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love云吧 关注:33贴子:3,143
  • 10回复贴,共1

┇十年份大坑┇【星彩】[穿越向]★星·旖旎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发表于2008-7-4

·引·


记得清晨仍未散尽的星光
烈日升起萦绕光晕
辉煌的闪耀

如此神伤
不堪一击 转瞬即逝
隐去了 不再归来

破碎了的
是如此的混乱模糊
乃至迷茫

世界
仿佛梦幻般的虚无缥缈
纵醒 也彷徨

等待着 一切会回来
可是终会疑问 初衷
到了何处

哪怕那一天
再近再近
也始终 觉得无望

涅磐未殇
已沧桑


回复
1楼2013-04-28 04:10
    发表于2008-7-4

    ·壹· 碎片


    每个星期都等待着的是这一刻。别人想着的,都是解放啊休息啊……但是我不这么想。
    反而会很忙碌吧?
    因为……
    但是,意愿是这么一回事吧?
    喜欢这样,所以……再忙碌,也没关系。


    安静如此。
    总是那么安静,那么和平。
    看着身边的人,总是觉得幸福快乐。
    可是……
    明明是满足却又不安。
    为什么?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我不是想让你们操心,不是想去玩,不是故意开玩笑。
    但是我真的真的没办法。
    我知道我的命运不在这里,我知道。
    所以我……别无选择。


    我们要在一起吧?
    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
    我知道我很任性,但是,拜托了。
    好吧好吧?
    那么就这样咯,今天……
    呼……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不要烦!
    恶心死了!你个人渣!
    啰嗦!
    闭嘴!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滚!
    不想再见到你!


    不用去思考什么了,哪怕是不对的,也要去做。
    何必去在乎什么。
    生杀之念,不过任务罢了。
    老小贵贱,都是一样的。
    死亡面前没有不同。
    没有。


    腐烂了。
    真臭。
    丑恶的世界,已经完全的腐朽了,从里到外,完完全全。
    虚伪。
    要是有一个新的净地,该多好。


    在我还没有意识到开始的时候,一切就已经要结束了。
    迷迷糊糊的。
    毫无预兆的就这么完了,或许说自己是没有在意吧。
    但是,现在意识到,是否晚了呢?
    还来得及吗……一切……?


    什么都有了,自己什么都有了。
    很幸福,真的。
    我想要的一切都在我身边。
    很快乐很快乐。
    也许我是天下最快乐幸福的人吧?
    真的很好,真的。


    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好不过了。
    这也算是我最大的梦想吧。
    也几乎能实现,虽然危险,虽然累。
    但是开心就好了。
    人活着,不为自己,为谁呢?


    我以为自己已经看惯了这一切,已经对这些东西习以为常。
    我以为我能承担,我能接受。
    我以为很简单能应对。
    我错了。
    我不能。
    我不适合。
    原来这一切,都是空想。


    总是这么的疯狂。
    我曾经受过无数枷锁的束缚,现在,都没有了。
    身不由己。
    我无法停止,或者是不想停止。
    算了……维持现状……或许对我不是坏事吧。


    没什么了不起的。
    没有什么可以夸耀的。
    别来使唤我,你没有资格!
    你有的不是你自己的,你没资格炫耀什么!
    你不算什么东西。
    走开吧,别来烦我。
    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羡慕那些人。
    他们有梦想,并为梦想而努力。
    可是我呢?
    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自己的方向。
    没有目标,没有希望。
    什么都没有……


    不过是去追求新鲜而已。
    是,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身边的都太无聊了。
    我甚至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要做的。
    现在才是重要的。


    没用的人总喜欢找借口。
    我才不。
    成功亦是成功,失败亦是失败,没有那么多道理。
    我得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不能去索要。
    这是我的原则。


    一,二……
    五,六……
    十一,十二……
    十七……
    星宿……
    都亮起了吗?
    从来没有这么闪耀过……就像……有生命一般……
    看来……以后……的确有一场好戏……
    序幕……要拉开了……


    回复
    2楼2013-04-28 04:13
      “旭……八岁了。”星彩半蹲下了身子,微微的一笑,“又长大了。”
      “嗯!谢谢星彩姐!”旭高兴的跳过去,投入了星彩的怀抱。星彩也难得的将自己的温柔毫无保留的透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星彩身后传来豪爽的笑声,回头,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汗,两手一边一个酒壶,看样子很高兴。“旭!从明天起教你练武吧!你不是那么喜欢去战场上么?”
      “真是的……父亲……”星彩有些埋怨,“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万岁”旭欢呼着,“练武的话就可以随便去战场么?”
      “但是旭……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打打杀杀么?”星彩担忧的问。
      “是不喜欢……但是我喜欢去战场!谢谢父亲!”旭固执地说。
      “哈哈哈哈……那么就这样吧!我的女儿们真可爱!嗝……”
      “父亲……不要借旭生日的名义,喝那么多。”
      “知道!知道!看见你们大伯父了么?”
      两个女孩都摇了摇头。
      “那么……我去找他了喝酒……哈哈哈!”
      “真是的……父亲……”星彩一脸埋怨,随后又转过脸看着旭“当真要学武?”
      “大概吧!”旭调皮地说,“我只是……喜欢战场而已!”说完对星彩吐吐舌头,“我找吃的去!”
      “哎……”星彩看着旭的背影,那一朵一朵的柠檬花,白得似乎那么不真实。

