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素材吧 关注:7,550,154贴子:475,422,499

回复:【反苏文】以我之名起誓!苏神不死,誓不成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继续


17楼2012-08-24 17:24
回复


    第五章 玛丽苏之神你给我去死啊!

    当我醒过来时,自己已经呈大字型躺在手术台上,手脚都被坚韧的皮带固定住。

    混蛋萨尔阿波罗!!!!你把我绑成这个样子是要干嘛啊!=皿=!

    “妮露大人……”我绝望地瞪着天花板,嘴里却不知不觉中唤出了妮露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她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吧。

    虽然只是个小孩子……但看漫画的时候,恢复成人姿态的她确实是个很可靠的破面。

    如果妮露大人能恢复原身,萨尔阿波罗神马的通通都要够给我去死啊去死!

    狠狠地意淫一番萨尔阿波罗被妮露打到跪地求饶的场面后,兴奋的情绪渐渐消退,我开始哀怨自己悲惨的命运……

    为什么当我被抓的时候你不恢复真身啊妮露大人……TAT

    是不是只有黑崎才能让你成人化啊妮露大人……T______T

    呜呜呜呜呜呜虽然我早知道自己不过是个路人甲但是被这样差别对待还是会感到心痛的呀口胡……

    “你醒了?”一个阴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猛地撑大眼眶,脑袋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萨尔阿波罗,你把我抓来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脾气真大啊,明明都已经被绑住了。”萨尔阿波罗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如果再吵我就把你的嘴巴堵起来哦~~一点美感都没有的声音我是无法容忍的哦……”

    “……”我= =地看着他:“你不是很喜欢听别人的惨叫吗……”

    “你对我倒是很了解嘛~”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看来这家伙不喜欢被别人说破心事。

    “还好……我只是觉得你跟涅茧利是同一品种,科学狂人总有相似之处的……”弱弱。

    “涅茧利……?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死神技术开发局的第十二番队队长吧?”他摸着下巴,恍然大悟。

    “啊……是的,是他。

    萨尔阿波罗轻轻笑起来,阴森的笑声回荡在实验室中。

    “你给我听好了,死神。”他忽然变脸,用指甲修长的手指掐住我的下巴,逼迫我直视他的双眼:“不要拿那种三流科学家跟我相提并论!我的科学是艺术!你听懂了吗?那种三流科学家怎么可能理解我这种艺术呢!”

    “……”

    = =最后还不是死在人家手上。

    我懒得跟他解释。

    “萨尔阿波罗……你把我抓来到底是为什么……”

    “啊……说到这个问题……”他恢复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手指从我的下巴移到我的眼角,忽然用两指撑开我的眼眶——

    痛!!!!!!!!

    痛啊混蛋!!!你想把我的眼眶撑裂吗?!

    心里这么想着的我嘴里也骂出来了。

    萨尔阿波罗却没有理会,他盯着我的眼睛,笑着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双眼颜色不同的人呢……真有趣……”

    “……”惊恐。

    被一个科学狂人评价“真有趣”,绝对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那个……你们这里的人都没有那什么虹膜XXX症吗?”忘记具体名字了,我就随便糊弄了一句。

    “什么是虹膜XXX症?”他饶有兴致地问。

    我:“……”

    你厉害,萨尔阿波罗,我随便咕哝的部分你都能一丝不差地复述出来。

    “其实,我的眼睛颜色不一跟我的特质没有任何关系,说穿了这只是从娘胎出来的时候因为缺少某些激素而造成了,抱歉啊,让你失望了,我真的没有什么研究价值的。”

    我一边绞尽脑汁地劝说萨尔阿波罗放弃研究我双眼的冲动,一边在心中诅咒玛丽苏之神一万遍啊一万遍!

    你丫个死贝戈人,叫你别给我弄双色的眼睛!现在好了吧!害得我要被实验了!

    我不要被这个科学狂人解剖啊啊啊啊啊!!!!!

    


    18楼2012-08-24 17:25
    回复
      萨尔阿波罗安静地听我说完,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我惴惴不安地盯着他脸部肌肉的每一丝变化,心跳得特别快特别快。

      在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的时候,他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也许……”他慢吞吞地开口,“两眼颜色不一真的是因为从娘胎出来的时候缺少某种激素而造成的……”

      “就是的就是的!”我又惊又喜地叫起来:“第八十刃萨尔阿波罗大人,您是在是太英明神武了!竟然这么快就明白过来!”

      “但你眼睛里面的图案,应该就不是因为缺少什么激素而造成的了吧?”

      “呃?!”

      什么?!

      什么眼睛里面的图案?!

      我眼睛里面有什么见鬼的图案吗?!

      我惊恐地瞪着萨尔阿波罗,直到这时,我才绝望地从他的双眼倒映中看到我自己的眼睛里面……

      那……那三个宛若勾玉般的图案是……

      写……写轮眼……!

