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群岛吧 关注:116,027贴子:2,221,707

打完小日本我们剩下的价值在哪里!《被雪藏的老兵》观后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我在腾讯网上看到了篇图片《被雪藏的老兵》这是一些抗日的老兵,作者的本意应该是好的但是每年的5月,新闻里总能看到美国、欧洲和俄罗斯二战老兵的荣耀。我们的抗日老兵却享受着什么呢?
抗战铁血英雄 竟至生存堪忧 曾参加过淞沪会战, 通城血战, 大沙坪之战, 以及所有三次长沙会战和豫湘桂战役的铁血英雄徐台宽, 左眼战瞎, 重伤数度, 奖勋章尽领, 立军功无数,如今却面临山穷水尽, 竟连600元/月的底层养老院都无法足额支付!


回复
1楼2012-09-29 07:33
    很久前 还有个抗日老兵 房子被强拆呢

    这算啥


    收起回复
    2楼2012-09-29 07:36
      看《国家(河蟹)的囚徒》看到哭 什么水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2-09-29 07:37
        这种房子你敢住吗???现在的部队谁比他们住的差难道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价值了吗!


        收起回复
        4楼2012-09-29 07:38
          新中国成立后,何克孝因为国民党的身份问题,服刑15年。出狱后,他在王武瓷厂工作直到退休。他居住在贵阳松花江路18号的一座破旧平房中,电灯的灯罩是用一个水桶的盖子做成的。



          回复
          5楼2012-09-29 07:39
            黄良益坐在自家门前,身旁是他的儿子和孙子。家里的房子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据新华网2010年9月3日报道,中国向在乡抗日老战士发放过一次性生活补助金,但此次补助并不包括国民党军队里的士兵。这些老兵只享受普通老人100元到200元不等的最低保障金。



            回复
            6楼2012-09-29 07:40
              路过贴吧发现此贴不错.用尽全力顶一下



              回复
              8楼2012-09-29 07:41
                明显的危房这种图片你们也敢发出来是想让愤青淹死你啊!谁要告诉我这种房子不漏水打死我也不信啊。


                回复
                9楼2012-09-29 07:43
                  他们应该是国民党的吧


                  收起回复
                  10楼2012-09-29 07:43
                    抗战胜利后,丁西武被调往江南守长江防线,解放军胜利渡江后,他投诚参加解放军,后来又到朝鲜参加抗美援朝。复原回乡后,老人的所有参战证件在一场意外中被烧毁,导致他一直未能享受到相关抚恤,只能靠当地政府给的农村低保生活。



                    回复
                    11楼2012-09-29 07:44
                      李建华是“贵州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的“团长”。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还是个孩子,因为家庭原因随父亲居住在一个关押“地富反坏右”的湖中岛上面。一次他在湖边游泳,遇见一群被管制的国民党老兵在洗澡,他们赤裸的身体大多伤痕累累。他从那些人吐露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这些伤痕是在同日本人的血战中留下的。这让他很吃惊,他没法儿想象这些被批斗的“国民党坏分子”也打过日本鬼子。这些老兵的诉说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困惑,在他受到的教育里面,国民党是投降派,不可能去打日本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认识了越来越多这样的国民党老兵,他对他们参加抗战的经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他们遮遮掩掩的口述中发现了一段完全未知的历史。踏入社会后,李建华开始有意无意地寻访这样的抗战老兵,他当时的想法是收集这些老兵的抗战经历,写一本记录口述历史的书,但这项工作困难重重;这些老兵无一例外对他的造访表现出极大的戒心。因为都经历过政治运动的浩劫,那些挥之不去的惨痛记忆让他们战战兢兢。
                      然而,更让他感到无奈的是老兵们的生活现状:由于长期被歧视、社会地位低下,这些老兵的子女大多没有机会受到良好教育,他们往往对父亲有成见,甚至心怀怨恨。许多老兵身有残疾,收入微薄。可以说,这些当年的民族英雄普遍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收起回复
                      12楼2012-09-29 07:46
                        陈允瑞,93岁,曾驾驶飞机在日本人头顶上扔过炸弹今年93岁的陈允瑞住在贵阳市瑞金南路深巷里一座老旧民宅的二层。这栋旧楼的采光不好,于是陈允瑞给家里的客厅装了两个灯,一个节能灯、一个日光灯;平时,他和老伴只开节能灯,只有在家里来客人的时候,他们才打开日光灯。
                        七·七事变后,当时读高中的陈允瑞在贵阳报考民国空军士官学校第拾二期,步入从军报国之途。那时考核非常严格,入学时合格的学生有350余名,经过入伍训练、初级飞行训练后,只剩下130名,到毕业时只有105名,其中轰炸飞行科46名、驱逐飞行科59名。飞行50个小时完成初级合格,再经过中级、高级飞行合格后准予毕业。陈允瑞毕业于轰炸飞行科,曾驾驶飞机在日本人的头顶上扔过炸弹。
                        服役到民国34年,陈允瑞去美国受训,按照当时的飞行时间记录,他飞过1000多个小时。当时和他同去的同学共有23人,在美国他们接受了B-25轰炸机的驾驶培训(1942年,美国就是使用16架B-25轰炸机在日本东京投下几十枚炸弹)。
                        1945年9月,在一次夜航训练时,陈允瑞驾驶的飞机左侧发动机出现故障,迫降时起落架过低,发动机起火,机上的副驾驶员受伤死亡;陈允瑞则严重烧伤,在美国治疗了39个月。他的脸、手、耳朵、鼻子都做过整形,手留下了终身残疾。
                        回国后不久,祖国解放。陈允瑞到哈尔滨航校任教官,上世纪50年代回到贵阳,在学校里任代课老师、之后又下过工厂。文化大革命时,因为身份问题,他受到不小的打击,文革后,他到贵阳师范学校当老师,由于记录在册的工作时间短,他的退休工资很低,现在只有每月1440元,他的老伴则没有收入。
                        退休后,他有时会在家里给邻里孩子们教英语,赚点钱补贴家用;现在,他家客厅的墙上还挂着一块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漂亮的英文板书。但最近几年由于听力衰退,他已经不能再给孩子们上课了。



