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4贴子:1,279,300
  • 45回复贴,共1

【原创】 如果的事。 -----(陆风与颜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不敢去证实爱你两个字,不是对自己矜持也不是讽刺而是不敢奢求。

------ 题记。



01.

T城,一向声名远播,叱咤风云的陆风,一个处在社会上层的成功人士。英俊又多金。
无不羡煞旁人。这样荣耀,居然会认得宛若路人在底层默默付出,不懈努力,却不曾被“运气”光顾过的残缺男人。颜可。
若是要两人遇见,怕是机会飘渺,概率为零。
而这微乎其微的几率就被那个无“运气”的男人遇到了那个霸道绝决的男人陆风。
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


那年。
“夜都”坐落于北市区,是一家无论格局还是服务都居高档的夜店。每到夜晚,夜都两个大字呈蓝色暖光,在夜幕里仿佛蓝色妖姬,吸引着过路人想要走进店里一探究竟。店内布置唯美而独特。
据说幕后老板很神秘,很少人见过。而陆风恰恰是为数不多人中的一个。
经陆风的学弟厉南爆料:那是个总一袭修身剪裁旗袍翩然行走在这个浮华的都市,挽着松散的发髻,涂着淡红,妩媚却也冰冷漠然的女子。
偶尔画着烟熏妆,握着话筒低眉空唱。见过之人,无不为之倾心捕获美人。正当意外老板难得高歌一曲,众人如痴如醉之际,美人翩然下台,走向端着一杯威士忌冷漠注视远方隐隐散发着霸气的陆氏少爷陆风。
美人笑着碰杯,相视一笑,走上旋转楼梯。


美人优雅落座露齿而笑“陆风,这次约你来,正是想要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丢过一张CD。“韩丽,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些玩意。”“知道你讨厌音乐更厌恶搞音乐的孩子。”“那件事,留给你的阴影没人敢主动碰触。”交情如此,韩丽怎会不知,六年前陆风听从他家老头子的安排转入T市男子高校,在那里遇到了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程亦辰,而那个文雅的男子尽管与陆风相爱,但心里却一直放心不下自己那爱玩音乐的弟弟,每次纠结到弟弟的事,程亦程总是偏向弟弟。这让霸道泠然的陆风很是吃味。
“那这是?”陆风玩味着手里硬质指尖有些冰凉的CD。
“这个人的音乐很美,给你听是看得起你。”韩丽悠悠偏唇。自认激将法定会让宛若帝王般的男人成服。
啪塌一声,回旋飘荡在空气中,CD便如完美的抛物线跌入垃圾桶。陆少爷大步向门口走去。
“哼”韩丽冷笑,旋转着手里的酒杯。


一个月后。
厉南24岁生日照旧在夜都狂欢。
一群人坐拥美人。调情美酒少不了。
陆风坐在那里,散发着无限的引诱。
黑色真丝衬衣同色西裤,五官深邃,眉目高挺,狂傲的气质。厉男怀里的女人一边旁骛无人的与寿星亲热,一边向对面悠然自若的陆风挑眉。
陆少爷打了两个响指,两个高大的男保镖冲进来拧走那个勾引不成到头来惹祸上身的女人。
厉南悻悻缺缺,叫来了经理,顾经理点头哈腰赔礼道歉,“厉少爷,我马上找个来陪”
“那些女人都是一个货色.”经理见这位金主一脸愉悦,立马道“厉少爷,本店新来了个少爷名叫颜可,要叫听他吗?”“’快叫他来见我。”厉南心想,男的也无所谓了,那些女的也玩厌了,试试男的也不错。

经理出马,那个速度。“厉少爷,人来了。”
站在门口是个一身本店制服的青年。神色微微弱弱的,被经理推进来,有些文弱缅甸,厉南上来一把搂住肩膀拽到怀里拿起酒往青年嘴里灌。青年呛到咳嗽,脸颊微红,双眼却泛着屈辱。厉南最是讨厌软弱的男人,本想给个教训让他瞧瞧,那屈辱更是激起男人的施虐。

不顾怀里人睁大的双眼,微微挣扎的姿态,吻上青年被酒滋润过变得殷红的唇瓣。

陆风从青年进门淡淡瞥了一眼,一看就是个软弱卑微,又继续和几乎裸露的女人调情,一边又观望着厉南与经理嘴里新来的颜可激吻。

青年眼底的文弱与无奈,荡起了陆风的回忆,脑海里拂过,高中时程亦辰青涩却柔和的眉眼,斯文的样子。甩过女人贴上的身躯,起身走至厉男学弟身边,拉起青年的手臂缆向怀里,吻上。

