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卡天道吧 关注:2,407贴子:64,750
  • 11回复贴,共1

【原创】逆时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友人帐w


津桥留学,津桥留学,一站式留学服务体验

津桥留学,津桥专做出国留学22年,提供出国留学高端服务,量身制定留学方案.津桥留学,津桥顾问1对1指导出国留学注意事项,准备材料,免费咨询到出国的申请条件.

2018-07-21 20:12 广告
CP:鸣卡鸣

与梦儿半接龙式写文,漩涡友人帐系列的第二十部。
第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59 翼:http://tieba.baidu.com/p/1441897712
第二部为《刺》:http://tieba.baidu.com/p/1445145152
第三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83 独角兽:http://tieba.baidu.com/p/1501479809
第四部为《归去之所》:http://tieba.baidu.com/p/1502795444
第五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90 倾泻的生命:http://tieba.baidu.com/p/1528885636
第六部为《无法看见》:http://tieba.baidu.com/p/1533409049
第七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02 流沙:http://tieba.baidu.com/p/1570480256
第八部为《映照之物》:http://tieba.baidu.com/p/1574870851
第九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15 符咒:http://tieba.baidu.com/p/1596811275
第十部为《瓶之彼端》:http://tieba.baidu.com/p/1604690941
第十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24 百鬼夜行:http://tieba.baidu.com/p/1619739906
第十二部为《妖怪之名》:http://tieba.baidu.com/p/1628347454
第十三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35 虹:http://tieba.baidu.com/p/1645450967
第十四部为《不变的容颜》:http://tieba.baidu.com/p/1677194484
第十五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52 丰收的季节:http://tieba.baidu.com/p/1686719349
第十六部为《三日印》:http://tieba.baidu.com/p/1725228489
第十七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73 薰衣草田:http://tieba.baidu.com/p/1736027002
第十八部为《漩涡学习帐》:http://tieba.baidu.com/p/1778481708
第十九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93 冰翅膀:http://tieba.baidu.com/p/1784109494



回复
举报|2楼2012-09-05 19:36

    逆时雨



    密密沉沉的阴云堆积在天空,雨势越来越大,从高处落下的硕大水滴打在身上带起微微的痛,早已湿透的浴衣紧贴着皮肤,水湿而冰凉极不舒服,甚至连羽翅都因为遭雨滴沁透拍打起来格外沉重,尽管作为一名野生的妖物在逝去的漫长年岁里比这更糟糕的状况他也不是没有经受过,然而想到等下回到‘家’会被某个实在很爱因为这样那样的缘由乱担心的饲主怎样念叨,以本来姿态飞翔于低空的雷系妖物不禁皱眉吐出轻叹同时抬手胡乱拭去快淌进眼睛里的雨水。

    身为妖怪他才没有那么容易就着凉生病,这话他已经跟鸣人强调过许多次可那名金发人类就是可以一个转身后完全当成没听过,然后在他为了找凉快跑去泡水顶着湿头发回去时跳起来以在人类而言相当不可思议的神速捉他泡温水,说是这样才能暖和过来。这真的没有必要,过去几百年里他都是睡树洞吃野果偶尔也拿一些非要跑来招惹他的家伙当加餐,风吹雨淋根本是小到不能再小的日常磨练,雷劈火烧里没命挺过的话那只能归咎于你不够强大,妖怪这个种族就是如此,适者生存弱肉强食,靠老天的福祉活过多久算多久,才没有那么些讲究。

    但也不是说他会因此便无视掉鸣人的心情,那人类孩子有多在意他关心他他都看在眼里,即使作为妖怪本身偏向于把人类的感情当成是一些麻烦的存在,他还是无法否认,自从遇到鸣人之后他被对方影响心境发生多么大的改变。别的且不提,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他对于人类的感觉除去避而远之的厌恶真的再找不出什么,就算是九品,他也要不住提醒自己那女性的行事风格实在不能称作是普通人类才做得到未将友人帐的初代主人远远赶开去。

