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吧 关注:399,771贴子:47,445,697

马寅:那些日子 那种挣扎——郎平出山日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很多事情,在你经历它的时候,你无法看到更远。
但是有第六感帮忙,又注定你不会错过那些精彩。
2013年3月27日晚,我和郎导像平常那样通了个电话,本是闲谈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话题拐到了中国排球,而郎导又跟我说了那么多她对中国排球的设想,让我深深感到“铁榔头”对中国排球那份深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放下电话后打开电脑新建一个文档,把郎导说的话记录了下来。
或许是第六感吧,它提醒我接下来,在郎导和中国女排之间会发生些什么。那段文字,就是我这段亲历日记的开篇。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3-04-17 16:41

    3月27日 星期三
    这是郎导第一次在和我的闲聊中用这么长时间聊中国排球的事,我听得出来她对中国排球是真热爱,真关心,真着急,但是能怎么办呢?我能做的只能记下来,或许有一天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郎导说:现在中国排球界真的需要大家充满热情,团结一心去努力,但是这必须得是新领导他有决心,而且目标得明确,眼光得放长远,不是里约奥运会的一块奖牌这么简单的事,而是中国排球怎么能往上走,怎么保持和发扬那些好的东西,全中国的排球人怎么能上下一致团结一心,感觉这个事业有盼头。这就需要领导是真的热爱排球事业,愿意想办法,愿意付出努力。现在媒体都在炒我和老陈出山接手中国女排的事,像我们这么大岁数的人再出来干事业,感受不到热情和动力,我们是不可能动心的。如果就是为了给中国女排找个主教练,找完就完事了,那中国排球的现状根本改变不了,谁也改变不了。


    回复
    2楼2013-04-17 16:41

      3月28日 星期四
      晚上八点多,郎导发来微信,原话是:最新消息潘主任今天下午给郎导打来电话,希望把郎导从广州调回北京。
      我心跳了一下,但随即平静,因为从语气上看,自称是郎导,这很像是郎导平时的玩笑风格,于是我回她:您别逗我了,好好准备您的亚俱杯吧!
      她回:我是在认真准备亚俱乐杯呢!潘主任想做我工作,我婉拒了。我说我向中心已经表过态了,很诚恳的,他说他知道,但是感觉我最合适,有经验有成绩,又是老女排的,这个时候要为女排再做贡献,还问我身体好吗?我说不太好。他又问我最近没有回北京的安排,我说没有,在备战亚俱杯,后来他说,那他找个时间来广州。
      第一次通电话,两个人聊了半个多小时。
      郎导对潘志琛第一印象不错,最重要的原因是两个人对中国排球全线设计的思路不谋而合。 电话中潘志琛一再强调自己是外行,希望多从郎导这里听取意见,郎导自己说,这位新主任最打动她的一句话是“您认为男排应该怎么搞?”
      郎导从前不止一次说过,中国排球想搞好,要男排女排一起抓,普及提高一起抓,联赛要搞活,排球文化也要想办法深入人心,这才是一盘活棋。虽然对于刚刚踏进排球门的潘主任来说,很多东西还在摸索,对排球的理解还停留在宏观层面,但是两人能在顶层设计上有一致的思路,这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好事。
      后来我试探性地问郎导会不会动心,她说:“几乎不会。不管他能不能说服我,反正我说服不了我自己。”


