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51贴子:1,279,356

《错觉》的龙套同人文——《直觉》主CP施宸&白秋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感兴趣的盆友们请戳进来,我们的讨论群是209654537


相关推荐

为企业提供完美网络存储服务器解决方案,提供上门安装-技术调试 synology群晖昌讯电脑官方授权总代
广告
文案:

据说每只兔子都有着几乎360度的视力范围,可以看见很远的景物。但是它们眼前方有个小盲点,因此看不清楚正前方,近距离的东西,只能靠嗅觉来判断事物的属性。

白秋实就是像宠物兔一样的人,温顺乖巧,喜欢黏人,很惹人怜爱。

可他就像一般兔子一样,对离自己视线最近的地方,他反而看不清楚,只能靠直觉来判断。

好在他的直觉没有出过什么差错,不至于让他陷入危险之中。

譬如他第一眼就觉得乔轼是个好人。

但是对于施宸,他的直觉是什么呢?总觉得是个坏人……

可在日后的相处中,白秋实发现原来施宸也是很温柔的。

现在的幸福场景是假象?还是自己的直觉出了问题?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2-06-23 22:32
    站长坑爹的火车头=_="||

    ——————————————————————————————

    M城暑夏的夜晚闷热难耐。没有冷气 的话,人就算待在家里,也会被闷出一身细 汗。

    今天的天气明明是再热不过,据说是晚间预 报播的近段时间的最高气温。

    可是现在,白秋实却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很 冷,全身无力,快要虚脱了一样。

    等那个男人熟睡,从他的房间里逃出来,已 经是大半夜了。

    马路上就只能看到零星几个准备去逛夜店的 人,所以也别妄想还会有计程车经过。更何 况像打车这么奢侈的事,就算白秋实自己是 真的需要,他也会觉得太浪费了。

    白秋实强忍着腿间的疼痛,步履蹒跚,姿势 奇怪的往回家的方向走。

    异物插入的残留感还强烈的存在着。被男人 强迫的过程中好像还出了不少血,事后整个 痛到不行,腿也合不拢。

    白秋实边走边抽抽鼻子,他实在是痛。

    白秋实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穷苦人,靠在海 边捡点鱼虾海螺维持生计,老实憨厚,生活 在处处充斥着赌场的M城也没有被沾染上丝 毫的不正风气。他这样的人不是不好,但就 是太缺乏乐趣了,唯一的优秀品质就是善 良,连在海边发现到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也不怕天地的救回来养。

    自己在M城做死做活,节俭的程度到了人无 法相信的地步,为的只是把钱省下来供弟弟 念书。

    好不容易等弟弟念完博士,出来工作有了出 息,在城里买了套房子,说是要结婚了。

    弟弟因为忙,很久都没回来过这个小渔港, 白秋实已经好几年没见他。收到他要结婚的 消息,虽然有点突兀,但还是太多的喜多过 了惊。

    听到要把自己接去城里住,白秋实自然是兴 高采烈,不仅能天天见到弟弟,还能在梦想 的大城市里生活。

    于是和那个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已经有感情了 的乔四商量着一起搬去了M城。

    但事实往往不尽人意,弟弟和弟媳都是文化 人,搬去住之后,自己老是把弟媳弄得不高 兴,而且也确实妨碍到了人家新婚的小两口 子。

    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无奈地又搬回了属于 自己的小渔港。

    乔四不认同白秋实老好人的做法,觉得他既 然为弟弟付出了这么多,就应该得到应有的 回报。

    白秋实倒没有什么抱怨,自己父母双亡,只 剩弟弟这么一个亲人。供弟弟念大学,也不 是指望他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看到他有出息,成家立业了,自己就高兴。


    撒花


    回复
    举报|4楼2012-06-23 22:39
      再撒花!( ̄▽ ̄)o∠※PAN!=.:*:'☆.:*:'★':*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2-06-23 22:41
        现在家里还多了个乔四。

