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9贴子:1,279,347

【迟爱同人】缺氧 (微all lee向)(生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要捉急,我要先现码2l……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文呢


回复
举报|2楼2012-10-20 13:18
    啊哈哈大家午安。没错又是我……放心这回的主角是绵羊……(?!)
    为了避免麻烦我本已立誓永不再开坑,可是实在无法腾出时间来把小弥2搞湿掉,于是屁颠屁颠应邀开个迟爱坑(微笑)无论是更文速度还是文风都十分匪夷所思……作者只会不断想得到黄梗,被xia流到的小朋友就点叉……年前一定会完结的。除了有这个保证,剧情走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回复
    举报|3楼2012-10-20 13:22
      捣乱的小朋友你会怀孕的……
      小弥2生日快乐!!!(」゜ロ゜)」以下正文。



      《缺氧》


      01
      冷空气不知从何时起侵蚀了S城每个角落,好像距离刚起秋风也没有多久而已。即使圣诞将临,还是不能影响人们爱露的本质,街上穿着短裙的女孩子还是大把大把的十只手指都数不过来,打扮时髦踩着高跟鞋涌去女人的巢穴腹地,随时随地抓着包补妆。

      说再去寻欢作乐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年假才那几天而已,更重要的是,身边有个死心眼得像足他爸的小屁……

      “滴滴滴——滴滴滴——”

      尖锐又刺耳的声音几乎穿透我耳膜,直接打断了我大脑正在构思的那个中了一百万的美梦,把我毫不留情地拽回现实,就在我手前的人民币不断滑落至灰飞烟灭,急得我死死去抓,然后猛地挣扎了几下蓦地回归现实。

      我使劲睁大几下眼睛眼皮还是纹丝不动,然后果决地放弃,用力回想刚刚那个梦。耳边那个该死的闹钟还在响着,而且加快了响声的频率,直接干扰我的思绪无法集中精神,吵得我头皮发麻!

      我皱紧了眉头愈来愈烦躁,这时有只手顺着我的肩膀探过去按掉了那个玩意儿,天下太平。

      满足地挪了一下,我继续回忆那个梦境……就在此刻,有种异样的感觉促使我立马瞪大了眼,我一开始简直不敢相信这TMD的感觉,然后清晰地察觉到了另一种变故,就好像是有人在往你屁股眼里塞了个气球在吹。


      回复
      举报|4楼2012-10-20 13:23

        他吗的!!这胆子肥了的狼崽!!!

        我脑袋开始急速运转一天究竟是一至六还是公共假期,不断想着我可以想得到的用得上的词。

        屁股后面滚烫的硬物依旧不知廉耻地保持着半站立的状态,我自觉相当不自然地换了一个姿势,肚子居然还有种要命的肿胀感。

        我忍无可忍,咬牙切齿道:“给老子出去!”

        身后紧紧贴着我的人倒也听话,抱着我的腰恋恋不舍把他那个东西徐徐退了出去,我骂骂咧咧地拉开被单坐起来,不敢过大动作把脚伸下床摸索拖鞋,恼羞成怒得不知用什么措辞来骂他。

        “莫延……”他委屈着开口,这更他吗让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到底是谁把他东西夹在里面一宿?!罪魁祸首居然还要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好像是我强(( ̄▽ ̄")暴了他一样!!

        “闭嘴!”我懒得多说一个字,蹙眉站了起来,不出我意料gu间立即随之淌出乳白色的粘稠液体,我翻了个白眼,回过头看看柯洛,居然垂着眼睑一言不发地,脸颊上还有可疑的红晕,我简直不想再花一丝力气来想什么,转身向浴室走去。


        回复
        举报|5楼2012-10-20 13:23

          淋浴完毕后,我立马反应过来今天是周六,还要去谢炎那里打卡。匆匆洗漱完毕,熟练地打着领带,假装看不见门口斜倚着的人。

          “莫…”他终于憋不住开口,见我立马瞪向他,又小心地改口,“Lee,圣诞快到了……”

          “所以呢?”我对着镜子整理仪容,对着他这种什么事情都要摆在脸上的小朋友真是没辙,我怀疑他脸上甚至还写着他今天穿的是哪个品牌的nei裤,他在想什么真是用膝盖都想得清楚。

          虽然有较大一段时间好像并非这样。

          “我们一起过吧?”他还是用征询的口气,我不答他,只管把桌面上要用的文件塞进包里,然后走向玄关换鞋。他有点急了,“Lee?你约了人吗?”

          我没好气:“你还嫌没把我绑牢?我约人?约谁去?”

