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雨纷扬吧 关注:9贴子:1,412
  • 36回复贴,共1

【IRE&LOVE】【两世的羁绊】码字楼【私人领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为本人滴码字楼【不能泡电脑的苦逼学生党都懂得】

方便起见就在这里码了。。

如有围观者,勿吐槽,尽量不回复,尽量不点击,3Q~

主题呢,就是BBC版梅林的重生梗,标题暂定【是的真是挫爆了。。】。。被结局狠狠虐了一把实在受不鸟〒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3-01-11 23:21
    载着亚瑟的小船渐渐消失在浓雾中。梅林的泪水肆无忌惮地在脸上奔流。他默默地坐在风景如画的阿瓦隆湖畔,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映射出夕阳的影子,是耀眼的金色。悔恨,不舍,痛彻心扉的撕裂感,自己当初想象赢得战争的感觉就像童话一样梦幻而遥不可及。

    这不是你所要的一切么,他在内心问自己,一个和平的王国,一个包容魔法的世界?你拥有的什么也没失去,就像你来时一样。你甚至获得了施展天分这个梦寐以求的机会不是么?但是眼前的一切又总是把他拉回现实。莫嘉娜是对的,他告诉自己,我们输了。我输了。我珍视的亚瑟,我一切的一切,都输掉了。我的生命不再有意义,因为你,亚瑟,就是我的生命的全部。

    困倦与悲痛中,他渐渐睡去。在梦中,亚瑟微笑着从湖里走了出来,牵着他的手,又一起像阿瓦隆走去。

    一片黑暗。他迷迷糊糊中想,难道这就是阿瓦隆么。然而一声轻柔的呼唤彻底惊醒了他。

    “起来吧,孩子。今天你还要赶路呢。”

    “妈妈?”他震惊中只吐出了一个词。

    胡妮丝微笑。“怎么了?不认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3-01-11 23:51
      “。。。”梅林一时语噎。他出了神的盯住母亲的脸庞,伸出手去触摸,她有些粗糙的脸在他的指尖下是如此真实。是的,决没有错,他正躺在埃尔多家里的床上。

      “好的,妈妈。”他有些迟疑地跳下床,麻利地套好衣服,帮母亲做好早饭。他的气息微微有点喘,就像刚跑过长跑似的。胡妮丝看着他吃饭,尽力隐瞒的表情里透漏出不舍和依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3-01-12 00:01
        他点点头,内心却充满了愧疚与不安。“我……会的。当然了。”他不忍心继续用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谎言伤害威尔,只好勉强笑着转过身去。

        短短的路终于走到了尽头。母亲用手搂住他的肩膀,爱抚地注视着他。“去找盖乌斯,记住了?不要炫耀你的本事,卡梅洛特那个国王会杀了你的!小心点,梅林,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不能失去你。”

        他当然知道。尽管有生命危险,尽管从此背井离乡,尽管前途不明,他也是要去的。也许上一世亚瑟的命运是他永远的痛楚,但这一次,他愿意用生命保证,亚瑟会赢,而且从剑栏凯旋归来。

        前方是森林,再没有一户人家。而重见天日之时,他就已经踏在那片魂牵梦萦的土地上面了。在那里,他将与亚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梅林单薄的身影渐渐融入了森林。身后,胡妮丝一直目送儿子直到他消失在远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3-01-12 15:51
          “嘿,不要躲开啊!”亚瑟用夸张的语气喊着梅林。两人的第二次相遇,就如同上一世那样发生。擦肩而过的两人对视了许久,然后梅林接了话。

          “你好啊,殿下。非常高兴见到你。”他夸张地表现出一副恭敬的神情。

          “上次你就那么逃掉了,真是个胆小鬼,”亚瑟说,“你尽管来,梅林。我倒是想领教一下呢,既然你夸下了那么大的海口。我还真没遇到过什么像样的对手呢。”他一边挥着锤子,一边慢慢靠近。

          哦糟糕,梅林心中不禁长长哀叹一声,这个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变。盖乌斯才警告过,不要乱用魔法,但要是不用,恐怕他就要被抬着才能离开了,亚瑟可不会下轻手。不过表面上,他只是挑了挑眉毛。“没问题。您先请。”

          “我可是从出生就接受了杀人训练的,梅林。你要是认输我可不会怪你。”亚瑟一边不经意地摆好了姿势,却还在挑逗着他,那表情摆明了他觉得梅林是小菜一碟。

          “那你训练了多久才成为一个傻瓜的呢?”

          “你不能那么说我,梅林。”亚瑟口气里有了几分无奈。

          “抱歉,那——那你训练了多久才成为一个傻瓜的呢,殿下?”