      远离热闹的一个花园里,两个男人相对的坐着。
      “刘备大人……您在担忧什么?”
      “这里歌舞升平……但是明天就是与黄巾军决一死战的时候了……或许又会……又会……”
      “我……可以帮上忙么?刘备大人您救了我的性命……让我在这乱世中得以存活……我一直不知该怎么报答。”
      “哪里……你不用谢我……这是我们的事情,太危险了,不能让你插手!”
      “刘备大人!这也算是我为支持您的仁义,做的表率吧!”
      “但是……”
      “刘备大人!为了天下苍生的和平……现在的牺牲是不得已的!”
      “好吧……我只有一个办法……可以阻止……”
      “请说!”
      “我偶然看到你练剑的……你的剑法已经是出神入化了……迅速又隐蔽……所以……我有这么一个请求……”
      “是!”
      “潜入黄巾军营帐……杀死张角和其余黄巾军的领导……”
      “在下敢去一试!”
      “拜托你了……这里到那里……快马三个时辰就可以到达……请……一定小心!”
      “刘备大人……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一定会做到!”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去吧……拜托了,怜……”



      “把他抬上来吧……”高软座上,一个紫衣夫人坐着,美艳的脸上带着抚媚和慵懒。
      士兵听令,抬上了一个右肩受了重伤的男子,天蓝色色的衣服上染上了斑驳的血渍。
      “为什么要替我当下那一枪?刺的并不是要害啊……”夫人站了起来,腰间的金笛闪着华贵的光彩。
      “虽然……咳咳……不是要害,但是力道很重,咳咳……一定会在甄大人的身上留下疤痕……这……不可以!”男子睁不开眼睛,不停地咳嗽,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也让他相当的虚弱。
      “真是有趣的男人呢。”甄轻挑的说,“我会让军医好好医治你的,放心吧。”
      “咳咳……谢谢甄大人……”男子显得很激动。
      “因为你,我没有受伤,没有降了我军的士气,这仗的胜利,有一些是归功于你呢。”
      “甄大人……严重了……”
      “作为答谢,我为你奏一首,美丽的乐曲吧……”甄妩媚的斜了斜头,取出了腰间的金笛。
      营帐的夜空中,传来阵阵舒心的旋律,像小小的碎石,划破了宁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



      “蓝!你在干什么!”普通家的农院里,传来了阵阵的怒叱。
      “这就是你一直不想嫁人的原因么?”
      “你一个女孩子!舞枪弄棒的是要干什么!”
      “虽然是乱世,但是我们平凡人家,不需要插手那么多啊!”
      “为什么妈妈的心情,你就不能理解呢?”
      被训的蓝衣女孩默默的低着头,手上的水鞭紧紧地在她手上勒出了道道红印,但她不在意,只是默默的听着。
      “你听到了么?沈蓝!”妇人激动的尖叫着。
      “好了好了……孩子她妈……”房里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让小蓝做她愿意做的吧。”
      “但是她已经不小了!不可以再这么肆意的做这些了!”夫人很激动的驳斥着自己的夫君。
      “娘……”蓝衣女孩开了口,“蓝要去远行……”
      “什么!你……!”妇人明显的一惊“你威胁我吗?”
      “娘……蓝儿没有开玩笑……”蓝衣女孩认真地说。
      “小蓝……你要去哪?”男人问道。
      “我去游历四方……靠武艺赚一些钱,去看看山水……去……体会一下战争……增加阅历。”
      “不准!不准!”妇人尖叫着说。
      “让她去吧……”男人叹了口气,“小蓝这辈子……从未请求过我们……从未任性,这次,我们就随她吧……小蓝……万事小心……一定要回家啊……”



      阴天之夜,月光被黑云笼罩,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夜空陷入了死亡一般的寂静。
      忽然唰的一声,划破了夜晚的死寂,寒光闪过,铁器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
      “为什么要逃?”一个冷冷的男声音问道,伴随着火星地蹦开,显得寒入骨髓。
      “哼……幻,你不是随时可以杀了我么……何必问这么多。”另一个男生嘲讽地回答“逃出的人……不都是死罪么?”
      “自然要杀你……但是我想知道原因……师父明明这么好带我们,为什么还要逃?”又是一声尖利的碰撞声,冷冷的男声压低了些“他们还没有发现……告诉我!”
      “好待?”另一个男生冷哼着“对于你这种工具来说或许是……但是我不一样,我可不甘心一辈子做那老头子的杀人工具……”
      “你……”
      “你听着,你可以动手,毫不费力就可以杀了我,但是杀了我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是第一个慕容听雨,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反倒是你……当一个工具一辈子……你当真甘心?你当真不懂什么是人类的感情?还是说你当真不是人类了?哼……可悲……你比我更可悲……”
      “……”冷冷的男人沉默了,黑夜中除了衣衫随风摆动的声音,再没声响。
      “哦?怎么……你体会到了?”男声又嘲讽的问“下不了手?那么……我可就先走了……”
      “或许我也不知道生存的意义在何……但是我会努力寻找。而幻你……又何苦还在这个漩涡里,越陷越深呢?”