      收起回复
      3楼2013-04-17 16:42

        4月1日 星期一
        过去的这个周末很平静。
        潘主任没有打来电话,郎导除了正常带队训练,就是调整休息。
        不过因为上周的那个电话,郎导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安,换句话说,如果潘主任继续满怀诚意地做她工作,她肯定会陷入更深的纠结当中。
        周一一大早,在郎导到车库取车准备去训练的时候,潘主任来电话了。站在车库里,郎导跟潘主任聊了四十分钟。
        应该说这次电话潘主任留给郎导的印象更好,她直观的感觉是潘主任这个周末没少去调研,谈话的内容明显比第一次深入细致了。潘主任很能说,他从上任中央领导包括总局领导对三大球的重视,提出要振兴三大球,说到自己虽然还有四年就要退休,但还很想做点实事,努力把排球搞上去,哪怕是坐铺路的工作也可以。他还谈到了科学训练,普及提高,注意年轻队员的伤病问题,说到了排球文化,鼓励大众参与,搞好联赛推广,等等。最后潘主任对郎导说,希望郎导能和他一起做事,在大家事业的有生之年,一起做一点为中国排球铺路的事。他说郎导是这个时候最合适的人,是被全国人民认可的人,只有郎导站在这里,很多工作做起来才有力度。
        这应该算是潘主任第一次向郎导发出执教邀请,郎导也充分感受到了这份诚意。
        她说,这么多需要做的事,指望着新主任一抓立竿见影是不现实的,但是他刚刚来到排球圈,能有改变的想法和这个决心,想为排球做事,还是挺让人感动的。而且人家一个新来的人都想要做些事,那我们在排球圈干了几十年的人,不应该就这么看着人家做,我们也应该贡献自己的力量。虽然他刚来,我还不了解他,但是我愿意相信他,愿意帮助他。
        两个人这次电话后,对于出任国家队主教练一事,郎导的态度是有变化的,但是这一点改变顶多是心中荡起一波涟漪而已。
        这边刚刚放下郎导的电话,网上就传出陈招娣去世的消息。我知道这对郎导来说是件大事,此前她几度到医院看望队友,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个事情成为现实的时候,她肯定会控制不住。
        她发微信给我:毛毛(张蓉芳)来短信了,说招娣走了。
        我打电话过去安慰,她那边正坐在沙发里泪流满面。
        原本下午恒大安排的是身体训练,郎导计划去活动一下的,这么一来什么都不想干了,她说甚至什么都不想想,眼前全是招娣,一幕一幕的往事。
        我感觉这件事会对郎导正发生改变的内心产生影响,但这种刺激会把她往前推,还是往后拉,只能慢慢往后看。


        回复
        4楼2013-04-17 16:42

          4月4日 星期五
          看来我还是不了解郎导,我以为她这次心动的波折在昨晚已经划上了句号,所以我早上起来忍不住发了微博,隐晦地表达了我的情绪——
          一度感觉你就要迈出这一步,我激动却又不愿意听你说牺牲自己。你的个性决定了,这一步迈出去,一定是日复一日的努力,殚精竭虑,咬牙前行。所以,还是放下吧,我们一起轻轻松松地,快乐幸福每一天……
          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到了郎导家。
          我问她,给潘主任发短信了吗?
          她说没有,后来静下心来想想,干嘛这么急呢,先把招娣送走,另外也觉得有必要见个面,再感受一下,见面的过程中还是有机会可以拒绝,还更礼貌。
          那天我们几乎在一起就这个话题聊了一天,除我之外,还有郎导的另外两个好朋友。
          郎导家的墙上挂着一张艺术照,我问她是哪年拍的,她说是1995年她刚回来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时候,给《中国妇女》杂志拍封面,拍完以后摄影师想再给她拍几张留念,挂在墙上的正是其中的一张。
          照片上的郎导真年轻啊,岁月真的不饶人。
          她说1995年回国那次,她曾三次婉拒自己的恩师袁伟民,和现在一样两个小人打架,但是担心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当时她34岁,没有太多的执教经验,更担心的是自己行不行,有没有这个能力。现在她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信心,心态也比那时候要更好,更拿得起放得下,更能淡看得失,也比当年更大度,但是在离幸福的退休生活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要下决心做出重新回到艰苦训练中的决定,真的是太难了。她说前段时间回美国,她还跟朋友一起憧憬了一下未来幸福的退休生活,再也不用天天上球场了,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起来以后看看书,做做饭,浇浇花,游游泳……
          郎导说,如果去了国家队,至少这样的日子要推后三年半,而最近这三年半,每一天都要想着球队的事,怎么练,怎么解决问题,怎么达成目标。虽说在恒大工作也这样,但是工作强度和压力跟国家队没法比。
          关键是身体到底行不行?朋友问她。
          她实话实说:硬顶可以,干是能干,但是会很辛苦,不是没有干过,所以想到那种折磨就头皮发麻。
          那找个方法给你减减负担?比如多配几个助手。
          她说,只要想把球队带好,主教练就必须全身心投入,竞技体育这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有几分耕耘就有几分收获。而且我这个人答应干什么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不敬业我心虚。
          那为什么还会动心?
          还是感觉有这个责任,招娣去世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也让我特别感动,大家还是这么热爱女排,女排精神还是那么有感召力,在中国女排最需要人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能做点牺牲?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
          下不了决心是因为动力还不够?
          也不是,就是有时候又会想我有没有必要这么有责任感,为了事业做出这么大的大牺牲,要不要这么累?是不是犯傻?现在这个局面,出山就是去当铺路石的,费三年半的劲最后结局一般,这种风险是存在的……
          老姐在一旁插话:“这位郎导岁数是大了,以前做个决定一咬牙一跺脚的事,现在跟拉抽屉似的,一会儿拉开了,一会儿又关上,我看这事不到最后一刻,郎导这抽屉推推拉拉地没完!”
          晚上郎导参加了老女排因赶回北京参加陈招娣告别仪式组织的聚会,以这种因由大家聚在一起,气氛有些感伤,一群过了知天命年纪的老女排队员,最多的感慨是人生苦短。