    结果,轮到漩涡九品的儿子漩涡鸣人却变成他甘愿成为那小子保镖的状况,就算因而被一些同类叫成人类的帮凶甚至宠物又怎样,他才懒得管。当然他也不是不知道比起妖怪人类的生命有多短暂,而金发人类那抹总令他觉得温暖的笑容他其实想要更长久地看到,不过那都是可以事到临头再去烦的东西,眼下他需要做的,只是陪伴在鸣人身边并尽力扫去不论那孩子去不去招惹都会砸到头上的麻烦而已。

    而这种天气里他没有钻在鸣人身边某个地方睡觉反倒跑出来淋大雨正是因为横在眼前的一桩麻烦。

    低速飞行里木叶山林的景色渐次映入微眯起的异色眸中,尽管有雨幕阻碍,还是足够让银发妖物看清因为大雨的关系林子里比起往日有更少妖怪在奔走,不过这不是他想探究弄清的部分,集中自身的妖力去辨识感知,翅妖再多飞出一段距离后在某棵老树上方停住,缓缓拍打羽翼令自己悬立在半空,男性朝那外表看不出异样却隐隐透出某种沉抑气息的树干投以警惕的盯视并拧眉。

    未待他有所行动,藏身其中的家伙似已感觉到威胁先一步出手,水声鸣动里卡卡西相当惊险地瞬间向后掠出才未给激射而来的几十道水柱穿出满身窟窿,即使如此,脸颊及手臂还是留下不少细碎擦伤,血丝渗出来随即被越发急骤的雨冲得干干净净。微怒地蹙眉,雷妖挥手打出两道电光还以颜色,老树顿时焦黑爆裂开来,原处只留下一抹极淡的黑色雾气,不给对方反应机会,银发妖怪将炸燃开的大片雷光投落向下,银蓝光没入地表随即化作圆形的雷电之阵拔地而起,圆环中交叉闪动着妖力结成的刺目光刃,毫不留情地贯穿撕扯着黑雾。


    回复
    举报|3楼2012-09-05 19:37

      原本便极淡的雾气很快消散殆尽,挥手退去电光,卡卡西步上前垂眸看向被大雨冲刷着的一小块焦痕,片刻过后眉蹙得更紧。被那家伙走掉,真是很会玩障眼法的妖怪。木叶这些日子的降雨频频令他觉得稍微有些在意,问九喇嘛地达罗他们得到的回答却是感应不到不寻常气息,多方搜寻亦一无所获,直到想起那时见过的蓖麻妖怪,他抱着打探之意走了趟砂岩才总算得到一些线索。

      可果然这家伙没那么容易对付。啊,总之先回去,不然鸣人会担心,捉妖赶怪的事如今看来似乎只好和那孩子商量看看再说。

      +

      「嘛,我说,鸣人。」只是一些舔舔都会好的小小擦伤,这孩子犯不着将他整条前臂裹得严严实实而且还满脸快哭出来的神情吧?尽管觉得男生像小青蛙一样鼓起的面颊实在很好笑而手臂的闷热感觉则有点烦人,银发妖怪还是无法忽略正充斥整个胸膛的温暖感觉,跟从直觉伸出未被男生捉住的另只手去按向那丛总被他作为睡床的金发。「这样包住很热呢,都说了不用管很快就会好,还有你可别打算把我的头也包起来。」

      「当然不会,老师你的伤都在脸上包住头又不会有用。」反握住他留在那堆金发中的手掌,作为友人帐现任主人的漩涡男生露出某种令雷系妖怪有点读不懂的神情,丢开已经没用的绷带以右手拇指轻轻擦过他面颊的某处。「呐,还痛吗?」暖暖痒痒的感觉并不坏,足以令他忽略掉微乎其微的涩痛放任那孩子多摩挲他的脸颊片刻后把嘴唇落在手指先前所在的位置,对这种若有似无的触碰感到不足够,翅妖在男孩子打算退开的瞬间捧住那张仍然未展露半点笑意的胡须脸非常直接地给他亲过去。「一点都不。」

      鸣人先是一怔接着便热切地回应,一边吮吸啃咬着他的唇瓣一边将他整个压倒在床带来短暂的昏眩,卡卡西垂眸享受着鸣人整个压在他身上带来的沉重分量及与之伴随的热度,金色发落在面颊带来的微痒感令他稍微有点分神,很快便轻笑着一手按在男生脑后半玩味地想不如和这孩子比看看谁的持久度更佳,然而未等翅妖拿回主导权,多在他唇畔舔吻一记后男生已经看来有点不舍地退开去。

