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坂时臣吧 关注:2,626贴子:16,538
  • 6回复贴,共1

【生日贺文】【日常向】六月十六日 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是时臣师忘记今天是自己生日的梗~
好吧题目明显的山寨味道ORZZZ、觉得可疑什么的完全不是错觉、叙述也相当流水账、情节无亮点、于是我其实是来凑贺生的贴数的~


回复
1楼2012-06-16 15:56
    这里是正文……

    【远坂葵的场合】
    远坂邸。
    葵推开房门的时候,看见自己的丈夫正端坐在书桌前,透过单薄的镜片研读着某本老旧泛黄的书籍,一如往常。
    略厚的帘幕遮断了房间与外界,书桌旁纤弱的烛火成了唯一的光源。
    葵宠溺地凝望着专注于书籍以至于没有察觉自己进来的丈夫,唇角轻轻弯起……
    啊啦啊啦,明明是白天呢……
    * * *
    “刷——”的一声,远坂时臣眼前原本密麻的文字瞬间消失了,视界所及尽是耀目的苍白。伴随着强光涌入室内的微风,挟着园中花草的淡淡香气,让他刹那间有些恍惚。
    他抬起头,眼睛却被光线刺痛,又不得不微微眯起来。狭长的视界里映出的,是自家夫人侧着头伫立在敞开的窗边,单手轻掩着嘴巴,朝自己微笑的画面。
    “葵……”有些无奈的开了口。
    葵夫人仍然笑着,“今天……天气很好呢。”
    远坂时臣怔了怔,葵极少在自己看书的时间来打扰,今天这究竟是……
    欣赏够了自家丈夫与优雅无缘的茫然表情,葵加深了笑容,继续说道,“啊啦,前几天不是一直在下雨么,今天,难得放晴了呢……所以,只有今天也好,把魔术的事情放一放吧。”
    “……”即便迟钝如时臣,也明白这种时候,回应妻子的期待,才是身为丈夫理应做的。
    “好啊,那……一起去走走吧,带上……”
    “我们两个人就好。”葵夫人满面笑容地打断了他的话。
    “诶?……可是……”凛……
    “我们两个人就好。”葵表情未变,重复着刚才的话,仅仅是语气比刚才更不容置疑。
    “……好吧,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
    * * *
    和葵一起漫步在街巷间,虽然只是偶有交流,自己也说了些煞风景的话,诸如对周围建筑的批评什么的……时臣长久以来紧绷的神经仍是慢慢在舒缓,表情也更为柔和了。
    葵将这些变化尽收眼底,却只是浅浅的笑着。
    “阿娜答……”
    “嗯……”听到妻子的轻声呼唤,时臣侧过头。
    下一秒,葵的唇覆了上来。
    吻得很浅,如果不是柔软的触感仍残留着,几乎要让时臣以为是错觉。
    “葵……你,今天……”
    “啊啦啊啦,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呀,亲爱的~”
    葵朝他微笑,只是脸颊微微泛红。

    【葵夫人的口癖。。。。。参见艾莉西亚。。。。其实性格也意外的????】

    【远坂凛的场合】
    散步结束后,葵说要准备晚餐的食材,并拒绝了时臣的陪同,让他先行回家了。
    时臣回到远坂邸,却没想到有人已经等在门口了。
    * * *
    远坂家的大小姐,远坂凛,对这天的期待可以用望眼欲穿四个字勉强形容。
    早些时候,因为自己对魔术的生疏而怎么也掌握不好魔力的输出。那时,父亲大人没有责备她一句,而是温柔耐心的为她讲解演示了正确的流程,还把她一度损坏的宝石融成了完美的作品并赠予了她。
    想为如此温柔的父亲大人做些什么。想让如此温柔的父亲大人一直一直优雅的微笑着。想回报给如此温柔的父亲大人,用自己完美的魔术作品。想证明给如此温柔的父亲大人,自己也可以成为像他一样优秀伟大的人。
    就在前几天,终于成功了。成功的控制魔力把宝石制成了出色的作品。
    所以,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今天这样一个机会,交给父亲大人。想让那个人看到。
    然而,早上兴冲冲地等父亲大人的看书时间差不多结束的时候,跑去书房,竟然没有人在。
    询问家里的佣人后才知道,父亲大人早就和母亲大人一起出门了。
    太狡猾了!母亲大人!~~~~(>_<)~~~~
    * * *
    远坂时臣刚到家门口看见的,就是鼓着腮帮子,一脸哀怨的女儿,凛。不过也立刻了然了原因。
    他走到凛面前,弯下腰,摸了摸她的头。
    “抱歉呐,凛。父亲和母亲出门却没有叫上你。”
    迎着父亲大人饱含歉意的目光,凛原本汹汹的气势弱了下去。莫名地,她直觉这全是母亲的主意,因此对父亲大人,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任性的话。


