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71贴子:1,276,868

【迟爱同人】迟爱小剧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敬天敬地敬百度。。。。 没事别吞我的楼。。。


相关推荐

华胜天成-云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华胜天成-云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广告
突然想把这篇发到这里来。。。柯总LEE叔万岁。。。幸亏已经完结了


回复
举报|2楼2012-06-22 21:22



    记者会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参加由‘迟爱’剧组所举办的记者招待会。首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迟爱’的主角柯洛、LEE,还有一众演员。”

    现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及粉丝们的欢呼声。众演员依次落座。

    主持人:“相信大家对我们的演员以及非常熟悉了。坐在中间的是我们‘迟爱’的主演柯洛和LEE。如果大家有看过作者蓝淋改编的其它剧组,一定对他们都很熟悉了。左手边的是排除万难终于HAPPY ENDING的‘不可抗力’的主演舒念、谢炎,右手边则是到现在还是筹备第二部还没完满落幕的‘无处可寻’的林竟和卓文扬。很遗憾‘双程’的陆风和程亦晨因为要演出别的剧组没空到来,而作者蓝淋也因为埋头创作不能抽空出席。当然也不可以少得了我们很熟悉的黑帮老大、二当家卢余和凌夏,还有邵言。”

    主持人趁换气空挡补充水分。

    主持人:“我知道众多记者朋友和粉丝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对演员们进行访问了。不过还是要请大家遵守秩序。好了,由那位穿着红色衣服的记者开始吧。”

    记者甲:“LEE之前分别在其它的电视剧里露了面了,现在正式担任主角心情如何呢?剧中LEE的形象跟现实中的LEE有没有不同呢?演绎起来有没有困难?”

    LEE拿起麦克风,嘴角微扬,顿时引发台下一群花痴的尖叫,大喊“LEE叔我爱你!”就在工作人员饶头在想怎么镇压者疯狂地场面的时候,只见LEE优雅地把食指放在嘴前,做出噤声的姿势,场面冷静了下来。LEE看起来很满意,微抿嘴,说:“文静的女孩子更可爱。”然后朝着粉丝们眨了眨眼睛。

    LEE这才开始说话,“很感谢大家的支持,能出得了‘迟爱’也是因为你们。剧中LEE的角色其实跟现实中的我蛮像的,算是本色演出。大家想了解我多一点,就认真地看这部戏吧。”

    记者乙:“LEE有没有跟柯洛擦出火花啊?同系列的其他主演都因为拍戏而日久生情呢。”

    台下众人因为这个问题而沸腾。

    LEE爽朗地笑了笑:“哈哈,我跟柯洛啊,”然后睨了柯洛一眼,“火花和生情肯定有的,不然怎么拍戏呢。我可是把柯洛当儿子来看呢。”

    屏息等待的柯洛瞬间萎了。

    粉丝甲:“那柯洛呢?跟LEE拍对手戏的感觉怎样?关系跟LEE说得一样吗?”显然大家对他们的关系非常执着。

    柯洛接过麦克风,说:“我有一个从很久以前就喜欢的人了,”台下有不少人失望,“从见到第一面开始就告诉自己要为了他努力,可是他是在太优秀了,我怎么赶都赶不上。而且他还对我有点误会,也一直把我当晚辈来看。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然后定定地看着LEE。

    众人起哄。

    LEE挑了挑眉毛,别开脸。

    台下好不容易冷静下来。

    记者丙:“舒念你跟LEE长得这么像,会不会经常被人误认啊?”

    舒念温柔地笑着:“你们会分不开我和哥哥吗?”众人摇头,“那不就是咯,要搞混我们其实也蛮困难的嘛。”

    谢炎插嘴:“要真能认错还真是瞎了狗眼,我家小念怎么都比LEE好。”

    柯洛反击:“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做补充的那个还真不是普通的无聊啊。”

    舒念在一旁安抚要冲过去打人的谢炎,LEE用食指指节敲敲额头表示无奈,身旁的众人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粉丝乙:“林竟在剧中就像媒人一样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帮‘无处’牵线?”

    林竟气愤:“何止在剧中,平常还做得少吗?”白了一眼柯洛,“‘无处’可不是我说得算的啊,得问作者才可以嘛。是不是啊?文扬。”

    卓文扬在旁边点点头,继续沉默。

    某粉丝突然大喊:“小竟我爱你哦。”

    林竟飞吻回去:“谢谢啊,我也很爱我自己呢。”

    粉丝丙:“卢余和凌夏是情侣吗?要幸福哦。”

    卢余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凌夏倒是应了声“嗯。”

    记者丁:“邵言跟LEE在剧中差一点就可以在一起呢。”

    邵言深情地望着LEE:“是啊,倒是可惜了。”然后挑衅地看着柯洛。

    柯洛听到脸直接就黑了。

    现场气氛瞬间紧绷。

    主持人见气氛不妙,忙转话题:“‘迟爱’拍了这么久了,肯定有不少趣事的。不如说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嘛。”

    “是哦是哦。”

    “说来听听嘛。”

    “肯定有什么爆笑的时候的。”

    。。。。。。

    趣事?众演员一致陷入沉思。


    回复
    举报|3楼2012-06-22 21:22

      导演情绪激动,不断挥舞手中的剧本,大声吆喝:“柯洛,你要NG多少次了!!你现在是要表现的是那种被人抛弃的失落、绝望,然后情不自禁地找LEE去发泄心中对舒念的感情!!!而不是现在这种久别重逢,像中了八百万的神经样子!!!!你到底明不明白啊!!!!!你是要失神那样喊着‘舒念’,而不是动情地喊‘莫延’啊!!!!!!!”说到最后一幅要抓狂的模样。

      柯洛没有理会导演在旁边声嘶力竭的怒吼,忙着在LEE的身边转圈圈:“莫延我很想你哦。如果不是因为要抓去小念那剧对戏也不用这么久都没看到你了。这几天有好好吃饭吗?今天完了我去你家做饭给你吃。你想吃什么?”

