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吧 关注:346,333贴子:10,960,942
  • 8回复贴,共1

太祖次子秦王朱樉死于宫人毒杀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太祖皇帝钦录】1923年在景阳宫御书房发现,里面记载的都是老朱的谕旨,是明宫中密件,共有106件,其中敕谕晋府96件,周楚齐2件,靖江王3件,秦王4件。怀疑是明初晋府长史司的原档。


其中的谕祭秦王祝文,简直就是一篇秦王罪状。罗列秦王的二十几条罪状。因为秦王对宫人十分恶劣,被宫人下毒而死。


回复
举报|2楼2012-06-21 16:45
    其中一条


    于军民之家搜取寡妇入宫,陆续作践身死,非人所为”,“将番人七八岁幼女掳到一百五十名,又将七岁八岁九岁**阉割一百五十五名。”



    回复
    举报|3楼2012-06-21 16:46
      【谕祭秦王祝文】


      洪武二十八年。今将【谕祭秦王祝文】开写于后:朕有天下,封建诸子,期在藩屏帝室。而樉次东宫,首封于秦,自尔之国,并无善称。昵比小人,荒淫酒色,肆虐境内,贻怒于天。屡尝教责,终不省悟,致殒厥身。尔虽死,余辜显然。特将尔存日所造罪恶,列款昭谕。尔其听之。


      --------尔居母丧,未及百日略无戚忧,不思劬劳鞠育之,辄差人往福建,杭州,苏州三处立库。收买嫁女妆奁,孝心安在。


      --------尔国内凡有罪人,每命拿赴京来,本欲为尔穷究奸恶,除尔国善。尔乃恐其赴京言其非为,即时杀死,以灭其口。如此者数番,故为父命,最莫甚焉。


      -------听信偏妃邓氏,将正妃王氏处于别所。每日以敝器送饭与食。饮食等物,时新果木,皆非洁静,有同幽囚。为夫之道,果如是乎。


      --------听信偏妃邓氏拨置,差人于沿海布政司收买珠翠。


      --------洪武二十七年来朝,着命护卫与龙江收买玉器真珠等物,致今告发。尔先收买珠翠,已自家破人亡,今又不改前非,果何所为。


      --------因打扫殿宇,搜出男子一名,本是宫中过宿者,不行究问,明日轻易杀了,因此宫中小人得以为非,是非莫知所以。


      -------听信元朝假厮儿王婆子教诱,服淫邪之乐,于军民之家搜取寡妇入宫,陆续作践身死,非人所为。


      -------连年着关内军民人等收买金银,军民窘逼无从措办,致令将儿女典卖。及致三百余人告免,尔却嗔怒,着拿来问,走了二百,拿住一百,日内即杀死老人一名。当时天怒,大风雨甚,拔折树木,满城黑暗,对面不相识。天谴如此,并不省惧。


      -------将杭州买到女子王氏,同行院二名共管王宫事务。如此倒置,何以齐家。


      -------于苑中开拔水池,地本沙土,不能离水。潦水漫流暂时积满。不久即使干涸,着令军士用桩板墁底,周四以砖砌之。离城二十余里,与浐河内去凃泥铺上,挑水养鱼。殊不知其地本沙土。虽把涂泥做成池底,终又渗漏,如何盛得谁住。这不是十分至愚?又于池上建立亭子,不恤军士,做囚徒一般役使,以致天怒,雷击中了亭子,鱼皆飞去。


      --------与偏妃邓氏于花园台上同坐,令宫人卷衣至膝上,与姜擦伤跪行。至半坡,宫人膝痛,跌倒衮下,却说打得好觔斗,以为笑柄。


      --------在殿内听政座上,两手牵两行院座于脚踏左右。行院仰面笑说,我两个偏做不得妃子。不自尊贵,致令小人如此无礼。


      --------烧造琉璃故事,做成袈裟以为玩好,如此妄老人力。


      --------制造后服御偏妃邓氏穿着,又做五爪九龙床如大殿御座之式。且前代藩王只用四爪龙床,尔乃如此僭分无礼,罪莫大焉。


      --------为粉奁事,合拿刘镇抚,却改作孙镇抚。三次提取不发,直至小人畏惧事发,出首到官。


      --------长史之官,即是王相,职专辅导谏诤,必以礼相待,朝夕与他议论国政。尔却听信火者典杖拨置,将长史擅自锤辱,自此之后无人敢言。以此全不忌惮,纵恣非为,致使国无政事,遂殒厥身


      --------本府以有羊一十五万,又信从库官人等拔置,将府内烂钞于民间买羊来卖,有同商贾,乞为王所为。


      --------护卫军士多有贫窘的,尔本府每多剪下羊毛不下百十余。捍成毡衫毡袄,散与军士御寒过冬,其军士岂不感恩思报,必肯舍死出力。尔却起递运车辆运赴河南等处发卖,为王之道?