          收起回复
          6楼2013-04-17 16:43
            你别发了,看上面已发了


            收起回复
            7楼2013-04-17 16:44

              4月7日 星期日
              非联赛期,星期日是恒大女排铁定的休息日。
              运动员的生活要有张有弛,这是郎导的原则。
              睡到自然醒,起来吃点东西,然后郎导开车带老妈出去吃意大利餐,意在找个惬意点儿的环境给老妈吹吹风,她担心万一过两天炒得沸沸扬扬了会惊着80岁的老妈。
              没想到这次吹风异常顺利,郎导还以为老妈会因为心疼女儿坚决反对,没想到老妈超级淡定,面不改色回一句:“反正你也闲不住,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老妈的态度对郎导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推动力,为了答谢老妈支持,吃过了意大利餐,郎导又带老妈出去逛街,给老太太买了小礼物,晚上又陪老太太做足疗,放松了一把。
              这天,郎导老姐跟在美国的女儿通电话,说到郎导,老姐说:“你小姨心动了,要去国家队。”
              外甥女的第一反应是:我小姨没病吧?
              老姐的解释是:太多人惦记你小姨了,人这一辈子,总被人惦记也是一种幸福。


              收起回复
              9楼2013-04-17 16:44

                4月10日 星期三
                这几天,郎导正常带队训练。
                因为广州的天气忽冷忽热,恒大队里感冒的队员特别多,郎导也中招了,精力不如前两天,睡得都比较早。
                这几天她天天都会接到朋友的电话,她说像是都约好的一样,大家的态度和口气都一样:郎平,中国女排需要你,快出来吧!
                郎导老女排时期的队友、现任四川体育局局长的朱玲今天晚上给她打了电话,上来就说:你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啊?你还没下决心呢?
                郎导这才想起来在北京送别招娣那两天,朱玲跟她聊了出山的事,鼓励了她一番,因为当时自己还在纠结,所以郎导对朱玲说:我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我给你打电话。
                结果朱玲真就回家等电话去了,左等右等也不见郎导电话,朱玲终于坐不住了。
                朱玲在电话里问郎导:这么多年我没跟你打电话说过排球的事吧?这是第一次说明什么问题?中国排球真的不能再这么沉沦下去了,你赶快出来吧,你出来,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支持你。
                郎导的好友、现在在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当主持人的王东也给她打电话,没说两句,电话就被王东80岁的老爸抢了过去。郎导和王东老爸曾在洛杉矶吃过一次饭,也算有一面之交。老爷子抢过电话就对郎导说:“郎平你一定要出来啊,中国女排需要你,这个位置现在只有你行,非你莫属!”
                如此多的正能量推动,郎导感觉她每一次纠结犹豫的时候,都会把这些期望放进来考虑,她感觉自己一点一点被推到出山的边缘,不止一次,她放下电话就跟老妈求助:“妈,我该怎么办哟?”
                老妈永远是那么淡定:小平,你做决定吧,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郎导说,老妈这样的回答等于没回答,心里的两个小人仍要继续打架。