          亚瑟苦笑了一下,接着抛给梅林一样武器。还没等梅林细看,锤子就砸了过来。梅林灵活地躲了过去,转身向市场跑去, 而 亚瑟紧紧追随着他的脚步。

          梅林避让着一个水果摊,绕到路边一块堆放杂货的地方,亚瑟刚刚砸烂了一堆苹果,却也没有因此耽误时间。眼看自己就要无处可逃,梅林不得已用魔法抽出了一条绳子,而亚瑟结结实实地绊倒在地上。从他的叫声听,摔得还蛮惨。

          但亚瑟很快跳了起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梅林再躲闪过一次后,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他只好又用魔法搬起一个箱子,砸在亚瑟的脚上,亚瑟疼得大叫起来。梅林心里感觉很解气,就像每次他和亚瑟吵他赢了的感觉一样。

          梅林扶着墙站起来,大笑着,准备赶快离开。一不小心,被自己绊亚瑟的绳子绊倒了。狠狠摔倒之后,他挣扎着想起来,却一手推到了一堆摇摇欲坠的箱子。箱子掉了下来,重重地砸中了他的头。还没等叫一声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3-01-13 16:20
            当他又从昏迷中慢慢醒来时,还没睁开眼睛,就知道一定伤的不轻,感觉像是头上压了什么沉重的东西。有一只手轻柔地拂过额头,根据那种清凉的感觉他判断大概是敷了了什么药。

            “盖乌斯,我……亚瑟他……”他本能地想解释,但疼痛感又一次袭来,他不禁呻吟起来。

            “Shh……好好休息,不要说话了。你恐怕得休息好几天呢。”出乎他意料,是一个女声,带着一点不安。

            “格温?”他惊喜地脱口而出。

            “你好,梅林。”她有一点窘迫,“你……怎么知道我?”

            哦……他心想,我应该不认识她的,无奈之下他撒谎道:“我想盖乌斯提到过你……他说莫嘉娜公主有个很好很细心的仆人。”

            她开心的笑了。“替我谢谢他,梅林。”

            他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没问题,格温……对了,盖乌斯在哪里?为什么他不在?”

            “你难道不知道么?”见梅林迷惑地摇头,她又说,”乌瑟国王要举行给远方来的海伦夫人的欢迎晚宴,很多人都要去参加,盖乌斯当然也不例外。可是他非常不放心你,于是公主就同意我来看着你。……你不停地喊着什么,梅林,刚才真是吓到我了。不行,你必须休息——”看到他梅林挣扎着爬起来,她把他按回了床上。

            “不行……海伦夫人……她要害亚瑟……我不能让他死,格温!”他急得语无伦次,最后几乎带着哭腔。

            没等格温说出阻拦他的话,他就跳下床。头一阵眩晕,他几乎跌倒在原地。剧烈的头痛几乎阻止了他思考的能力,只剩下了一个信念:绝不能让亚瑟死。绝不。

            此时的城堡是空荡荡的,除了少量的守卫偶尔走过走廊,显得有些死寂。伴随着他急迫切的脚步声,远处空灵幽幻的歌声渐渐像瞌睡虫一样钻进了他脑袋里,逼得他死命地堵上耳朵。当他奔到那扇门口,发现那里的守卫已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恐惧一下占据了他的整个心。他冲过去,却狠狠撞在了厚重的木质大门上。

            推——不——开!他急促地喘着气,金色的眼睛闪过一道光,门砰地一声打开。昏暗的大堂里,身着美丽奢华长裙的女巫已站到了亚瑟面前,朝熟睡的他高高举起了锋利的匕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1-17 21:00
              “不!”他用全身力气大喊道,“海伦夫人”头顶的枝型吊灯准确地砸倒了她。昏睡的众人开始醒来,惊讶地发现好像身处与一座五十年没人居住的废弃宫殿里。梅林不敢大意,他知道她的下一次袭击马上就要到来。

              乌瑟站起身,一脸震惊地盯着吊灯下的身影不再有着乌黑的头发,暗暗感激着这坏的正是时候的灯拯救了整个王国。然而在人们的惊呼声中,苍老的女巫艰难地抬起身,将手里的利刃狠狠地抛向亚瑟。即使勇敢而动作敏捷的他也来不及反应,眼睁睁地看着它即将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有人因不忍看下去而闭上眼睛后,却没有听到如期的惋惜声。摔倒在地的是梅林。由于这一次他没有站在离亚瑟那么近的地方,看到那一幕时自然也就谈不上按倒亚瑟。几乎是本能,他果断挡在了刀子的前进方向上。头上的伤还没好,新添的一阵剧痛让虚弱的他倒在亚瑟,乌瑟和莫嘉娜的前面。

              盖乌斯的房间。

              “跟你说不要去,梅林。”格温叹了口气,“这下两周你就不要动了,乖乖趴着吧。”

              “能救下亚瑟是我的幸运,”他调皮地眨眨眼睛,“那个大笨蛋还不该死。”

              “他马上就来看你,梅林。”莫嘉娜说,梅林猛地扭过头去有些戒备地看到她温柔的眼神,又不由地觉得这样对现在的她不太公平。“谢谢你——呃,莫嘉娜公主。你真的不必要来的。”

              “总得有人看着你啊,对不对格温?”她笑着站起来,“好了,我先走了,我不想在和亚瑟吵一架。”

              “不过你真的很勇敢,梅林,我们都很佩服你——啊,他来了。”

              似乎莫嘉娜美丽的身影刚刚消失,亚瑟就出现了。“我想公主要休息了,我先走了。注意点,梅林。”格温也站起来,很快地走了,于是梅林和亚瑟两个人就被留在了一起。

              “我——很感谢你,真的,梅林,”他努力地想表达感激,但很明显前面差点打起来让他说得很不自然,“没有你,我就一定死了。”

              “这是我的荣幸,殿下,”他真心实意地说,“你是特别的,而且我无法想象卡梅洛特没有你的明天。”这是我全部的心意,亚瑟,他在心里默默说完了这句话。

              “你是认真的?”亚瑟有点吃惊的问。

              “再没有比这个更认真的了。”

              “Well,”亚瑟不由地翻了个白眼,“那你之前给我的感觉是你巴不得我出个事呢。你的忠心就是这么表现的么,梅林?”

