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吧 关注:88,924贴子:1,520,553

【原创】【青黄】望见青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警官X飞行员设定 地点为HK
目测有点港剧风味。
和隔壁青灰黄那篇Knock it out同时挖坑。

【青黄】望见青空

1
调到离岛执勤时当日,青峰大辉一早就收了N个慰问性质的SMS。今吉发来的内容是:“盼你早日回归西九龙,莫要太记挂我。”
再翻一条若松发来的。“大佬虽然你走了但你的精神我们会一直铭记在心。”语气诚恳,令人怀疑他是否清楚青峰只是降职不是殉职。
好在之前混得还算有几分薄面,没有真的被扔去守水塘看鸡鸭鹅打架度日,机场区警署勉强算个不错的去处。和机场安全科是联动的,处理不了的棘手案件都会自动转接这边。
“拆弹啊,反恐啊,棘手案件迟早也是有的,好好干总有再出头。”临走时前上司如是安慰。青峰也领他情,他们只是理念不合,没有私下过节。能调到机场署也多得他。
他只是不知道遇到的第一个棘手案件的名字叫黄濑凉太

离开工时间还有半个钟,青峰刚将摩托在胜记大排档旁停好,就收到新同事樱井的急CALL。
“辉Sir,你是不是已经进了机场区?
“准备买早餐,胜记。”
“有部白色SUV一路超速冲灯,还没有尾牌,进入机场区已经十五分钟。安全科那边刚把信息传过来。”
“不是应该由交通科处理?”
“但交通科同事担心涉及机场区安保,所以按惯例是可以一起出动的。”
“它从哪边过来?”
“就是你现在买早餐街区的对面那条路,很近只有两分钟……”所以找你最近的就是了。后面的内容就算不说青峰也能意会。
青峰也不多问,收了线就跨上摩托发动,来了个180度大扫堂开去对街。刚开到路中就听到SUV轰隆隆的引擎声迎面而来。
黄濑没想到真会有个警齤察事先将车停好在路中央,他印象里这个时段郊区阿Sir应该都在买早餐看报纸,于是只能一下踩下急刹,轮胎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下车。”青峰言简意赅。
黄濑倒也不挣扎,下了车,边跨出车门边说。“阿sir,先声明我是良好市民,你听我解释,我今天只是……。”
“你有无牌?”
“……”
“鬼佬?Do you have HK License? Yes or No?”
“Yes. But not with me now. 我听得明你说的话不用和我说英文。我是真的有急事,要赶去开飞机。”
“开飞机是吧。无论你是要去开飞机还是打飞机,先跟我回警署。”
黄濑刚想拿出工作证,一摸裤袋才想起今天本是休假,什么证件都没带身边。
“OK. 阿Sir我把车先放在这里,要拖车随你。不过我真的有要紧事,你介不介意用警车送我过去机场?

青峰对这个人第一印象就很不对头。一头金发,白衬衫敞着,里面一件黑背心,他承认长得是不错,不过一看就是中意玩靓车的二世祖。更不要说现在还当面大话连篇顾左右而言他。
“你也知道是警车?你以为出租taix?”
“那我把车放在这里找我同事过来接我可以了吧。我同事可以证明我身份。”
“先跟我回警署,再找你同事来证明你身份保释你。”
“我不会骗你的,你可以跟我去机场,如果我讲大话你到时再扔我进警局也不迟吧。”
“我没那么多时间。”

大清早就碰到个不通人情的黑面阿Sir,黄濑不禁恼火。
今天明明应该是他入职这边的首飞纪念,偏偏如此倒霉。
中五那年他跟家人移民去了澳洲。大学毕业后入选了澳航国际部的定向机师培训,为期一年半,现在机师课程才刚结束就把他安排回来进行后续业务培训,看来这边分部旺季时机师短缺颇为严重。他舅妈正好有个没人租的单间,虽然也有提醒过地段和条件都很一般,怕他住不惯,但黄濑觉得看定些再挑新的也无妨,起码先有落脚点。
市区到机场坐大巴需要一个钟,代步工具还是必须的。黄濑放下行李没多久就去车行选车,一眼看中这辆白色SUV。大排量路虎的改良,马力足冷气劲,菱形的车头灯向后大幅延伸也显得整体造型很潮。以他的性格就是看中了什么就再也就走不动了,非这辆不可,光首期就刷走他单身汉不少积蓄,姑且就当激励自己接下来努力工作赚钱。公司前几天才给他们这批几个新人安排好了training和人事见面会,今早的临时工作安排快得出乎他意料。



接到总务部电话时他还在熟睡当中,通知说是有机师临时身体不适进了医院,机组人员缺一个,知道他之前也跟着师傅飞过这条线路,虽然只是个新人,但现在人手紧缺,因此还在休假中也被捉了壮丁。接到紧急通知黄濑就匆忙出了门,车还是昨晚才调试好,被他从从车行领回来,还没上牌。开到半路中途黄濑才想起连钱包和证件也都没带在身边,只得做好吃几张罚单的准备加足马力奔向机场。