      「呼,就算不痛也不能放着不管,只有最普通的OK绷,老师你稍微凑合下。」鸣人带点顽皮意味地吐舌,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一手抓了什么东西直接按在他面颊并相当利落地固定住。「等明天去问小樱哪里有好看的花色卖。唔嗯,别动,这边也……」抬手摸过去发现是形状用途都颇为熟悉的某种东西,翅膀妖物背脊一僵,立即翻身坐起不高兴地瞪住正拿过另枚在他看来根本是人类莫名其妙的创造之一的讨厌玩意准备贴过来的金发人类。

      这小子居然在他帅气的脸上贴那种就算不花花绿绿也一样难看的鬼玩意!毛球状态的话他还勉强可以忍受本来姿态根本想都别想!刚刚是他大意才会被这孩子得手所以别想他呆等着被贴出满脸道道!

      「喂。拿开啦,我才不想满脸都是那种奇怪玩意。」边说边摸索着去扯脸颊那片,却发现牢靠黏在皮肤上的东西并不能很容易撕去,不等卡卡西加大力气,鸣人已经压住他手背摆出少见的认真神情,眸中有着快要将他吸入般的深邃幽蓝。「乖一点,卡卡西老师,不然我生气了。」


      回复
      举报|4楼2012-09-05 19:38

        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轻哼,妖怪保镖稍微歪头沉吟数秒,缓缓弯起唇角。「啊,那就让你贴到够。」化为小刺猬滚落在床铺,毛球保镖眯眸看着鸣人先是错愕接着便垮下肩的反应偷笑,男孩子很快仍是有点扁嘴地小心伸手捧起他,发现那双蓝色眸中的纵容,小动物满意地蜷动几下令自己可以躺得更舒服。唔嗯,果然鸣人的掌心比起没温度的布料更加叫他想睡,反正对手不是可以轻松解决的角色,等回复力气再慢慢讲给鸣人并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也不迟。

        合起眼帘享受人类男孩的手指轻轻顺过刺毛的舒服感觉,小银球以昏昏欲睡的低哑嗓音作出在他而言相当重要的提醒。「晚饭记得叫我。」然后就不客气地在专属位置睡去。

        +

        「我说鸣人,仓鼠君看起来很没精神,是天气太热的关系吗?」还未完全摆脱半梦半醒的朦胧便听见这样一句,小毛球懒懒睁开眼,却发现声音主人,那名被鸣人唤作大哥的黑发家长正伸手过来似是打算摸向他,有再多睡意都立即被惊走,只接受鸣人限定亲近的妖怪保镖立即竖起刺毛不悦地瞪住对方希望这人懂得知难而退。他也不想因为刺得对方满手洞而被鸣人抱怨不过不准碰就是不准碰,他是有自己骄傲的妖怪才不是那些人类眼中纯是用来养着玩的小宠物。

        显然没有发现他的警告,那有够呆的人类整个手掌压过来眼看就要落在杀伤力全开的刺毛上,小动物轻哼着打算由他去吃痛,但就在此时来自另名人类的指头握住他一小把背毛将他整个揪开去,安放在有着熟悉温度的膝头。「小卡只是没睡饱罢了,伊鲁卡大哥你不用担心。」

        以毛团姿态下有够细小的手爪勉强捉住男孩子的皮肉保持平衡,翅膀妖怪稍微调整位置确保自己不会给晃下去后便趴在那片麦色上准备睡个回笼觉,反正两名人类又在搞一些他弄不懂的玩意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没空来扰他,雨下得很大鸣人说是要和友人们商量怎样解决眼下麻烦的计划也不得不推迟,既然多下一两天雨还淹不掉木叶,那他也乐得在想到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前暂时偷个闲。

