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卡天道吧 关注:2,407贴子:64,750
  • 20回复贴,共1

【原创】苍空之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友人帐w
次回完结,敬请期待梦梦的终章w


津桥留学,津桥留学,一站式留学服务体验

津桥留学,津桥专做出国留学22年,提供出国留学高端服务,量身制定留学方案.津桥留学,津桥顾问1对1指导出国留学注意事项,准备材料,免费咨询到出国的申请条件.

2018-07-21 20:13 广告
CP:鸣卡鸣

与梦儿半接龙式写文,漩涡友人帐系列的第二十二部。
第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59 翼:http://tieba.baidu.com/p/1441897712
第二部为《刺》:http://tieba.baidu.com/p/1445145152
第三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83 独角兽:http://tieba.baidu.com/p/1501479809
第四部为《归去之所》:http://tieba.baidu.com/p/1502795444
第五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90 倾泻的生命:http://tieba.baidu.com/p/1528885636
第六部为《无法看见》:http://tieba.baidu.com/p/1533409049
第七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02 流沙:http://tieba.baidu.com/p/1570480256
第八部为《映照之物》:http://tieba.baidu.com/p/1574870851
第九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15 符咒:http://tieba.baidu.com/p/1596811275
第十部为《瓶之彼端》:http://tieba.baidu.com/p/1604690941
第十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24 百鬼夜行:http://tieba.baidu.com/p/1619739906
第十二部为《妖怪之名》:http://tieba.baidu.com/p/1628347454
第十三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35 虹:http://tieba.baidu.com/p/1645450967
第十四部为《不变的容颜》:http://tieba.baidu.com/p/1677194484
第十五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52 丰收的季节:http://tieba.baidu.com/p/1686719349
第十六部为《三日印》:http://tieba.baidu.com/p/1725228489
第十七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73 薰衣草田:http://tieba.baidu.com/p/1736027002
第十八部为《漩涡学习帐》:http://tieba.baidu.com/p/1778481708
第十九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93 冰翅膀:http://tieba.baidu.com/p/1784109494
第二十部为《逆时雨》:http://tieba.baidu.com/p/1842187767?pid=23933387213&cid=0#23933387213
第二十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225 银币:http://tieba.baidu.com/p/1855053507?pid=24139049535&cid=0#24139049535


回复
举报|2楼2012-11-18 18:11

    苍空之色



    作为一名正当年少身心都很正常(大概?)的十六岁男生,尽管倾心对象是自家那位完全不懂得人类所谓恋爱为何物,日常几乎可以归结为喝酒睡觉打同类的毛球保镖,在某些时候友人帐现任主人还是会忍不住想象下,若拉着银发妖物去做些通常被称作‘约会’的事可以有多美好。

    像是手牵手在河边漫步,像是头靠头吃同碗拉面,像是坐山顶看满天星光亮起然后偏过头去亲吻对方的唇角……总之就是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然后卡卡西说不定就会轻笑着倚在他胸口说出「鸣人我最最喜欢你了」之类的话!呀,好像哪个部分不那么对劲不过管他的!所有试图打击十六岁少年人充满浪漫情调满是粉红泡泡的恋爱憧憬的可恶家伙都该被卡卡西老师用雷光炸飞!一百次!

    然而等他们真正去了河边店里山顶的时候,人类男生才发现漩涡大魔王与海胆魔怪保镖的约会之路并不会如此寻常坦荡平顺。在河边他们有前来讨名字的整群别处山头的妖怪,在店里他们有也想尝拉面的地达罗加蝎另带飞段(这还不算据说等着外带的十大碗的九喇嘛),在山顶他们有……好吧在山顶他们什么都没有只是某只翅膀妖怪因为犯困相当干脆地缩成毛球钻进他衣服里补眠,直睡到把他的肉当秋刀鱼啃留给他满胸口水加整个烧红。

    如此体验过后,男生果断决定还是放任那头银毛球继续去喝酒睡觉打同类比较好,反正不管怎么算卡卡西都是陪伴在他身边的时间更多,即使缺少普遍意义内的约会部分,他们共同经历的一切也足以把那小小的空洞填补。不,这样想来,其实他所看见的,拥有的才是许多人究其一生都无法想象无法触及的所在,云端之上水天之间的盘旋回转,若无为他展开的羽翅又怎能成行。

    同样地,此刻这种追着一头毛团在街中奔跑,上演活生生的「来呀来呀来追我呀」戏码的机会大概也只他才有福气得到。倒不是说,呼,他觉得,呼,这,这跟浪漫呀情调呀之类的东西能沾哪怕那么一丁点的边。

