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吧 关注:80,450贴子:1,037,601

【周年】「你迟到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感谢帮我查日期的十七@×盛世烟花 ,本来应该是在30号还是29号那天发的,但是拖延症没救了。。。。
自爆镇楼(才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3-05-07 12:16
    前排马XDDDD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3-05-07 12:19
      同楼上(不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3-05-07 12:20
        酷爱把脸露出了


        收起回复
        5楼2013-05-07 12:22
          To 黄黑:
          嘛,不知不觉一周年了,没啥感觉啊(。
          也没怎么说过话,除了几张公用 一堆水帖(。
          挺怀念当时水得昏天黑地(。的日子(闭嘴
          自从限了水之后就没说过话窝太失败了(。
          ^q^在黄黑吧认识的好基友不多,加上骑基也就不超过十五个,什么都不会的窝真的是渣得一塌糊涂,黄黑吧完全没有我等渣渣的容身之地啊坟蛋!
          嘛不过还有好基友一起搅基啦真是太好了QAQ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后祝黄黑吧有越来越多的萌妹子,姑娘们微博更爱黄黑吧哟哎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3-05-07 12:23
            卧槽你们太快了!!!!!!
            To 骑基:
            认识你们真是太好了QAQ感谢你们!!有你们才有骑基!!=3=@×盛世烟花 @顾北生兮 @西瓜皮同学 @扭扭SK酱 @水色翼刃 @爱搅基的蛋XX
            @俺素小天真 ←抱歉小然然QAQ因为赶时间就没有画泥 下次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3-05-07 12: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3-05-07 12: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5-07 12: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5-07 12:29
                    最后是渣文 猎奇慎(。
                    瞎眼!!!

                    《无人的画室》

                    黄濑轻车熟路地钻过不规则的铁丝网上的洞,绕过充满突刺的树枝,跨过无人修剪的杂草丛生的格挡花坛,兀自走上毫无生气的五号楼。
                    五号楼是早已废弃了的——总共五楼,没有废弃之前是作为一个艺术教学楼使用——因为搬迁了新校区,几年前就有意将这栋旧楼推平,搬迁之前的跳楼事件更成为推平五号楼的理由,但是不知为何直到现在这栋旧楼依然屹立在被茂密的树叶盖住天的树林中。几束碎光照射在枯叶铺满的空地上,偶尔从林间传来的几声嘶哑的鸟叫,使得空无一人的旧楼更加阴气繁重。
                    凡是旧楼似乎总逃不过闹鬼的传统,某个学生不知是迷路还是怎么绕到了五号楼前面,也听说过五号楼的跳楼事件,不愿多待一刻于是快步穿过五号楼门前的空地。枯叶被杂乱的脚步搅得发出“哗哗”的声音,那个学生习惯性地晃眼一抬头,在四楼最右边的窗口里隐约看见了一个闪过的黑影,以及一丝丝跟着闪过的红色残影。紧接着,一阵锐利的尖叫似乎像是要从门口冲出来一样,门口的旧木板被一个巨大的身影踩得发出了沉重的悲鸣……后来怎么样了,黄濑并不关心。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这里再也没有人来过,周围也拉起了铁丝网,他只是满意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

                    长年的无人修葺导致木制楼梯的腐坏,黄濑踩着还剩下一半长度的阶梯,嘴里哼着曲子,一晃神差点踩到被腐蚀的木板。黄濑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将手中的包往胸口带了带,快步朝二楼走去。

                    走廊上零零落落地放着几张课桌和椅子,被厚厚的灰尘掩盖住了本身的颜色。轻巧的绕过那些桌椅,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没有犹豫直直走向最后一间教室,门上的玻璃已经被空气中的灰尘模糊了,地上还有从顶上掉下来的碎木屑。很随意地拉开门,入眼的便是角落里巨大的钢琴,在窗外直射进来的阳光下,能够清晰地看到在空气中弥漫的颗粒。引人注目的除了那架钢琴,就是靠着墙壁的油画,堆满了房间里的三面墙的油画。画中无一例外全是一名拥有天空般毫无尘杂的淡蓝色的头发的少年。教室中央的画架上,立着一幅等高的尚未完成的油画,少年站在盛开的向日葵花田中——盛夏已经过去了——淡蓝色的瞳孔像是要把你吸进去一样,像深渊,深不见底。还差最后一点点上色就完成了,不同于其他描写盛夏的画,整幅画的色调都凸显出一股凄清的暗淡,一如这栋五号楼无时不刻不存在的灰尘。黄濑坐在画架前,小心翼翼地从手边的包里拿出一直小心保护的东西——一颗戴着口罩的头颅。黄濑笑了,眼角微微向上翘,他抱着头颅,温柔地从头颅上取下那个口罩——是笑着的,嘴巴被线缝成了诡异的角度,缝制时浸流出的鲜血早已凝固,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呐呐,小黑子,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油画吗?就是这幅哟~还没有画完……但是我想现在就让小黑子看看。很美对不对?因为画了小黑子哟~”
                    黄濑手中的头颅正对着那副油画,空洞的眼眶中没有任何物体存在,画中暗淡的色调映衬了蓝发少年苍白得透明的脸。

                    黄濑愉快地起身,向后门角落里走去。那里立着一个深棕色的柜子,与其他所不同,表面很干净。黄濑理了理手中物体的发丝,猛的拉开了柜门——
                    淡蓝色的眼珠、手臂、从膝盖截断的大腿……装在大小不一的瓶子里,灌满了福尔马林。眼珠在液体中上下浮动,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少年,左耳上的耳钉泛着寒光。柜中那些残缺不全的“肢体”,都来自画中那名半透明似乎快要消失的少年——黑子哲也。

                    空气中的颗粒依旧四处漂浮,黄濑从柜中拿出灌满了福尔马林的玻璃瓶,不顾溢出来的液体打湿自己落了灰尘的衣服,将手中的头颅一点一点放进去。盖好盖子,黄濑满意地看着玻璃瓶,放进柜子里和那些残缺不全的“肢体”一起浮动着,少年的眉眼微微弯起,“这样就好了呢。”
                    从容地拿起随意搁在地上的包,拍拍落在表面薄薄的一层灰,灿金色的双瞳盛满笑意。
                    黄濑围着画室缓慢地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正中央那副尚未完工的油画面前,笑得像个孩子,微微弯腰,用愉快的语气对着画中少年说:“那么,下次再见了哟,小黑子。”
                    转身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钢琴,再没有回头地拉上教室门,直到脚步声从楼道中消失,传来“嘎吱嘎吱”的木板声,然后再无声响。
                    从没有关闭的窗口中,几只灰棕色的鸟飞进来落在那架钢琴上,歪着头,看着被钢琴挡在角落里已经残缺不全的尸体。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5-07 12:31
                      号了滚去学校了!!!!!周末再来看!!!!!!!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05-07 12:31
                        沙花~\(≥▽≤)/~ !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3-05-07 12:48
                          队长!!!!!!!默默!!!!!!!!!!!撒西不理我想你真的!!!!


                          收起回复
                          14楼2013-05-07 12:51
                            看到前辈们的周年贴就想到自己8月才满好忧伤o(╯□╰)o
                            而且混了一年基友连个奇基的人数都不到俺太失败了!!
                            嘛,祝贺lz周年>3<
                            今后要一直爱着黄黑哟!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3-05-07 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