          他羞怯地微垂头,睫毛还能在脸上打出层阴影。我舔了舔嘴唇,然后又猛然想起刚刚的事情,赶紧果断地回头,甩上家门就下楼。


          回复
          举报|6楼2012-10-20 13:23

            叹了口气,好像自从跟那个小朋友在一起之后很多事情都变得趋于平静和按部就班了,有他的时候就是一个星期没有大事就死活要过来几次,偶尔下厨,晚上的例行公事。这又让我想起那件事,立即一阵胆颤心惊和恶寒。

            挤地铁到谢炎那里,推开办公室的门,取下西装挂起来,坐下伸了个懒腰,随即助理敲门进来识趣的把咖啡摆在我桌面上。

            抿了几口,又有人敲门,我略不耐烦地应道,“Come in.

            “你还真够大牌的。”

            一听见这家伙惯用的嘲讽口吻我就忍不住要跟他抬杠,“是,不够你亲民。”

            “这回是闹钟自己走慢了三个钟还是路上出现了四次交通事故?”谢炎抬起手看了看他的劳力士金表,毫不收敛地讽刺我。

            我不想再提起早上的事情,只好悻悻答道:“这你要找陆风教育他宝贝儿子。”

            谢炎不留情面地笑了起来:“真是报应,风水轮流转。”


            回复
            举报|7楼2012-10-20 13:23

              “到我这里来干嘛?”我懒得再跟他斗嘴,直截了当地砍断那个要命的话题。

              他撇撇嘴,“圣诞节什么安排?”

              我耸了下肩,“又不是我说了算。”虽说我是一丁点都不想承认这一点,不过反正是迁就,算了,是迁就。

              意料之中,谢炎夸张地啧了几声,“你也有今日,真是大快人心。”

              “你缺少基本的教养。”我摊开文件头也不抬。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想麻烦你,你写字可不可以稍微别那么过于凸显个性?”

              “哈?”我看着他嫌恶的表情,一脸不屑地反击:“非要每个人都写出你那样大气磅礴的字体?”

              “我只是为我眼睛着想不想一天到晚盯着那种让人反胃的娘泡字体罢了。”

              “谢炎***的!!!”

              我再也无法压制从一大早开始就储积的怒气,也没有心情遏止已经发出的怒吼了。

              本来循规蹈矩又无聊的一天就这样莫名其妙毁于一旦,要扳回来,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已经没可能了。

              To be continue



              回复
              举报|8楼2012-10-20 13:23
                结果还是被和谐了不少cu口(缩)凑合着看!
                还有一部分存档等养肥了再说,然后自沙,然后的然后再说一声生日快乐~


                回复
                举报|9楼2012-10-20 13:25
                  既然楼主自杀,我只等坐板凳了。。。
                  楼主我爱你~昨天刚讨论说怎么没人写迟爱同人了,你就粗现了
                  是我的错觉么,六楼怎么赶脚莫延有点厌烦绵羊了。。。
                  我闪亮亮的狗眼马上就看到了谢LEE基情,嘛,谁让火龙那么热情地邀莫延过圣诞呢~
                  期待BL~~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10-20 13:40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10-20 14:17
                      来补存档……简直要甜到肾出血了只能间接谢LEE犒劳自己!!还是快速把甜的部分挤完吧。


                      回复
                      举报|13楼2012-10-20 17:46

                        02
                        今晚的餐桌上居然有我最讨厌的黄瓜。

                        中午的时候收到舒念的电话,说柯洛今晚就要回去了让我带他一起过去吃饭,镇定地挂电话后几乎要笑歪我的嘴巴,情不自禁地想谢炎要用什么样的表情来批准自己和我早退,顿觉一阵身心舒畅。

                        虽说这样,现在要我对着这样一盘看似味道不错的菜肴,我是怎么样都产生不起来食欲。对黄瓜厌恶的源头大概是在幼稚园时期,有一回老师把醋错当成油,活生生把本应大公无私爱着任何食物的祖国花朵促成了一个看见黄瓜就反胃的男人。

                        我百无聊赖地拿勺子扒拉着舒念夹到我碗里的几块黄瓜无法掩盖不舒适的表情,即使是已经脱离L.A.的生活蛮久了……对于筷子这样东西我还是没辙,实在搞不懂两根细上很多、没有前端的勺子并在一起用究竟能使出什么武当派功夫,所以舒念很贴心地会给我勺子。柯洛不动声色地伸过筷子来夹走我碗里的恶心东西,然后咀嚼几口咽下,我怔怔看着他喉结上下滑动的动作,难以置信他的样子好像在吃什么鲍参翅肚。