      LEE伸手用手指捏住柯洛的鼻子左右摇了两下,待他的鼻子变红了才松手,果然就看到柯洛一脸委屈的样子,让LEE心情大好。

      “小鬼,你LEE叔还要你来担心。快点演完这场好收工啊。啧,吵得要死。”

      柯洛瞬间把眼刀杀到导演那,成功让他噎住。

      一把抱住LEE,死劲在他脖子那磨蹭:“我不可能对着莫延还会想着其他人,做戏也不行。”

      被柯洛压着的LEE也不禁有点脸红,但碍于在旁边偷看的人实在太多,让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揉乱在他身上乱蹭青年的头发,LEE咳了一声,说:“晚上6点钟我要准时吃饭,给老子做糖醋鱼。”

      柯洛坐直身子,顺着姿势把LEE的手放到嘴边轻吻:“晚上我不走。”

      看着那双黑黝黝的眼睛,LEE也忍不住失了神,半响才扭开头,说:“到时候再说。”
      粉红色的气氛瞬间蔓延。

      ------------------------------

      (以后会出现场务甲、场务乙、场务丙等认为,简称甲、乙、丙,如此类推)

      甲:“哎哎哎,不是传言说柯洛喜欢舒念的吗?怎么现在换成LEE呢?难道是把LEE当替身这么可恶!!!!”

      乙:“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丙突然插话:“你知道?说来听听。”

      乙拍着胸脯一脸得意:“我当然知道。是舒念亲口告诉我的哦。”

      甲不信:“你跟舒念什么关系啊?他居然跟你说这些。”

      乙反驳:“切,爱信不信。我问的时候正是撞到LEE和柯洛为了舒念争吵,舒念急得没办法,就想找人诉苦。”

      丙迫不及待:“他不信我信,说来听听。”

      乙对甲哼了一声,才继续:“舒念说那时候他跟LEE一起去参加酒会的时候碰到柯洛,柯洛因为直勾勾地看着LEE才引起了注意,当时LEE就对舒念说柯洛是只狼崽子。不过舒念就觉得柯洛只不过是防备心理比较重,也没怎么在意地去接近他。柯洛也乐得与舒念亲近,目的也不过是打探LEE的喜好。LEE再次见到柯洛的时候,发现他从狼崽子变成小绵羊。LEE虽然风流喜欢美少年,不过因为陆风的关系和他误以为柯洛喜欢舒念,倒把柯洛当成晚辈侄子一样的照料了。”

      然后丙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我之前听到这么一个谣传哦。说是柯洛借醉把LEE压倒了,然后就从此赖上。LEE因为咽不下这口气才这么对柯洛的。”

      甲、乙、丙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

      甲:“那你知不知道。。。。。。”

      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

      导演忍不住大喝:“那边的,快点干活。”

      众:“闭嘴。正忙着呢。”

      导演风中凌乱:“为什么我的地位那么低啊。”


      回复
      举报|4楼2012-06-22 21:23


        乙感慨:“今天应该可以提早收工了吧。”最近总因为一点小事就不断NG。

        甲摸了摸下巴:“难说了。”

        丙凑过来:“为啥?”

        甲向林竟、卓文扬、陆风和程亦晨的方向指了一下,说:“待会儿,林竟可要把LEE扑到哦。还要在房间独处拍摄。你们说,能顺利ONE TAKE就完成么?!”

        扑到?独处?

        这还真是会引起联想的字眼。

        甲继续补充:“柯洛和LEE还没到哦。”

        众人黑线,有柯洛在,倒是个麻烦了。

        乙提议:“不如先叫外卖吧。”

        丙附和:“好啊,我要。。。”

        导演、摄影师、连清扫的阿姨也过来一起凑热闹。
        ------------------------
        导演:“卡,重来!摄像头和灯光都再往旁边移一下。”

        林竟从LEE的怀抱里探出头:“还要重来多少次啊。刚刚不是很好了吗?LEE,是不是因为你啊?”

        LEE掐了掐林竟的脸颊:“该不是你这小子表情不到位啊。”

        林竟掰开LEE的手,“明明是你的错,还说我。”

        。。。。。。

        LEE和林竟在一旁争论不休,倒把旁边的柯洛和卓文扬一块忽略得彻底。

        此时导演拉着摄影师和灯光的在一旁嘀嘀咕咕:“别再把镜头和灯光打到柯洛和卓文扬那,没看到他们的表情都要吃人了。”

        摄影师黑线:“太劳师动众了。”

        灯光师无语,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啊。
        ------------------------
        甲在一旁端着便当吃得正香。

        乙问甲:“你刚看到导演他们的眼神了吗?”

        “什么?”甲继续埋头。

        丙凑近:“我看到了,好像要我们自求多福的样子。”

        甲茫然:“为什么?”然后张望了一下,“咦?林竟和LEE他们也到哪去了?”

        丙开口要说:“他们啊。。。”然后抬头看了看,话语骤停,丢下一句“保重”就赶忙地走
        开了,乙好像也发现什么,按了按甲的肩膀,也跑了。

        觉得他们都神经兮兮的甲继续对着便当埋头苦干。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来到甲的面前,抬起头望着来人,甲才像想起什么一样,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了。

        看着来人又坐回原来的位置,而正好林竟和LEE他们也完成了他们的戏份。大家都在放松准备下一场。

        而乙和丙这才走到甲身旁,看着一动不动被受打击的甲。

        用手指戳了甲一下,问:“刚刚柯洛跟你说什么了?”

        甲呆愣的,像还没缓过劲来的样子:“你们说,我不就偷吃个便当。为什么从我不遵守公司规章制度上升到人的良知认识和自私自利?为什么从我不团结崇拜个人主义上升到国家栋梁祖国利益?”

        “呃。。。”乙和丙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而且为什么柯洛可以带着这么一个温和的面孔可是吐出的话却是让我觉得我根本不配继续活着的样子了?”

        两人无语。

        “还有为什么同时还会有一座冰山在一旁紧紧地盯着我?”

        “。。。。。。”

        甲抓着乙的肩膀使劲摇晃,“你说,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了?”

        乙和丙心想:你已经算走运了。如果不是林竟和LEE提早完成这一个TAKE,你倒不知道还要遭受多久的精神攻击了。
        ----------------------------
        乙、丙、丁在旁观兼指指点点,兼窃窃私语(甲暂时被打击到还没缓过劲来)。

        乙惊叹:“哇!这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局势嘛!”

