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夜吧 关注:3,704贴子:42,029
  • 24回复贴,共1

【授权转载】初心[环夜](全)BY:真崎夜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授权书:

真崎夜岑
家族: 鲜鲜一族 
等级: 鲜鲜人 
经验点:

 269/Lv:1

 
星座: 水瓶座 
来自: 小虎跳火 




[我的个人首页]

查所有发言  无主题
--------------------------------------------------------------------------------
发言时间:4/15/2007 5:40:00 PM 移动此响应

亲爱的同同(抱///)

用“环夜”转去百度帖吗?
可以呀~没关系…请吧。
不过…我要给你什么东西吗?
不大会用鲜网的功能(倒)

论坛那边,可以麻烦同大帮我贴吗?
因为,最近快被环殿下的思考给搞疯了~
目前…严重的卡文ing……
所以,都没什么上去(哭)


正版授权奇迹MU页游,奇迹重生!原汁原味还原奇迹,十年轮回! 经典奇迹MU再现,超强3D打造,登录即送钻石~正版奇迹,震撼开启
广告
- 初心


CP:环x镜


看着在身下的那人脸上所不经意展出来的一丝睿智,心被震撼了!
那刻起,三男面具被打破……


樱兰学院.中学部三年A组。

初秋的阳光洒落,透过窗棂映照进来,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讲台上老师正播映着全球世界经济的迭宕过往,教室里除却了投影机的运转声外,再无其它。

镜夜百般无聊的转着笔杆,眼光却是直直的盯着须王环的后脑,想着这个人到底是真的笨蛋还是只是深藏不露而已,每次都表现的一付天真的模样,让人看着生气,但却又在关键时刻,总有惊人之语冒出,让人无法反驳。

父亲让他和须王财团的继承人搞好关系,结果没到一个月,他却已将自已赔了进去,以往拿来应付别人的手段,在这家伙身上完全不适用……

见面的第一次让他给牵鼻子走,第一天就轻易地成为他口中的好朋友。

一起去玩的第一次,被他乱七八糟的认知给搞的像个傻子般低能而无措,让他不禁质疑自已的筹划能力是否不足!

第一次的情绪失控而想要揍人、第一次听到这家伙弹钢琴而想流泪、第一次不曾展现在外人面前的真实被他狠狠剥下,却无可奈何,往往都是败在了这家伙的任性上……

似乎许多的第一次,全部,贡献给了他!

一想到此,镜夜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他有这么的心软吗?

匡当——

手中的笔不知何时掉落在地,惊吓着前面的人回过身来,也是,镶了钻的钢笔本身重量就不轻。

「镜夜,你的笔……」拾起滚落的钢笔,环回过身,蓬松的金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飞扬,看着镜夜没有什么反应,环压低了声音问着:「怎么了,发什么呆?笔掉了也不知道,喂!镜夜……」

「没事,转回去上你的课!」一把抢过环手上的笔,镜夜恶狠狠的说着。

「喔。」被镜夜的态度吓到,环赶紧转身坐正,不过,好奇心却被刚才镜夜的失神挑了起来,心想着,镜夜会想事情想到这么忘我,一定是有着什么有趣的计画……

挨不住心里想知道答案的诱惑,环不怕死的再度转过身,灿亮的双眼直瞅瞅地盯着镜夜瞧,环努力地压低了声音开口询问:「呐…镜夜…你刚刚在想什么?告诉我、告诉我……」

看着环的脸愈靠愈近,近乎天真的表情,闪闪发亮的眼眸,镜夜差点就忍不住想一拳揍过去,缓缓地吸吐了口气来克制住心中那头极欲脱缰的野兽,轻推了下眼镜,墨色的瞳眸透过镜片狠瞪了环一眼后,低头继续记载着这堂课的重点,不说一语。

再度被镜夜那如恶鬼的表情惊吓着,环哭丧着脸勉为其难地死心转了回去,心里乱想着他什么地方得罪了镜夜,脑中的思绪乱成一团,突然灵光一现!

环在心底击掌:『对了!!镜夜上次不是计画着要去北海道玩吗?结果因为要考试的关系,所以他拒绝了,虽然只是偷眼瞄到,不过那时候镜夜一付震惊的表情,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是这件事吧!不然,他不会这么生气,唉……镜夜也真是的,他不是说等考试完了后,再陪他的吗?他一定是很想去吧,不然也不会想这件事想到连笔掉了都不知道……』愈想,环就愈肯定是这回事!!

待到下课钟响起,环迅速的凑到镜夜身旁,一手搭过镜夜的肩,轻轻地叹息着:「镜夜,我们去北海道吧!我知道你很想去,很对不起上次拒绝了你,不过……」
碰——

沉闷的声音响起,镜夜看着躺在地上的环,一脚狠狠地踩上他的肚子,森冷地开口:「须王环…你去死!!」

痛麻感从小腹窜上,环好看的脸上写着痛楚,看着目前呈现爆怒状态的镜夜,却不敢轻举妄动,他嚅喏的开口喊着:「镜夜……」

「哼!」轻哼,镜夜像是欣赏够了般,终于在五分钟后移开了腿,对于一身狼狈的环不加理会,转身走出教室。

身体重新获得了自由,环大松了口气,见镜夜头也不回的离去,没来由地心情却是一阵低落,不去细想,翻身而起便急忙的追了出去。

「镜夜…镜夜…」环大跨步地跑着,他知道目前镜夜或许仍在气头上,所以只远远的跟着,不敢太过靠近,只有等着镜夜他自已停下来回过头面对他。


回复
举报|2楼2007-04-18 02:08
    不过,他知道,他不会等太久,呵。

    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笨蛋到如此的地步,是大智若愚吗?
    然而,他却被他偶尔为之的表现,深深地吸引着……



    樱兰学院.东楼校园广场一隅。

    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人懒洋洋的躺在斜坡草皮上,午后的太阳笼罩着,偶尔地从那人所戴的镜片上,反射出一丝丝光芒。

    环一眼便认出了那人,快步走来,没有过问对方愿不愿意,便一股脑地躺在他身侧:「嗯…真舒服……」微微地伸个懒腰,环侧过身,手肘支地,撑着脸颊问着身旁的人:「镜夜,你不去上下堂课吗?」

    「……」闭起眼不答话,镜夜只是享受着日光的照拂。
    「你还在生气吗?」看着镜夜似乎不想理他,环开始有些急躁了:「镜夜…别这样!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我和你道歉吧……上次,拒绝你去北海道,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这么的想去,下个假日、不!这个假日我们一起去……」

    镜夜朦朦胧胧的听着环洋洋洒洒的话语声,本来,听到他的道歉后,心情似乎有好转了些;但是,在继续听下去后,眉头却愈皱愈深…………

    该死的,这个笨蛋!!是谁说他很想去北海道了!!

