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42贴子:1,282,184
  • 31回复贴,共1

【BL•同人】难言之爱(难言之欲前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给咱狼家

那个啥……我我我我对不起大家……之前这是个开了个头的坑坑……我就拿它参赛不犯法吧……借这个机会顺便鞭打一下我可耻的更文速度……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587133

双手送上晋江同步直播地址……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文案:

加彦还记得,入学第一天在教室里看到的一个新生,头发剪得很短,垂着眼睛,非常的酷。其实要不是因为那么短的头发,他会以为那是女孩子,虽然对方比他还要高一些,身材挺拔,但真的长得很好看,他从来没见过跟那个人一样好看的女生,更不用说男生。

——FROM蓝淋《难言之欲》


回复
举报|2楼2012-10-19 21:02
    “加彦啊,这笔钱你拿好,要好好学习,给你妈妈争口气,啊?”

    看着眼前发丝斑白的老妇人将一个并不厚实的信封塞在自己的手上,加彦的脸激动得有些发红。这么多天惶恐而焦急的盼望过后,他终于可以前往那所自己向往已久的名校,那些指着自己鼻子骂“一无是处”的人,也能把嘴巴闭上了!

    可是……

    加彦口舌笨拙,只会不停向给自己钱的外婆说“谢谢”这两个字。得到感激的外婆却重重叹了一口气,没有看向他,看向的是一个始终不愿面对加彦的背影。

    加彦也察觉到了外婆的目光的方向,他停止了道谢,头慢慢低下来,表情变得也渐渐由狂喜平静下来,最后有些难过。加彦是不敢转过去看向那个背对他身影的,因为他知道,她是何等的恨他。

    有言“虎毒不食子”,加彦却偏偏很不幸的成了这句谚语的例外。对于林晓蓉而言,加彦根本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她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一个会死死缠绕她一生的阴影。这个阴影开始于十六年前——那天林晓蓉下夜班回家,走过树林时突然被重物击中后脑,眼前一黑……等她醒来后即刻陷入了癫狂状态,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裤子被脱下,自己的下身有种被撕裂的剧痛,从两腿间流出的鲜血已经到了脚跟。

    她披头散发哭着跑回了家,整整一夜,一家人,林晓蓉的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抱着她一起失声痛哭。她用两个月平复心情,之后的生活看似稍稍恢复了些正常,她却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虽然事后那个玷污林晓蓉的恶贼被抓进了监狱判的无期徒刑,但对于这样一个还没嫁人的姑娘,一生也被毁了。善良的林家只好强忍苦楚,再加上当时人流的技术并不发达,一家人劝林晓蓉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了下来。

    几个小时后的痛不欲生,鬼门关遭劫后,林晓蓉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但当医生要把这个孩子抱给她看的时候,早已虚脱在产床上的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拍开医生的胳膊,咬着牙低吼了一声:“死杂种!!”

    林晓蓉的母亲在病房外看到听到了这一切,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孩子给我看看。”她对抱着婴儿出门的医生说。

    林晓蓉从林加彦一出生就没当过一天他的母亲。她拒绝给孩子喂奶,林加彦的小姨只好熬稀了小米粥一口口喂给嗷嗷大哭的婴儿。连上户口这么大的事,也是林加彦的小舅舅跑前跑后完成的。

    林晓蓉平时哪怕再文静再贤淑,一看到林加彦就像疯了一样,踢、打,拿东西砸是常有的事,“***!死杂种!”之类的骂声更是不绝于耳。

    也许真是上天也可怜这个孩子,渐渐长大的加彦面孔越来越像母亲,林晓蓉有时看着这和自己相当相似的面孔甚至会发怔的下不了手,林加彦在家里挨打的次数也慢慢变少了。可是在外面挨打的次数却没有变少。

    风言风语是传播得最快最难听的东西。和林加彦住在一个村的所有人,大人见到他就像见到脏东西一样,嫌恶的表情在幼小的加彦面前从来不遮掩。连三岁刚学会说话的孩童,看到加彦也会扔石头,口齿不清地喊着:“杂种!***!” 每天放学,加彦总是带着一身的伤和难过的表情走进家门,接受母亲的咆哮后一声不吭的走进书房,连晚饭也不出来。