      囧啊啊啊啊啊!!!!!!!!!!

      玛丽苏之神你个贝戈狗!我TM早就跟你丫个死贝戈人说我要穿越到死神世界,你丫为毛要给我弄个写轮眼啊混蛋!!!!

      你对写轮眼就那么执着吗?!

      被你害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惊吓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不能怪我,真的不能怪我!我也不想哭的!但是太恐怖了!一想到待会儿我会因为这对该死的毫无用处的写轮眼而被活生生挖出眼珠子,我的眼泪就忍不住要飙出来啊!

      我是被吓的!我真的是被吓的!

      “咦?”萨尔阿波罗再次发出了兴致勃勃的声音:“你的眼泪很特殊哦……流出眼眶之后竟然会变成……紫水晶?”

      萨尔阿波罗捡起一颗紫水晶在我面前展示。

      我眼睛睁得更大了。

      我草【百度你最好了】你妹子啊玛丽苏之神!你到底还要给我添加多少项天雷滚滚的异能才肯罢休啊?!为什么眼睛会变成紫水晶啊我完全无法理解啊!

      这要苏到什么程度的人才能具备这样的体质啊!?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 =了。

      萨尔阿波罗微笑看了我许久,最终,他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俯视我:“原本打算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的,但既然你的眼泪如此特殊,那就不能挖眼了。我要好好想一下如何在保全你双眼的情况下研究它们。”

      说完,萨尔阿波罗转身离开了实验室。

      我躺在手术台上,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不用被挖眼了……?

      不用被挖眼了!!!!!

      啊啊啊啊啊啊上帝保佑啊啊啊啊啊啊啊!!!!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十八罗汉BLABLABLA总之就是天上所有不管东方还是西方的神除了玛丽苏之神以外我都要感激你们啊啊啊啊啊啊!!!我保证只要我能安全回到自己的世界我一定会逐个给你们上香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躺在手术台上又哭又笑,当劫后重生的喜悦淡去后,我才渐渐平复下来。

      不对,现在不是感激神佛的时候。

      萨尔阿波罗走了。

      那么现在是不是要……快点想办法逃啊?!


      19楼2012-08-24 17:28
      回复
        第五章 最佳忠诚奖 乌尔奇奥拉!

        在虚圈之中,我无异于一个废物。不要说什么像其他玛丽苏一样“心念一动天下我有”,又或者是根据不同情况爆发出不同异能来脱离困境,就连现在把我固定在手术台上皮带我都挣不开。

        我像个翻不过身的乌龟一样拼命地挣扎,得到的却是越来越疼痛的手腕——表皮应该被皮带磨破了吧。

        萨尔阿波罗,你是个变态啊!

        为什么要用皮带绑我啊!你就算把我扔进地牢让我对挖地洞有个盼头也不至于让我像现在这样无助啊!

        我瞪着天花板,发出一阵呜咽。

        谁来救我啊……呜呜呜呜……如果继续呆在这里,真的会被解剖的啊……

        萨尔阿波罗说会在保全我双眼的情况下研究它们,听到这句话的我根本无法高兴起来,因为就算不挖眼,也有的是办法让我生不如死——我对变态科学狂人用刑的手段是很有信心的。

        “该死的玛丽苏之神啊我草你十八代祖宗啊你TM不给我实用的能力就算了竟然还弄什么双色眼睛什么写轮眼害得我现在这副模样我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会把你打成贝戈狗啊混蛋!”

        就在这时,我听见门外传来萨尔阿波罗的声音,吓得我当场噤声。

        仔细一听,却发现他是在跟别人争辩:“那是我好不容易抓回来的实验品,你凭什么带走!”

        咦?

        咦咦咦?

        咦咦咦咦咦!?

        有、有人要来把我带走?!而且听萨尔阿波罗的语气,那人好像与他平级甚至隐隐有压制他的势头,否则以萨尔阿波罗那个变态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跟人废话,直接将人拖走解剖得了。

        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只要能让我逃出生天,我都会感激他一辈子啊啊啊啊!

        快来把我带走吧!

        


        20楼2012-08-24 17:29
        回复
          “蓝染大人要见她。”另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听到那个声音以及那个声音所说的内容的瞬间,我刹时冻结!!!!整个人如坠冰窖,满腔的喜悦之情霎时变为深深的恐惧。

          那……那是……那那那那是……

          那个声音是……

          乌乌乌……乌尔奇奥拉!!!!

          天天天天啊!他他他他刚才说什么?!

          蓝蓝蓝蓝染要见我?!

          不不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更加惊恐地挣扎起来,虽然我知道这不过是垂死挣扎,但是极度的恐惧让我顾不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无用功——

          我要逃!逃得远远的!

