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3贴子:1,279,324
  • 32回复贴,共1

好吧,原谅我的慢,先给大家看这个好了= =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我的第一个贴= =
我宣传那个雷人的标题同人。
《当曲同秋不再是曲同秋》= =
的确挺雷人。
只写了两章。我是文废。只在这里贴出一点,如果有好评,考虑把他写完。所以,嗯哼,慎重回复= =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原谅我的《孩子先生》吧,大概旅游之前是不打算写的了= =
那就贴上这一章吧。


回复
举报|2楼2012-07-05 12:04

    前奏:姜泯出现

    姜泯放缓了脚步,走到男人面前,阴沉着一张脸死死盯着床上曲同秋一副解脱了的表情。
    他看不下去的时候,用脚踢了踢床上的男人。
    “这么死掉吗?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连自己到底死了没有都分不清吗?”他有些嘲讽的语调。

    他的力气不大,但是曲同秋却被这一脚踢在了腰眼上,惊呼了一声睁大眼。一抬头,就看到了姜泯黑着一张脸孔。
    他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用手指着姜泯结结巴巴:“鬼,鬼吗?”
    姜泯没有了耐心,一把把男人从床上捞起来,两手抓着他的腰,自己就要往他身边靠。

    “不!不要!”姜泯的手刚碰到曲同秋的身体,曲同秋就大叫一声,浑身开始大幅度地颤抖,整个人蜷作一团,话也说不出了。姜泯这才想起曲同秋是过了怎样的一生,神情间有了些懊悔。他这一急之下竟把这件事给忘了。

    “好,我不过去。你冷静一下,先回床……沙发上躺一会儿,一会儿再洗个澡。”姜泯起身离开他,温和着语气安慰曲同秋,在说到床——这个敏感的词汇时,又改了口。
    曲同秋惶恐无措了一会,就镇定下来。他不是精神病人,况且眼前陌生的男人也不是任宁远,他又不是谁都愿意抱到床上嘿咻一番的美少年。活到这个岁数了,再担心这样的事也未免太过可笑。

    曲同秋闭上眼思索了一阵,明白自己并没有死,想着眼前的男人一定是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事情弄清楚。
    他重新缩回到床上,尽量收起身上戒备的刺,对始终小心翼翼的男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嗯……您坐吧,我想,问您一些事。”

    姜泯暗自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床沿,脸凑过去听他问。
    “嗯,你可以问了。”
    曲同秋恍惚了一下,觉得这男人实在是很像任宁远,连说话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他扭过头,认真地瞧着姜泯,问他:“你是谁?”

    另外,这篇文中对曲同秋的年龄可能做了改动。请见谅或直接无视吧= =


    回复
    举报|3楼2012-07-05 12:05

      ****

      曲同秋问过姜泯几个问题,除了知道这个男人叫姜泯外,一无所知。谁救了他?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姜泯又是什么身份?真的是一无所知。

      姜泯不顾曲同秋一肚子的话想说,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干净毛巾,凌空抛给他,“行了,其他的都别想,现在乖乖洗澡。一会我有话给你说。”

      曲同秋接住毛巾,有些尴尬,他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竟然还被一个不到三十的小辈这样关照,他这些年倒是被任宁远惯出了毛病。

      曲同秋进去洗澡,姜泯坐在外面抽了根烟,烟雾迷绕着他年轻的脸,神色晦暗。曲同秋现在还不清楚整件事情,他也不准备把这件事完全透露给他。任宁远一伙人已经察觉出了什么,庄维已经在着手调查这起车祸,用不了多久,曲同秋的藏身之处就会被找到。他姜泯是不怕,大不了找方却商要一批人,也能帮他顶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里,带曲同秋远走高飞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但是,他不是任宁远,不想独断。如果那男人不想离开,他会选择尊重他的意愿。这才像是他姜泯会干的事。想到这,姜泯忍不住笑了笑。有的时候,我们都得付出一些什么东西,才能觊觎更长远的利益。

      不过,姜泯忽然想起刚才曲同秋激烈的反应,他倒是该给那男人一点心理保障,把他心头郁积的恐慌去一去了。不然,他看着都替他难过。
      他起身,脱掉身上累赘的衣服,披了件浴袍,就这么大喇喇地推开了浴室的门。

      果然。

      那男人惊慌失措的表情都让他有点不忍心了。

      但是,姜泯最后还是选择无视,扬手把浴袍脱下,随手就抛到旁边的架子上,迈开长腿,一步跨进了曲同秋所在的浴缸里。水花四溅,姜泯抬头冲吓傻了的男人微笑了一下,然后优雅地坐了下来。对面的曲同秋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飘忽来飘忽去,就是不敢往他身上看。

      姜泯看那条之前给他的毛巾还没有用,就拿过来在水里打湿,对着曲同秋叫了一声,“曲同秋,过来。”点名道姓地,莫名让曲同秋感到一丝压力。他僵硬着表情,向姜泯的方向靠过去了一点,姜泯目测了一下,真的是一点。



      回复
      举报|4楼2012-07-05 12:06


        “怎么,曲同秋,你以为还会有人看上你吗?”他的声音不大,却刻薄异常,最后喃喃的句子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呵,又有谁像任宁远那闷骚似的,蠢得要死,到手的爱情也能跑掉……”

        曲同秋听不到姜泯后面的话,但只是听到前面刻薄的嘲讽,就已经羞愧地无地自容了。到这时候,自己还会怕什么贞洁问题吗?不惑之年的自己,还好像幼稚地分不清场合。

        他老老实实地靠了过去,姜泯握住他的一条胳膊,开始用湿毛巾为他擦拭身体。曲同秋还是隐隐有些戒备地盯着姜泯,但青年的动作温柔轻缓,极是舒服,毫无猥亵之意,紧贴着自己的赤《裸的胸膛精悍有力。这些,都是属于年轻人的气息标志啊,他们还能有大把的时间去挥霍青春,而自己,已经开始变成猥琐的中年大叔了。曲同秋歪着脑袋思索,他的青春,到底是献给了谁呢?

