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雕龙吧 关注:1,497贴子:20,163

【延辉阁丨正殿】——秀女殿选处(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处为秀女殿选处,各秀女在交完名册、发完功绩后,由高位请至此处进行殿选演绎,题目不限,贴数不限,管理查阅后,既可分宫、分位分入住。


1楼2013-05-17 20:23回复
    (我觉得,这是个奇妙的地方。从骡车的车轱辘声吱呀戛然至于神武门外时,我就知道我回不去了。过顺贞门、入御花园,再至延辉阁。磴道盘曲、佳木葱茏,所行之处,透着的都是兆头绝好的用意。仿佛集世间万物之珍奇,教人有种身临其中,自己也是世间奇绝之感,连同先前几天厌极了的冬月干冷也一并抛诸脑后了。这陌生红墙轻易揪住小女儿一颗贪奇虚荣的心,我想,我喜欢这里,我要留下来。)

    (延辉阁景致很好,登临高阁,能望得远远。御花园里古柏藤萝,叠石独特,亦常可见宫中贵人。时常踮着脚尖,企图望向更远、再远些,亲眼目睹听闻过的地方,见一见想见的人,成为这偌大城中的一个——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殿选前一晚,妺儿非要来同我睡一处。灯熄烛灭,纱幔熏香,帐里两人同盖一床锦衾窝在一块,她纤手握着我的,什么也没说。眸光落在帐顶处,眼前却似清晰可见她一双晶亮的眼眸中,含混着三分紧张、两分不安,余下全是期待。我也一样。原以为我会就这么盯着漆黑中的帐顶度过这一夜,却没曾想,我竟睡得比任何一晚都更要甜香。)


    2楼2013-05-18 20:02
    回复
      (终于到了……雕栏玉砌,回廊环绕,配殿到延辉阁外阔院中、再入正殿,原不过数步,却走得很慢。掌心不由沁出薄汗涔涔,感觉湿凉凉——紧张?紧张。举眸望一眼天,雪霁天青、晴空朗朗。方才还在天空中簌簌儿扬散的雪粒子,一早儿不知溜到哪处去了。兴许,见着殿选的庄严阵仗,吓丢了小胆儿,忙撒腿躲一边了。瞧~紧张的原不知我一个,它也怕的。)

      (冬月将欲行,廊前那株素心蜡梅不知何时绽了,树下立,拉低一枝往鼻尖下一凑嗅了,梅香沁人)我知道~你故意将花期推前,要为我们祝好的,是不是?

      (眉目轻弯,折下一小枝,缀着三两圆瓣细蕊,悄悄藏进袖里,携一脉梅香悠然,前头紧张情绪,也有七成一同藏匿无踪了。)

      (总管太监早已开始对着花名册唱名,与几个秀女同立一排在殿外候选,人人皆是仪态秀雅,粉面春意,我亦唇红若芙,颊皎如玉。朱红殿门大开,为我们让出一条阔路,仿佛康庄大道,又若直通阴曹地府,或死或生,全在此一搏。这里视线很好,殿中选试之况俱可以看得分明。嫔……柳眉微一挑,细细去看拔得头筹的那个,掌心悄自收紧了些,不由唤出争强不服输的心来——我要留下,更要这紫禁城以迎接我的最好姿态将我留下。)

      (前头的几排秀女渐少,轮及我们时,敛香裾跨过半尺高的门槛,不疾不徐迈入殿内。一排秀女同向殿上稽首福身行至一礼,而后安立殿中,静待问选。)


      3楼2013-05-18 20:03
      回复
        【捏着扳指朝下头的秀女瞧了,容貌出众的总觉得欠了些乖巧,温婉大体的又欠了几分身世。正拿眼睛来回看着,听见一旁太监喊了姜苑苑三个字儿,不禁朝着那人瞧过去。】

        愿愿?是盼愿的愿?


        6楼2013-05-18 20:25
        回复
          起来吧

          (话音一落,叫她起身。小顺子手里抱着的猫就松开手往秀女那边放过去。皇帝开口问的是另一个的名儿,眼前这一个礼数规矩统统做足了。只可惜若论运气似乎还是另一个好一些。方才遵照太后的意思选了几个端庄的,可是宫里统统都是端庄的女人又怎么有意思。)

          热忱的忱么?名儿倒是别致,地方养人,人也别致。南边儿一处的姑娘都是水一样的娇柔。能歌善舞,多才多艺。你可会什么?或是素日在家中喜好什么?


          8楼2013-05-18 20:43
          回复
            【她这话分明是在说我将她的名字听错了,不是愿而是苑,但听在我心里头却只觉得受用舒坦,当皇帝的哪个不希望功垂千古世人称颂?当下笑了笑,仔细的将她瞧了一回。】

            话说的不错,心思也灵巧。嗯,原来是这个苑苑,却是个有趣儿的名字。片刻之间能想到这许多,倒也称不得什么无德无才。

            【略顿了顿,又问着。】

            你是江宁织造之女?江宁去年冬天冷不冷?下过几场雪?


            10楼2013-05-18 20:53
            回复
              (两个姜氏,一个愿字解的妙答的好,好的几乎都想当场抚掌夸一夸她。这样一个场面任是谁都有几分忐忑怯场。借着这个忱忱的一份从容,两人都当之无愧。只可惜——一样的样貌一样的从容,一样的出彩稳重。一个却差了几分运气,“明珠暗投”了。)

              你既说临水而生,那么请小主解一解上善若水。

              (问的不经心,看的也不漫不经心。花开并蒂是有意思只可惜怕是开不成了,皇帝脸上的情绪落入我的眼中,自是看得明白。)


              13楼2013-05-18 21:15
              回复
                【她这话答的不实,但话的奉承却让我听的明明白白,摩挲着手上的扳指笑起,微微点了点头。】

                很好,很好。

                【连说了两个很好,略收了几分笑意,又朝着她道。】

                瑞雪虽好,倘若过了,便由福成祸,过犹不及便是如此。你既是不曾在天气时节上留心,那是将心思都放在哪儿了?