        丙摸下巴:“想不到柯洛打游戏这么厉害。还真是真人不露相。”

        丁感叹:“简直就不留活路,往死里去弄。”

        乙点头:“太打击人的自信心了。”

        丙附和:“看,最后连渣滓都没了。”

        丁没看了:“林竟待会儿的表现肯定很有真实感了。”

        三人对视:“这叫CLL的报复。”恐怖!
        -----------------------------
        乙忍不住舒了口气:“今天差不多了吧。”

        缓过劲来的甲:“只要拍到LEE进屋就可以了。”

        导演挥手:“很好,GOOD TAKE,今天可以了。”

        众人纷纷舒了口气,终于完成了,今天还真是多灾多难,总算平安收工了。

        LEE也从屋内走出来,颔首跟大家说“辛苦了。”

        就在这时一直在车内的柯洛一把窜出,捉住LEE一把塞进车内,然后再进入驾驶座,车嗖的一声就没了踪影。

        动作一气呵成,众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待众人反应过来,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导演自我安慰:“反正明天一早还没用柯洛的戏,那车还不用出场。”

        甲继续发挥他今天的迟钝精神:“柯洛怎么这么赶,要去哪啊?”

        乙白了甲一眼:“憋不住了呗。”心想这家伙被柯洛和卓文扬联手攻击后,有点不正常了。

        憋不住。。。什么?甲继续痴呆着。


        回复
        举报|5楼2012-06-22 21:23

          番外1

          时间发生在柯洛借醉压倒LEE后,事后LEE因为种种原因直接搬到舒念家借住,用来防止柯洛晚上留下过夜等机会。导致柯洛拍“不可抗力”的时候寒气四溢,也只有导演乐见其成,因为那幕就需要柯洛这样的情绪氛围。

          某个角落里,舒念在絮叨,柯洛在放空。

          “小洛,这次要怎么演?我们太熟了,每次都会笑场,这样不行啊。”舒念苦瓜干的模样,很是无奈。

          柯洛放空的外表下想得都是莫延最近怎样了,怎么才能接近之类的问题。对舒念提问进行了无视。

          “明天下午谢炎就要回来了,不赶快不行啊。有什么办法继续演下去嘛?!”

          办法?柯洛转头盯着舒念,脑袋瓜不停地转啊转的。

          叮!突然一个念头出现了。

          柯洛眯起眼睛,有那么一点算计的意味,“小念,我有个法子了。不过要你配合才行。”

          “什么?”过于着急的舒念,倒没有注意柯洛的异样。

          柯洛在舒念的耳边一阵嘀咕,听完后舒念猛摇头,“不行,这样真不行。”

          “我保证绝对不会出事!都是演戏嘛。”柯洛开始游说。

          舒念还是反对,“不可以啦。”

          “以我们现在的进度,你以为可以赶在谢炎回来之前完成?”推销员出现了。

          “这。。。”开始犹豫。

          “这对我们都有好处的。”差不多成功了。

          “。。。试一下吧。”面有难色。

          得到舒念的首肯,柯洛一扫之前的焦躁。

          ---------------------------------------
          翌日清早
          “你怎么了?脸色那么苍白?”看着舒念明显精神不济,LEE问到。

          听到LEE这样问,舒念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但由于起得太猛使他直接晃了两下,看起来像是病得很严重。

          等站稳以后,舒念说:“没事,就有点头晕。我得出去了,今天这幕很重要的。”

          沉吟了下,LEE知道以舒念的固执,劝也没用,然后对舒念说:“我载你去,顺便看一下你们的场地。想去很久了。”

          ------------------------------------------
          看着眼前拉拉扯扯还不断NG的两个人,LEE手里的剧本都快被他捏烂了。

          这两个人在搞什么?强暴戏?MD,便宜那小混蛋了。

          摄影棚内又不能吸烟,LEE只觉得烦躁。

          “卡!不行!休息15分钟。”然后导演捉住舒念到一边咆哮。

          烦!烦!!烦!!!可是LEE却不知道自己烦什么!

          “莫延。”柯洛的声音让LEE心头一紧,无奈转身。

          看着柯洛一脸纯良的模样,就让LEE咬牙切齿,就想连着刚刚的烦躁一并发出来。

          “你。。。”柯洛还没来得及说话,LEE就打断了他,“待会儿再说。”然后就转身往舒念的方向走去。

          鳖到舒念正头低低的听着导演训话,脸越来越苍白的样子。LEE就生气,李家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窝囊?

          望着LEE转身走人向舒念的方向走去,让柯洛好不容易因为见到LEE的好心情瞬间蒙上了一层灰。

          快步走过去的LEE一把把舒念拉在身后,似笑非笑的对导演说:“第一次演不会很正常,导演你这么不满意不如亲自示范吧,肯定一次就可以的。不过一次就能成功的,怕事经常被人强暴才能演绎得这么熟练吧。”

          气得跳脚的导演要继续开骂的时候感到背脊突然升起一阵冰凉,像断了电一样的失声了。

          没理会突然闭嘴的导演,LEE把舒念拉到一旁。

          “这戏真有那么重要?”LEE皱眉直看着舒念。

          舒念忙低下头,“嗯。这场已经拖很久了,再加上谢炎下午就要回来了。”

          直直地看着舒念的头顶,LEE就觉得头痛。他那样子就好像随时都倒的样子,怎么能坚持下去?

          “哥,我没事的,很快就完成的了,这真的不能拖。”坚定的语气。

          用手按了按太阳穴,靠,他李莫延前世真的欠了他的。

          舒了一口气,LEE才开口,“我来,反正化了妆也看不出来。”

          “哥。。。”还是低着头。

          “要是你有个什么,谢大少爷可是要跟我拼命的。”调侃的语气。

          “对不起,哥。”颇为真诚。

          摆摆手,“行了,我去跟导演说一下。你在一旁歇息,看我的精彩演出。”然后转身离开。

          舒念这才抬起头,非常内疚的表情,“哥,真的对不起。”然后悄悄向柯洛那边打了一个“V”手势。

          ------------------------------
          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造型,LEE就觉得牙疼。啧!戏里戏外都是替身。

          在开拍的过程中LEE努力让自己融入舒念的角色中,可硬是有种止不住的心酸。

          “莫延,莫延。”柯洛一把抱住LEE,在他的耳边小小声的叫着。

          “莫延真的很过分。明明知道我那么想你,却一直躲开我。”

          “如果不是舒念,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到你。”

          “莫延,我。。。”

          听着柯洛在自己的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LEE觉得刚刚的烦闷都一扫而空。

          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里,轻轻的弹了下柯洛的额头。LEE盘算着不如过两天就回到自己的住处住,总是在舒念家,还真是刺激到他孤独的心呢。


          番外完



          回复
          举报|6楼2012-06-22 21:24


            难得一天晚上在自己家里研究剧本的柯洛,在看到某段之后情绪激动。然后继续往后翻,猛的定在某个名字后,彻底爆发了。

            拿起电话直接打过去给导游:“绑架那里我要打的是LEE还是替身?”

