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50贴子:1,282,396
  • 21回复贴,共1

【李莫延同人】守护(是那篇拆CP的李莫延的故事的修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直都想重新修改一下那篇文,今天终于下定注意,开始动笔写了。


广告
虽是修改,大致的故事情节可能不会改变太多,细节的改动应该挺大的。(一开始写那篇文,我原先是设定叔和他的儿子是主角,功力不够,写着写着和初衷完全不一样,朝着绝然相反的方向发展下去。所以也能说是我的怨念吧,之前打酱油的那些人物在这篇文里的戏份会增加,结局还是一样,叔和雨泽会在一起。)


回复
举报|2楼2012-06-16 00:37

    第一章


    人难免会有自恋的时候,作为一名普通人,我也不例外,自恋了一回。


    一个人若没有半 点自知之明,一味的自恋,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


    好比我,柯洛已一再的警告我,他和我之间纯粹就是床伴关系,可当我听到他只和我做时,还是会不自量力的认为他也许已经有些喜欢上我了,只是他自己还没察觉到。


    一天到晚说只爱舒念,说不定只是他嘴硬罢了。


    人若要往好的方面去掰,那是处处都看得出希望来的。


    你看,他确实对我不错,连陆风都觉得他跟我好。


    虽说可能大多是出于对长辈的尊重,但终归,要比那多出一些什么吧。


    正常情况下,哪有人会跟敬重的长辈上床。


    不正常的情况,那只有出现在那些变态的大叔受耽美文里。


    作为坚定不移的Top,我对那种文章是没有一丁点兴趣的,但要是你有个耽美狼的儿子,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一个对那些东西毫无兴趣的人会知道它,并且了如指掌。


    提起我的儿子就不能不想起孩子他妈,而想起孩子他妈……


    我用手擦掉额头冒出的冷汗,还是淡定的忽略那条霸王龙回到正题上。


    陆风对程亦辰的死心眼经过重重的考验得以证明,不容任何人质疑。


    可柯洛对舒念是否就像他所强调的,和陆风对程亦辰的死心眼一样呢?


    在我看来未必,证据如下:


    除了程亦辰,所有人在陆风的眼里都是浮云一朵。


    柯洛百般强调舒念在他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但他会管我的闲事。


    被迫与程亦辰分开的那些年里,陆风有找别人发泄欲火,但不会局限于一人。


    舒念之外明明还有许多男人,比我好的也不会少,可柯洛却唯独和我暧昧,到现在还牵扯不清。


    综上所述,就算谈不上喜欢,我在他眼里也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他也许没有他自己以为的那么迷恋舒念。


    我对他来说也不仅是个有过几夜情的叔叔。


    等稍后回过神来,又忍不住苦笑。


    被明明白白拒绝了好几回,还能想得这么美,我真是越活越老脸皮越厚了。


    但人若脸皮不够厚,禁不住刀枪,怎么争取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抱著自尊自怜坐在家里,哪会有馅饼掉下来。


    力挽狂澜的事我也经得多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靠我自己赤手空拳去争取的?


    想通后,我决定去S城见见我的情敌——舒念。


    就算他是那种天上有地上无的优质男人,我也要知道我哪里比他差了。


    我要知道我能不能赢过他,又有多少胜算。


    心动不如行动,行动不如立刻动。


    打定主意,我立刻就向柯洛请了个病假,搭上飞往S城的班机。


    换了任何人都会得出和我同样的结论,舒念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会忘记的毫不起眼的平凡男人。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让自命风流倜傥的我一败涂地,永无翻身之地。


    柯洛,你赢了,我相信你对舒念的痴情不比陆风对程亦辰的少本分。


    硬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将在路上顺便买的参茶递过去。


    “唉,这还辛苦你特地跑一趟,”他颇有些抱歉地接过参茶,望著我的神情倒是挺开心,“你是小洛那个叔叔吧,他跟我提过。没想到你这麼年轻。”


    修长的眉毛,温柔的眼睛,笔直的鼻梁,一切我引以为傲的弧度此时都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我突然想起还有别的事情,告辞。”顾不上任何的风度,我逃命般的离开。


    我在柯洛心中还真是特别,只是这种特别我一辈子也不想拥有。


    手机很不识相在此时响起,而打电话来的人不是我能惹得起的,认命的按下接听键。


    “太晚了。”远隔重洋的霸王龙十分不悦。


    “嗯。”


    “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有吗?”


