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8贴子:1,282,238

【boss叉lee同淫】晚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毒誓要应验了QAQ
2013年注定脱不了团- -


金万码电子巡更系统,质量精良,售后完善 金万码打造优良产品,提供满意的服务!
广告


  打从我有记忆以来,那个男人便已经住在陆家大宅内了。他叫李莫延

  父亲给他在宅子里单独盖了间小院,位置僻静,他却好似不甘似的,时常在宅中乱晃,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只是隐隐有些看不惯他白吃白住的作风,记得每到中午,他就懒洋洋地坐在后院的藤椅上,眯缝着眼晒太阳。时不时和年轻的丫鬟姐姐们调笑几句,逗得她们脸颊红润,低语浅笑。

  “你是谁?”那时我还小,跑过去戳他的膝盖,仰头望着他的脸。

  他生得很好看,眉眼之间有种说不出的韵致,年岁比我父亲小些,身上穿的是再普通不过的青白长衫,盘扣都没系好,松松垮垮露出一片洁白的脖颈。

  他拧了一把我的脸,笑道:“小家伙,你又是谁?”

  “我不叫小家伙,我叫陆洛,是这儿的少爷。”

  “少爷。”他又笑,眼神却不知为何黯淡下来,油腔滑调地吹了声口哨,“生得倒俊俏,不晓得将来要惹上多少风流债。可别学你父亲。”

  我听不懂他的意思,只知道那应当不是什么好话,潘婶以前叫我看见他就走开,走得远远的,我只当他不是好人。

  于是,我抓住他的手咬了一口。

  “嘶……”他倒吸着冷气抽开,手背甩过我的面颊。“啪”地一声,异常清脆。

  我当场就哭了出来。

  之后的事我不太记得,但接下来许多日我都未见过他。再之后,我就被父亲送去了寄宿学堂,临走前潘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心疼我年龄小。她还骂了些很难听的话,不过应当说的不是父亲,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胆量。

  “可惜夫人死得早,要不然怎能叫那没皮没脸的东西进了陆家宅子,呸!”

  她哭,我也跟着哭,只是隐隐觉得父亲不要我了。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3-03-16 15:30
    有看点~~莫不是大小BOSS上演争夺LEE的战争?好想看这样的发展~


    回复
    举报|3楼2013-03-16 15:51
      顺便一问,这名字是否意味着肉会很足呢?【你想多了……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3-03-16 15:52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贴吧神器5楼2013-03-16 15:57
          期待新文啊~~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3-03-16 16:07


              每隔两三年回家过一次除夕,李莫延每每都会出现在饭桌上,坐在父亲身侧,我不大与他讲话。事实上我本就沉默寡言,即便是面对父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偶尔他问些读书的事情会回答几句,其余时间便不再多作言语。

              李莫延替父亲夹菜,我看见父亲略微皱了皱眉:“我不吃这个。”

              父亲脾气向来不好,也不爱说笑,一张脸总是紧绷绷的,宅子里的人大多都怕他。李莫延却耸耸肩:“啊,是么?我忘了。”

              我大气不敢出,以为父亲要发作,但他终究却只是叹了口气,接着把李莫延夹给他的芹菜放进口里,胡乱嚼了两下之后吞咽下去。

              后来几年,连除夕我也不怎么回去过了。

              ********************************

              谢家大少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事实上我先认得的却是他的伴读,他叫舒念。第一眼见到舒念时,我就感觉他眼熟,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教书先生,后来才知晓他是陪着谢炎来念书的。

              “他那时候年纪小,我怕他受欺负,就自己跟老爷说想陪着他一道来。一陪就陪了这么多年,他没我在身边,我也放心不下。”

              我忍不住笑:“谢炎那样的,不欺负别人就好了。”

              舒念听我这么说也不由得笑了出来,我怔怔地望着他,他见我始终盯着他瞧,疑惑地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玩意?”

              我伸出手去,指尖碰着了他的脸。他一时间被我的动作弄愣了,一双眼睛惊讶地看向我,我愈发控制不住,手掌在他脸上轻柔摩挲。他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受惊一般往后退,紧接着我便觉察到自己的后领被人狠狠地拽了一下,而后则是被一拳头打在眼窝上。

              “我的人你也敢碰?”