                回复
                10楼2013-04-17 16:44

                  4月11日 星期四
                  尽管犹豫,尽管纠结,尽管每天心情都会发生推拉抽屉的变化,但大体上,郎导的天平已经逐渐偏向出山的一边, 但是作为恒大女排主教练,她在做决定之前还必须了解对于自己的意向,老板是什么态度?还需不需要做老板的工作?
                  潘志琛前两天已经开始跟恒大集团副总、排球俱乐部总经理刘永灼联系,双方做了沟通,大家都在等待大老板许家印的意见。
                  今天早上许总终于表态了:只要郎导本人愿意,在不影响恒大工作的前提下,我们支持郎导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为中国排球的振兴做贡献。
                  大老板发话了,应该说是进一步铺平了郎导出山之路。
                  从3月28日潘志琛打第一个电话给郎导,到今天正好是半个月。给我一个旁观者的感觉,这半个月过得好漫长,好累心,好在一切就快要有结果了,而且可能是一个大家无比期盼的结果。
                  我有看到曙光的感觉,似乎问题已经不是很多,只要郎导咬牙跺脚下决心,中国排球的春天就到了。


                  回复
                  11楼2013-04-17 16:44

                    4月14日 星期日
                    昨天晚上郎导回到了北京,今天睡了个懒觉,起床以后着手完善竞聘报告。
                    我中午到郎导家时,正好看到她刚刚写好的竞聘报告,我的感觉有两个,第一,中国女排如果错失这样的主教练,实在是太遗憾了;第二,郎导这一上任,要做的事情有这么这么多啊。
                    中午饭吃饺子,老姐包的郎导最爱的茴香馅儿饺子。
                    饭后郎导让我帮她挑挑明天去竞聘穿哪身衣服,我当时的感觉是她终于不再纠结了,终于下定决心了。来看她的朋友走的时候也说,看她状态,这抽屉终于算是拉开了,她开玩笑:明天还没到呢,还有时间拉开关上呢。
                    没想到真被她说中,这反反复复的过程到这个时候并没有完。
                    在陪郎导去她家附近的美发沙龙吹头发的路上,她念叨着她一旦接手国家队以后的时间安排:4月到11月国家队,全身心投入,辛苦就不用说了,12月到3月恒大,如果转会制度跟以前一样,我还有一个给恒大找队员的事得办,外援得我请,内援得我到各省去要,那我还不得累疯了?
                    想想也是,这样的工作强度太可怕了。我忽然感觉郎导犹豫纠结这么多天,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费了半天劲勉强说服了自己,可是关于一旦出山一肩挑两队的工作量,将要承受的工作强度,她自己还没有认真考虑,而且有竞聘环节在先,她更不可能在之前得到什么承诺,估计她也是想到这里突然感到了不安,她心里那个要放弃的小人又跑出来闹腾了。
                    晚饭时老姐还说,郎导此前人生面临很多次选择,几乎可以总结出规律,虽然每次选择都很艰难,但是最终她都选择了改变,往前走。
                    其实这时,郎导心中正在经历参加竞聘之前的最后一次纠结,从时间上来看,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推拉抽屉的机会。
                    吃完晚饭,她给她在恒大女排的助理邱爱华打了电话,让她买好第二天上午返回广州的机票,这就意味着,她有想放弃参加竞聘的想法。不过她又马上追了一个电话叮嘱邱爱华,票要买成可以退的,也就是说,她还没有把这扇门彻底关上。
                    但是这之后,整个晚上都没有出现什么让她改变想法的契机,谁也没有打电话再往前推她一把,倒是有朋友告诫她开弓没有回头箭,退一步海阔天空,她想不通,心情也不好,她强迫自己早早上床睡觉,还跟老姐说明天早上起来送她去机场,回广州。
                    原本我们的报纸已经在头版为“郎平今日参加竞聘”的新闻留好了位置,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编辑左右为难。我在郎导家里等到十点,直到看起来郎导在最后时刻转身离去的局面已经不可能发生变化才离开。
