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606贴子:1,286,678
  • 30回复贴,共1

【错觉同人】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啊~来人求支持~


回复
1楼2012-10-31 16:34
    2018-11-14 03:15 广告
    该真真欢喜一下,我乔四也有能结婚的时候。
    并不在乎形式却偷偷摸摸的又萌发了那点可耻的期待,一晃眼,年纪又是个整数 我到底有什么好?
    说真的甚至还没有问过青年为什么喜欢自己,为什么能十年如一日,为什么还像我是爷的时候对我热切着呢?
    那时有钱有权,还有一点点残落的美貌,也就理所应当的享受着青年的殷切。
    “四爷,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还要去开会呢。”
    青年抿起唇拉成一条完美的弧线,细白的皮肤狭长的眉眼,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未明的情绪。
    依旧是眉如墨画唇若施脂的美好青年,那修长的四肢和宽阔的胸膛也是完美,靠上去的时候会有被折断的错觉,在狂风暴雨的欢爱中也是魂飞魄散,全无抵抗之力。
    可偏偏还安全感十足。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可以零缺点,从头到脚完美得像一个假象。

    一与青年四目相交心就莫名悸动,手怎么放都不知道,只能痴迷地和那烫热的视线粘连着,像入了魔。
    怎么还像是十九岁,过份!
    而自己这个老头子还猥琐盯着人家美青年...
    眼前骤然一暗,青年的吻炽热柔软的压过来,频繁的轻触唇瓣,像是挑逗一般,亲得人心痒痒。
    “四爷....”
    这一声已然低哑,压下来的唇更是带了明显侵略意味,自己还来不及张嘴迎合便让青年长驱而入,激烈地在口腔里肆意,那承受青年体重的身体也已然感受到了青年饱胀的欲望。
    一切都顺理成章。
    接下来会被青年需要,要腰酸背痛没关系要喝补药养身体也没关系,只要他要,他还喜欢——
    “段爷!”
    箭在弦上突然被人打断,有人在门外喊:“段爷,您快去吧,大家可都等着呢!”门被敲得响亮,看来真是急事。
    “不能等等吗?”段衡很不悦好事被打断。
    “可是,是——”
    是什么呢?
    可是段衡没让他说下去,便答应了。
    “四爷。”
    段衡用那双深黑的眼睛凝视了我一会,还是亲了亲。
    “四爷,我会尽快回来的,你就在这等我。”
    结果他这一天都没有回来。
    段衡连夜打电话说有急事要出差,自己也就嗯嗯啊啊,没说几句话他却道又有急事就把电话挂了,我便什么也不想,听话的睡觉。
    早已不再年轻,还计较什么呢?
    自己不再是当年的乔四,段衡却是如日中天,两相较之,自已干瘪胸膛下那点小东西又要难过了。
    所以——所有,也只有相信了。
    这样就好了。