    北海道!北海道也是他想去而不是他,怎么却扯到了他身上来了?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转的,转成好象会变成这样都是他的问题,好象他在乱发脾气似的……

    还有,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如此容忍他!

    不、不……他必须容忍,为了父亲的吩咐,为了凤家族的产业。

    想到此,镜夜突然冷静了下来,张开眼,看见的便是环那如小狗般地哀求表情:「……镜夜……」

    「我没有生气。」看着环的表情,镜夜只能淡笑着,心里有着无奈。

    又是这一副表情,可恶!

    「是吗!太好了、镜夜!我们这个假日就去吧!镜夜。」见到镜夜妥协,环终于放下了一颗心,用力的抱了一下镜夜后,眼底也亮起了对北海道的向往。

    「太好了!耶、北海道、北海道、北海道、北海道……」对于没有去过的北海道一游,环忍不住心底的兴奋,欣喜若狂的跳起在一旁庆祝,手舞足蹈。

    「呃…」到底是谁想去啊!看着环如白痴的雀跃举动,镜夜心里浮出了想立刻杀了他的念头。

    「对了、对了,镜夜…我刚刚想到了一件事!」环冲到镜夜的身边俯身凑近,阳光在他身后,让他整个人仿佛置身在光圈中,犹如天使……

    「北海道的温泉是不是在深山里,听说,在深山都是和猴子还有熊一起泡,那么是不是……」一连串的问题从环的口中问出,在近距离的注视下,蓝眸闪亮到非常碍眼的程度,镜夜一把捏住环那让人心里不快的脸,用力的拉扯开来……

    哀号声逸出,不去理会拼命拍打着他的手的环,镜夜灿然地笑着说:「我会尽力满足你所想要的任何事。」声音底处却带着微微的邪恶。

    看着眼前的镜夜,环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

    对于似乎没打算放开捏着他脸颊的镜夜,环用着可怜兮兮表情,万般委屈的开口:「镜夜…我好痛…」

    「哼。」放开手,镜夜不屑地推开环,跃身而起。

    然而不知是否在太阳底下晒久了,镜夜眼前突地的陷入一片黑暗,晕眩感在瞬间涌上,脚步未及站稳便往后栽下,同时一阵急促的呼唤声在耳际掠过……

    「镜夜!!!!」

    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镜夜就感觉到他被拉入一个怀抱,待到能看得清楚时,两人已经在作用力下滚落斜坡,唯一意识到的是——这个感觉还真是他妈的难受!

    「镜夜,你有没有怎么样?」终于等到滚动停止了,环焦急着问着压在他身上的镜夜。

    「你这个笨蛋!!!!」镜夜朝着环的头一拳揍下,如果他不去拉他的话,那么或许他现在身上不会这么疼!该死,须王环你这个白痴!!

    「呜…镜夜……」环摸着被揍痛的地方,眼眶泛红。

    「……起来吧。」该死的,须王环!你到底想怎样?!看着他,镜夜在心里狠骂着。

    环看着伸出手来拉他的镜夜,态度立变,如光的笑容在脸上瞬间绽开,金发在这刻显得飞扬。

    「对了,镜夜,你不该戴着眼镜晒太阳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的后脑可能就肿起来了!」


    回复
    举报|3楼2007-04-18 02:08

      「是的,谢谢你及时拉了我一把,让我不致于受到重伤。」镜夜哼笑的将话挤出口,心底却是不断地在咀咒着。
      「所以,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做了!!」差点没被镜夜吓死的环,难得显现出肃穆的神情,抓着镜夜臂膀坚决的说,话底有着一股强硬。

      心,似乎跳漏了一拍。

      镜夜急忙甩开了环紧握住的手,淡然开口:「我会的。」

      「那我们快回去上课吧,镜夜!」笑容扬起,环挥手招示着,率先跑回。

      镜夜静默地看着环远去的背影,伫足。

      …………他到底要怎么拿捏和他之间的关系呢?!




      红枫下,那人总是神采奕奕的脸颊被酒精晕染成嫣红,眩目而耀眼,
      瞬间,他明白了被吸引的理由……

      北海道.大泷村.北汤泽温泉。

      秋分。
      轻风徐徐,卷起红枫片片飘扬散落,温泉里,烟波袅袅,夕岚之景,不觉中已目酣神醉。
      「镜夜,这里真是漂亮啊……」环半眯着眼享受地浸泡在温泉里,赞叹着眼前让人感动的丽景。

      「嗯。」

      「可是…镜夜…这边没有猴子和熊真是有点可惜了,难得了这么漂亮的地方……」

      「……」

      「对了…镜夜…一般泡温泉不是都会有附上饮料吗?我怎么没看到……听说,在泡温泉时喝着冰凉的饮品,才不会泡晕头……」

      「……」

      「镜夜、镜夜,我要喝那个!」环蓝眸闪动着,对于未尝试过的新鲜事物,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

      「镜夜!」不满镜夜的不理不采,环干脆游着泳缠到镜夜身旁说着,反正偌大的温泉池里只有他们两个。

      「……」被环的举动触怒,镜夜阴沉地赏了他一记戾眼。

      「呜呜…」镜夜好可怕……!!受到了极大惊吓的环,双眸瞬间蓄满了哀怨的眼泪,畏颤颤地收回碰触的手。

      他好想尝试看看泡着温泉喝着饮料喔!父亲总说喝饮料要和朋友一块品尝才能尝出特别的味道,又说如果再搭配着美景一起则更是人间一大享受,可是……

      偷眼瞄了瞄镜夜,环无比沮丧放弃和镜夜一起品赏的念头。

      「镜夜…我先上去一下。」没办法,他只好自已一个人喝了。

      「嗯。」

      起身前,环再度看向镜夜,然而,镜夜仍是维持着闭眼享受的状态,根本没去理会他。
      垂着头,环泪眼汪汪的离开了白烟弥漫的温泉池。

      「温柔美丽的小姐们,我们又再次见面了。」环对着眼前正忙碌的摆放着他们晚宴餐点的服务生说着,灿然的笑容荡开。

      「哎呀……」抵挡不住面前少年如花阳般笑靥,全数服务生在少年的注视下融化。

      「美丽的小姐们,可以麻烦你们帮我准备泡温泉的饮品吗?难得丽景若是不能好好浅酌欣赏,岂不是辜负了这般大好时光!」环笑语晏晏的说着,不时感慨。

      「好的,须王少爷请您稍等一会,我们马上帮您准备。」早已心荡神迷的服务人员们在丢下这句话后,全部冲出和室。

      「镜夜、镜夜!!你看我带了什么东西过来……」环抱着大堆东西兴高采烈的再度回到温泉池,湛蓝的瞳眸里萤光熠熠。

      「……」难得的镜夜终于微微掀开了眼缝看向来人,虽然仍是一言不语。

      「你看…镜夜,这里全部都是泡温泉喝的饮料喔!!」环兴奋递给镜夜一只用着精美瓶身盛装的饮料,然后将其它的瓶子一一摆放到池边,自已则拿着一瓶小巧的白瓷,踏入池内。
      饮料?!

