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之吻吧 关注:1,982贴子:73,889

【小飞最新原创】别靠近我,我是坏女孩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开始堕落。

我每天过着空虚的生活,惩罚着爱情的基督教……

危险的生物,请不靠近。

我是个坏女孩,这早已成定局。

从好久之前,我的世界就注定了没有爱这个字眼。

爱,多么愚蠢……

虚伪…


回复
1楼2007-02-09 19:01
    hoho~

    期待吧~小飞爆爱这个文文,一定会努力,再接再厉的!

    同时更新其他的文……

    汗一个…


    回复
    2楼2007-02-09 19:01
      我叫左幻恩,是个已经堕落的女孩,不可救药……

      我在一个叫锜恩的贵族学校上学,与其说上学,倒不如说逃学更干脆些。

      “滚,我说过不要再来找我。”我扭脸过去,握起拳头,那个一直跟在我后面的男生,就是曾经被我甩了之后,死死跟着我不放手的人。

      “幻恩,你爱过我的,对不对?”

      啪--

      我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冷笑着。

      “你懂什么是爱?所谓的爱是冷酷的。”

      那个人悟着脸,瞪大了眼睛不可致信地看着我,好像在看一个恶魔。

      没错,我就是恶魔……

      堕落,慵懒的恶魔。

      “滚,离开我的世界!”

      “你,左幻恩……好,我看错你了!”那个人颤抖着身体,离开了。

      是的,我是个爱情骗子,那又怎样……

      我笑了,没有温度,充满轻蔑与冷冷的嘲讽。

      我走向了那条熟悉的路,多熟悉的花天酒地,在这里的我,才不是所谓的异类,都是孤独的恶魔……

      “幻恩来了?”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酒店的那个小店员,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今天心情好,给我准备麦克风。”我走到后台,那起了那些华丽的化妆品打开盖子,闻了闻,太冲,扭头扔到了垃圾筒里。

      “这样很浪费。”身后传来了富有雌性的声音,我没有回头,因为我明白,这个酒吧混的人,也不过是堕落的同类罢,这算是并不特殊的搭讪。

      “浪费也没有你什么事情。”我挑了一个黑色的风衣,在镜子前比了比。

      红色耀眼的长发,精致的脸庞,高挑身材,邪恶的微笑,还有这件黑色的风衣。

      我从镜子的反光角度,无意看见了那个说我浪费的人。

      和我一样,红色耀眼的头发,漂在眼前,遮住了自己的眸孔,还有那漂亮的五官。

      虚伪,迂腐


      回复
      4楼2007-02-09 19:23
        我没有答理他,自顾自地穿上了风衣,漂亮的人,真的见多了。

        红头发的,也见多了,只是这么刺眼炫目的,我是第一个看到,能把头发的红色展示地这么耀眼……

        也只有是堕落的恶魔。

        我冷笑,绕过了他,接过麦克风,准备离开。

        该死,风衣竟然被他拉了下来,他搂起我的腰,朝我坏坏地一笑,他的眸孔是空洞的黑色,寂寞与无奈。

        “……”我冷冷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低下头府在我耳边,“左幻恩是吗?小心点。”

        小心点?这是不是你能所说的,你是没有权利让我小心的。

        “别靠近我,我是坏女孩。”我也压低声音对他说,温热的气息在我们之间徘徊。

        “你还真特别。”他轻松地把我松开,冷眼看着我。

        “彼此彼此。”我对他打哈哈,准备让这个人早点走。

        “同沦伤心人。”他笑了……这笑让我猜不透。

        伤心人?喜怒哀乐,这写早离我远去,何况,伤心?

        我的高跟鞋横跨了那件被我穿过的黑色风衣,身上带着铃铛地响声,离开。

        你们,都是笨蛋。

        不懂感情,因为爱是根本不存在的。

        起码,我的世界没有。

        所以,我也不允许你们拥有……

        我邪恶地笑了,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走到了那个舞台上


        回复
        5楼2007-02-09 20:22
          呜呜,一把鼻涕一把泪……(汗,感冒了……找感冒药先)




          木子木子


          木头木头……







          偶们来拥抱吧!!!


          唰唰唰--------------















          暗器~~~~!!!!!!!!!!!!!!!!!!!!!!














          oh,no!!!




          死咯……



          88!!


          回复
          10楼2007-02-13 12:31
            汗汗……
            看来大家更喜欢坏女孩啊+…


            回复
            14楼2007-02-24 22:30
              汗……
              这类文是哪类…


              回复
              16楼2007-02-25 15:43
                第一次尝试……

                汗-0-


                可能不是很到位……
                见谅…


                回复
                18楼2007-02-25 15:45
                  西西……那偶继续写啦……一边聊一边写…


                  回复
                  20楼2007-02-25 15:48
                    你也小心被我追杀啊

                    哈哈


                    回复
                    22楼2007-02-25 15:50
                      啊……

                      汗……

                      你听懂我在说什么了


                      回复
                      24楼2007-02-25 15:53
                        看咯

                        不错不错…


                        回复
                        26楼2007-02-25 15:58
                          你也更新去……

                          (赶人呢我……)


                          回复
                          28楼2007-02-25 16:01
                            “滚,你回来干什么?”我用尖锐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个是我父亲的男人。
                            “幻恩……我……”那个男人手里有一大包一大包的保健品还有一包包名牌的服饰站在门口。
                            我邪邪靠在门口,丝毫没有让他进来的样子。
                            “滚,我说了,滚。”
                            “幻恩……爸爸知道对不起……”
                            “是吗?对不起又怎么样?滚啊你!”
                            我把他手上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下,指着外面咆哮着他。
                            高跟鞋把我衬托地很高,这样看着这个男人,我有中高居邻下的感觉。
                            曾经,他也这样对待过我的母亲。
                            所以,这也是他应该明白的感受。
                            我的母亲。
                            那个笨蛋。
                            一个听信感情的女人。
                            直到临死之前还在惦记这个男人。
                            ……
                            “幻恩,你不要去叫你父亲……”我的母亲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泪模糊她的脸庞。
                            “不,妈妈您等着……”
                            “他在开会呢,幻恩,不要恨你父亲啊。”我的母亲的手腕流淌着鲜血,破碎的玻璃在微弱的阳光下散发着光芒。
                            黑暗的光芒。
                            多么讽刺。
                            她的脸色煞白。
                            最后终于离开了。
                            离开了。
                            而那个男人。
                            到我母亲死了之后,还不知道。
                            我知道,母亲的自杀,就是对我那个男人最大的惩罚,让他一辈子生活在痛苦当中……可是,那个为爱迷茫痴狂的女人永远不明白,这惩罚对于他无非是个礼物罢,如此可以更为所欲为。
                            ……
                            我走到了洗手间,打开了灯。
                            凉水扑到了我的脸上,刺骨的冷。
                            心里为之平静了下来,镜子里是一个有着邪气的少女。
                            红色亮眼的头发。
                            漆黑如夜的眸孔。
                            洁白光洁的面庞。
                            高挑的身材……(汗刚才某飞打成了生菜……)
                            不识人间烟火的天使。
                            还是本来就在地域的恶魔…


                            回复
                            30楼2007-02-25 16:11
                              生菜……晕…


                              回复
                              32楼2007-02-25 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