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吧 关注:148,906贴子:1,640,754

【伏八吧汉化】K官方赤组小说 伏八部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百度伏八吧=====================
温馨提示:
未经过授权请勿转载到微博/论坛等地 转载请注明【百度伏八吧】
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禁二次转载

PS:伏八吧汉化组随时欢迎你的加入:ht[]tp://tieba.baidu.com/p/1959347320

未见END请勿插楼


俊毅云通讯,10w 客户选择,专业短信商务服务 会员维护,你得学会如何群发短信才有效
广告
图源:微博@ 千里_秋山拔刀 ht[]tp://weibo.com/warviln?from=profile&wvr=5&loc=infdomain
翻译:
125章:苏酱。@苏薇尔酱
3章:阿疯。@枫林歌月╮
46章:ss酱。(@bilibilikira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2-12-10 23:12


    [……这样啊]

    [但是,没有人来做我对手呐。八田太弱了……不如说,怎么教都记不住规则;草剃虽然很强,但因为觉得麻烦所以不怎么陪我下;只跟王下过那么一次,那个人也很弱,看起来完全没有要守住王将的意思。下完一局就一脸无聊的表情,还被说了“真是慢得要死让人急躁不安的游戏啊。”]

    [……]

    再度沉默。
    十束毫不在意地继续说,

    [所以说,猿君。你愿意做我的对手吗?]

    十束微笑着等待着伏见的反应。
    ——啊啊,在焦躁着呢,猿君。
    伏见虽然并不会直截了当地反抗,但也不会隐藏内心的焦躁,所以他的心情实在是非常好懂。
    伏见是很讨厌这种照顾方式的吧。似乎是为了要勉强他融入到队伍里才这么做的,他对这种事觉得很腻烦吧。
    和伏见交往,需要保持一定程度上的距离才行。
    尽管知道这点,却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想要照顾他了。对于十束来说,伏见是有个很有意思的少年。



    【前面说到草剃给八田他们委派了保护栉名她们的任务。】
    ……

    [本来,接到命令的就是八田哥和伏见吧。]

    听到镰本的话,八田一时语塞,小声地啧了一声。


    [……因为那家伙嫌太麻烦了。总觉得最近很冷淡啊,猿比古那家伙。]

    八田注意到,最近伏见的态度,和在学校里一起玩的时候已经不同了。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没劲,他恨恨地跺了跺脚后跟。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2-12-10 23:17

      【第二章 金色之槛】
      ======
      【前面说到四人进了研究中心,被一扇上锁的门挡住了去路。】
      ……
      ——八田对上着锁的白色无机质的门抬起手来,决定强行把门撬开。然后旁边的伏见踹了他屁股一脚。

      [好痛!干嘛啊!]

      [哪有你那样开门的,笨蛋。]

      对着一脸惊愕的伏见,八田赌气地把滑板丢到地板上,单脚踩了上去。

      [这种东西,啪地一下就弄坏了!]

      说做就做,八田身上散发出红色的火焰。十束慌忙按下八田的肩。

      [
      喂喂等等!]

      [
      干嘛啊!]

      八田后面的伏见炫耀般地叹了口气。他走到八田前面,踩住滑板的前端,阻止八田飞奔出去。

      [停手你个单细胞生物。]

      被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的伏见这么一说,八田脸红了。




      ======
      【——然后侵入了一个资料室】
      ……
      对着电脑的伏见,眼镜反射着电脑上的数据。在他背后十束和八田正探头瞄着伏见工作。
      成功侵入中心研究楼的八田他们,潜入了资料室,破解了电脑防护正打算窥视着里面的数据。

      [喂,还没好啊。不快点的话要来人了唷。]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12-10 23:21


        [吵死了闭嘴。]

        伏见一副很厌烦的样子对急躁的催促着他的八田这么回答道。镰本在资料室门口处望风。




        ======
        【找完资料后有个人走了进来,四人就躲了起来。八田想用大动作搞定却被十束阻止,接着十束示意伏见出手,以手刀轻松搞定。】
        ……

        [
        为什么不让我出手,却让猿比古那家伙搞定啊?!]

        [因为,你是想像平时一样痛打他一顿吧。要是搞出大动作引发骚乱的话就糟糕了吧。]

        听了十束的话,八田怄气似的把头扭向一边。
        确实像十束说的那样,八田无法反驳。但是这样一来,好像伏见比自己更受信赖,他不由得对这觉得很不爽。



        ======
        【他们逮了个人问话,提到黄金之王和其亲卫队的关系是相互不信赖的。】
        ……
        ——[连自己的同伴也不能信任什么的,黄金的王还真是辛苦啊。]

        这是吠舞罗的人想都不会想的事情,八田想。
        八田不经意间注意到,不知为何伏见往他这冷冷的瞥了一眼。


        ======
        【青组双子跳出来阻拦众人】
        ……
        [犯我族规者,我Scepter4予以制裁。]

        双子齐声说道。


        回复
        举报|8楼2012-12-10 23:21

          要与双子对峙的八田和伏见往前迈出一步,背后是十束和镰本。
          如果不是这阵型的话,一开始被攻击的可能就是十束了。
          黑发的速人先向八田发起突击,八田乘着滑板向旁边一滑,避开了从头上挥来的剑并同时给右拳蓄力。聚集在拳上的力量发着红色的光,紧接着八田就给刚攻击了自己的速人的侧腹来了一拳。
          但是,就在此时八田感觉到背后有动静。
          不知何时茶发的秋人已经移动到了八田背后。趁八田被速人的攻击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秋人在他背后悄声挥剑。
          ——遭了。
          这些家伙,采取的是二打一战术。
          昨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正要因自己的大意咂舌的瞬间,载着红色力量的小刀飞了过来。
          本来应该撕裂八田的背的秋人的剑,立马改变了轨道,打飞了往这边飞来的小刀。
          呯地一下,兵刃相交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是伏见。
          伏见手持着注入了自己力量正发着光的红色小刀。展现出从平时没有精神的样子中完全看不出来的一面,沉着镇定地以危险的目光紧盯着双子。

          [……先二人联合搞定较弱的一方,是你们的一贯的做法?]