      镜夜看着手中的东西疑惑着,难道他收集的资料还有缺漏?

      不疑有他,镜夜将封住的瓶颈拔开,突然一阵清冽的酒味窜鼻而入,镜夜皱着眉将瓶子放到池边,和环刚所摆的瓶罐放一起,他就知道果然是环自已意会错误,而不是他的问题;不过,转头看向身边那位错把酒当饮料喝,而且还喝得兀自高兴的环…………

      难道,这个笨蛋分不清酒和饮料的差别吗?怎么可能?!

      「镜夜,你不喝?」见镜夜盯着他瞧,环一脸满足的笑问着。

      「你知道那里面装的是酒吗?」不过,还是问一下好了。

      「喔…我就觉得和红酒有些类似,原来泡温泉时喝的饮料是酒啊……」水的温度烘得环全身微微发烫,双颊因着酒精和热气的影响而泛红一片,「呵…不过这个还蛮好喝的,至少没有红酒的涩苦……」


      回复
      举报|4楼2007-04-18 02:08

        「你不知道…」镜夜话还没问完,就被环一把抓住灌进一瓶酒,那瓶,他刚刚开过的酒。

        「唔…咳、咳、咳…………」毫无预防地呛辣的酒水从气管、食道一涌而入,镜夜被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怒不可遏的推开眼前的笨蛋,「咳…你干什么!!」

        哗啦水声扬起。

        环笑兮兮任由镜夜推开,激荡起更大的水花,可恶的笑声从水底传出……

        眼前朦胧一片,被灌了一瓶酒虽不至于影响了行动,不过在看不见的前提下,镜夜唯有拼命地忍下想立刻冲过去杀了须王环的举动,探手朝着池岸边摸索着自已的眼镜……

        镜夜狠咬着牙起身,该死的须王环!!他一定要宰了他!!!

        将雾气满布的镜片擦拭干净,镜夜随处抓起几个浴盆就朝着须王环的方向砸了去……

        「哈哈哈哈……」

        环动作俐落的在水里左右闪躲,笑声不断扬起,仿佛似在嘲笑着镜夜,更让镜夜感到火大!

        「镜夜…你打不到我的…呵呵……」环迅速的踏出池泉朝枫叶林跑去,整个人的行为遽变。

        「须王环你这王八蛋!我一定要杀了你!!」该死,那个笨蛋至少围个围巾吧!

        两人在造景景致的枫林里上演着追逐戏码。

        没过多久,镜夜已然气脱,喘嘘嘘的倚靠着枫树怒瞪着前面全身光溜的笨蛋……

        该死的,他又被他给牵着走了,可恶!

        见到镜夜停下,环也跟着停下,同样也是喘息不已,「镜夜,不玩了吗?」

        不想响应,镜夜只是瞪着大眼看着前方的人,这次因为有着眼镜的关系,镜夜清楚的看见环那好看的笑容在片片飞落的红枫叶里绽扬,在烟雾缭绕的温泉池林里,神情因着奔跑还有酒精催化而显得冶艳……

        冶艳?!

        他疯了吗?他竟然觉得这和他同性别的笨蛋冶艳?!

        狠狠的甩了甩头,镜夜推着眼镜想藉以压抑住刚才他疯狂的想法;然而,在这刻里,他了解到了之前那不明究理的心情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对于这家伙为何会如此百般容忍,一切,真只是为了凤家吗?

        「呵、呵…」低笑着,镜夜抬头再度望了环一眼,下次他别想碰任何的酒一口;尔后,转身离开。



        不愿承认心在最初时的陷落,压抑已然成为本能,在得不到任何的回报之前,
        那么,就唯有让他一起跟着沦陷,在这个叫做「爱情」的泥沼中……



        北海道.北汤泽温泉旅馆.特等全景套房。

        快速着装完毕,镜夜回到了今晚将住的套房内,看了一眼摆放完成的晚宴,立即命人将晚宴里所有任何含着酒类的料理全数撤下。

        看着快速减少的料理,镜夜冷冷的笑了,为了不放过一丝的可能性而亲自检查,并且命人准备一杯极苦浓茶放到环的坐位上,然而却在自已的坐位上放着一杯酒精度极高的清酒。

        「须王环,你该感谢我为你做的一切。」镜夜沉沉地笑着,静坐着等待环回来。

        「镜夜…呃、好冷…」推开了纸门,冷冽的寒风扑面而来,环顿时被冻的在原地,虽然还是秋天,但是在北海道,晚上也足够让人冷的发抖了。

        受不了那被镜夜全数打开来欣赏夜景的窗棂,环光速般的冲过去将它关上,一身浅薄的酒意早因夜风的吹袭而清醒不少,脸色也恢复如常。

        「镜夜,晚餐……」转身坐回了镜夜对边,环在看了一眼桌上的晚餐后,皱苦了一张脸,不明白刚刚回来时还满桌上丰盛的餐点,为何现在却只剩少少的三、两盘?

        「你不是想体验北海道的风俗民情吗?在这里是非常注重着养生习惯,所以通常在泡完温泉后,晚上都是吃些清食的,怎么你不喜欢吗?那我请人全部换掉好了。」镜夜眯着眼笑着解释,说着连当地人都不信的谎话。

        「阿、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镜夜,不用再换了,我们就这么吃吧。」标准的被骗还替人算钱的环,内心感动着镜夜如此的理解他还有为他着想。

        满心欣喜的端起桌上的茶水,大口一喝,瞬间吐出!!

