凳石桥,这真是下了血本,有那些个地皮,换了寻常人,多建几个停车位都是好的。
                                            一上午我也累了,倚在窗边看着美景休息,凌夏坐在檀木椅上,喝着茶看我。他本就是很中国风的长相,发如墨锦,目似点漆,身形高大俊美,加之沉静却不可忽视的气场,实在是个美男子,却不知怎么会看上我。

                                            自从那夜宿醉,事情的发展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停下来想想,发展的速度实在是有点快,快得让我有些心悸。越想越觉得惊心,我从没有告诉过卢余我的本名,他告白那天却脱口而出,而且刚在车上保镖说卢余曾经追过我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惊讶。我不会真的又碰上一个邵言吧?一想到这些的可能性我就精神紧张,苦笑一声,本以为这次分寸拿捏得当,却原来还是忍不住放了些真心么……也是,任谁对全世界只对你一人温柔的感觉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我正越想越糟糕的时候,从背后被拥入了温暖的怀抱,“莫延,怎么了?脸色好差。”
                                            我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凌夏,你怎么知道我的本名的?还有,你知道卢余追过我?你调查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却没成功,越问越气愤,声音也忍不住大了起来。我转过头,想在凌夏的脸上发现蛛丝马迹。
                                            凌夏看上去有些受伤,还是轻抚着我的背,“莫延,不管你脑袋里现在想的是什么,那都不是真的,放松,听我解释,嗯?”我没答话,心里却安定了一点。
                                            他看着我的眼睛,“当时卢余说要追你,还兴致勃勃地跟我说了,你晓得卢余的性格,我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吩咐人查了一下你的基本资料,这点我得承认,我是调查过你,我相信你能理解这点。”这理由,倒说得过去,我略微放松下来。“但是在知道你是你之后,我忍不住调查了你过去所有的信息。”
                                            刚熄灭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为什么?”
                                            “这个,我不想现在解释,还有,莫延,你居然把我忘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们原来见过?”

                                            “何止是见过。”我顿时背后生凉,凌夏不会是被我始乱终弃过的美少年吧?这是“美少年惨遇渣攻、二十年后终于逆推雪耻 大洋彼岸的风流律师啊你可曾料到这般下场?”片场么?不应该啊,如此美人我就算只吃过一次也不会不记得。
                                            “我们初见是在LA,实在想不起来,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不是现在。你也别乱想,提前透露一下,初见的你让我心动,可我爱上的,是现在这个李莫延。莫延,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也许你苦追了很久都没有追上一个人,也许那个人非常好,但原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只是那个人命中注定不属于你罢了。”
                                            我气得血都往脑部涌去,太阳穴生疼,“你知道什么!你TMD知道什么啊!你凭什么这么说!”凌夏紧紧抱着我,“是,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别生气,莫延、别生气。”

                                            凌夏说错了吗?没有,他是对的,但无论我做了多少心理建设,都没办法听别人说“那个人命中注定不属于我”而无动于衷,那是我一见面就深陷而不自知的人,那是喜欢到自卑只能试探试出一身伤的人,那是让我连羽毛都不爱惜的人,我怎么能让一个局外人一口道出真相,粉碎我豁出自尊想要留住的爱情。

                                            我知道我的反应可能伤了凌夏,如果他真的那么爱我的话。
                                            “对……对不起,我反应过度了。你说的对,但我现在也不想谈这个。”凌夏还是安抚着我的背,“没关系的,莫延,”他亲了亲我的嘴角,“但我不想你再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

                                            我心里松了口气,我表现得像个失恋的愣头青,幸好他没有非常介意,我们之间虽然进展快了些,但其他的部分都很合我的心意,我并不希望弄糟。
                                            但关于他说的初遇,我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等你处理好柯洛的事情怎么样?我不喜欢我们之间有其他人的影子。”看着冰山脸露出浓浓的醋味,让我忍不住笑了。
                                            “好吧。凌夏,记得你说过的话。”
                                            “现在,我们该吃饭了。”

                                            凌夏果然对口舌之欲很讲究,点的菜都很美味,我吃得很愉快。
                                            席间接到卢余的电话,卢余嚎啕哭诉凌夏虐、待他,不但逼他学财务知识,还不准他和我联系,他那大嗓门堪比公放,凌夏听得一清二楚。
                                            凌夏阴着脸拿过我的手机,“明天财务测试”,那边顿时消音,再过一会能听到他泪奔而去,“简严,救命啊啊啊啊”,于是凌夏心情很好的挂了电话。
                                            我也很想笑,但还是帮兄弟一把,“你干嘛欺负他。”
                                            凌夏正色回答,“毕竟是开了公司,不指望他拿证,好歹要懂个基础,不然他那性子容易被人糊弄。”顿了顿,“居然和嫂子过从甚密,实在欠教训。”一脸正气凛然。
                                            知道他想缓和气氛,但我还是一根筷子扔过去,他敏捷闪开,还笑着拿了双干净的还我。

                                            上帝啊,我当初怎么会觉得这是个冰山。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3-06-16 23:17
                                              现在进行时请尽情PK掉过去式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3-06-16 23:49
                                                你苦追了很久都没有追上一个人,也许那个人非常好,但原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只是那个人命中注定不属于你罢了

                                                尼玛,莫延你很好,你很好啊,好喜欢这一章,坏了,我又被带到这CP里去了。莫延的吐槽太可爱了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3-06-17 00:17


                                                  收起回复
                                                  举报|32楼2013-06-17 00:3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

                                                    大家都在搜
                                                    • 迟爱by蓝淋百度云
                                                    • 迟爱 蓝淋
                                                    • 迟爱同人 滴水不漏
                                                    • 迟爱同人文汇总
                                                    • 迟爱吧
                                                    • 迟爱同人 奢侈品
                                                    • 迟爱(下)
                                                    • 迟爱同人lee和boss
                                                    • 迟爱经典同人
                                                    • 迟爱txt
                                                    • 《迟爱》
                                                    • 迟爱番外柯总的心事
                                                    • 迟爱 剧情
                                                    • 广播剧 迟爱
                                                    • 迟爱未删减
                                                    • 凌夏小说
                                                    • 凌夏农家乐
                                                    • 凌夏绵的末世行
                                                    • 凌夏绵的清穿路
                                                    • 凌夏御之绝
                                                    • 凌夏绵的重生记
                                                    • 作者凌夏
                                                    • 凌夏什么意思
                                                    • 回忆里的那个人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