          伏见此话一出八田立马就怒了。虽说这些家伙不会光明正大地进行一对一战斗是经验之谈,但他仍然无法接受“较弱的一方”这个说法。
          但是,双子脸上浮现出了肯定的笑容。

          [
          就是这样。]

          [给我等等!什么意思!你们是想说我比猿比古弱吗!]

          [十束哥。]

          无视炸毛的八田,伏见冷静地叫了一声十束。

          [掩护你很吃力。]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2-12-10 23:21


            对如此直言不讳的伏见的话语,十束马上点了点头。他明白伏见是在说他碍手碍脚,于是十束拉起被八田撞倒在地板上 吓呆了的特异少年的手腕,让他站起来,顺势把被吓呆了的特异少年从地上拉起来,一起逃离了那个战场。

            [猿君、八田,目标是?]

            迅速远离了变成战场的这里后,十束问道。伏见一脸麻烦死了的表情回答道。

            [从这里脱身,是吧。]

            [对。别死了啊!]

            [
            请快走吧。]

            对一脸厌烦地说着的伏见苦笑了一下,十束跑了出去。


            [镰本,你也快走!]

            八田瞟了镰本一眼这么说道。

            [八田哥……]

            镰本担心地来回张望着正与青组二人对峙的八田他们和已经跑远了的十束,纠结着到底要去
            哪边。

            [
            还有别的青组的人在也说不定。快跟十束哥一起走!]

            [
            是、是!]

            因为八田的话,镰本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追赶起已经先走了的十束。

            [那么]
            八田额上青筋暴起,睥睨着双子。

            [又重新领教了一遍你们那种卑劣的战法。正好,一起上吧!]

            单脚踩在滑板上,八田全身都喷溢着红色的气息。红色的气息带着热度,室温直线上升。握紧的右手显现出具象化的火焰。火苗燃烧着发出吱啦吱啦的声音。
            焦躁感和对于战斗高涨的情绪融合在一起,八田双眼熠熠生辉地看向双子。

            [
            一个人在那耍什么帅。明明刚才还帮了你。]

            [吵死了!不要把自己说得跟我恩人一样啊!我一个人也能避开!]

            [哼哼。……嘛,虽然这样也可以。但是美咲一个人的话看起来负担很重的样子,还是我来帮帮你吧。]

            [早说过不要叫我名字了吧!这话我说才是,真没办法只好跟你一起上了。]

            互不相让的二人的面前,双子一齐歪了歪头。

            [
            话说完了?]

            八田和伏见转向双子那边,同时一跃而起。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2-12-10 23:21
              ======
              【两人受了点轻伤回到了吠舞罗,伏见让八田先去洗澡。】
              【激萌的全裸事件~
              ……
              伏见一副很没兴致的样子望着十束和镰本,突然从二楼传来了撕裂绢帛般,不,是比这更加粗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男人的声音。更明确地说,是八田的声音。
              明明是已经过了变声期很久的少年的声音,却发出了简直就像女孩子似的惨叫声。
              十束先跟本来就面对着他的镰本交换了一下视线。双方的瞳孔中都满是[???]
              然后十束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伏见。
              伏见一副诧异得不得了的样子皱着眉头,望着二楼。

              [怎么回事?]

              草剃停住了准备开急救箱的动作,和周防交换了一下视线。
              虽然谁都没有[不去看看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事)]这种想法,但是放着不管的话又很在意。伏见首先一脸不情愿的站了起来,然后十束、镰本、草剃、周防也跟上了他。
              大家上了楼梯往浴室走去。
              首先出现在五人眼前的是少女小小的背,她正站在开着门的更衣室门口。而往里一些,就可以透过弥漫的雾气看到,同在更衣室里、面红耳赤地全裸着的八田。他似乎刚好,像乌鸦戏水一般,飞速地洗完澡,正从浴室里出来。可能是因为他全身湿漉漉的,头发也湿嗒嗒地服帖在脸上,有种刚在雨里淋了一场而看起来更小了的小狗的感觉。
              大家秒懂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什……什么?怎么回事?!]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12-10 23:25
                八田用颤抖的声音费力地询问着安娜。
                安娜她,毫不动摇地无视了一脸可怜相的八田,面无表情地盯着八田的**。

                [我,来洗手。]

                安娜应该之前去上了厕所吧,然后想去洗手就打开了洗手池兼更衣室的门,再然后就刚好撞上了洗澡出来的八田。

                [等……诶诶?!]

                八田似乎还处于极端混乱状态,甚至连遮掩一下重要部位也没有想到,一边发出些没有意义的声音,一边手舞足蹈看起来像在跳奇怪的舞蹈。


                [再怎么童贞也给我适可而止吧。]

                好像看到了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东西了一样,伏见一脸厌烦地说道。

                [
                因、因为、女人突然闯进来什么的……!]

                [
                这个才不是女人吧!只是个小鬼而已。]

                [对、对教育不好啊!]

                [那你就快点把那个对教育不好的玩意儿收起来。]

                伏见和八田斗嘴的时候,十束用没有受伤的手把安娜转过身来背对着八田。

                [
                哈……猜到了是很无聊的事,但没想到比我想的还要无聊。]

                草剃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更衣室。周防什么也没说,就好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回去了。

                [
                八田哥……]

                只有镰本很同情地看着八田,默默地给他递了一条毛巾。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12-10 23:25

                  【第三章 虹色的梦】
                  ======
                  【一行人去游乐园】
                  ……
                  [尊先生尊先生!要坐过山车吗!?]