              他不自主地笑了起来。“那是一种方式,是的。”

              “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梅林。”亚瑟又说,“你身上有点什么,我也不能很确定。”

              他没回答,内心又一次被回忆充满。这一世,命运依然如故。眼前的亚瑟,不知道日后又有多少磨难等待着他,不知道他们未来要成为最亲密的朋友,不知道梅林真实的身份。如果他知道了,也许现在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吧。他在心里叹息着。


              见到他什么也不说,亚瑟似乎有点泄气的感觉。“你是要睡了吧,盖乌斯跟我说了。那么,再见,梅林。”

              “再见,谢谢你的关心,殿下。”他说。

              走到门口,他又想起来什么,装作不经意的讲,“我父亲说,为了奖励你,让你做我的仆人。三天后来见我,早上,越早越好。记住了么?”

              “三天!?我伤还没好!”他喊到。

              亚瑟耸耸肩。“那我不管。”随后立刻不见了。

              梅林跌回床上,又生气又感到有些快乐。“With all my heart, Arthur.” 他喃喃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1-19 14:21
                夜晚的卡梅洛特城堡闪烁着灯光,大厅里人来人往,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桌上摆满了美酒和美食。女巫的美丽身影始终没有出现,然而梅林知道她只是在等待时机。

                亚瑟正在与客人谈笑,丝毫不知道他即将差点成为一场阴谋的无辜受害者。很快,宴会开始时一个站立在一旁的仆人走上前来,替贝亚德献上那只被下了毒的酒杯,另一个立刻殷勤地加满了酒。亚瑟笑着举起了杯子——

                “砰”杯子从亚瑟的手中滑落,碎成几片,酒溅了一身,他不知所措的傻了一下,直到旁边的仆人惊慌地扑上前试图清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集中在王子身上,谁也没有注意过一个现在远处的少年眼中闪过的一道金光。

                “真抱歉糟蹋了您的礼物,国王陛下。”亚瑟充满不安地说,显得很是窘迫。

                贝亚德明显有点恼火,不过表面上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既然这件礼物并不算收到了,我就再送一件吧,作为补偿。”他说着,喊仆人呈上一个长长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把精美的剑。“给亚瑟殿下量身定做的。”

                在众人的掌声中,亚瑟拿起长剑,剑尖闪闪发光,而大家则愈加热烈的鼓掌。“为两国的友谊!”亚瑟喊道,注视着他的梅林放心地笑起来,暗想这家伙几乎是天生就善于调节气氛。“为了两国的友谊!”他像众人一样重复着,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梅林,你怎么了!?”

                格温惊呼了一声,冲过来接住梅林好不让他的头重重地撞在石头地面上。此时他只感到房间里的一切在眼前飞速旋转,然后重归黑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03-24 14:50
                  该死的,梅林骂了一句。他茫然地伸出手,对着那块水晶石念出了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咒语。什么也没发生,除了石头里的影像再一次闪回到亚瑟艰难地爬上石壁……

                  他咽了口口水,嗓子早已干得发疼,但此时亚瑟比什么都重要。他闭上眼睛,轻轻摩挲着石头光滑的表面,集中精力。

                  金光闪过,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求求你,帮我一把,他在心里哀求着,一次,一次,又一次。远处的蜘蛛越逼越近,他不知道它们还带来什么,但绝不是什么好事。

                  不知哪里的滴水声,在静谧的洞中像钟声一样敲打着。不知不觉蜘蛛已经爬到了他的脚背上,他用力甩开它,一边对着那块石头又一次念咒——他怕是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了吧,体力早已不支,可亚瑟没有得到帮助他就不能停下。

                  突然水晶发出了一道光。他一下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用最后的力气喃喃着咒语。从他手里生成了一个晶莹的光球,缓缓飘进水晶里让它笼罩在耀眼的光芒里。他虚弱地微笑了一下,终于晕倒在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3-03-25 21:40
                    写的尊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3-03-25 21:53
                      “他会没事的,给他一点时间。”盖乌斯正在安慰着已经忍不住抹眼泪的格温,她抽泣着点点头,却还忍不住滚出眼眶的泪水。

                      “亚瑟接受不了这些的,他还走了那么远,自己就差点送掉命,还违抗了国王的命令……他那么可爱,可是才在这里这么短时间……”

                      盖乌斯叹了口气,更紧地搂住她,她则趴在盖乌斯身上,似乎想找到支撑下去的动力。

                      躺在床上的梅林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梅林!”她又哭又笑,没多想就扑上前吻住了他的嘴唇,然后马上松开。

                      “噢,对不起,”她尴尬万分,有些支吾着,“我们太担心你了,你知道……”

                      “我理解,格温,”梅林有些懊恼,到头来这一吻都一点不差,“亚瑟还好么?”

