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吧 关注:5,364贴子:63,905

谁能说说乾隆外戚——富察家族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富察建功——紫金城出版社出版


回复
1楼2012-11-28 14:44
    书后面有本紫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图书。
    大致有《大太监李莲英》
    《日落紫禁城》《我给慈禧皇太后画像》等


    收起回复
    2楼2012-11-28 14:47
      在《晚清侍卫追忆录》中,作者富察·建功采用第一人称口述的手法,追忆了其太姥爷和大姥爷作为晚清侍卫在宫廷工作时的所见所闻。 本书可能是第一次提供了辛酉政变中,亲身参与的下层官兵的视角,书中记叙的他们对奕等大人物的看法以及与之的互动,是真正将人物放在了历史中,让他们面对来自当时社会不同阶层的期待与评判,并在这种种期待与评判中与之互动,让这些过去常被简单概念化的人物立体了起来。
      ——紫金城出版社编辑刘伟、王题


      回复
      3楼2012-11-28 14:48
        富察·建功,祖上为镶蓝旗人。本书《晚清侍卫追忆录》分上下两篇。上篇主人公富察·阿巴力翰便是作者的太姥爷,下篇主人公富察·多尔济为作者大姥爷(外祖父)。溥仪《我的前半生》中提及的一个旗人多济,便是富察·多尔济。《晚清侍卫追忆录》中,作者以亲历的视角,用特色地道朴实的旗人北京话,向我们展示了晚清侍卫从一个下三旗的普通“孩珠子”一步步成长到宫廷侍卫的旗人生活,以及这样一个特殊身份近距离视角下的那段黑暗动荡迷茫的晚清历史。


        回复
        4楼2012-11-28 14:49
          该书目录
          序上篇 富察·阿巴力翰忆述录第一话 因公入紫禁第二话 旗人皆行武第三话 男儿死于兵第四话 难敌法英夷第五话 勇士识恭王第六话 驿站拿首辅第七话 一夜风云换第八话 入宫做侍卫第九话 刑场斩肃顺第十话 内廷遵百规第十一话 太监莫小看第十二话 两王一太后下篇 富察·多尔济忆述录第一话 薪火总相承第二话 亲历小宫变第三话 大清战万国第四话 联军进北京第五话 拼死逃活命第六话 回京为鹰犬第七话 逆夷众生相第八话 恩海赛金花第九话 大丧连亡国第十话 旗人徒失意
          ——尾声编后记


          回复
          5楼2012-11-28 14:50
            富察·建功,祖上为镶蓝旗人。本书《晚清侍卫追忆录》分上下两篇。
            上篇主人公富察·阿巴力翰便是作者的太姥爷,下篇主人公富察·多尔济为作者大姥爷(外祖父)。溥仪《我的前半生》中提及的一个旗人多济,便是富察·多尔济。《晚清侍卫追忆录》中,作者以亲历的视角,用特色地道朴实的旗人北京话,向我们展示了晚清侍卫从一个下三旗的普通“孩珠子”一步步成长到宫廷侍卫的旗人生活,以及这样一个特殊身份近距离视角下的那段黑暗动荡迷茫的晚清历史。