                  一脸兴奋的八田回头向周防招手。

                  [
                  哈!?]

                  周防用没有比这更不爽的声音一脸阴沉地瞪着八田像是要把他杀掉一般。

                  [
                  对不起!]八田恭敬道歉。

                  [王,这可不是来游乐园的表情哟。]

                  [是你带我出来的吧。]

                  对于周防低沉的声音和威压,十束只是一笑而过。
                  伏见一脸不情愿的在八田旁边,一边嘟囔着[为什么我也要来]一边跟着。
                  镰本和安娜则是很和谐的两人肩并肩边吃着可丽饼。安娜选的是草莓口味,镰本的是巧克力和香蕉的混合口味,镰本一本正经温柔的对安娜说,[别担心你吃不了我会帮你吃掉的],虽然他的重点只是放在吃上。

                  [游乐园什么的,长大了就没来过了呢!]

                  十束对着异常兴奋的八田笑了笑,[我可是第一次来呢。]

                  [诶是这样吗!一次也没来过吗?]

                  [没有机会嘛。]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2-12-10 23:29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结果以带着安娜的名义,五个大男人在游乐园里乱晃,真是个壮观景象。


                    [咦,猿比古呢?]

                    八田环顾周围寻找伏见的身影。

                    [
                    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脱离了队伍,八田站在一边咂嘴。


                    [看来那个家伙单独行动了呢。]

                    虽然刚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一个我行我素,从不配合别人的家伙,但最近这种倾向似乎又严重了。

                    [八田和猿君真是不可思议的组合呢。]十束咬着果汁的吸管微笑道。

                    [是吗?]

                    [恩,虽然看起来有点不协调但也挺有趣的,你们从中学开始就是朋友吧?]

                    八田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回想当年和伏见相遇的情形。

                    [嘛……在班里确实不是可以成为普通朋友的那种,但是不知不觉…也不是针对什么,但那种让人不爽的气氛以及别扭的感觉…什么的。]

                    想到那时候的事有种莫名的抑郁感,找不出适合的语言来描述那时候的事急躁的坐在一边,不经意间抬眼对上十束的目光,十束正是一种温柔的表情在看着他。
                    八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十束这样的表情心里很不舒服。


                    [加入吠舞罗以来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奇怪的地方啊,和大家一起傻笑,有什么事就和大家一起战斗,只要一靠近尊哥的身边那种别别扭扭的感觉就完全没有了呢!]

                    [猿比古也是这样想的吗?]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12-10 23:29


                      没想到会被这样问,八田眨了眨眼,[诶?]

                      [之前和八田同样心情的猿比古,也是同样的在吠舞罗被拯救了吗?]

                      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虽然没有想过但是试着想了想,八田还是坦率的给出了答案。

                      [那种家伙,谁知道呢。]

                      不过是个在周防的身边不会激动也不会感觉到血液沸腾的家伙罢了,八田单纯地这样想着。



                      [伏见。]

                      周防边抖落烟灰边叫他。伏见听到后抬头看着坐在旁边的周防。

                      [注意到了吗?]

                      [什么?]

                      碍于面子伏见并没有问清楚。
                      周防还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瞥向伏见那边。
                      伏见没有说话,注意着周围的气氛。藏在眼镜之下的眼睛半眯,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终于他察觉到了。

                      [啊,王,猿君。]

                      顺着声音方向看去,是从对面过来的十束。

                      安娜一路小跑过来,蓝色的衣服在风中摆动。到了椅子旁边便停了下来刚好停在边上,严肃的盯着周防。一向坦然自若的周防被这样盯着有一丝微妙的不悦感。
                      追着安娜过来的十束,微笑看着周防。

                      [至少最后要陪着我们呐。]

                      马上就到闭园时间,看来只能再玩一个了。
                      周防一脸好麻烦的样子望天,八田像狗狗甩着尾巴一样凑过来一脸期待,一副“你无视我我就炸毛”的阵势,伏见小声咂咂嘴站了起来。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2-12-10 23:29

                        伏见起身抓住八田的衣领,拽走。

                        [喂!!你干嘛啊猴子!?]

                        [过来。]

                        拽着八田离开周防,十束抬头看了眼他们。

                        [怎么了?]

                        [不是[怎么了]这个问题吧。]

                        伏见微微侧过脸瞪着十束,十束则是一副“暴露了啊”这种表情微笑着。
                        镰本完全搞不懂看看周防又看看伏见,最后还是被拽到了伏见这边。



                        【周防和青组放大招后】
                        ……

                        [好厉害!果然好厉害!对于现在的尊哥来说那点根本不算什么顶多算个威胁吧!?那么一点就……]

                        八田的脸颊略带潮红,努力的想找语言来表达他现在的激动,一边捂着自己的胸口。


                        [灵魂…在震动。]

                        伏见还是半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着八田。
                        啊啊,这么说来八田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呢,伏见这么想着。明明自己很难看的跪在这里,八田却是眼中闪烁着光芒站在那里。

                        [没事吧?]