                      “他很好……呃,也许需要一段时间他才能来看你。”盖乌斯含糊地说。

                      “他在哪里?”梅林问道。盖乌斯抬了抬眉毛。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3-03-26 18:50
                        “亚瑟……亚瑟?”他试探着小声说,而亚瑟好像已经睡着了。

                        “呦,来看我了啊。”亚瑟闭着眼睛回答道,嘴唇似乎都没动。“还活着呢?”

                        “嗯,”他笑了起来,“还喘气呢。”

                        “也就是说我没有白跑一趟,真不错。跟你说我差点就去陪你了。”亚瑟终于睁开眼睛,调皮地扫了梅林一眼。

                        “谢谢你。”他的嗓子有点涩,但最后说出这句话时眼睛一阵发酸,“我……我不知道你这么愿意救我。你没有必要的……嗯,我只是个老是做错事的笨蛋仆人而已,可你还有那么远大的前程呢。不要为我冒险了,我能照顾自己的。”

                        “看你说的,”亚瑟大大地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马上要死的人,说什么感谢。”
                        梅林的心像是被当初致亚瑟于死地的剑狠狠戳中了似的,他扭过头迅速抹了一下眼角。“哎,你没事吧?该不是病糊涂了吧?……梅林?”亚瑟有点担心他了,不能让他察觉到。

                        “哪里有事啊,亚瑟,瞧,我还可以蹦来蹦去的,啦啦啦啦啦……”他假装欢快地跳着舞。亚瑟又好气又好笑。“就别刺激我了,我还要几天才能出去呢,真是个笨蛋。”

                        “噢抱歉……我不应该这样对你的!尤其是在你虐了我三个月之后!对不起亚瑟我错了!”

                        “哼!我出去后你别想休息半天!我的锁子甲要有一粒灰尘,你就死定了!”

                        “啊我好怕亚瑟……5555……”他装出受惊吓的样子,一溜烟地跑到门口。

                        “回来!”亚瑟气势汹汹地吼道,他真被吓到了,乖乖停了下来。

                        “什么?”

                        “嗯……梅林……我想说,我做过很多至今宁死也不愿选择让它们发生的事,但我可以说,我永远也不会后悔救你。你当初就先告诉了我答案,”亚瑟蓝色的大眼睛闪烁着光芒,“你还没完全好,早点回去睡吧。”

                        “我也不会后悔救你。永远不会。”他同样认真地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03-26 20:00
                          要不是胡妮丝的敲门声在一个清早把梅林惊醒,他过得过于快乐以至于把自己所处的形势忘得一干二净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切平平安安。然而此时他发现,平静只是假象。

                          “如果我是国王,我们已经在去埃尔多的路上了。……梅林?”亚瑟有点不太高兴地偏过头去看自己的男仆又怎么了,却发现他傻傻的盯着自己……自己的脑袋?“嘿!”亚瑟伸出手在梅林眼前打了个响指。

                          梅林正在发着呆,看着亚瑟的一缕金毛在微风里调皮地飘动。他猛的反应过来,意识到这样的眼神有点冒傻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愿意带我妈妈去见国王,我已经很感谢了。”

                          “所以你要走了?”亚瑟忍住一阵紧张,假装随意地问,而梅林向城堡远处眺望了一阵,才慢慢说道:“是的,亚瑟。我必须去。”

                          “祝你好运,梅林。”亚瑟不再向身后看去,背对着梅林说道。

                          梅林看着他的王子的背影。“很高兴成为你的仆人。亚瑟。”

                          “又来了,”亚瑟的语气满是嘲弄,“你会回来的,对吧?”

                          梅林在心里自嘲地冲自己笑笑,什么也没说。他就要见到久违的朋友威尔了,还有那个他生活了两辈子的村子。他当然会回来,带着新的一处伤痕。我是不是又要让威尔欠我一条命了呢,他想。

                          梅林向台阶走去,没有发现那默默凝视的一道目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04-06 16:50
                            “嘿,伙计。我挺想你的。”梅林笑着迎向威尔,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给那个家伙当仆人感觉一定不好吧,梅林?”威尔瞟了一眼正指挥村民的亚瑟,一脸坏笑。

                            “梅林!!”还没等梅林反驳,一声吼声让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威尔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不敢怠慢地一路小跑过去。

                            “你去把人都叫过来,”亚瑟指指远处还没从刚刚的惊吓缓过神来的人们,“我要跟他们说话。”

                            “没问题。”梅林有信心地说到。

                            “我知道卡南这种人,他不会罢休的,他会回来的。”亚瑟现在草堆上,扫了一眼有些畏缩的村民,“我们需要准备好对抗他的这群人,不然这个冬天我们就要挨饿受冻!”