        一开始担心救他不活,救活了之后又为两个 人的生计感到困扰。

        好在这个男人虽然两鬓斑白,脚不利索,看 起来很懦弱,但是他却浑身散发着肃气,让 人不由的敬畏。会一些不可思议的赚钱技 巧,还有一套能和人打架的功夫。

        白秋实不仅没有砸锅卖铁换钱吃饭,而且还 因为他过上了比以前好不知多少倍的生活。

        家里多了个人,白秋实的生活充实不少,以 前一个人生活的寂寞感也消失了。每天在家 里,白秋实最高兴的就是能和乔四一起唠 嗑,分享今天的趣事。

        好像多了一个能说话的人,生活就完全不一 样了。

        白秋实最近找了一份赌场酒店的服务员工 作。工作量不多,只需要帮忙整理房间,满 足客人们的需求。只是这么简单的工作,待 遇还挺好。

        唯一的缺点就是隔断时间要值夜班,这样轮 到自己的时候,晚上就不能回家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他不在家的话,乔四会自 己出去找乐子。白秋实下班回来,就会顺道 给乔四买热腾腾的早点。两个人就这样过着 平凡却轻松实在的生活。

        白秋实能有稳定的工作,整天都很乐呵,勤 勤恳恳的干活,。他虽然不能知道混赌场纸 醉**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毕竟从小生 活在这里,看着形形色色的赌客们进进出 出,也能知道一些。

        他知道有一种人,和一般客人的需求不一 样。这个光看赌场酒店招收的带着媚气的男 服务员就知道了。这类的人,喊了客房服务 后,进去房间的服务生当天就没出来。

        大千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白秋实虽然缺 钱,可从没想过往那方面发展,而且现在有 了乔四,家里的生活条件改善了,就更不需 要。

        在赌场酒店工作,白秋实只是想正正经经做 个服务生,努力干活。不能因为乔四会赚 钱,就依靠他当米虫,不劳而获。像白秋实 这样的穷苦人,过惯了工蜂般的辛劳生活, 是养不成好吃懒做的性格的。

        有几次值夜班做客房服务的时候,还碰到几 个客人来问自己的价码。白秋实当然知道指 的是什么,有点惊恐,不过只要恭敬的回 答,“这个我们不提供的”。也就没事了。

        他真的没想到会遇到霸王硬上弓,强迫自己 做的客人。

        明明看起来是这么英俊帅气,很有事业的男 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入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过程中自己 有挣扎,但男人力气大,实力悬殊,所以没 起到什么效果。模糊中好像还有接吻,可因 为是被强迫,也没什么清晰的印象。

        后来想起这件事白秋实就羞哧不已,他条件 不好,没交过女朋友,更别说和人有这么亲 密的动作。

        不知道被折腾着做了几次,那个男人完事之 后,把自己压在身下,直接睡着了。

        白秋实忍着痛,小心翼翼从男人身下钻出 来。他也没想着要报复和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最起码拿一点他的钱做补偿什么的。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虽然还是上班时间,但是已经顾不得了,白 秋实赶紧穿上被那个男人强行剥掉的衣物, 跑出酒店。

        这么晚走到哪里都是死气沉沉的,而且除了 回家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了。

        好不容易走回到家,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随身携带的包还留在那个房间里。

        不可能再回去拿钥匙,而乔四又不在家,白秋实只好坐在家门口干等。

        白秋实抱着腿,脑子迷迷糊糊的,快要晕掉的时候又被痛醒了,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强撑着好像还看到了太阳光。

        电梯传来声响,门打开之后,乔四从里面出来,看到倦缩在家门口的白秋实,有点诧异,于是问,“你怎么这么早回来?”

        白秋实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好比在水中挣扎许久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无助感减轻了一些,急急忙忙走到乔四面前。

        “路上被人抢了?”

        白秋实摇摇头,咬着嘴唇说不出口。

        “你的钥匙呢?”在打量了白秋实,发现他装扮的不正常之后,乔四严肃了起来,“怎么了?”

