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姐精选网站吧 关注:483贴子:5,012
  • 12回复贴,共1

【旧文转载】 ~☆关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关于蕾丝边】——80年代旧闻
  
  梅艳芳的形象经常创新,总不会让人有厌倦的感觉,可是在变化中,仍予人中性之感。
  
  “是呀!”她自己也承认,“豆腐婆呀!”
  
  “哗!”她此语一出,大家也轰动。坦白得可爱,不怕人拿来作笑柄。
  
  女记者小八妹不明所以,“什么叫作豆腐婆?”唯有由我来不好意思地解释一遍。
  
  “有人找你……吗?”
  
  “有!”
  
  “那么就是说你有同性恋经验啦!”
  
  “没有啦”,梅艳芳说,“她们有这种要求,但是我避之则吉,睬都没睬。”
  
  “怎么不试一下?”
  
  “不行,容易试一次之后就上瘾,那就死了!哈哈...”

【关于迟到】——1997年梅艳芳做客蔡澜美食节目“人生真好玩”
  
  阿梅:真诚,我觉得绝对应该拿真诚,无论是对工作,生活。所以我成日对感情,宁愿失败都好,岂码有一样,我真诚。我对身边所有的事情,我都是真的。
  蔡澜:你真诚是好事,但你可不可以改变一下,你不要让人等那么久的习惯?
  阿梅:什么等啊?
  蔡澜:哈哈。
  阿梅:男仔等女仔,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蔡澜:不是喔,有时几百个临时演员啦,有**啦,有小贩啦…
  阿梅:我想解释一件事,我绝对可以说的一件事,工作上并不一定说是等我。蔡生,你又搞错了。某些时候,是其他人认为我可以承受这个责任,他们就推到我身上,其实我不mind,如果那些制片觉得这样是OK的,你梅艳芳可以承受,那么OK,无所谓啦。
  蔡澜:就这样把责任推塞给你,全都是在等你?
  阿梅:是咯。
  
  陈可辛:我跟阿梅拍过一次戏,不算太迟,虽然都迟(大家笑~)。但是我想说,我拍过这么多演员里面,她是好professional(专业)。
  蔡澜:好付出所有?
  陈可辛:近乎最professional的,她除了付出外,还有一样很难得。因为演员是…幕前的人好麻烦,我们做幕后的都知道,幕前的人是好多complex(情结),好敏感,你同他说话要好小心,好多自卑感,好多自大狂…我觉得阿梅是最balanced(心态平衡)的一个,你跟她说什么都行,所以你叫她做阿妈,她都不介意。有些演员你跟他说什么都介意,讲错一句话话都介意。
  


回复
1楼2013-01-05 19:50
    【关于爱情】——1997年梅艳芳做客蔡澜美食节目“人生真好玩”
      
      蔡澜:我觉得爱的时候呢,就爱到应该是轰轰烈烈的啦,爱到痴线,这就是爱了。
      阿梅:(笑)不就是我喽,爱到痴线,你以为我痴线了?
      蔡澜:是啊,是啊,这样就是爱。我钟意你,你刚刚说了,这样去爱咯,爱了以后得不到,又有什么分别呢?得不到也没什么不好咯,现在单身的女人好多的。
      
      陈可辛:其实得到不是最重要,是那个过程最重要。
      阿梅:是过程。
      陈可辛:过程,对吧?如果有这么多次的机会,有这么多的过程,是好幸福的。所以我觉得…
      
      阿梅:你觉得我幸福啊?
      蔡澜:幸福到极。
      陈可辛:得到…其实到最后,都没什么。其实得到到最后,都是没有的。
      
      谭小环:想不想好快结婚?
      阿梅:我啊?
      蔡澜:她想的。
      阿梅:基本上我想。
      
      谭小环:家庭,或者小孩?
      阿梅:可能我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太久了,同时我从小到大,家庭生活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安全,我好想如果我现在有一个家庭,或者有一个幸福的世界,(笑)我自己叫它幸福的世界,那么可能我会做点什么,我想尝试下另外一种生活咯。