                        镰本说着想把伏见扶起来。

                        伏见看着伸向自己的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屈辱感。
                        这个胖子明明很尊敬的称呼八田为“八田哥”,却对着和八田一起加入吠舞罗的伏见伸出了手。
                        明明,一直以来牵引着那个又笨又粗鲁整天瞎忙的八田的人是自己。
                        但为什么现在,八田是站在那里,而自己却是难看的跪着,还要被镰本帮助呢。
                        伏见无视了镰本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2-12-10 23:29

                          【第四章 黑白的现实】
                          ======
                          Anna被监禁后的会议】
                          ……
                          […所谓的“高度危险的特殊能力者”,意外,也不是把那孩子监禁起来的借口呢。]

                          伏见坐在角落里的座位上,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说道。
                          与任何人都避免对视的态度好像是在闹别扭一般,但偶尔从他露出动摇神色的不安定的目光中可以发现,他也是在忍耐着的吧。


                          ======
                          【从讨论中得出了Anna受到虐待的结论】
                          ……
                          这种时候,最有可能暴怒的八田,不知为何,今天却很安静。他靠着吧台,虽然眼中闪着怒火,但并没有用话语表现出来,只是沉默着。


                          ======
                          【决定去营救Anna
                          ……
                          在泛起强烈杀意的同伴中,伏见依旧是那副闹别扭的表情。他就这样,一言不发,摇摇晃晃地准备离开酒吧。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八田两步追上伏见,喊道——

                          [
                          猿比古!]

                          伏见在酒吧门前停下脚步,回转了半张脸,望向八田。


                          [
                          这不是你的错]

                          八田直直地看着伏见。伏见吃惊般地稍稍转动了身体。一瞬间,像是动摇般地,他的目光摇晃了一下。但伏见没有给出任何回答,只是小声咋了一下舌,离开了酒吧。
                          Anna偷听到的话——成为搅乱Anna的心,让她的能力暴走的导火线的话,大概是伏见说出的吧。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12-10 23:49


                            [十束]

                            草剃像这种时候常做的一样,小声叫了十束的名字,但十束摇了摇头。

                            [猿君,大概不希望我跟过去吧。]

                            十束来回看着伏见离开的酒吧的门和叉腿站着,紧盯着那扇门的八田。


                            [
                            猿君没事的。……至少,到目前为止。]

                            十束用复杂的表情平静地说道。


                            ======
                            【八田去找出走的伏见】
                            八田在酒吧附近的公园里找到了伏见。
                            伏见曲着背,坐在有着小屋顶的亭子中的长椅上。
                            八田远远地看了片刻,缓慢的迈出脚步,走向伏见。

                            []

                            八田走近了,抬手打了个招呼,伏见看了他一眼。他一副闹别扭般的,百无聊赖的表情,一瞬间对上了八田的视线,又迅速看向了别处。


                            […哟]

                            但他还是应了一声,像是允许八田接近一般缓和了气氛。

                            说起来从遇到这家伙那时开始,他就散发着强烈的阻止人接近的气场。现在,那气场仿佛让人感受到实体的墙壁一般,变得更强了。
                            伏见允许人接近时的气氛,意外地很容易察觉。
                            包围着伏见的墙壁上的小门的钥匙,当它解开的时候,可以听到微弱的声音。那门并不是从里面打开的。仅仅是发出了[想进来的话,那就进来吧]这样微小的信号。
                            说起来,自从加入吠舞罗之后,就很少和这家伙两个人好好谈过话了呢,八田想到。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2-12-10 23:49
                              吠舞罗很热闹,和在中学仅仅只有两人的时候不同,八田渐渐地不那么在意伏见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最近,无法理解伏见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八田在伏见的身边坐了下来,说到,

                              […接下来要去袭击中心了]

                              伏见哼了一声。

                              [要是不顺利的话,会和黄金之族爆发战争也说不定呢](八田)

                              [你是这样期望的吧](伏见)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八田)

                              伏见从眼镜后冷冷地看着八田的脸。

                              [如果,真的变成和黄金之王对立的局面,你那重要的吠舞罗会被击溃也说不定]

                              这句话惹怒了八田,他突然站了起来。

                              [
                              猴子,你不是想说吠舞罗会败给黄金之族吧!]

                              [组织的规模就有所差距,冷静的想想的话,笨蛋也是明白的吧]

                              对这挑拨般的发言,八田差点就怒吼回去了,但他捏紧了拳头,沉默了。对他的动作,伏见感到意外而挑起了眉毛。

                              […你少说[你那重要的吠舞罗]这种话。你也是其中的一员啊]

                              伏见一瞬间僵住了,但他立刻面露苦涩,撇开了脸。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2-12-10 23:49
                                [猴子…]

                                [吵死了]

                                伏见厌烦地说着,站了起来。

                                [没什么,我只是说说而已。从潜入中心的情况来看,那边也没有和黄金之王形成信赖关系。但是,你一直都不顾后果的胡闹,所以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伏见用冷淡的声音说完,叹了一口气。

                                [
                                …尊哥,也不是万能的]

                                并不是挑拨的语气。

                                大概正因如此,这本是会激怒八田的话,但他却没有生气。
                                他只是好像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盯着伏见。

                                [你也会去的吧,猿比古。袭击中心]

                                八田用中学时,邀他去游戏厅时的语气说道。伏见像是有些吃惊而睁大了眼睛,小声咋了下舌。

                                [会去的啦]

                                [
                                别太在意那孩子的事]

                                […告诉你,我一点都没在意,也没有任何必须在意的理由]

                                [
                                喂,是因为你说了那些不经思考的话,才伤到那孩子的吧!]

                                [你不是叫我别在意吗,现在却说出这种话]

                                [呃…你还真是性格恶劣啊!]