        白秋实也不知道泪水是怎么从眼睛里出来的,他想忍住不哭,这么大一个男人流眼泪真是太不像话了,可是听到乔四夹杂着一丝怒气和不可置信地问,“你难道是被人……”

        白秋实终于忍不住,两行眼泪就这样无生息的流了下来。

        这是白秋实从自己挑起生活担子开始的十多年里,第一次流泪……

        ———————————————第一章(完)———————————————

        待续



        再撒花


        回复
        举报|7楼2012-06-23 22:47
          下一章驯龙师已确定是@长安璟 ,让我们来期待她的表现吧


          啊~!居然写得这么好~!我要死掉了怎么办,感觉自己完全不行啊~!!!!!!!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2-06-23 23:10
            白兔好萌~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2-06-23 23:15
              MT4外汇清算对冲系统开发,助经纪商减少交易风险,司通科技1对1高端专属定制 ——司通科技专业金融软件开发商
              广告
              驯龙师的后备队乃们注意鸟....
              @铅锡 特别是你@13660773523 号码君弟弟 @民主真相 @DG很妖孽 @筐e子
              @天真天涯 姐姐来捧个场滴说 @翩其 佛爷也来捧个场滴说 @菠萝兰草冰激凌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6-23 23:50
                回复
                举报|12楼2012-06-23 23:55
                  顶~长安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2-06-24 12:43
                    竟然已经开了,俺繁体字艾特不鸟哇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06-24 13:00
                      @DG很妖孽 你的回复被吞了,我点不开,不过我可以明确滴告诉乃不可以逃,就算逃了也会被抓回来,蜡烛皮鞭伺候!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2-06-24 15:51
                        = =有件很悲催的事不知道说不说好。。。就是。。额。。昨天打雷。。网卡被劈坏了。orz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2-06-24 18:58

                          明明只是上药而已,噩梦仿佛重来了一次。如果只有两次就算了,身体的痛苦和那人扭曲的表情在昏睡中又反复再现。自己的记性不是很差么,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怎么都甩不掉那个人。在被扼住咽喉的窒息感中迷蒙地睁眼,然后看见乔轼的脸,这才觉得安心一点。“出什么事啊?”


                          “没事,是你做恶梦了。”


                          脖子上还有被噩梦缠住的感觉,还好噩梦太真实,连它本身都不得不退让,于是喘息着醒来。


                          乔轼的表情很平静,但是他知道他不高兴,因为他没有达到目的。既然对方是连乔轼都搞不定的角色,那还是躲得远远的好了。可是这话大概说了他也不会听的。


                          果然不久之后乔轼又出去了,回来之后却还是一脸的不高兴。那人填写的支票像超市发的促销宣传单一样被乔轼随手扔在茶几上,那人是叫段衡么,字真是好看。上面的数字长得有点晃眼,一般被强奸的女性告上法庭获得得赔偿都达不到这个程度。但是乔轼还是不满意。


                          “他要当面跟你道歉。”


                          “不然……算了吧。”再见一次加深印象,肯定连忘都忘不掉了。


                          乔轼就怒了。


                          “这事怎么都算他们理亏,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跟个兔子似的缩着!”他说的也对,我是男人是男人是男人!白秋实闭着眼睛给自己打气。





                          然而事到临头终于还是萎了,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就是他现在这个德行。名牌西服穿着,美酒佳肴吃着,赌场大佬跟着,含胸驼背缩着。一路跟乔轼十指相扣,手心里的汗流得可以浇田。还好乔轼一直都在他身边,闻着他身上的气味就能把一会要发生的一切都屏蔽掉了。


                          白秋实没出息地蹭进办公室,只看了那个**一眼便灰了脸色,继续低着头靠着乔轼。三个人说什么他几乎理解不上去,单觉得在腕表滴答滴答的声音中,那人随着这节奏还在他体内为非作歹,这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三个人和颜悦色地谈论着兔子多少钱一斤,途中没有一个人杀价,兔子的价钱就跟拍卖行的古董一样一路飙升赠品多多。上赶着不是买卖,白秋实觉得这事情大大的有鬼,可是乔轼他们还在继续,文化人说话当然是轮不到他插嘴的。这时候段衡身边那人说了一句话彻底解放了他。


                          “白先生,我知道我们让你不舒服了。如果你想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白秋实见乔轼点了点头,就迅速地匿了。找了个没人的安全楼梯,他想蹲下缩成团,还怕弄皱了衣服。只得站在窗口迷茫地数着外头数不清的高楼打发时间。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过去了。在家休息的几天都没再发生什么,于是白秋实决定继续上班。早晨见到领班,领班却眉飞色舞地通知他说让他去采购部报道。意气风发地干了一天,花公家的钱购物,即使不是给自己买东西,也有着一种指点江山的快感。回去跟乔轼报道的时候更显得有些亢奋。