    回复
    2楼2013-01-05 19:50
      【关于唱歌】歌者就代表各人的心声(1999年刘天兰电台访问)
        
        阿梅:其实我这样看自己,我是一个颇情绪化及感情丰富的人,时常将我的理论放入我的歌曲中,我觉得唱歌犹如演戏中的角色,当你每唱一首歌,就是代入戏中人一样。
        
        刘:即所谓“入戏”。
        
        梅:是,你就会觉得很有趣,例如以前唱“坏女孩”,我会觉得自己很坏,尽力想象一种方式,在台上令人看后会又爱又恨这个坏女孩;到“妖女”时又觉得自己妖妖艳艳,“蔓珠莎华”时又觉得自己很亮丽,艳压群芳;到后期“情归何处”时,又觉得很upset,是个失落的女人,失恋的女人,三十多岁女人的心声。不同的歌曲,当我接了歌词以后,我尽力投入当中,仿似歌曲中的主人翁,我想如果歌曲是大众的心声,歌者就代表各人的心声所唱出来。



      回复
      4楼2013-01-05 19:56
        【关于隐退】原来这个圈是挺现实的(雷霆881电台访问)
          
          本来我打算在自己最光芒的时候宣布引退,因为我从4岁开始唱歌,唱到那段时间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突然间感到很厌倦,我希望趁自己还没老,找另外生机,或者可以这样说,我除了唱歌以外,能够找另一样技能。最初我只是想宣布不拿奖,但突然间好象四方八面所有的暗涌都来了,那个时候自己就知道哪些是朋友。
          
          我想我有一段时间被“名”这个东西掩盖了自己,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直到我宣布了不拿奖之后,那我就看到真真正正有很多名利冲突关系之下,有很多人如何去放弃我。当时,我对自己说:“原来这个圈是挺现实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样的转变。
          
          我没有后悔过,因为我都已经预料到是这样的了,但我没有想到是来的如此快和如此恐怖的。有一段时间我要接受的是,长江后浪一定要推前浪,但要推多远,或者是你自己走还是被别人推下去。当年我自己宣布不拿奖是我自己的抉择,我觉得我现在唱歌,是唱给这么多年和我关系都这么好的歌迷听。


        回复
        5楼2013-01-05 19:57
          关于爱情】我这一生的挫折应该是感情吧(雷霆881电台访问)
            
            我这一生的挫折应该是感情吧,因为我觉得工作上我也会遇到挫折,但那种挫折只会令我更加坚强。我最难忘的一段感情应该是被人瞒骗了的那段感情吧。我和那个男孩子差不多有大半年的时间在一起,那是一段异国情。因为我常常在香港工作,而那段感情发生在外国,那时候我的事业应该处在比较好的时期里,但我也放下了很多时间在工作上。譬如说我一个星期几乎七天都要工作,我就将工作的时间缩短,尽量三、四天通宵工作,把工作做完,然后剩下的一天、两天飞过去。可能我太过投入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间听到一个消息,他已经有了另一个新欢。我当时呆了,该怎么办?后来当我最后一次想了解这件事的时候,他前一天还打电话给我:“啊!你明天过来啊?好啊好啊,我好高兴啊!”我说:“你怎么知道的?”“我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嘛,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的事情我当然知道啦。”谁知,我第二天飞过去的时候,差不多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他,打电话也联络不到。之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了。
            
            我对感情太投入了,由于我的自尊心太强的关系,我想很多时候女孩子在感情上都很脆弱,永远都是要自杀,威胁男孩子,用任何的方式希望他回到自己的身边。但我,你可以说我很倔强,也可以说我很要脸,我觉得那个男孩子如果已经不爱我了,无论我怎样求他回来,留得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后来我选择了一个方式,如果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那我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就当大家都不知道好了。或者这是个美好的梦,永远也不会穿破,或者现在我有没有后悔?我觉得我没有,因为人一生总有一段这样的缺憾,我想是我太浪漫主义了吧,我看的电影太多了。我想这一段感情是我一生中最投入,最爱,也是最遗憾的一段。这一段感情我只会当是一个回忆。当下一次感情再来的时候,我会以它作为警惕。我没有想过自杀,不要以为自杀可以挽救一段感情,是没有用的!我常常觉得,勉强去维系一段感情,未必是一件好事,或者你用其他手段可以和他一起,缘分不属于你的话,结果可能是恶果。
          我会好过一点。