              是谢炎。

              我从未和谁打过架,拳脚出得凌乱又毫无章法,毕竟年轻气盛,双方皆是卯足了劲不肯让步。舒念着急地在谢炎身后抱住他的腰拦他:“谢炎……谢炎!你别惹事!”

              大概是怕伤了舒念,谢炎先停下来,我也不再还手,脱力般坐倒在地上:“他长得,像一个人。”

              “像谁?”谢炎依旧没好气,“你相好的?”

              我没说话。只是抬头看向舒念:“对不起。”

              “没什么。”舒念转头盯着谢炎,有些责怪地说,“你看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这样使性子……”

              “是他先动的你!”谢炎委屈道。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3-03-16 16:17
              又有新文追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3-03-16 17:25
                终于有BL的新文看了


                回复
                举报|来自贴吧神器10楼2013-03-16 20:52
                  新的bl,好开心血兰大大的文对胃口啊T^T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03-16 22:37
                    甘家口建筑书店,建筑书店,低价任你来选! 等你来挑
                    广告
                    什么叫脱团?!


                    香艳的大标题
                    你要脱哪个团,共青团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3-03-16 23:29
                      叔不好哦,欺负小小绵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3-03-16 23:40
                        发现兰大兰大兰大


                        回复
                        举报|15楼2013-03-17 00:10

                          舒念对谢炎何其疼宠,我却只感到刺眼。

                          不过俗语道不打不相识,我一时间头脑发热之后的道歉还是得到了舒念的谅解,谢炎便也不多追究。他问我是不是陆风的儿子,谢家老太爷曾与我父亲有过一面之缘,在生意上似乎还有些关联,说不定我俩儿时还见过面,只是当时年幼,都不记得罢了。

                            舒念和谢炎二人关系好得不一般,比寻常主仆还要亲近得多,尽管他们日夜相对感情好些无可厚非,可我总觉得不对劲,然而也始终说不出是什么地方奇怪。平日里总忍不住多看舒念两眼,但心里知道他终究和那人不一样。

                            舒念说话时柔声慢语、温和亲切,那人则是轻佻不羁口无遮拦,遇见不顺心的更是要夹枪带棒讥讽两句,惹人生气而又无从反击。

                            舒念做任何事都是有条不紊,总能将事情办妥帖,乖顺谦恭、中规中矩,那人却想到什么是什么,从不在意旁人的看法,那些关于他和我父亲的流言蜚语即便我走出陆宅都听得耳朵疼,他怎么能,怎么能……

                            那人……

                            李莫延。

                            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想,生怕一想,我的脑袋就出毛病了。

                            ******************************

                            父亲的四十岁生辰将至,纵然我再如何不愿踏进陆家大门,也还是要尽一番做儿子的孝道。提前几天回去,本想同管家商议商议怎样操办,管家却抹着汗道:“这事儿不劳少爷费心,老爷吩咐了,一切从简,全权交由李先生操办。”

                            “……知道了。”

                            我心头憋着一股气,也不知是冲着李莫延,还是冲着父亲。

                            那夜父亲似乎挺高兴,脸上难得带了几分笑意,他的手揽在李莫延肩膀上,仿佛毫无感觉有半分不妥。几杯酒下肚,动作更是放肆起来,凑到李莫延耳边不知低声说了两句什么,他也不躲开,任由父亲的唇贴着他的耳朵厮磨,眼角眉梢含着数不尽的风情。

                            “你醉了。”他说,嗓音有些哑,像是还微微地发着颤。

                            我献上贺礼后,推脱喝多了酒头疼,便匆匆离开宴席回了房,太阳穴两边的青筋突突直跳。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3-03-17 01:04
                            刷花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3-03-17 01:13
                              黑::>_<:: 来刷刷贴吧来对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3-03-17 02:47
                                好看好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3-03-17 03:24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贴吧神器20楼2013-03-17 04:12
                                    血兰大人新坑啊!激动!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1楼2013-03-17 09:09
                                      bl果断跳啊希望不会太虐嘤嘤嘤