      -------尔妹公主府,都是定制。周四不过百十余丈,皇城亦不过九百余丈。尔起盖郡主府,房屋百余间,周围墙四百丈,比之皇城将近一半。设若尔有十女,城内恰好只盖得你郡主府。百姓都用出城去住。如此过分苦民,岂不愚甚。


      -------土番十八族人民,我千方百计安顿抚恤,方得宁帖。尔因出征,却将他有孕妇人搜捉赴府。如此扰害,将人夫妇生离,仁心安在。


      --------尔于殿上闲立,有杭州买到小女子王官奴,从后走来,潜的将尔跌倒,却惊问是谁,本人笑说便是王官奴。善因尔平日与他亵狎,无尊卑分。


      --------尔常将行院二三十人入宫住宿趱促宫人做造衣服与穿,或过半月,一月打发出去。宫中事务都是这等无籍妇人踹泛舌声扬,却听王官奴并行院二人言说,都是宫中女子泛舌,尔便将那女子割了舌头。如此全无分晓,滥杀无辜。


      --------征西番,将番人七八岁幼女掳到一百五十名,又将七岁,八岁,九岁十岁**,阉【百度】割百五十五名,未及二十日,未及二十日,令人驮背赴府,致命去处所伤未好,即便挪动,因伤致死着大。


      --------出征将士带儿男挑运衣粮,尔不恤军士艰苦,却将此等**一概阉【百度】割,如此全无人心。


      --------征西番时,军士粮食驴驮车载,人肩一千四五百里,如此艰苦。平贼之后,将军人所得牛羊,拘收三千余只以为已有,不行散与军士以当粮食,如此无知。


      --------在宫中闲逸无度,将妇女用稠粘厚粉涂面胭脂昼口,将近耳垂,就令本妇两手执旗二面,飞舞奔走。宫人喧笑躲避。又将官人以墨面,用大紫茄耳枚缀于两耳,令两人肩此妇行,盘桓殿庭廊庑,以取欢乐。宫人见者无不喧笑,如此荒荡无礼。


      --------偏妃邓氏,因忌妒被责,自缢身亡,自此之后,再三省谕以礼相待正妃王氏。不听父教,人将王氏幽囚宫中,夫妇之道,并无一定之人,不过宵昼与无知群小放肆自乐。由是宫中无主,饮食起居无人撑节看视,因而恣纵,非法刑诸宫人,有割去舌者,有体埋于深雪内冻死者,有绑于树上饿杀着,有用火烧死死者。老幼宫人见之,各忧性命难存,以致三老妇人,潜地下毒入于樱桃煎内,既服之后,不移刻而死。


      呜呼,观尔之为,古所未有,论以公法,罪不容诛。今令尔眷属不与终服,仍敕有司浅葬,降用公礼俾尔受罪于冥冥,以泄神人之怒。尔其有知,服斯谕祭。


      回复
      举报|4楼2012-06-21 16:46
        谕第三子晋王棡知道,今将尔兄秦王府中报到凶信,尔看此是平日不听教训,放肆宫中淫乐,酷害死良家子女若干。于宫中不立正妃,宫且无主,小人杂进,挨脱食葡萄煎。初更小人同寝,及至二更又小人进,先小人退去。噫,生尔等若干,数召至观其所以,少有能立事者,皆是泛泛愚下之人,略不高明远见。吾深忧为何?为其有功者数数,阴谋不已,诸子甚不知关防为饮食之为。吾尝教之,都则宫内造进,不依吾言,吾忧之不已。今果有事,今将所报辞语令尔等知之。


        洪武二十八年三月十九日夜三更时分,有婆婆报说,殿下有病,说不得活。随即进到宫内前殿东房,看见扶座床前,痰涎壅响,身体温,四肢冷,眼目不开。当即令守宫门内使钦义等,传唤医士齐瑢,张志善等,一同护卫指挥长史纪善等官,眼同令医士看得四肢逆冷,唇口指甲俱青,目闭不开,诊得六脉闭绝,随煎四味理中汤药,不能进,急灸脐下,用热水瓶温熨脚心,即令胸前微温。至本月二十日五更时分,又令医士用葱熨法救治,不回。至当日卯未辰初时身冷薨逝。


        洪武二十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末时记事


        回复
        举报|5楼2012-06-21 16:48
          谕第三子晋王棡知道。秦有事,皆是宫无主,主宫者无,昼夜杂处。近日酷死良家子女二名,一名传说火者埋了,一名不知所在。尔来帅兵西征,所俘所杀将近二千,内于军中搜取女子一百五十余人入宫,又将**阉了若干,不知的实。古时王者出帅,务行仁义,今秦初出,乃有如此不仁。班师之后,逸乐于宫,日日数饮冰水,此时服药燥然使然。今服毒身死,吾观毒人之计,中在临归寝服樱桃煎,由此而亡。亡由正宫被苦,因宫禁不严,饮食无人关防计较。且如寝室处所,尔等来朝,吾曾亲引指示吾床,周匝群宫人铺睡处,所有关防有势。秦不以吾言为法,与小人孤处,杀生之祸必生矣。老眼昏花为诸子之计,又拭模糊老眼还亲犹稿净行,以示诸子。

          洪武二十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记事






          回复
          举报|6楼2012-06-21 16:49
            老朱还是惯孩子。骂之深,责之切。恒铁不成钢


            回复
            举报|8楼2012-06-21 19:03
              吾深忧为何?为其有功者数数,阴谋不已,诸子甚不知关防为饮食之为。吾尝教之,都则宫内造进,不依吾言,吾忧之不已。今果有事,今将所报辞语令尔等知之。

              老眼昏花为诸子之计,又拭模糊老眼还亲犹稿净行,以示诸子。

              爱子之心表露无遗啊,老朱是个好爸爸,他做事都很会为子孙考虑


              回复
              举报|9楼2012-06-21 19:06
                吾深忧为何?为其有功者数数,阴谋不已,诸子甚不知关防为饮食之为。吾尝教之,都则宫内造进,不依吾言,吾忧之不已。今果有事,今将所报辞语令尔等知之。

                老眼昏花为诸子之计,又拭模糊老眼还亲犹稿净行,以示诸子。

                爱子之心表露无遗啊,老朱是个好爸爸,他做事都很会为子孙考虑


                回复
                举报|10楼2012-06-21 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