                          回复
                          举报|17楼2012-06-24 19:44
                            好日子过了几天,这一日下班,竟然在电梯里遇到段衡。白秋实转身想走。电梯门却不合时宜地关了。想想坐个电梯不用那么心虚,也就跟他并肩站了,眼睛盯着快速下降的数字。


                            “上次的事情,实在很抱歉。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吃顿饭补偿一下,餐厅已经预约好了,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





                            段衡说着就横跨了一步到他身边,热络地搂着他的肩膀,半推着他出了电梯门。熟练地带他走进公司楼下的一家高级餐厅。优雅地在预约好的位置落座。体贴地点菜,甚至提醒他小心汤会烫。白秋实拿着筷子颇有些疑惑了。这人白天和晚上怎么能差得这么多啊,该不是传说中的心理变态吧。





                            但是这样的温柔的确让白秋实变得不那么紧张。夹菜的动作也变得熟练多了。段衡会主动给他推荐些看起来很奇怪的菜式。白秋实吃到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东西。难免就要问,一来一去地话倒没少说。





                            菜式中有一道烤兔腿很是好吃。白秋实想着应当带回去给乔轼尝尝,便问。


                            “这菜吃完了能打包么?”


                            “当然能。你喜欢?”


                            “嗯。这菜真好吃我想让四爷也尝尝。”话音未落,段衡就又给他夹了个兔腿,而且自己也又吃了一个。


                            “喜欢就多吃点,烧烤凉了不好吃。”这样6-4就等于2了。白秋实一下子沮丧起来。剩下两个说什么也不舍得再动。


                            “没关系,可以另外叫一份。”段衡轻声笑笑吩咐服务员再做一份烤兔腿打包。白秋实就习惯性地用那种感激的眼神看着他。





                            吃完饭,白秋实要坐公交回家。


                            “我送你吧。”段衡料到会被拒绝,接着就给了他理由,“快点回去省得菜凉了。”白秋实点了点头。


                            “那谢谢你啊。”


                            “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是说真诚致歉的一部分。”段衡握着方向盘,一双桃花眼笑微微地看着白秋实清澈见底的眼睛。白秋实觉得他在读取自己的思想,好在自己实在没什么可想的。





                            乔轼半领情半不领情地吃了他带回来的菜。嘴角勾起来很是有些高兴的意思。白秋实私下以为乔轼是有什么阴影的。以至于想法多且复杂。他习惯顺从这些思想者的摆布,何况他的直觉告诉他乔轼很可靠。





                            他从小就是兄长,是大儿子,很早就要承担生活中很现实的部分。本来就不够聪明,又在劳动中消磨掉了一些头脑,这让他甚至不会觉得自己这样很悲哀,只是单纯地承受着,如同完成一个别人早已设定好的程序。在这程序中,他不再去思考什么,仅凭本能对人和事物做出反应。想起当时救了乔轼不过是一种本能,现在居然可以留住他与自己一起,白秋实就认定这是自己做的最了不起的事情。尽管本能的称呼他为四爷这样显得两个人差了辈分,乔轼还说“指望你给我养老”什么的,他叫得顺口了也并不很介意,加上四爷又很喜欢这称呼。也许以前就有一大群黑西装的男人九十度鞠躬叫他四爷……白秋实臆测着。




                            那么段衡算什么呢?段衡那双漂亮的眼睛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个人啊……是个漂亮的混蛋吧,倘若他今后改了,就是个……白秋实费力地想着形容词,想着想着就想困了,回路逐渐变为“还是四爷好”,白秋实团得更紧致了些,滑溜溜地向乔轼的方向又蹭了蹭。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06-24 19:45


                              板凳


                              回复
                              举报|20楼2012-06-24 19:55
                                兔子吃兔腿。。噗嗤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2-06-24 19:55
                                  自己地下室w