                        回复
                        13楼2012-09-29 07:47
                          丁西武,90岁,参加缅甸反击战,给日军毁灭性打击1941年11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在东南亚疯狂扩张,缅甸成为同盟国与日本力争的战略要地,日军在占领缅甸首都仰光后,妄图切断当时国际对华援助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应英国政府要求,1942年2月,为了保卫中国唯一的生命线滇缅公路,中国远征军赶赴缅甸作战。
                          当时年仅17岁的丁西武,在地主家放牛时被保长带人抓去当兵。1942年初,他被培养成中国远征军驻印军新1军22师66团炮兵连瞄准手,从昆明巫家坝机场坐飞机到了印度丁江。在兰姆迦整训了近一年后,他编入新一军(后为新六军)22师66团炮兵连,他记得自己的师长叫廖耀湘(后为新六军军长),团长叫陈荣华。
                          22师是远征军中装备最精良、兵员素质最高的一支王牌军。1943年10月,第二次反攻缅甸战役打响,22师向缅北挺进,与新38师密切配合,两进野人山,占领了胡康河谷,攻克于邦,下孟关,攻占瓦鲁班,随后攻克八莫、南坎、芒市,打通了遍染鲜血的滇缅公路……在整个缅甸反攻战役中,新22师给日军的王牌部队18师团以毁灭性的打击,歼灭日军2万多人。
                          在缅甸的16个月里,丁西武三次负伤,至今,他的头部、脸部和腹部都有明显的疤痕。
                          抗战胜利后,丁西武被调往江南守长江防线,解放军胜利渡江后,他投诚参加解放军,后来又到朝鲜参加抗美援朝。复原回乡后,老人的所有参战证件在一场雨中被淋湿,他的母亲将证件拿到火上烘烤,结果不小心将证件掉进火堆,全部被烧毁。
                          现在,丁西武居住在水城县发耳乡新联村5组,他今年90岁。由于没有复退军人证明,他一直未能享受到相关抚恤,只能靠当地政府给的农村低保生活。如今老人的生活已基本不能自理,贵州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们把自己捐赠的钱款委托当地干部,每月给老人购买生活必需品送去。



                          回复
                          15楼2012-09-29 07:50
                            他们要求的,只是一个承认而已



                            七十多年前中国远征军在东南亚与日本侵略者的对抗已经成为了一段历史,当这一页就要彻底翻过的时候,我们只能通过这些仅存的个体,来竭力去还原一个硝烟和战火的年代。作为群体,远征军的脚印留在了金三角,留在了野人山,也留在了1945年回撤祖国的路上。作为个体,他们如今是普通甚至孤独的老人。

                            据新华网2010年9月3日报道,中国向在乡抗日老战士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金,此次补助并不包括当时国民党军队里的士兵。而据关爱抗战老兵网的资料统计,这些国民党抗战老兵只享受普通老人100元到200元不等的最低保障金。目前他们的生活费用除了最低保障外,大部分来源于社会救济。

                            从2005年开展活动至今,有越来越多具有民族精神的爱心人士自愿加入了“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这个完全依靠民间力量和志愿者良知簇拥的团队在贵州和云南两省共发现了126位国民党抗战老兵,而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一些老兵已经离开人世。

                            另据其他民间志愿者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全国各地能找到依然在世的抗战老兵有2000人左右。当年参加抗日战争以及中国远征军的国民党老兵们如今都已经是八、九十岁的高龄;老兵们浅浅地伴岁月归于尘土,而这段历史将留给后人们回味和珍藏,他们的历史,将随着这个群体的离开而永远地走进博物馆,而他们所要求的,只是一个承认而已。

                            李建华说,只要还有老兵活着,他们的寻访和帮助就不会停止。现在,他已经放弃了写书的念头;他觉得,老兵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物质生活的改善,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慰藉。当你向老兵伸出大拇指,对他说你是民族英雄时,他们能重拾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回复
                            16楼2012-09-29 0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