    熬了多年,终于有一天一张海报贴在了加彦家门口——加彦成了他们村唯一一个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的中考生!村子里一下子安静了很多,人们看加彦的眼神稍稍有些缓和。但在晚上偶尔还是能听到小孩的哭闹声和大人的怒斥声——“林家那个杂种都能考上县一中!你的成绩还比不过一个杂种!我生你有什么用!”

    林晓蓉自然是反对加彦读高中,可是加彦的舅舅小姨都觉得这孩子也许会有些出息,加彦的外婆更是一个人偷偷的跑遍了全村,挨家恳求才给加彦凑足了学费生活费。学费不多,生活费更是少得可怜,加彦将信封小心翼翼的收好,提起行李,抱了一下老泪纵横的外婆,转身,怯怯的喊了一句:“妈……我走了。” 林晓蓉的身形抖动了一下,林加彦以为又要打他,吓得赶紧一手护住脑袋,一手拎起行李,一口气跑到了村门口,坐上了前往县城的巴士车。


    “小蒙,明天是你弟弟一岁生日,咱们要回你爸爸家去给他过生日,知道吗?”肖蒙拿着书本一进家门,就看到母亲在满头大汗的收拾行李。

    “回他家?”俊美无比的少年微微皱起眉毛,他从来不肯叫自己的父亲一声“爸爸”。“可是妈,我后天开学。”

    “我知道,”有些累的母亲抬起头,看着帅气的如同年轻时的他一样的儿子,“你是肖家的二儿子,你弟弟的周岁酒,身为肖家人,身为哥哥一定要出席!”

    “哦。”一向孝顺的肖蒙口气平淡答应了下来,心底却在冷冷的笑——不过是母亲多年来执着的一厢情愿,肖家人?呵呵,那一大屋子何曾将他这个“野种”当做肖家人?

    肖蒙话音刚落没几秒,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他看着妈妈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拿起听筒:“喂?啊——啊,呵呵,是你啊!” 妈居然用上了这种温柔到掐出水的语气,打电话的除了他还能有谁?肖蒙不屑地“切”了一声。

    “哦,哦……是,是吗?没有,没有……”肖蒙母亲的话音,由温柔渐渐变得有些颤抖,“我听你的,明天我不会去的,对不起,嗯,我知道了,我们母子俩不该出现在明天的场合……我们不会让你们难堪的……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母亲慢慢放下听筒,即使背对自己也能猜出她脸上此刻是何等的绝望,肖蒙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她的肩膀:“妈!”

    “小蒙,小蒙……”平时那样一个冷静的女人此时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拽着肖蒙的胳膊狠狠哭了出来:“小蒙……你是妈妈的骄傲,你一定要给妈妈争口气啊,小蒙!”

    “我会的,妈。”肖蒙紧紧抱住这个承受了太多非议,太多难堪却依旧坚强的女人,16岁的脸上,狠绝一闪而过。


    回复
    举报|3楼2012-10-19 21:07
      开学前一天的报名,加彦没想到会是如此的拥挤。然而大夏天在人海中找报名点,这对于从小干透了体力活的加彦来说没什么。真正有些刺痛他的心的是,所有来报名的孩子都是有父母陪同,一家人其乐融融,只有他一个人穿着打了补丁的破衣服,孤零零的提着行李,捏着录取通知书站在长龙队伍的最后。

      偶尔有人会对这样一个打扮土气的农村学生产生好奇而多看两眼,但这真的是偶尔才有的情况,大家都很忙都在顾及自己的事情——然而加彦天生敏感的性子,只是偶尔的两眼,他已经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随着长龙队伍慢慢的移动,到了中午时分,终于轮到了加彦。 “录取通知书!”燥热的天气加上一早上繁琐的工作,招生老师语气十分难听。“哦。”加彦应了一声,慌手慌脚的从书包里掏。那用两块破布缝起来的“书包”本来就承受不了那么重的行李,加彦再一翻,“刺啦”一声,包上裂了个大口子,衣服行李“刷刷刷”掉了一地。