厉南刚才刚太过入神,想起那温润的触感真是欲罢不能,迷忽飘飘然,一看是学长优越的站在面前搂着刚还想一亲芳泽的青年,“陆风,君子不夺人所好。”



---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02


烈日不怜悯我的悲伤,耀我致盲。

一个夏末日子。那个右眼有些缺残的男子颜可。从和室友同住的有些破旧的公寓里出来来到街角的花店,买了一捧满天星。往南走过来到公墓。

偏角落里,墓碑上贴着一张本身相,即使相片有些黄旧但仍辨析出那是一个俊朗而明媚笑颜的青年。颜可放下花束,悼念了几句,随地而坐一支手握着右眼,低垂着头。
没落而悲凉。
大概过了一会,颜可抬起头摸了把脸上的水滴,微微驼着背往回走。
因为前日与大明星徐衍,外号徐大牌,发生了些不愉快了。一向忍得息事宁人的颜可,居然也会憋着气与徐衍这个自己的半个老板发生争执,那事定是放了颜可的大忌了。
颜可的大忌,便是他弟弟。

尽管别人怎样羞辱和贬低自己,颜可绝不会强说什么,而是默默的任人说骂,他觉得人生活了这么久,早就没什么期待了,机遇什么对自己来说,简直天方夜谭,这样卑微的自己又有什么可以与别人说的资格呢,要是说到他弟弟的不是,颜可会皱着眉,即便不习惯与人争辩也会鼓起勇气。他认为,他弟弟就不同了,比起他更有才华与美貌,如果还活着那会是与徐衍一样有名的巨星,受万人瞩目,只是英年早逝,这事让颜可一直走不出过去与弟弟相依为命的回忆。

不过这话,没人敢对这个卑微到漠然的颜可说,怕他受不了唯一的期待“回忆”也舍弃了,那还有什么期待与希望可言,与颜可交情不错的,同样从事音乐工作的锺理,即便性格耿直,也不会当面直言。


失去了维持生计的颜可第二天就在临街找到一份活。在一家小吃店打工,专门负责洗碗。
刚开始老板让颜可在外店点菜上菜结账,后来老板发现,颜可话少老实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这些工作,就该换成了在内部洗碗,干着清洗的活路。

工作时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比起之前保姆助理工作轻松多了,有了可以任由支配的时间。每天下班后,颜可都会往有卖书报亭的那条街巷回家,路过报刊杂志摊,摊位上成列的金融与娱乐版居多,颜可都会不由自主的瞄上两眼。

摊主起初以为看起来萎缩的男人定是想买些艳色杂志,不由找来一本美女露乳写真杂志给颜可,颜可摇了摇头,无奈之余,“老板,这期的金融杂志给我来一本。”“呀,我找找,最近金融杂志很火的,那些初高中女生每天清晨跑来问,我看哪那些小姑娘都是凑着这个陆风来着。”老板翻出杂志指着,上面英俊而霸气的男人道。

颜可付了钱,老板找钱递给颜可,不由看看这个一看穿着打扮就是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民,又不甚瞄了眼颜可手上的杂志,那个一袭西装服帖,英挺优质的男人,发出细弱的叹息。哎这人呐,真是没法比。














回复
举报|2楼2012-08-07 18:18
    03.



    如果我们想不对人事失望,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要对它寄予任何希望。



    钟理知道自己这个文弱的室友颜可节俭惯了,平时都省不得给自己添置什么衣物,总是穿着泛旧的衣服,更别谈出去游玩或是奢侈的豪华一日游。却舍得买什么20块钱一本的金融杂志。

    除了对音乐感兴趣外钟理从不花什么心思在别的上,瞧着颜可那副一回来吃过晚饭,洗了碗便拿出那本杂志默默的看着的样子很是无奈却也不解。但想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爱好吧。


    但仍不死心,这会随着颜可投入的神色钟理的好奇心达到了顶风,走近那背影,瞥见摊开的页面上,一个英伟的男人绝傲的姿态随意的样子,但那气场太过强大一看就是不好相处的主。“颜可,你认识这个男人?”钟理看那斯文不动对自己的走近也没察觉的颜可不尽发问。