                            “对不起打扰了,”威尔不冷不热的声音打断了亚瑟的演讲,“但你是谁?”

                            亚瑟似乎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时唱反调,不过他还是回答道:“我是卡梅洛特的亚瑟王子。”

                            “那我还是埃尔多的威廉王子呢。”威尔很快接上一句。

                            “威尔,他是来帮我们的。”胡妮丝有些责备地说。

                            亚瑟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又说:“如果你们不愿意跟我练习怎么打他们……”


                            “不,我们愿意!”“我们听你的!”村民们陆陆续续地附和道。亚瑟不自然地笑笑,目光最后停留在梅林身上。梅林冲他鼓励地点点头,亚瑟看起来才放下心。而威尔则讨了个没趣,用力挤出人群。

                            “威尔,你不要这样。亚瑟真心是来帮我们的,他没有义务保护这里。”在回家的路上,梅林苦苦劝道。

                            “哦,是吗?”威尔猛地停下脚步,害得跟在后面的梅林差点一头撞上,“这些人,这些王子什么的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我们,把我们当朋友?他们都是那么自以为是,觉得一个人就能征服天下一样,打仗从来都是为了自己的荣耀,不是么梅林!?”

                            “亚瑟他不是这样的,他是我的朋友……”

                            “那你告诉他你的秘密了?”

                            梅林又一次被噎住了。他默默地玩弄着随手捡来的一段绳子。“所以你看,他不会成为你所谓的朋友的。”威尔下了结论,背过身去不愿理他。

                            “他会知道的。我会说的。”安静了许久,梅林开口道。

                            “哦,那我希望他早点认识到。”威尔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开了,留下梅林一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3-04-20 14:01
                              接下来的几天,梅林都寝食难安。他看着亚瑟随着村民们训练的进展脸色越来越不轻松,在休息的间隙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发呆,多少次突然有种冲动想告诉他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这一切问题,又多少次咬着嘴唇逼自己不要这样做。然而亚瑟在众人面前永远是一副不在乎的神态,即使是面对威尔的冷嘲热讽,谁知道他心里有多大的压力。

                              “他不是你的朋友,梅林!”威尔近乎绝情的话深深刺痛了他身上的每一处神经。头脑中有一个小小的声音无力的辩解着:“不告诉他是为了他好,也是为了你好。”每当这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亚瑟受伤的表情:“你这些年一直在骗我。”而他则无言以对。

                              “他们这样子是没办法抵挡卡南那群人的,”终于又一次,亚瑟突然对梅林,莫嘉娜和格温说到,“如果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我们还能试一试,可是……我不能保证埃尔多能安然无恙。”最后他的声音小的几乎是自言自语,莫嘉娜和格温对视一眼。

                              “我认为我们也应该被允许参加。”莫嘉娜开口说道,目光紧紧追随着亚瑟,“我们也能贡献一份力量。”

                              亚瑟的表情总算有一丝缓和。“不,莫嘉娜,你们不能。我会保护你们的。”

                              “可是……”

                              “没有可是。”亚瑟打断了她,她显得有些不服气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回去招呼大家重新开始。

                              “他太自以为是了!”莫嘉娜委屈地说,扔下了手里正在打磨的剑,赌气的坐到一边。

                              “他是关心你,my lady,”格温也放下手中的活,过去搂住她耐心地劝说道。他们三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望着亚瑟的背影,他执着地喊着口号,村民们随着口号零零散散地挥动着木棒,完全没有亚瑟的灵活与敏捷。莫嘉娜,或是格温,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4-21 14:40
                                呃 我在电脑上已经做出了修改和内容调整但这里不会也无法修改 所以再次说明 阅读可以,但文会莫名其妙不接上文不是我的责任=。=【我这水平还不至于写走题。。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3-04-25 21:47
                                  “……所以你要告诉他们,不要过于冲动,”亚瑟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剑,一边对梅林说道,而梅林一直有点心不在焉,几次抬起头鼓起勇气,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再想到魔法被卡梅洛特所接受,他终于可以帮亚瑟光明正大地治理王国,再也不用在亚瑟发誓延续乌瑟禁止魔法的规定后在房间默默哭泣,他还是下定了决心,小声叫到:“亚瑟?”

                                  “嗯?”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亚瑟,”莫嘉娜突然开门,一脸焦虑,“他们渡过河了。”

                                  “好的。”亚瑟等莫嘉娜退出后,示意梅林,“所以,你要么有极其重要的事,如果是问晚饭吃什么恐怕要等等了。”

                                  “不!”当他拉住亚瑟的手,又踌躇起来,亚瑟失望地抽回手,走向门口。

                                  “我会魔法,我是个魔法师。”他的声音有些抖,而且越说越小。但亚瑟绝对听的清清楚楚。

                                  “别来开玩笑了,我们在打仗。”亚瑟玩笑的语气,脸上却没有笑容。“你?不可能的。”

                                  “是,我是,”他的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睛,“我……给你变只龙看。”金色光芒闪过,那只金色的龙又一次在亚瑟和梅林的眼前,优雅地拍动着它的龙翼。亚瑟久久地凝视着它,眼神悲伤而绝望。