      在周围隐隐的讥笑中,加彦红着脸赶紧将东西收拾成一堆,并从里头翻出了已经揉得皱皱巴巴的录取通知书,递给眉头已经皱成一团的招生老师。 招生老师看了一眼,对加彦伸出了手:“户口本!” “啊??”加彦张大了嘴巴。

      “啊什么啊?没户口本怎么证明是你?你爸妈人呢?” 被刺到痛处的加彦一时间窘迫的抬不起头来,而且……而且他收到的材料并没有任何文字提醒他要带户口本,户口本正在家里躺着呢。

      “没带就赶紧回去拿,下一个!”招生老师不耐烦对着加彦挥了挥手,加彦只好抱着那堆散落的行李,像一只被驱逐的流浪犬一样默默的离开了队伍。周围人的眼光他也不在意了,连听到一句带着鄙夷的:“白痴。”他也没抬头去看那个辱骂他的人。

      中午太阳毒辣辣的照着加彦单薄的身躯,他被晒得实在难受,就将那堆杂物放在了路边歇歇脚。没有户口本就报名不了,这该怎么办呢?现在回去取肯定来不及,行李又该怎么处理?想着想着,加彦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他也不想那么难看,已经十六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抽抽搭搭。正当他抹去脸上的泪痕时,一只小手捏着一张纸巾递到了他眼前。

      加彦抬起头,是一个12岁左右的少年,年龄虽小却显得儒雅斯文,还没等他开口,少年说到:“哥哥你先擦擦眼泪吧。” “谢谢你。”加彦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看着少年坐到了自己身边,“哥哥你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我是这里的新初二的学生,我应该……可以帮你。”

      “我,我户口本,没有带,家里在A县城,回去取来不及的……”加彦抽噎着将自己的难处告诉了眼前的少年,少年歪着头想了想:“可以叫你家人来送呀。” “可……可是……”加彦还没开口解释,这时少年对着前面一群像是刚打完篮球的男生喊道:“钟理!”

      一个身材匀称健美,皮肤黝黑,和少年差不多年纪的男生听到喊声,和同行的朋友打了个招呼走到少年身边:“欧阳希闻!”看到少年身边哭泣的加彦,有些好奇的:“这谁呀?”

      “是今天来报名的高一的哥哥,他户口本忘在家里了。”被称为欧阳希闻的少年对钟理解释着,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啊对了,你家不是离这里很近吗?你带这位哥哥去给他家打个电话,让他家人

      送来吧?” “好啊好啊!”钟理年龄虽小,人却显得豪爽仗义。加彦感动得不住道谢,却得到钟理一句:“你再说谢谢就是看不起我俩!”加彦更是感动得涕泗横流了。

      到了钟理家,加彦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得到了一顿训斥后让他今天下午在车站等候。钟理的妈妈也是一位热情好客之人,硬是留下加彦吃了中午饭,期间还不停的给加彦夹菜,加彦真是越发感动了。

      真是有种家的感觉啊,加彦羡慕的看着感情深厚的母子俩。

      离开钟理家时,钟妈还招呼他:“有空来玩啊!”加彦充满感激的点点头:“谢谢阿姨!”

      “那个,我和钟理是同班同学,我们班今天下午有开学测试,所以可能不能陪哥哥了。”在钟理家楼下,欧阳希闻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不过……”

      “不过你没事就来找我俩玩吧,我俩熟这片儿!”钟理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加彦的肩膀,“我俩是在初一……啊不,现在该是初二了,初二五班,嘿嘿!” “谢谢你们,我是高一一班的林加彦。”加彦刚一开口,欧阳希闻的眼睛里浮出了羡慕的神情:“重点班诶!”