                                  回复
                                  举报|22楼2012-06-24 19:55
                                    最后一句让我想到白乎乎的馒头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2-06-24 20:19
                                      哈哈,这对西皮也是一对小萌神,兔兔对四猫猫的依赖也很可爱啊!四猫猫就应该是这种大爷样的,感觉对头!不过看原文的时候我就很纳闷了,段衡是个明星啊,这名字小白应该知道才对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6-24 22:09
                                        下一位驯龙师是@木子凝1992 大家请期待情节进一步水深火……哦不白炽化发展~最后赢取白兔子身心的,是强势的他?(乔轼微微点头)温柔的他?(施宸飞吻)还是局外人的他?(段衡冷清地一瞥)呢敬请欺负下一位驯龙师为您提供~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2-06-24 23:07
                                          长安这效率真惊人~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2-06-25 07:26
                                            快点更噻。好喜欢施宸的桃花眼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2-06-25 13:45
                                              第三章

                                              次日,白秋实一觉醒来甩开昨晚臆测,穿戴整齐又上班去了.

                                              他本来就是个讷讷的人,很多事情既然想不明白就不去想,那个叫段衡的人对他好没错,但总觉得是对他有愧疚而已.
                                              而四爷呢对他是发自内心的护着,
                                              他出了那档子事,四爷非但没有看不起他,还去帮他上药,讨回公道,虽然只得到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和一张天价的支票,但对于白秋实这个老实憨厚的人足够了,他长这么大除了他的父母,就只有四爷对他最好了.
                                              嗯~总之四爷是最好的.

                                              恩~但是像段衡这样知错就幡然悔改的人应该也不坏吧,不过不坏并不代表白秋实对他的印象会很好,毕竟那晚的事他还记忆犹新,所以白秋实暗自下定决心,以后还是和他保持距离的好.

                                              白秋实如此想着也如此躲着,但是不知道是世界太小还是他们真的很巧,白秋实无论怎么躲都能和段衡碰上,就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能摆脱这个厄运.
                                              ‘嗨,这么巧秋实,在这里也能碰到你’
                                              对于突然凌驾过来的高大身影,白秋实本来站在洗手池的身子不由往后退了几步,僵硬的“段先生,你来干嘛。“说完后就觉得后悔了,在这里来,还能干嘛!
                                              但是很显然段衡不是来解决生理问题的,他步步紧逼,一手撑在白秋实的脑侧,将他抵在墙上,居高临下睨着白秋实。
                                              “我来找你…“
                                              “… …“
                                              “我发现你这段时间都在躲着我,为什么呢?“
                                              “… …“
                                              “我很可怕么?“
                                              “… …“
                                              “上次的事我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不是也说不在追究了么?“
                                              “… …“
                                              “是讨厌我么?“
                                              “嗯…不是…不是…“白秋实低垂着头,紧张的盯着脚尖,他第一次明白身才高大是多么重要,至少这样他不用低垂着头,而是直视或者垂视着段衡,又或者可以利用身高的优势一把推开段衡,夺门而逃,而现在他只能被他死死的抵在墙角,咬着唇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嗯,那好,咱们去吃饭吧。“段衡抬起好看的桃花眼优雅的看了看腕表”正好到了喝下午茶的时间。“
                                              “嗯…我没有时间…要上班…“
                                              “我批准今天下午你休假。“
                                              “嗯…四爷说让我等一下去找他…“
                                              “这会儿你家四爷应该还在段…呃~施宸办公室,一时半会儿我看是出不来的…“
                                              ”那个…嗯…嗯…有人进来了!“
                                              这句话终于引起了段衡的注意,白秋实趁机钻出了他的包围圈
                                              “嗯…那个段先生,我真的有事…就…就…“
                                              段衡侧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突然变机警的白秋实
                                              “没关系…“
                                              “… …“
                                              “看你这么着急的样子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办,看来乔四叫我告诉你他在施宸办公室等你是多余的了。“
                                              “… …“
                                              “你还愣着干嘛,不是有重要事要办吗?“
                                              “… …“
                                              “快去吧我会替你转告乔四一声叫他不必等你了。“
                                              “嗯…“虽然段衡的话疑点重重,但足以骗过讷讷的白秋实,”四爷真的在施先生哪里等我?“
                                              “是不是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 …“
                                              “还去办事吗?不去的话,正好我也要去找施宸,咱们就一起去吧,再则你跟着我上去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譬如不用秘书通报直接就可以进去…要知道施宸不是随便就会让人进入他的私人办事空间的…“
                                              虽然白秋实不太怎么愿意和眼前这个人独处,但是想到四爷可能真的有事找他,而且段衡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施先生再怎么说都是个总要见他时有些难度,有段衡在是少了不少的麻烦
                                              所以他自动的回到段衡身边“段先生我决定,还是先去找四爷。”