      “我听伯言那家伙说过你……你这个奇怪的家伙。”营帐里,一个略显成熟的男人放肆的说着,看着眼前的一个装着现代的男子。
      “我不叫‘家伙’。”男子认真地说,“我叫李凡星,字是最近取的,叫追随。这里真的不是现代的历史课活动么?真的是三国?”
      “什么三国?”成熟男人笑得打趣“真是好玩的家伙……我是吕蒙,字子明!”
      “都说了我不是‘家伙’!”李凡星有些生气,看着眼前的一身红袍金甲的吕蒙,又变得很惊异“陆逊也是……你也是……你们真的都是东汉时期的?”
      “什么啊!你这莫名其妙的家伙!”吕蒙也显得有些生气“大男人做事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你……!知道回到现代的路吗?我还要回去……高考只有不到两个月了!”一直都很镇静的李凡星,提到了高考,却显得很焦急。
      “什么回去现代?现在不就是现代吗?高考又是什么?”吕蒙一脸莫名其妙。
      “就是……”
      “好啦……好啦……小伙子,别去管那个啥的……你叫李凡星吧?以后就在我手下做事怎么样?”吕蒙一脸赏识的看着眼前的李凡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而且胆量也不错。”
      “但是高考……”想到这个,李凡星就变得迟疑起来。
      “嗨!管那个呢!反正你现在也回不去嘛!”吕蒙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手,“既来之,则安之。”
      “这样吗?也对!”李凡星终于放下了包袱,“也当是,找到了份工作吧!”



      “仲达,最近书看得怎么样了?”安静的花园里,一个蓝衣小男生问着另一个看着书的男孩。
      “子桓大人……”男孩抬起了头,但瞬即又低了下去。
      “不是姓秦的又为难你了吧?”
      “没有!”男孩连忙摆了摆手“秦大人很关心我……而且,也让我要劳逸结合。”
      “哦?是么?那么现在来玩吧?”
      “但是……书……”男孩显得很迟疑,但随即神态变的扭曲起来。
      “嗯?仲达?你怎么了?”
      “没……”男孩深吸了几口气,绽开了一个微笑,“今天玩什么?子恒大人?”
      “走吧!叫典韦他们陪我们蹴鞠!”
      “好……!”男孩微笑的答道,但等蓝衣男生背过去之后,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真的是这样的么……
      真的要这么做么……


      收起回复
      8楼2013-04-29 09:15
        “旭……八岁了。”星彩半蹲下了身子,微微的一笑,“又长大了。”
        “嗯!谢谢星彩姐!”旭高兴的跳过去,投入了星彩的怀抱。星彩也难得的将自己的温柔毫无保留的透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星彩身后传来豪爽的笑声,回头,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汗,两手一边一个酒壶,看样子很高兴。“旭!从明天起教你练武吧!你不是那么喜欢去战场上么?”
        “真是的……父亲……”星彩有些埋怨,“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万岁”旭欢呼着,“练武的话就可以随便去战场么?”
        “但是旭……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打打杀杀么?”星彩担忧的问。
        “是不喜欢……但是我喜欢去战场!谢谢父亲!”旭固执地说。
        “哈哈哈哈……那么就这样吧!我的女儿们真可爱!嗝……”
        “父亲……不要借旭生日的名义,喝那么多。”
        “知道!知道!看见你们大伯父了么?”
        两个女孩都摇了摇头。
        “那么……我去找他了喝酒……哈哈哈!”
        “真是的……父亲……”星彩一脸埋怨,随后又转过脸看着旭“当真要学武?”
        “大概吧!”旭调皮地说,“我只是……喜欢战场而已!”说完对星彩吐吐舌头,“我找吃的去!”
        “哎……”星彩看着旭的背影,那一朵一朵的柠檬花,白得似乎那么不真实。

        远离热闹的一个花园里,两个男人相对的坐着。
        “刘备大人……您在担忧什么?”
        “这里歌舞升平……但是明天就是与黄巾军决一死战的时候了……或许又会……又会……”
        “我……可以帮上忙么?刘备大人您救了我的性命……让我在这乱世中得以存活……我一直不知该怎么报答。”
        “哪里……你不用谢我……这是我们的事情,太危险了,不能让你插手!”
        “刘备大人!这也算是我为支持您的仁义,做的表率吧!”
        “但是……”
        “刘备大人!为了天下苍生的和平……现在的牺牲是不得已的!”
        “好吧……我只有一个办法……可以阻止……”
        “请说!”
        “我偶然看到你练剑的……你的剑法已经是出神入化了……迅速又隐蔽……所以……我有这么一个请求……”
        “是!”
        “潜入黄巾军营帐……杀死张角和其余黄巾军的领导……”
        “在下敢去一试!”
        “拜托你了……这里到那里……快马三个时辰就可以到达……请……一定小心!”
        “刘备大人……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一定会做到!”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去吧……拜托了,怜……”



        “把他抬上来吧……”高软座上,一个紫衣夫人坐着,美艳的脸上带着抚媚和慵懒。
        士兵听令,抬上了一个右肩受了重伤的男子,天蓝色色的衣服上染上了斑驳的血渍。
        “为什么要替我当下那一枪?刺的并不是要害啊……”夫人站了起来,腰间的金笛闪着华贵的光彩。
        “虽然……咳咳……不是要害,但是力道很重,咳咳……一定会在甄大人的身上留下疤痕……这……不可以!”男子睁不开眼睛,不停地咳嗽,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也让他相当的虚弱。
        “真是有趣的男人呢。”甄轻挑的说,“我会让军医好好医治你的,放心吧。”
        “咳咳……谢谢甄大人……”男子显得很激动。
        “因为你,我没有受伤,没有降了我军的士气,这仗的胜利,有一些是归功于你呢。”
        “甄大人……严重了……”
        “作为答谢,我为你奏一首,美丽的乐曲吧……”甄妩媚的斜了斜头,取出了腰间的金笛。
        营帐的夜空中,传来阵阵舒心的旋律,像小小的碎石,划破了宁静的湖面,泛起层层涟漪。