                        他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我笑笑,“味道不错。”

                        我在各样菜色上挑挑拣拣,中国菜就是这点很麻烦,会放很多用来调味的东西衬托主菜,比如菜心经常会放蒜蓉,而我是非常讨厌吃蒜蓉的。

                        我清楚自己嘴巴很挑剔,不喜欢吃的东西摆在面前宁愿饿死。……好像有点辛苦柯洛了。


                        回复
                        举报|14楼2012-10-20 17:47

                          谢炎抓紧一切机会来挖苦我,不干这事儿他就不姓谢了。“哎呦,Lee,你不喜欢吃黄瓜?啧啧,怪不得……有没有听过那个什么,以形补形啊。”

                          我一口汤“噗”地喷到对面舒念的脸上。柯洛反应极快地拿纸巾帮他收拾。

                          我咬牙瞪着谢炎:“你说什么?!”被人踩中地雷不可谓不怒火攻心,一时半刻也顾不上舒念的狼狈,怒吼道:“他吗的,你没见过是不是?!”

                          “……”

                          “……”

                          气氛居然要命的瞬间冷了下来。柯洛拿着纸巾的手夸张地抖了一下,然后强装镇定地继续擦拭。倒是舒念很尴尬,连忙站起来说,“我去换件衣服……”连谢炎的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尴尬,干咳了几声,继续埋头扒饭。只有我一个人无事人一样,但也不好继续说这件事了,很明显有个人的气压有点不对劲。

                          柯洛率先吃饱了晚饭,一直微垂着头,手开始有意无意地撸着头发一言不发。虽然平时他的话也不多,但我就是觉得没由来心虚得不行,他那动作更是一下一下让我心里愈来愈紧张。操,说几句话会死?你是卓文杨还是怎的?!

                          谢炎除了识趣就没有任何的优点,偏偏这时候那个该死的优点比所有缺点加起来再缺点总数次方还要糟糕得多。整个饭桌只有舒念不断翻找着话题拉家常,我实在不懂现在究竟是舒念在后悔今天做了黄瓜还是谢炎在后悔说了那番以形补形的理论……反正我觉得这两人都有错。


                          回复
                          举报|15楼2012-10-20 17:47

                            晚餐过后,我趁着柯洛去洗手间的时候迅速冲去厨房抱住舒念,用尽我平生所有撒娇的能耐让他把我们留下过夜,舒念几乎没有迟疑就同意了,然后神采飞扬地向我推荐今天会做的宵夜。

                            “小念……”厨房门猛地被拉开,我转过头。谢炎瞪着我,怔了一下,然后快步走过来一把抢过他的小念,拽在他身后相当不爽地说:“你要干嘛?!”

                            “谢炎,不要这样……哥是过来让我留他们过夜呢。”舒念不察觉有什么不妥,急着向谢炎分享他自认为的喜讯。

                            该死!有点麻烦了,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如何摆平谢炎这个人,而我已经听到厕所里穿上冲水的声音了,情急之下一把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然后丢下一句:“江湖救急,当我欠你100万。”说完逃窜一样狂奔回沙发上抓过报纸,心跳还没有缓过来,摆出一脸面无表情看向头版。

                            今天原来已经1222号了……?距离平安夜也没有几天了。

                            柯洛坐回我身边揽住我的腰:“明早有个会,24号我再回来。”我点点头,抖了抖报纸。他把头搁在我肩膀上,洒出来的热气很烫,而且湿,弄得我脖子很痒,我不自在地动了动,他变本加厉地一口咬住我脖子。我“嘶”了一声,回过头瞪他,“干什么?”他还是一脸委屈,眼里却有些严峻,“莫延,胡迪的鞋底刻有主人的签名呢。”


                            回复
                            举报|16楼2012-10-20 17:47

                              我心咯噔地一跳,机械地回过头看报纸,却无法把心放在文字上面。敢情这小朋友在给我做警告?我细细回头审视我刚刚的所作所为,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这个人摆在这么重要的位置,开始这么听他的话的?

                              就在这时,谢炎一脸不情愿地从厨房走出来,对着我说:“喂,你今晚留下过夜吧。”

                              我心里眉开眼笑,表面装作不乐意地:“谁要跟你睡同一个房子?”