                                像这样交谈,虽然会吵起来,但是好像稍微和最近变得冷淡的伏见回到了以前的感觉,八田感到了安心。


                                ======
                                【决战前的吠舞罗】
                                ……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2-12-10 23:49

                                  走出酒吧,草剃看到全副武装,聚集起来的同伴们的身影。

                                  [别给邻近添麻烦了—]

                                  草剃用疲惫的语气对他们说道。路过的人看到拿着球棒和铁管的不良少年们,都一脸惧怕地躲开了,其中甚至有绕路避开的人。
                                  草剃交叉起双臂,在周围巡视起来。

                                  [要是没被通报上去就好了—]

                                  草剃大致巡视了一圈,点了点人。参加袭击的组员差不多到齐了。
                                  但是,当中缺了人。草剃向正在和组员说话的十束问道

                                  [十束,伏见还没回来吗]

                                  十束抬起头,对正在说话的组员们稍稍抬起手,向草剃走来。

                                  [
                                  猿君的话,八田去找他了。应该就快来了。]

                                  [
                                  是吗]

                                  草剃应着,想到了那个性格乖僻的少年。同伴出什么事的时候,十束总是会去帮忙。但是对于伏见,十束却说[他讨厌我的帮助啦],而没有出手。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

                                  [
                                  伏见啊。…一般和新进来的人你都会很快的亲近起来,但是这次却很棘手呢]

                                  十束交叉起双手,思考起来。

                                  [和猿君的话,可能没办法呢!]

                                  他说道。草剃一脸惊讶。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2-12-10 23:49
                                    [你啊...干嘛突然这么大声地否定,吓死我了!]

                                    [
                                    啊,抱歉,抱歉。倒不是猿君自己说了不可能。…只是,我觉得要进入他的内心很困难呢]

                                    [进入?]

                                    [
                                    该说是那孩子的兴趣呢—还是执念呢,太过集中于一点了呢]

                                    草剃考虑了两秒后,浮现出有点困惑的暧昧表情。


                                    […什么啊,你竟然也会说这么客气的话]

                                    十束苦笑着,眯起眼睛像是在看远处。


                                    [并不是在客气…如果能对某种事物如此执着的话,那也很好,不是吗]

                                    [哈?]

                                    草剃面露疑色,发出了介于理解和疑问之间的声音。十束将苦笑变为一直以来的明媚笑容,看向草剃。

                                    [嘛,撇开这个,猿君是个很有趣的人,所以在他不会讨厌的程度内,我还是想和他好好相处的!]

                                    [还真是辛苦你了] 草剃一边叹气一边说。

                                    正在这时,说曹操曹操到,伏见和八田一同从道路的那头走来。十束稍稍抬起手来迎接他们


                                    [不好意思来晚了!要出发了吗?]

                                    跑过来的八田喘着气问道。草剃点了点头。

                                    [啊,就等大将回来了—]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2-12-10 23:49

                                      【第五章 赤色之王】
                                      ======
                                      【双子 前奏部分】
                                      ……
                                      带着凌厉的杀气从背后刺了过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八田一点也没有慌乱,甚至也没有转身,只是叫了一声。

                                      [猿比古!]

                                      八田的背后,同时响起了金属碰撞的质感的声音和用力的咂舌声。
                                      伏见用小刀制止了双子中的一方——秋人的西洋剑。他一脸烦躁得不行的样子又咂了咂舌,将小刀向对方的刀刃推去,红色和蓝色的能力交织对立,引起强烈摩擦的同时相互弹开。反作用力使伏见向后踩空了,撞到八田的背上,和八田背靠着背。因为这事他咂了第三次舌。

                                      [……别命令我,美咲。]

                                      [
                                      都说过不要叫我下面的名字了吧!谁在命令你啊!只是在招呼同伴而已吧!]

                                      同伴……啊……,伏见低沉地喃喃自语,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八田没有在意,把背后交给伏见,只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速人身上,但也没忘给镰本传话。

                                      [这两个人就交给我们了!]

                                      镰本马上就明白了八田的意图。


                                      [
                                      突击!给吠舞罗开路!]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2-12-10 23:51

                                        ======
                                        【双子战 正片】
                                        ……
                                        双子放弃了单打独斗,回归了原本的二打一战法后,他们的战斗力变得更强了。
                                        双子对于伏见,只是挡开他的攻击,执着地只攻击八田一个人。
                                        黑发的速人对准八田的腹部,挥出狠戾的一剑。八田用球棒挡住攻击后出现了死角,茶发的秋人利用这个机会,对准八田的后颈砍了下去。虽然八田的头和肩膀都擦破了皮,但他还是勉强躲过了这个刀法,再次试图反击。结果一旁的速人又准备砍八田的背后。
                                        伏见挥出附着红色力量的小刀,弹开了速人的剑,又用飞刀牵制住了他的行动。
                                        速人用剑弹开飞来的小刀拉开了距离,但注意力还是主要集中在八田,而非伏见身上。

                                        [这些家伙……真的是青组的吗……]

                                        八田气喘吁吁地瞪着双子。几道浅浅的伤口隐隐作痛,渗出血来。
                                        [],双子嗤笑了一下。那是可以用妩媚来形容的,与淡漠的表情不相符的,相当愉悦的笑容。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呢。]

                                        [
                                        我们是Scepter4]

                                        [
                                        犯我大义者,我Scepter4必将予以制裁。]

                                        切,八田啐了一口。

                                        扫兴。愚蠢至极。
                                        当然,这些家伙是青之氏族的族人没错。
                                        但是,他们与所宣称的那样不同,并不是为了大义才行动的家伙。
                                        不,本来,现在站在这里的青组的大部分人,所谓【大义】这种言过其实的东西,其实从来就没拥有过吧。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12-10 23:57

                                          看着和吠舞罗交战时的青之氏族的眼睛就可以知道。他们的眼里,基本是没有热情这种东西的。
                                          他们擅长使用防御和支配的青之力量,给周围布满青之结界,从敌方的火炎和攻击中保护己方并压制对手。但那只是像应付工作一般,毫无变通的战斗而已。
                                          他们没有霸气。眼神中也没有光芒。
                                          说的好听,可谓是易于统帅,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单纯地,凭借对工作的责任感,来进行战斗的而已。这一点连八田都看的很清楚。
                                          吠舞罗和Scepter4战斗的趋势,如今看起来还是势均力敌,即使敌方手持锐利的剑,技术上也略胜一筹,吠舞罗也是不会败给他们的。