        说起来,不知为何总觉得说不定最后会变成‘人类妖怪大联盟在漩涡大魔王指挥下荡平外来魔怪还木叶和平安宁’的局面。

        「唔,于是这长度可以吗?会不会有点嫌短?」一抹鲜艳的颜色掠过眼前,小刺球有些好奇地抬眼,发现金发男生正把一条红色细绳举给对面的男人看,绳子尾端软软垂下来,只要他稍微仰头便能碰到。得到男人「这样刚刚好」的肯定后鸣人再多剪了两段细绳拿在手里,而黑发家长则用一块方形布包住团好的纸球,在鸣人帮忙下以线绳固定住做成大头娃娃模样,接着便拿过水笔在娃娃脑袋位置画上几笔,将本来一片白的部分变成有着胡须印记的脸。

        呀,他刚刚确实打算去睡没错,不过妖怪偶尔也会有好奇心需要被满足的时候。这东西的样子绝对是有些眼熟但他又一时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反正活过太久人类的玩意他也见得多了,说不定这也曾经是什么祭祀或典礼的用品之一。

        「啊哈,怎样,是不是画得不太像?唔唔我真的没有美术天分呢。」年长的人类把那颗大头娃娃凑到鸣人脸旁打量一眼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抓头,不过要翅膀妖怪说的话,其实那张有着左三右三胡须和圆滚大眼的脸实在很难认错,就算比本人要呆上不知多少倍,作为小布偶也只是增加可爱度罢了。


        回复
        举报|5楼2012-09-05 19:38

          当然他才没有必要说给这名不懂妖怪话的人类知道。

          很快另一只布偶也成形,这次鸣人接过了水笔并在那团白上画出有着半掩双眸右边眼睛还带一道浅痕的脸容,明显是按照他本来面貌抽象出来的样子,小动物正在暗叹金发男生的画工也没好到哪里去便听到人类家长有点惊讶地赞着「鸣人好厉害把仓鼠君画得这么可爱」然后把两只布偶挤在一起做出脸贴脸的姿势。黑线地怀疑这人到底怎样把妖怪脸和仓鼠脸认错(某种程度来讲说不定是可怕直觉的体现),卡卡西回过头去看鸣人,却发现那孩子正在有点脸红地轻笑。

          而他可不想承认自己藏在那堆刺毛底下的脸颊也不禁跟着隐隐发烫。脸贴脸而已,比这更亲昵的行为他和鸣人也不是没有做过。

          趁着黑发人类去将完成的三只布偶挂上屋檐,鸣人悄声告诉他那是人类叫做晴天娃娃的用来祈求好天气的东西,妖怪保镖对此单纯挑眉,相当清楚那玩意多半起不到什么效果。要结束这异常的雨季可没有如此轻松,除去设法解决那位正停留于木叶的客人,实在没什么捷径可走。

          嘛,算起来这次倒不是麻烦找上门反而是他主动去揽麻烦上身。不过,就算是他,偶尔也会有心血来潮无论如何都想要守住某样东西的时候,就像是当初决定成为鸣人的保镖那样。

          +

          拥有一个忙乱的早晨……好吧其实都是鸣人在忙他需要做的只是在完成早餐后跳到人类的头顶罢了,此时小小的刺球需要用力抓住两把金毛才能保证自己不会给死命朝前飞跑的饲主甩开去,感觉有点颠簸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事实上这种半带刺激的旅程反而叫习惯平稳的小动物体验到一点趣味。当然听任处于迟到危险下的鸣人这样拼命跑搞到挥汗如雨似乎也算得上是他这名保镖的失职,但就算再愿意展开羽翅带着鸣人直接飞去那个他终于可以记清是叫学校的目的地,考虑到这时间正有多少人类在街上走动也令他没法放手去做。

          毕竟与他这种根本不必在乎人类眼光的异族成员不同,那孩子终究是人类之中的一员,而他可不觉得至今为止鸣人收到的异样眼光还不够多。

          「呜呼呼呼呼最后冲刺老师我们赢……呜哇啊借过一下呀这位同学!」一边飞速拐过街角一边分神向他开心地宣告,结果就在下一秒鸣人的嗓音便受惊到有点变调并且立即变成大吼,因为一道身影,一道就堵在他们前进方向上的身影太过迟地进入了视野而他真的觉得或许立即展开翅膀带着男生飞起来躲开这致命一击是个好主意。