        “蓝!你在干什么!”普通家的农院里,传来了阵阵的怒叱。
        “这就是你一直不想嫁人的原因么?”
        “你一个女孩子!舞枪弄棒的是要干什么!”
        “虽然是乱世,但是我们平凡人家,不需要插手那么多啊!”
        “为什么妈妈的心情,你就不能理解呢?”
        被训的蓝衣女孩默默的低着头,手上的水鞭紧紧地在她手上勒出了道道红印,但她不在意,只是默默的听着。
        “你听到了么?沈蓝!”妇人激动的尖叫着。
        “好了好了……孩子她妈……”房里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让小蓝做她愿意做的吧。”
        “但是她已经不小了!不可以再这么肆意的做这些了!”夫人很激动的驳斥着自己的夫君。
        “娘……”蓝衣女孩开了口,“蓝要去远行……”
        “什么!你……!”妇人明显的一惊“你威胁我吗?”
        “娘……蓝儿没有开玩笑……”蓝衣女孩认真地说。
        “小蓝……你要去哪?”男人问道。
        “我去游历四方……靠武艺赚一些钱,去看看山水……去……体会一下战争……增加阅历。”
        “不准!不准!”妇人尖叫着说。
        “让她去吧……”男人叹了口气,“小蓝这辈子……从未请求过我们……从未任性,这次,我们就随她吧……小蓝……万事小心……一定要回家啊……”



        阴天之夜,月光被黑云笼罩,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夜空陷入了死亡一般的寂静。
        忽然唰的一声,划破了夜晚的死寂,寒光闪过,铁器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
        “为什么要逃?”一个冷冷的男声音问道,伴随着火星地蹦开,显得寒入骨髓。
        “哼……幻,你不是随时可以杀了我么……何必问这么多。”另一个男生嘲讽地回答“逃出的人……不都是死罪么?”
        “自然要杀你……但是我想知道原因……师父明明这么好带我们,为什么还要逃?”又是一声尖利的碰撞声,冷冷的男声压低了些“他们还没有发现……告诉我!”
        “好待?”另一个男生冷哼着“对于你这种工具来说或许是……但是我不一样,我可不甘心一辈子做那老头子的杀人工具……”
        “你……”
        “你听着,你可以动手,毫不费力就可以杀了我,但是杀了我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是第一个慕容听雨,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反倒是你……当一个工具一辈子……你当真甘心?你当真不懂什么是人类的感情?还是说你当真不是人类了?哼……可悲……你比我更可悲……”
        “……”冷冷的男人沉默了,黑夜中除了衣衫随风摆动的声音,再没声响。
        “哦?怎么……你体会到了?”男声又嘲讽的问“下不了手?那么……我可就先走了……”
        “或许我也不知道生存的意义在何……但是我会努力寻找。而幻你……又何苦还在这个漩涡里,越陷越深呢?”



        “我听伯言那家伙说过你……你这个奇怪的家伙。”营帐里,一个略显成熟的男人放肆的说着,看着眼前的一个装着现代的男子。
        “我不叫‘家伙’。”男子认真地说,“我叫李凡星,字是最近取的,叫追随。这里真的不是现代的历史课活动么?真的是三国?”
        “什么三国?”成熟男人笑得打趣“真是好玩的家伙……我是吕蒙,字子明!”
        “都说了我不是‘家伙’!”李凡星有些生气,看着眼前的一身红袍金甲的吕蒙,又变得很惊异“陆逊也是……你也是……你们真的都是东汉时期的?”
        “什么啊!你这莫名其妙的家伙!”吕蒙也显得有些生气“大男人做事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你……!知道回到现代的路吗?我还要回去……高考只有不到两个月了!”一直都很镇静的李凡星,提到了高考,却显得很焦急。
        “什么回去现代?现在不就是现代吗?高考又是什么?”吕蒙一脸莫名其妙。
        “就是……”
        “好啦……好啦……小伙子,别去管那个啥的……你叫李凡星吧?以后就在我手下做事怎么样?”吕蒙一脸赏识的看着眼前的李凡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而且胆量也不错。”
        “但是高考……”想到这个,李凡星就变得迟疑起来。
        “嗨!管那个呢!反正你现在也回不去嘛!”吕蒙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手,“既来之,则安之。”
        “这样吗?也对!”李凡星终于放下了包袱,“也当是,找到了份工作吧!”