    回复
    2楼2012-10-31 16:38
      段衡倒是体贴,第二天还是清晨就让人传话,我懒散得不想早起,垂帘就听见了当家征战在外要冷落我的意思。
      “段爷说还要留些日子,让您再忍耐一下。”
      什么时候都要我“忍耐”了?
      “哦。”我懒懒一应:“去叫实秋白过来。”
      “可施少爷...”
      “快去!”
      冷眼一扫阴鸷的气势还在,下人只得吞下肚子里的怨气照办。不一会儿家养的那只兔子就来了,白白净净整整齐齐,看来施宸还替我喂得不错。
      “四爷,你找我什么事?”
      勾了勾手指头就让他过来,自己的人自然好办事。
      晚上又来了一通电话,段衡道他还在地球另一端。末了他突然又冐出一句:“四爷,你想在哪里结婚呢?”
      猝防不及的甜蜜砸得我头脑里一片空白。
      “四爷,害羞了?”
      电话那头传出青年低沉的笑声,竟让我隐隐觉得性感,赶紧三言二语就把电话给挂了,胆怯了似的。
      真真是幼稚了。
      自己怎么就越老越昏庸,丢了家族连自己都把持不住了,想想更是丢人。
      “秋白,你说段衡他不在美国?”
      到底还是昏不得,自己家兔子怯弱的应了:“施宸在房间里和段衡通了电话,好象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所以,他不在...”
      连知道我们关系的白秋实也说不出的“骗”字。
      只是我是何种人,一个婚姻的承诺怎么打发得了我?这样,段衡未免太天真。
      到了这个年纪,也快活明白了。
      情啊爱,又怎么看不开呢?
      所以,真的有什么,我也是受得了的。
      只是不久前生日宴,在众人面前,那个仹岸如天神的人分明是直直跪在我面前了,一口一个喜欢,而后掏出戒指向我求婚。
      那天的荒唐情绪分明就在心里流转。
      四爷,让我一辈子照顾你好不好?
      四爷,这一生,就要我一个好不好?
      一开口全抛给我,那一瞬间我分明是糊涂了,连连答应,却忘了问他也愿不愿意。


      回复
      3楼2012-10-31 16:38
        载着我和白秋实的车驶向灯光绚烂的T城,酒绿灯红,如一个艳丽又邪魅的美女,半掩半遮诱惑着最原始的堕落欲。
        灯光碎落在护城河暗淡的镜面上,折射岀无数色彩,像杯底的酒色,也像心底那点隐藏的色泽,微微发着烫。
        面前的男人一晃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年轻的,任宁远举杯向自己敬酒,沉静懦雅的男人到底是人中龙凤,这几年彻底控制了T城,还偏偏生得副好皮囊,比当年自己无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当年段衡为了自己到底让他败了一局,这样的人,竟然也有那样的软肋。
        “任先生,好久不见。”
        含笑碰杯,仇人见面也是照样风流,我一饮而尽。


        回复
        4楼2012-10-31 16:39
          “秋白,施宸若问就道我无聊了带你出去了。”
          交待完唯一的手下心里竟热得更剧烈了些,这个不夜之城亲手完造和毁灭了乔家,而我乔四只是来看看。若我想得不错,这城里我会碰见毁了乔家的两个人。一个,当然是段衡,另一个,我曾经爱过的弟弟,不管是谁都该是场相当精彩的故事。
          晚上的电话里我跟段衡装糊涂,我出去也不一定要实禀的。
          又有人打了无声而漫长的电话。
          陌生的号码甚至连归属地都没有,根本没办法查,而我一出门就被跟踪,不得已甚至要躲在任宁远这里。
          “小白,还有,小心些。”
          又交待几句,都显得有些神经兮兮了。不由得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冲动一时会不会后悔。
          “四爷,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四爷,你现在在哪呢?在家安全一点,你在外面我总不能安心工作呀!”
          还是那个好好青年,温柔的迷恋者。
          “我没事。”
          只能这样回答。
          段衡,我到底有东西放不下,比如你,比如——乔澈。
          你既然已经一点点毁了乔家也得到了我这个目标,又为什么还要向我弟弟岀手呢?