    “你哭了?”


    “没有,我又不是流儿,才不会为了些小事做出这么娘的事情。”


    “你对雨儿动不动就哭这一点很有意见?”


    “哪敢,我不怕被你这个恋子控追杀。”我打趣道,空着的那只手掩住脸,泪珠无声的滑落。


    “……雨儿想你了,明天四点半的飞机,记得去接他。”


    “好,我也很想他。”


    霸王龙罕见的叹气,说:“我有空再去看你,先这样了。”


    “嗯。”


    “珍重。”霸王龙抛下每次都会说的两个字,便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珍重,保重身体,最是爱命的Lee怎么会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


    回复
    举报|3楼2012-06-16 00:38


      回复
      举报|4楼2012-06-16 01:08
        小样~别以为批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嗯,是上一篇文的翻版吗?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2-06-16 10:09

          第二章


          前一晚上再怎么失落,到了第二天,我还是需要准点到公司上班。


          看到桌面上摆放着的丰富的早餐,我揉了揉本就因为睡眠不足而隐隐作痛的额头。


          柯洛对我挺友好,三天两头带东西给我,有时候是几颗糖,有时候是小盒的虾饺,或者装在保温杯里的咖啡。


          有时候我桌上还会摆著一只擦得干净的苹果。


          都是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但我的心情还是会为此上扬,但那也只是以前。


          这种虚假的友好我不稀罕,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早餐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LEE叔?”一听到不解而又委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头更痛了。


          “早。”点头示意见到他,越过他走到柔软的椅子旁坐下,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今天买的早餐不合Lee叔的胃口么?”青年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着,我甚是厌恶。


          “以后不用再替我准备早餐了,我会在家吃。”流儿的到来也就意味着我的懒人日子到了头。


          “Lee叔要请保姆?”


          “嗯。”不想再多说些什么,我懒得反驳他。


          很少有人知道,煮饭这件小事是难不倒我的。


          平时独居一人懒得做,当与流儿和霸王龙在一起时,煮饭这一任务就自然且光荣的落在我身上。


          这也没什么,我的厨艺本来就是为了他们而学的。


          LA首富就是不一样,只是拿来吃饭的饭厅也装修得富丽堂皇,我在欣赏着无数的奇珍异宝的装饰品之余,感叹着有钱人无底限的奢侈。


          “我不想吃。”霸王龙嘴一扁,所有人立刻战战兢兢。


          “大小姐想吃些什么,我立刻吩咐厨房的人做。”管家弯着腰,毕恭毕敬的问着。


          “我什么也不想吃。”


          “大小姐,什么也不吃,对身体不好,尤其是胎儿。”管家尽责的说。


          “这里所有的东西我都不想吃。”“啪 ”的一声,象牙制的筷子被任性的霸王龙摔在桌子上,碎成几段。


          先不说那不是一般人能负担得起的昂贵价格,单单说那上好的材料和精细的手工,就是难得一见的。


          就这样轻易的被毁掉,好可惜。


          “莫延,”一见 霸王龙的注意力转到我身上,我就知道遭了,“从今以后你负责我的一日多餐。”


          霸王龙的命令没人有那个虎胆去违抗,可是……


          “大小姐,我煮出来的东西充其量只能填饱肚子,及不上凌家的那些大师。”与其到时让她骂,还不如一开始就从实招来。


          按照她现在挑剔的味觉,连技艺高超的五星级大厨师也没法让她满意,我这个只会将所有的食材扔进锅里一锅熟的人,更加不可能做出让她满意的东西来。


          “做好再叫我,我有些倦了。”霸王龙丝毫不体谅我的难处,径自离开饭厅,往后花园里的温室走去。


          “我没得选择么?”临死之前的垂死挣扎。


          “李先生,很抱歉。望你能谅解,大小姐从来没挨过饿,而且孕妇真的不能挨饿。”可怜的管家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是祈求。


          “我真的不会煮饭。”


          “这一点李先生尽管放心,我会让厨师在一旁辅导你的。”


          这到底是他们辅导我还是我辅导他们?