          回复
          6楼2013-01-05 19:58
            【关于封杀】我唱歌是娱乐歌迷,不是娱乐上面班人(1995年广州个唱因《坏女孩》遭内地封杀)
              
              区伟星表示目前仍与中方开会,看看中方如何处理,中方目前追问点解会有这样的错误,并认为歌迷热情不是一个籍口。
              
              阿梅则说:“的确当晚歌迷热情,我已拒绝几次,但歌迷一定要我唱,还站起身,我不忍心就唱了咯!最敏感的几句,我就没唱到,不是外面讲的那么大件事。我不觉得这首歌意识不良,以前就说没什么好讲的,隔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要针对这只歌?”
              
              担不担心其他批文被封杀?阿梅答:“其他批文的事,我唔理得咁多啦!我唱歌是娱乐歌迷,不是娱乐上面班人,今次我想完成巡回心愿,不是纯粹赚钱,有捐钱给孤儿院,如果大陆咁执着,我都可以咁执着!”
              
              陈家瑛表示文化厅早已要求他们不要唱《坏女孩》这首禁歌,他们亦知会了阿梅,但阿梅是性情中人,这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她亦相信阿梅心知自己在做什么,目前她未知上面会如何,希望大事化小,她与区伟星正寻求补救方法,唯有见招拆招。


            回复
            7楼2013-01-05 19:59
              【关于突破】现在我参与更多(1999年刘天兰电台访问)
                
                刘:我看到一个情况,阿梅,最近的演唱会,你所起用的音乐制作班底大部分都是多年的好友,但将发行的新唱片,有黄耀明为你作了两首曲,包括“艳舞台”及“比生命更大”。还有蔡一智,一位跟你出道,由徒弟身份变为监制你歌曲的艺人,我想问你有多大信心摒弃旧有的而尝试新的呢?
                
                梅:其实我并不是摒弃旧有的,Anthony(伦永亮)负责现时的演唱会,他根本没有时间同时再做唱片。我有时都颇主观,我希望有新元素加入,(有人)跟我说我的主观因素需要改一改,帮我洗洗脑,让一些新制作人有空间从他们的角度看梅艳芳是怎样的……
                
                刘:怎样去处理,怎样去尝试……
                
                梅:是,应该唱什么歌,尝试不同的东西,不同的感受。在这张新唱片的录音过程中,我很享受,以前我习惯唱毕vocal后就离开,现在我参与更多,如再唱second voice,和音等。因接触不同的创作人让我知道,现在流行什么样子的音乐,我又觉得有新鲜感。当我唱后,他们可能会改一改我的唱法,说“Anita,你可否改变唱法,不要那些,要这些”……他们的要求我会接受一部分。另外,外国现在流行的音乐,听后我又会从中得到一些启示而有不同的改变,这张唱片其实有五位监制。
                
                刘:哗,那么多!
                梅:是,五位监制各有风格,所以听得出(各曲)是有分别的。


              回复
              9楼2013-01-05 20:01
                【关于自由】像活在透明的鱼缸当中(1999年刘天兰电台访问)
                  
                  刘:在你的艺术事业当中,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梅:观众的掌声(笑),真的。
                  刘:最大的痛苦呢?
                  梅:失去自由(笑)。
                  
                  刘:何解没有自由?因活在观众眼光之中?
                  梅:实在像活在透明的鱼缸当中,没有什么私人生活。
                  刘:尤其是你这种层次的艺人,我本来想说可往外地度假,但外地亦有很多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认识梅艳芳,都颇难,明白的。


                回复
                10楼2013-01-05 20:01
                  【关于信心】为什麼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得到了也不觉可贵(80年代旧闻)
                    