            “呃。。。是LEE,我们可以借位,只要大家配合就不会受伤的。”

            柯洛用手指敲了敲办公桌:“不行,借位不够真实。”

            他们关系不是很好吗?“柯少爷是要。。。?”

            “用替身吧,反正戴着面具也看不到脸。”

            会意过来的导演连连附和,“好的好的,立刻安排。”柯少爷做事还真认真。

            真诚的语气:“人选有没?”

            “还没。”难道。。。

            盯着某人名,寒气四溢,“我觉得邵言挺适合的。”

            咦?“这样不太好吧。”

            “一开始柯家和陆家对于‘迟爱’就不太满意,如果不是我顶着,恐怕。。。。。。”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我明白了,其实邵言也挺合适的。”邵公子,也只好牺牲你了。

            ---------------------

            翌日

            当LEE知道自己不用拍那个的时候,真的有松一口气。虽然知道柯洛会控制力道,但要是不小心碰到,还是很疼的。

            希望那兄弟能平安。LEE心里默默祈祷。

            拍摄期间,LEE一直在一旁旁观着,忍不住嘟囔:“这小子也太入戏了吧。。。。。。拍得那么好还不行?。。。。。。这一拳看起来很痛。。。。。。那哥们撑不撑得住啊?。。。。。。幸亏拍的不是我啊。。。。。”


            此时

            柯洛:“哼哼,先打一顿让你记住,有些人是你连碰都不能碰的。”

            邵言:“MD柯洛,你别落到我手上,LEE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导演:“我到底还要NG多少次啊?柯少爷不累么?邵公子都撑不住了怎么还坚持啊?”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6-22 21:24


              舒念家

              舒念对着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谢炎说:“我明天要出去,中午饭会弄好的,记得加热。”

              翻着报纸,“嗯?”

              “哥他明天出外景,我给他带饭去。”

              皱眉,“不是有柯洛么,干嘛你去了。”

              摸了摸过来给他看画的舒加的头,“他们明天拍跳蹦极的戏,我也想去看一下。”

              谢炎对此嗤笑,“LEE那家伙敢跳蹦极?”

              小加问:“爸爸,什么是蹦极?”

              “就是一种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的运动,”然后指着电视的体育节目,“就是那个。”

              看着电视节目,小加兴奋地抓着舒念的手,“爸爸,我可以一起去吗?”

              舒念有点为难地看着小加。

              一旁的谢炎奸笑道:“一起去吧,让大家一起欣赏大舅子的英姿。”

              ---------------

              翌日

              LEE看着舒念一家瞠目:“你们来干嘛?”

              舒念有点不好意思,“哥不好意思,小加很想来看。我们不会妨碍你的,就在一边看看而已。”

              小加抓着LEE的手,“大伯好厉害哦。这么高也敢跳。”

              谢炎欠扁地说:“LEE你可别不敢跳啊。不然怎么对得起我们全家的友好支持了。”

              靠!谁稀罕你的什么友好支持。可是感受到一旁舒念和小加的热切目光,LEE只觉得头皮发麻。

              谢炎继续补充:“可别让小加和小念失望啊,他们可是专程过来的。”

              咬咬牙,LEE知道总有一天会被自己要面子的习惯害死,使劲地瞪着谢炎,“谁说不敢的。”MD,现在连替身都不能用了。

              “之前还看到新闻说什么有人在跳蹦极的时候因为没做好安全措施,就直接‘砰’地坠到地面,摔得稀巴烂的。”风凉话传进LEE的耳朵里。

              舒念连忙摆手:“谢炎你别乱说,一定会没事的。哥,怎么不见小洛了?”

              LEE忍不住头皮发麻,“跟教练沟通注意事项之类的。”


              回复
              举报|8楼2012-06-22 21:25
                开拍



                柯洛担心地看着LEE隐隐发白的脸,“莫延还好吧?不如先休息一下再继续吧。”



                LEE坚决地摇了摇头,看了看那高度,腿不住地发软。



                再闭上眼睛深呼吸,李莫延你有点出息,往前踏上一步就可以了。就像刚刚柯洛那样就可以了。默默地念着,鼓起勇气再睁开眼睛,MD,这也太高了吧。



                导演挥挥手:“ACTION。”



                柯洛捆好腰上和腿上的绳子,对LEE说“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没问题的,应该,但愿。



                “你没事吧?脸色好难看。”LEE看起来真的很怕的样子,不是可以用替身,怎么就反悔了?



                “不要怕,绳子非常紧,你很安全。”柯洛在身后安抚。



                “我、我。。。”LEE望着自己的腿:我的腿不听我的指挥了,硬是不肯迈步。



                “我数一二三,数到三你就跳,好不好?”



                LEE悲壮地点了点头,然后傻笑。


                回复
                举报|9楼2012-06-22 21:25
                  “一,二,三。。。”



                  “等、等下,你数到五吧。”数到三还是太快了点。



                  “好。”



                  “。。。不如数到十吧!”



                  听到“十”的时候,LEE一咬牙,身体往前冲。



                  “LEE。。。”



                  手指还扣着扶栏死活不肯放,掰都掰不开。该死的谢炎,刚刚的话一直挥不去。LEE发誓他一定要全部给还回去,狠狠地报复一下谢炎。



                  “如果实在害怕,就不要跳了,没关系的。”



                  LEE望着柯洛,说:“你陪我跳吧。”两个人一起跳会好一点吧?反正我都是跳了啊,又没规定说一定要一个人跳。


                  摄影师:“导演,这好像不对啊,剧本不是说要LEE自己跳吗?还继续?”



                  导演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嘘!现在的气氛很好,是LEE即场发挥的。做演员要在看透剧本的前提上如果能有什么突破的演出,是最好的。这是情景渲染,明白吗?”



                  谢炎在旁边“切”了一声,“分明就是怕了,还说什么情景渲染。”



                  舒念在一旁感动着:“小洛和哥感情真好。”



                  望着柯叔叔和大伯跳蹦极的小加心想: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哦。



                  回复
                  举报|10楼2012-06-22 21:25
                    出国留学这件事,读书万本不如名师一句指导! 90%学生通过指导......
                    广告


                    最近剧组有流传出LEE和卢余走得很近的消息,柯洛知道后虽然紧张,遂决定引蛇出洞,主动出击探听虚实。

                    “LEE,今晚我去你家做饭,有什么想吃的?”事不宜迟,马上拨通号码。

                    “没空,约了人。”LEE毫不犹豫的拒绝。

                    心里打了个突,“夜宵呢?”