    “不,不,不认识。”颜可合上杂志转过身来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那好。只是见你很投入,过来看看随便问问而已。”
    钟理看那男人在看看面前这个太过弱弱的颜可也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太过多余了。
    因而没有怀疑的相信了颜可的话。

    钟理走后,颜可默然的拉开抽屉把杂志安放好上锁。颜可就是那样,静默却很是坚持长久的做着一件事,不会说什么讨喜的话只会把什么都放在心里。在徐衍身边做助理时,什么事都是任劳任怨,还是被那些人或明或暗的欺负着,排挤着。但仍是安然的,不动怒的。说好听的就是不与人计较,难听点么太软弱卑微了。


    所以对于陆风,那个杂志上威风泠然的男人,颜可也只是每期买一本有他专访的杂志,没有什么多余幻想或是期待。因为他从不去期望什么。幸运什么的从来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颜可妥帖的做着洗碗的活,有时店里人手忙不过来时,去到外间帮忙招呼客人端茶送水什么的,半年下来尽管颜可依旧寡言少语,但店里的很多伙计都默然的喜欢上这个右眼有些残缺的男子。

    那日,店里很忙,周日来吃饭的人很多。颜可穿着围裙端茶送水,上菜。站在靠窗位子服务着,不料忽而想起很多少女的尖叫。从不凑热闹的颜可没回过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惊人的事,只顾着为客人上菜端水。手臂突然被人拽了下,啪一声客人点的清蒸鱼散了一地。
    颜可打算去拿扫把清理,却被徐衍拖住了,“颜可,跟我回去,你还是我的助理,放不着在这里干这种低下的活。”随着徐衍的话,很多人纷纷侧目,少女们更是满脸惊讶,那个怯弱卑微的残缺男人怎会是那个大明星 徐衍的助理呢。





    回复
    举报|3楼2012-08-07 18:18
      04


      真正的痛苦是扎根在心里不能对人言的,想都不能想。



      那日,徐衍来店里一番,为了息事宁人,而且按颜可的性子定不是愿店里的生意受到波及,答应徐大明星同他回去担任他的助理。

      颜可眼见地上满是破碎的玻璃碗片,老板娘付给颜可工资时,颜可拒绝了“李姐,不用了,就当是赔那些被摔坏的桌椅碗筷吧。这个花销不能让李姐你出,毕竟是因我而起的。”
      “你客气了。”李姐说着把钱放到颜可手里。“不,李姐,你们平时对我够关心了,这我真的不能收。”两人推让着。等在外面的徐衍见那个一向尽职的男人还没出来,就大步流星走进店里,眼见争托的两人,“颜可,你还磨趁什么。”随即开了张支票丢给老板娘李姐。
      “这是我的赔偿,多了就当是给小店的小费。”徐衍话音刚落,拉起颜可一路走至路边那停靠的那辆耀眼夺目的兰博基尼旁,打开车门,推颜可坐好。一路绝尘而去。


      不知徐大明星近日想什么,鬼使神差的让一向被他厌恶的曾为了事业而出卖身体的颜可他的助理住进他的公寓,打理他的一切生活起居。颜可虽深色有些害怕徐衍生气,但仍坚定的拒绝了,他知道徐衍向来是讨厌他的,而且现在这样很好,不想去招惹什么会让人受伤的罪。伺候得好了,徐衍高兴了就会对自己和颜悦色,若是不好,那就不止是侮辱那么简单了。以前不就是更好的列子。

      任性的徐大牌,那肯颜可几句话就说服的。广告拍完了,忙完后续工作后,准备下班之际,徐衍不紧不慢的对正在整理材料的颜可说,“晚上我要去你那里吃饭。”完全是没有商量的语气,不容颜可说不。

      颜可停下手里的整理到一半的资料,“家里没什么好的招待你的,徐衍,你想吃什么,下班后好去买。”他明白任性而傲慢一如徐衍,如果不照顾好他,他的处境会比现在艰难。何况他还是自己的上司,而且他平时虽目中无人,但偶尔还是对自己不错的,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要妥帖的照料好他的。