                    「真的不与近藤真彦开演唱会?」
                    
                    「不可能的事,说来有啥用?」
                    
                    「若果出很高的价钱呢?」我试著游说阿梅。
                    
                    「再高的价钱我也不愿意。」
                    
                    「为什麼呢?」
                    
                    「你想我再被近藤的歌迷闹我咩!好不容易他们才忘记了旧事,
                    我唔想再引起人家的误会了?」
                    
                    「倘若近藤能助你发展日本市场呢?」
                    
                     梦寐要成为国际歌星,是梅艳芳多年的心愿。
                    
                    「即使真的可以,我也不会愿意,为什麼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得到了也不觉可贵。」
                  以前梅艳芳被传与近藤有过一段情,是因为这样令梅艳芳不愿与近藤碰头吗?
                    
                    「我与他仍是好朋友,但合作就不必了。」
                    
                    阿梅对自己有信心,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总有一天,她可以
                    加入日本市场的,如今她的目标是先向台湾伸展。
                    
                    「进军台湾与香港有什麼分别之处?」因此香港人能接受梅艳
                    芳,未必台湾接受阿梅这样前卫装扮与台型。
                    
                    「是啊!台湾流行靓女歌星,我又长得这样丑。」阿梅哈哈
                    的说。
                    
                    「那你的信心如何?」
                    
                    「实力咯!好似香港,最初咪一样被人排挤,被人咒骂,但我咬实牙筋,要令讨厌我的人都接受我,本著这个精神,什麼地方都是一样的。」阿梅重重的吐出这句话。


                  回复
                  11楼2013-01-05 20:01
                    【关于爱情】我希望追求一样东西,就是“真实”(1997年做客蔡澜美食节目“人生真好玩”)
                      
                      
                      阿梅:我觉得人一生之中呢,可能都是在追求一种…就像我们拍爱情故事,无论什么,我们都是追求自己的一个梦,好完美,好钟意的…
                      蔡澜:明,明,绝对明!
                      阿梅:不是身边好多…我们叫镜花水月的,好多插曲啊,那些不是真正的(缘份)嘛。
                      大家(笑):镜花水月!
                      蔡澜:是咯,哈哈!
                      阿梅:但我希望追求一样东西,就是,真实。最后追求的是自己钟意的一个人,心爱的人。
                      
                      谭小环:拍过拖的那些男性呢,是不是一起拍拖,就会觉得,我以后会嫁给他?
                      蔡澜:她会的,她会的,她每一次都是这样。
                      阿梅:(笑)每一次?
                      蔡澜:我见过的几个都是,都是这样。(大家笑~)
                      
                      阿梅:(笑)几个啊?
                      蔡澜:几个,好几个咯。
                      阿梅:是啊,基本上…
                      蔡澜:基本上她是忠心的一个人。
                      
                      谭小环:你好投入感情?有没有将来,但我希望我现在这段时间,真的是觉得想同他一起有将来,然后我才会发展这段感情。不是那种,一个月啦,或者散拖,我不会的。我觉得投入爱情好辛苦,要抽身出来是好辛苦的一件事情,你必须要,就像我们拍戏一样,全心投入。
                    蔡澜:我觉得爱的时候呢,就爱到应该是轰轰烈烈的啦,爱到痴线,这就是爱了。
                      阿梅:(笑)不就是我喽,爱到痴线,你以为我痴线了?
                      蔡澜:是啊,是啊,这样就是爱。我钟意你,你刚刚说了,这样去爱咯,爱了以后得不到,又有什么分别呢?得不到也没什么不好咯,现在单身的女人好多的。
                      
                      陈可辛:其实得到不是最重要,是那个过程最重要。
                      阿梅:是过程。
                      陈可辛:过程,对吧?如果有这么多次的机会,有这么多的过程,是好幸福的。所以我觉得…
                      
                      阿梅:你觉得我幸福啊?
                      蔡澜:幸福到极。
                      陈可辛:得到…其实到最后,都没什么。其实得到到最后,都是没有的。


                    回复
                    12楼2013-01-05 20:02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3-28 08:20
                        “容易试一次之后就上瘾,那就死了”,脑补大大咧咧说这话时的场景语气,哈哈,80年代就这样直到根深蒂固,誰能掰弯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28 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