    「稍,稍微给我等下,卡卡西老……小卡!」天呐为何老师那超小的四只脚可以跑得比他两条腿还快,明明先前趴他头顶时还是一副乱没精神的样子,听到旁边走过的女生们提起有庙会也只是扯着他头发说看看热闹也无妨,结果一到这边居然立即状态满点跳地上便飞奔起来了!喂喂喂,这样在人家腿边钻来钻去的跑法对毛团来说很危险呀!「当心被踩到啦你!还有没我付账的话你跑再快也没得吃喔!」

    庙会的人声嘈杂里这几句完全没被听见,小动物越跑越远,眼中大概只剩下街口摊子上热腾腾的烤秋刀鱼,鸣人无言萧瑟着稍微顿下脚步,还未来得及拔腿奋起直追就见那团银色朝着迎面而来的厚重靴底正正撞了过去,然后,便在一名壮实大叔的迈步右行间给遮到完全看不见。「喂,卡卡西老师!」明知那头毛球不至于给这样踩扁还是免不了心里一突,男孩子快步穿过人群,等他赶到那里却已经不见小家伙的踪影。

    「喂!小卡!卡卡西老师!笨蛋毛球!听到我在喊你吗,快出来!」有路人好奇或怪异地看向他,鸣人才懒得管,只顾绕着烧烤摊子来回转圈,试图揪出某只明明腿短却很会跑,居然在眨眼间便玩起失踪的贪吃妖怪。「不会被什么不挑食的奇怪家伙叼走了吧……」这么一会儿他已经看到好几只生面孔的妖怪,该是被庙会吸引来的,要说其中哪个错把跑过的银毛球当食物叼去也不是不可能……


    回复
    举报|3楼2012-11-18 18:12

      慢着!万一真被直接吞掉了怎办!所以说卡卡西老师你倒是赶快应一声人家真的很担心你呀!

      「哎呀呀,感情一如既往地好呢,你们。这边啦,鸣人小子,这边这边!」并不陌生的浑厚嗓音穿过整片吵闹传进耳中,笑意之外还带着不加掩饰的调侃,人类少年止不住一怔,缓缓转过身去——摆满各式彩灯绳结的摊位后,不起眼的角落里,满头狂野白色刺发的男性神明手持酒碟朝他灿灿然绽笑,右边掌心里,赫然是那颗前一秒还疑似被叼走的银色刺球。

      正咬住片熏肉啃得很开心。

      「……」真是人不如肉。鸣人心伤着上前把小动物揪回自个手里,随他去继续啃,注意到许久未见的神明大人因他这举动眼中泛起兴味来,男孩子不觉有些脸红。「那,那个啊,只是怕老师等下又要睡觉,趁早挪回来就不会吵醒他了,呃,还有老师他,不,其实我……」

      「啊哈哈哈,不用说我也理解,小家伙喜欢和你睡嘛,好事,好事。喏,要不要来一杯?」白发神明先是冲他眨眼,接着便一阵拍肩,拍够了把酒碟凑到他面前,继续眨眼。「很好味的喔,这个酒可是……唔唔唔!」

      属于女性的手掌从旁伸来,扭住平运神手腕直接帮他把整碟据说很好味的酒都灌进嘴里,白发神明顿时给呛得满脸烧红,胡乱拍打着胸口不住呼气吐舌,手掌主人一根手指过去把他推进墙角,眯起蜜色双眸笑吟吟点头招呼。「哟,又见面了,小子。」

      然后便毫不客气地把埋头啃肉的小动物满身刺毛都揉乱。

      +

      头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死了!不过还是得起床,敢迟到的话就算不头痛死也会被阿斯玛老师念叨死呀……话说回来他的床何时变得这样超级软了?还有紧贴着脸的这毛茸茸软绵绵的抱枕又是怎回事?……慢着!这好像不是他的房间他的睡床!这样想来,他他他他他昨晚根本就没回家而是直接给那位力气大到可怕的女福神拉去喝酒!还是和难得齐集的三位司运神一起喝到不省人事!

      虽说见到了传说中的不运神不过他真的不觉得那种长发披垂阴阳怪气的大叔有什么吸引人,而且,为何那位正式名字是大蛇丸的男性神明会相当自来熟地和另两尊神一起灌他和卡卡西老师好多酒啊!啊嘞,说到卡卡西老师……


      回复
      举报|4楼2012-11-18 18:12

        「别在这些笑得超奇怪的神面前亲我还打算脱自己衣服!有些事情绝对不可以在其他人面前做呀卡卡西老师!其他神也不行!」……咦。

        缩成一团的银毛球从他胸口跌落一路滚到腿边,翻个身继续睡。人类男孩子不在状况内地眨眼,一手仍搂着不知打哪来的热乎乎抱枕一手把小动物捧起挪到膝上,轻抚着软软贴在掌心的刺毛努力打捞漂在混沌脑海中的零碎记忆。

