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0贴子:1,279,220
  • 3回复贴,共1

【不可抗力续.舒念】也无风雨也无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舒加小少年和谢希然小盆友~\(≥▽≤)/~啦啦啦


相关推荐

广告

上流社会的绅士参加酒会不带女伴,社交风评会不佳;上流社会的绅士不参加酒会,社交风评跌至谷底也不是不可能,谢炎现在就处于跌至谷底的路途中,他本人其实并不在意这些,那些无聊的聚会酒会说到底也没有什么意义,每个人都带着假面虚与委蛇,觥筹交错之间一个个都是最佳演员,他并去热衷,另外也是舒念的关系,他很想带舒念出席各个重要的场合,但是父母不可能同意—-连一起出门都受限制,更何况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而舒念也温顺安静地恪守着种种限制。即使如此,谢老夫人还是时不时地在舒念面前旁敲侧击,自己儿子是谢氏企业的掌门,怎么可以不去交际,怎么可以一直一个人在宴会上出现···好像这一切都是舒念的唆使一样。

安排两个孩子睡下,又整理好自己和谢炎两个人明天的工作计划,舒念关闭书房的门轻手轻脚地进来卧室,谢炎果然已经睡着了,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忙,他总是一回家就累得不行,吃饭洗澡然后就是往床上一倒,两个人有时候都说不上几句话。舒念坐在床边看着谢炎安静的睡颜,想着这个就是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有点小小奇妙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嘴角上扬,现在,有谢炎,有小加,又希然,有家,有哥哥,舒念觉得自己幸运之极,也幸福至极。时光如梭,已经在一起7年了,从上次带小加一起回来也已经5年,小加都14岁,小希然也5岁了,真快。舒念感念所有的一切,也希望日子能永远这样平静安稳。

强大的生物钟,舒念不到6点就如常醒来,谢炎的胳膊一如往常箍在自己腰上,这也是多年的习惯,谢炎一定要抱着自己睡觉,即使他一早睡下了,半夜醒来也一定要搂着自己,他不能允许自己试图挣脱,舒念笑他的孩子气,慢慢地脱开谢炎的包围,轻手轻脚走出去,小心地关上卧室的门。洗漱,整理,叫孩子们起床,准备早餐,哄孩子们吃饭,目送司机老张把两个孩子送去学校,舒念的早晨日程可是满满当当的。刚送走小加和希然,谢炎也一脸朦胧从卧室出来了:
“俩兔崽子上学去了?”谢炎一直不满俩孩子占用舒念过多明明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时间。
“洗脸去。”舒念暗笑他酸酸的语气,推他去洗漱。
“哼。。。”谢炎扁着嘴摇摇摆摆晃去洗漱,舒念趁着这点儿功夫赶忙去拿早餐,等谢大少爷神清气爽地出来,热气腾腾的爱心营养早餐也上桌了,两个人的甜蜜粘腻时光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公司门前,舒念从谢炎车上逃下来的那一刻才会稍稍停止。


回复
举报|2楼2012-06-21 18:56

    快要下班的时候,舒念又接到谢老夫人电话,提醒他晚上有个酒会,作为谢炎24小时的助理,舒念当然清楚今天晚上酒会的事情,而老夫人打电话来那意义就不同了,无非是一种提醒,也是种警告。
    “是,夫人。我会提醒谢炎准时到的,您放心。”
    “舒念,在公司的时候不要直呼其名,你应该记得的。”的确老夫人说过不止一次两次。
    “是,我记下了。”舒念强压住心里的别扭。
    “嗯。”谢老夫人郑重地哼了一声,还是不太满意。
    “请问,夫人还有其他事情要吩咐吗?”对方是谢炎的母亲,自己怎么都应该表现得体克制礼貌。
    “嗯。你现在开车去拿一下谢炎定制的衣服,今晚要穿的,然后去接一下欧敏小姐,她就在预定的那家沙龙做头发,应该马上好了不要让人家等,然后再来公司接谢炎,送他们两个人去酒会。”谢老夫人安排得有条不紊,舒念也说不出什么。
    “是。夫人。”
    “去吧,注意态度。这是为谢炎好,你该明白。”谢老夫人声音依然威严。
    “是。夫人。”

    放下电话,舒念疲惫地靠在椅子上,谢老夫人真是杀人诛心,可是自己有什么立场拒绝。这样不是很好吗?自己不是拼命游说谢炎去酒会吗?一次一次。现在终于谢炎能正大光明地出入各种酒会了,自己不是也很希望这样吗?欧敏小姐很好不是吗?次次都愿意客串谢炎的女伴,这是付出,不求回报的付出,不是吗?自己做不了的,有人替自己做了,自己还抱怨什么哪?可是为什么心那么压抑那么痛哪?
    舒念深深吸几口气,扶着椅背坐起来,好累,是自己老了吗?自己才38岁不是吗?可是谢炎才33岁,高大俊美,事业有成,多好的年龄,想到不免有点沮丧。在总裁办公室门前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轻叩两下门。
    “进来。”谢炎的声音没有感情。
    开门进去,谢炎只顾看手里的文件,没有抬头,舒念忽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大概过了一会儿,谢炎才抬起头来,看见舒念,冷冷的脸立刻喜笑颜开,扔下笔绕过桌子,一下扑到舒念身上:
    “一天都不来看我,不知道我多辛苦。真没有良心。”顺便上下其手,拉拉小手亲亲脸蛋。
    “…在公司哪…”舒念避之不及,在谢炎怀里动来动去。
    “怕什么!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哼!”继续上下其手。
    “…谢炎…谢炎…”舒念更用力地推他,心里有事情,更何况刚刚才被老夫人教育过,自己还想更不堪吗?
    “怎么啦?”谢炎也感觉怀里的人情绪不高,手是老实了,却还是紧紧抱着,额头抵着舒念的额头。
    “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我有事要出去一下。”舒念避着他的目光。
    “哦~~~,还以为你想我了。我说你怎么会下班前见我。”谢炎很泄气。
    舒念不知道说什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表。
    “我都说过了,老张接那两个小兔崽子就行了,你不要把自己搞的这么辛苦。”谢炎眉头皱的紧紧的。

    舒念正不知道怎么解释,电话响了,谢炎悻悻地去接,还是工作上的事儿,一听就知道不是短时间内能结束的通话,时间不早,舒念自作主张地离开了公司,酒会不可以迟到,所以所有的准备要万无一失。


    回复
    举报|3楼2012-06-21 18:59
      我沙


      回复
      举报|4楼2012-06-21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