结果眼看目的地就在前方,却因为个黑面警官功亏一篑,黄濑觉得如果不是这个阿Sir竟然是个有配枪的,他绝对会直接开车走人。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一接通就听到笠松的声音:“喂,黄濑你到底来不来?舱口要关了?”
“我被阿Sir截了。”
“原因?”
“原因?”黄濑看了下青峰,青峰仍在用审视可疑人物的眼光盯着他。于是他深呼吸一口气,“无证驾驶和超速。”
“黄濑你还是不用过来了。”
“前辈啊啊啊不要这样对我,你可以过来帮我证明一下身份吗?”
“我要出发了,叫森山过去吧。”笠松顿了顿继续,“黄濑你就不用过来了,现在也来不及了。”

森山把黄濑的工作证明带到机场警署时看到黄濑坐在大堂一角,满面愁容。“迟早会再有机会的,不用太在意。你表现一向很厉害,学得又快。”森山说完还拍了下黄濑肩膀以示安慰。
黄濑没有回答,接过森山带来的工作证明书走到青峰的办公桌前:“我这样算得证清白了吧?”
森山看了青峰几眼,头发剃得很短,肤色黝黑,神色严肃,在他看来这种类型的一看到就知道要敬而远之。
青峰看了下证明,“OK,交通罚单这边不收,你自己找时间过去交通科那边交。”
“Thank you Sir.”
黄濑说完就拿起之前扔在桌面的车钥匙准备走人,不想再和这个黑面神阿Sir打交道。
“喂,黄濑凉太,”正要走出门时又被叫住
“打车回去,你的车还在扣。”
“多谢提醒。”
“下次你再违章被我撞上还是会和今天一样。好自为之。”
黄濑回头,脸上惯常的笑容有点挂不住:“承阿Sir贵言,下次违章我一定不会被你看到,不要说看,就是听到阿Sir你的大名我也会避开。”
“那更好。我叫青峰大辉。你可以记下。”

2
黄濑离开后不久,档案科就打来内线电话,问现在署里哪位同事有时间过去机场安全科交材料。青峰考虑了一下就接了这个差。虽然还留着个Senior Constable的头衔,但也就是比普通警员多收些人工薪水,巡逻出更排班并无区别,领班队长什么的处理的杂务其实也最多。既然以后少不了要和机场同事打交道,早些过去打招呼早点熟络也好。

从警署到机场开摩托也就十来分钟,没多久青峰就看到了某个沿着高速路向机场方向跑的人影。
青峰从后面叫住了他:
“喂,黄濑凉太,看不出你有这么热爱Keep fit。”
黄濑没想到这么快又看到这个黑面警官,俊脸有点绷起来、眉眼鼻嘴都摆出不屑的腔势:
“是啊阿Sir,我就喜欢早上10点晨运,不犯法吧?”
青峰打量了一下穿着紧身牛仔裤、在烈日下的机场高速路“晨运”得大汗淋淋的黄濑,嘴角露出不经意的一个弧度:
“我有公务安排要过去机场,本来以为你也想去的就好心问下要不要载你一程。晨运的话就不打扰了。”
What?
说完青峰重新发动摩托奔驰而去,很快就连背影都看不到了。
等黄濑反应过来,只能向青峰远去的方向竖个中指。

事情其实很简单。黄濑走出警署后大概用了十多分钟来截的士,好不容易截住一辆,在上车的一秒想起了钱是和证件放一起的残酷现实。他刚回到这边不久,认得的熟人同事就那么几个,电话打遍都没哪个能立马飞车过来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只能说声Sorry关上车门,看着Taxi远去。抬头看下路标牌,指示着离机场还有八公里。虽然对接受过机师体能训练的他来说不至于无法接受,但也绝不是什么愉快体验。至于回警署找黑面阿Sir借钱的选项,刚在他脑海里出现就被删掉了。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2-08-01 23:05
    为了不至于中暑倒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黄濑加快脚步,总算在最热的正午前跑到机场。机场果然是冷气足风力也开得大,凉快得登时舒爽起来,他也没打算先回澳航的专用工作站,直接跑去底下一层的综合大食堂,准备找点解暑的东西。
    黄濑长得好看,说话也讨巧,虽然才来没多久就有好些个同事记得他。
    “Elian,我忘了带卡这次先记着帐啊。明天我补。”
    “知道啦,Kise你要什么?”
    “绿豆沙吧,今天热死了。”
    “绿豆沙,啊,刚那边那对couple要了最后两碗啊。”
    Elian向某个方向扬了扬下巴,黄濑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一位粉色发系,身材很正的女士,看着装是负责公共勤务的机场同事,还有无法忽略的在她旁边的某个黑面阿Sir。两人正拿了勺子向这边走来。
    黄濑只能扶额。
    Elian:“Kise你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No thanks.有点头昏而已。”
    “你是不是中暑啊?”
    黄濑正想回答,青峰已经走了过来,把手边那碗绿豆沙推到黄濑面前。
    “喂,给你吧,跑那么久中暑也不奇怪。”
    青峰自觉这算是一种示好方式,外加如果这个黄濑凉太真的弱不禁风中了暑,跑到警署来投诉也很麻烦。
    只是他的示好在黄濑未免更像一种奚落或者挑衅。
    什么中暑可能性,有一半要多得这位辉Sir。
    黄濑瞥了眼青峰,以及他身旁站着的女伴,心想原来是找女人的公务安排date。