        唔,前略,总之就是老师整个压在他身上,边舔他唇角边撕扯领口本来就很松散的浴衣,眼看半个肩膀就要露出来,然后他急着想帮老师把衣服拉好不小心踩到丢在他脚边的酒瓶于是……于是,他们就一起躺倒了么?那老师又怎么变回毛球的嘛,在那之前他们有没有这样那样那样这样……

        原本贴在胸前的热度猛地抽离,鸣人还没反应过来抱枕怎会自个跑掉,头顶已经挨了恶狠狠一记抽打。「哼,你准备抱着我的尾巴到什么时候,小子?……啧,先起来,快点!既然醒了就别继续拿本大爷当床躺得那么理所当然!顺便,我对你和银毛小子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啧,呆子,两个都是!」

        「九,九喇嘛?!」鸣人半是迷茫半是委屈地摸着脑袋,扁起嘴。「很痛啊。本来就很头痛这样更痛了呢。九喇嘛,你怎么会在这里?咦,不对,这样说起来……是我和老师怎么会在这里……」先前只顾回想连自己到底压在什么上面都没注意,给这样一敲,向四周看看才发现,此刻他和腿上那只仍然不打算醒来的小刺猬分明正窝在……呃,木叶最威风的九尾妖狐大人的,拢成团刚好可以又当床又当被的暖暖软软的九条尾巴间。

        所谓抱枕无疑正是其中那么一截被睡到昏天暗地的他抱在怀里的尾巴尖儿。「九喇嘛!你真是太好了呜呜呜没有你我们说不定已经在荒野里冻死!怎么办好感动超感动太感动九喇嘛我喜欢死你了呀哈哈快给我抱抱!哎呀!」

        感动到泪汪汪的友人帐主人张开手臂作势欲扑,旋即被满头青筋的九尾大人一尾巴抽飞开去。火色妖物埋头自顾自理着被弄乱的尾巴毛,完全懒得再理他,鸣人默默拍着晕乎乎的脑袋,总算后知后觉又不乏庆幸地记起,今天是休日并且某位家长亦因事外出中。


        回复
        举报|5楼2012-11-18 18:12

          真是好到不能再好。不·然·他·绝·对·会·死·很·惨。

          「那个啊,九喇嘛,其实……」呀,卡卡西老师你终于睡醒了!等等,别起身到一半又软回去呀!喂喂喂,那个四脚摊开的姿势是怎样!别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人家会很担心啦!什么什么?你气若游丝在说什么?

          ……咦,肚子好饿?

          +

          尽管眼前是他最爱的食物,鸣人的注意力却无法全部放在吃上,胡乱拨弄着煮得恰到好处很有咬头的拉面,男孩子一双蓝眸不由自主盯着对面正大快朵颐那一位,实在说不清心中正在翻搅着的是什么情绪。照理说该是高兴才对,可他总觉得自己嘴角的抽动并不全然是出于笑意,确实这场面从某种程度来说值得好好珍藏,不过九喇嘛这种顶着他家老妈的脸吃到汤汁满身都是的模样实在是,实在是……

          「嘛,饱了。」慢条斯理的清冷女声自右手边传来,接着是碗筷放回桌上的轻响。「果然还是没有秋刀鱼好味。」如此评价道,他那化作人类女生姿态的翅妖保镖以肘支桌一手撑着腮懒懒半耷着眸瞥朝他,近午的阳光透过他身后的窗子照进这小店,散碎金色洒满幻化而出的纤细身体,这样近的距离里,他可以清楚看见那双异色眼眸中倒映出的苍空之色。

          让他瞬间忘却周遭一切,完全听凭本能地向对方俯过身去——那是属于他的颜色属于他的美丽,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清楚分明,确实笃定。

          「哼。」细小的哼声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泼下,鸣人顿时僵住,这才记起还有一枚妖狐牌超大号灯泡在对面亮着。背脊保持着弯起的弧度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他眨眼再眨眼,迎着银发妖物缓缓弯起的眼眸艰涩舔唇。那个,就这样打住好像,挺可惜?

          好!管他的!吻下去!

          ……

          十分钟后,两条街外。



          回复
          举报|6楼2012-11-18 18:15
            鸣人站在生有常春藤的民居外墙下,持续拍打着蹲身在地仍然狂咳个不停的九尾妖狐大人背脊,颇感愧疚地挠头。「对不起啦九喇嘛,我真的真的没看到你在喝汤。」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他确实看得到妖怪听得懂妖语,不过这种正常范围外的东西……鸣人转头,看化回本形倚在墙边自顾自望天的银发妖怪。「卡卡西老师,九喇嘛在说什么?你有听懂吗?」

            「‘啧!你这臭小子!闭嘴,别管我!’之类的?嘛,话说回来,人类的食物果然不是所有妖怪都吃得惯呢。」异色眸子很显愉快地眯起,雷系妖物从腰间摸出不知何时收在那里的一颗糖果,剥开来送到嘴边,慢条斯理地咬着吃。「啊拉啊拉,晚餐就秋刀鱼怎样?九喇嘛,要不要也试试那个?」