          见蓝染?!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落在萨尔阿波罗手上都比见蓝染好啊!谁知道那个大反派会怎么对我啊?!我可没有织姬那种“双天归盾我拒绝”的能力啊!而且就连葛利姆乔这个重量级手下都被他默许东仙要砍掉了手臂,我有几条命啊敢去见蓝染!!!!!!

          还有蓝染为毛想要见我啊?!我根本没有能让他看上眼的能力吧?!

          这该不会是我在做梦吧?!该死这个噩梦太逼真了好恐怖!

          就在这时,我听见萨尔阿波罗弱气让开的脚步声,然后又听见了乌尔奇奥拉特有的沉稳脚步声慢慢逼近实验室。

          我要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如果是恶梦的话就快点醒吧!再不醒就晚啦!

          我发狂似的用力振动手臂,那固定在手术台上的皮带竟被我的狂劲弄松了一点。

          然而只是一点空隙,仍不足以让我挣脱。

          而乌尔奇奥拉的脚步声已经停在实验室门外。

          我听见门把扭动的声音——

          神啊!!!!!!!!!!!!!!!

          门开了。一个浑身散发着森冷气息的脸上有绿色泪纹的冷漠男子把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地走过来。

          我吓得闭上眼睛。

          谁来救我——!

          固定在手腕脚腕的皮带突然从中间断裂开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身子一轻,被人从手术台上揪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疯了似的用力挣扎起来,手脚并用地踢打乌尔奇奥拉。我顾不得自己以前看漫画的时候多么多么喜欢他的心情,我现在只知道他是蓝染的爪牙,他要抓我去见那个恐怖又深不可测的终极大反派,而我不能束手就擒,我要反抗!!!!

          乌尔奇奥拉像一尊石雕一般站在原地,任我踢打,脸上连一丝丝情绪波动都没有。

          我踢到脚疼,打到手痛,他却像没事儿人一样,依旧用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冷眼神像看死兔子一样看着我。

          “女人,站起来,跟我去见蓝染大人。”

          “不要!我不去见蓝染!!!!!我还不想死!!!!”

          “……”

          乌尔奇奥拉似乎很不喜欢跟人废话。他直接伸手揪住我的后领,把我像拎小鸡子一样拎起来,另一手依然插在裤兜里,就这么像提着垃圾袋一样把我提出了实验室。

          


          21楼2012-08-24 17:30
          回复
            “放开我!!!!我不去啊!!!你TM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我不要去见蓝染啊啊啊啊!!”我没有放弃挣扎,照样挥舞手臂,蹬着小腿,扯着嗓子大喊。

            像个泼妇吧,但我已别无他法。

            乌尔奇奥拉当做没听见。

            “唔唔……!”渐渐的,领子勒进我的脖子,我不能呼吸了。

            乌尔奇奥拉似无所觉地拎着我往前走。我真恨透了他那么优哉游哉的步伐,永远都那么从容不迫。我抬头看了看那似乎永无止尽的长廊,心想也许在他把我拎出萨尔阿波罗的地盘前,我就能被他勒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不用见蓝染。

            我并非真的害怕见蓝染。

            而是害怕见到他之后被他胁迫站在死神的对立面。

            我不希望自己成为死神的敌人,因为死神里面有我最喜欢的日番冬狮郎、四枫院夜一、更木剑八、乱菊大姐姐、卯之花烈队长、朽木白哉、朽木露琪亚等等……

            如果要我对他们不利,我宁愿现在就被勒死。

            也许我死了之后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呢……

            也许回不去……

            但有什么关系呢……已经……到此为止了……

            我慢慢地闭上双眼……

            就在我感觉自己要死的刹那,乌尔奇奥拉手一松,把我扔到地上。

            我顾不得屁股差点摔成四瓣的痛,伏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悬梁自尽一定是这个世界上过程最痛苦而缓慢的死法!

            “垃圾。”乌尔奇奥拉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从他眼底看到了冰冷的蔑视。

            “我是垃圾又怎样……”我摸着被勒出紫痕的脖子,心里也有点火了——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别以为我不发火,你就当我是hello Kitty!

            “你以为自己就很了不起吗……要不是蓝染用崩玉把你们转化为破面,你们现在还不是要在那片茫茫沙漠中为了生存而互相杀戮!就是不知道你会是杀人的那个,还是被杀的那个了!”我恨恨地说着,声音因为刚被勒过脖子而无比沙哑,但我尽力把每一个字都咬清楚。

            人类是有尊严的!

            破面神马的,即使能毁灭我的肉体,也不能毁灭我的精神!

            虽然在他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的我只能耍耍嘴皮子,但就算只有这样的攻击手段我也要用到极致!