                    “不用了,小孩子早点上床睡觉。”

                    “小孩子”这个词让柯洛咬牙,但还是忍住,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对LEE说,“LEE叔,我等你。”

                    话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嗯。”

                    不知道LEE什么时候到家的柯洛,在吃完晚饭后火速在LEE家门口外守候着(虽然柯洛多次要求LEE把家钥匙给自己,但由于某种原因LEE坚决不肯,导致了柯洛现在的守门状态)。

                    回到家的LEE就看到柯洛这样直挺挺地站在门的旁边,惊讶的同时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小子是来多久了?不会找地方等或者打电话给他了?

                    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边说:“进来吧。你陆叔叔说得对,你真的不是很聪明。”

                    进门后看着在后面换鞋的青年,LEE从裤袋拿出备用钥匙抛给柯洛,装作不经意的说:“接着。下次要是病了我可不负责。”然后朝卧室走去。

                    --------------------------------

                    吃完夜宵,也在某人把某人当做夜宵吃完后,柯洛从背后抱着LEE在他的后颈啄吻着,酝酿了一下开口问道:“LEE叔,你刚跟谁出去了?”

                    昏昏欲睡的LEE打了个呵欠:“嗯?卢余。”呼,好困。

                    听到“卢余”的名字柯洛眼神一暗,然后朝LEE的肩膀咬了一口。

                    吃痛回头瞪了柯洛一眼,“丫的抽什么疯了?!”然后看到的是美青年扑闪着晶亮的黑眼睛,一脸的纯良。LEE嘴角一抽,明明是这小鬼得寸进尺,怎么就好像我理亏的模样了?

                    吻了吻刚刚被自己咬到的地方,把LEE转过身子面对着自己,委屈的叫着:“LEE叔。。。”随后把头埋进LEE的颈窝,讨好似的蹭了蹭,“莫延是对卢余还是凌夏或者其他什么人感兴趣了?”遮掩住的,是不同于话语间示弱的阴暗表情。

                    听到柯洛的话,LEE的脑筋有一少段空白,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勾起了笑容。原来这小鬼像发羊癫疯那样一惊一乍的是为这个。如果是凌夏虽然可以考虑一下,不过打实战到底谁压谁还是很难说。至于卢余,呃,抱歉,他的口味暂时还没重到这个地步。

                    不过嘛,看着赖在他身边青年,摸着他柔软的头发,“今天好不容易把卢余彻底灌醉撂倒,能不能吃到就要看凌夏了。”

                    ---------------------------

                    翌日,某住宅发出一声惨叫。

                    被吵醒的男人嘀咕,“吵什么,闭嘴。”

                    “抱歉,凌哥,你继续睡。”说完又觉得不对,卢余看着自己,又看了看男人身上的痕迹,以及感觉到身下传来的刺痛感。

                    还是没忍住,结巴地问着身旁的男人,“凌哥,你。。。我。。。我们。。。”

                    瞄了眼不知所措的男人,凌夏漠然开口:“昨晚你借醉强暴我。”不再理卢余的反应,翻身下床。

                    ----------------------------

                    开拍

                    甲:“卢余哭得很伤心啊。”

                    乙:“太入戏了。”

                    甲、 乙对视:“太有职业道德了。”


                    在拍戏的过程中,LEE和卢余小声嘀咕。

                    卢余抽噎:“LEE,我竟然毁了凌哥的清白。要拿什么赔给凌哥了。”

                    拿你自己赔就可以了,LEE一阵嘀咕。

                    安慰似的抱了一下卢余,“卢余,你得对凌夏负责,毕竟玷污了他的。。。呃。。。清白。”这顺水人情还真不容易做。

                    “不行,这太委屈凌哥了。”

                    不会,他等这机会很久了。LEE心里吐槽。

                    拍了拍卢余的背,“男人,就要敢作敢当。”

                    然后LEE给自己和卢余点了根烟,让他自己想清楚该怎么对凌夏说清楚。


                    回复
                    举报|11楼2012-06-22 21:26


                      究竟是我老得头眼昏花记忆力衰退,还是他们在耍我啊?

                      怎么休完假后,他们都跟我说跟邵言的床戏都拍完了?

                      想起休假,LEE就满头黑线。那兔崽子,在这星期从早折腾我到晚,到现在还腰酸背痛,还不如不休。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回想之前跟邵言的对话 LEE魅惑地一笑:“邵公子,待会儿的戏要好好合作啊。”

                      邵言勾起嘴角:“我可是很期待我们床戏之后的对手戏啊。那两次真的让我有点欲罢不能了。”

                      LEE有点疑惑,床戏不是今天拍吗?

                      “诶?”

                      邵言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嘴角抚摸,“不知道能不能在拍戏以外的时间能跟LEE好好培养感情呢?”

                      说罢翩然而去,留下LEE一个人迷糊。


                      难道我真的在休假前都把床戏都拍完了吗?

                      问一下舒念,老子平时都有跟他谈这个的。

                      LEE拿起电话,打给老实人:“舒念,你知道我休假前拍到哪了?。。。真的?。。。没事了,拜。”

                      挂上电话,LEE一脸无奈。

                      为什么想不起来,难道老子穿越了不成?

                      -------------------------------------------

                      另一边

                      导演与剧组众人。

                      导演迫不及待地问:“成功了没?”

                      摄影师:“好像成功了。”

                      甲很有罪恶感:“LEE看起来很伤脑筋。”

                      乙搔了搔脑门:“可是没办法啊。”

                      灯光师摸下巴:“虽然有点对不起LEE,不过也算皆大欢喜啦。”

                      导演感叹:“不瞒着LEE,大家都要遭殃。”要死一群人了。

                      众人心有戚戚焉。

                      -----------------------------------------------

                      往事回放

                      导演抓着副导:“怎么办?接着要怎么拍??”

                      摄影师在一旁摆手:“导演,冷静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处理不好就要一锅端了。”

                      导演改抓着摄影师的领子,“然后,我们都有难了。”做出抹脖子的手势。

                      灯光师沉吟了一阵:“既然这样,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

                      导演两眼放光:“怎么说?”

                      灯光师:“笨,当然是直接问柯少怎么说了。到时候有什么事都有他顶着。”

                      导演连忙拿出电话,拨通。

                      “柯少爷。。。是的。。。关于LEE和邵言的那两场戏。。。对。。。好的好的。。。一定一定。。。好,再见。”

                      众人围上前:“怎样?”