    “阿Sir,你公务繁忙”黄濑把绿豆沙推回到青峰面前,
    “这个呢,还是留给你自己吧,也是我这个普通市民的一份心意。晒得那么黑还能不中暑,我服你。”
    黄濑说完对粉头发女士,也就是桃井笑笑点了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转身走开。
    “青峰,喂,你什么时候认得那个靓仔的啊?不过他好似看你不顺眼啊。”桃井问。
    青峰耸耸肩,看他不顺眼的人多得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澳航的工作站在第三航站楼西北角,黄濑看了下通告和排班布告栏问,
    “今天Richard回来?我怎么不知?”
    “你本来休假啊。谁知道你忽然要回来。”前台的MIchan回答。
    “你以为我想啊。我今天还撞瘟神,不对,黑面神。唉,不说了。Richard几点机?”
    “快了,一点左右吧。总塔那边说等下西侧风力会比较大,所以开的是六七跑道。你可以去第二航站的闸口等他。如果延迟的话可能要更晚些。”
    “OK。那我去接我师傅啦。”
    “等下,森山还留了纸条给你。”
    黄濑接过纸条,发现上面写着“刚在机场署时看到一靓女警官,听她同事叫她Irene,笑起来好温柔胸也大。好想约啊。或者你要不要再违章一次等我再去保释。PS, 你的SUV我认得有保险经纪可以打八折全保。”
    真饥渴啊。
    不过交换条件还不错。
    黄濑把纸条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

    将Richard接出第二航站后师徒两人就去了员工西餐厅。Richard其实是本地人出身,也是早年移民过去澳洲,四十五过些,头发总是整理得异常整齐,眼睛有神,走路姿态从来也是笔直,和他交谈起来非常舒服。
    他们这行对体力和集中力要求很高,Richard也有和黄濑说过考虑过几年就退居二线专职带新人培训。听黄濑诉苦完当天的经历,他笑道:“你就当好事多磨吧。”
    “我刚买了部白色SUV,已经负资产了。”
    “你自找的。不过也急不来,找机会多学点其他。”
    “一个好的机师,也应该是好的心理辅导师,保健医师,还要有充足的体力。”
    “话你是记住了,有没有真的去学?”
    “看了很多书,好像也没什么用。”黄濑搅拌完冻奶茶喝了一口。
    “所以说,你们这些后生都只在乎实用,“怎么样啊,该不该做啊”,“唉,都没用的,不做”。
    总是用“有没有用”来判断“应不应该”,会错过很多东西的。”
    “你的大道理我听到可以倒着背了。”
    “那你倒着背给我听听。”
    ……
    “不行了吧?总是夸口,说你一下就不耐烦。刚出社会,傲气收一收。”
    “OK。那你有没有更具体的建议。”
    “我朋友开了家瑜伽馆,
    “不适合我吧。”黄濑急忙说。在他印象里这算女士运动。
    “听我说完,瑜伽馆下面还有个搏击中心,你有时间过去修心养性也好,练体力也好,随你。”
    “Free?”
    “Half price.”
    “吓?那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好了。”

    青峰这天早上回到警署,看到一群人围着讨论不知道什么。早茶时间从来就不缺娱乐精神和八卦新闻。
    走近还听到自己名字。
    “……和辉Sir很登对啊,是个人都知道辉Sir最中意大胸妹,我们警署胸最大的就是Irene了,谁还敢虎口夺食啊。”
    “辉Sir好像在机场那边还有个青梅竹马,也是个大胸靓女喔。名草有主了吧?”
    “听说不是啊。你想啊,胸小时就认识了,做兄弟习惯了,等她胸大了也没感觉了吧。”
    青峰咳了一下
    “樱井你很多时间是吧?过来整档案。还有今天机场那边有安保科和专业机师已经过来了,外面看到他们的车。是讲下月联合演习的事。还不快点准备一下。”
    “Yes,辉Sir.”众人登时四下做鸟兽散。
    青峰拿着File走回办公室,正要最后check一下材料,忽然听到走廊另一侧的对话:
    “Irene,你介意和一个应该很幽默,只是也有些怕羞,长得也OK的先生去吃饭吗?”
    声音竟然有些熟悉,拐过弯去果然就是某个看他不顺眼的靓仔。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2-08-01 23:05
      3
      黄濑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就看到青峰神色阴沉的脸。
      “我接到的通知是说有专业机师要过来,我希望他的表现足够的专业。”
      黄濑也知道大清早就到别人的地盘搭讪靓女,相当于撬墙角,任谁都不会留下好印象,不过现在看来撬的竟是青峰的墙角,那就另当别论,听着青峰压抑怒气的开场白,不知为何黄濑心情变得不错起来。
      “Sorry Sir,以后除了违章,就连搭讪,我也会注意不被你看到。”黄濑说着将一张小纸条大大方方地放到Irene手中,和青峰擦身而过向讲演室走去。

      讲演内容除了由副署长对下月的联合演习说明,也是一次机场特齤警队(ASU)的招募宣讲。机场特齤警队近年都有招募经验丰富的一线警员的惯例,待遇优厚,枪齤支也是MP5K这种高级货。署里有志转职的几个早早抢了前排就坐。