            鸣人半是有趣半是忐忑地看向红发女性模式中的九尾大人,在对方阴沉的回视里用力咬唇忍下笑意,憋得腮帮直发麻。

            呀,还好目光没法杀人……呃,以及杀妖?不然他和卡卡西老师绝对已经倒在九喇嘛密集放来的冰箭里。

            +

            因为那名最近又忙起来的小学教员要两天后才回来,送走周身都散发着杀气不过居然没有在怒吼里把他们都抽飞的九尾妖物后,鸣人顶着变回刺团模样的卡卡西直奔便利店——他需要采购些储备粮,免得在没有人煮饭的日子里饿死自己和吃得比他更要多的妖怪保镖。


            回复
            举报|7楼2012-11-18 18:15

              「嗯,速食饭团,杯面,鱼干,汤料,然后还有,呀,在这儿,老师喜欢的金平糖。」满意打量着手推车中的战利品,鸣人朝右边衣领稍微偏过头,压低嗓音。「呐,老师?还有什么想吃的?」

              「……果子冻?羊羹?鱿鱼丝?」随口点出几样,一小片银色从他领口冒出来,贴着他颈子蹭蹭。「嘛,说起来,那边的,好像是那个满身狗狗味儿的小子。」

              「诶?老师你说哪边?咦咦,还真的是牙!啊,旁边还有一个,而且那个不是,不是,那位叫油什么志乃的转校生吗?」鸣人隔着便利店透明的落地窗望出去,在小动物指点的方向看到了他确实可说是满身狗狗味儿的老友,不过让男生诧异的是,那名存在感可说是相当低的,习惯把自己藏在高高的立领和墨镜后面的怪异转校生居然也在。

              他还以为那家伙更习惯独来独往才是。呃,也不是说他对那人有什么意见,不过依稀记得牙提过总会在午餐时候收到志乃同学的,呃,便当,总之就是便当。他才不打算把一名男生而且还要是一名闷葫芦一样的男生做出来的东西称**心便当!何况那些便当最后可都是落进他好友的肚子里!他亦不打算往深处去探究一名男生给另一名男生爱,呃,不对是见鬼的便当的通常意味!

              呼,总之那些都是牙的私事他不会随便过问,当然,若牙主动和他提起就是另一回事。他很乐意随时为老友分忧解难无论那是什么忧什么难。

              「油女志乃。嘛,虫妖小子的话,虽然装人类的本领不很到家,不过由得他们混在一起应该也不要紧。哼,只要他不对友人帐出手,我才懒得找那种毛头小子打架。」翅膀妖怪的话说得相当淡然,明显对饲主以外的人类的事情不感兴趣,鸣人却听得肩膀一僵,待彻底体会过来这番字句中的深意,人类少年握在推车上的双手止不住握紧,开口的嗓音几乎像是被哽住。

              「老师你说……虫妖小子?那家伙,那转校生,啊,你记住了他的名字——油女志乃是吧,你叫他虫妖小子?」他怀抱着是自己听错的一丝期冀,然而这丝期冀很快给小动物低低一声
              「嗯」打破,像是怕他还不够明白,那道在银色刺猬姿态下要更加细小脆朗的声线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见过他的,记得吗?险些迟到的那一次,你们人类叫做学校那个地方对面的巷子,那时候他身上的妖力还没有这样弱,大概用了什么法子掩藏。不会对你或是友人帐构成威胁的家伙,我没必要去管。嘛,目前看来,他虽然不知为何停留在和你相当接近的地方,却对那总是和狗狗滚成一团的小子更……鸣人?」

              大概他把小动物捉进手里的力气太大弄疼了对方,那双难得稍微睁大了些的异色眸满是讶然地看着他,鸣人知道他该先道声抱歉,但胸口疯狂涌动着的某种情绪将他的思考力击打得粉碎,一开口便是连声的追问——焦虑到甚至带了愤然,近乎指责的追问。「为什么不早些说?既然已经认出来是他,为什么连半个字都没跟我提起过?卡卡西老师你,你明知道的,牙他是个从不会把人往坏处想的笨蛋,没错我知道妖怪也不全是坏家伙也不全会讨厌人类,可是万一呢!万一他真的打算对牙做什么该怎办!他是妖怪!而牙是个连妖怪是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类!呼,确实,他威胁不到我的话老师你没必要理会,可我还以为,我还以为老师你至少……」


              回复
              举报|8楼2012-11-18 18:16

                至少什么?他在奢求什么?老师在保护他以外还要去护着他身边的所有人类吗?他这是在嫌老师为了他为了友人帐受过的伤还不够多吗?