                      演长舒一口气:“柯少爷说他到时候会安排。”

                      某一天早上

                      甲问导演:“导演,今天叫我们来干嘛?”

                      导演:“是柯少说把所有人都叫来的。”应该是为邵言那两场戏了。

                      乙附和:“哦哦。”

                      丙搓了搓摄影师:“邵言也来了,那LEE呢?”

                      摄影师疑惑:“照正常情况来说,LEE是休假中的。”

                      此时,邵言风度翩翩地跟众人打招呼:“大家都这么早,为了我跟LEE的戏,都辛苦了。”

                      导演被众人拱出来:“应该的。”

                      邵言看不到LEE的踪影,问:“LEE还没到吗?”

                      “那个。。。”导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突然一人窜出:“LEE刚打电话说路上有点塞车,可能要大家等一下了。”

                      邵言微微一笑:“没关系,主角当然是最后出场的。”

                      导演对于这个生面孔表示疑惑,怎么都没见过这个人了?

                      甲跟乙咬耳朵:“好有风度啊。”

                      乙无比羡慕:“是啊,一定是好情人。”

                      生面孔对邵言说:“邵公子不如坐下来,边喝饮料边等吧,顺便再看一下剧本。”

                      邵言优雅坐下:“跟LEE的戏,我一早就背熟了,”然后对着导演示意,“导演,你的员工招呼得很周到哦。”

                      导演僵硬点头:“哪里。”

                      生面孔递给邵言一瓶饮料,喝了一口后,环视着众人,点头,然后倒下。

                      惊愕。

                      甲叫嚷:“发生什么事了?”

                      丙讶异:“难道下药了?”

                      导演望着生面孔,严肃地说:“你是谁?刚刚给邵言喝了什么?甲,叫**。”

                      生面孔礼貌地对导演说:“我是柯少爷派来的,让大家受到惊吓了,很抱歉,不过我保证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邵言的事。”

                      导演皱眉:“我凭什么相信你?”

                      生面孔点了下头,“我明白这样很难让大家理解,我让少爷跟你们说吧。”说着便拨通电话,递给导演。

                      导演狐疑地接过电话,“柯少爷,你这是?。。。可是,邵言?。。。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导演转身对工作人员说:“行了,今天我们先离开吧。”

                      摄影师:“那。。。”

                      导演安抚:“没事。”

                      生面孔对着将要离开的众人说:“LEE回来后就告诉他休假前已经把那两场床戏拍完了。后期再找时间校对就可以了。其它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

                      众人回想结束

                      灯光师问导演:“后来怎样了?邵言有说什么吗?”

                      导演摇了摇头:“不知道。后来我见到邵言,他还笑着对我说很期待往后的合作。”

                      乙:“那就是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导演点头。

                      甲好奇:“那片子?”

                      摄影师插嘴:“我看过,就是一电脑合成的高科技。”

                      乙问:“真实不?”

                      摄影师点点头:“拿‘无处’的情节来剪接,能不真么?”


                      回复
                      举报|12楼2012-06-22 21:27


                        甲推了推乙:“诶,LEE包得还真严实。”

                        乙摆了摆手:“没办法啊,剧情需要嘛。”

                        丙凑了过来:“化妆师说LEE脖子的吻痕怎么遮都遮不住。”

                        乙反驳:“骗人,都没有看到。”

                        甲睨了乙一眼:“笨,包成这样看到才有鬼。”

                        丙点了点头:“这倒省了很多的化妆步骤了。”

                        ----------------------------------------

                        甲连忙抓着乙,“邵公子和柯少怎么一起出现了?”

                        丙也觉得奇怪:“他们要对戏?”

                        乙受不了似的看了他们一眼:“没看剧本么?今天要演餐厅的那一幕。”

                        甲摸了摸下巴:“那就难怪了。。。”

                        丙不解:“难怪什么?”

                        甲补充道:“难怪他们都在摩拳擦掌,做准备运动,还。。。”

                        乙插嘴:“还一脸兴奋。”

                        甲、乙、丙互相对视,各有想法。

                        甲:得叫外卖了。

                        乙:得多安排些清洁工来收拾了。

                        丙:得看一下道具够不够了。

                        ---------------------------------------

                        “卡。”导演有点无奈。

                        把柯洛和邵言拉到一旁小声嘀咕:“两位,能不能先把那跃跃欲试一脸兴奋的表情给收一收?!”

                        柯洛挑眉,邵言哼了一声没表示。

                        就在导演为难之际,突然灵机一动:“这么久了,LEE应该都吃得有点撑了吧。”

                        两人不约而同的望了LEE一眼。

                        “可以。”

                        “行。”

                        导演默默在心里打了一个“V”字,终于胜利了那么一回了。

                        ----------------------------------------

                        丙打着呵欠:“还没完啊?”

                        甲面无表情:“没。”

                        乙一脸黑线:“都打了多久了?”

                        丙懒洋洋地说:“他们倒厉害,这么久了,脸还是一点伤都没有。”

                        “卡,重来”

                        甲瞄了一眼:“这次轮到柯少爷喊停了。”上次和上上次是邵言,再上上上次是柯洛。

                        乙无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打完啊?”

                        丙摇了摇头:“可能要等LEE不耐烦的时候吧。”

                        乙异常振奋:“LEE呢?”

                        甲指了指一旁角落:“打瞌睡去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2-06-22 21:27


                          甲兴奋:“LEE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乙给了个爆栗甲:“说什么胡话。”

                          丙点点头:“没错,我们都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LEE除了绷带后的样子了。”

                          开拍过程中,一角落里三人开小型会议。

                          甲疑惑:“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丙问:“什么?”

                          “觉得LEE看起来好像不同了。”

                          乙窃笑:“整容了呗。”

                          甲睨了乙一眼:“剧里面整了就代表真的整了么?”你白痴啊?!

                          丙摸摸下巴:“是有点不同。”

                          甲凑了过去:“是吧是吧,你也同意对吧?!”

                          丙搔了搔头:“可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同了,感觉说不上来。”

                          “切,想那么多干嘛,”乙插嘴,“反正更好看不就行了?!”然后又添了句:“或者是因为爱情的滋润,嘿嘿。”

                          甲、丙两人把实现调到柯洛和LEE身上,对乙后半句话表示赞同。

                          --------------------------------------------------

                          甲感叹:“明天他们就要到温泉拍片了,真羡慕。”

                          乙托腮:“做演员就是这个好,能免费旅游,公费报销。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丙低头:“羡慕也没用。”然后眼珠一转:“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乙兴致缺缺:“赌什么?”