            回复
            6楼2012-11-28 14:52
              精彩片段如下——
              辈辈旗人最难预料的是,到年纪的小子,若出门打仗,保不准便会升天、入土,回来回不来,且都是没谱的事情。长者大都盼望着晚辈早生子,生下几个孩珠子,也好留根苗,“有苗不愁长”,“多子即是多福”,什么都能绝,唯独这香火延续是万万绝不得的。
              进善扑营时,额娘说“进门你就是阿玛”,当时不明所指。后来明白,这就是说,人得善扑营,好比娶了带孩儿进门的寡妇一样,做了省事现成的爹妈。额娘当然是指,我从此有了现成的徒弟。其实,什么徒弟晚辈的,在我看来,不过是同龄“败将”渐多罢了。若早得子,才是对老家儿的最大孝顺与安慰。我何尝不懂得,“人来一次,留子为继,无孝有三,无后为大”。若断了香火,我旗人的生存便会艰难万端。
              在咱旗人想法里,谁家若没个男爷们儿,实属不成个家。额娘常对我孩儿娘说,“不怕他睡觉与喝茶,马熊来了你甭怕”。不知我镶蓝旗到底曾有多少家,因男人战殁,家道便从此败落不振。哪怕牛录申报后,户部再增拨一份柴米油盐或抚恤银,都为时已晚,正所谓“客走茶凉,人殁灯灭”。
              同治初年,阿玛的前兄后弟哥们儿仨,随旗主僧帅(僧格林沁)到豫地“征捻”时,不幸中计被围,乱枪箭镞里虽没与僧帅一同归天成佛,但胳膊却只剩下一条。当时沙场是过于凶恶,他们没吃没喝地打了三天死仗,完全打昏了脑袋,实在饿得不成时,连自家人的肉也要去啃食。而从来都是笑着杀敌的僧帅,最终被乱箭射伤。落马后本能保生,但也是该着,一个捻军小子,竟贪图他身上玉璧、朝珠和宝石烟坠儿,毫不客气地一刀取了他性命,还带走了王的脑袋。
              阿玛命大。为追僧王被砍下的脑袋,虽也遭埋伏,但只丢掉一只胳膊,而僧王差点成了无头之王。就冲这没殁的残废人,晃荡着一只空马袖,哼哼唧唧被抬进家门时,我额娘一头扎在地上昏了过去。我其时年纪不大,但尚能看出来,家中过得是十分艰难……额嫫又得了一种难治愈的病,家里是倾其所有去医。这便是生我姐时坐下的月子病。遇天冷时,她总会周身骨痛不已,要由额娘晚上抱寤着,才可勉强入睡。
              我进内宫几年后,老玛法也暴殁西去。他因和家中汉族武师抢羊拔份叫阵比武,又加之喝了一肚子白干烈酒后,于比试中即被掌毙。


              回复
              7楼2012-11-28 14:54
                (接上)
                。。。。。。结果,我家剩下的女流更多,老太太、小脚老姨太太及额娘、三个小脚额嫫,我大房二房及姐妹儿,还有没长大的三个阿弟。
                那时候,凡家境宽裕的旗人,因崇尚汉民族博大的武术传承,皆用真金白银,去聘请武术高人到合中做武师,既护家保院又教晚辈练功,也是为叫后代早为国效力。但大多被请的,皆是对我满洲有几辈宿怨而改头换面的武师。他们总将仇恨深深埋藏心底,往往借护院传武的幌子,总不断在寻机杀殁年迈的满洲武将。满洲旗下后来发生的许多无头血案,都与这看家护院武师有极大的关联。
                曾在场的老人告诉我,那武师,还未等玛法准备妥当,便当胸重重地猛击一掌,玛法当即毙殁,断气时连句话也没留下。而在当时,相互比武皆须经旗下佐领点头允许,必签生死文书,只写明,“双方哪一方死伤均不得经官报案,归自然死亡”。故此,我家老太太也只能是吃哑巴亏,无处去诉,满洲人是说话算话,不会讹人的,只有听天认命。
                当时,玛法中招倒地,那汉族武师便借口说要去取药,先请别人帮忙照顾一下,然后急忙去了他歇息的后院。等翼医、中保人等前来查验时,才觉出有些不大对劲儿。何时比武伤人,总先要施救性命,怎能够躲了不露面呢?这还了得?再说,玛法是行伍出身,虽身经百战,九死一生,却不曾殁在沙场,尚属旗下成名武官,为何死得如此蹊跷?
                谁知众人到后院一看,却只见一架松木云梯倒在高墙根下,那武师因心怀鬼胎,出事后便仓惶越墙逃得了无踪影了。他若非急于奔逃,也许并不会有人怀疑,该武师有故意伤命之嫌。但事过之后,人都回想起来,在比武之前,该人好像曾到处寻找并询问玛法履历。本旗老人认为,一定是为伺机报仇而来此处。于是便上报镶蓝旗都统,并转报刑部缉拿人犯。九门步军巡捕房随即到处张榜缉拿。无些时日,巡捕营便在南山一座废庵里,找到该武师尸首。。。。。。(未完继续)