                鸣人混乱地摇头,这片货架前只有他们在,所以还未有人发现他对着自己‘宠物’低吼的怪异行为,不过若他不肯放低音量迟早会引来店员甚至店主的注意,而那无疑意味着大麻烦。人类少年捧着目光依然停留在他脸上,对他的追问报以沉默的银色小动物艰涩地吞咽,异色眸子中浅浅掠过的某种东西令他有瞬间几乎想要抬手给自己一巴掌——可就算他给自己十巴掌,说出口的话也已经收不回。「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太……对不起,卡卡西老师对不起,这本就不关你的事,我……」

                「我也是妖怪。鸣人,我也是妖怪。」小动物合起眼眸,似乎是笑了。

                下一秒他的掌心便只剩空荡一片。

                +

                他是个笨蛋。完全彻底笨到不能再笨的大笨蛋。惹老师生气也就算了,害老师伤心也就算了,还追出便利店之后跑过几条街都找不到理应还在附近的老师。直到天黑也毫无收获,反而肚子饿到咕咕直叫,漩涡男生只好挑了最近的一家店随便买些东西来吃,边吃边往木叶山头走,一路吃下满肚的冷风结果到了那里也还是喊不出银发妖怪来。

                人类少年不甘心地又把九喇嘛地达罗蝎飞段甚至满山乱跑的各式小妖怪都问了个遍,得到的要么是饶有兴味的调侃要么是不屑的冷哼,喜欢耍镰刀玩那位甚至有好心问他要不要试着跟邪神祈祷看看,但鸣人实在没有心情在已经累到腿都快抬不起的时候把自己脱成赤膊然后躺倒在地放血。

                而且重点在于那位不知在哪个世界吃供奉的邪神大人根本帮不到他好不好。

                「保镖君的脾气还真大呢,嗯。不过居然没把儿子君你刺到满头是洞,嗯。」说是天黑后不太安全主动要送他回住处的起爆妖怪左手拿了团黏土捏来揉去,右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赌气跑到别的山头倒还好说,顶多和那里的家伙们掐点架受些伤,闹出事来反而好找,我们正可以帮你打听,嗯。问题是,若保镖君挑了自己从未去过的方向一路乱飞然后搞到迷路,那就真的难办,嗯。」

                卡卡西老师懂得保护自己,卡卡西老师不会笨到迷路。很想这样反驳,但鸣人发现自己除了抱膝在黏土鸟儿的背上缩起,抓紧装有小动物爱吃的零食的便利袋什么都做不到。他当然不是妄想拿这些吸引老师自己跑出来,只是怕找到的时候对方正肚子饿又没处找东西吃罢了。中午只吃一碗拉面的话,以老师肚子无底洞的程度该是早就饿了才对……已经吃惯人类的食物,还肯为饱肚去捕杀同类吗?

                呀,说到同类,老师在人类地界认得的可不只他而已。没错,大和君!他怎么把那只在某些时候真的可以很可靠的猫咪忘了!「地达罗?那个,虽然实在有些麻烦你,不过在回家之前可以送我先去另个地方吗?想,想看看老师会不会在那边。」

                金发妖物似乎有些诧异地歪头,手里的黏土已经依稀看得出形状——如果不是知道起爆黏土算危险物品,鸣人真的很想把那团捏成刺猬样子的白色抢过来紧紧握在手里找些安慰。地达罗痛快且不乏愉悦的回答很快穿过回旋在身畔的夜风到达耳边,叫人类少年即使无法完全赶走低落却也禁不住抱以轻笑。

                「喔?可以呀,反正我也闲到没事做,嗯。尽管吩咐吧,儿子君,在下愿为你效劳,嗯。」


                回复
                举报|9楼2012-11-18 18:17

                  +

                  「诶?卡卡西大人?气到跑掉?恐怕是你哪里搞错了吧,鸣人大人。那可是卡卡西大人啊,动根手指就能炸飞一堆同类的卡卡西大人,啊哈哈,我看他说不定是到别的山头找酒喝了,就算不是,你找又找不到唤又唤不来也只能乖乖等他自己回来嘛。」棕发木妖说完便端着花洒继续笑眯眯给植株浇水,满院新种的花花草草在廊灯照耀下随夜风轻轻摆动,纵然比不得白日的绚然颜色,也自有一番姿态。

                  倒不是说此时的鸣人还有心思欣赏。「佐井呢?应该没这么早睡吧?」

                  「啊,佐井他,确实是,睡了没错。」男人掩唇轻咳,脸颊可疑的绯色在灯光里无所遁形。「他只是……太累,呃,所以比较早睡。」

                  太累?比较早睡?这才刚过晚饭时间到底是有多累才会已经睡倒。该不是生病?出于对友人的担心,鸣人压下仍没有自家毛团踪迹的焦躁,上前向男人的小臂做出轻拍。「呐,佐井不太懂得照顾自己所以大和君你一定多多费心,呀哈哈,你在很多方面甚至比我更知道在人类世界该怎样过活呢,总之一切拜托。咦?大和君你的脖子?莫非是被虫子咬到?」

                  不过妖怪被虫子咬过后也会留下这种红红的……印记吗?