            乌尔奇奥拉漠然看着我,不为所动。

            我瞪着他,冷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就算是那样又如何?反正现在就是你成为了破面,拥有强大的力量,而我依然是个能被你一指捏死的小蚂蚁,过程如何真的不重要,重要是结果,对吗。”

            乌尔奇奥拉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随即又恢复了冷静。

            我狠笑:“我说那些,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你的起点不比我高多少,如果蓝染用崩玉转化的人是我,我照样可以成为与你一样强大的存在!你并非蓝染特意挑选的,你只是在他的残酷实验下的幸存品罢了!如果你当初没有转化成功,蓝染也不会为你感到可惜!所以不要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说白了,你就跟那些用两块钱买了彩票然后中大奖的人没什么两样!如果没有那个大奖,你也不过就是个普通人罢了!”

            我的声音回荡在长廊中,经久不息。

            乌尔奇奥拉默默地看着我,半晌,他缓缓开口——

            “那又如何。”他平静地说道:“蓝染大人把我转化为破面,我就为蓝染大人奉献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除此之外的东西,我都不需要去考虑。起点高或者低,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对我而言,唯一真实的就是对蓝染大人的忠诚。所以别以为你说一番话就能挑拨我和蓝染大人之间的关系,死神。”

            我愣住了。

            啊啊啊啊!我怎么忘记了!乌尔奇奥拉对蓝染那是彻头彻尾的死忠啊!我当初不也是因为他是个“最忠诚最有主见的手下”而喜欢他的吗!?

            见无法说服他,我只能低头叹息。

            


            22楼2012-08-24 17:31
            回复
              乌尔奇奥拉将我从地上拽起来,走到我前面,背对着我说:“跟我走吧,死神。”

              我已无力反抗,只能乖乖地跟他走。

              就算有瞬步的能力又如何。

              在虚圈里面,我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所以我才想要剑八一样强悍的肉体啊……如果有剑八那样的身体,我就算去见蓝染,一句话没说好被东仙要砍,东仙要也砍不动我啊……

              跟着乌尔奇奥拉走了许久,出了实验室,又来到了沙漠上。

              我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

              果然,在不远处的小沙包后面,我看到了一个湖绿色的小小身影因为要偷看而探出半颗脑袋,而那小小的身子则因为乌尔奇奥拉的气势而微微颤抖。

              我望着妮露大人,用嘴型说“快走,别呆在这里”。

              这里是萨尔阿波罗的地盘,妮露大人现在还不能恢复真身,如果被萨尔阿波罗认出来就惨了。

              妮露大人藏在小沙包后面,露出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我微微一笑,笑容不知怎么的有些苦涩。

              我为妮露感到一丝悲哀。

              妮露大人,我知道如果你已经恢复真身的话,一定会来救我的。

              而即使是现在丧失了记忆的人,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虚的你,却依然敢于顶着十刃的气势守在这里。

              这样就够了。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故事——有两个士兵,他们当彼此是兄弟。结果有一次,其中一个在陷在敌阵出不来,另一个则要闯进敌阵救他。

              他们的长官不允许他去,长官说,就算你去了,他也已经救不回来了。你去的唯一后果就是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

              但那个士兵依然去了。

              当他找到自己那已在弥留之际的兄弟时,那个兄弟笑着跟他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当初看到这个故事,我为那个兄弟感到深深的羡慕。即使他要死了,但他在临死前,证明自己拥有了世界上最宝贵最诚挚的情谊。

              死而无憾。

              而现在的我,也体会到了他当时欣慰而骄傲的心情。

              妮露大人,即使已经不复记忆,但那骑士精神却已经铭刻在你心底了不是吗。

              拥有这种精神的妮露大人,即使再落魄,也终能东山再起。

              可惜的是……我也许……已经看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啊……真的很可惜呢……因为实在是很想看到妮露大人恢复真身并毅然挺身而出保护弱小的景象。

              想看到妮露大人君临天下的模样。

              我最后看了妮露大人一眼,无声地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过头,随着乌尔奇奥拉慢慢地远离了这个悲伤的地方。

              这个有着妮露大人的地方。

              心中忽然想起了那段骑士宣言——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发誓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nd against the strong.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I will fight the all who do wrong.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即使记忆消亡,这庄严的宣言依然存留在你心底。

              这样就够了,妮露大人,这样就够了。

              遇见这样的你,我已无遗憾。

              


              23楼2012-08-24 17:33
              回复
                第六章 天雷滚滚 【没有佩戴钛合金狗眼者慎入……真的……】

                虚夜宫

                终于来到这里了……

                最后还是不得不来啊TAT

                乌尔奇奥拉慢慢地带头走着,我则在后面默默地跟着。

                其实我很想问:乌尔奇奥拉……你是不是刚吃完饭所以想散散步消化一下啊……否则你为什么不用黑腔啊……

                咱们都走了那么久了说……

                我悄悄地叹了口气。

                虚夜宫有一种超越次元般的宏伟空旷之感,初入虚夜宫时,能见到很多破面用一种敌意的目光瞪视着我这个外来者,但由于乌尔奇奥拉这座冰山在护航,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越往里走,破面越少。到最后,长长的走廊中只有我们两个在走,我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一下一下,回荡在寂寞空旷的走廊中。