                回复
                8楼2012-11-28 14:55
                  (接上)
                  。。。。。。经查验,才知其人果然是为寻仇而来,其自尽前,已写好绝命文书,声称原籍本住山西大同城关,掌毙玛法皆因是“杀害庶民罪有应得”。
                  而细推算起来,我玛法当年曾随大军去大同平“兴明教”余党,但由于孽党猖獗,都躲藏于百姓当中,军队怕误伤无辜,只上报说:先围着再说。
                  玛法当时年轻好勇,竟独自爬上足有两丈高的旗杆上,冒着箭雨,双腿夹住光溜溜的旗杆,双手环抱旗杆搭弦放矢,只一镞便射死首领,致使叛军败溃请降。若论此箭劲道颇为骇人,一枝鹅羽箭镞从嘴里进去,穿透后只剩下翎毛,而箭尖却已完全露在后风门穴稍偏的后脊梁。大军大胜凯旋,未曾折一兵一卒,余党全部俯首就擒。我玛法便得了一个旗人最好的誉称——镶蓝巴图鲁。但他最先想的是,只除祸首即可,不要杀那些余党及无辜百姓。
                  谁想到,大同提督衙门两蓝旗都统为向朝廷邀功请赏,并未在乎我玛法的“嘱咐”,旋即在大同城外,将几百人,不分老幼妇孺,一律正法砍头。
                  这就给玛法留下了一堆数不清的冤家对头。苦主寻仇多年,最后掌毙玛法的,即是被戮亡民之子。他凭着高超的地趟拳、通臂拳等武功,开始做过几年的汉军教官,本可以有一番大好前途的。但皆因这善扑营的名气大噪武林,歪打正着,终于打探到玛法在西便门旗营就近居住。经过十分的忍耐,最终寻机得手。自己做贼心虚,被四处查缉已无路可去,只有明明白白地自尽,以求魂魄升天而不入地狱。。。。。。
                  P38-40


                  回复
                  9楼2012-11-28 14:56
                    上文及图片均摘自网上——感谢百度


                    收起回复
                    11楼2012-11-28 14:58


                      收起回复
                      12楼2012-11-30 20:59
                        国内最具权威的期刊(紫禁城)2011年6期评价是:《晚清侍卫追忆录》是对口头讲述的记录,作者富察建功,1955年生人,祖上为镶蓝旗人,自幼在外祖父家生活,熟知并记录了外祖和外曾祖习武并担任内廷侍卫的经历。讲述内容所涉非常广泛,全书将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本刊从中节录部分文字先期发表,以飨读者。


                        收起回复
                        13楼2012-12-04 16:13


                          回复
                          14楼2012-12-04 16:18
                            再有一本也是今年出版的《父子同侍乾清门》——作者还是富察建功


                            回复
                            15楼2012-12-04 16:19
                              书的背面


                              回复
                              16楼2012-12-04 16:19


                                收起回复
                                17楼2012-12-04 16:20
                                  魏光洁女士、编辑推荐
                                    史实——以往的事实,追忆——追溯以往。所有的回忆、追忆,都不能离开一个真实的场景。《父子同侍乾清门》是由口述者的后人——富察?建功记录并整理,以最后两代“乾清门侍卫”的真实经历,给读者讲述一段鲜活而生动的晚清史。  如今口述历史又逐渐风行起来,也是由于人们逐渐发现,从立场面目过于明晰的文献人手研究行之未远的历史,局限性颇大。因而寻找历史当事人访谈,就成为了拓展历史空间、深入历史谜团的一条新的可行之路,也给了普通老百姓一个讲述和回忆的渠道。。。。。。


                                  回复
                                  18楼2012-12-04 16:21
                                    内容提要
                                      本书上部的主人公富察?阿巴力翰是作者的太姥爷,出身于镶蓝旗富察氏,族中曾有过福康安等清史上煊赫一时的人物。在富察?阿巴力翰的年代,富察氏已然不复当年辉煌,他也只是清朝皇帝亲军善扑营的一名摔跤手。然而他在偶然的情况下结识了晚清史上重要的人物——恭亲王奕沂,并且在他的率领下参与了辛酉政变,因此大功成为了清朝宫廷禁卫中最荣耀的乾清门侍卫,并在二十余年的禁卫生涯中目睹了清末宫廷生活中的种种。  中部的主人公富察?多尔济是富察?阿巴力翰的儿子,相比父亲,富察?多尔济的经历则更为复杂。年少时他就因为父荫被选拔递补为宫廷侍卫,少年得志的他本来只是一个相对单纯的武者,在风云变幻的晚清,却身不由己地被卷入历史大潮中,亲身经历了庚子拳变、联军入侵、清帝退位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末代皇帝溥仪在其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提到执著于复国的“旗人多济”便是此人,他的经历与心理均打上了颇具典型意义的时代烙印,值得后人研究与追思。  下部的主人公多尔奎、多尔增为多尔济的二弟和三弟,本部忆述了他们在东便门之战中与联军遭遇,拼命抵抗后逃出京城,并在八达岭居庸关、南口、清河镇抵抗追击的联军。最后溃逃到宣化,过了一年近乎是乞丐的生活,再逃到西安,遇到了真实的吃人事件。 。。。。。