                                  “所以,我怕是失去你了,”亚瑟喃喃自语道,“你一开始,就是来杀死我的吗?那又何必救我,反正你就是希望我死?……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他苦笑着摇摇头,“算了,我还是帮你这个忙吧,其实你也不需要,是吧。可我总不能当懦夫。”

                                  “亚瑟,求你了。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但我真的担心的是你。”梅林最后哀求道,泪水已经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亚瑟在门口停住。仿佛过了很久,他轻轻地说道:“我也很抱歉,梅林。”

                                  门咔哒一响。梅林倒在墙角,痛哭失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3-04-28 21:55
                                    唉恐怕前面的我都不要了←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3-05-02 10:36
                                      微笑,记得微笑。亚瑟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他挽住莫嘉娜的手,迈着不快不慢的步子跟在乌瑟后面。今天有五位国王在卡梅洛特商议和平条约,对于这些王国的人民,和平已经离他们太遥远了。

                                      “看,”莫嘉娜亲昵地凑到亚瑟耳边,“那个就是薇薇安公主,一位著名的美人,但她父亲可不是什么和善的人,你绝对不想惹到他的。”

                                      “莫嘉娜,”亚瑟稍微侧了下身子让她的头发挡住了他的嘴,“我为什么要招惹到她父亲?我不会喜欢她的,听说她脾气挺大。”

                                      “哦,是这样吗?”莫嘉娜脸上充满了坏笑,“现在你的眼睛里只有她了吧,都不肯正眼看我一眼。”

                                      薇薇安在她的女仆搀扶下,轻巧地从马上滑下来。但她并没有急着回应一位卡梅洛特骑士殷勤的招呼,也没有注意她的父亲,而是凝望着城堡入口。那里正有一位骑士骑马缓缓走进,但他穿着比其他骑士更加华贵。乌黑的头发不服贴地宣誓着他的与众不同,水蓝的眼睛没有友善,只有目空一切的骄傲。公主迎了上去,而他也总算有了一丝表情,低下身去吻了她的额头。

                                      “莫德雷德。”莫嘉娜眯起眼睛,语气让亚瑟觉得颇有玩味。“她的双胞胎哥哥。”

                                      奥拉夫领着一双子女,乌瑟领着亚瑟莫嘉娜,两位国王热情的寒暄着,握着对方的手。

                                      “非常欢迎你们到来,好久不见了。”乌瑟说。

                                      “我们也是,国王陛下。”奥拉夫转过身去,示意儿女们过来,“我想您没有见过我的孩子们?这是莫德雷德,”他微微欠身,“这是薇薇安,我可爱的公主。”她淡淡的礼节性的的笑了一下。

                                      “薇薇安公主,莫德雷德王子。”乌瑟点头示意,“这是亚瑟,还有我的养女莫嘉娜公主。”

                                      亚瑟留意到,此时薇薇安与莫德雷德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与身边的莫嘉娜也看了对方一眼,两人都发现了来者不善。莫德雷德脸上有一点若隐若现的瞧不起的神情。

                                      “很高兴又见到你们了,”奥拉夫简单地说,“不如我们进去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3-05-06 15:01
                                        亚瑟独自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默默凝视着城堡前的那一大片空地,不断有骑士们仆人们来来往往,可是他几乎没有注意这些。国王们的会议结束后,乌瑟与奥拉夫又躲到了一个角落窃窃私语,还用眼光不停地扫着亚瑟,搞得他好奇的要命又不敢上前偷听。他随便往旁边,突然有了灵感。

                                        “乔治,”他一把拉过他那面无表情的仆人,“你去给我听听,我父亲他们在谈什么。”

                                        “对不起殿下,我不能这样做。”乔治用平平的语调回答。

                                        “该死的笨蛋,我叫你去干什么就去!”亚瑟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自己想个办法去听听,任何方法都行,比如,呃,掉了盘子什么的,快点!”

                                        当亚瑟在心里哀叹这个仆人一点都不懂自己的意思的时候,他眼前忽然闪过一个身影:“没问题,亚瑟。”带着一点点坏笑。“梅林。”他喃喃自语道,用力甩甩头摆脱这幅影像。

                                        “哐当!”

                                        乔治笨手笨脚地直接在两位国王的脚下扔下了盛满食物的盘子,亚瑟无奈地用手捂住了脸。放下手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抱歉,我们这儿就是有些仆人……”乌瑟的声音越来越小,而乔治木然地现在自己身边。

                                        “听到什么了?”亚瑟没好气地说。

                                        “殿下,我没有听到完整的对话,但我肯定您父亲提到了您的名字。”

                                        “我?是什么事?”