          答案很快就得到揭晓,他们果真是乖乖呆在旁边“辅导”我该怎么做。


          一百平方米的厨房容纳三十几人本应绰绰有余,但要是全围在一个炉子前,管你一百还是几万平方米,再宽广也会显得狭窄。


          “你们能不能别靠那么近,连转个身也不行。”我一手拿着平底锅,一手拿着锅铲。


          “雷因管家吩咐,要认真辅导李先生做出能端给大小姐吃的东西。”出声的人有了一定的年纪,会是主厨么?


          “辅导也用不着这么大一群人围着我,还有我的厨艺是比不上你们,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做饭这种小事还难不倒我,我又不是霸王龙那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子女,基本的生存技能,哪样都没有不会的道理。


          “远点,这样我炒不了荷包蛋。”为了不让尊贵的霸王龙挨饿,再顺便考虑到我那只能填饱肚子的厨艺,管家给我的菜单是白粥配荷包蛋。


          “李先生你真的可以么?”主厨明显的不相信。


          “要不你们来做。”被迫做饭我已经不太高兴了,他们还那么婆婆妈妈。


          “不行,大小姐指定要李先生做的。”


          “那就别再啰嗦,全部人给我退后。”见他们终于乖乖的给我空出一个一米左右宽的半圆,我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架上锅子,拿起旁边的橄榄油一倒,身后就有烦人的声音传来:“油放太多了。”


          “大小姐不喜欢吃油腻的食物。”


          “孕妇也不适合吃太油腻的食物。”


          “你们就不能安静点么?”我扭头看向他们,“这个样子我怎么能静下心。”


          “可是……”有个年轻点的厨师还想说点什么,被我凶恶的眼神给瞪回去。


          我都已经答应做了,就不要再诸多要求。


          锅里的油热了,我将早已敲开的鸡蛋倒进去,锅铲翻了几下,再放一些盐。


          嗯,不错,虽然样子不太好看,闻起来还是不错的。


          “好了。”小巧而精致的瓷碟和一块看起来有点焦黑焦黑的鸡蛋,看起来是很不搭,但安全问题绝对能保证。“端给大小姐吧。”


          所有人看了看我手上的荷包蛋,抬头看了看我,再互相看看彼此,不出一分钟,整个厨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傻傻的端着碟子。


          这算什么情况?


          我低头看看那碟实在瞧不出是鸡蛋的东西,再看看摆放在一旁的比较像饭的稀粥,这种东西有谁敢拿去给那条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喷火的霸王龙吃?


          反正我是不敢的。







          回复
          举报|7楼2012-06-16 13:34

            第三章


            不堵车的情况下,从风扬到机场需要半个小时。


            要是塞车,就很难说了。


            流儿是极其不喜欢等待的人,工作也没有剩下多少,我向柯洛请假。


            “Lee叔今天又有事?”柯洛问。


            “流儿今天来看我,我要去接机。”


            “流儿?”


            “我儿子,李雨流。”一看柯洛那个反应,就知道他将流儿当成我又一个***了。


            “Lee叔有儿子?”柯洛漆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Gay也能有儿子的。”陆风不一样有他这个儿子,还比我的流儿大上几岁。


            “Lee叔,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劳烦你了。”想都不想,我立刻拒绝柯洛的“好意”,凭流儿敏锐的观察力,他一定会看出我和柯洛之间的那点破到不能再破的事。


            得知真相,我不想再在这么一棵树上吊死,能离他远点就离远点。


            比这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流儿为我担心。


            十几岁的孩子,顽劣之心很重,流儿时不时就会给我添些麻烦事,如同我的事务所被心血来潮的他弄到倒闭。


            可我好歹是他的亲亲爹地,再怎么调皮,他还是很关心我的。


            每次我不舒服了,即使不是什么大问题,他还是会扔下一切去见我。


            上次林竟离开,他还特意回去陪我一个月。


            要是让他知道我这次输得这么彻底,不知道他又要担心到什么程度,所以还是不要让他们碰面的好。


            “爹地。”刚走进机场大厅,就有一个只背着单肩背包的美少年向我飞奔而来。


            “爹地,我好想你。”怀中的流儿仰起头,满脸笑容。


            “下次走慢点,摔倒怎么办?“


            “嘻嘻,爹地才不会让我摔倒呢。”


            “你啊。”我疼爱的捏了捏他可爱的小鼻子。


            “爹地,这位哥哥是谁?”