        “仲达,最近书看得怎么样了?”安静的花园里,一个蓝衣小男生问着另一个看着书的男孩。
        “子桓大人……”男孩抬起了头,但瞬即又低了下去。
        “不是姓秦的又为难你了吧?”
        “没有!”男孩连忙摆了摆手“秦大人很关心我……而且,也让我要劳逸结合。”
        “哦?是么?那么现在来玩吧?”
        “但是……书……”男孩显得很迟疑,但随即神态变的扭曲起来。
        “嗯?仲达?你怎么了?”
        “没……”男孩深吸了几口气,绽开了一个微笑,“今天玩什么?子恒大人?”
        “走吧!叫典韦他们陪我们蹴鞠!”
        “好……!”男孩微笑的答道,但等蓝衣男生背过去之后,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真的是这样的么……
        真的要这么做么……


        收起回复
        16楼2013-04-29 09:15

          第三幕
          出场人物:秦清·慕容听雨·司马懿·曹丕· 甄姬·聂琰岚·夏莹雪·释绫





          魏国
          夜晚,月朗星稀。秦清独坐在宫台上,品着一杯铁观音,对着身前的罗盘暗暗沉思着什么事。
          忽然,他惊觉一般的抬起头。
          “听雨?”
          “是。”随着他的呼叫,慕容听雨单膝跪现在面前。白色的衣袍随着夜风的吹拂猎猎作响。
          但秦清没有说话,慕容听雨疑惑的抬起了头。
          “有事吩咐吗?”
          秦清慎重的点点头,警觉的姿态。慕容听雨心想大概是机密之事,前去,凑耳倾听。
          秦清还是略沉吟了一会,开口。
          “茶没了。冲茶。”
          卧(河蟹)槽!
          片刻,慕容听雨铁青着脸提来一壶茶,咚的一声磕在罗盘上。
          “哎哎,轻点!”秦清大惊,连忙拂去罗盘上的茶水。“真是……对待老板就这态度。”
          莫容听雨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却见不过须臾,司马懿踏着步子扭捏了过来。
          “怎么?”秦清有些惊讶。
          “那个叫‘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告诉我,大人需要照顾。”司马懿怯怯的说道,脸却不经意的红了。
          “那家伙……好了没你的事,下去吧。”秦清听言扭起古怪的表情,挥了挥袖子。
          司马懿没有动,暗暗咬紧了嘴唇。
          “不知好歹。”身后忽然传来了轻蔑的声音,转头,见曹丕大步的踏来。“仲达可不是你的佣人。”
          秦清没有说话,抿一口茶。
          “子恒你也是,为什么老要听这种人的话!要比学识武艺,我还不见得比他差!”曹丕三两步走到司马懿身边,拉起他的手,“我们走!”
          司马懿摇了摇头,固执的不肯挪动脚步。
          “子恒!”
          司马懿倔强的甩开了曹丕的手,吼道,“你不懂的!”
          曹丕镇住了,从未见眼前的人发过这么大脾气。
          “为什么我愿意服从秦大人,看着好了!”司马懿恼怒的一甩袖,大喊道,“IP党们,我们的口号是——”
          本宁静的夜忽然被四面八方传来的呼喊声打破,百万乃至千万的IP党们深夜一同呼喊着——
          “信清哥!得永生!!”
          -.-b
          秦清扶额,又挥了挥袖子,打发似的。“仲达……下去吧。”
          司马懿不甘心的跺了跺脚,行了一个礼,转身离开了。
          曹丕被方才的气势惊住,僵硬了一会,毫无底气的瞪了秦清一眼,追着司马懿而去了。
          “唉……”秦清叹了一口气,继续观望着罗盘。
          一会……
          “哎呀,脚麻了……谁扶我起来……”






          宫殿房内,甄姬正独守空闺,却丝毫没有体现出孤独的样子。
          聂琰岚推开房门,带进一本封面被扯掉的书。
          “甄大人……”聂琰岚将书递给甄姬,神神秘秘的,“搞到了。”
          甄姬激动的接过,对着书不禁连连赞叹。
          “这期[腐女子]杂志我等好久啦……你下去吧,我要好好品味!”
          聂琰岚听令,走出了房门。却悄悄勾起一丝微笑。
          左顾右盼一会,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拿出怀中的一个封面。对着非常重口味的封面流起口水来。






          释绫:魏国的番外是怎么回事,乱七八糟!
          夏莹雪:就是啊!我都还没有出场!
          释绫:简直是赵子龙大战真田幸村!
          夏莹雪:一看就知道是敷衍!
          释绫:%&¥#%&*(*……
          夏莹雪:@#%!¥#**!




          ……
          (-完-)


          释绫&夏莹雪:等等!某影你还没有解释是怎么回事啊!!!