                                        “我不知道,殿下。还有,薇薇安公主也被提到了不止一次。”

                                        亚瑟觉得心停跳了一下。“回去吧。记得带上我的晚饭。”

                                        “对不起,殿下。您的晚饭刚才……”

                                        亚瑟再没兴趣听完,大步回到了房间,锁上了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3-05-10 19:00
                                          “森瑞德国王陛下,我们卡梅洛特尊敬的乌瑟国王陛下热情邀请您参加亚瑟王子殿下与洛特王国的薇薇安公主殿下的婚礼,定于下个月举行。同时也欢迎您在下下个月前往洛特王国参加莫德雷德王子殿下和卡梅洛特的莫嘉娜公主殿下的婚礼。”

                                          梅林呆在那里,看着文雅如绅士的兰斯洛特向森瑞德献上一卷羊皮纸。森瑞德皱着眉头粗暴地撕开,盯着上面的字琢磨了好久,直到小王子凯颇不愉快地清了清嗓子。

                                          “嗯,我知道了。”森瑞德扔下一句话,匆匆忙忙地往门口走去。

                                          “国王陛下,您决定要来了吗?”

                                          “来,当然了。”森瑞德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的王后跟上来,一帮人就这么把卡梅洛特的首席骑士晾在一旁。尽管如此,梅林经过兰斯洛特身旁时,还是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他很好,他很爱薇薇安公主。”兰斯洛特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但梅林知道他在对谁说话。“照顾好他。”梅林小声说。“放心吧。”兰斯洛特脸上掠过一抹笑容。


                                          国王寝室。

                                          “我才不想去那个亚瑟的婚礼,”森瑞德语气里带着厌恶,“他的父亲当年杀了我父亲,我不想和卡梅洛特沾上一点关系。绝不!”

                                          “亲爱的,”莫格斯像一条蛇一样用手臂环绕着他的脖子,“我们不能错过这一次机会。我可不在乎他和他的王妃,但他的养女姐姐……”

                                          “你是说莫嘉娜?”森瑞德眯起了眼睛,“那位著名的美丽公主?”

                                          “她是一个蕴藏着宝藏和秘密的女子,”莫格斯伏在他的耳边呓语,“一个开启卡梅洛特王国的钥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3-05-13 22:00
                                            “依照神圣的法律给予我的权力,我宣布,薇薇安,卡梅洛特的王妃。”亚瑟从红色天鹅绒垫子上用双手托起精美的王冠。轻轻地戴在跪在台阶上的金发公主头上,她盈盈地笑着,款款伸出一只手放在亚瑟的手心里,让他把她优雅的拉起来,转身面对着众人。他高举着她的手,测过脸去凝视着他未来的王后精致的五官。随后她也望着他,微笑着靠近他,她的嘴唇一点一点靠近他的,一点一点……

                                            他猛的转回脸去,措不及防的薇薇安吻在了他的脸颊上。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薇薇安尴尬地缩回去,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嘴唇,躲避着向她投来的目光。

                                            “好了,仪式结束了,大家可以在参加宴会前四处走走,卡梅洛特欢迎你们。”乌瑟急匆匆地宣布道,“亚瑟……亚瑟?”

                                            王子完全无视了对他投来的各种目光,甩开了紧紧攥着的无助的薇薇安,鲜艳的红色披风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脚踝。“您好,王子殿下。抱歉来晚了,我们不小心迷路了。”这一句话让亚瑟回过神来,门口等着的是邻国王室穿着的,长相清秀的男孩。“您好,凯伊王子。”他淡淡地说道,却不由自主地望着对方身后那个看起来很瘦弱很苍白的身影。蓝色的大眼睛,口水兜松松垮垮地围在脖子上,似乎就要掉下来似的。“哦,我的仆人,梅林。他真的很尽责,是吧?”凯伊的童音天真但却正式,他咬住嘴唇,看了梅林一眼。梅林鼓励地冲他笑笑,第一次独自出外访问的孩子,虽见过不少大场面,但面对眼前英俊帅气的亚瑟,这个天生的全民偶像,还是不由地寻求一点帮助。其实他们都是孩子,梅林心想,若不是碍于王子身份,也许他们过不了几分钟就能玩在一起了。

                                            “我们安排了最好的房间,因为我们无比珍视我们双方的关系。”亚瑟说话时不由得暗暗嘲笑自己,鬼才愿意跟这个国家疯疯癫癫的国王搞好关系,即使有一天森瑞德找个借口说亚瑟亲自带骑士洗劫了他的边境地区以此发动战争他也绝不会意外。但他不在乎。他只在乎……梅林。这就是为什么撇下现在目瞪口呆的全体宾客来接待这个他从未谋面的孩子。他下意识地看了梅林一下,他安静地跟在凯伊后面帮他扯掉披风上沾上的一片碎树叶,想必是穿越森林而来。这么晚了,他们也敢两个人走森林里来……当然,他是个魔法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3-05-15 18:50
                                              “好了,到了。”亚瑟停在一个房间外,命令一个仆人打开门。

                                              “谢谢您送我们到这里,王子殿下。”凯伊有些羞涩地说道。

                                              “叫我亚瑟,好吗?”亚瑟蹲下来摸着凯伊的头,“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这样我们就可以当朋友了!”

                                              “亚瑟,谢谢你。”

                                              亚瑟微笑着眨眨眼睛。“你需要休息一下,但请不要错过宴会,你也一定饿了吧。”

                                              “我想……我就不去了,抱歉,”凯伊有点局促不安,“明天的活动我不会再……”

                                              “不要担心,凯伊,但我想你需要吃着东西。那么……梅林,对吗?”