                  「诶?啊,不是,那个,其实,我……」男人不知为何垂下头,话也结巴得厉害,两手紧紧抓住花洒叫鸣人有些担心那东西下一刻便会被他弄坏。「其实,佐井他,和我那个,我们……」

                  「什么嘛,木头呆瓜你和那个黑毛人类小子交配了啊,下手真快,嗯。儿子君你也要多多努力,不过你和保镖君的话,哎呀呀,估计根本不懂那种事情该怎样做吧,嗯。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儿子君还真是是不解风情的笨蛋,明明人类应该更理解所谓的喜欢啦爱啦什么的,结果还不如木头呆瓜,嗯。」

                  一旁的地达罗忽然两手一拍先是眨眼接着就开始大笑,一边笑一边把棕发妖怪说得整张脸都红透。注意到话中某些关键的字眼,鸣人先是跟着怔愣,等明白过来立即跳起来一根指头抖抖地指向看起来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地缝的木系男。

                  「你你你!大和君你居然!」然后改指向地达罗,这次不只是指头抖抖连脸都跟着烧起来。「还有你!那不叫交配呀地达罗!对人类来说那个通常,呃,大概,似乎,应该,差不多是叫结合之类的来着。顺便,我当然,我当然懂得那种事情该怎样做只是,只是我,卡卡西老师他……我,我希望等卡卡西老师准备好而已!」

                  说,说出来了。好歹他也是已成年的人类怎可能对那种东西毫无概念,老师一次又一次喝醉什么都不穿睡在他身上的时候也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是啊,卡卡西老师是妖怪,是本该不懂‘爱’为何物的妖怪,他不想把属于自己太过炽烈的感情强加在老师身上害对方困扰,而是希望以对方能够慢慢体会慢慢学懂慢慢享受的节奏,一秒秒一分分一刻刻一时时一天天地缓步前行,直到把这份感情彻底铺展袒露在阳光之下。


                  回复
                  举报|10楼2012-11-18 18:18

                    像是握住老师的手说出「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那样的事,他怎么可能从未设想过,从未奢求过。漩涡鸣人是个直白冲动的人类没错,可终究也有一些想要仔细对待,小心守护的东西。

                    金发人类朝后退出几步,站到灯光照洒不及,只有银白月辉投落一隅的地方,这个距离里,仍为他的烧红而善意吃笑的两名妖怪的面庞因为灯影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令他能够攒起足够勇气将全部的心声吐露。

                    「对卡卡西老师来说,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那个时候,一厢情愿把他拉进人类世界,害他需要适应本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做法,一定会让他觉得‘这个人类真是任性又愚蠢’吧。可我不后悔。大和君,地达罗,我不后悔,从前没有,以后更加不会。我想要老师快乐,我想要老师幸福。既然老师的命运已经和我紧紧牵系在一起,那么,老师的快乐和幸福就由我来给予。」

                    「嘛,真感动。」

                    「别学老师的声音逗我呀你们!我很认真的!所以这种玩笑根本一点都不有趣好不好!」

                    「谁说是玩笑来着,我也很认真呢。至于对我来说你是什么样的存在,嘛,总之就是‘漩涡鸣人’本身吧,大概。」

                    这一次是染着笑意并且更加真切的嗓音,不疾不徐地在身畔响起。鸣人缓缓转过头去,院子边围斑驳的石刻柱上,一袭浅银色浴衣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的雷系妖物晃着赤裸的脚踝向他弯眸轻笑,抬手拨开掉到颊边的过长发丝。

                    「哟,抱歉稍微耽搁了会儿,已经可以回去了吗,鸣人大·人?」

                    卡卡卡卡卡卡卡西老师你这是犯规!犯规啦!呃,话说回来,老师你这就消气了呀,还是说,你莫非其实……根本没生气?==

                    +

                    要说为什么一只妖怪会跑来人类世界玩学生扮演游戏,原因其实很简单,既没有和种族历练的严肃名头挂钩,也没有和征服人类的可怕野心沾边。故事要从十年前说起,那时候犬冢牙还是个喜欢拖着自家小白狗满地乱跑,经常滚得一身泥巴的小不点,而油女志乃,也只是和族人一样更爱沐浴在阳光里飞行,阴冷时节总会深藏在洞穴沉眠度日的,普普通通的虫妖。

