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通背拳吧 关注:526贴子:778
  • 2回复贴,共1

《一代通背拳宗师-----韩鹏尧》 文/赵宝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代通背拳宗师-----韩鹏尧》来源 《武魂》《精武》《少林与太极》《武当》《搏击》等杂志
大连的武术运动源远流长,至今已有百年以上历史。早在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时期,大连的习武者就以武术抗击侵略者,历经一个多世纪的演变,目前已有十几个拳种和流派在全市城乡普及。今天得以植根于大连地区的五行通背拳之花,能够开遍北国大地并流传海内外,除创始者外,这与威名赫赫的韩鹏尧先生所作出的杰出贡献是分不开的。韩鹏尧为大连五行通背拳的形成与传播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其一生颇为神秘和传奇,很多奇闻轶事武林后人很少有人知晓。
韩鹏尧(1900-1974),山东莱西县武备公社毛中大队人,身高1.78米,身材修长。眉清目秀,一副书生面孔。自童年时随父亲来到大连,在西岗区东关街菜市场开了一家磨坊,吃穿有余,按现在的话说,应为小康之家。韩鹏尧从小就喜好听武林游侠之故事,整天缠着父亲要练功,其父便出资将他送到在连设场专教通背散手的密友吴振东门下。吴振东,河北文安人,是最早到大连传播“少祁派”通背之一的名家高手,吴的散手击技极强,当时在大连武林界威震四方,不管是谁想在当地开设拳房,都要先拜吴振东,否则吴一定要去动散手比武,有一段时间打伤打残多人,就连地方衙门巡捕也拿吴没有办法,对吴也敬三分,有些事情也要请吴出面调解。
吴的收徒方式极其特别,当韩父带着韩鹏尧道明来意后,只见他目露凶光,满脸杀气,先是上下打量韩鹏尧后问道:你想习武?韩答应:嗯。吴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晃了晃,然后在自己的大腿上划了一道口子,立刻鲜血直流,韩鹏尧只是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吴顿时心中大悦,突然用双手抓住韩的双脚倒提起来,在空中旋转数圈,韩鹏尧不但没有被吓哭,反而“咯咯咯”大笑起来,吴随即将韩鹏尧轻轻放下,赞道:这孩子是块练武的料。
练通背散手是相当艰苦的,首先要练出通背皮鞭(柔)劲,然后才能练铁砂掌(刚)劲,韩每天早晚练功数小时。铁砂掌训练更是不容易,先将铁砂子用药水浸泡后放入锅内,用温火翻炒到一定热度后,双手反复插穿铁砂,再进行摔拍掌背,如此千锤百炼,韩鹏尧常常手掌鲜血淋淋。其父花重金买回上等跌打中药,为其疗伤,并买些牛肉等营养品为韩补充体力,真是应了那句话“穷文富武”。7年以后,韩鹏尧凭着顽强的毅力,终于掌握了通背九柔一刚的绝技,动手技巧也日见成熟,成为众师兄弟中的佼佼者,随着对通背拳深层次的痴迷追求,韩鹏尧的“胃口”越来越大,总感觉吃不饱,一心想求学更多的通背东西。
直到1916年,通背大师修剑痴从京沈来连找同乡好友吴振东,并在拳房互相交流通背技艺,此时韩鹏尧大开眼界,看到修的通背东西太多了,就有意要拜修为师,修当时没有答应,只是在表面上给予指导。以后到奉天等地教拳,但常回大连看看,韩鹏尧与修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了。1917年,修剑痴正式收韩鹏尧、陈景涛等人为开门徒弟,在韩家大院设场教学,此后韩鹏尧在修师的精心授艺下,加之扎实深厚的功底,通背功夫得到了质的飞跃,如刀砥石,如钢淬火。练、动、讲少有人能及,成为修师的左膀右臂,并代修师教场。
1924年,韩鹏尧走出家门,访名师寻高手,切磋武技,使通背功夫更加完善成熟,后在山东济南为当地一大军阀作侍卫一年有余,一日深夜,有几个人持枪闯入这军阀家中,见人就开枪射杀,韩每日和衣静坐床头,闭目休息,待子时练功。听到枪响,感觉不妙,敏捷的跳出窗外,施展轻功,飞身跃步翻过院墙,躲过此劫,返回大连。
韩鹏尧回连后继续随修师学艺、协助修师教拳,后因打死日本浪人,再次被迫出走南方。原来,一日傍晚,在一胡同内韩看见三个歹人正在拉扯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往屋里拖,欲施强暴,那姑娘拼命挣扎,发出声声惨叫,韩鹏尧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吼一声,冲上前去,将姑娘救下护于身后,并痛斥歹人,几个日本浪人叽哩哇啦怪叫着向韩鹏尧扑来,韩一看是日本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个迎面掌,将第一个鼻梁拍平,这浪人满脸是血,蒙头转向,又一记钻掌再锤将第二个打翻在地;第三个拔出枪刺向韩鹏尧扑来,韩敏捷的向左右闪躲,飞起“撩阴脚”,正中对方裆部,紧跟着一个猿猴探臂,铁掌穿进此人咽喉,这浪人一声没吭,两眼上翻,当场毙命,韩拉起发呆的姑娘急速撤离。,当年大连是日本的殖民地,打死了日本人那还了得?日本当局随即出动宪兵到处追查抓人。韩鹏尧找到修师研究对策,修剑痴说:你带上我的信立即离开这里,到河北固安县找我的师兄刘智去吧。韩鹏尧数日后到达固安,因刘智去了京津,韩便独身到南方谋生。