                    回家路上我心里很乱,没有失望和遗憾吗?肯定有。除了二十多天来陪郎导走过这段路,经历无数累心的过程之后,最后看到郎导以这样的方式与中国女排擦肩而过,我确实感觉遗憾。但是更多的,我很替中国女排遗憾,毕竟与这么好的教练牵手,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
                    不过看看车窗外的星空,又觉得终于可以放下了,终于不必再纠结,郎导心中的两个小人儿终于不用再打架了,我也可以轻轻松松地回到之前的生活……
                    编辑和我一起等到凌晨两点,郎导的电话没有来,我只收到她这样一则短信:“感谢你全力以赴的支持,我们都尽了最大努力想为振兴中国排球出力,但我不可能承受超负荷的工作,这样也是对中国排球不负责任,我们一起祝福中国女排选帅顺利吧!晚安!”
                    故事到这里貌似已经结束了,我已经关了电脑准备休息,虽然我心里还有一丝期待,期待郎导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至少我不希望她转身就走,不要在竞聘开始的时候只身飞回广州,因为我知道选择那样的方式,她不会真的放下,也不会就此开心。
                    躺在床上我检查了多少遍手机,希望铃声能打破寂静带来好消息。
                    2:16分,手机响的时候,我特意看了表,是郎导打来的。她说不管从哪个角度,从对潘主任这么长时间以来做她的工作应该给个交代的角度,从对中国排球负责的态度,哪怕就把这次竞聘看成一次难得的交流机会,想把认真写好的竞聘报告和专家领导分享的角度,她也应该去参加这次竞聘会,而不是买张机票转身就走。
                    想通了这件事,郎导决定马上开车出发到事先订好的天坛饭店,避开周一早高峰,省掉堵车的时间,还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挂电话时我又看了表,整3:00。
                    我还是很高兴看到郎导在最后时刻改变主意,陪她经历过去二十几天纠结的全过程,我想我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其实直到这时,她才是真正的放下了,终于可以坦然地面对一切了。
                    不过那个时候最遗憾的也是我,因为已经过了我们报纸的截稿时间,所以最了解这个过程的我,没能通过报纸第一时间为广大球迷通报这个最令人激动的好消息。


                    收起回复
                    13楼2013-04-17 16:45

                      补记:4月15日上午8点,郎导笑意盈盈出现在排管中心竞聘会现场。
                      会议开始的时候,我接到了老姐的电话:她最后还是去了吧?
                      老姐说,她早上本想早点起,给郎导做点吃的,吃完以后送她去机场,结果一推门,人没在。
                      最点睛的是老姐的点评:嗯,看来郎平还没老!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4楼2013-04-17 16:46
                        写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3-04-17 16:49
                          郎导说,望着小伙子的背影,她自嘲:就您这身体还想执教国家队呢!



                          回复
                          16楼2013-04-17 17:02
                            看了一半,我先去哭会儿,郎导真心不容易啊,对女排的那份爱,已经远远超过了对自己的爱。。。。


                            回复
                            17楼2013-04-17 17:37
                              感动 伟大


                              回复
                              18楼2013-04-17 1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