                    然后那一天便来了。初夏,天气极好,犬冢家妈妈带了自家孩子出游,去的是离家不远风景又好的山边小溪旁。六岁的犬冢牙和姐姐一起在草地上打滚,追闹,以这个年纪孩童特有的心性惊喜看向每只飞过的蝴蝶或跑过的野兔,直到在某棵老树的枝干上发现了有着五彩颜色透明翅膀,通身黑沉如墨的奇特小生命。

                    小家伙并未注意到他,继续埋头啃咬只剩小半颗的嫩红果子,人类男孩子盯着看了半天,终于决定和这在他看来相当可爱的小东西打个招呼。幼小手掌即将碰到小家伙的前一秒,尖声鸣叫里有什么猛然扑来,或许是受到惊吓的直觉反应,或许是出自本心的保护举动,人类孩子两手先后覆过去牢牢遮住了小家伙,尖利的鸟喙跟着落下,稚嫩掌背顿时皮破血流。

                    从那一刻起,油女志乃欠下犬冢牙一条命。纵然是拥有力量的妖怪也有其天敌所在,若那时面对那记啄刺的是虫妖本身,结果会如何实未可知。


                    回复
                    举报|11楼2012-11-18 18:19

                      所以本该一生不离山林的虫族妖怪学会了幻化,学会了扮装,学懂了一切能够让他到达那名人类身边还清这份恩情的方式,在十年之后,怀揣对那抹气息刻入骨髓的记忆,走入人类的世界。他其实并不知道怎样算是开始,何时便要结束,人类的生命对妖怪来说太显短暂,数十年的光阴,有时甚至不够他们一场沉眠。

                      既不跌宕起伏也无惊心动魄,这样平平淡淡讲来,听的人也没有理由没有立场评论干涉些什么。所以鸣人只是拍拍自家小刺团毛茸茸的脊背,往抓住自己裤腿的小爪子轻轻一捏。「谢谢你特地去问这些,卡卡西老师,呐,志乃那家伙平时不爱说话,原来其实是和人类共同语言比较少的关系吗,在你面前就什么都招了。」

                      「不爱说话?根本是个啰啰嗦嗦的小子。」轻哼一声把脑袋贴在他手心里磨蹭,妖怪保镖懒懒打个呵欠,淡声说下去。「呼嗯,不过那小子先前想的太轻松了,不是所有妖怪都适合在人间行走,他刚巧便是不适合的那一型。人类地方的地气会削弱他的力量,照这样下去,不出半年他便会维持不住幻形,藏敛不起妖气。如果继续耽搁,还可能比那更糟。所以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再来次,那叫什么来着……呀,‘转学’?免得突然消失掉惹人类怀疑,搞出什么麻烦。」

                      「这种事……」鸣人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手指在小动物头顶僵住。「他知道?」

                      「知道。」迈开小小的步子踩着他腿一路跑到窗前,轻巧地纵身跃上窗沿,小动物微微仰头望向高挂在空中的银月,再开口时候的声嗓多了些肃然。「是走是留由他自己决定。即使最终承受不住地气侵蚀而消失,那也是他的选择。对妖怪来说,做什么都思前想后太麻烦,只要跟从本能的指引便足够。」

                      「本能吗。那卡卡西老师你呢,你的本能呢?你的本能指引着你远离我,还是靠近我?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我确实是超级吸引麻烦的体质,如果没有卡卡西老师你早不知死过多少次。这样算起来,老师你做我的保镖还真是很亏,区区一本友人帐哪里够辛苦钱,没办法,把我自己也赔给你好了!呐,不许说不要喔!」鸣人轻声吃笑着,伸手去摸小动物背毛——从某种程度来讲,这也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听起来不错。」软软刺毛化成柔滑微凉的皮肤,于雷系妖物回身间整片贴向他指掌,未着寸缕的银发男性探出光裸的手臂环住他颈子,异色眸含笑半垂,弯起的唇瓣轻轻落在他眉心。

                      「不客气了哟,我。」

                      +

                      休日过后的头一天,班级里大家的状态通常呈现出两极倾向:要么活力满满,要么伏桌大睡。还不知友人帐为何物的过去里鸣人曾经是前一种,等到还名字进入日常,见妖怪成了习惯,就算他有多不想也自然而然归为了第二种。呀,准确说来何止是休日过后,他根本只要还完名字就只有没力趴倒的份,为此被阿斯玛老师叫去关心的次数也是越积越多,好在他功课上没什么差错所以不至于搞到伊鲁卡大哥那边,否则他真的没脸去见那名把他当作亲弟弟看待的老好人小学教员。

                      顶着黑眼圈在笔记上勾勾画画,鸣人掩唇忍住一记呵欠,以游离在活力满满与伏桌大睡之外的第三种状态为课堂增添了一抹独特风景。注意到讲台上红老师的困惑瞥视以及不远处春野家女孩子的关切目光,金发男生转头朝女友人悄悄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余光扫见小臂因而露出的浅浅牙印,他脸上一红赶快拉起衣袖遮住。