                                          但是,在Scepter4之中,站在八田和伏见面前的双子是与众不同的。
                                          促使双子行动的并非什么大义。也不是什么对工作的责任感。
                                          只是在玩闹而已,这么说也许是最接近实质的。
                                          双子眼中闪着光芒,他们攻击八田的剑,并非是以压制为目的的。他们把自己的力量当成玩具一样地挥舞着,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而且性质恶劣的是,双子所挥舞着的所谓玩具,事实上却是非常凶恶的东西。
                                          尽管身处双子的攻击下,八田还没有受到致命伤。但是,小小的损伤不断累积,他的体力也正一点点流逝着。
                                          血顺着脖颈到锁骨缓缓地流下来,令人发痒,八田焦躁地使劲抹了一把。
                                          再稍微深入一点的话,就确确实实是性命攸关的伤了。刚成为氏族族人,战斗经验也不多的八田,再次确认了这个事实,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手臂上起了薄薄的一层鸡皮疙瘩。

                                          [怎么了?]

                                          [没有给你考虑的闲暇了吧?]

                                          一个接一个说话的同时,双子跳了起来。
                                          下个瞬间,速人落在八田面前,剑光一闪直指要害。八田收回单脚险险躲开的同时,听到背后“铿”地一下的金属撞击声。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2-12-10 23:57

                                            无论是速人在正面攻击的同时,秋人就攻击后背这件事,还是伏见挡住了偷袭这件事,八田都仅凭气息察觉到了。
                                            没有一丝喘息的空隙,八田深深屈膝,脚后跟一蹬弹跳着飞了出去,以注满力量的球棒直取速人侧脸。
                                            速人一剑没刺中八田,自己身上倒出现了破绽。而秋人还在和伏见纠缠没法过去支援。
                                            但是速人的反射神经也过于常人。他瞬间收回剑,以护手承受住了八田的攻击。
                                            又一次响起了金属撞击声。
                                            没有刀刃也没有护手,只用球棒与对方正面冲突显然是愚蠢的。八田避开了冲突,沉下一口气,利用反作用力迅速跳起与对方拉开距离。
                                            速人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副[还有点本事嘛]的表扬般的表情。
                                            八田看到那副表情,只觉得火大得血直往脑上冲。
                                            ——这家伙对自己绝对会获胜这点深信不疑。
                                            速人的表情既没有焦虑也没有恐惧,倒不如说是微妙地兴奋着,简直像捕获猎物前,兴奋地舔舐嘴唇的野兽一样看着八田。

                                            【八田】 对你没有看错

                                            伏见叫了一声。
                                            他用的并不是八田讨厌的那个称呼。是以非常认真的口吻,叫出的非常认真的称呼。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我们这边也一起锁定攻击一个人。]

                                            听到伏见压低声音的提议,八田怒目圆睁,瞪视着他。

                                            [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用那种卑劣的战法!]

                                            伏见咬紧牙关,焦躁地盯着八田。


                                            [
                                            从刚才起为了保护你,我这边一动都不能动。差不多够了吧,我很烦躁。]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2-12-10 23:57
                                              这么说着的伏见,声音虽然很平稳,但隐藏在表面的平静下的是面目狰狞的躁动。连八田一瞬间产生了畏惧的心情。
                                              伏见,是真的非常非常焦躁不安。
                                              八田停下了大喊大叫,把脸绷得紧紧的。

                                              [……即使这样,我也不要用那种卑劣的战法。]

                                              伏见死死地盯着八田。八田则从正面顶回了他的视线,然后看向双子。

                                              [猴子,我啊,对这些既没有荣耀也没有耻辱的家伙,如果不堂堂正正打垮他们的话就绝不甘心。]

                                              八田特地用了让双子也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双子皱了皱眉。

                                              [没有可夸耀的东西?什么意思。]

                                              [
                                              是想说因为我们的战斗方式是卑鄙的所以无法获胜吗?]

                                              八田像看到笨蛋一样轻蔑地笑了。

                                              [
                                              才不是——。我才懒得对你们这些混蛋的作法说三道四呢。]

                                              八田的*三白眼越发锐利,一动不动地盯着双子。
                                              从最初跟这对双子打交道开始,就一直觉得焦虑不安。
                                              这些家伙,明明应该是被王所吸引,被选中,被授予力量,现在却被其他王的氏族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就像滥用玩具一样,随意挥霍从王那儿得到的力量。
                                              八田的力量,是从周防那里获得的。这个力量是八田的荣耀,是为了周防才使用的力量。
                                              八田目不转睛地盯着双子说道,

                                              [毫不以王之力为荣耀的,像玩闹似的标榜着它的你们,只会让我感到不爽罢了。]

                                              [你懂什么!]

                                              秋人发出了与他那张平静的脸不符的,野兽似的低吼声。

                                              黑发的凑速人和茶发的凑秋人。除了发色不同其他都非常相像的双子,从被Scepter4制服包裹着的身体中,强烈地散发出像雾气一样蓝色的光芒。
                                              这是作为氏族成员的力量被激发出来时出现的现象。
                                              现在双子的身体,看起来像包裹在蓝色火焰之中。

                                              【背后就交给你了。】

                                              八田目不斜视,紧盯着双子对伏见说到。虽然伏见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八田却没在意,他接
                                              着张开双臂将自己的力量从体内引出来。
                                              那是寄宿于体内的火炎。八田使其肆意燃烧,但并非是暴走或失控,而是把力量编织成火炎之枪一般,将力量集中在一处,蓄势待发,使其更加锐敏。八田引出的力量给人以这样的印象。
                                              从情绪高涨的八田的身体中,和双子一样,放射出耀目的带着王之色的光芒,熠熠生辉。
                                              八田的光芒的颜色,是周防的赤色。
                                              左边锁骨上铭刻着的,是吠舞罗的证明,是周防的氏族成员所有的徽章,是八田引以为傲的荣耀,他能感受到其散发着的热度。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2-12-10 23:57

