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山的圣光吧 关注:25贴子:504
  • 0回复贴,共1

某个世界 尸体派对(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某个世界尸体派对(一)
  离开艾泽拉斯已经过了很久的样子,但是因为那场该死的时间乱流,赵冕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十七岁的外表,说实在的,这个样子很扯淡,毕竟他也并不是什么外形优秀的翩翩美少年。而作为一名很有自知之明的一百八十八厘米高,体重接近一百二十公斤的壮汉,他深知道自己现在的长相和身材是有多么的不和谐。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说的话,这里大概是离开了艾泽拉斯之后遇见的第二十三个世界吧,这个世界平静而又安稳,没有任何的奇特之处——除了某一些人拥有着异于常人的通灵能力之外。
  但是正是这个赵冕打算安稳的呆上几个星期,然后离开的世界。居然发现了巨大的怨念,这个怨念几乎可以影响活人的心智——或者说已经影响到了活人的心智也说不定。
  怨念来自于怨灵。对,没错,怨灵,这种一看就十分魔法的东西。前面说到过,这个世界有着一些通灵者,那么有了通灵者自然相对应的灵类自然也就是存在的,这种东西赵冕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他们大多都是活人死去之后留下的意念变成的,大部分对于人类无害——他们很快就会消失,因为他们的力量不足以对抗生与死的轮回。
  但是现在出现在赵冕面前的这个地方明显不对劲。
  如月学院。这是一个并没有什么出彩点的名字,赵冕已经不是在一个世界里面看见有学校叫这个名字,但是正是这所学校,在普通人看不见的层面之上出现了另外的东西——极其庞大的怨念,这种怨念几乎不可能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的怨念,那必然是非常多的怨灵的怨念聚集在一起,才会出现像是眼前的这种情况。
  而在赵冕的眼里,这个地方存在的不仅仅是一座如月学院,在那之中隐藏着另外的一个地方——天神小学。残破的校门,破败的教学楼,荒无人烟的样子就好像是某一些低成本的恐怖电影里面那样,但是不得不说还是让人慎得慌。
  “空间重叠、怨灵极多、而且整个地方随时处在不稳定的情况之下。”赵冕一边看着眼前清晰的如月学院以及模糊的天神小学,一边喃喃自语,“但是规则好像并不混乱,虽然里面参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但是具体的物理定律还是能够通用。”
  “阿诺,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学校的门口向里面看了半天,这件事情肯定是会引起校方的重视的,所以一个身穿典型的教师装扮的女老师走了过来问道,“是要找什么人吗?”
  “并不是这样,只是对有些事情很在意,所以一时想出了神罢了。”赵冕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如果造成了麻烦,我很抱歉。”
  没有理会身后的那位老师是什么反应,赵冕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这所学校的事情。‘这里也不是什么停尸房、太平间之内的尸骸众多的地方,居然会出现这种怨念滔天的情况。而且为什么是天神小学,这里的不应该是如月学院吗?无论怎么想都很可疑,但是这个地方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的样子。不过怨灵那种东西不是都是因为对于生前某种东西的执念才能暂时的存在于此世吗?这种事情虽然见过不少,但是要什么样的执念才能造成这种情况啊?’
  “果然还是先去找个有网络的地方好好的调查一下吧。”赵冕自言自语到,然后他转头望了一眼已经离他很远的如月学院,在那之上隐隐约约还是能够见到天神小学的残影,“至于这个,还是等他们放学之后都走了我再来一次吧。”
  时间大概是太阳下山之后,尚且留在学校的学生应该是没有了,而且在五点钟左右的时候还开始下雨,现在更是没有停下,下的更大了。所以这所学校里面应该是没有学生在了才对。
  赵冕稍稍花了点时间,绕过了留在学校的值班老师的视野,开始在学院的内部巡查。不过这里很奇怪,明明在外面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的地方,走到了内部却觉得非常的普通,这里好像就是一间普通的学园,老师在这里普通的教书,学生在这里普通的学习,或许其中会有些事情发生,但是那绝对不会是灵异事件一样。
  “看来开始的推断不错,这个地方的确存在着某一个不存在的空间,而那个空间和这个学校处在整个位面的同一点,但是其中却有着一些数据上的不同,所以我在外面才会看见那种样子。”赵冕敲了敲身边的砖块,发出了“梆梆”的声音,“那么现在要找的就是如何进入那个东西里面,不然很多事情弄不清楚,而且也不太好解决这件事情。要是造成别人的世界观崩溃就不好了。”
  而就在赵冕着手调查整个学校的时候,突然一阵普通人所感受不到的巨大的震荡袭击了赵冕的精神世界,所幸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怨念?这东西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赵冕一个箭步冲到了一旁的窗户边上,探头向外望去,本来和如月学院重合但是模糊很多的天神小学现在变得更加的清晰,其中隐隐约约的赵冕看见了许多的人影或者是鬼影晃动,甚至还有一些活人的气息从里面透露了出来,“等等,活人?里面有活人?该死,是刚才那阵震荡的原因吗?”赵冕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去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倒是简单了很多。”赵冕一反手从空间行囊里面拿出了自己的战锤以及一枚散发着阵阵神圣气息的纹章,赵冕将那枚状若人眼的文章挂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他的视觉突然发生了改变,朦胧的雾气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人的形象开始在雾气中浮现,然后,一座破败的学校出现在了赵冕的视线之中——死亡后的世界。“这样的话,应该就简单多了。让我看看,刚才的震荡的发生地点在那边……啊,谢天谢地,还残留了一些信息,看来进去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赵冕点了点头,向着一个方向迈开了脚步。
  “但愿不会出现牺牲者吧——在我进去之前。”赵冕叹了口气。
  (话说,晚上看鬼片很蛋疼,玩恐怖游戏更加蛋疼。我这一边玩着有些,还要一边写这个东西,简直就是让人蛋碎啊!)


回复
1楼2012-10-04 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