          结束于2009-8-23


          回复
          25楼2013-04-30 23:42


            向子晴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
            她心里不住的有些抱怨,虽说闯入战地是她的不对,但是也不能把她关在军牢里吧!
            虽说这床的舒适度还好,但是光天化日的谁睡得着啊!(胡说~你明明才醒XD)
            她微微张开眼,看见一红色衣装的男子提着一白衣女童,打开了对面的牢房。
            “刘逸涵!混蛋!你放开我!”周小旭大声嚷嚷着,四肢挥舞挣扎好不拼命,却没见刘逸涵面上有丝毫不耐。
            向子晴直起身,打趣的看着这一对奇怪的组合。
            听了她的话,刘逸涵一松手,周小旭直径咚的一身摔在了地板上。
            然后趁周小旭还没有起身,三两跨步出门,哐的一声上了锁。
            哪知刚才凶神恶煞的少女忽然哭了起来,向子晴微微一愣,梨花带雨的萝莉样这真叫人心疼呢。
            可刘逸涵只是说,“别哭了。”
            “这招只对星彩管用。”
            说完他一转身,看向向子晴,只凝视一眼,走出了军牢。
            “刘逸涵你等着!让星彩姐知道你把我关在军牢里,她一定杀了你!”周小旭还在刘逸涵身后大声闹着,却听牢门嘲讽的吱一声合上了。
            向子晴不禁笑出声,在周小旭听来,是莫大的讽刺。
            “你是谁?”周小旭像才发现她一样,擦干泪,冷冷问。
            “只想赚钱的路过人。”向子晴含糊答道,却反问“你又是?”
            “星彩将军的妹妹!”周小旭好似很自豪的说。
            妹妹吗?向子晴,这种事都能随便在囚犯面前说出口,真是没心机的孩子。
            不过那个冷美人有这样的妹妹,还真是让人惊讶。
            “几岁了?”向子晴接着含笑问道。
            “八岁!”周小旭的眉目忽然沉了下来,面部带上了些冷色,向子晴才发现,她只是头发散了下来,穿的还是男装呢。
            “倒是你,”周小旭抬头接着问“是俘虏?”
            “不是说了么?”向子晴站起身,“我只是个可怜的路人。”
            “切!”哪知周小旭不屑的切了声“我还以为可以借你挟持我,然后我们两个都跑掉呢!”
            向子晴不禁愣了神,随即笑了起来。
            这孩子,心思倒是不一般呢。
            但你知道俘虏都是怎么样的猛兽吗?傻孩子……
            “干嘛这么着急想出去呢?”向子晴好奇。
            难道星彩说的想起的人,就是你吗?(详见第七章末)
            “因为战斗啊。”周小旭嘟嘴,老实回答“因为我想上战场。”
            这么……小的孩子吗?为什么呢?
            是因为自己的姐姐吗?
            向子晴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我还有一个提议,计划长远。”
            周小旭听言来了兴趣,倾身听向子晴压低声音的话语。
            “我有意入蜀军,但是要麻烦你,给星彩说情了。我进去是为了赚钱,然后我可以亲自带你上战场,就说是历练。我要钱,你要自由,如何?”
            周小旭沉吟一番,点点头。
            “这孩子……”向子晴无奈的低叹一声“我是间谍的话怎么办啊!”
            “你都这么说了当然不是了,”周小旭却狡黠一笑,“姐姐的眼睛那么清澈呢,不会是坏人的。”
            “这样吗?”向子晴听得半真半假,只无奈一笑。
            “那么这场交易……”
            “成交!”



            战斗吧,杀戮吧,复仇吧……
            周皓挥舞着破旧的长枪,于乱军中杀得残肢四溅。
            将世界染得腥红,用来祭奠你们杀死的,我的亲人!
            惨叫吧,体会吧,我的痛楚,被杀死的,妻儿的痛苦……
            他长枪一挥,扫过一片敌军,却有些在意的,看向了战场一边一抹绿色的影子。
            在血红的地狱里,宛如曙光。
            星彩跳跃在战场里,轻巧的挥舞着光晕,掠过敌人汗湿的胸甲,造成冰冷的尖锐的痛。
            她不杀人,只借这冷疼,让你知道何为生命。
            不要,再拼命了。
            一个被击倒的士兵忽然站起来,向着星彩的后背,举着长戟猛地刺过去。
            周皓的瞳孔骤的缩紧了。
            不要……
            不准再伤害……
            不准再伤害我重要的东西!
            嘴中蹦出呐喊,周皓双膝跪地,只见那个士兵的身形停了下来,血溅出来,染红了星彩的裙摆。
            对不起……弄脏了你……
            周皓的长枪,忽然从中间断成九节,伸长成一条长蛇,贯穿士兵的胸口。
            星彩停下了动作,灵动的眸子颤了一下,却捏紧了光晕,赶到周皓身边。
            “周副将……”
            她倾下了身,扶起了倒下的周皓,“请站起来,谢谢你……”
            周皓没有让星彩碰他,闪了闪身,自己站起来。
            “将军,你没事就好。”
            不要碰我,我这染满鲜血的身体,不值得圣洁的你触碰。
            “周副将。”
            星彩有些哀伤的皱起眉,“别这样。”
            “这样的负担,会太重的。”
            周皓有些惊愕的收起枪,却低声开口“上阵杀敌是我的使命。”
            “谁都有家人的,周副将……”星彩娓娓道,“我也是为了妹妹和父亲,才战斗的。”
            “将军……”
            周皓转过身,不去看她,却长舒一口气,混沌的眼睛,终于有了些清醒。
            “请专心战斗吧,将军,不要管我了。”
            说完,他甩了甩头,留下星彩跑开了。
            谢谢你……
            他微微笑了,招数也没有那么残忍。
            是你救了我。
            谢谢你……