          不过鸣人比预想更快到达那抹身影背后代表着就算他想做出任何补救也已经是来不及。

          「抱歉呀呀呀呀呀!」撞上了,但居然只是肩膀,或者说幸好只是肩膀。卡卡西发现自己有一瞬间飞起在空中随即重重落回鸣人头顶害那孩子似乎因为吃痛低呼了一声,不过这种时候明显没空抱怨太多,男生只是胡乱朝后摆手致歉的同时向着就在眼前的校门冲刺。于因为迎着风势变得有点乱的金发丛中回头,卡卡西勉强来得及瞥到一张大半都被遮在衣领后而那露出的一小半还要加上墨镜来掩掩藏藏的,怎么看怎么是在玩神秘的呆脸。


          回复
          举报|6楼2012-09-05 19:39

            啧。抑制妖力的水平差太远,这样混在人类里可是很危险的呢,小鬼。

            并未把意外见到同类的事情放在心上,刺团保镖在鸣人跑进教室的前一刻熟练地从男生头顶转移到裤袋,而直到现在小动物也超级不喜欢的刺耳声音——鸣人说过那叫做上课铃代表着一天课程的开始——就在男生坐定在自己位置的瞬间响起。

            从带有鸣人体温的裤袋中探出头发现他已经看惯的黑发女性人类并未望向这边,卡卡西放心地勾住一点布料钻出来翻上鸣人大腿,这地方当然比起冰凉的桌洞不知舒服多少倍不过翅妖本身早就学懂如果是在人多的地方那就尽量不要给鸣人惹麻烦,所以小刺猬只是放任自己在那片温热里停留多几秒后便踩着还算是有点肌肉的腿部一路攀到桌子边沿,跳进那方小小的洞口。

            「鸣人你真好运,若是阿斯玛老师绝对会放课后把你叫去念叨一顿。」坐鸣人后边那刺青男生压低嗓音感叹,就算对人类的各种麻烦事不感兴趣,关于念叨的字眼也让小毛团联想得到这指的多半是说教时间长到他可以在鸣人裤袋里睡饱一觉的胡子男,趴低身体合起眼,妖怪保镖不禁半认真地考虑着鸣人到底有多少时候可以被称作是好运,想来想去结论却是漩涡鸣人根本就是个运气不佳麻烦不断的倒霉人类,而且在发出归还友人帐上名字的誓言后这孩子的麻烦甚至比以往更多,算起来没有他稍微挡去一些危险的话说不定友人帐早就换主而妖力丰沛的第二任主人则成为妖怪们美味的口中餐。

            根本单纯好心到一塌糊涂,这空有灵力不懂运用的小子就是要一次又一次不怕受伤地主动撞进麻烦里,然后在需要支付代价的时候挡在他前面说着也想要保护他。笨蛋人类。

            那名讲着他听不懂的东西的人类女性似乎提出什么问题并叫起鸣人回答,飞走的思绪被熟悉嗓音唤回,小动物发现就算鸣人只是在有点结巴地说着与他无关的话他也很高兴由鸣人的声音代替吵得他完全不想睡的女声。呼,果然在这儿耗时间还是有点无趣。不断提醒自己别给鸣人找麻烦来阻止跳去男生腿上或者干脆跑去外面找棵树睡的念头占据整个思考,银色刺猬再多发呆片刻干脆顺着桌洞侧边滚来滚去给自己找一点乐子,细小动静并未引起这间教室里别人的注意,鸣人却是很快便看见他在做什么并伸过左手来轻轻捉住他,带点笑意地低喃「当下跌下去呀老师」。

            小动物默默在男生手指上啃一口得到对方的放手,未等他缩回更里面,那只手转变方向盖过来覆住他后背开始轻柔地抚摸着刺毛,对这服侍感到还算满意,银毛球重新找好姿势趴下去,继续他的发呆。