            “他是柯洛。“听了流儿的话,我才忆起硬要跟来的柯洛。


            “今晚是冬至,陆叔叔叫我邀请Lee叔去我们家吃饭。”连陆风也搬出来,我还能说些什么。


            “这是我儿子李雨流。“颇为自豪的向柯洛介绍流儿,“我的儿子长得很漂亮吧,完全继承了我和他妈咪的优良基因。”


            “洛哥哥你好。“流儿仍是紧贴着我,笑得眯起来的眼睛正好遮住打量柯洛的视线。


            “你好。“和时下大多数青年不同,柯洛是属于那种尊老爱幼的罕见青年。


            他对流儿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冷?


            “爹地,我好饿。“流儿在我怀中蹭来蹭去。


            “在飞机上又什么也不吃?”不知那些富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吃惯了珍馐美味,普通一点的食物碰都不肯碰。


            那次霸王龙倒是没有抱怨什么,将我那些仅供填饱肚子用的东西吃得一点也不剩。


            “我们现在就去洛哥哥他们家吃晚饭。”我揉揉流儿那头张牙舞爪的银发,柔声说。


            “为什么要到别人家吃晚饭?”将头埋在我胸膛里的流儿终于抬起头看我,睁开的大眼睛里装着疑惑。


            “今天是冬至,洛哥哥请我们去他们家去。”


            “噢,谢谢洛哥哥。”流儿对着柯洛露齿一笑。


            “嗯,”柯洛算是应了流儿,对我说,“Lee叔,我们该回去了。”


            我点点头,由着流儿挽着我的手往停车场走去。


            “雨泽哥哥明天会过来。”


            “雨泽也要过来?”我有些惊讶,雨泽竟然愿意再次回来这个地方。


            十年前,为了替流儿找个哥哥,霸王龙硬拉我坐上飞去T城的航班。


            “顺其自然。”怀抱着这样的想法,霸王龙这个路痴就拖着我满大街到处乱跑,而还没来得及消化之前还好好呆在美男堆里怎么突然就被拖到中国这一事情的我现在还晕头转向。


            “你是谁?”有一个男孩从暗巷急匆匆的跑出来,满脸的焦急,还不时扭头往回看,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着他。


            走路不看路,撞到霸王龙,他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你是谁?”男子想挣脱霸王龙的禁锢,霸王龙不为所动,固执的抓着他瘦小的手。


            以一个十七八岁的男生来说,他未免太瘦了。


            身子虽然高挑,但骨瘦如柴。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流儿对我眨眨眼睛,我心领神会,有些事情不能当着外人说。


            雨泽要从这个曾经绊倒他的地方重新站起来,他想做些什么?




            回复
            举报|8楼2012-06-16 16:44
              好吧 目前为止看的一头雾水…… lee叔的儿子也不小了吧 还这么喜欢撒娇啊 哈哈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2-06-16 18:21

                第四章


                按了门铃后,前来开门的是个美少年。


                身材修长,大眼睛,微卷的头发,蜜色皮肤,就是嘴巴不雅的张成O型。


                “雨流?!”美少年先是惊叫,再是冲上前一把抱住流儿。


                “一年多不见,雨流长得更漂亮了。”林竟像个好色的流氓调戏良家妇女般用手指轻抬起流儿的下颌,色色的说,“雨流你终于发现离不开我,所以来找我的?我好感动?”


                “林竟,你想太多了。”提着林竟的衣领,将他硬扯开,我挡在他和流儿之间。


                “Lee。”林竟撇了一下嘴。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轻叩他的额头,“这态度差别也太大了。”


                “这是正常的态度。要是对着一个老头子还像对一个美少年那般热情,才是不正常的。”林竟摸摸被我打的地方,不以为然的说。


                林竟绕过我,挽住流儿另一只手。


                “呐,雨流这次会在这呆多久?”林竟和我一起生活了七年,虽不是经常见到流儿,十几次还是有的。


                别看林竟一见到流儿就使劲往流儿身上粘,还总爱开些玩笑,可他对流儿的感情很单纯,就像哥哥对弟弟般,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不知道,会挺久的。”流儿笑说,“我打算来这边读高中。”


                “太棒了,那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林竟欢呼。


                “流儿和你又不同校,怎么会天天见面?”愣了一下,我还以为流儿这次和之前的每次一样,都是来住几天。


                “放学就能见到了,怎么,Lee你还要禁止雨流和别人接触。”


                “不是禁止流儿和别人接触,是禁止他和你这个小色狼接触。”我边说边作势要分开他们。


                “你们原来认识?”正在我和林竟为了流儿乐呵呵的重复那无数次的争夺游戏时,一个略带着惊诧的声音响起。


                林竟嘿嘿笑:“岂止认识!”