      颜可,这个右眼残缺的男人,就是这样,本着简单想法而活的男人。只要别人对他好一分,他就会记在心里,想要一百分的去回报别人。尽管自己拥有所剩无几,是那么少。

      凉拌鸡丝,清蒸鱼,这两道菜是徐衍的最爱。
      徐衍定是坚持要同颜可一块来超市选购食材。鸭舌帽黑色大超,一副低调却也华丽的徐大牌携着颜可进入超市。每当步行时徐衍有意无意的挨近颜可,颜可总是一点点往后退,要不就是慢慢的隔开一点点。他知道像徐衍这么完美的男人,要是别人看到一如灰头土脸的自己和徐衍靠的那么近,别人的言论总是无形中重伤人的。

      徐衍看着颜可的胆小怕事,更是起了逗弄的心思。一把捞过颜可的手十指相扣,任颜可怎样用里都挣脱不开,坏坏的靠近颜可耳边“要是你在动,我就在这里吻你。”颜可抬起惊慌的眼看着徐衍,“你知道的,我敢。”

      一个高挑俊美的青年拉着微微谦卑残缺的男人。超市里不少人状似不经意的望了他们一眼,而有些则大胆的侧目注视,与生俱来受人瞩目的徐衍一副很享受不当一回事的样子,被他牵着的颜可本就拘束更是低着头,惧怕徐衍的大胆后怕行人的眼光更怕被人指指点点。神色唯唯诺诺,看着更是卑微到极致。任谁见了,且不谈两人是否相爱,理所当然的认为两人是不般配的。


      世人就是这么世故。只为以貌取之世上不少人而为之。




      回复
      举报|4楼2012-08-07 18:19
        05




        有些人以为,永远不会遇见了。因为有天壤之别,云泥之差。
        但上帝总爱开玩笑。

        徐衍站在那里,就已是风景。吸引着别人的驻足,可他的目光随着颜可正在挑选着罗非鱼一些调料素菜的身影二涣散着。


        可能是因为徐衍太过于专注了,侧身间不小心撞到了某人的推车。
        阿西,徐衍随声即出。
        “没事吧?”推车的柯洛见那个高挑的男子微皱的眉头关切的询问。
        “真是的---”任性的徐衍不满的回答,哪怕是自己的不是,他也不会示弱的道歉或是好生说话。
        “柯洛,怎么了?”
        徐衍见青年后头走来一个英俊而斯文的男人。西装革履。
        走进了徐衍其实就认得了,Lee。
        柯洛见着戴着鸭舌帽的青年好转的面色,对前来的Lee说,没事。观察力很好的Lee一眼便认出极力掩饰自己样貌的青年就是那个大明星徐衍。
        小竟总提着那个演唱优的徐衍。徐衍朝Lee简单的话了下刚才发生的不愉快。
        三个人闲谈着。男人间的友谊向来就这么简单,趣味相同义气相当便就是朋友。
        做事认真的颜可并不知道在他50米之遥的徐衍发生了什么事。待选好了就推车向徐衍的方向走去。

        颜可远远瞧见和徐衍说话的那两个人仪表不凡,嘴角不经意的笑是那么的得体,便是知道一定是相当有地位的。怕那个人见了自己这模样和徐衍站在一起便有些犹豫是否上前。
        徐衍的感觉向来精准,回过头便看见颜可郁郁不决的摸样,招手让他过来。

        待颜可走至徐衍身旁,徐衍顺其自然的把手放在颜可肩上。并为他们互相介绍。
        颜可曾在杂志上看到过面前这个谈吐有度的男人Lee,柯洛友善温润的笑,颜可依旧只是微微颔首之后,便静默的听着他们的言笑。从没想过要去攀谈结交好。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也不是不敢,而是没资格。

        付账时,徐衍抢在颜可之前,不容颜可拒绝。颜可怕让Lee他们见笑,便放下和徐衍争执的念头,默默的提着袋子。

        临分别时,一个英气逼人,霸道显露的男子朝这边走来。看人的目光犀利而很绝。颜可其实从那隐没在黑夜中的身影,那随风带来的气势就已看出他就是那个杂志上威风凌凌的陆风。他有些害怕有些担忧。他曾经卖身的事徐衍是知道的,但徐衍的朋友并不清楚,他不想损了徐衍的面子,更不想让那些破事破落在光添乱日之下。从而更是静默的任徐衍的手拦在他肩头。暗暗期许着那个男人没有认出他来,毕竟他现在是残缺了老了那么多。