                                              回复
                                              举报|28楼2012-06-25 19:24

                                                “嗯…”段衡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双手插进裤兜里,优雅且邪气的率先走了出去,
                                                白秋实跟在段衡身后,暗自腹诽,明明都是男人为什么气场和身高可以差这么多!
                                                出了洗手间,段衡心情甚好的将放在洗手间门外的写着‘正在装修中’的黄色木牌很好心的拿走了。
                                                他瞥了一眼旁边不明所以的白秋实“这个东西放这儿会影响别人方便的。”
                                                白秋实虽然与他隔了至少两米的距离,但还是看见这块木牌,他想既然厕所没有人在装修,为什么要放这个木牌在这边呢?这不是影响人的恶作剧吗!
                                                “是哪个缺德的把这个放这里了!”
                                                “… …咳”段衡突然站定,不自在的轻咳一声,转过身瞪着离他两米远的白秋实“磨磨蹭蹭干什么,快跟上啊!要知道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嗯,要不我自己去找四爷,秘书不让进我就在外面等也是可以的…”
                                                “闭嘴!跟上!”段衡恼火的揉揉太阳穴,不由分说的上前几步长臂一捞,就将白秋实捞在了身侧。手臂搭在他的肩上,很爷们的搂着白秋实,
                                                嗯~至少白秋实认为这是男人和男人间爷们的亲密。


                                                天知道短暂的乘电梯时间白秋实觉得有过了半个世纪这么长,电梯一打开他就如获大赦般蹦出了段衡的气场范围。
                                                相对于白秋实的心惊胆战,段衡倒是一副施施然神清气爽的样子,这男人无论何时都给人一种干净清爽又不失痞气的感觉。

                                                到了秘书台,秘书见到来者是段衡果然二话不说的就给施先生象征性的打了内线,然后恭恭敬敬的放行。
                                                然而进了办公室,见到了施宸却被告知四爷已经走了。
                                                段衡噙了一脸意料之中的笑,他如同给家里的宠物顺毛般的拍拍白秋实
                                                “既然四爷没有等你,就说明他没有什么要事给你说,所以咱们一起去喝下午茶吧。”
                                                白秋实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段衡,嗫嚅
                                                “是你说四爷有事要我来这里找他,现在…你怎么能骗人呢?”
                                                “唔~我是说四爷要 你来找他,但是也保不定四爷临时改变主意了呐。”
                                                “… …”骗子。
                                                “好吧,我承认骗了你。”
                                                “… …”
                                                “我道歉。”
                                                “… …”
                                                “为了表示道歉的诚意,我请你喝下午茶。”
                                                “…道歉我接受,喝下午茶什么的就免了吧。”白秋实说不清为什么不喜欢和段衡独处,但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还是不惹为妙。
                                                “嗯…不去吗?施先生也会去啊,就是上次吃烤兔肉的餐厅。”
                                                “… …”
                                                “你不是说四爷很喜欢那家餐厅的烤兔腿吗,你可以给四爷带回去啊。”
                                                白秋实上次带回去的兔腿尽管四爷并没有说好吃与否,但挑剔如他还是全部吃完了。白秋实想四爷还是喜欢吃兔腿的吧。想到能让四爷高兴,白秋实的心有些动摇。再加上段衡说施先生也会去,那么他也不用和他单独相处,这样的话
                                                “如果施先生也去的话我就去。”
                                                ‘段衡’眉眼上挑,一副鱼儿已上钩的样子看着一旁快成空气的‘施宸’“去,他一定会去的。”不过半道上他会先闪。嗯~不闪也得让他闪。

                                                ====================结束===============================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2-06-25 19:24
                                                  沙发!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2-06-25 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