          回复
          5楼2012-10-31 16:39
            可我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实秋白出去了就再没回来。
            任宁远派人去找,可偌大的T城这个人就如化烟消失了一般。晚上那陌生电话又来了,我咬牙切齿的刚想先发制人里面的人却先喊了一声:“四哥。”
            “...”
            “人在我这里。”
            “...”
            “四哥,我想看看你。”
            绑人真的太小儿科,可乔澈却也是懂我的,只是这样的见面,真真让我措手不及。
            车窗外是落寞的街景,T城繁华到底是染指了它的破败,高大的别墅簇拥着旧日的耀眼辉煌与权势,不过丧家之犬又能好到哪里去,果然一路进去家具都是甚少,他乔澈,到底也只守了一具死去的空壳,所以他想要的,我还能给。
            看见那人时也不得不承认时光的残忍。
            乔澈依旧的高大英俊,只是脸色竟苍白如纸,人也是瘦得极厉害,那一双眼里还泛着血丝,黑眼圈涂了厚厚一层,一看见我竟是噎住一般猛烈咳嗽起来,到底还是亲兄弟,我走过去扶着他帮他顺气,真心实意的。
            好一会他才止住,自暴自气推开我,垂头不让我看他。
            “四哥,让你看笑话了。”
            至从生死相别,我们竟已经多年未见了,就算他当年逼着我自杀,可我这个死过一回的人又计较些什么呢?
            “乔澈....”
            我到底是不忍心,给了我唯一的弟弟第一次兄弟的拥抱。
            当晚就是一场豪宴,只是酒足饭饱之余我还是得管正事。
            “那个人你一来就放了。”
            “嗯?”我隐隐觉得不对起来,乔澈要的应该是钱财才对,可钱财没得到人怎么就放了——?
            “四哥,你还是喜欢我的吧?”
            “....”
            “现在不说也没关系,以后我会让你慢慢回想起来的....四哥,除了你,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我总算知道哪里不对了,也只能惶然的睁大眼,再一次被亲兄弟推向黑暗的深渊——
            不是的乔澈,你我都过了任信的年纪。当年的事我只当是做了年少轻狂的一场梦,只是你就怎么还不清醒呢?
            我眼前复又明亮时已到了私船上。
            心里明白这只是那骄傲的人失去一切的心有不甘,但一开口,却又变了味:“乔澈,没用的,现在的你斗不过段衡。”
            这一句话竟激得他发怒:“四哥,你别把你看得太贱!”
            “你不是段衡的,他又凭什么要据你为已有!?”
            “....”
            我只是沉默,乔澈失控的模样只让我心酸,他到底是放不下。
            良久——:“四哥,你别告诉我你们结婚的事你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惶然的瞪向乔澈——段衡的突然离开还深深的隐瞒,是不是他计划好的?而自己这个神经质的老头竟也跟着跑出来着了道。
            想到这我彻底瘫在了椅背上。
            这一切就很说得通了,只是段衡会真的很受伤,为什么要怀疑他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一等,说到底也只想把他摸得清些,急不可待想跟他结婚。
            说到底,也只是自己太过神经,结果拖累了他。
            是我的错。
            “四哥,你恨我吗?因为他——对,就是我去招惹他,不顾一切也要去破坏你们,也谢谢你自投罗网,让我在他赶来之前把你带走了!”
            我只闭着眼佯装平静,底下的心思只来得及装一个人。
            “四哥,我知道你有把握逃岀去,只是这船底下全是炸药,而开关,在我手里。”他似乎很满意我惊慌的表情似的笑了笑:“看他够不够痴情了,能赶上了就一起死,只是四哥,你是我的,死我都要抱着你。”