      “哎呀别羡慕了,你以后肯定也能考上!”钟理一把搂过欧阳希闻的肩,“再不走就迟到了!”对着加彦露出一排大白牙:“我俩走了哈!” “嗯,再见。”加彦笑着对这两位善良的学弟挥挥手,目送他们远去。


      回复
      举报|5楼2012-10-19 21:15
        从老乡的手中接过户口本,加彦难堪地接受了一顿训斥——“都那么大人了还丢三落四,本来还以为你能有点出息!”不能反驳只有唯唯诺诺地点着头——“是,是,对不起。”其实心里倒是没有什么。这有什么呢,以前挨的辱骂要比这种还算善意的批评重多少倍啊……

        送走了老乡,加彦赶忙去报了名,挨完报名了老师的白眼之后坐车去了在城里工作的舅舅家。来上学前,舅舅就一直邀请他到自己家里住,但是加彦不忍打搅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林晓哲,几番推辞后,加彦还是拗不过盛情的舅舅答应了下来。

        舅舅是家人里对他很好的一位了,开始虽没有太多嘘寒问暖,但也从不敌视打骂加彦。加彦很感激他,而且因为从小没有父亲的缘故,加彦从小把林晓哲当成亲生父亲一样孝敬。后来林晓哲的妻子出了车祸不能生育,林晓哲就渐渐把加彦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舅甥俩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加彦和林晓蓉的母子情。

        到了舅舅家,加彦二话不说地帮忙打扫收拾做饭,林晓哲一直叹气说不用那么忙,但加彦执意不肯停下来。

        他一直都是有恩必报。

        晚上睡觉前,林晓哲递给加彦一个信封——“加彦,拿着学习用。” “这!舅舅,别这样,您已经对我这么好了,我不能拿!”加彦睁大了眼睛摇头,手上忙阻止着林晓哲将信封塞向他的书包。

        “唉……加彦。”林晓哲停下了塞信封的动作。“学习上的事,是不能勉强的。你拿着这些钱,该买书该买资料一分都别少,好好学习,你也知道舅舅家里……唉,说句难听的,指望着你防老呐……”

        看着林晓哲将信封放在了自己的手里,加彦的眼睛里顿时盈满了泪光。“哎哟傻孩子,都十六岁了还哭鼻子啊,别哭了,赶紧睡觉吧,明天早上还上课呢。” 舅舅拍了拍他的肩,就转身走出房门。

        加彦愣愣地看着手里的信封好久,擦了擦眼泪,握紧了双拳。这一生,他感受到的温情不多,舅舅的亲情,十六岁的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报答!

        “嗯,我把钱给他了,放心,没说你是你给的,嗯,晚安。”房间的另一头,林晓哲慢慢地挂上了电话。

        唉,明明如此关心你的儿子,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回复
        举报|6楼2012-10-19 21:17
          啊。难言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10-19 21:24
            太好了,昨晚看的时候还在想他俩小时候的事儿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2-10-19 22:20
              哟!参赛作品!我就说这个格式标题会乱码A_A

              写得很好哟~楼楼加油


              第二天加彦起了个大早,挤着公交车到了学校。没来得及感叹城里的人口数量和乡下的真不是一个数量级,他赶紧找到了自己班级所在的教室。

              一中高一一班,这个县城排名第三高中的重点班,加彦到的时候班里人数并不多,和几个看起来比较友善的同学点点头打过招呼,加彦按着黑板上贴的座次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因为昨天报名太晚,他被排到了倒数第二排。

              这也……没什么,反正自己也不近视,只要前面同学个字不高,听课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加彦一边坐下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开始有几分期待自己的新同学了。

              “唉,看那边那个,衣服好破哦,看来是贫困生啦。”

              “是呀,我小学初中的同学都是富家子弟,第一次看到穿这么破的同学呢。”

              “哎哟贫困生又怎么啦,宽容一点,被人听到可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在讨论自己,“贫困”“衣服破”对于他无疑来说是紧箍咒一般的存在,加彦如同一只乌龟一般将头缩了缩,嘴巴闭得紧紧的,两只眼睛偶尔瞅一眼从身边经过的同学,如果看到人家也在看自己,就慌忙把头低下。

              陆陆续续教室越来越满,加彦刚和坐下的新同桌打完招呼,突然听到同学中爆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叹。

              “好,好帅!”