            结束于2010-7-3


            回复
            28楼2013-05-02 00:02
              沈蓝醒来的时候,已是近黄昏的天气,她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想支起身子,才发现酸痛的感觉从手臂传到四肢百骸。她疼得咧了嘴,一声轻轻的低吟从嘴角溢出。
              “醒了?”忽然有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沈蓝看过去,不禁眯起了眼睛。
              似乎总是这样看着她,总是逆着光,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凝视她的眼眸中有读不出的情绪。阳光下阴霾一般,月光下妖物一般,却都有魅惑人的,引人堕落的能力。
              我是……在埋怨你吗?沈蓝不禁苦笑。
              “雪……”她喃喃,有些不满的口气,却是撒娇般的,“害我睡到这会呢……”
              夏莹雪不语,还是那丝若有若无的笑,却忽然让沈蓝感到好像有些不对。
              “怎么……了?”沈蓝这才立起身,忘了身上的酸痛,担忧的问。
              “我要走了。”夏莹雪也不回避,径直就说了,脸上的笑容隐去,冰冷的,如她的名字,晃花了沈蓝的眼睛。
              沈蓝觉得一阵晕眩,抬手抓紧了夏莹雪的衣袖“走?你要去哪?”
              “当然是随征了,我是中将。”夏莹雪的手贴上抓着她的袖子的沈蓝的,不容抗拒的拉开,然后握在手里,冰凉得仿佛骨子里散发出寒意。
              沈蓝打了个寒噤般一颤,却还是乞求的语气“不带我去么?”
              “这不是儿戏,蓝。”夏莹雪的指摩挲着沈蓝的手背,恋人般温柔的,却只给沈蓝带来一身寒意。
              沈蓝说不出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夏莹雪,眼中的泪光闪现,被夏莹雪见着了想抬起手去擦,却被沈蓝抓住按下,别过脸去,留给夏莹雪一个倔强的侧影。
              夏莹雪有些失神,两人僵持着。
              或许自己迷恋的,就是这一瞬间的转向,一瞬间的坚持,一瞬间的……在意。
              可是……终究只能是迷恋啊。
              “你是在恨我吗?蓝。”夏莹雪低语,冷冷的语调里在没有了往日的温情。
              “我……”
              “占了你,却抛弃你,你觉得羞耻吧?”夏莹雪不容沈蓝反驳,直接拆穿。
              心里或许不否定是那样的想法,沈蓝却还是红了脸,夏莹雪击溃了她太多作为这个时代女孩的节操,现在又要击破她心里仅剩的矜持么?
              可是,她还是那样喜欢她。
              因为。她是命中注定的人……
              “雪……”沈蓝不回应夏莹雪的逼问,却反问道“为什么,我不能一直留在你身边?”
              似乎料到对方会这么问,夏莹雪只是轻蔑的一笑,脸凑近了沈蓝的脸,对方的瞳孔里能看见自己扭曲的影子。
              “我的生活,不需要别人的介入插手,谁都不行。”
              “你管得太多了,蓝。”
              说罢夏莹雪的手猛的从沈蓝的掌中抽出,沈蓝没有握住,抬手前倾身子去够,没有抓住,却勾住了夏莹雪颈前的羊脂玉,脆弱的绳子不堪拉扯,啪的断了。
              沈蓝看着手中洁白的羊脂玉,摊在手中,云般飘渺却真实的存在,让她愣了神。
              夏莹雪的脸色差到了极致,一把抓过沈蓝手中的羊脂玉,握紧了,转身迅速离去,背影却是有些慌乱的样子。
              但是沈蓝发现不了,她失神到连夏莹雪离开都不做法阻拦。
              赤星命南,赤星命南……脑中不断回响这句预言,沈蓝忽然呜咽一声,脸埋进了锦被。
              夏莹雪颈前的玉上的红色,让沈蓝以为她便是“赤星”了,相信的那样快,不带一点犹豫,也是因为夏莹雪开始时的温柔吧。
              可是今天看见的玉,虽是同样一块,却没有了那红色。沈蓝瞬间想通了那红色是什么,哭着又自嘲的笑起来。
              那是血迹啊,做军将的,哪有不杀人的。
              只怕是杀得眼红时,也顾不上鲜血四溅的污秽了。
              那样伤心,沈蓝也分辨不出到底为何,是因为自己被背弃,或是错认了命运,或只是……接受不了那样,那样喜欢的夏莹雪,和她心目中的人完全不一样。
              只是她终于嚎啕大哭起来,泪水浸湿了锦被,却再也进不了,那个人的心里。



              被叫住的时候,萧怜自己都是有些吃惊的,身旁的林匕夜一脸胡子拉渣的大叔模样,瞪着叫住萧怜的人。
              “我想单独跟你谈谈。”幻半阖着有赤红瞳孔的眼睛,颔着头不明情绪的说着。
              萧怜无奈,斜了一眼身旁的林匕夜,林匕夜见状耸了耸肩“那么,小怜晚上记得来陪我喝酒哦!”他慢悠悠的说完,摇摇晃晃的走了。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和失恋的挫男喝酒。”萧怜扶额自言自语道,继而转身看着幻,“那么,有什么事?”
              “萧大人,我叫幻。”幻自报姓名,行了一礼,却讲些并无礼数的话语,“上次的弹簧箭矢很精妙,这次我想问你一些问题。”
              “我知道你,过奖了。”萧怜也冷漠的回答“请便。”
              “我想问萧大人,作为一个杀手,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人活着的意义?”
              萧怜明显一愣,这样的问题,他并不是没有思考过,但是就算得到了答案,又有什么用。
              听命于人,就要心无旁骛。作为一个傀儡却要羁绊于思考生命的意义,不是善良,而是讽刺。
              “为什么问出这样的问题,幻。作为一个杀手,有思考这些的必要么?”萧怜没有回答,避开了话题。
              “因为是……子龙将军说的,要明白的不是人命的价值,而是意义。”幻有些不安,还是说了出来“我……我不明白。”
              “他?”萧怜似乎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然后你去问了芦川美鹤,他让你来找我?”
              找同样被看做傀儡的我?
              幻不语,但是有惊愕一闪而过的神情,萧怜心中确定了九分。
              “幻。”萧怜厌恶的皱起眉,“不论是悠哉的还是死忠的,都是听命于人的。与其立场不定,不如专心做自己的事情。”说完,萧怜就要转身离开。
              “但是!”幻有些不甘心,终于大喊道“芦川大人说,至少有些事情你是知道的!”
              萧怜转过身,错愕的样子。
              是吗?你对我还抱着什么“善良”的期望?
              “他说,至少你有些事和我是不一样的,你可以教我!”
              “我可以教你?”萧怜喃喃重复道“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同样是杀手,听命杀了那么多人,为了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
              他顿了顿,又重复着“为了国家和人民……”
              忽然他嗤笑了一声,“这是什么可笑的差别?”
              “幻。”终于萧怜叫他,脸上还挂着讽刺的笑意“你去杀人,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杀人?”
              “是主公的命令。”幻毫不犹豫的回答。
              “除此之外,你自己怎么想?”
              幻沉默,分刻道“没有,我不知道。”
              “是为了仁义。杀死别人,来保护自己的国家和百姓。”萧怜悠悠道,“你明白么?为了大义杀人……这样?”
              不出萧怜所料,幻低头沉吟了,萧怜哈哈一笑“你何必要思考这些。这些东西,不知道也许更幸福些。”
              “毕竟杀手是不需要有感情的。”
              但是幻并没有失望的样子,脸上带着别人从未见过的,热切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总有无辜者?”
              “无辜?”这次萧怜没有否定,“是……呐。”
              “我们,不是一直在为无辜的百姓战斗么……”他自言自语道。
              “我知道了,萧大人,告辞。”幻带着欣喜的心情,告辞离开了,留下萧怜有些失神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但是……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萧怜有些徜徉,“不如做一个傀儡来得单纯。”
              说罢他叹了一口气,“今晚,还是去喝一杯吧。”