            尽管人类女性的吵耳声音似乎不再像先前那样叫他觉得有点烦。

            +

            「为何你这红头会在这里……唔唔唔唔唔!」鸣人用力指住某个方向大吼随即被那名有些时候可以很可怕的人类小姑娘捂住嘴,跟在他们后面的黑发男生则是立即把通往这处人类叫做天台地方的门关好,尽管像是卡卡西这种善于观察的妖怪很容易就看出那孩子根本也是在状况外。把小姑娘的行为理解成不希望吸引不必要的注意并对这种当机立断的做法感到赞同,刺猬保镖眯起双眸打量那名站在墙边依旧做僧侣打扮的红发小鬼,缓缓挑起眉。


            回复
            举报|7楼2012-09-05 19:39

              「嘛,捉妖捉到这里来吗,小鬼?」「算是。还有别说你没察觉到,那家伙的事。」平板无起伏的语气加上冷淡表情,卡卡西有点记不住名字的红发除妖师看起来仍是一贯的傲慢,注意到他话中所指,翅膀妖怪不由得有些诧异地歪头对上那双似在燃着冷焰的绿眸。「你有所打算?顺便一提,我有和他交手,实力如何姑且不论,要找到他可没那么容易。」

              「我遇见一个人。有这个人在,绝对能够找到他。漩涡鸣人,要加入吗?你的力量会很有用。」相当直接说出来此的目的,红发人类向友人帐现任主人做出邀请。注意到金发男生明显的怔愣,卡卡西不悦地朝除妖师投去警告的一瞥,跳下鸣人头顶变回本来姿态。「别把鸣人的出力视作理所当然,不像你们这些家伙,他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成为放在战阵前的挡箭牌,我可以一同前往,不过鸣人不行,他不懂任何防御和攻击的咒术,绝对会变成……啊,这样说来,莫非你正是想着,让鸣人去充当吸引那家伙的诱饵?」

              嗓音一点点冷下去,银发翅妖毫不掩饰敌意地在掌心点起嘶鸣电光,抬起右手直直指向没有作声的红发人类。「想都别想。看在小姑娘份上我才懒得一见面就和你杀来打去,不过敢打这种主意,果然你当我这保镖只是摆设吗?」「诶?啊嘞?卡卡西老师你先别生气,红头,呃,我爱罗应该不是那种人啦,虽然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很老成可毕竟是小孩子嘛,老师你稍微让着他点,让着他点。」不知何时绕到他前面的鸣人两手紧紧抱住他腰似乎很怕他真的立即冲上去结果那小鬼,瞪大的蓝色眼睛里有着相当多的焦急关切,以及一小点不在状况的茫然。

              想到这孩子就算成长过程里受到各种来自他人的漠视怀疑伤害也仍是抱有一颗纯粹不被污染的心,男性妖物只能缓缓垂下眼眸,不太情愿地收起雷光将掌心落在那丛总是叫他感觉到温暖的金发上。「啊,听你的。」随即轻哼着以小小刺球的姿态落在地面。

              「那个,虽然不太明白怎回事不过……」在场唯一的女性步向前,小动物有点困惑地看着那粉发身影走到除妖师和鸣人之间,搞不懂这位灵力实在算不上高的小姑娘是打算做什么。而在下一刻女孩子便以行动为在场所有人作出解释——猛地两手揪住红发除妖师领口,尽管称不上柔弱但平时还是满注意自身女性形象的春野女生一边摇晃着那比她要高出小半头的远亲一边怒声低吼。「你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别随随便便就把我的朋友扯进危险里!」

              死寂漫延开来,发现包括天藏在内所有男性物种都在摆出受惊过度的表情(好吧他才注意到化身棕猫的不知何时也跑出来此刻正贴在那叫佐井的孩子脚边),暗暗为小姑娘叫好的小刺猬咬住制服裤脚攀到鸣人身上去,很快到达足以给他站稳的肩膀隔着布料抓住一点肉吸引到鸣人的注意。「真是有精神的小姑娘呢。」

              鸣人仍然有点呆愣地点头,不过小动物猜得到男生此时心底想必充满被友人保护的感动,而别说鸣人,连他都不禁有点被小姑娘突然的爆发吓一跳,当然,也不是说一向懒得揣摩人类心思的雷系妖怪对于背后的原因会有兴趣。「那个,卡卡西老师?」似乎有些迟疑的嗓音,而银刺猬发现在鸣人开口的一刻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绷紧背脊,隐隐猜得到这从来不把自身安危当回事的笨蛋人类打算说什么,自认做不出违背这孩子意愿事情的妖怪保镖还是只能沉默着等待。