                                    回复
                                    19楼2012-12-04 16:22
                                      目录
                                      上部 富察·阿巴力翰的忆述 大清朝惨败列强恶 善扑营痛哭诸英灵  宴蒙王昭武仰圆久 进紫光揪毯瞻祖先  恭亲王得见真本领 巴力翰再露快刀功  平台看封殊赏反将 御门听政倍思圣躬  一朝自首罪当该诛 十年平逆红旌报捷  善扑营誉布库翰林 内廷侍称大内脚巡  恭贤邸屡次下朝野 醇郡王数番避嫡兄  龙孙蚕食皇城寸土 东华建府校场无辜 中部 富察·多尔济的忆述 续香火难待老侍退 多尔济应承女祖宗  新侍卫禁内多受宠 老太监迷魂险误伤  天下逢闰月生惊怕 旗人处拳乱遇恐慌  打肿脸充胖子言战 进冷宫坐班房说妃  为庆亲王抢羊拔份 替乾清侍夺金受花  李莲英数叨鸣凤辇 多尔济结交极品监  阿克当阿箭亭话密 两黄姑奶京城出阁  三秩万圣节热京畿 为皇迎龙诞首出行  攀禁宫留得青山在 神武门刀毙逆夷生  多尔增崇洋伤师长 小蔓菁寻人醉斋堂  京师成万国殖民地 忍辱为联军百家奴  宁成鬼也要救孩子 枉做人不能昧良心  无可奈何聚众杀戮 不尽屈侮几代能平  同胞看剐惨目磔刑 低头阿谀俯首西洋  韩德茂嗜杀成名刽 内廷侍挥刃做帮凶 下部


                                      回复
                                      20楼2012-12-04 16:24
                                        下部 富察·多尔奎、富察·多尔增等的忆述 多二爷奉旨督开战 洋炮慑魂胆 孩珠兵尚未识炮威  城门官吏家破人亡 弱肉遇强食 联军恃强凌弱京城  随甘军溃逃出德胜 牛犊不畏虎 抗逆夷旗兵破洋兵  寻圣迹不怕漂泊苦 西寻长安路 走长安终将拜天颜  大清国今不如昔好 姥姥唱大戏 旗人家托了姥姥福  赏侍卫戏小子出泪 轻弹男儿泪 嘉本旗男银总归福  两宫殁小皇帝登宝 帝后成一梦 改朝代多尔济难堪  松公府后代香火微 君臣皆无嫡 逊帝爷大婚敬富察


                                        回复
                                        21楼2012-12-04 16:24
                                          本吧吧主与故宫吧吧主一样,都是很有魄力魅力的吧主,祝愿本吧更强悍


                                          回复
                                          22楼2012-12-04 16:31

                                            本书简介——《父子同侍乾清门》共分三个部分,上部主人公富察·阿巴力翰是作者的太姥爷,出身于镶蓝旗富察氏,族中曾有过福康安等清史上煊赫一时的人物。在富察·阿巴力翰的年代,富察氏已然不复当年辉煌,他也只是清朝皇帝亲军。然而他在偶然的情况下结识了晚清史上重要的人物——恭亲王奕,并且在他的率领下参与了辛酉政变,因此大功成为了清朝宫廷禁卫中最荣耀的乾清门侍卫,并在二十余年的禁卫生涯中日睹了清末宫廷生活中的种种。

                                            中部主人公富察·多尔济是富察·阿巴力翰的儿子,相比父亲,富察·多尔济的经历则更为复杂。年少时他就因为父荫被选拔递补为宫廷侍卫,少年得志的他本来只是一个相对单纯的武者,在风云变幻的晚清,却身不由己地被卷入历史大潮中,亲身经历_『庚子拳变、联军入侵、清帝退位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末代皇帝溥仪在其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提到执著于复国的“旗人多济”便...