        苦茶全数朝着桌上的菜色溅去,而镜夜则是在环端起茶水的那刻,将他自已的那份餐食快速地往旁边挪移开,仿佛早已料到会有这个结果般,只是在一旁慢条斯理地吃着,不管环此时痛苦非常的脸色,还有干巴巴望着他的小狗表情。


        回复
        举报|5楼2007-04-18 02:08

          「镜夜……」环难过的看着眼前的菜上全是他刚刚喷出的茶水,瞅着镜夜完好如初的菜肴,他却不能抢镜夜的菜来吃,因为这里的养生餐,根本就不够一个正在发育成长的少年吃了,更何况现在还是两个!虽然他是可以再吩咐让人上其它的餐点,但如此不就糟蹋了镜夜今晚的安排了。

          「……」环带着可怜的声音从对侧传出,镜夜克制着自已那颗在环唤着他名字时,重重跳动的心脏,端起那杯特意安排的酒,在凑近嘴角前迟疑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喝下。
          「镜夜?!」环看着镜夜竟然有办法将苦茶喝下,不由吃惊。再想起,他还真是没用,只是一杯小小的苦茶就让他弃械投降……

          虽然缓慢,不过镜夜还是喝完了那杯酒,感觉了一下身体的状况……好象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体内有如热火在灼烧一般……嗯,头有点晕,不过,思绪没有混乱的倾向,应该还好。
          终于,镜夜放下了杯子,抬眼看着环笑着:「我让人再帮你重新上菜吧。」

          「不、不用了,就这么吃吧!没关系。」环急忙拒绝,虽然奇怪为什么镜夜在喝完那杯茶后会满脸通红,不过却没有多想,只是快速地挑着没被波及到的少许菜肴吃着。

          叩咚——

          声音响起的瞬间,桌面一阵震动。

          环惊吓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镜夜在不知何时撞倒桌上的东西后倒向一边,环急忙扔下用到一半的食物,冲到镜夜身旁……

          「镜夜,你有没有怎么样?!」环焦心的问着,扶起镜夜,一看就看见镜夜额头上肿起的大包。

           「唔…热…」镜片里满是雾气,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身体却是热的要死,镜夜难受的挣扎着,想推开扶着他的环。

          「镜夜,你喝酒了是不是!天…你怎么可以喝酒!我们还是学生耶!你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吗?你刚才撞了好大一下,还有…………」

          叨念的语气在镜夜耳边快速地响着,轰击在脑中更加速了镜夜胃里的恶心感。

          「走开…须王环!唔…呕…」恶心感快速上涌,镜夜难过地捂住嘴巴,直到这时,镜夜仍没忘了身为凤家三男的责任,他不能做出任何有损凤家的行为,他不准有任何的失态。

          「等等…你等等!!镜夜……」突然想起刚刚喝的那杯茶,环轻轻地将镜夜平放好后,直接趴过桌子抓住茶杯,也不管茶水有没有溅出,一股脑地就将杯缘就近镜夜的唇口,强迫灌入。

          「唔…不要…」推不开环的手,镜夜这次终于自食恶果的喝下那杯特地为环准备的苦茶,内心却在狂吼:『第二次!!可恶的须王环,这是你第二次灌我东西!!恶…好苦…』

          将剩余的苦茶全数喂入镜夜的嘴里后,环随手抛开了杯子,想仔细的看着镜夜状况却被镜片挡住,没多想,环直接将眼镜从镜夜的脸上摘下。

          呼——,这下清楚多了,环讶异地看着镜夜的脸快速变换着色彩,有点担心的问道:「如何?镜夜,有好点……吗?」

          愤怒、恨意一涌而上,奇迹般的让镜夜顺利推开了环的怀抱,以墨色的大眼狠狠瞪了环一眼后,狼狈站起,然没走几步晕眩感再度袭来,腿一软,镜夜朝前扑倒。

          「镜夜!!!」

          早在后面看着逞能的镜夜的环,一看见不对,于第一时间内立即将镜夜拉回,镜夜再度被拥入环的怀里,双双跌坐到和式榻榻米上,而两人在一拉一扯下,身上所穿的浴袍早已凌乱的敞开,彼此间形成了一副极其暧昧的景象。

          「呀啊!!!呃呵……客人们对不起……请、请继续……」

          和室外候着的服务生原本在客人想点餐时进去,然而却在后面听见两人的争执声时作罢,直到一声极度恐慌的呼叫声响起,还想着是不是该叫救护车而进去询问时,呈现在眼前的却是充满了暧昧而煽情的画面,受不住刺激的服务生羞答答地留了一句话后,动作迅速的关上纸门离去,顺带的将其它还打算进去的人也一并带走,连带地吩咐不用再上去帮忙,还给他们一个安静的空间。



          一颗心和另一颗心极度地贴近,跳动声清晰可闻,在那样的气氛下,
          到底,是谁先诱惑了谁……



          北汤泽温泉旅馆.特等全景套房。


          回复
          举报|6楼2007-04-18 02:08

            ……他计算错误了吗?

            不去理会外面的动静,镜夜痛苦的捂住头趴在环的胸膛上,在刚刚那一阵的拉扯下,头晕的更厉害了,没有注意到他和环两人的衣衫凌乱,镜夜无力的撑起身,想尽快离开这让他感觉燥热的地方。

            「镜夜……」被镜夜压着,在没有眼镜的阻扰下,环得已清楚的看见他脸上的痛苦神色,还有一丝平常不易察觉的惊艳。

            看着身上极欲挣扎起身的镜夜,敞开的衣袍下,象牙白的肌肤被红云覆盖着,双颊因沾染酒意而浮起淡淡玫红,那总是被镜片遮掩的黑瞳中水气氤氲,无法对焦的视线里呈现着一片迷蒙,让他一刹那间觉得眼前的镜夜竟然有种脆弱的错觉,而这个错觉还深深的吸引住他,仿佛被诱惑了,环探手抚摸着镜夜的那黑如绸缎的发丝,然后仰首吻上……

            浅浅地、轻轻地,不着力般的落下轻吻。

            镜夜被环的举动怔住了,忘了挣脱只任由着环亲吻着他,在意识到有某种温热的触感侵入时,才发现不对,脸色倏地变的潮红,镜夜恶狠狠推开环作乱的嘴,冰冷的开口:「须王环!!你在做什么?!」

            「…………啊?!?!」沉迷在镜夜那黑色魔幻的诱惑里的环,听到镜夜清冷的警告话语,猛地清醒过来,大叫出声。

            「住口!!笨蛋!!」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耳边括起,镜夜再度难过地匍匐在环身上抱头呻吟,「唔、痛…可恶……」

            「镜夜、镜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个、刚刚那个……」环满脸通红的急忙解释。

            「别吵、别动!!」狠戾的语气虚弱的扬起,半睁的黑瞳直盯着他,原本该是威吓十足的神态,在此刻削弱的一分不剩,只存着一丝媚态的脆弱。

            「……」天…镜夜!!你怎么…你怎么可以这么的虚弱?!