                              他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就差卷起袖子来跟我单挑了,最终狠狠深呼吸几遍后,低声瓮声瓮气地道:“留下来吧,今晚的宵夜是炒牛河。”

                              我要忍不住笑出来了——谁都知道炒牛河是谢大少爷的最爱。不动声色地继续堵他:“还是不用了,其实我比较喜欢吃菠萝……”油字还未吐出口,柯洛截住我的话头:“好,就这么决定吧,让小念算上我的份。”

                              ……咦?我一时未反应得过来。

                              等一下!他说什么来着?!算上他的份是什么意思?!!

                              “哦——”谢炎故意把音调弄得千回百转,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加大音量地:“柯洛你也要留下过夜吗?”舒念立刻在厨房里开心地响应道:“也好,今晚就做四人份的宵夜吧。”

                              ……看着谢炎那副嘴脸真是想一只拖鞋抽到他那还算看得入眼的脸变成夹馅饼干。

                              我开始惶恐地倒计时。



                              To be continue


                              回复
                              举报|17楼2012-10-20 17:47
                                沙发吗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10-20 18:33
                                  这,叔难道是在躲避羊。羊倒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看着捉急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10-20 20:00
                                    有新文看了,楼主要坚持啊


                                    回复
                                    举报|20楼2012-10-21 09:36
                                      为个毛因果关系不太懂


                                      回复
                                      举报|21楼2012-10-21 11:17
                                        既然很多姑娘都说不懂弄得我也蛋疼了。其实是这样,早上的事叔有点不高兴,谢炎的事绵羊有点不高兴所以叔就躲着绵羊啦没有什么厌烦啦请放心(话说真这么难懂?!对不起我的第一人称很差OJZ。hhh)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2-10-21 13:40


                                          回复
                                          举报|23楼2012-10-21 17:14
                                            叔的这个晚上果然还是逃不掉绵羊的审问呀


                                            回复
                                            举报|24楼2012-10-21 19:32
                                              有个疑问,叔小时候在农村,没上过幼儿园吧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10-23 15:09
                                                叔别扭的这么可爱… … …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2-10-23 16:37
                                                  得在这里说一下,首先就是有两个BUG,一就是前面姑娘指出的幼稚园XDD,那个没法儿改了,只能靠姑娘们自己无视一下……还有就是continue那里我一时把它忘了要加d,下回开始补上,实在对不起(hhhhh)
                                                  最重要的是,我肯定不是一个标题党,甜的部分没有多少了XD请默默再给叔倒点砂糖!


                                                  回复
                                                  举报|27楼2012-10-23 18:50


                                                    回复
                                                    举报|28楼2012-10-23 23:12
                                                      我来了……一天几个自然段的磨着这些甜的部分……希望在结束之前我还不会阵亡!


                                                      03
                                                      四个人挤在一张沙发上看电视,气氛看似很融洽,谢炎跟舒念全程在旁若无人地晒他们的多年婚姻,我感觉柯洛明显有点坐不住,没过多久他问我,“要喝东西吗?”
                                                      “生啤。”我点点头,他有些宠溺地摸摸我肩膀,起身向冰箱走去,我趁着这个空挡伸过手向谢炎的腰狠狠掐过去——“嗷!”他当即发出一声狼嚎,连连往舒念身上缩了几下一脸嫌恶地看着我,“你吃错药了?!”
                                                      舒念笑盈盈地看着我们,我冷哼一声,“你太吵了。”
                                                      谢炎正欲要继续跟我抬杠,柯洛拿着两罐啤酒走回沙发,递给我一罐,“我们出去走走吧?”
                                                      终于憋不住了啊。反正横竖躲不过我开始释怀了,麻利地打开易拉罐,“去哪?”他迟疑了一下,“屋顶?”——他总是喜欢这种瞎浪漫,这可能是年轻人的天性。年轻人……我当即打了个寒战,TM这不会是代沟吧?
                                                      我耸耸肩,“Why not?”

                                                      屋顶上有点凉意,我伸了个懒腰不客气地躺下来。这地方可以清晰地听到不远处的狗吠和风吹草动的沙沙声。以我的视觉来看夜空大得就像灌了无边无际的黑色颜料,颜色浓厚,还洒上了点点银辉。
                                                      说起来,这是我第二次跟人躺屋顶看这破天空了。我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就在嘴边的时候又咽了下去,省得这小朋友又胡思乱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柯洛一如既往的很安静,赤脚坐在我旁边,脖子上的围巾颜色很淡,衬得他象牙白的皮肤愈发精致,我直想在这里把他按倒了然后……啧,今天早上的回忆又冲进我脑子里。忽然,他回过头刚好对上我聚精会神盯着他的瞳孔,他笑了笑,把身子往我这边挪了挪,“感觉离天空好近。”
                                                      说实话这句话真的是让我一阵恶寒,但我还是迅速别过了头,脸居然有点烫,见鬼,可能人老了就总喜欢不受控制地回味些少女漫画里面的那种悸动感,再说了,一直盯着他瞧就好像个心理变态。虽然我不是一两次这样做了。
                                                      我怀疑今晚不是我吃错药了,是根本忘了吃药!鬼使神差地揉了揉他的脑袋,他又转过头来,一成不变的羞涩表情。
                                                      这时看来,我承认这么说确实是神经质了一些,但还真的挺贴切的。天空上那星星点点的光点好像把他瞳孔淹没一样……
                                                      他的眼睛比眼前的星空还要漂亮上一些。
                                                      ——当然我是死也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的。