私人教练,全民健身先驱者,引领健康新潮流的行业 亚体协教练培训学院
广告
1929年韩鹏尧在湖南国术馆任武术教官,当地驻扎旧军队有一位姓黑的师长,土匪出身,后被何键收编。此人膀大腰圆,满脸杀气,心狠手辣,练过拳脚、有一些功夫,根本不把韩鹏尧放在眼里,一百个不服气,几次要与韩鹏尧比武。终于有一天,在国术馆与韩师动散手,现场有多名军队头目观看,双方各亮架势,韩鹏尧神情坦然,不露声色,紧盯对手,以静待动,黑师长挥拳猛击韩的面门,欲将其制于死地,韩鹏尧一个闪展疾步,闪电般窜到对手右侧,横手冷弹一掌击中对方右腮帮,没等对手反应,紧跟变化“腋里插花掌”,可了不得,这一掌,击断了其肋骨,黑师长当即倒地不起,对手及围观者谁也没有看明白韩刹那间是怎样打出这两掌,此后韩鹏尧在南方武林界名声大噪,被武林同道敬奉为“霹雳神手”。何键平生爱好武术,闻讯后请韩吃酒,期间问韩的先生是谁?韩鹏尧说是“燕北大侠”修剑痴,何键听后大喜,特邀请修来部队专教营级以上的军官习武,并上报委任修剑痴为少将武术教官。
韩鹏尧在南方从事武术活动二十余年,期间经常往返于京津一带,广交武林朋友。1930年前后,韩鹏尧与“快手刘”刘智等通背门人,一起到已辞官在家的北洋军阀陆军总长段祺瑞府中做客,段一生最好围棋及武术养生之道,曾资助过中国大批围棋高手(包括吴清源汪云峰顾水如等),当日在院中通背门人演示了各自拿手绝活,韩鹏尧首先练了一套通背老采拳,然后用一件旧棉袄缠裹在树干上,先耍了几种掌法,只见树枝摇动,哗哗作响,树叶落地,同行鼓掌叫好,紧跟着韩身体下蹲,突然打了一记冷弹钻掌,后令人用剪刀将棉袄外布剪开,露出棉花,众人一看,惊叹叫绝,只见棉花已被打成扭转的漩涡状,可见韩的铁砂掌内劲功夫已达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同门人齐称韩鹏尧是当之无愧的“霹雳神手”。这时,段祺瑞笑道:我虽然不太懂通背功夫,但我常打纸牌,纸牌中有一张天王牌为最大,我看还是称韩鹏尧为通背天王吧!韩由此被通背界传称为“通背天王”。韩鹏尧在上世纪30年代中曾礼聘于南京旧总统府担任校级武术教官,专门传授府内特种兵、贴身短打,擒拿格斗,招招毙命的手法。即一稳、二准、三毒、四狠,脚踏中门往里钻,制对手瞬间失去反抗能力为目的、的军事化晚期通背之风格。
新中国成立后,韩鹏尧多次回大连住在其姐家,主要是治病(哮喘)。期间看到大连通背发展状况后,非常吃惊和不满,并在武林界公开讲:大连通背自由化,走下坡路了,再过几年我都不认识了。这在当时对大连通背界震动极大,同时更遭到了通背界传统保守派老人的非议,甚至排挤,这些人表面奈何不了韩,都知道韩鹏尧的厉害,便多次采取变相的方法赶韩出大连,韩鹏尧始终顶着压力,尽全力传播着新的通背风格。1960年,韩鹏尧正式收徒教拳,但学员必须做到换汤换药,从头学习。当时有二十几个人跟随韩师学练晚期五行通背拳,主要有:张云珊、张朝喜、田子华、肖国源、葛太然、林赤兵、王永侠、刘贵仁、梁洪超、王延龙、姜景邦、庄书勤、郭金义、戴金波、金学科、王少起等。至1969年十年间,韩师每年都来大连,隐秘教拳三、四个月,轮换住在徒弟家。
由于韩师在南方接触的新生事物比较多,思想开放加上有部队训练的经验,所传晚期通背内容、风格与“祁家门”有着明显的区别。韩师教学主要传授:通背实用手法如何出手快,变化快、消失快,举一反三,边练边讲,生动形象,他亲自带徒弟领手喂招、当靶子,时常被徒弟误打,但韩师从不计较,总是面带微笑给予表扬和鼓励,这令徒弟们至今难忘,先生常讲:当老师的打徒弟,那是捆绑起来打,要不了几天徒弟都被打跑了,不利于武术的传承。先师葛太然曾问过韩师:是否把平生所掌握的通背东西全部传给了徒弟?先生答道:真正当老师的没有留后手的,有十招教十招,之所以徒弟之间各有不同的东西,那是老师因材施教的结果,就比如你有多大的胃口,就能吃多大的饭量。韩师在老家期间经常与其高徒张云珊通信了解情况,并对大连流传下来的这支晚期五行通背发展前景表示满意。
由于“文革”那个时代的特殊性,几乎没有徒弟去看望过先生,也没有最后得到晚期通背绝技。先生晚年生活平淡,但思想乐观,除每日练功外,还总结撰写了大量在湖南旧军队中的教学实践经验、此拳风格特点及练功方法的文稿,为晚期五行通背拳的独立形成留下了珍贵的理论依据,先生终生追求专一通背功夫,晚期通背精华大多传给了其女韩梅香。直到病逝韩鹏尧先生的“***国民党武术教官”帽子也没摘掉。“文革”浩劫迫害了多少武术老前辈,又有多少优秀传统拳种及绝技失传,谁能搞清楚呢?



回复
举报|2楼2012-12-29 17:01
    韩鹏尧(1919年)



    正中端坐着为修剑痴,前排左一盘坐者韩鹏尧(1919年)


    回复
    举报|3楼2012-12-29 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