      青峰对进入机场特齤警没有什么浓厚兴趣。只随意夹着个本子就坐到后排。毕竟他一入行就进的西九龙冲锋队,后来又转去了O记,再好的枪也配过,所以装备从来不是他关注的重点。在他看来进什么队配什么枪都OK,交齤警有辆摩托并不就比没摩托的巡齤警高级,纯属分配不同。他从不否认自己有冒险血液才进了这行,案件的复杂和危险程度本身是最大的吸引力。机场特齤警给他的感觉总有些类似形象部队,体面威严全套武装地在机场里巡逻,虽然有时的确能吓住胆量不足的滋事分子,但就挑战性来说还不如开着警车去扫几个黑街社团更直接。

      讲坛上的现役机场特齤警队员对着幻灯,讲解完机场建筑物布防以后,就轮到黄濑上去介绍空中安保和一些简单的飞行原理。现在是旺季时节,资格老些的机师都忙得不可开交,机场安保科偏要从几大商业航空里轮流抽调人手去讲课,于是黄濑这种理论功底不错,又没什么特定安排的新人就成了最佳人选。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这部分讲课不是讲演的重头,大家也是冲着机场安保课题而来,毕竟那才是转职考核的重点内容。现在看到轮到飞机师来讲理论知识,不少人都兴趣缺缺,表情也松懈了起来,很多都低头玩着手机。

      黄濑没有带讲稿,他上台后视线环顾了一周,不意外地扫视到了后排某个高大的身影,然后清了清嗓音说道:“我是一名飞机师。”
      “不过,如果我不是一名机师,我想我应该和在座各位一样,是一名警员。”
      底下有人发出善意的笑声,似乎都认同黄濑讨喜的说法。
      黄濑笑了笑继续道:“专业知识,职业纪律,强烈的责任心,健全的体魄,过硬的心理质素,还有最重要的,一流的应变能力。各位阿Sir,你们觉得我是在描述哪个行业?”
      他顿了顿,“是不是觉得很熟悉?这其实是对专业飞机师的要求,不过我相信,在各位的认知当中,这也是对一名警务人员的要求。”
      “我来这里给大家上课,要讲的也不是飞机为什么会飞这类话题,我只是想在能力范围内,和各位分享一下空中安全保卫工作的一些要点,乃至,自己有趣的经历。”
      底下有人低声议论,更多的人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个看上去资历尚浅的英俊机师身上。黄濑也正式开始了讲课。他的声音温和而有磁性,语速适中,引导着大家的互动也积极起来,问了不少问题。黄濑不时转身在黑板上画几个简笔示意图,方便理解。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很多警员对这位年轻机师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临近结束,黄濑也没忘记最后一项任务,
      “哪位阿Sir有兴趣参观小型飞机的驾驶实况也可以跟我报名,是澳航给机场安保方面的名额,机会难得哦。”
      “Kise,那个小型飞机是你驾驶吗?”有人大声问。
      “是啊,”黄濑也大声回道“那么这位阿Sir,你乐意做我的乘客吗?”
      “只有一个名额的话,这么好的事情轮不到我头上啦,你看看多少人想报名?”
      这句话音一落,讲演室里就齐刷刷地举起了一堆手。
      “You see,看到了吧?要不这样,你来随便选一个吧?”
      这个说法有些出其不意,黄濑吃惊地指了指自己“我来选?”


      回复
      举报|4楼2012-08-01 23:07
        “增多粥少,当然是你来啦。总之你看我们这群里面哪个特别顺眼,或者哪个特别不顺眼,就选哪个。够easy吧?”
        黄濑果然如他所言开始选人,可没多久他就发现这简直是太极端的选择。
        要找特别顺眼的太难,要找特别不顺眼的却未免太简单。他几乎是立刻就锁定了坐在后面的青峰。青峰也正好这时抬起了头,两人四目相接,黄濑心头一震,不知为何竟有些心虚,于是他把目光从青峰身上移开,准备重新选人。
        正在这时青峰却举了手,青峰不但举了手而且还站了起来,像是很平常地说道“我报名。”
        4.
        驾驶参观当天早上,青峰接到了黄濑的电话。
        “Morning, 辉Sir。”
        “早晨。”
        “Bad news, 天气很差。”
        黄濑等了一会却没听到青峰回应。好吧,有些人就是那么沉得住气,能等到别人主动把包袱抖完。
        “意思是今天的飞行可能会很不舒服。”
        青峰问:“还是十点?”
        “嗯。”
        “十点见。”
        通话结束后,黄濑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感想,他是本着飞行员对乘客的提醒义务,才给青峰去这个电话。至于那位硬邦邦的阿Sir会和他说,“不舒服?那不去了。”——这种可能性大概哪个平行宇宙都不会发生。

        小型飞机场在国际机场东侧,离第三航站楼最近,提供给各大商业航空公司安排特殊训练课程,没排上航线的新人也常在这里练手。小飞机的操控自然和大客机有所不同,新人通过小型飞机驾驶训练,熟悉的不止是操作,还有飞行天空的感觉。
        在黄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福利。一个人飞的确要随心所欲许多,有时还能玩一些花式难度动作。
        以前师傅Richard也有和他开过玩笑“喜欢高难度,黄濑你应该去开战斗机。”
        “我有考虑过的,”黄濑笑,“只是,商业机师福利更好吧。”
        “这么市侩,真想让那堆花痴你的女人听到。”Richard敲了他头一下。
        “我哪有”黄濑摸着后脑勺,一副师傅你下手太重的样子。