              李凡星没见过吕蒙发过那么大的脾气,至少在他认识吕蒙以来,见过他打趣的样子,认真的样子,傲慢的样子,却从未见他将自己的脾气表露出来。他觉得吕蒙该是一个会克制自己怒气的人,可是终究还是禁不住这么一激。
              在陆逊去找过他之后。
              “陆伯言!”吕蒙手一掀,砸碎了一个香炉,燃尽的香灰扑起,呛鼻的味道,李凡星讪讪的退后了一步,心中不免暗暗有些害怕。
              “那个黄口小儿!”吕蒙继续骂道,又一脚踹翻了堆满文案的桌子,竹简哗啦的散在地上,有的因为过大的力道而折断了。
              李凡星不敢说话,他知道吕蒙为什么生气,吕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意,可是李凡星知道,他就是一个自私势利的人。李凡星知道,但他也明白,如今他在这个世界能够生存下来,也都要依靠吕蒙所教给他的一切。
              即使让他愚忠,即使让他变得残暴。可是他给了自己生存的机会,只能依靠他。
              而今日,陆逊来找他,对现在陷入低谷中的他一番看起来文质彬彬,有礼有节的“问候”,终于让吕蒙无法克制了吧。
              对比别人的意气风发,和自己的低落。
              李凡星暗叹一口气。似乎也有自己的原因在里面呢。
              如果……当初决绝一点的话。
              如果当初果断一点的,将孙策将死的消息告诉吕蒙的话,也许守城之功就不会是周若颖的,陆逊也不会因此沾光,他也不会因为失去了孙策的赏识又不被孙权待见而难过了。
              那么,还是劝劝他吧……
              “将军……”李凡星定了定心,最终还是开了口“陆逊只是小人得志……”
              马屁却是拍到了马腿上,因为吕蒙没有相比冷静,反而更加暴怒,三两步冲到李凡星眼前,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揪了起来。
              “小人得志?那我以前的名分,是不是也都是小人得志?”
              李凡星慌了神,没想到又有这么一出,急忙想解释,吕蒙却凑近了他,脸上有一份他熟悉的,算计的阴沉。“你听着,追随,陆伯言的才干,绝对不会只是一个现在的小将那么简单的。他今日来,便是提醒我,和他合作,我没有选择。”
              李凡星呼吸有些困难,“不要……受他要挟……将军……”
              吕蒙重重哼了一声,甩开李凡星,任他重重跌在地上。“我吕子明从不依靠别人上位!”
              “倒是你……追随。”吕蒙冷冷看着他,“你学的看来还不够……”
              李凡星心中咯噔一下,比背部的剧痛更让他恐惧。
              他知道……知道我知道那些,却并没有告诉他……
              那你是否知道,你和陆逊的不合,最终会害死你。李凡星张嘴,发出了两个音节,这一次他想告诉吕蒙。
              他不想他死,他需要他的庇护。
              “我也不会依靠你。”吕蒙却傲慢的说,在李凡星的心头浇了一把凉水。“周若颖知道的,何川知道的,你必也知道。但是我不会问你,我的人生不是几个预言可以掌握的。”
              “只是我以前就告诉你了,”吕蒙俯视他,阴森森的说,“你不该和他们追求一样的未来……你自己也应该清楚自己要追随什么。”
              冷冷抛下这几句话,吕蒙转身离开了帐子,掀帘的用力还是暴露了他想隐藏的怒气。
              帐内因为门帘的掀起晃起几道明亮的阳光,却最终又灰暗了下去。
              自己所追求的未来?李凡星有些自嘲的想,便是这个,我从来没有过。
              可是……
              “可是……将军……”
              李凡星缓缓从地上爬起,盯着吕蒙离开的帐门。
              “不能互相利用的人……最终也是失败的……”
              即使有了追随的目标,也是一样的。
              心里,终有了一分原来没有过的算计……


              回复
              30楼2013-05-03 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