              “天啊,我没见过比他更帅的人了!”

              “这种男生不是应该活在二次元中啊!”

              对于帅哥林加彦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只是由于惯性而抬头看了一眼,就惊得他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太好看了,加彦是个木讷的人,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形容这么好看的长相,即使留着很短的头发,眼睛不屑一顾地垂着,加彦还是觉得他真的很帅,无论是生活中还是电视上,加彦都从来没有见过和他一样好看的人,连女孩子都没有,更别说男孩子了。

              帅气无比的男孩似乎很反感这样的议论,即使是以赞美居多。他一脸不耐烦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加彦的左前方,在一片小声的“哇,感觉好凶哦。”的失望声中坐下。

              加彦大着胆子碰了碰那个男生——“你好,我是林加彦。”

              男生微微侧过头,目光瞟了一眼林加彦,似乎怔了很短的一瞬,然后皱着眉头什么都没说就转过去了。

              加彦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自己真是自作多情啊。

              “你个笨蛋啊!这货跩得要死你不会骂他啊!”加彦还没反应过来就一把被抓住了领子,劲儿大得让他喘不过气来——“咳咳……你……放开……”

              恶作剧的是最后一排坐在加彦身后的男生,个子高块头足,一脸的混混样。“你这没一点儿骨气的娘们!傻X啊你!”说完一把把加彦的头按在了桌子上。


              回复
              举报|10楼2012-10-20 21:11


                赶、赶脚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啊是咋们回事~~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10-20 21:29
                  足球大师2017,海量真实球员,豪门俱乐部倾情授权合作 实时PVP对战,逼真足球世界,豪门俱乐部倾情授权合作,3D比赛引擎
                  广告
                  撸主加油
                  先睡觉明儿早上再看= =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10-20 22:23
                    “咚“的一声,加彦的头撞到自己的桌上,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加彦被他那么大的力气掐着脖子,挣扎了几次都无法脱开,急得直喘,一口气上不来眼前都开始发黑,“咳咳咳……”

                    就在加彦以为自己是不是要被掐死时,哄笑的人群中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不大,但是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傻X。”

                    掐着自己脖子的手突然松开,那个欺负自己的男生“啪”的一拍桌子——“你丫说谁傻×!”

                    肖蒙冷笑一声,连头都没回:“谁傻×说谁。”

                    “哄!”周围又爆发出了一阵大笑,这次显然是在笑这个傻大个。看周围那么多女生捂着嘴对他指指点点,傻大个气急败坏地抓起起正咳嗽的加彦——“听见没,傻×,说你呢!”

                    “我不是——”加彦粗着嗓子还没辩完,肖蒙又冷笑着抛来一句——“原来傻×的眼睛是用来放屁的。”

                    “哈哈哈!!”这回是全班都在疯狂大笑,有几个女生甚至边笑边对肖蒙投去崇拜的目光。爆棚的笑声和某些漂亮女孩子们对他的鄙夷让傻大个顿时觉得自己如同一只马戏团里被人耍的猴子,一股怒火腾起,刚要发作——“上课了,同学们。”

                    毕竟是学习好的重点班,整个教室在一秒钟安静下来,刚才还在哄笑打闹的众人迅速端坐好拿出课本和笔记。那个叫陈庆伟的傻大个也愤愤地坐下,一边思索着怎么报复肖蒙


                    回复
                    举报|13楼2012-10-21 13:55
                      客观地说。。。一个高中的重点班里是不会有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傻大个的= =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10-21 18:17
                        “那……那个,谢谢你。”加彦这次没有碰肖蒙,只是红着脸对着肖蒙的背影说了一句,不大却一定能让肖蒙听见的音量。