                          丙贼笑:“赌这次温泉之旅后,我们要多少天才能复工。”

                          三人对视,奸笑。

                          甲贼兮兮:“赌注?”

                          丙想了一下:“输的人要请赢的来场温泉之旅,规则嘛。。。。。。”

                          乙打断了甲:“规则就是以天数最接近为赢,天数可以最大扩展到两天。”

                          甲拍拍手:“行。我赌10天。”12天,什么都能完了。

                          丙挑了挑眉毛:“5天。”一个星期的范围,应该可以了。

                          乙摆了摆手指:“8天。”比一个星期还要多,中间数,比较保守。

                          两个礼拜后

                          甲不可置信:“我擦,居然两个星期了。”谁都没赢。

                          乙无精打采:“听说那戏NG了很多次,正式完成已经是到了那里的第三天了。而后LEE强烈要求回来,不过被柯洛用某种手段镇压了。一个星期回到住所后,LEE就没再出过家门了。”

                          丙皱了皱眉:“怎么感觉LEE好像被碎尸了?”

                          甲脸一囧:“我倒感觉LEE是精尽人亡了。”

                          众人默。


                          回复
                          举报|14楼2012-06-22 21:27

                            番外2

                            “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我重复那么多遍,你脑子是跟阑尾倒着长的吗。。。”

                            一旁

                            甲拍拍胸脯:“哇塞,LEE一大早的怎么战斗力这么超群了?”

                            乙小声说:“听说不见手机了。”

                            甲惊讶:“怎么不见的?”公司被偷?谁这么厉害太岁头上动土了。

                            丙也凑了过来:“LEE今天难得想体验一下普通白领的上班方式,然后就。。。”

                            甲瞬间明白:“遭三只手了。”

                            此时LEE对着三人:“那边那三个,没事干了?公司请你们可不是。。。。。。”

                            三人顿时四散。


                            晚上

                            柯洛和情绪并不高涨的LEE并排躺在床上。

                            沉默了若干分钟,柯洛侧着身:“LEE,别生气了。我们明天去买一部新的,我看了一下XX牌出了款新的机子不错。。。”

                            男人转过头异常认真地望着柯洛:“柯洛,把那个偷我手机的混账给找出来。”

                            “吓?”青年显然接受不能,不就一个手机,没到这个地步吧。

                            LEE咬牙切齿:“NND,老子的手机都敢偷,他丫的活腻了。”

                            青年为难地开口:“莫延,这样找有点困难。”这样找有点无聊。

                            “放屁!陆家要找的,别说是人,就算是老鼠都能挖地三尺地找出来。”男人怒火冲冲。

                            虽然是这样,可是这样太浪费资源了。“这么长时间了,手机也早脱手了,找人也没用。那手机有什么这么重要的?”最后一句有点酸。

                            火在头上的LEE很显然没有注意到:“找到当然得好好招呼他,让他好好地进监狱里劳改劳改了。而且不能判得太轻了,他触犯的法律实在太多了。。。。。。”

                            柯洛忍不住打断男人的话:“那手机有什么这么重要的?”

                            “当然重要。我之前保留了好几个美少年的联系号码,打算过几天约出来。还有那个新近的调酒师。。。。。。”意识到不对劲的LEE突然住口,不怎么敢往旁边看去。

                            “哦,原来是这样,果然很重要啊。”蛮平静的语气。

                            “呵呵,”LEE讪笑,“有点累了,先睡了。”然后快速背对身旁人。

                            “累了?那你先休息,我还挺精神的。”动手。

                            “那个。。。柯洛。。。”

                            “怎么?”

                            “不是说明天买手机?快点休息吧。”

                            “那事不急。”

                            “唔。。。呼。。。我觉得。。。很急。”

                            “哦。”

                            “嗯。。。唔。。。靠。。。天杀的。。。TMD慢点。。。”


                            回复
                            举报|15楼2012-06-22 21:28


                              甲惊呼:“哇塞,这角度还真刁钻。”

                              乙拍手:“想不到,真没想到啊。”

                              丙疑惑地看着两人:“谢大少被打,你们这么兴奋干嘛?”

                              甲摆摆手,做无谓状:“又不是LEE被打,又有什么关系。”

                              丙耸肩,点头:“那是。。。”观摩了一阵,丙才提出疑问:“虽然LEE平时和谢少是有点小争执,可是怎么现在打得这么起劲了?怎么说也是弟夫。”啧,连化妆师的工作也给省了。

                              乙捂嘴阴笑道:“换做你被人摆了一道,偷鸡不成蚀把米,怕也跟LEE差不多吧。”

                              八卦模式打开,“怎么说?”

                              乙小声嘀咕:“有小道消息传出,谢少在拍这幕时找LEE去商讨,说把柯少的软肋告诉LEE之类的,然后嘛,LEE信以为真,就这样HLL地悲剧了。”

                              “哦哦。”丙摸了摸下巴,“原来之前LEE无端旷工是因为谢少啊。”

                              ---------------------------------------


                              乙感叹:“看着LEE和舒念,就觉得像两个公仔一样啊。你看你看,LEE搂着舒念的肩膀哦。”

                              甲附和:“是啊,虽然猛得一看会让人分不清楚,不过这气质还真差很多。”

                              丙陶醉:“一个温和一个张扬,还真难选。”

                              甲、乙同时鄙夷:“还妄想去选,有得看就好了。”

                              丙一时无语,“不过他们感情还真好,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么?”

                              甲窃笑:“嘿嘿,弄得谢少和柯少没少吃醋。”

                              乙拍手,“对对对,霸占了这么好的男人,当然得受点罪了。“

                              丙突发奇想:“如果LEE和舒念在一起又是怎样?兄弟?”

                              甲对这很感兴趣:“这个劲爆。”

                              乙歪了歪头:“而且挺好玩的。”

                              。。。。。。

                              三人只顾着密谈,忽略了慢慢逼近的两个身影。

                              “甲,乙,丙那三个人呢?”导演疑惑自己的场务怎么就不见了?

                              “甲,乙,丙?”路过的摄影师想了一想,“好像是驱鬼吧?”

                              “驱鬼?怎么回事?”他们还有阴阳眼不成?