                                            回复
                                            23楼2012-12-05 09:41
                                              部分目录上部 富察·阿巴力翰的忆述
                                               
                                              大清朝惨败列强恶 善扑营痛哭诸英灵
                                               宴蒙王昭武仰圆久 进紫光揪毯瞻祖先
                                               恭亲王得见真本领 巴力翰再露快刀功
                                               平台看封殊赏反将 御门听政倍思圣躬
                                               一朝自首罪当该诛 十年平逆红旌报捷
                                               善扑营誉布库翰林 内廷侍称大内脚巡
                                               恭贤邸屡次下朝野 醇郡王数番避嫡兄
                                               龙孙蚕食皇城寸土 东华建府校场无辜
                                              中部 富察·多尔济的忆述
                                               续香火难待老侍退 多尔济应承女祖宗
                                               新侍卫禁内多受宠 老太监迷魂险误伤
                                               天下逢闰月生惊怕 旗人处拳乱遇恐慌
                                               打肿脸充胖子言战 进冷宫坐班房说妃
                                               为庆亲王抢羊拔份 替乾清侍夺金受花 。。。。。。还有,不一一录了



                                              回复
                                              24楼2012-12-05 09:42
                                                阅读片段。——摘自网上王府井书店。
                                                上部富察 · 阿巴力翰的忆述

                                                国若没一个甲子时辰,难得强大富甲。——奕欣

                                                大清朝惨败列强恶 善扑营痛哭诸英灵
                                                  咸丰十年(1860年)末,夏秋之际,我进善扑营近三年,已成为头等武师。南方“发逆”(指太平天国起义),已猖獗至极,而渤海上的多国逆夷,更是乘虚而来……而早些时,在禁苑(圆明园)就近,还曾见到我朝蒙古骑兵,浩浩荡荡从骚子营集结,其军伍装束色彩斑斓,显出威风凛凛与不可一世,人马皆是雄壮威武。瞅到如此猛悍的铁骑,再配以前号后角及鼓声隆隆,我曾为此骄傲了多日。但随后的消息,却一直不利我朝。逆夷借机会乘虚而入后,僧格林沁忽胜忽败,后再率蒙古骑兵与英法逆军屡战不爽,只好于京东八里桥再与其决战……


                                                回复
                                                25楼2012-12-05 09:43
                                                  “那不孬,成吉思汗就是捡羊粪蛋蛋的,咋捡到欧罗巴天主上帝那去了?那当儿连沙俄彼得老兔崽子,还没嘎嘎落生呢吧——哎?他太爷给咱蒙古人收税那会儿,您干啥呢?——还磨门槛噌那啥吧?黑马白鼻梁的家伙……” 乌爷回话照样是不客气。
                                                  “嘿!你敢骂街?骚鞑……小子啊——身上虱子又多了吧?……”伯恩阿被噎回去,不敢再言语。我朝的俗规矩是,视成吉思汗为天上神人,是被宗室敬奉的蒙古神之一,而神是不容许任何人亵渎提及的。只要在话语中,一旦带有成吉思汗几字,便被视为大忌,而伯恩阿已经犯忌。蒙古武士的厉害,他早就领教过,不光表面是魔鬼样勇武,骨子里还有能将虎豹引入到狼群中的多端诡计。而成吉思汗,则是他们祖宗的骄傲与神灵,随便蒙古人能说什么,即不过是嗔怪自己的神灵,但外人切勿嘴欠、“犯忤”。为这事被告一状,常会丢饭辙,最起码是被申饬。药鞑子从来是嬉皮笑脸的脾气,他将手里骨头棒子又揣在怀里,顺手揪走伯恩阿腰里的烟法度(指烟荷包),叉吧叉吧着瘸腿颠了走。对这没家没业的家伙,谁都是没辙。
                                                    不久,僧帅因惨败于八里桥,遂被咸丰爷罢黜帅印。我阿玛与他阿哥也因在德外阻击英法军队而受了重伤。事后,尽管僧王派人给家里送来银两、布匹及矮种蒙古马,但额娘眼睛却悬一悬哭瞎。虽看过不少郎中,但依旧是雀懵热痈的满眼犯花。最惨的是,阿叔西去,窝克(婶)也气绝哭殁。
                                                  (未完待续。。。。。。)