        青峰来到时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证件以及预约号码,工作人员指了指场地西北边,然后他就远远看到了黄濑的身影。
        黄濑手里拿着几份文件正在翻看。待青峰走近了,拿起文件扬了扬,
        “很准时啊。快看完了。”
        “是什么?”
        “飞行计划和气象资料。”
        青峰不置可否“我以为专业机师都会提前看。”
        “Sir, 我够不够专业不是外行人能看出来的。”“黄濑把“专业”两个字咬得很重,“本来就是刚刚才改的。”
        “改了?”
        “天气原因,半小时前公司取消了这个计划。”
        “你应该直接告诉我。”
        “你手机不通。”
        青峰拿出手机,确实有来自黄濑的未接来电。
        “你现在可以回去了。”黄濑说完搜索了一下自己记忆,庆幸香港没有玩弄警务人员罪。
        青峰也没有发怒,“取消了,那还看什么资料?”
        “怕手生不够专业,我自己去玩一下总可以吧,辉Sir.”
        “飞机够坐几个人?”
        黄濑将视线从文件上移开,看着青峰“Sir, 刚说过了,今天不适合普通乘客。”
        “来都来了,飞一转再回去。”青峰直截了当。
        “万一你呕吐得神志不清,进了医院投诉我怎么办?” 黄濑没好气。
        “我不会。”
        究竟是不会吐,还是不会进了医院之后投诉?黄濑想。
        “喂,考虑清楚啊,小型飞机比客机稳定性差多了。我没试过小飞机载客。”
        青峰愕然,大概觉得应该安慰一下,于是说道:“谁都有第一次。”
        “是啊,多亏你,看来我可以首飞了。”青峰的安慰未免让黄濑哭笑不得。他决定不再说服青峰,让这位阿Sir吃点苦头没什么不好。
        “看来,我是你第一个乘客?”
        “嗯。”黄濑点头。
        “那,”青峰摸了下鼻子,视线环顾四周,接着又和黄濑对视上,“我是该说恭喜,还是很荣幸?”
        黄濑看青峰竟然真有些不好意思,笑道:
        “Both.”

        黄濑先调整了飞机襟翼角度,再去检查燃油活门。像这类飞行前准备一共有八项,大概需要二十分钟。青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地盯着,让黄濑有些压力。


        回复
        举报|5楼2012-08-01 23:07
          “过山车坐过几次?”
          青峰忽然听到发问,回想了一下
          “很少去游乐园。”
          “那喜欢玩什么?”
          “运动啊,打篮球,拳击,都OK。”
          “我也喜欢打篮球,什么时候较量一下吧。”
          “你肯定打不过我。”
          “好自大。”黄濑将燃油检查完成之后,最后解除舵面锁,打开了飞机舱门,两人一起坐了上去。

          飞机上升得很快,到大概八百米的时候青峰觉得有些气闷。
          不过看着黄濑表情倒是有点得意的样子,想来就是存心要给自己一点教训了。青峰也懒得计较。无论是体能还是适应度,他一直就很有自信,黄濑要在这方面想作弄他还未够班。天色确实不太好,地面下看着还不太明显的阴霾,上升到云层中间之后更明显了起来。
          青峰问:“有雨有大风也没关系吗?”
          “不影响,关键是气流方向。”黄濑回答,没多久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硬要被闪电电到就没办法啦。”
          “是不是应该先求神拜佛一下?”
          “随你。”
          青峰想到黄濑起飞前曾在胸口手画十字,问道“你是基督徒?Christian?”
          “我不是,我堂姐是。她坚持要我每次起飞前都祈祷上帝保佑。”
          “有用?”
          “应该有点用吧,起码以前都……”黄濑话没说完,脸色忽然凝重起来,仔细地观察仪表板上的数值。
          “青峰,坐稳。”

          青峰还没反应过来黄濑终于叫了自己名字,黄濑已经大幅度调整拉杆转弯和飞行方向,同时将高度迅速拔高。强烈的气流与急速转弯,整架飞机被包裹在气旋中猛烈地颤动着,机身金属发出唧咔唧咔的鸣响,仿佛随时都有震散架的可能。

          “喂,你怕不怕?”黄濑问。
          青峰正被骤然加速的转弯搞得头昏脑胀,“你是专业的啊,能搞定的吧。”
          “你现在开始相信我的专业能力了啊。”
          “不信也没办法了。”
          黄濑不放弃和青峰对话,也不放慢手头的操作。这种情况之下,除了专注,飞行员还需要镇定。和青峰对话,无疑就是此时最好的舒缓紧张的方法。
          “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你,的家人
          青峰黑线:“你就没想过会对不起我?”
          “如果你死了,那我也肯定死了,也算一命还一命了。”

          高倾斜度回旋的飞行状态,让青峰觉得血液一直就在往脚的方向流,他将身体紧靠椅背,张口说话都觉得有些困难,“你不觉得我很无辜吗。”
          “是你硬要上机的,我明明有阻止过你。”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玩一下"是玩命?”
          “气象资料是总塔发放的,准确度很高。”
          “原来你真是个新手啊。”
          “上机之前你不是已经知道是我的第一次了吗。”
          “你不要第一次就给我搞出人命吧。”
          “我尽量。”
          “我命中率没那么好彩。”
          “Sir, 你平常都有用套吗?”
          “What?”话题转向角度似乎比飞机倾斜角度还要大。
          “我是说,你Sex的时候都有做安全措施吗?”
          “我不喜欢用套,不过我都很够运的。”青峰觉得如果不是被重力加速度搞蒙了头,他一定不会在这种时候和黄濑说起这个话题。
          “够运。”黄濑重复了一下,“好吧,希望这次也够运。”