            环呆呆着看着镜夜不同以往的风貌,乖乖地接受他的威胁,不敢再作声,然而心脏却是跳动的如火山爆发般不受控制,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那,任由镜夜酒酣耳热的贴在他身上喘息着,温热的气息呵在胸口处,引发了心底阵阵的搔痒……

            感觉有点……不大妙?!

            「那个…镜夜……」深吸了口气,环鼓起了勇气开口。

            「住口!我现在头很痛!」

            「嗯…可是…」环别扭的挣动了一下,镜夜现在趴在他怀里的位置,实在……呃、很不妥……

            「……说!什…」脑中转个不停的晕眩稍稍平息,镜夜抚着头话才说到一半,便清楚地感觉到腹部抵着一股灼热?!就算不去看,他也能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抵着他!

            「须王环你……………」瞬间,愤怒烧掉了镜夜的神经,黑瞳里狂飙着风暴,镜夜咬牙切齿地一字字的说着:「你、竟、然、没、穿、内、裤!!!!!」

            「呃…哈……我……那个……和服里面不是本来就不用穿内裤吗…?」冷汗狂流,声音渐小,环仿佛做错事般的垂下眼,不敢去看爆怒的镜夜,怯怯懦懦的开口向镜夜解释着他的认知,心里却在哭泣着:『呜…呜…呜…镜夜又变恐怖了……』

            「住口!!!!笨蛋!!」理智断线,镜夜以一记手刀劈向环那让人火大的大脑,怒气冲冲撑起身子滚落一旁,然又因为这个动作终于触发了在胃里翻腾不已的恶心感……

            呕、哇——

            秽物、酒水尽数冲口而出,溅洒镜夜全身。

            「镜夜!!」环腾地跃起,跪到镜夜身旁扶起他,看着被酒精折腾到虚弱至厮的镜夜,心里突然有种不舍。

            「你给我去穿上内裤……」直到这时,镜夜仍无法忘了刚才抵在他身上的东西,恨不得将他身边的笨蛋给砍上个千万遍。

            「好啦,我先带你去梳洗,我再去穿。」不顾镜夜的怒目相向,环拖着镜夜朝着温泉走去。

            「你……」竟然被笨蛋反抗。真可恨!要不是现在无力推开他,而且还必须仰赖他带着他去梳洗、换装,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家伙!!

            看着坚强而高高在上的镜夜今日竟然任由他搓圆捏扁,环不由在心底窃笑,一股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心态油然而生。

            虽然酒不是好物,不过,若是能看见如此软弱无力却又带着平日难见的脆弱媚感的镜夜,或许偶尔为之,也不错呵!想到此,环笑颜大开………………


            回复
            举报|7楼2007-04-18 02:08

              「我们再去泡个温泉吧,镜夜。」



              北海道之行落幕了,在那暧昧的温泉夜里,难以言喻的情感留在了彼此的心中,
              但是,其中可有着「喜欢」的成分存在……



              樱兰学院.中学部三年A组.放课后。

              窃窃私语声在教室的角落响起,其中,一头金发的为首者正以镜夜听不见的声音和身旁的同学讨论着,神神秘秘。

              偶尔地,几声惊呼扬起,立刻被为首的金发那人慌忙压下,继而小声论谈。

              一切,镜夜看在眼里却不予以理会,只是低头整理着今早父亲特地交付的投顾资料……

              父亲是真想与休闲产业做结合吗?还是想借此考验他是否有足够能力来胜任凤家的一切?

              眯眼,镜夜看着从计算机中显现出来的凤氏财阀旗下集团股权分布,大哥是正宗医院和医疗等相关产业的负责人,二哥是生化科技暨医疗器械研制的掌权者,那么……

              十指快速轻敲着键盘,看着庞大的资料展现在眼前,一抹笑容浮上唇际。

              呵,能利用的资源还真少,转型投资吗……?

              既然如此,就从身边可以利用的开始吧。

              关机、阖上计算机屏幕,镜夜带着自已的东西走出教室,毫不回头。

              眼尖地见到镜夜离开,环立时挥别同学,急忙跟了上去。

              环感觉到两人自北海道回来后,镜夜似乎就和他保持着一种奇妙的关系,不过分接近,也不太过疏远,两人之间只是似有若无的维持着朋友情谊,但是,他们现在还是朋友吗?

              对于那混乱的一夜,镜夜好象不想多谈,而他也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然而,他却无法忘怀那一夜虚弱的镜夜,好想……好想……再看一次!!

              「镜夜……」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环夸张的大手抱上镜夜,脸颊亲昵贴上镜夜厮磨着,大眼闪亮:「被炉弄好了吗?」

              推开极欲再度粘上来的大脸,镜夜推了推眼镜,不悦地皱眉说道:「我不是说要等到冬天吗?」

              「可是…我好想现……」靛蓝的眸子瞬间一片黑暗,然则在见到镜夜如杀人般的表情后噤声。

              「冬、天。」暗黑的气流在镜夜身后弥漫,尔有几丝泄漏地朝着超不识抬举的笨蛋劈去。

              「……我、我知道了。」呜咽着点头答道,环委屈的缀在镜夜身后走着。

              「还有一个月。」环的顺从让镜夜不自主地放软了声调,唇角勾起。

              「嗯?!嗯。」听到镜夜隐含着安慰的语气,环登时双眸大放光明,萎靡的神情顿消,如阳笑容绽开,趋步走近到镜夜身侧,凑身贴上。

              「镜夜…你真是我的好朋友啊!!!!」

              ……好朋友吗?

              不去理会挂在身上的巨型宠物,镜夜寻思着环对于好朋友的解读,苦涩在心底深处泛开。

              「对了!镜夜,北海道的照片洗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环眨巴着晶亮的蓝眼,打断镜夜的思考,跟着镜夜直接坐入凤家的接送专车。

              北海道?!三个字有如魔法般,让镜夜的身体一时间僵硬。

              「镜夜,你在想什么?我把照片带来了,我们晚上一起看吧。」

              ……嗯?……不对?