              「我想和你一起。」


              回复
              举报|8楼2012-09-05 19:40

                +

                红发除妖师所说的人,是来自叫做‘雨泽’的山镇的名为三船的人类老者,随身带有一把看到便知绝非普通人类用得来的刀。既然站在同一战线,三船也没有向他们隐瞒的意思,尽量简洁地说明了关于那位棘手存在的事情。

                在遥远的过去,山镇还没有名字的时代,连年的大旱令靠耕作维持生计的住民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不断有人死去,逃离,小小的镇子眼看将遭遇毁灭。绝望中的人们仍然没有停止向上天祈祷,怀抱着司掌雨露的神明终究会怜悯他们的期待。终于,自称叫半藏的神明出现在人们面前,降洒雨露滋润庄稼,带来久违的收成。人们活了下来,以感激之心建起祠堂供奉这位在绝境中降临的神明,并且为山镇定下‘雨泽’的名字以示不忘神明的恩惠。

                然而,不像依托人类信仰甚至可以永恒存在下去的神明,人类的生命短暂而脆弱,世代交替之间,虔诚和纯净的心渐渐无法传承下去,原本的感恩在岁月过后亦不知不觉被遗忘在蒙尘的角落。即使是曾拥有强大力量的半藏神,在失去人们的供奉后也只能一天更比一天衰弱,被人类抛弃的神明没有离开,不知怀抱着怎样心情守在冷落的祠堂中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半藏神没有等到他想要的解脱,反而意外等来被强大恶灵追赶着跑进祠堂的年轻阴阳师,照理该是对人类不再怀有什么期待的神明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陌生的人类身前,以近乎衰竭的神力勉强困缚住妖物,然后笑着向人类说,封印吧,连同我一起。人类照做,之后便放弃游走四处定居在小镇,以祠堂为中心建起自己的住所。不够稳定的封印中,神明和恶灵继续着争斗纠缠,其中的嘶吼和话语令人类战栗,但更多是对于神明的感激以及少许期待——或许期待终有一天神明会战胜恶灵,到那个时候他便可以解开封印,还神明该有的自由。

                然而直到人类老去迎向死亡的那一天,封印还是静静刻落在神祠之中,隐约泄出的属于神明的白色光芒比起最初更要黯淡,反而是恶灵的黑色雾气叫嚣盘绕着似乎就快挣脱。除妖师的后人一代接一代地出生,成长,老去,死亡,先祖最后的愿望被传承下来,每一代中必有一人履行守护封印的责任,等待不知哪天才会到来的终了之时。

                「那位半藏大人,我是见过的,在我年纪还小的时候。被选为下任守护者的那天,我跑去看神祠里的封印,结果半藏大人现出身形来,说是趁着恶灵在吸取污浊之气出来看看这里变成什么样。只是抹近乎透明的影子,声音也很虚弱,他说,小家伙,记得把自己变强点,强到足以斩恶弑神。那时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如今看来,大概对于会变成这样早有预感吧。」这样说着的老者,眼中有复杂的情绪一掠而过。明明该是等待着为其解去束缚的神明,却变成必须亲手斩灭的局面,没有所谓的应该不应该,愿意不愿意,横在眼前的路,最终还是只余一条。

                施下封印的那刻,年轻的阴阳师大概绝不会想到很久之后神明与恶灵竟融为一体破开封印,那个存在不再是神明也不全然是恶灵,神明之体,恶灵之念,所过之处大雨宛若半藏神最初降临人间那一年一样地落下,这一次,却成不肯休止的悲泣。或许是最初失去人类信仰时候便产生的一点失望落寞渐渐生长起来令心有了空隙,或许是太长太长的战斗带来的精疲力尽终究引致放弃,昔日的雨神沦落为不得不被驱灭的灾祸之源,不知是否还会有一丝属于眷顾人类的神明的意念留在那具身躯最深的地方,安静等待最后的救赎。