        本来道别之后便要离开,可站在徐衍右边的柯洛面目含笑着“陆叔叔,您怎么出来了,不是在车里等吗?”“原来是攀谈上别人,难怪了。”
        Lee对陆风冷冽的言词不解,近日加班工作繁忙,程亦辰的生日刚好在今天,一下班陆风就接到程亦辰的接话。要买些酒水和调料回去。陆风不屑做这些繁琐的小事,即使陆风很爱亦辰。他也知道陆风的性子。只好让陆风在车里等候着。


        陆风冷漠面容目光很烈的落在颜可身上,像似要把人劈开活剥了。本在车里发着汽车杂志随意看着,目光不经意的朝超市门口一瞥。仅仅只是一眼,那个曾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尽管变成现在他看到的这样,卑微残缺懦弱的男人模样。他敢肯定,他就是那个人。学弟厉南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

        可悲又残破还勾搭个男人,不知他身边那个徐大明星知道他曾在床上的身姿是否还会要他呢。想想就嗜血而兴奋。

        陆风一边开着车一边思索着之前颜可那副垂头逃避肩上还勾搭个男人的手的样子。心里不知觉隐隐散发着报复的快感,眼底蕴着趣味。


        6.


        过去的不再回来,回来的不再完美。


        徐衍接拍了一则洗发水的广告。造型师业界有名的理发大师,一大早理发师就在准备室等待徐衍的到来,剪了个清爽的发型,脸型看上去立体了不少,更引得一些女明星暗送秋波。

        徐衍坐在那用手理了理刚修好的刘海,颜可就带了保温盒过来放在梳妆台上。本来导演说是打算拍个前景在中场休息的,看一进门就看到徐衍坐在椅子上优雅而闲事的享受着助理颜可的按摩,徐大牌的脾气导演心知肚明,不敢惹这位大爷不快,不然本该两天完成的广告又要被托个四五天,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回复
        举报|5楼2012-08-07 18:19

          自从担任助理以来,颜可学会了不少事情,烹饪和按摩。一旦偶尔在现场休息,颜可帮徐衍按摩减轻压力,久而久之,按摩技术好了不少,后来又去专门学了几套手法。有时候别的演员在看到徐衍有这么任劳任怨的颜可,或明或暗的羡慕着,不时调笑着徐衍好福气。

          按摩过后,徐衍吃起颜可带来的午餐,偶尔看到颜可在整理资料的背影露出柔和的笑。
          午休时光过呢很快,导演以及一些工作者早就等待录影棚,只待徐衍补妆拍摄,另外一同和徐衍合作的女明星韩美也在上妆换衣,韩美有着一头自然的黑色长发,不用染色便可自然。真真是长发美人,配着淡雅的气质。
          “颜可,你知道为何在这么多女竞争者试镜情况下,却被作为新人的韩美抢了这次广告的角色。”韩美的助理小王仿佛是凑热闹的问。
          “没听谁说话,不知道呢。”颜可回头淡淡的说。
          “听说导演一次在茶馆和朋友聚会时发现了她,就签约了她。说来真是不知哪辈子修来福气。”
          福气,多简单的两个字,对颜可来说却是一辈子也无法遇到的事,无论是什么,从没有降临到身上,一直就是这样的除了无尽失望甚至是绝望,什么都没有。但他也习惯了,不会因别人的福气而却羡慕或是嫉恨。
          “确实难得,在日新月异的演艺圈,有这样的机遇实属难得。”颜可最后在小王期待的眼神下平静的答道,又望向正在拍摄中的男女。

          华美灯光下,光鲜亮丽的美人,知性而散发着狂野气质的男子,在咖啡馆门口相遇,只因老天爷何时生气下起了雨。广告内容其实很单调无外乎就是两人相遇一见钟情,那一头毫无损伤柔顺而亮色的秀发即使在雨里拥抱依旧是那么的漂亮自然。

          只一个拥抱韩美就频频NG,徐衍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导演也在不停的说教,可一点都缓解不了韩美的紧张拘束的表演,小王看着这阵势,不是附在颜可耳边说,我家主人其实是喜欢徐衍,不免有些失了平时的水准,不过公司里哪个女的不喜欢徐衍。

          徐衍无奈又快爆发的情绪在看到一个青年和颜可亲密的站在一起达到顶峰。那徐衍角度看去很像青年在亲吻颜可,“不拍了。”徐衍任性的出口。全场人员又惶恐的望着这位少爷,一整个早上的功夫一点事都没办好,这会又叫着不干了。