                我低着头跟着乌尔奇奥拉走,完全没有想过要费心思去记这里的地形,因为我知道以我的路痴程度,就是记了也是白记,最后还是会毫无悬念地迷路的。

                我盯着乌尔奇奥拉的脚后跟,这才发现这家伙走路走得很轻,除非是他故意发出脚步声来,否则他完全可以像猫一样消无声息地走过而不被人发现。

                忽然便感觉我自己的脚步声很突兀。

                于是这家伙是故意的吗……= =|||||||

                不过其实……我也可以啦,这种程度的。

                毕竟我会瞬步…… = =||||| 虽然这个技能不是我想学的……

                于是我闲着无聊,就开始模仿乌尔奇奥拉的走路姿势。他把双手插进裤兜,我也把双手……呃……没有裤兜……我就把双手背在身后。

                他把背挺得很直,我也把背挺得很直。

                然后我使用瞬步的能力让自己的脚步声变得很轻,轻得几乎跟他一样。

                啊哈哈~~~我暗暗得意:如果现在给我画个泪纹妆,再换身白衣,我就可以COS乌尔奇奥拉啦~~~

                就在我得瑟的时候,乌尔奇奥拉忽然回过头来,用冷冷淡淡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我愣了下。

                “怎、怎么了……”

                乌尔奇奥拉没有回答,径自把头转回去,然后伸出一只手,将身前的一扇巨大的门扉推开……

                那扇门……真的很大……

                这是我的第一个观感。

                然后第二个观感是:乌尔奇奥拉……力气也很大……

                他竟然把这扇让巨人通过都嫌大的门一只手就推开了,我感觉像是看到了一只小耗子跟大象掰手腕然后掰赢了……

                不!我到底在想什么?!囧

                小耗子?!这个想法绝对不能让前面这个冰山知道,否则不用等蓝染下令,我就要灰飞烟灭了……

                乌尔奇奥拉带着我走进去,我小心地从刘海的缝隙中打量着周围的人……

                


                24楼2012-08-24 17:34
                回复
                  啊……十刃……

                  最醒目的应该是蓝染了吧……端坐在正中间……然后是葛利姆乔,那蓝莹莹的头发真好认……再接着就是银子了……银子啊你的狐狸脸其实也很好认的说……再来就是东仙要……唯一的一个黑人啊我什么都没说……

                  我小心地打量着东仙要,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诶,对了。说到东仙要,难道从来没有人觉得一个黑人用长刀砍人一边砍一边嘴里还说“我是正义”这样的话很有倒错的喜感吗?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每次看到都会笑吗?

                  乌尔奇奥拉带我走到正中央,朝王座上的蓝染微微欠身。

                  “蓝染大人,我把她带来了。”

                  我低头不敢看蓝染。

                  我总觉得像蓝染这种超级无敌终极大反派,只要看他一眼,我就会受到永世的诅咒啊!= =||||

                  他那浓郁的黑暗气息就算我不抬头也能深深地感觉到!即使我是个不懂得侦察灵压的白痴也能感受到那份压迫心脏的阴森威严。

                  “你叫什么名字?”蓝染用手撑住左颊,懒洋洋地笑问。

                  我低着头,脖子像断了似的:“我叫流苏。”

                  “我在问你的真名。”

                  “……”我心里一惊:他是怎么知道流苏不是我的真名?

                  犹豫再三,我答道:“我……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皿=!好烂的借口。

                  蓝染笑了笑,像是看穿了我拙劣的谎言,但他却没有戳破,也许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名字是什么,刚才只是为了给我个下马威吧。

                  “你是如何来到虚圈的?”蓝染再次开口,便问了我一个不知该如何回答的问题。

                  “……”

                  我能不能说我一醒来就在虚圈,所以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还是要把玛丽苏之神的事情和盘托出……但这样的话东仙要会不会以为我在糊弄蓝染然后拿刀砍我……

                  我刹时满头大汗。

                  最后,我选择了一个自古以来间谍们都最爱用的回答方式——半真半假地回答。

                  “那个……具体是怎么过来的,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是有个女人,她拥有很强大的能力,貌似可以轻易打开这个世界的通道,我……我就是这么被她扔过来的……”

                  “那个女人是谁?”

                  “啊……我不知道她是谁……”

                  “她为什么要把你扔到这个世界?”

                  “……我不知道……”

                  混蛋啊!

                  我又不是真正的间谍,哪里能马上想出那么多答案啊!而且还要每个都回答得滴水不漏这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只能“一问三不知”了!