                回复
                举报|9楼2012-09-05 19:40

                  发现或许还是该叫他为‘半藏’的家伙只是徒劳挥动手臂却无论如何脱不出虹光造出的囚笼,翅膀妖怪并未上前而是站在远处等待老者进行最后的步骤,尽管手心积聚的妖力还是未有散去。以流畅动作抽出佩在腰间的长刀,这一任的守护亦将是最后一任的守护将刀尖对准近在咫尺的心口,苍老的面庞上缓缓挂起一抹浅笑。「让您等待这么久真是抱歉,半藏大人。现在的我,已经强到足以斩恶弑神,所以,这就送您去该去的地方。」

                  具有长发男性外表的昔日雨神喉咙中发出不成声的嘶吼,卡卡西听不清也听不懂那些断续的字句,站在方阵四角的四个人类孩子大概是听得清的,不过他想他们该是同样听不懂。可是都没有关系,这些话并不是说给他们听,能够听清,能够听懂的人,只要有那一个就足够。

                  「不用谢。那么,再见了,半藏大人。」刀尖前送刺入心口,代替血液流出的黑色雾气似是不甘地扭曲抽动着,在越发耀眼的虹光里一丝丝消散,那具身躯仿佛凝固般保持着挺立的站姿,直到再也没有黑雾顺着刀锋抽离,才随着一记颤动后开始变浅变薄的虹光一起,慢慢地,慢慢地,像是对这大地还留有些许眷恋般,在安静中化作碎落的荧光随风投向天际。

                  力量再强,活得再久,消失的时候也都会像这样不留一点痕迹。神明也好,妖怪也好,恶灵也好,对于非人类的族群,‘死亡’这概念从来都不存在。消失就只是消失,离去就只是离去,于他们而言,这不过意味着下一场轮回的开始。

                  +

                  「呀哈哈,因为一直下雨很久没这样和老师一起慢慢走回去了呢。」与其他人类道别后拐进岔路,鸣人掩不住高兴地感叹,歪头躲过从街旁树上掉落的水珠。不过这些天来积在叶间的雨水实在有点多,躲过这边躲不过那边,仍有不少水珠落进鸣人头发里,其中一滴还刚好掉在小毛球背上带来一点冰凉。

                  皱起眉,身上的雨水一时半会儿还干不掉不过也没有把自己弄到更湿打算的妖怪保镖从男生头顶跳开幻回本来姿态,对于男生有点愣的反应挑眉。「嗯?」「老师你头不痛了?还有穿上鞋子呀当心受凉!」指着他踩在浅浅积水里的赤足,鸣人有点脸红地跳起来提醒,然后很快换成相当认真的关切神情。「不舒服要说喔,老师你少拿妖怪不生病的那一套当借口来乱逞强。唔,给我试试烧不烧。」

                  不等他回话便将掌心贴在他额头,似是对他的体温满意,金发人类露出一点笑然后稍微拨开他湿漉漉的额发。「算你过关。老师你的头发好像长了一些,呐,过些日子天气更热的时候这样会有点容易出汗,看看不然到时买几只发卡帮你弄起来。」

                  发卡?若他没记错那似乎是人类女孩子才会用到的玩意。「别打奇怪的主意。」给男生一记敲头换来小小的痛呼及扁嘴,男性妖怪心情不错地弯起唇,展开羽翅轻轻在身侧拍动。「带你飞回去?」其实对他来说走还是飞都无所谓,不过想到先前支撑四方之阵或许会让鸣人有点累,或许飞回去要更好,虽说这孩子看起来可没有一点累到的样子。

                  「不要。我啊,还是更想这样。」牵过他左手牢牢握在掌心,蓝色双眼在天开云散后显得格外灿然的阳光里闪动着璀璨光亮的人类男生迅速在他唇边偷走一个小小的亲吻,稍微退开一点距离,满足地舔舔嘴唇露齿而笑。

                  「呐,卡卡西老师,我们回家。」



                  ——(本部分)完——


                  回复
                  举报|11楼2012-09-05 19:41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09-08 09:59
                      呀呀= =还是好治愈好脑补

                      怎么没人顶呢开学了大家都忙去了吗0.0


                      回复
                      举报|13楼2012-09-09 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