                14楼2013-05-18 21:21
                回复
                  哈哈哈,好一句把心思放在了朕的东西上!

                  【她前头话还静静听着,听到最后忍不住笑出了声儿来。这人生了副玲珑心肝,话说的动听又有意思,虽说出身算不得好,可留在宫里总归是一道有意思的颜色。这般想着,便转头朝着一侧的人吩咐了。】

                  姜氏封嫔,封号么,山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就封为韫嫔。


                  16楼2013-05-18 21:47
                  回复
                    (山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韫嫔。妺儿今日机巧过人,这份荣耀当之无愧。心中虽含晦涩不平,却更为这一举欢喜。且,殿上所答,要比心思通透、玲珑巧辨,自问亦是不差的,心下对之后结果笃定更甚。柳眉弯弯,眼波清亮。)

                    (一个留着,心弦高提绷得紧紧,却不待反应,紧接下的话如快指一拨,嘣一声,弦断。)

                    (熙……贵人。)

                    (身后如炸开雷霆万钧,似魔障般耳畔嗡嗡轰鸣,仿佛再听不见其他。柔笑依然,依礼敛衽缓福,羽睫轻垂掩去眸底愕然)臣女姜氏,谢娘娘恩典。


                    20楼2013-05-18 22:27
                    收起回复
                      【 尚是孩童时,患过一场大病。高烧不退,近乎水米不进,阿玛额娘四处寻医却始终无法,最后竟是一个江湖道人救我一命。那道人算中我命里水重,缺火,终究是红火不起来的。我对这倒很是欣喜,我喜欢水,水多好啊,可以灭火,可以解渴。可是我却忘了,水不会转弯。 】

                      【 步子饶是不紧不慢也到底还是到了这延辉阁前,抬首向门匾看去,便已然觉得压迫渐近,沉沉的压在心上,好是难受。我怕么,我怕。不是没有听过传闻,对于后宫这二字,民间的流言一向与幸福无关。黑暗宫室,阿玛额娘将我推到这一步,怨是有一些,却无恨意。说到底这是所有待选女子殊途同归的宿命。日后生、死都只能由得自己了,亦或许连生死都由不得自己。心上紧张的一塌糊涂,头脑反倒一片清明了,就这么垂着头静候。 】


                      21楼2013-05-19 00:16
                      回复
                        (瞥了眼桌儿上的祁门红摆了摆手让婢子撤掉,换了盅涩苦味儿重的碧水青山,油绿的叶子在开水似的茶汤里打着旋儿,看似无奇无害却抿上一口哭到舌尖儿。嘴上苦了便是将心里的酸压下去半截子,单手撑着额角挡着半面脸儿,可目光却冷冷落在前后出门的姜氏姊妹身上。不可置否微微较了较银牙,而后便是低头又顺了顺册,螓首微偏问过太监道)

                        依着这册应是到筱氏了,怎么还不见人进来?去,麻利儿的唤上一遭。


                        22楼2013-05-19 00:27
                        回复
                          【 少顷见一公公唤我入殿,对来人颔首却并未多言。筱如梦,你要进去这个地方么?光站在这里,你就已觉寒意侵身了不是么?那么日后,你如何活在这里……不由回首,满眼所见尽是雄壮宫闱,再也看不见回家的路。好可笑,已经站在这里,哪里还由得我说想不想。 】

                          【 沉了口气儿,缓缓步入。立于人前十余步,福身行李。 】

                          臣女筱氏见过懿妃娘娘,愿娘娘金安。


                          23楼2013-05-19 00:39
                          回复
                            (若是搁了平时,这一句问安的话儿自己也能歪出好几种回法儿,心情不顺便是带些刁难,心境大好则是承了份讨巧,可是今儿自己无论如何都是要中规中矩的,况且江山代有才人出,自是敬妃凌到了头顶儿便应该晓得成也新者败也新者这件事儿。说话儿间就见门辄大开,由着公公引进了位秀女,但见身段儿玲珑曼妙的很。侧首小声对太监道)

                            这位就是筱氏?

                            (得了应承便摆了摆手让他退下去候着,继而转首看过筱氏,复又低头瞧了眼那册子,饶有趣味一笑)

                            瞧瞧,又是位汉军旗的姑娘,头前儿有对驯羊如姜的姊妹刚刚得筹,现在就瞧着你资质如何了。姓真是巧,秀秀气气的带着灵劲儿,名气的亦是沾了仙气儿,如梦如梦,究竟是浮生如梦还是佳期如梦?


                            24楼2013-05-19 00:55
                            回复
                              【 如梦如梦,听见上座的人如此说来,心思险要飘远了去。这名儿,是额娘取的。阿玛总说如梦二字太过艳俗,不像好人家的女儿该有的名字。可额娘却道,俗即是雅,总归盼望着我一生如梦,莫要尝太多苦楚滋味。本还是有一个姊妹唤作如怜,可惜未满周岁便已夭折,心里难过得紧,偏要将如怜当作小字。阿玛开始也是不肯的,禁不住我一再央着,终是遂了。 】

                              回娘娘,这名字是家母所取,臣女愚钝,也未曾细问过缘由。但想来,也该是佳期如梦才是。

                              【 可究竟是佳期如梦,亦或是浮生如梦。在这宫里沉沉浮浮哪有定数,我是怕了的,我只想在这里寻一方天地了此一生,无荣无宠无权,于我而言却是幸事。 】


                              25楼2013-05-19 01:0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