                  听到我的回答,其他十刃已经开始有些骚动了。这不能怪他们,任谁来听我这样的回答,都会认为我是在故意打马虎眼。

                  但我没办法啊……不这样回答,我就不知道还能怎样体面地回答了啊!TAT

                  玛丽苏之神我恨你!!!!!我TM恨你恨到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啊混蛋!

                  蓝染不愧是终极大反派,那城府不是一般的深沉。其他人都沉不住气了,只有他脸上还挂着悠闲的笑容,仿佛我刚才已经完美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么关于你身上的灵压,你总能解释了吧?你该不会也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你身上的灵压是怎么回事吧?”

                  我能不能回答“是”啊……= =||||||

                  灵压?什么灵压啊?

                  我身上有灵压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身上的灵压很强大,你不知道吗?”像是看穿我心中所想,蓝染的嘴角轻轻勾了勾,眼中却不带任何笑意:“在你降临虚圈的那一天,虚夜宫地震了。”

                  啥?!

                  我再也顾不得会不会被诅咒了,猛地抬起头,囧囧有神地瞪着蓝染。

                  看着蓝染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看着他脸上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我实在无法将这样的他跟方才那句囧雷囧雷的话联系在一起。

                  刚才说“虚夜宫地震了”那句话的人,真的是蓝染吗……?

                  蓝染大人,你该不会是被盗号了吧……= =|||||||

                  “哈、哈哈……”我从喉咙里硬挤出两声干巴巴的笑声:“蓝染大人……您实在是太风趣了……我从来不知道您也是会开玩笑的,而且还这么在行,啊哈哈哈……TAT”声音渐弱至无。

                  


                  26楼2012-08-24 17:39
                  回复
                    室内蓦地一片死寂。

                    我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

                    想看死人灰白灰白的脸色吗?冲着我看就对了。

                    现场太静,每个人都在瞪着我,直觉告诉我现在必须要说些什么话来为自己开脱,否则东仙要的刀就要砍下来了。

                    我用干涩的嗓子,艰难地说道:“但是……但是……就算是这样……说不定是因为虚夜宫的地脉有点那个……呃……所以它震了……不一定就是跟我有关啊……你……你怎么就发现我了呢……”

                    蓝染似觉有趣地眯起狭长的眸子:“你身上的灵压太过强大,以至于一进入虚圈,便导致虚圈磁场紊乱,虚夜宫地震的原因便在此。我仔细观察了你几天,发现你很有趣。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你有没有使用灵力,你的身体都会如海绵一样疯狂地吸收周围的灵子,从未有一刻停止过,好像不管吸收多少灵子,你的身体都不会撑爆。而你……你本人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强大的灵压,你对灵压的感觉迟钝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你空守着一座宝库,却不知道该如何去使用它。”他慢悠悠地说完,又缓缓地补充一句:“至于是怎么发现你的……呵,拥有如此强大的灵压的你,不管走到哪里,头上都像挂着个太阳一样耀眼,要发现你太简单了……”

                    我:“……”

                    玛•丽•苏•贱•狗!!!!!你丫还能行不!!!!!!我要平凡的及肩长发,你不给,非要给我及腰的;我要强悍如剑八的肉体,你不给,非要给我夜一的瞬步;我要平凡的黑色眼睛,你不给,非要给我整对儿一金一银的写轮眼,害我差点被挖眼;我想像路人甲一样躲在这些魔头的眼皮子底下,你TM倒好!直接给我往头上挂了个小太阳!!!!!

                    我太阳你一万遍啊贱狗玛丽苏之神!!!!!!!!

                    我发誓!我真的发誓了!我发血誓!!!!如果这次我能平安熬过去,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啊碎尸万段!!!!!我要找N条公狗【哔——】你万遍无商量!!!!!

                    我【哔——】你祖宗!

                    我站在原地,低着头,瞪着自己的脚尖,恨恨地咬牙切齿。

                    现场再次陷入一片沉寂,而我的磨牙声是这片沉寂中唯一的噪音。

                    “女人,给我停止吧。”乌尔奇奥拉冷冷地说着,冰冻死光射到我身上。

                    我忿忿地瞪了他一眼,停止磨牙。

                    蓝染的声音重新响起。

                    而我这时才明白蓝染为什么在我心中会成为大魔头,那是因为他每次说话都让我惊恐不已!!!

                    就比如现在他说的这句话!!!!

                    


                    27楼2012-08-24 17:40
                    回复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蓝染微笑着问。

                      我不能思考,耳边不停地回荡着蓝染的这句话——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

                      流苏,你愿意加入十刃吗?

                      ……
                      ……
                      ……
                      ……
                      ……
                      ……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像个见了鬼似的惊恐洋葱头一样尖叫起来,两颊深深凹陷下去,眼窝已经看不见瞳孔只看见黑色的阴影。

                      如果是玛丽苏的话现在应该很高兴地出手宰掉一个看不顺眼的丑十刃然后顺理成章地成为十刃了吧但我现在只想吐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吐了!我真的要吐了!!!!!!