                                                伏见像是被下了紧箍咒似的头疼得紧皱眉头。
                                                焦躁焦躁焦躁。
                                                他死死地咬紧了牙关。
                                                双子擅于回避来自目标以外的东西。他们把伏见的攻击悉数防御下来,心无旁骛地只把焦点聚集在八田身上。伏见一瞬也没有把双子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是因为双子互相之间的心领神会吗,还是因为长年累月二人并肩作战,连对方的吐息都掌握得一清二楚的那份默契。
                                                他们,有着伏见和八田之间绝不可能存在的完美的合作。
                                                他们并不仅仅是外表相似,和普通的双胞胎也完全不一样。
                                                然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原因,但要是二人在前代的青王还在世的时候就成为了氏族成员的话,那么从小就拥有了相当出色的力量吧。恐怕二人一直在对方身边,共同战斗,仅是两人,共有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吧。
                                                这些家伙的世界里,只有彼此的存在。
                                                仅凭临阵磨枪的合作是无法与他们为敌的。

                                                伏见责备着自己,伴随着痛苦的焦躁之中却又蕴含着深深的羡慕。
                                                他觉得想吐。
                                                他们,毫无差别地拥有着只有对方的世界。他们的快乐,不快,骄傲,想法,就连回忆——这些,全部都是他们彼此之间共有的东西。
                                                确确实实,一点分歧也没有。
                                                ——所以那又怎样。
                                                对于伏见来说,八田所说的,以从王那得到的力量为傲,对王的尊敬和仰慕,与因标榜着力量而狂喜的双子的自我陶醉并没有什么大的差别。甚至觉得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不顾伏见犹如困兽般的焦躁不安,直直盯着双子的八田,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红色、红色。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的力量的颜色,把八田整个人给包裹了起来。
                                                八田拉下自己的领口,露出吠舞罗的印记。

                                                [为了我大吠舞罗,就由本大爷来打趴你们!]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2-12-11 00:03


                                                  ——啊啊,***火大啊。
                                                  八田的左脚用力蹬了一下地面,踏着滑板笔直地冲向双子。
                                                  包裹着八田的身体的赤色光辉旋转着,形成了硕大的火炎漩涡。
                                                  化为一团火球的八田乘着滑板一跃而起。他聚集起来的火焰飘逸起来,撕裂了空气。飘逸的火焰恰如双翼。八田化为一只飞舞于空中的硕大乌鸦,他给自己取的愚蠢的绰号——八咫乌似乎也有几分相称了。
                                                  尽管双子也和八田一样把力量引至极限,充满身体,但他们仍然避开了和八田进行真刀真枪的正面冲突。
                                                  双子避开了飞身冲至正中间的八田,退居到他左右两边。
                                                  八田落地后,用滑轮摩擦着地面转过身体,向速人逼近。
                                                  而八田的背后,秋人正蠢蠢欲动。伏见虽然咂了咂舌,但为了守护八田的后背,还是接了秋人一剑。
                                                  伏见的小刀和秋人的西洋剑激烈碰撞在一起,蓝色和红色的光芒互相交缠,此消彼长。伏见转身扭过手腕避开秋人的剑,跳向后方的同时掷出一把小刀。
                                                  本来是打算攻其不备的,但秋人反手一剑弹开了它。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随着气沉丹田而爆发出来的嘶吼声,整个人化为一个火球的八田迫近了速人。速人的脸上第
                                                  一次浮现出了焦虑的表情。
                                                  速人勉强避开了八田全力挥出的球棒,他身上作为力量充盈的标志,那蓝色的光芒已经被缠绕着八田的火炎的球棒削除。并非是互相抵消的。而是被单方面地,彻底削除。
                                                  八田的力量已经胜过了速人。
                                                  秋人脸色大变,企图去援助速人。他朝着对自己毫无防备的、完全暴露的八田狂奔,将剑举过头顶全力向他的背部挥去。
                                                  伏见本打算再次掷出小刀——但他却只是狠狠地啧了一声。
                                                  暗藏着的投掷用小刀,刚才的是最后一把。
                                                  八田的球棒正和速人的剑打得难舍难分。八田的力量压制着速人。而速人蓝色的光芒被压迫得已经开始变弱了。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2-12-11 00:03
                                                    但是八田的背后还有个秋人在虎视眈眈。
                                                    电光石火之间,伏见眼睛和头脑匆忙地转动着计算起来。
                                                    刚才不应该和秋人拉开距离。即使要追赶他,比起伏见先捉住秋人,恐怕秋人早就砍到八田了吧。看秋人那再也顾不得什么从容冷静的样子,绝对会从后颈一剑斩杀八田。
                                                    但是八田呢,眼里只有正跟自己作战的速人。
                                                    明明早就知道了双子的战术,明明早就知道那两人要联合起来只攻击自己,却根本一点也没有把注意力分散到秋人那边。

                                                    (背后就交给你了。)

                                                    也不问问别人的意见就这么自说自话地,毫无防备地,放手一搏地,信赖着自己。

                                                    伏见会失手的可能性,守护不了自己的可能性,这些东西八田一点点都没有考虑过。
                                                    伏见焦躁不安的同时,头又更痛了。
                                                    他扬起了右手紧握的近战用小刀。
                                                    要是把这个也出手了的话,就丧失最后一把武器了。但是应该能趁秋人弹开刀的机会,缩短跟他之间的距离吧。虽然赤手空拳对抗西洋剑对自己相当不利,但这并不是毫无胜算的行动。
                                                    承载着伏见的力量的小刀,带着划裂空气的凛冽飞驰于空中。
                                                    但是,秋人既没有转身打掉、也没有避开那把小刀。
                                                    扑地一声,秋人的右肩被伏见的小刀刺中了。
                                                    他应该不可能没有注意到飞来的小刀才对。而现在,肩上插着刀的秋人,虽然踉跄了一下却完全没有按着受伤的地方。
                                                    虽然右肩插着小刀,但他只是用左手支撑着持剑的手,双手合握全力以赴地高举西洋剑。
                                                    带着蓝色光芒的那刀刃,指向的是毫无防备完全暴露的八田的背。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2-12-11 00:03
                                                      [吵死了!]