        “别想那么多,曲同秋。我会烦的。”青年忽然开口,曲同秋转过脸去,只能看见姜泯微垂的头,前面有些微的刘海遮住了前额,睫毛近看很长,嘴唇的形状也很好看,只是有的时候说出的话不是那么中听罢了。

        “哦。哦,知道了。”曲同秋答应一声,就不想再说话了。

        他只是,想起了楚漠而已。

        有些事,过了那个点,那个段,不论是多浓厚的感情,也好像感觉不出是有多强烈了。他现在就是这样,当初对楚漠所有的畏惧、嫉妒、以及隐藏在心底细小的庆幸,都无影无踪了,连去回忆,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其实,是他放不下,真的不能怪别人。
        放不下,心太乱,一步是错,满盘皆输。只是,他的代价是输掉他的整个一生。

        曲同秋独自想得入神,所以他看不见,身后姜泯微垂的脸庞上一抹欣慰的笑容。

        多吧!哈哈哈,终于可以摆脱文废= =


        回复
        举报|5楼2012-07-05 12:08


          姜泯帮曲同秋洗完澡,穿上衣服坐在沙发上等他出来。在浴室间里的时候,他是真的感到有些惊讶,他从未想过有一天曲同秋会自己把事情想通。他以为开导他会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想到曲同秋是真地一点一点地在改变。

          曲同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环顾四周。他还是猜不出他现在何处,这屋子的建筑风格和他以前所见的任宁远的风格相差甚远,基本上没有一点共通之处。这屋子内部格局紧凑,没用多少装饰,装修看来也并不精细,那么,已经排除他是在任宁远一伙人手上了。那,姜泯究竟是什么人呢?他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你到底要穿到什么时候?”曲同秋正疑问,身后姜泯出声打断了他。“曲同秋,你最好不要去猜,知道这些,对你没有好处。你最好记请这一点。”

          曲同秋默不作声,他实在不清楚自己和姜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绑架?救助?还是另有所图?他在不了解的时候都保持沉默。

          但是,姜泯的下一句话还是将他惊了个震颤。

          姜泯后面接着说,“准备一下,你该去看看自己的墓地了。如果晚了的话,碰不碰上任宁远他们,就说不定了……”


          回复
          举报|6楼2012-07-05 12:08

            三 曲同秋的墓地


            姜泯发动汽车的时候,曲同秋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他想了很多事,越想越不明白。他歪了头去看车中好看的青年,也是一片朦胧的样子。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就像是一根细小的头发丝,你本可以忽略它,但它却时时刻刻缠绕不休,惹人心痒。曲同秋就是这种感觉,他也不是什么好奇心过甚的人,但是人就会有担心与恐惧,他也不例外。

            车子很快就发动好了,青年那一侧的车窗摇下来,露出姜泯线条优美的侧脸。

            “嗯,上来吧。”姜泯淡淡吩咐。

            “哦。好的。”曲同秋绕着从另一侧上了车。坐好后,姜泯伸长身子替他系安全带,曲同秋的眼睛就下意识地瞟向了他。

            很像。

            形状优美的薄唇,好看的眉峰,细长的睫毛,掩盖着底下那双凌厉的眼睛。
            是不是天地下所有好看的男人都酷似任宁远?还是自己……错觉了。

            “在想什么呢?嗯?任宁远?”这是姜泯又一次打断他的思路。“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他们的。所以,”姜泯顿了顿,眼睛直视着曲同秋,眼底闪烁着奇异的光,异常好看。

            “不要再想他们了,我会烦的。”

            曲同秋呐呐地点了点头。他不明白自己想些什么,姜泯怎么会烦?


            ~~~~(>_<)~~~~ 没有了,如果有好评我会继续写下去。如果没有= =我自认倒霉。

            这真的不是威胁哦


            回复
            举报|7楼2012-07-05 12:10
              @小玉站长 @雪儿Q恋 只认识你们= =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2-07-05 12:13
                先占位再看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2-07-05 12:34
                  顶个~!XD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2-07-05 12:52
                    天津专业生产电磁离合器,优质技术服务支撑,多领域合作,现货供应。 点击咨询
                    广告
                    唔,很好奇接下来的内容~~ 曲PA的车祸是怎么回事?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7-05 14:06
                      我好像知道楼主是谁,冬神马的是你的马甲,这个才是你的真号哇.....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07-05 14:30
                        姜泯吃醋了,纠结的憋屈样


                        顶个~君子同人我都爱!楼主也写的很好!(这算好评吧~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2-07-06 08:08
                          姜泯,我似乎想不起来这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