                      这句话在我脑中化为文字的时候为毛会那么恶心啊我不理解我真的不理解流苏不就是我吗为什么还会觉得这句话很恶心呢为什么呢我真的不理解啊啊啊啊啊啊啊!!!!

                      让我吐!!!!!!!我现在就想吐!!!!!!让我吐啊啊啊啊!!!!大不了事后我负责清理地板但是现在请让我吐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发展这么苏的剧情我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

                      神啊!求求你救救我吧!!!!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啊啊啊啊?!我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啊?!我为毛要被迫来到这个世界听蓝染说这么囧雷囧雷的台词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染大人!请你快点联系腾讯小企鹅把号给要回来吧我求您了!!!!!!

                      大概是我的反应太惊悚,让在场所有破面都不知该如何回应。如果我现在还有空打量一下周围人的反应,我就会发现蓝染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笑脸;乌尔奇奥拉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银子还是眯着眼睛笑得像狐狸;葛利姆乔则皱起眉,磨起牙,也许是因为我的叫声【而且已经叫到破音了】太不具美感了吵到他的耳朵;而东仙要则把手搁到刀柄上。

                      我的叫声好不容易告一段落,蓝染再次开口——

                      “不!!!!求求您别再说了!!!!”我顾不得会被砍,伸长手臂做出阻止的手势:“我不当十刃!因为十刃根本不是我这种级别的小杂鱼能当上的!现在的十刃已经很完美了,真的!如果我加入的话只会破坏这么完美的组合啊啊啊啊!!!求求您不要啊啊啊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想留一条命回家啊啊啊啊啊!!!!”说到最后我崩溃地跪到地上抱头痛哭。

                      我不想被反苏党围观致死啊!!!!!!!

                      十刃:“……”= =|||||||||

                      在我理智崩塌的哭声中,蓝染的笑声低沉而坚定地传遍整个大殿——

                      “很有趣……”他撑着左颊,高深莫测地微笑:“乌尔奇奥拉,带她下去吧。看来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乌尔奇奥拉板着脸,应了声“是”,便将我从地上拽起来,拖着我进入了黑腔,直接传送走人。

                      可能他也觉得很丢脸吧,毕竟这个疯婆子是他带回来的。

                      


                      28楼2012-08-24 17:41
                      回复
                        ==============================

                        第七章 再见玛丽苏之神

                        乌尔奇奥拉把我扔进一个房间,那房间的布局跟他后来关织姬的时候相差无几。其实我一直在想虚夜宫里面的房间是不是每个人都一样的……说好听一点就是像宾馆一样千遍一律,说难听一点就是像牢房一样千遍一律。(……)

                        难道没有人发现过这个问题吗……囧

                        把我推进房间后,乌尔奇奥拉就把房门关上了。等他的脚步声远离以后,我悄悄地试着扭开门把——咦?竟然能打开耶?

                        他关人都不锁门的哦?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就释怀了:虚夜宫那么庞大,也不见他们装过什么闭路摄像头之类的东东,但依然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哪里有入侵者。只怕就算是从老鼠洞【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的话】里面钻出来一只小耗子【喂】,他们也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虽然我不太懂那种灵压之类的神妙东西,但我可以把虚夜宫想象成是布满了红外线的重地,唯一不同的是虚夜宫的“红外线”就是这周围充沛的“灵子”【虽然我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当有其他入侵者的灵压扰乱了那部分场地的灵子平衡以后,他们就能够通过磁场的变化而发现入侵者的身影。

                        嗯……应该就是这样的。

                        所以就算不锁门,我也等于是被监视了——而且不止被一个人监视。

                        怪不得后来那两个小破面要在乌尔奇奥拉离开的时候去找织姬的麻烦,因为只有当乌尔奇奥拉离开虚夜宫之后,他对虚夜宫磁场的感应才会变弱,这样他们才有可趁之机。

                        其实我觉得乌尔奇奥拉就是虚夜宫的管家……事无大小都要他来管……

                        不过也只有他那么死忠和冷静聪明的人才能够当蓝染的管家。

                        我坐在干净的床铺上静静地想着自己以后的命运。

                        其实我真的很害怕蓝染。我不知道其他人对蓝染有什么看法,但在我心中,蓝染其实是个比涅茧利和萨尔阿波罗更恐怖的科学狂人。虽然,从他的外表看不出来,但只要回想一下他为了实验出破面而搞得那许多死神变成怪物,就知道他是多么可怕的人物。

                        蓝染是那种从来不会真心对待任何人的家伙,即使那个人为他做过什么事情,哪怕为他奉献出生命,他也可以微笑着将那人的尸体拿去做实验,把那人转换为怪物让其继续为自己效力。

                        只是把命丢掉也就算了,但如果连心都被人这样糟蹋,那就太可悲了。

                        而且……

                        我不想变怪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呐喊式捧脸摇摆】

                        刚才看到蓝染的表情,总觉得他想把我改造成什么怪物似的——因为我的灵压太强了!【起码在他眼中是这样的】这么强的灵压导致蓝染根本不会放任我离开的!如果我无法被他收为己用,我一定会被改造的!一定会被改造成那种没有自我意识的怪物的!!!!!