          “那好说,换个演员。”陆风一从秘书那里得知残缺的颜可最近陪着徐衍在普罗旺斯拍摄广告,二话不说就订了最早的班机,却遇上大雾,耽误了5个多小时,一出机场就叫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进了工作棚。

          从没有一个人当着全场的面敢回徐衍这么几个字,即使是王导也会看在徐衍名气的份上而礼让三分。因而大伙在看到一袭修身黑色西装革履的陆氏集团总裁出现在工作室时,纷纷像吞了个鸡蛋一样,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难怪了,这人比起徐衍既有权又有势,换掉一个明星绰绰有余。徐衍这回臭大了。

          “什么破广告,谁稀罕。”任性傲娇惯了的徐衍天不怕地不怕的望着陆风。
          “王导,接下来的事,你处理。”

          陆风鸟都不鸟的徐衍,迈着既定的步伐那样游刃有余的强势走向自陆风出现后便低头站在一角的颜可。

          “没有徐衍,这人也没用了。”陆风冷漠霸气的说,拉起颜可就走。离颜可不算远的徐衍听到那个西装死陆风那么说,就走过去拽着颜可的手“他可是我贴身助理,谁也不能辞掉他,除非我抛弃他。”
          这不徐大明星对Boss在那里拉着一个从不被运气光临过的残破男子颜可,来个颜可之争,大伙拍拍胸口幸好这次的拍摄工作做的保密没有什么狗仔或是娱乐记者,不然不到几秒又成了头条。

          导演站在那想了想,看了看,大Boss,一个徐衍怎么会是对手。做个和事老。
          “徐衍你也真是的,老板在这里,还不守规矩的乱闹,还不快向老板道歉。”但王导的劝说宛若清风浮在表面一点都进不去徐衍的心里。“老板,徐衍这人年纪轻难免有些浮躁有些任性,我回头说说他便是了,放不着为了几句话而毁了他人生的道路,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饶了他这回吧。”

          陆风冷冷的眼神一扫,王导便静若寒蝉。


          一直默默无声的颜可见,连导演都出来帮着徐衍说话了,看来这事大了,平时徐衍在怎么任性他还是那么小,其实想想对自己也不错,第一次,颜可仿佛从哪里借了勇气朝徐衍大声说,“放开我,你放开。”
          又对陆风说,“我跟你走,不要为难他。”后面几个字在陆风的目光下,颜可鼓起的勇气像棵枯萎的黄花菜,小的只有自己听得见。


          随即棚里响起徐衍的笑声,那么的狂躁而那么冷漠,“好,真好,不会是个卖的。”
          临走前还不忘损人,有些人便是那样,不管不顾的撕裂对方的伤口,疼了痛了,他便得到安慰。哪怕安慰是短暂的,他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7.


          心的伤痕,它值不值得,让我期待。




          持续一周的娱乐周刊和晚报上都刊登着徐衍为了一个人情场和事业都滑落谷底。
          可是谁又知道,徐衍只是淡出演艺圈,做起生意,开了家属于自己品牌的服饰店。
          又一次成为新年轻人追捧的潮流。

          比起徐衍事业上的又一春,颜可就平淡无奇多了,只是一如温水淡然无波的表面下其实是波涛汹涌。

          作为T城的陆风,永远那么强势果敢的他,即使在有亦辰的陪伴下,依然趋于不知是报复还是兴趣,玩起了高调的调情。








          回复
          举报|6楼2012-08-07 18:19
            我了个擦!没看错把!!!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2-08-07 18:42
              文笔很好!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2-08-07 18:43
                我勒个去......这也可以!!!!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2-08-08 22:56
                  我真真是佩服LZ!小辰跟了绵羊,BOSS又跟了颜可,难道……徐衍要跑去调戏LEE叔?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2-08-08 23:02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 = 楼主另外那篇里面boss不是和文扬激吻了么, 他到底又是怎么拐骗了我家可叔的 ><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8-09 00:23
                      好CP~虽然俺没看过双程- -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08-09 14:04
                        求更~~ 刚看得起劲就没了~~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2-08-09 15:06
                          催更催更催更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08-10 00:18
                            催更催更催更我家可叔我来催更继续催更 ~~


                            回复
                            举报|15楼2012-08-10 21:23
                              于是,这个故事就木有了?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2-08-16 23:16
                                我不是故意来催更的。。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2-08-19 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