                                                      伏见激动地怒吼着。

                                                      平时的话,伏见绝对不会任由自己发出这种蕴含激烈的情感波动的声音。八田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
                                                      伏见两手紧紧握拳,似乎决心要拼尽全力抑制住焦躁一般,咬紧牙关。
                                                      头像被下了紧箍咒一样痛得不行。

                                                      火大得很。火大得很。火大得很。

                                                      是对八田的战斗方法。是对伏见——不,是对伙伴给予毫无保留的信任,把毫无防备的背后暴露在敌人面前这件事。
                                                      伏见接近了已经倒下了的,一边呻吟一边抓着西洋剑还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的速人,狠狠踩上了他的手,再把从他手上掉下来的剑远远地踢飞了出去。

                                                      恶心得不行。恶心得不行。恶心得不行。

                                                      是因为尽管完全暴露于生命危险之下,八田却完全无视了这些一心一意只看着前方,留下自己一个人被吓得肝胆俱裂。

                                                      所有的一切,都让自己火大得要命。

                                                      [猿比古。]

                                                      八田又叫了一声伏见。伏见咂咂舌,硬压下自己心中的焦躁不安,把视线移向了交战中的吠舞罗和S4众人。

                                                      [……把剩下的也解决了。]

                                                      [
                                                      哦、哦!]

                                                      对伏见的样子感到不知所措的八田,现在好像已经忘掉了直到刚才为止的焦躁不安。
                                                      因为八田那份纯洁无暇的直率,伏见咬牙切齿。


                                                      收起回复
                                                      举报|34楼2012-12-11 00:07

                                                        【第六章 身着红衣的少女】
                                                        ======
                                                        ……
                                                        墙壁碎裂开来,周防等人从燃烧着的中心里走了出来。八田看到后,一扫阴霾的表情,喊道,[啊,尊哥!]
                                                        伏见听到八田的声音,抬起头,向那边看去。
                                                        周防,草剃和十束。还有跟在周防身后的,用小手紧紧抓住周防衣角的安娜。
                                                        虽然安娜那身蓝色的衣服已经被弄脏了,而且变得破破烂烂,但她好像没有受伤。伏见不知不觉间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周防等人的身后,中心的建筑已经开始崩坏了。
                                                        无法逆转的崩坏一旦开始,就像砂筑之城崩塌一般,转瞬即逝。
                                                        建筑物如向地面沉陷一般崩落,伴随着轰鸣。连接着医院和科研楼的游廊轰地坠落了。
                                                        崩落的研究楼群里,中心的建筑物化为了废墟,逐渐被火焰所吞没。
                                                        吠舞罗的众人,收容受伤人员的scepter4,中心的职员,逃跑的特殊能力者,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这幅光景。
                                                        其中,只有八田没有看正在崩坏的中心一眼,他满脸高兴地向周防跑去。
                                                        伏见看着八田的背影,小声地咂了一下舌。
                                                        十束对跑过去的八田说了什么,然后看向了八田的身后,将视线停留在了伏见身上。十束微笑着朝伏见走来。
                                                        伏见又咂了一下舌。

                                                        [辛苦了]

                                                        [
                                                        …哦]

                                                        伏见一副闹别扭的表情,含糊地回答着笑着对他说话的十束。

                                                        [安娜没事哦]

                                                        […为什么要告诉我啊]


                                                        收起回复
                                                        举报|36楼2012-12-11 00:11


                                                          十束耸了耸肩。伏见冷眼看着他。


                                                          [
                                                          …最后到底怎样了]

                                                          [
                                                          ‘兔面人’带走了中心的所长御槌。会由黄金之族来处分他吧。……建筑也变成了这样,中心已经彻底瓦解了呢]

                                                          对特殊能力者的教育和研究设施会重新建立起来的吧。但是毕竟发生了这样的骚乱,今后对事故一定会更为敏感。
                                                          伏见望着燃烧殆尽、冒着黑烟的废墟堆,低声说道,

                                                          [‘兔面人’来的真晚]

                                                          [
                                                          是啊]

                                                          [也许是想,顺便看御槌那荒唐的实验进行到最后,再出手吧]

                                                          伏见用毫无所谓的语气说着,十束苦笑着答道[也许吧]
                                                          ‘石盘’究竟是什么,寻求着真相的,绝不会只有御槌一个人吧。
                                                          十束和伏见并肩站着,漫不经心地望着燃烧的废墟堆,几个吠舞罗的组员向十束走来,向他问好。十束爽朗地回答后,做了几个关于撤退的指示。吠舞罗的组员们顺从地接受了指示,并按其行动起来。
                                                          见冷眼看着这一切,好像失去了兴致。

                                                          [差不多该走了哦。猿君,我们也—]

                                                          [
                                                          你明明那么弱,为什么还是吠舞罗的干部啊]

                                                          然一直这么认为,这话却从未说出过口。今天感受到了太多次的压力,所以不小心说了出来。
                                                          十束睁大了双眼。
                                                          伏见想,他一定会生气地吧。不过如果看到这个有着温和笑容的男人,因自尊心受伤而发怒的样子,自己说不定期待着这恐惧呢。


                                                          收起回复
                                                          举报|37楼2012-12-11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