    回复
    2楼2012-06-16 15:57
      “这么着急地等在门口,是有什么事情么?”时臣仍弯着腰,耐心的询问着。
      啊!差点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唔……这……这个……礼物……”凛抬起双手,将宝石递了出去,脸却害羞地扭向一边,声音也变得嗫嚅。
      时臣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微笑着接过宝石。他以为凛只是单纯的纠结于之前的魔术练习,对于礼物一词显然没有多想。他为女儿的勤勉感动着,骄傲着,自然地说出了鼓励的话语。
      “很漂亮呐,已经能做的相当完美了呢,凛。成为独当一面的魔术师也是迟早的事了,我如此相信着。”
      听了这番话,大小姐的脸瞬间红成了番茄,“最喜欢……父亲大人了……(小小声)”
      “嗯?凛?你说什么?”
      “唔……”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凛踮起脚尖将一记轻吻印在时臣脸颊上,之后便一溜烟跑走了。只留下一句“没什么!今天天气很好呢!父亲大人!”回荡在就这样弯着腰化成雕塑的时臣耳边。

      -----------------------我是“不要问我午饭在哪我也想问呢”的分割线-------------------------

      【某神父的场合】
      葵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时候,绮礼来了。
      接过绮礼带来的精致礼盒,时臣不解,“绮礼,这……为什么会突然带礼物呢?……啊,难道是送给凛?”
      看着自家老师诧异的表情……神父这边…………比、他、更、诧、异。
      “额……今天,难道不是……?”
      “今天?”
      “……”回望那双澄澈的蓝宝石数秒,绮礼想通般地放弃。“没什么。”
      “啊……”就算迟钝如时臣,此刻也发现了问题的关键,今天……好像………………w(゚Д゚)w每个人都很奇怪啊!
      时臣不知道,他这副委屈困惑的表情在自己徒弟眼中看来是多么的诱人。而神父这边显然已经把持不住,行动快过大脑地一把将时臣拥入怀里。
      绮礼的鼻尖靠近时臣耳侧,嗅到淡雅好闻的味道,于是放任自己就这样朝着老师的颈项咬了下去……
      “啊……绮、绮礼……”
      “绮礼!你在对父亲大人做什么?!!”
      突然插入的声音自然是凛大小姐,她正怒气冲冲地瞪着眼前这个丧失的神父,几乎随时都有可能扑上去给予这个对自己最爱的父亲大人不轨的男人以人道毁灭。
      相比之下,绮礼倒是毫不慌乱,有些不舍地放开时臣后,一脸平静地对凛口胡,“只是异国的问候礼仪而已。”
      “你骗人——”
      “凛,在吵些什么呢?”葵夫人笑容满面地拎着菜刀从厨房走出来。
      “母、母亲大人……”
      “啊啦啊啦,这不是绮礼君么,就在想你会不会过来呢,有准备你的那份真是太好了呢。”葵偏着头,左手抚上脸颊,右手上的菜刀泛着精光。
      “是、……十分感谢……”
      “那么,快点进来吧。凛,来帮我端菜。”
      “是,母亲大人。”
      望着自家夫人、女儿消失在走廊拐角的身影,掉线了很久的时臣这才想起探寻徒弟前面行为的意义。
      “绮礼……刚才……”
      “时臣师……”神父极难得的扬起了嘴角,用单纯的温柔语调诉说着。“来的路上就在想了……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呢。”
      Fin。


      回复
      3楼2012-06-16 15:57
        时臣师破蛋日哈皮、最爱你了、扔完字、表完白、撤……


        回复
        4楼2012-06-16 16:00
          233333到最后都没发现的时臣师好萌!
          wwww想看同梗的闪闪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5楼2012-06-16 16:10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呢w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2-06-16 16:25
              葵夫人好棒啊
              PAPA生日快乐


              回复
              7楼2012-06-16 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