              镜夜终于从游离的思绪中回神,转过头看着正和他一起坐车的环,脸色难看:「你今天要住我家?」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灿阳的笑容对着他尽情展现,镜夜无意识的推着眼镜,将那让他刺眼的笑脸挡开,面若冰霜的笑着:「没有,只是怕凤家的床,你会睡的不舒服。

              「没关系啊…要不,我可以和镜夜一起…」「不行!」

              环的话还未说完,马上就被镜夜坚决的拒绝声截断,环缩首望着镜夜,失望的情绪一览无疑。

              「咳…我的意思是,近日我父亲交付了我一件事情,我恐怕没有时间陪你……」

              「连看照片也没时间吗?」环无比难过的看着镜夜,沉默的气氛充斥在两人间。

              「………………好,我们一起看照片……」被打败了!可恶………。

              「太好了,镜夜,我最喜欢你了!!!!」仿佛得到了糖般,环高兴的搂抱过镜夜,雀跃不已。

              「看完照片后,你就回家。」镜夜任着环抱着他,无表情的将之前的话接下去说完。

              「噫…什么?可是,我今天已经计画好要住你家了!」环惊讶的看着镜夜,话语立刻脱口而出。


              回复
              举报|8楼2007-04-18 02:08

                「……」镜夜伸手按揉着额际,闭起眼不想搭话。

                「镜夜…镜夜…」环再度施展缠功,可怜巴巴的拉扯着镜夜的衣袖。

                「……」不去看、不去听,应该就没事吧……?

                镜夜索性侧头假寐,将环的骚扰当作蚊子叮咬,两人就这么的拉锯着回去凤家…………



                刻意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避开他,然而他却仿无所觉般,执意的靠了过来,
                究竟,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他……



                凤氏府邸.镜夜房中客厅。

                「呐、呐……镜夜,你看这一张…」环兴奋的从一地的照片中挑起一张两人的合照,「你看,是我们在温泉里的照片喔!!」

                「什么?!」听见环的话,镜夜快冲到环的面前,一举夺过照片。

                镜夜在看清照片中的两人后,顿时,脸色发黑………。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怎么会有这种照片?还有,他不记得那时有别人在场啊?怎么会……

                疑问,在镜夜的脑中发酵。

                照片里,是他和环两人在红枫下的嬉耍,全身光溜的环正带着亮冶的笑容开怀的大笑着,一瞬间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在刹那被震撼的神情,毫无保留的被照片记录下来。

                「……」这张照片绝不能存在!! 

                「啊!!镜夜,你干什么?!」环看着镜夜面色的阴狠的在他面前将照片瞬间撕毁,不由地惊吼。

                「没什么,我们继续看吧。」微笑,又是无意识间,镜夜推了下眼镜,反光的镜片成功地掩饰了他的心情。

                「嗯…可是…」环还想再说些什么,然在见到镜夜灿烂到恐怖的笑容后,闭嘴。

                「我们继续看照片吧,哈哈。」环流着冷汗,缩到镜夜背后。

                「嗯。」镜夜收回了威胁的微笑,眼神忽而变的锐利的看向一地的照片……不会还有其它的吧?!

                「啊!!!」

                环惊喜的声音在镜夜身后扬起,落在镜夜心上,情绪没来由的不安起来,回过头,触目所及的是环拿着照片的手竟是充满潮红。

                到底又是什么照片啊!!!!镜夜在内心里爆吼着。

                念头不及转回,镜夜已再度强夺下环手中的照片,倏地,呼吸停滞。

                「……」这是什么啊?到底是谁拍的?????

                环害羞地看着镜夜拿着照片变成冰雕。

                照片里,是因为醉酒而虚弱的镜夜,眼神迷离、双颊泛红而软弱无力的伏躺在他身上,两人身上的浴袍凌乱敞开,交织出极其暧昧而惑人的气息,而且更致命的是,这张照片里的他们,正是当时他吻上镜夜时的镜头。

                天啊!!!!他不记得有拜托那家的老板娘拍这些啊?!

                照片,当然也是在瞬间被撕碎。不过,这次环却不敢多话了。

                镜夜僵着脖子缓缓地回头,龇牙咧嘴开口:「须、王、环…………」

                镜夜发狂般地一把纠过想躲到暗处的环,双手紧掐住他的颈项,冷笑着威逼:「这些照片拍的真好不是,为了好好的留做纪念,这些照片,今天就全部交给我吧;然后,请您明天、务必、记得将所有的底片、光盘带来给我,您说好吗,环少爷。」暗黑色的暴风在两人中间狂啸着。

                「呜恩…我…我会带来的……」环闭紧了双眼将头侧向一边,不敢和镜夜接触,然后在心里忏悔着,他不该带照片来的,镜夜好可怕啊,呜…呜……。

                环泪眼汪汪地偷眼看着镜夜,等待着风暴的平息。

                「哼。」推开了环,镜夜将全部的照片收起,不顾环的哀嚎声,将照片全数扔进碎纸机碎掉。

                片刻后,所有和北海道有关的记忆,全部磨灭。

                「阿…」环无语地看着镜夜的背影,眼底,泪光烁烁。

                「好了,照片看完了,你该回家了。」回过身,镜夜绽着迷人的笑容。

                「须王环?!」背后,竟空无一人?镜夜奇怪的四处张望。

                那个笨蛋跑那去了?负气回家了吗?

                算了,不管了。

                难得明天有一整天的假日不用再陪那个笨蛋出去,晚上就来整理今天的资料好了。

                踱身回房,镜夜掀开了笔记型计算机,叫出档案。

                看着大量的商业信息、产业计画、并购案、土地规划案……等等的资料在面前展现,镜夜突然想起今日下午所做的决定……

                ——从身边可以利用的开始吧。


                回复
                举报|9楼2007-04-18 02:08

                  「……身边吗?」镜夜停下了在键盘上敲击的手指,陷入沉思,萤光幕闪烁的亮光映照在镜片上。

                  父亲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这一次竟然会破例将一个转投资事业全然交托给他……是因为他的关系吗?

                  脸上,不自然的浮起淡淡红晕。

                  镜夜想起那计算错误的一夜,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嘴唇,轻轻落在上面的触感,仿佛不曾消逝,虽然那时是有点被吓着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一刻他心中确实存着一丝窃喜;只是,对于同为男性的他,那个笨蛋……

                  为什么要吻他呢?