                                              他不愿意搭理我了。梅林心里一阵难受,他又宽慰自己,也许他只是不愿意在凯伊面前与自己太亲密?“是的,殿下。”他强装愉快地回应道。

                                              “跟我来吧,我们有很多很美味的东西等待凯伊王子呢。”亚瑟偏了偏脑袋,示意梅林跟他走。

                                              亚瑟领着梅林绕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却迟迟不肯转过身来。“你好,梅林……你就这么跑了,这就是你希望的吗?我们天各一方?”

                                              梅林的心猛的一抖。“你会……杀了我吗?”

                                              “你知道,我怎么舍得。你救了我,不知道你还记得吗?”亚瑟回过身,语气悲伤而快乐,“我……很想你。我从来都不爱薇薇安,而我的后半辈子都要跟她一起度过。我的生活只按照我父亲的方式来,而我没有办法反抗。我都要疯了,你知道吗?”

                                              “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梅林低下头,拨弄着衣角。

                                              “我只是太生气了,你一直不告诉我。我从来都不像我父亲,我不歧视魔法,而且我也知道,那盏灯怎么可能正好砸在那个女巫身上。我从来就不笨。”亚瑟走近一步,把手搭在了梅林的肩膀上。“我太后悔了,没有留住你。”

                                              “我也想你,亚瑟。”梅林低声说。

                                              “你能……今晚留下来吗?不要回去,不要。”亚瑟的眼神流露出留恋,“只有你是我的……好朋友。”

                                              梅林沉默了。“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许就是一辈子吧。”亚瑟似乎自言自语道。

                                              梅林点点头,轻轻吹熄了蜡烛。亚瑟顿时开心的像个孩子,一下跳到床上,把被子拉到下巴。梅林吹熄了蜡烛,轻轻念了一句咒语。他又俯下身,在亚瑟的额头轻柔地吻了一下。

                                              “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我永远不会离开你,not now, not ever.”

                                              黑暗里,关门声之后只剩下一片寂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3-05-16 21:00
                                                莫嘉娜身着华贵的长裙,寂寞地等待在陌生王国自己专属的房间里。她通过镜子,看着一个陌生的女仆专心地为她梳起一个高雅的发髻,为她带上一根镶嵌着宝石和珍珠的项链,耳边垂着一对白金耳环闪闪发光。她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脸,因为即使是从小作为乌瑟珍爱的养女的她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美人。

                                                “My lady,”塞法细声细气地说,为她理好一缕掉下来的头发,“您该换衣服了,王子殿下等了好久了。”

                                                当莫德雷德打开门,他一时间惊呆了。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位光彩照人的公主,光滑的丝绸连衣裙奢华而炫目,腰间的褶皱完全贴合着她纤细的身材。“你太美了,我的公主。就像梦一样。”他喃喃自语,她不得不装出一抹浅笑,任凭他牵着自己的手走向婚礼举行的地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3-05-17 15:30
                                                  卧了个大槽度娘搞得这么小的回复框让我写文的心情都没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3-05-20 21:57
                                                    莫嘉娜与莫德雷德分别骑在两匹马上,缓缓通过人群簇拥的大道上,所有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欢呼雀跃,她频频微笑着向人群挥手。

                                                    “未来的王后殿下!”有人高声呼喊着,人们也积极地响应着,在她行进的路上抛洒鲜花。

                                                    MD貌似再打不了了 度娘你个深井冰 我去年买了个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3-05-28 21:01
                                                      人群突然出现一阵不安的骚动,在士兵的阻拦下,一个衣着破旧的老妇人拨开人群,跌跌撞撞地撞到了一匹马,她跌倒在地,手里捧着的一束鲜花滚落到尘土里,围观的人有人发出啧啧的叹息声。莫德雷德连忙命令人扶起她,安慰她不要紧。可是她却一点也不理会,径直走过来,执着地把花拾起来送到他身旁的莫嘉娜手中。“这是给您的结婚礼物,很抱歉,我买不起其他的东西。”她嘟囔了一句,转身就走。走之前特意看了一眼那匹雪白的马。也许是莫嘉娜眼花了。老妇人眼睛好像在一霎那间变成了金色,不过她也不确定。

                                                      “谢谢,很漂亮。”她连忙大声向远处的老妇人喊道,可她丝毫没有理会。于是他们继续游行,似乎刚才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队伍一直来到下城区,人群渐渐减少,但莫德雷德执意前行,直到来迎接的只剩下一些稀稀拉拉的路过的人,他终于决定返回。一个士兵牵着莫嘉娜的马掉头,那匹马却突然发狂了,向着天长长嘶鸣了一声,突然冲了出去,毫无准备的莫嘉娜和莫德雷德都吓呆了。“快去追她,笨蛋!”几秒之后,他对愣在原地的士兵怒气冲冲地吼道。


                                                      回复
                                                      34楼2013-05-29 14:20


                                                        收起回复
                                                        36楼2013-08-02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