                      回复
                      举报|12楼2012-11-18 18:19

                        结,结果到底和老师……总,总觉得,不真实。老,老师因为他的,呃,触碰,对,触碰,轻轻颤动然后瞬间展开羽翼的样子真的很,很……

                        「志乃同学,请你来回答。」女教师稍微拔高嗓音指示,走神中的男孩子吓了一跳,水笔在本子上划出道长长的斜线来。妖怪转学生站起身,语调平板声线低沉,给出的正是准确答案,鸣人趁这机会深吸口气定下心神,不着痕迹地调整好坐姿回归听课模式。

                        老师满意点头,继续下一条讲义。转学生伴着桌椅轻撞的响动坐回位置,犬冢家男生很有些与有荣焉的低呼亦在同时响起。「志乃你真的超厉害的!这题目我根本有听没有懂耶!」

                        于是课后短休的时间里,鸣人都在听着老友向转学生同桌念叨自己这些年来在题目海洋中飘飘荡荡沉沉浮浮的惨痛史。

                        天气已经转凉到天台吃饭会有些冷,所以午休时候不回去吃的大家都直接在教室解决。鸣人随便啃了只饭团便算搞定,小心把比起平日更加懒得走动的银色毛团安置在书桌上,他拿出另只饭团拆开,一点点掰着喂给完全缩起的小动物。「呐,小卡?」试探着唤,得到一声有气无力的低应,男孩子不由得咬唇,分出一只手在对方背上轻抚。

                        「毛球君看起来很没精神呢,没睡饱还是不舒服?我这里有栗子羹,要吃吗?」小樱在这时走过来(女孩子亦如此迅速解决掉午餐是因为分量相当少,他还记得有次不小心说出那点东西怎可能吃饱的话结果得到了足足半小时来自小樱的关于保持身材对女生有多重要的教育课),满脸担心打量着眼都懒得睁的小家伙,从衣袋里摸出一小条东西递来。「喏。毛球君挺喜欢栗子的,是吧?」

                        小动物朝他掌心拱了拱,表示对新出现的零嘴很感兴趣,鸣人挠头,包起饭团放一边,换了栗子羹在手,同时向女友人开口解释。「也不算不舒服,我想卡,呃,小卡他多睡睡便会没事的。」……应该。他从未听说过那种事情会留下任何不良后遗症之类,卡卡西老师除了不太吭声倒也没显得特别虚弱或是胃口不佳,当然他还是很担心不过,不过又找不到适当的方式去问老师觉得怎样,可恶,这样真是逊毙了。

                        一只手掌猛地按在肩上,害鸣人差点吓掉手里的栗子羹,不等他回头去看是谁,菜色相当丰盛的餐盒已经被手主人递到眼前,险些撞到他鼻子。「这给你,鸣人。呀哈哈,要不是看你没吃多少我才不舍得分你,志乃的手艺可是比起我老妈都一点不差,啊,宠物君的话,当然一起吃也没关系咯。喂喂,宠物君,怎么了?这样病怏怏可不行,还是能跑能跳随时打算刺人的样子看起来更可爱喔。」


                        回复
                        举报|13楼2012-11-18 18:20

                          牙你对可爱的定义好像有点问题吧。鸣人默默腹诽,正打算婉拒老友的好意,另道黑压压的身影跟着靠过来,手一伸亮出一双竹筷。「请用。要说为什么的话,直接抓饭来吃可不太卫生。」

                          「噗。」没等鸣人说话小樱倒是先笑出来。「呀,抱歉,只是没想到志乃君原来还挺风趣的。啊拉,鸣人,不吃吗?别辜负牙和志乃君的好意,我可以暂时帮你照顾毛球君。」

                          鸣人眨眼,缓缓抬头去看站在他桌前的墨镜男生。在此之前他还从未仔细打量过这名新同班,如今看来,这家伙幻化成这副模样大概是很经一番考虑的——比起容易引人注意的亮眼外表,这种沉敛低调的造型显然更适合在人类世界长久生存下去。

                          他接过竹筷,朝半边脸都藏在立领后的男生颔首一笑。

                          「啊,谢谢,志乃。」

                          『不出半年』。

                          还好,那其实也并不算太短。

                          对人类而言,足以从此记得。



                          ——FIN——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11-18 18:20
                            沙发!!!!!!!!!!!!!!!!!11111


                            回复
                            举报|15楼2012-11-18 19:56
                              沙发!!!!!!!!!!!!!!!1


                              回复
                              举报|16楼2012-11-18 19:57
                                (吐槽:度娘又抽了!)
                                先沙发了再看文!!终于更新啦!哦也!!!!!!!!!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2-11-18 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