            回复
            6楼2012-10-31 16:40
              十几架直升机和大大小小黑压压的一片船追着真的很给面子。
              这么大的排场是我当年也不曾有过的,段衡到底是厉害,为了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四爷,你坚持住!”
              “四爷,什么都可以答应的!只要你没事!”
              “四爷....”
              喊到最后,段衡声音嘶哑,竟已哽咽。
              我乔四到底也风光了一回,所有曾经对青年的猜测都化为胸口饱胀的烫热,我听着他的声音,竟是红了眼眶。
              “四哥——瞧瞧你!你真这么贱啊!”
              被不轻不重的甩了巴掌,而后乔澈拿起话筒凑到我的嘴边——:“段衡这船有炸药!”
              只来得及传出这一句,乔澈就收回了手。
              “段衡,怎么样?我只要乔四。”
              段衡放大了无数倍的声音给了我安慰:“你做梦!”
              真真是做梦,很快这艘船就被包围了。
              我自然是被下了药的,全身都是软绵无力,只有一张嘴还能用——:“乔澈,你放了我好不好?”
              “...你我兄弟一场,我这次之所以自投罗网就是因为担心你,我真心把你当弟弟看...”
              “乔澈,我...算我求你,放了我跟段衡好不好?我是真心对他的....”
              从不知道自己可以那样软弱,那一刻我心里装得下的,也只有段衡。
              “四哥。”最后乔澈都红了眼眶:“你们一唱一和的两人世界可真是够甜蜜啊,可是四哥,那我现在喜欢上你了,又该怎么办?”
              我的心思却没在他身上,外面的那人放大无数倍的声音对我过于灵敏的耳朵无疑是一种伤害,可此时这声音却给了我无限的安慰。
              我要回去。
              回到段衡的身边。
              这样的意念支撑着我——“乔澈,我爱的是段衡。”
              我苦苦哀求,舍弃一切自尊的求他,我知道,若段衡没了我该是怎样的折磨。
              乔澈到底是屈服了,他不停的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我已经听不见了。
              可他让段衡孤身下船来救我!
              “——乔澈你敢动他我就要你死!”
              在包围圈内让他死再容易不过。
              乔澈面色在我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真真是苍白如纸,我以为他怕了,便又急急补上一句:“只要你放过我们我就放你一条生路,要多少东西也没关系的!”
              可乔澈只像听了笑话一般,用一张比鬼哭都还难看的脸狂笑出声——
              “四爷!”
              是段衡!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间,从乔澈突然拿枪一指到我瞬间卸下他膀臂都只是一刹那,而段衡却不管他,纵身扑来将我搂在了怀里然后立刻跳海离开!
              我入水的那一刻才微微清醒,一直被热流侵袭的脑袋才能正常运转。
              乔澈正站在船头,还在遥遥的凝视着我。
              我想他到底想不到药效于我只有常人的一半,我还是在给他机会,只是他竟想向段衡下手——
              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
              ——天!!
              一把挣开段衡的怀抱只是瞬间,我没命地游了回去,到底我还是他哥哥!
              而那些该死的炸药——
              “乔澈!”
              他嘴唇抖了抖,才恍惚道:“四哥...”
              “别!别过来!”突然发狂的乔澈像疯了一般扒在船头上大吼着让我回去,可我又哪里听得进去!直到我就登上去的那一刻突然被人全力一撞,在半空中就听得轰然一声,热浪瞬间将我掀飞!
              “不!!!”
              眼中的泪印出腥红色彩,如那一年初见时的惊鸿。
              “四哥....”
              “四哥,我....”
              想说恨吗?
              一如曾经颓废仇恨着我的你。
              恨我吧乔澈,继续的永远的恨,如此安然一生。
              求你恨我,只是,千万千万别爱上我,这是魔咒—— 这个少年笑了,挥手——

              “永别了,四哥。”


              回复
              7楼2012-10-31 16:40
                醒来时只有黑暗一片。
                可就这么奇妙,身边的人竟能在我动弹之前知晓,而后赶紧握住我的手道:“四爷,别怕,你的眼睛只是被强光刺激,很快就看得见了。”
                我不说话,只是不断的在青年身上摸索,怕他少了什么似的
                “四爷,我没事的。”