                        所以我才不要来见蓝染啊啊啊啊啊!!!这个大反派,见到他绝对没好事儿!!!

                        还是要想办法逃啊啊啊!

                        但是怎么逃啊?!我灵压那么强,头上顶着小太阳,走一步都能被人察觉,我要怎么逃?!

                        贱狗玛丽苏之神这回真的被你害死了混蛋!

                        我怎么觉得自从我来到虚圈之后就一直在不断地陷入危机啊?!而且仅有的三次危机中两次都是因为你个贝戈人给我弄的见鬼的身体!!!!

                        想当个普通人就这么难吗?!=皿=!!!!!

                        


                        29楼2012-08-24 17:42
                        回复
                          就在我心里不断轮【哔——】着玛丽苏之神时,忽然眼前一花,当我回过神来,那个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七彩人影就再度出现在我眼前了。

                          “玛•丽•苏•之•神……!!!”我狠狠地磨牙。

                          七彩少女玛丽苏之神一脸光彩地看着我,她那浑身上下止不住溢出的欢欣七彩光芒让我好想将她塞进垃圾桶里。

                          “啊,你不愧是我选中的人,竟然这么快就让蓝染对你产生兴趣了~”她捧着双颊,用娇滴滴的语气夸奖着我。

                          我:“……”

                          我【哔——】你祖宗一万年!!!!

                          “玛丽苏之神,你实在太过分了!我说只要及肩的头发,你给我及腰的。我说要强悍如剑八的肉体,结果你给我夜一的瞬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害死了啊!!!还有啊!我说要黑色的眼睛,结果你给我整对金银的!而且还是写轮眼!!!在死神世界你给我写轮眼搞屁啊!有个鬼用啊!!唯一的用处就是让萨尔阿波罗对我产生了挖眼的兴趣!!!至于这什么见鬼的灵压更过分了!!!竟然让虚夜宫地震!!!!!你是不是看我命太长所以你不顺眼啊啊啊!”

                          “我说过及肩的太短嘛,你看你现在不是很漂亮吗~~~女孩子要剑八那么强悍的肉体干什么啊,如果你不能受伤的话,那些帅哥还会来救你吗?还能在疗伤的过程中互生情愫吗?至于黑色眼睛实在是太普通了,我实在是无法容忍一个玛丽苏有这么普通的眼睛……”

                          “所以我不是跟你说了平时是黑色但生气的时候变成蓝色吗?!”=皿=!

                          就是因为知道玛丽苏之神这种变态的性格,所以我才在说眼睛的时候加了一个条件——“生气时眼睛变蓝色”——就是为了满足玛丽苏之神的这种苏性啊!

                          “你现在的眼睛在生气的时候也是会变成蓝色的呀~~~”玛丽苏之神笑眯眯地说:“我只是觉得黑色眼睛实在太普通了,但我觉得眼睛在生气时便蓝色这个设定还算过得去呀~~否则我就给你改成生气时眼睛变粉红色了。”

                          我:“……”

                          我去你妈的@#¥%&¥#%@!!!!

                          我一个三观正常的大好青年,为什么要在虚夜宫里听这个极品脑残人士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啊!!!!

                          我们真的是在同一个星球上吗!?为什么她的逻辑我完全无法理解?!

                          问题的重点根本不在生气时眼睛变什么颜色好不好!!!!而是平时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啊!!!我要黑色的眼睛,黑色的!!!!!!!
                          


                          30楼2012-08-24 17:44
                          回复
                            “你给我收回去!!!!”我怒了:“我的要求你几乎没有一项是实现的,当初你还好意思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不管你有怎样的要求,请相信我一定会满足你的’,难道你说的话都是放屁吗!?”

                            “我哪里知道你的要求那么普通啊,要是我早知道的话就不那么说了。”玛丽苏之神委屈至极:“你要知道,其他的玛丽苏都有一箩筐的要求呢,每次我说允许她们提三个要求时,她们第一个反应就是三个要求太少了,问我能不能增加多一百个要求。而且她们的要求五花八门,对我挑战性很高咧……”

                            【去你大爷的广告贴- -】


                            31楼2012-08-24 17:46
                            回复
                              来人!!百度耍流氓啦!!!

                              发文字说是广告贴T T

                              截图上传出来就是个叉……

                              泥煤!!!


                              32楼2012-08-24 17:5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