          青峰被晃荡得头晕,“这次能捡回一条命,我就去拜黄大仙。”
          “我也去。”
          “不要copy我,你不是信上帝的吗?”
          “说了是我堂姐,不是我。”

          大半个小时之后,小飞机终于死里逃生回到地面,一打开机舱门口,巨大的风雨就向他们袭来。两人浑身湿透跌跌撞撞地冲进了第三航站楼。黄濑接受过飞行员的重力加速度特训,所以尚能承受。青峰一进入第三航站楼就直奔洗手间,隔了十几分钟才脸色发白地走了出来。
          黄濑头发还滴着水,坐在靠椅上一动不动,有气无力地说:“吐干净啦?Sir?”
          青峰坐到他旁边,像是一时半会不想再说话。
          过了许久才听他开口道:
          “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
          “我还是想投诉你。”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2-08-01 23:07

            5
            “嘻,辉Sir, 一个热心,善心,一心为市民服务的好阿Sir,绝对不会那么残忍的。”
            ……
            “喂,来真的啊?不是吧,我一早有提醒你的啊。”
            “至多请你饮茶啦。”
            “辉Sir啊……”
            “黄濑你再多讲一句我现在就打投诉电话。”青峰扶着额头,脑袋后仰在座椅上,期望这样可以从昏眩中好转过来。
            黄濑眼见一个龙精虎猛的大男人搭了自己一趟机就变成这样,要说没半点于心有愧也不可能。
            于是他拿出放在裤袋的纸巾,拆开密封包装,
            “这次当我欠你。”
            黄濑靠近青峰,帮他擦去脸上的水滴,青峰也没有反对。距离拉近后,黄濑才注意到青峰有些发白的脸色,之前大概因为黝黑的皮肤没有很明显。
            黄濑想起当年接受离心机训练时,教练员花了起码两周才让他们学会正确收紧肌肉,,还有各种特殊呼吸方法降低血压。对没有接受过训练的普通人来说,骤然经历这种飞行体验,无论如何是不愉快,而且过于勉强。
            没有坚持拒绝,作为专业机师而言无疑是失职。

            黄濑觉得,如果这个人不是青峰,如果不是青峰,他大概会拒绝到底。
            只因为这个阿Sir说不想白来一趟,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眼神,竟然鬼迷心窍答应了。
            “唉,又不是靓女,我发什么神经……” 青峰依然在闭目休养,黄濑喃喃自语,看着一滴水滴沿着青峰额头落下,经过眼角,再滑过棱角分明的脸庞,最后落至胸襟,化为不明显的水渍。
            黄濑看着这幕看得入神,停下了擦拭的动作,不由自主小声道:“Sir,你知不知道自己很英俊……”
            待反应过来说了什么,黄濑慌忙补充道
            “哦,啊,澳航的休息站就在这栋楼里,能走吧?驱风油之类的也有。”

            和青峰闯进即将闭合的电梯之后,黄濑发现电梯里还站有其他人。一位看上去约四十出头的大叔,正透过墨镜对他们投来狐疑的目光。
            黄濑也知道两个衣衫湿透,工种还不相同的工作人员大白天以这种形象出现,其中一个看上去还,呃,不太清醒,满脸写着生人勿近的不耐烦,是有些折损声誉。
            “我朋友啊,晕飞机,没办法。……呵呵。”
            缓和气氛的交流句子没有奏效,电梯在三楼开了门,黄濑看着对方提起手边箱子就匆忙走了出去,只好转过头去说
            “辉Sir,是不是说你喝醉会更好……”
            还没等青峰回答,黄濑就眼尖地发现了地上的一个小旅行袋,应该是方才的大叔忘记带走的。
            而此时电梯却已经上升至五楼。
            看来去这边处理好之后,免不了要去失物科跑一趟。