                                                  回复
                                                  28楼2012-12-05 09:44
                                                    仅在同治初年,阿玛的前兄后弟哥儿仨,也随僧帅到豫地征逆。但不幸中计被围。在乱枪箭镞里,虽没同僧帅一块儿归天成佛,却也只剩下了一条胳膊。当时杀场过于凶恶,没吃没喝地打了三天死仗,完全打昏了脑袋。实在饿得不成时,连自家人的肉也要去啃食。而从来都是笑着杀敌的僧帅,最终被乱箭射伤,落马后本能保生,但一个村野小子,贪图他身上玉璧、朝珠和宝石烟坠儿,毫不客气地一刀取了他性命,还捎带脚带走了王的脑袋。阿玛为追僧王被砍下的脑袋,虽也遭埋伏,但只丢掉一只胳膊……只看我这一家,便见到了京城旗人的境况。旗人全体皆兵的结果,就是家家殁人不断。
                                                      


                                                    回复
                                                    29楼2012-12-05 09:45
                                                      要说我这身功夫,该算是好样的布库戏法武师,更算是少年得志。仅凭一手骑射,在善扑营即是位列前端,常得“上等”评语。过去额娘说我只有力气,个子大不了哪儿去。但后来又说,我长起个子来,是那一年吃黑羊羔肉吃的。记得那年,口外的蒙古大甸子,满世界下骆驼绒般没胸大雪,被冻死的绵羊与骆驼皆拉至京城堆成座座小山,怎么吃也吃不完,把我给撑得,常是打嗝儿放屁都只是羊屎球味道。遇到这会儿,哪的厨子最吃香受宠?保准是八旗镶黄的回回营。
                                                        历来骁勇善战的回回营伍,很快便给统领拆散,都被请到旗民家中做大厨,连烧带烤的,熬炒咕嘟炖都用羊肉。而做好的羊血肠、羊腊肠、羊暴肠和整理过的前后羊腿,挂满了家家宅院,宅中到处是羊膻与孜然味道。光是牛羊的下水,便在路旁丢得到处都是,引来了很多家猫,它们再也不稀罕冻得硬邦邦的肉了。也斜门了,大肉反倒成了宝,有猪肉者甚是“大水萝卜——心儿里极美”。而清真回回的吃食,倒一直是旗人的嗜好。

                                                        ……
                                                      (打字很累的——亲们,看看再说吧——)


                                                      收起回复
                                                      30楼2012-12-05 09:45
                                                        该书摘录——作者富察建功
                                                        。。。。。。够啦——都排成一队——再解下裤腰带,后面的人,要套好前面人的脖子,不要活扣——别给谁勒弯回去——没裤带?那你揪住辫子,敢撒手,我拿绳子单个地摩你!”  还有个老公不大买账:“主子,奴才有罪过吗?”巴拉都照那问话老公头上、身上连踹几脚!“你还敢扫听!告诉你!‘老虎食盆里敢伸脖儿的鸭子——你也敢嘴硬’,你也配——买棺材饶一个——你有后可装吗?”见巴拉都前后判若两人,恭、醇俩王爷皆开心大笑起来:“把人都凑齐喽,一起送这些个奴才去慎行司,接着拿人吧。”于是,挺胸凸怀昂首的巴拉都,引领我们撒腿又奔了储秀、长春宫等宫殿。等返回来时,已被巴拉都用裤带溜溜串起来好大一串的老公,足有四五十个……看到犯事老公被巴拉都摆弄来摆弄去的,像戏台上小丑一般,实觉是滑稽好笑。别看老公在内廷神气活现的,但从来不被旗人看做是人。这原本是老掉牙的话茬儿,在我朝历代如此。比对着旧明的老公满天下,现在禁官及王府内执事总人数等于旧明时的几十分之一,比原来少得多倍。但在禁城内各个角落,仍能处处看见老公。巴拉都将人押送至西华门外慎行司,或关至皇城西的草岚子。不够死罪的,尽发配至远疆充役做奴,多被加上一句,“遇赦不赦,永世为奴”。  ……


                                                        回复
                                                        31楼2012-12-07 16:04
                                                          学业繁忙、先顶后看~~~


                                                          收起回复
                                                          32楼2012-12-07 22:13
                                                            对未来充满希望


                                                            回复
                                                            33楼2012-12-21 1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