                                      回复
                                      举报|22楼2013-03-17 09:18
                                        坐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3-03-17 09:35
                                          哇哇哇,兰大新坑,幸福不过如此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3-03-17 09:49
                                            坐等更文~~~~~~~~好看好看~~~~~~还是希望叔和小boss在一起~~~~~~楼主写得真细腻咩~~~~~~~


                                            回复
                                            举报|25楼2013-03-17 11:22
                                              弱弱的问一句,血兰大人有哪些文?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3-03-17 12:42
                                                虐小boss了,不过这种因为叔才会接近舒念的设定真是让人畅快~~~


                                                回复
                                                举报|27楼2013-03-17 13:36
                                                  同步支持~

                                                  嗷呜~~


                                                  回复
                                                  举报|28楼2013-03-17 14:21


                                                      在床榻上躺了许久,眼皮昏沉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胸口反倒是越来越憋闷。起身摇摇晃晃走出房门去四处乱逛,只盼能稍稍平复一些心中的抑郁,走着走着,竟是到了李莫延所居住的小院中。

                                                      这时候,酒筵大概也停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停不下脚步,不受控地踏进院子里,里头种着许多梅树,还有一架秋千,不伦不类。

                                                      这地方我来得极少,大概从十岁之后就不曾再踏入过,小时候和父亲、和李莫延一道的记忆却是始终存在着的。我坐在秋千上,李莫延轻轻推着我的背,父亲在一旁的石桌边静静曫坐着,砸了个核桃,挑出最大的核仁走过来塞到我嘴里,瞬时满口都是核桃香。

                                                      “嗯……嗯……”

                                                      耳边传来旖旎的、轻微压抑的呻曫吟声。

                                                      我走到那扇红木门前,门缝轻轻张开着,声音便是从中透出的。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定定地往里看,床边的帷幔已经放下,但依旧能清楚地看见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影。

                                                      “啊……陆风,太快了,陆风……”

                                                      李莫延坐在父亲身上,衣衫尽褪,两条腿盘着父亲的腰,扭动得像一条蛇。父亲则是紧紧箍着他的身子,嘴巴凑在他胸前吮吸啃咬,腰臀一下一下朝着他顶曫送,肉体的黏腻撞击声让我感到恶心。小腹却火烫地一阵阵发紧。

                                                      我把手伸到袍子底下,抚曫弄着腿曫间渐渐硬起来的物事。

                                                      父亲换了个姿势,将李莫延完完全全压在身下,他们的结合处刚好对着门口,风一吹,帷幔便摇晃着动一动。

                                                      李莫延的腿很长,恰好朝着我所站的位置张开,臀间的洞曫穴已然被曫操曫弄了许久,穴曫肉已经发红。父亲的阳曫物每插进去一次,那媚曫肉就可怜兮兮地瑟缩一下,像是要吸住它。白色的、不知是脂膏还是其他什么的玩意顺着臀曫缝滴滴答答留下,将绣着艳红牡丹花的床帐浸染得一塌糊涂。

                                                      我呼吸愈发粗重,加大了手上动作的力道。

                                                      “啊!!”似是被捅到了什么紧要的地方,李莫延的叫喊声一下子变了调,随后又像是恼羞成怒,食指紧紧抓扣住父亲的背,骂道,“你这匹只知道下种的种马!哼嗯……再里面一点儿……”

                                                      “呵……”父亲闷闷地笑着,撞击的速度更猛更快,似乎连床柱都在跟着摇动,“只可惜你肚子不争气,否则小马驹都该下了好几回了。你说是不是?嗯?”

                                                      父亲最后这一声尾音上挑,气息不稳,下曫体却是死死一顶,钉在李莫延的后曫穴中。他身体颤动着,大概是出了精。

                                                      我咬紧牙关,看着李莫延微微抽搐的身子,他腿上布满了晶亮的汗液,臀曫瓣圆曫润紧实。两腿张开到最大限度,肉曫洞一吸一吸地挤压着父亲那话儿。

                                                      掌心里的东西胀曫大到难以置信,顶端渗出的黏曫液使得动作又快又滑。

                                                      他里面是怎样一种滋味?是不是更滑,更热?是不是能把骨髓都吸出来?

                                                      这么想着,手里已经濡湿一片。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3-03-17 14:5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鼻血


                                                      回复
                                                      举报|30楼2013-03-17 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