                回复
                8楼2012-10-31 16:41
                  我的手落在他冒出的胡渣上。
                  他一直都极爱干净,这样的他是我第一次碰见。
                  “——啊,这个扎到四爷了吧?我就去刮了!”
                  他竟像是羞于这样面对我一般,青涩得像少年时的初恋,我心下一动,本来就要柔软于平日的心脏竟像是扎了一针。
                  “四爷...”
                  “叫我乔轼。”
                  这才是我的名字,情动时才会听见的呼唤。
                  他顺着被我抓住的手将我搂在了怀里,用唇不停的吻着我的脸,很温柔,是安慰吻,却依旧让我心痛难耐。
                  “段衡,如果你不要我了——唔!”
                  这句话被堵了进去,段衡像是恼了似的咬住我的下唇反复啮咬,而后才重重的压进去大肆的碾转深吻,压得我喘息连连,只能软在他怀里大口喘息。
                  “四...呃,乔轼,不许这么说,你要我都是万幸了,不许的知道吗?嗯...”
                  最后的声音只剩下舒服的呻吟,我情不自禁地搂住他的脖子舔砥亲吻,他舒服的仰颈,大有任我为所欲为的姿态,还主动的把我搂紧,任我上下其手,慵懒的猫儿一般在我耳边喷吐着炽热的气息。
                  人在黑暗里胆子大,我这个享乐主义也变成了主动派。
                  或许是他的那句乔轼,或许....
                  “四爷,你抱我好不好?”
                  段衡果然是完全任我鱼肉了,还主动得令我按抐不住,我一边享受一边还是挤了个为什么。
                  “那样我就是你的了,完全的。”
                  段衡,到底让你看穿了。
                  我的不安我的胆怯我的失落我的痛苦。
                  段衡,我弟弟真的爱上了我,因此命运让他喋血!
                  是我啊....
                  段衡,我唯一的弟弟没有了乔博死了乔家没有了——
                  “你还有我呢四爷,我永远都还是你身边的那个人。”
                  “不是你的错,四爷是我的,一切都该我来替你负担。”
                  “四爷,我们是一起的呀....”
                  被吻去泪水,以更狂热的身躯强硬的覆盖,段衡仿佛力大无穷,以无限的热度贯穿着自己。
                  若能折断多好。
                  当然,若能拆吃入腹就更方便了,那么你一生也都是我的。
                  我真的怕了。
                  简直就是灾难!
                  我在乎的因为我几乎死了个遍,白秋实也被我交给施宸,我如果是个灾星那么害的只有他了。
                  他还是没喊我乔轼。
                  没让我在自弃中扔掉自己。
                  情难自抑中我一遍遍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像溺水一般紧紧的靠着他。
                  段衡,我想我不会错了。
                  就算再失去一切,我也不会动摇的决心。
                  为你,也是为我。


                  回复
                  9楼2012-10-31 16:41
                    ------------------end


                    回复
                    10楼2012-10-31 16:43
                      2018-11-14 03:15 广告
                      如果豆干在一定稳坐沙发


                      收起回复
                      11楼2012-10-31 17:05
                        很少有人为乔澈正名啊~~~个人感觉乔澈还是挺喜欢他哥哥的,只是个性太别扭了~~
                        楼楼文写得不错,但就是四爷貌似少了些魄力……
                        影帝还是那么的有魅力~


                        收起回复
                        12楼2012-11-01 08:01
                          妹子几岁,看文不觉得是年纪轻轻的姑娘写出来的哦
                          俺喜欢段段


                          收起回复
                          13楼2012-11-01 17:25
                            想抱头痛哭啊。。。米人安慰咩?…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2-11-02 19:27
                              么么哒撸主写得很棒哦!我超喜欢四爷和段衡这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2-11-03 17:47
                                啦啦啦啦~飘走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2-11-06 16:27
                                  恩,再不替这人说就没机会了,恩,素参赛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2-11-09 19:43
                                    .....谢谢~\(≥▽≤)/~啦啦啦~不过已经。。。。好吧,冒啊冒啊冒


                                    回复
                                    18楼2012-12-01 15:04
                                      顶起.............


                                      回复
                                      20楼2012-12-02 10:04
                                        自己的也弱弱顶一下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2-12-18 13:35
                                          乔五你………看得相当爽~~~~撒花~~~~~~


                                          收起回复
                                          22楼2012-12-18 14:00


                                            回复
                                            23楼2012-12-19 19:24
                                              挺心疼乔澈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0-24 10:1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