            职工休息站里有数十个独立隔间,黄濑分有其中一间的钥匙,却是初次使用里面的设施。
            “除非早机,大家平时都不住这边过夜。”黄濑向青峰解释着,找出未拆封的洗浴用品和几套制服,都是休息间固定配置。另有不同size的几件T恤、休闲裤。 “应该是之前那些同事留在这里的,可以先借用一下。”
            “或者说,可以打个电话让警署的同事给你送过来。”
            “不用麻烦他们。”
            青峰进去浴室后,黄濑靠在浴室门口,听着里面的水声响起。
            阿Sir昏倒在里面的责任他担不起,真有什么冬瓜豆腐,那么大个人倒下去总会发出什么声响,第一时间冲进去抬出来Call救护车的心理准备他也做好了。
            这边黄濑还在编排着勇救阿Sir的剧本,青峰却已经洗完走了出来。状态像是恢复了不少,看到黄濑还站在浴室门边,一脸神色古怪,青峰想了一下说:“是不是想找Irene过来啊?是的话直说。”
            “Irene?”黄濑花了几秒才想起那个森山看中的靓女警官,前几天在警署帮忙约她出来吃饭时被青峰看到,竟然被记到现在。
            “哈,她啊,放心吧,不是我的Type.”
            “我放什么心,是你要追她。”青峰将毛巾搭在肩上,走到小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一罐啤酒。
            “可以随便喝吧?”
            “Of course。”
            “要追就积极些,我又不会阻止,不要在开工时间。”青峰喝了几口啤酒,有种从地狱复返人间的感觉。
            “WOOOO,看不出啊,辉Sir你这么知情识趣。”
            “嗤。”
            “不过真不是我,是我同事。我的话,追她还不如追你。”黄濑顺口打趣,说完才发现青峰的神色不对。
            震惊,或是惊异,复杂的目光.投向了他。
            是了。
            不是谁都可以开这种玩笑的,这个世界上还是有Antihomo的。尤其他和青峰的关系,还没到这个程度。
            相识几日,或者连朋友都不算不上。
            “我,我是说笑啦。我先去洗了。”

            黄濑洗完出来,也拿了一罐坐到青峰对面的沙发上,看到青峰正在随意翻着扔在茶几上的飞行期刊。
            “Sorry,我过界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完,黄濑认真地道歉。
            青峰将杂志放在一旁,看着黄濑,忽然笑道
            “呵,不关你事,我只是,想起一个朋友。”
            “呃,旧爱新欢?”黄濑歪着脑袋发问。
            “都不是,”青峰迟疑了一下,“小我几岁的师弟,平时就像弟弟一样。”
            黄濑抬了抬眉,“他跟你说过,我之前说的那句?”
            “不止一次。”
            “你一定从来不当真。”
            “我应该当真?”青峰看着黄濑。
            “如果不想认真,自然就不要当真。”黄濑喝了几口啤酒,沉默了一下,问
            “你那位朋友,他现在找到合适的人了吗?”
            ……
            “他死了。”简短的回答。
            “……是你的责任吗?”黄濑花了几秒,才决定继续追问。
            青峰呼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低声说道
            “不是。”
            “但你还是很自责。”
            黄濑的话语消失在空气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过了良久,青峰站起来,理了下身上衣服的褶皱,“我下午休假,可以去一趟失物科,”
            黄濑明白之前的话题确实可以到此为止了,他看着青峰走到墙边提起了旅行袋,准备离开。吃惊的是,青峰走了几步却折了回来,甚至将行李放到茶几上面。
            “黄濑,你知道里面有什么吗。”
            “一般客人的行李,不好随便打开吧。”黄濑疑惑。
            “如果说,不是一般客人呢?”
            青峰拉开行李袋的拉链,伸手从里面拿出一支枪。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8-01 23:08
              深sir泥终于在吧里开楼了QwQ!好喜欢这篇!请不要大意的继续加油030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2-08-02 03:30
                sir来sir去…我…完全不知道那个sir是用来干嘛的…
                剧情好美啊卤煮加油哦>3<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2-08-02 08:17
                  QAAAAAQ港剧风好棒啦可喜欢了!!!!!!!!!!!(←已疯
                  一定死追到底!!!!!(打滚
                  剧情也好棒!!!!(揍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2-08-02 17:34
                    玛德好棒0.0马克一下继续追!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2-08-02 17:47
                      这里也发了吗^q^!!!!!!啊啊啊啊啊啊港剧fu麻吉带感到不行!!!!!!
                      不管怎么说终于要进入主线的感觉棒透了啦!!!!!!
                      辉sir窝爱你!!!!帅机长窝爱你!!!!!!!!!!!(((奏凯


                      回复
                      举报|12楼2012-08-02 18:05
                        啊啊啊好棒啊啊啊!!!!这货由论坛追到贴吧啦!!青黄两只不能更帅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2-08-03 22:57
                          很早之前就听到大大在其他文的free talk里谈到这篇了,发到贴吧来真是太好了。为什么二黄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弯的?而且还是倒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2-08-03 23:53
                            虽然港味很重不过好喜欢!
                            小黄濑会倒追么。。


                            回复
                            举报|15楼2012-08-04 05:02
                              有港剧风格的文好特别>////<


                              回复
                              举报|16楼2012-08-04 16:35
                                我好奇那个小了青峰几岁的师弟,这件事应该也会成为接下来故事的一个分支吧


                                回复
                                举报|17楼2012-08-04 23:35
                                  港剧风好带感!期待后续发展!


                                  回复
                                  举报|18楼2012-08-05 00:17
                                    一二三四五 上山打老虎 拿经验走人


                                    回复
                                    举报|19楼2012-08-05 16:47
                                      0.0 有一张明信片就是Police & Pilot ^_^


                                      回复
                                      举报|20楼2012-08-05 16:56
                                        woo 好带感0.0
                                        追!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2-08-05 20:55
                                          无法拒绝和JC扯到关系的港剧风!!果然很带感!


                                          回复
                                          举报|22楼2012-08-12 15:30
                                            TVB!!!!!!!!!
                                            从wb追到来贴吧了!