                  抱着匪夷所思的念头入睡,被强制压抑在内心深处的野兽,会否有出笼的一天,
                  在梦里,一切仿佛变得真实起来……



                  凤氏府邸.镜夜主卧房。

                  伸展了一下酸疼的肩膀,再看了一夜的资料后,抬眼看向电子钟上投射出的红色字体,显示着目前的时间「04:30」,阖眼拿下了眼镜,镜夜轻揉着太阳穴,将笔型计算机关闭。

                  一整晚上,脑内乱糟糟的思绪充斥着,延宕了该有的进度,镜夜不由地叹息;漫步走到窗棂旁,清冷的月光洒落在镜夜的脸上,柔和的了该是冰漠的线条,目光眺向远方。

                  嘀嘀——、嘀嘀——

                  电子钟的准点报时,唤回了镜夜远去的神思,时刻已走到了「05:00」。

                  「该睡了。」意识到逝去的时间,一股浓浓的倦意刻时袭来。

                  走回床边才掀起轻暖的被褥,却被眼前的景象怔住……须王环?!

                  「这个笨蛋不是回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床上?!」感觉厚实的黑线罩上脸,看着床上的笨蛋不经允许的卷缩一角睡的香甜,枕上似乎还残留着被泪水沾湿的痕迹,镜夜忽觉有一丝的理智崩溃。

                  顿而想到,这个霸占着他的床的笨蛋好象说过他十点就会准时入睡一事,镜夜忍不住低咒出声:「啊…可恶!不是帮他准备了客房吗,这个笨蛋!」

                  皱着眉,镜夜立马刚掏出手机,打算吩咐仆人将这个笨蛋运走时,身形却不稳的直栽进床铺里,恍惚间才想起,清晨五点已是他的脑中正常转动的极限,挨不住睡意的侵蚀,镜夜浓浓睡去,手机掉落一旁。

                  心中惦记着,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

                  「镜夜、镜夜……」熟悉的呼唤声在远际处传来,带着急切。

                  不多时,声音的主人已风风火火般的登堂入室。

                  「镜夜,我带了樱桃栗羊羹,一起来吃吧!」金发少年迫不及待的拆开外盒,开怀地笑着,背后仿有百花绽放。

                  推了推眼镜,镜夜放下书本,不知何时,他已然习惯这人突如其来的到访。

                  「须王环,我有说过我今天很忙。」虽笑着,青筋却隐隐浮现。

                  「嗯?!」环眨动着不明所以的蓝眸,希冀的笑容里尽现『镜夜,一起吃吧!』的欲望。

                  「………………我去备茶。」不知第几次被如此的神情折服,镜夜在心底略做挣扎后,终究还是起身招待。

                  「嗯,我等你。」甜甜的笑意扬挂其上,环动作迅速将羊羹分盘。

                  稍后,镜夜端着仆人准备好的茶组回来,一进门,入眼看见的便是环口头上虽说着等他,结果却是自个儿先行食用起来,脸上满是幸福之意。

                  「……」他来这里打扰他,就是为了吃东西给他看吗?镜夜心底荡过一抹怒气。

                  「镜夜。」环招手拉过镜夜坐到他身旁,笑着将另一片羊羹递到镜夜唇边:「你吃吃看,这樱桃栗羊羹真不愧是获得了天皇赏的极品啊……」

                  「嗯,我自已吃就可以了。」镜夜推开环的手,动手接过羊羹吃着。

                  果然,就如同环所说的,能有天皇赏这般的殊荣,口感风味一定是极佳,栗金色泽的羊羹,在灯的映照下显得晶莹剔透,送入口时,淡雅爽口的味道立时在嘴里融化开来,细腻而滑柔……

                  「……环,你可以不要直盯着我看吗?」还在品尝着,却被刺人的热切视线盯着,极让人感觉不爽。

                  「唔…嗯…」疑迟,环的双眼在他的盘中和镜夜的盘中飘来望去。

                  「到底有什么事,说吧。」极度不耐,镜夜停下了吃羊羹的动作。

                  「我…我…我可以再吃一片吗?」局促不定,环万般为难的开口,他的羊羹老早就吃完了。


                  回复
                  举报|10楼2007-04-18 02:08
                    奇迹重生,重铸辉煌,下个奇迹就是你!海量钻石,众多好礼,你敢拿我就送! 奇迹MU经典回归,奇迹再现,奇迹原班运营团队打造,次时代暗黑巨作!
                    广告

                    「……………不。」隐伏的青筋再度浮起,镜夜看着环,然后再看着他盘中仅存的一片羊羹,决定甩头不理对方,接着挑起羊羹吃掉。

                    哼!他,拒绝分享。

                    「镜夜,你好小气!!!!」

                    镜夜才听着环不满的声音响起,却在下一刻间,眼前呈现着环放大的脸?!

                    震惊变化来得快速,还不及反应,便感到后脑被一股力量扣住,不得动弹,而尚存在唇舌内的羊羹在那同时已经被人一口吞食,仿佛还不满足似地,唇腔瞬间被馋食!!

                    甜滑的羊羹和温热的触感交杂着,被趁隙窜入口中的禁地,给人灵活挑拨并做乱着,津液无法咽下而暧昧地淌流着……

                    「……唔嗯…?!」须王环,你这个混蛋!!镜夜脑中一阵轰响,想作势推开却觉使不上任何的劲道?!

                    「…嗯……呵、镜夜……很好吃吧……」贼亮亮的蓝眸盯梢着镜夜的反应,吐着让人生气的话语。

                    「……放开……唔、嗯…你…哈嗯…这…个笨蛋……」镜夜艰困地从中说着话,对于为何推不开环这件事情,让他惊讶非常,曾几何时,他竟然让人予取予求至这般地步?!

                    吻,还持续着。

                    舌缠卷不去,空气顿时变得稀薄,唇舌相交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在陷入缺氧昏迷之际,镜夜忽而想起,这,是在作梦吧…………

                    睁眼弹跳坐起,镜夜在刹那间震醒过来!

                    「是梦?」唇角还残留着被碰触过的感觉,真实而不可置信。

                    「呜…呜…」一阵阵怯懦的哭啼声渐入耳中,断断续续。

                    镜夜回首下望,金发少年正俯卧在床缘处,哭泣着。

                    怎么回事?!

                    「你在哭什么?」镜夜在心里自省着,看着环泪流不止的哭着,却猜不着是为那桩事?