                              回想到当时的场景,摄影师忍不住黑线:“那三个白痴穿着草裙舞,跳着洗刷刷,高唱着‘洗厕所很快乐’在厕所里蹦来蹦去的。”

                              白痴不可怕,就怕白痴会传染。


                              回复
                              举报|16楼2012-06-22 21:28



                                镜头一转,又回到了发布会现场。

                                主持人暗暗捏了把冷汗,终于到尾声了,“非常感谢媒体还有粉丝们参加‘迟爱’的新闻发布会,请大家为自己以及出场的演员们给予热烈的掌声。”

                                掌声响起。

                                主持人继续激昂,“那么最后的最后,请我们的主演LEE和柯洛对大家说几句话把。”

                                LEE接过话筒,对着众人扬起了诱哄意味甚深的笑容,“有大家的支持,我相信剧组里的各位都能走得更远的。”

                                “包括你和柯洛吗?”突然从某个角落里传来异常兴奋的声音。

                                LEE神情不变,“包括大家。”

                                现场开始纷纷攘攘。

                                接着,柯洛沉吟了一下,用坚定的声音说:“爱,还是要说出来的。”

                                气氛瞬时推到了最高点了。

                                “哇哇。。。说出来说出来。。。”

                                “柯总,勇敢说出来啊。。。”

                                “说出来LEE就是你的了。。。”

                                。。。

                                众人异常激动,万分期待着表白的那一刻。

                                轻咳了一声,全场寂静,屏息以待。

                                柯洛再次开口,“现在还不是时候,请大家不要给我们太大的压力。或者留意一下‘迟爱’的剧情,关于我的表白。”

                                场下人那时候只有一个念头闪过“被耍了”。


                                新闻发布会过后的几周后,在记者们穷追不舍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终于捉到了柯洛留在LEE家彻夜不离的消息。

                                图文并茂,证据确凿。

                                而对于种种证据,主角之一的柯洛罕有的异常有耐心的一一回答采访记者的问题,而巧舌连篇的LEE却不发一言,只有记者最后问是否跟柯洛正式确定关系之后,鳖了身旁的青年一眼,抛下了句“听他的”,颇有负气的意味啊。


                                回复
                                举报|17楼2012-06-22 21:29

                                  番外3

                                  初见

                                  “来,小洛,叫声LEE叔叔,他是你陆叔叔的学弟。”程亦晨拉着旁边少年,向LEE介绍着。

                                  把手里的酒杯放到经过他身边的侍应托盘里,LEE伸出手,“你好。”

                                  少年直勾勾地瞪着LEE,没有说话。

                                  “小洛?”程亦晨有点奇怪,平时小洛虽然有点冷漠,但还是一个很懂礼貌的孩子,怎么今天不理人了?

                                  “LEE。。。”才刚开口的柯洛,被另一个活泼的声音给打断了。

                                  “LEE。。。”只见一可爱少年飞身过去,整个挂在LEE的身上。而LEE的注意力也被彻底地转移了,连柯洛后面的那个“叔叔”也没听到。

                                  “林竟?你怎么回来了?”LEE任少年把他当成靠垫,还习惯性地调整了一下身子让他可以靠得舒服点。

                                  “我收到消息说你回来了,就偷跑了。”林竟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么想我啊?。。。”

                                  。。。

                                  聊得起劲的二人终于意识到旁边还站了个人。

                                  “晨叔,好久不见了。”林竟向着程亦晨夸张地摆手。

                                  对着林竟露出一个微笑,“小竟,还是那么精神。”然后对着LEE颇为抱歉地说,“不好意思,LEE,小洛他平时不是这样,也不会什么也不说就走的,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好吧。”

                                  LEE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没关系,小孩子嘛。”

                                  却没注意到折回来的柯洛听到他那句话之后,脸色异常难看,转身离开。

                                  之后,柯洛见到舒念,知道他是LEE的弟弟。

                                  再之后程亦晨找了柯洛,要他下次别再一声不吭地离开,还有记得叫“LEE叔叔”。

                                  “我不叫他叔叔。”柯洛异常倔强。

                                  “小洛,他是你长辈。”怎么平时乖巧地小孩现在变成这样了?

                                  柯洛不以为然,“那又怎样了?”

                                  想了想,程亦晨开口,“我和陆叔叔,你不是都这样叫。怎么LEE就不可以了?”

                                  “那林竟怎么就直接喊他‘LEE’了?”少年反驳。

                                  “那是因为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程亦晨突然觉得不怎么好解释LEE和林竟的关系。

                                  “切。反正不叫就是不叫。”

                                  。。。

                                  在旁边的陆风若有所思地看着柯洛。

                                  难道小洛他。。。?


                                  END


                                  回复
                                  举报|18楼2012-06-22 21:29
                                    原来也不少嘛。。。嘻嘻。。。


                                    回复
                                    举报|19楼2012-06-22 21:31
                                      嘿嘿嘿,劲钟意这个颠覆版迟爱小剧场
                                      终於搬过来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2-06-22 21:44
                                        顶起!必须滴!


                                        回复
                                        举报|21楼2012-06-22 21:56
                                          百分百肯定柯洛爆料给娱记知道
                                          膓黑咩咩I LIKE


                                          回复
                                          举报|22楼2012-06-22 22:36
                                            欢喜这篇!小洛和他李叔的初遇嘿嘿,对lee 叔一见钟情的柯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2-06-23 11:50
                                              顶一个,当初在迟爱吧看到时已经非常喜欢了


                                              回复
                                              举报|24楼2012-06-23 23:28
                                                完结文真好。lee叔很可爱啊,颠覆迟爱的故事哇。哈哈


                                                回复
                                                举报|25楼2012-06-29 10:31
                                                  嗷嗷 看完了 打滚
                                                  抱住可乐,你太可爱了>< 忍不住想跟lee叔抢XD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2-06-29 15:34
                                                    哈哈好喜感好好看~!XD爱死这里面的Lee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2-06-30 00:20
                                                      好可爱n(*≥▽≤*)n ,求后续……BOSS看出了绵羊的小心思啊~


                                                      回复
                                                      举报|28楼2012-06-30 22:54
                                                        看迟爱的时候多希望再虐虐洛洛啊!比起Lee受得罪,小攻太容易就搞定Lee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2-07-01 01:08
                                                          本来看到小剧场以为是个短篇,没想到文还蛮长的~真好看啊~


                                                          回复
                                                          举报|30楼2012-07-03 21:1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