                                            回复
                                            举报|23楼2012-08-12 15:43
                                              觉得这里的阿大有轻微的天然呆 好萌!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8-12 18:11
                                                卡在了那么不人道的地方呀!求后续,被飞机那段戳中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2-08-17 02:42
                                                  等更新~


                                                  回复
                                                  举报|26楼2012-08-27 11:42
                                                    好看!**X飞行师果然很适合港剧风的赶脚!
                                                    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27楼2012-08-27 12:41
                                                      等更!
                                                      虽然不喜欢看TBB,可是写得好带感喔www
                                                      加油!!!


                                                      回复
                                                      举报|28楼2012-08-27 12:46
                                                        竟然有是港剧风,感觉二黄主动了。楼主加油更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2-08-27 13:16
                                                          6.
                                                          Browning M1910。
                                                          青峰自然认得,警校受训出身的学员谁都认得,这是他们绝大多数人人生中摸到的第一款手齤枪型号。
                                                          看到枪齤支,黄濑脸色有变,立刻站了起来:“我去通知安保科。”
                                                          每个职工休息站都有配备直通机场安保科和公司本部的对讲机,黄濑翻出对讲机正要拨通,青峰伸手止住黄濑的动作。
                                                          “麻烦你,去趟失物科。”
                                                          黄濑抬头望向青峰,眼神里充满疑惑:“辉Sir, 你确定你是清醒的?”
                                                          “你还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吗?”
                                                          “长相?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叔啊,”黄濑回想着,断断续续地说道:“偏瘦,四十多,放在人堆里一点都不显眼,还故意戴了大墨镜,估计就是想搞事。”
                                                          “是个普通人。”
                                                          “什么叫普通人,你是外星人吗?”黄濑好笑道。
                                                          青峰不置可否:“是说他不是行家。”
                                                          “我没见过职业杀手会在头上凿字。”黄濑耸了耸肩,表示不认同。
                                                          “我也没见过杀手在行动前会把枪搞成失物,”青峰有些不耐烦,“二来,他很害怕,我们在电梯时他一直在流汗。”
                                                          “流汗,有吗?”
                                                          “当然有,冲出电梯时他还松了一口气。”
                                                          黄濑只好举了举双手:“辉Sir我错了,我以为你之前昏得只剩半条命了,不愧是职业人士。那么,现在是等他去失物科领枪时捉他?”
                                                          “那他就不是普通人,是弱智了。”青峰继续:“只是让他认为,我们已经知道,就行了。”
                                                          黄濑不气反笑:“青峰, po1ice不是都应该警恶惩奸的吗,这样和打草惊蛇有什么区别?”
                                                          “警恶惩奸?你以前美少女战士看多吧?”青峰把手齤枪塞回行李袋中,“阿Sir只要大家平安就够了。”
                                                          “辉Sir, 你觉得放跑嫌疑人大家就能平安?”
                                                          “那你知道他的目标是谁吗?这个机场每天客流量有多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如果他认为我们知道了,一个普通人来说,起码不敢轻举妄动,然后,”
                                                          青峰顿了顿,“然后,其实我们也需要时间。”
                                                          “万一他不是普通人呢?”黄濑还是不忘奚落一下青峰,“现在的阿Sir办案要靠直觉了么,普通市民很没安全感的。”
                                                          “谁说是直觉?”青峰把行李袋递给黄濑,自信地笑了笑:“是经验。”


                                                          地勤处接到机场警署的紧急知会后开始了协查行动。
                                                          作为信息中心的重要成员,桃井负责抽取和锁定嫌疑人员。虽然根据黄濑和青峰的目击描述和时间段,已经尽量地缩小了范围,但由于嫌疑对象未进入安检区,没有提交身份文件的记录,因此主要靠入口和各楼层的监控摄像进行生物虹膜和脸型特征识别,排查了大半小时,才锁定了大约十来个对象,将人物图片信息传给了警署方没多久,一身警齤服装备的青峰出现在信息通信的电子终端屏幕上,直截了当:“第三个。”

                                                          虽然相识多年,但在桃井五月的印象里,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青峰办案的情形。
                                                          如果说之前的事情会将青峰大辉打得一蹶不振,她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但人毕竟是人,难免遇上几道难以跨越的坎,她不清楚青峰算是跨过这道坎没有,但这个男人,大概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他跨不过去的样子。

                                                          桃井心里估算了一下,“需要十五分钟。”
                                                          五分钟之后,青峰就收到了详细的人物背景信息。
                                                          “真有效率。”虽然明知道桃井的能力,还是不由得称赞。
                                                          “那是因为这位大叔啊,最近才上过电视。”桃井回答。

                                                          黄濑联络青峰时,青峰正和机场特齤警队的负责人商量人员安排。
                                                          机场特齤警队和安保科已经抽调了当日所有没有执勤任务的人手,南区候机楼是重点布防区域。
                                                          论职位等级,青峰出现在这个场合是有些逾矩。不过作为重要目击证人之一,外加丰富的行业经验,也就默许了下来。
                                                          看来还要多得前上司,现任西九龙高级警官原泽的鼎力推荐,青峰在心里嗤笑了一下,再怎么看不上这些边边角角的麻烦人事关系,到了这种时候还是要靠这些。
                                                          而所谓普通人,相对的只是职业惯犯而言。再普通人的人拿到火力枪齤支,也具备了高度危险攻击性。


                                                          回复
                                                          举报|30楼2012-09-13 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