                    「呜…呜…镜夜…呜呜……」环无比悲切的落着泪。

                    「到底是什么事?」有点生气,想起刚才的梦境,镜夜心脏的跳动早已不受控制。

                    「呜呜…照片……呜呜呜呜……」环抬眼看向镜夜,终于说出了两字的重点,然而看着不为所动的镜夜,哭啼声再次扬起。

                    照片?是为了昨天照片一事吗?这有什么好哭的!啧。

                    弄清楚环的重点后,镜夜无力的朝后倒下,他被那个梦吓得够呛了。

                    是不是有人说过,梦是一个人的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这,是真的吗?

                    「照片,你要留就留吧。」谁叫,他是先陷落的一个。

                    语落,金发少年终于破涕为笑。

                    算了,罢了,由他吧。镜夜在心里叹息着。

                    爱情,注定着先沦陷的人,永远是个输家。



                    中三最后的冬天,那人向他提出了邀约,懵懵懂懂的一年里,心早已起了变化,
                    听着他兴奋的言语,心笑了,既然他喜欢,那就支持他吧……



                    凤氏府邸.镜夜家中新的被炉里。

                    迎着一个月后的冬天到来,在初雪纷飞的夜里,环准时到了镜夜家报到。

                    灿灿双眸里,见着了镜夜特地为他准备好的新被炉,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感动;懒蹭着不走,环直接将脸贴在被炉桌上,感受着暖烘烘的热度从被炉里散发出来,赞叹:「被炉真是太美妙了,真不愧是日本人才拥有的骄傲文化啊……」

                    明年的春天,他们就要升上高中部了,他也要成熟点找些事情做了………啊!对了!!

                    「唔…嗯…不过,镜夜到底去那里了?」环左顾右盼地看着四周,却迟没见着镜夜进来,不…应该说从他和镜夜回到家后,就没看见了他了。

                    镜夜在忙些什么呢?嗯……算了。

                    「啊……好温暖呀……」环满脸幸福的趴在桌上,享受着被炉带来的温暖。

                    细微的瓷器碰撞声忽地传来,环登时振奋起了精神,大声唤着:「镜夜!!」

                    人还没见着,环就已扬声叫出来人的名字,仿佛本该就是如此。

                    镜夜才缓步地走进房间,就立即感受到一股热情扑面而来,讶异的看着兴奋到有点异常的环……不知道,他的脑袋里又堆了什么东西?

                    「镜夜,我刚有了一个了不起的想法!我们来成立学部吧!」总是锋芒不露的环,今刻却难得地展现了那智深识广的一面,目光炯炯地直视着镜夜。

                    没来由地,心脏一阵急促跳动,墨色的眼眸眨动着,镜夜当场楞于原地。

                    「进了高中部后就马上开始活动,充分利用我们的美貌,学部的名称就叫『公关部』!」认真的神情只是一瞬间。 

                    「……要说梦话到梦里去说!」懊恼竟被那瞬间给吸引住,镜夜恶狠狠的一脚踩倒环。

                    轻扬的笑声逸口而出,看着环开心的笑个不停,镜夜突然感到疑惑……

                    他,有被虐狂吗……?

                    「……」镜夜不语的收回脚,默默地将茶具放上桌,眯起眼看着眼前的人,脑中,思考着他说的事情实现的可能性。

                    「镜夜,你想,凭着我这出色外表和内在兼备的涵养,而且学问完美无缺的人,一定会受到众人的欢迎,加上副部长镜夜你……」环洋洋洒洒的发表着。

                    他有答应参加吗?镜夜不耐的推着镜片,唇角不屑的勾起,副部长,哼。

                    「其它的成员我也想过了!」环接着镜夜递来的热茶,开口。

                    「……」哼呵。镜夜挑眉笑着,他等着环的惊人之语。

                    「有高中部的植之冢前辈和铦之冢前辈,还有初中二年级的双胞胎,再加上你和我,这个部门一定可以运作的很好!!呐,镜夜,你听我说,我们的公关部就从下次开学后的天……」

                    「……」轻吃着热茶,镜夜静静地听着环所列举出的人选,越听越觉得这是个无聊至极的计划,不过……埴之冢前辈和铦之冢前辈,以及常陆院兄弟吗?

                    呵。这个家伙明白他所选择的人选,背后所代表的会是什么吗?

                    先不论常陆院兄弟。

                    光是埴之冢前辈一人,背后代表的就是历史悠久的植之冢家族,一个闻名遐迩的武术世家的准继承人,在日本近乎九成的警察、自卫队全由植之冢家族所囊括,并且还指导着海外的军队,就连凤家专属的私人部队中,也全是植之冢家族麾下的组织。

                    至于,铦之冢前辈,其铦之冢家族更是世世代代都侍奉植之冢家族,密不可分。

                    这一切……这个笨蛋有想过吗?

                    镜夜捧握着陶杯,感觉到阵阵暖意从杯体透出,浸入心中。

                    呵,这个笨蛋铁定是没有想过这件事吧。

                    也罢,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一个超乎常理的人了,对于他想要做的事情,从来,他就只有被牵着走的份,不是吗。

                    但是,如果和这个家伙站在同一个世界的话,想到此,镜夜放下了茶,柔和的望向仍滔滔述说的环,不经意间看见了茶梗竖立,一抹笑容顿然在唇际绽开。

                    ……也许他会看到不同于以往的风景。

                    ——END—


                    回复
                    举报|11楼2007-04-18 02:08
                      sf


                      回复
                      举报|12楼2007-11-09 23:03
                        ddd


                        回复
                        举报|13楼2007-11-09 23:04
                          经典啊~~~~
                          好贴就是要顶!!!!


                          回复
                          举报|14楼2007-11-16 22:23
                            DDDDDDDDD


                            回复
                            举报|15楼2008-04-24 10:56
                              我决定把文全部顶上来,祝福之类的就沉下去吧,算不算刷吧?啊,我只是想以后来的亲们可以很幸福的看文啦!


                              回复
                              举报|16楼2008-06-08 23:17
                                为什么我会把初心看成初夜- -


                                回复
                                举报|17楼2009-01-24 21:53
                                  妈妈果然被爸爸吃得死死的啊。。。小狗眼神果然厉害啊


                                  回复
                                  举报|19楼2009-02-11 01:21
                                    同17楼~~


                                    回复
                                    举报|20楼2009-03-10 22:07
                                      肿么办,腹黑麻麻也受不了萌的巴巴,O(∩_∩)O~


                                      回复
                                      举报|22楼2011-02-08 21:15
                                        好棒呀~


                                        回复
                                        举报|23楼2011-10-15 16:19
                                          ==========================坟贴认定=======================
                                          请勿再顶或回复


                                          回复
                                          举报|24楼2011-10-15 16:49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3-07-10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