                        肖蒙轻轻“哧”了一声,脸上尽是鄙夷和嘲讽。帮这个畏缩的白痴?他可没那么好心。他只是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家伙——还是个没有什么智商的,一看就是凭着关系进的重点班。

                        一个窝囊废一个无脑混混,刚进班就看到了这俩不顺眼的,肖蒙对这个所谓的重点班好感度瞬间降低不少。

                        这第一节是数学课,是和初中提了很大一个档次的函数。**,f(x),定义域……即使是重点班,也有不少同学开始皱眉头,还有的看着习题咬笔头。本来就不聪明的加彦看着韦恩图上一个个椭圆更是急得头顶冒汗,无意间抬头瞟了一眼前方,下巴差点掉下来——

                        有,有没有搞错,肖蒙在睡觉??!!

                        当然不是那种头一歪手一摊口水流得哗啦啦地猥琐睡姿,肖蒙连睡觉都那么优雅,头轻轻枕在手臂上,好看的背部曲线随着呼吸轻缓地一起一伏。林加彦觉得匪夷所思,还带了一点点失望。

                        原来他这么不上进啊……

                        加彦还没回过神来,后面一个纸团扔过来,正正砸在肖蒙的头顶。立刻回头寻找肇事者,不出意外,看到陈傻大个笑得猖獗,加彦十分愤恨,同时对肖蒙有了一份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肖蒙哪里会招上这个惹祸精啊。

                        正想着要不下课给肖蒙道个歉,“这位同学,麻烦你起来回答刚才做的这道题。”数学老师已经盯着肖蒙很久了,全班都在认真做题时就他睡得香,有个捣蛋鬼砸他一下才醒,就顺水推舟,给他一次警告。

                        加彦偷偷瞥了眼陈庆伟,见他笑得一脸猖獗。“惨了惨了。”加彦心里轻轻念叨着,为肖蒙捏了一把汗。

                        肖蒙站起来,语气淡漠——“选A。”

                        刚还安静的班里顿时激起一层小浪花——“和我算的一样啊。”“不是吧,我为啥是B。”“还没说对不对呢,先听。”

                        加彦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答案,心里惊异不小——神一般的速度做完就睡觉的肖蒙,和自己算得头昏脑胀的得出的结果一样?

                        数学老师轻轻吸了口气——“嗯,答案正确,可以告诉我们你怎么做的吗?”

                        肖蒙皱了下眉头,“(A+B)-B=(A∪B)∩(Ω-B)……”思维清晰明了,甚至还用上了部分大学里的内容。一长串下来,甚至连一个结巴都没打……“(A-B)+B=A 不成立,所以选A”

                        全班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不止是很多女生,加彦看肖蒙的目光都增添了几分崇拜,刚才还不屑一顾的数学老师更是一边赞叹“回答非常棒”一边在心里想这男生真是个天才。

                        只有一个人脸色最差,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陈庆伟。

                        中午放学,校门口,加彦鼓起勇气拦到肖蒙面前。

                        “谢谢……谢谢你替我解围,”加彦都有些不敢抬头看肖蒙,鼓起勇气——“对不起,因为……因为我的问题……让你有困扰了……”见肖蒙没有反应,他继续战战兢兢地说:“你成绩好好,我能,我能和你做个朋友啊,我这个人很笨,平时……平时也不会做题……你可以给我讲题吗……我……”

                        肖蒙依旧没反应,加彦喘了口气,用尽所有力气抬头——天啊,面前哪还有肖蒙!人来人往,大家都在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着双手大张自言自语的自己。

                        加彦有些伤心了。本想着换了个新环境,可以交到一些新朋友,原来自己还是……那么不讨人喜欢啊。


                        回复
                        举报|15楼2012-10-24 18:17

                          楼主的文泛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啊~~

                          函数定义域啥的~~

                          不长进的我哭了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2-10-25 18:05
                            难言同人啊~激动鸟~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2-10-25 18:33
                              好像加彦的高中同学也知道他是强奸犯的儿子,来欺负他,学校里的所有人都知道的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10-25 21:56
                                还有后续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22 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