                                                      和柯洛在一起好像亦有三年了吧?我不由得又继续想起刚才不断被打断的思绪。我和他的交集丝缕交缠,不论是人生经历还是童年回忆都相去甚远,促使……也许并非这个原因,但是我一直没能了解他的全部。
                                                      比如说,现在他会在想些什么呢?
                                                      尽管很多对彼此的未知因素,但好像还一直在一起……这样子。
                                                      “莫延,你跟陆叔叔以前是怎么样的呢?”


                                                      回复
                                                      举报|29楼2012-10-27 10:37

                                                        04
                                                        “莫延,你跟陆叔叔以前是怎么样的呢?”
                                                        柯洛背对着我,冷不丁地冒出一个问话。我咋舌,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突然怀疑会不会刚刚我以为我咽下去的那句话其实说了出来?!和陆风……?他怎么会突然对这个感兴趣?
                                                        “什么?”我不太确定地反问。
                                                        他猛然转身,一手滥过我的腰把我拉近他,灼热的唇马上贴了上来。他吗的!这又是什么情况!!
                                                        “喂,柯洛……冷静点……”我声音里的底气都没有了,他柔软而温度偏高的嘴唇紧挨我的,不断摩擦舔舐。浓重的呼吸声不绝耳闻,把舌头也探进来不断地翻搅,口腔里的温度不断升高,我有点腿软,更多是无奈,我还一度以为是谢炎的事踩中他的猫尾巴,难不成原来是陆风吗!?
                                                        “莫延…莫延…”他重复念我的名字,喘着气用委屈的腔调说着,“莫延…你是我的吧…”
                                                        我被他激烈的suo吻动作弄得我说不出话来,他一直碎碎地自言自语,大致内容都差不多。他堵紧了我嘴里的任何缝隙,我感觉到一阵缺氧感,总算松开我后,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除了拼命补充氧气我干不成别的事情,比如说话。
                                                        他吗的,二十几年,又一村都变成不值一提的旧楼了!更何况是人跟人的感情,漆都掉了还能怀个屁的旧?!那时你根本没出世!现在才来吃这个醋是不是太晚了些?


                                                        回复
                                                        举报|30楼2012-10-27 10:58
                                                          “他跟你说了什么?”我气还未顺,但还是忍不住要问清楚这件事。
                                                          柯洛低下头,“他没说什么。”我气极反笑,努力心平气和地解释:“我跟他还能怎么样?一段孽缘,况且都过去了。”
                                                          他好像总算给我释怀了一些,揽紧了我,我叹了一口气。换了下姿势,指着天空转移话题,“你说究竟是直接用了黑色,还是混杂了深蓝色?”
                                                          他似乎还未能理解我的跳跃性思维,温和地答,“很像你的眼睛。”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脸好像又不争气地温度升高了。沉寂了半晌,我拍拍他的屁股坐起身,“下去吃宵夜吧。”他好像被我的动作弄得稍微怔住了,笑笑,“好。”
                                                          回到下面的时舒念的炒牛河已经做好了,他再次贴心地递给我一把叉子……我愤愤地接过,大口大口地吃,瞪着柯洛熟练拿着筷子的动作,心想,不就两根破木棍儿吗?老子学学就会了。
                                                          这东西油太多了,吃得我满嘴都是油光,还省下了润唇膏,真想不通谢炎为什么要喜欢。
                                                          吃饱后,我百无聊赖地跟谢炎猜拳。柯洛跟着舒念去厨房洗碗,偶尔能听见他们俩在里面小声的交谈。
                                                          忽然谢炎皱了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迟疑了很久才开口。
                                                          “喂,之前问你的,换成圣诞前一天你有空么?”

                                                          To be continued


                                                          回复
                                                          举报|31楼2012-10-27 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