                我们的奸情又不是什麽体面事情,这家夥得意个什麽劲啊。


                “爹地,竟哥哥,我好饿,能先进去么?”流儿扯了扯我的手臂。


                “啊,Lee你让雨流挨饿。”林竟又在咋呼了,“你这个父亲做得实在不合格。”


                他不肯吃,我也没办法吧。


                “来,雨流,竟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林竟拉着流儿往里走,唠叨着,“我告诉你,今晚所有饭菜都是辰叔准备的。他做的可好吃了,等一会儿你可要多吃点。你看看你,总是那么瘦,这怎么行。男孩子,要多吃点,多长点肉,那才会健康……”


                “我们也进去吧。”我对柯洛说,率先往里走。


                我们来得晚,在门口那又耽搁了不少时间,进了屋子,其他人都已经齐了。


                林竟已开始夹菜给流儿,还继续在他耳边不停的说:“这是辰叔的拿手好菜,糖醋排骨,酸酸甜甜的,可有味道了。尝尝这个,鱼香肉丝,也不错的。这个宫保鸡丁也很好吃。还有……”


                流儿看着迅速被填满还高出几十厘米并且继续往上升的饭碗,嘴角也忍不住开始抽搐。


                “够了,竟哥哥,真的够了。我吃不了那么多。”流儿急忙阻止夹菜夹得正兴起的林竟。


                “才这么一点怎么会够,卓文扬吃的也比你多。”


                卓文扬?


                挨着程亦辰坐的年轻人应该就是他和卓蓝的儿子——卓文扬吧。


                照理我该是头一次见他,但不知怎么的就觉得甚是眼熟。


                青出於蓝而胜於蓝,他确实比父亲更好看,也高大一些,冷漠禁欲的长相,眼神淡淡的,看得我直发呆。


                我还是在心底补上一句,他还比不上流儿,虽然流儿和冷漠禁欲完全粘不上边。


                回复
                举报|10楼2012-06-16 19:15
                  广告

                  第五章


                  吃完晚饭,我被陆风叫到阳台外面,其余的人留在客厅里打牌。


                  一出去,迎面扑来的寒风就让我打了个寒战。


                  下雪了,一直留在开着空调的室内都没注意到外面下起小雪。


                  “雨流今年多少岁?”两人相对无语了一会儿,背靠着栏杆的陆风收回盯着夜空的视线。


                  “十六岁。”虽诧异陆风怎么会对流儿感兴趣,我还是照实回答。


                  “十六岁呀,”陆风若有所思,“那个时候我们还在一起为公司奋斗呢。”


                  “……”我笑笑,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意,不敢作声。


                  “那个时候你总是很忙,每晚都在外面露宿。”


                  “呵呵。”我干笑,不出声。


                  “那个时候你是去见雨流的母亲?”


                  “嗯,孕妇都这样,胃口很刁,除了我做的东西她什么也不肯吃。”回想起那段日子,忙完工作又要忙着照顾难侍候的霸王龙,虽然忙碌但很快乐。


                  霸王龙虽然霸道,还不至于蛮横不讲理,我每次辛苦做的饭菜,即使难吃,她也会一声不吭的全部搞定。


                  “噢,你做出来的东西能吃?”


                  “本来是不太能,做多了,熟练了,做出来的东西味道慢慢就变好了。”现在的厨艺还达不到五星级大厨的水平,不比一般的家庭主妇的差。


                  “……”陆风幽深漆黑的眼神让我觉得可怕。


                  “柯洛真是个好孩子。”人情急之下,真的很容易做错事,急着转移话题也不该扯到不开的那壶,我真想狠抽自己一巴掌。



                  陆风静看我一会儿,才开口:“小洛跟你, 关系不错嘛。”


                  “那是柯洛有礼貌,懂得尊老。”我忙解释,虽打定主意不和柯洛继续暧昧不清,但眼前这个怪兽暴躁的性格难以捉摸,谁知道他在了解我和柯洛之间的破事后会不会兴起毁尸灭迹的可怕念头。



                  “小洛是个很乖巧的孩子。”


                  “是呀。”我连忙附和。


                  “他常念叨你。小辰咖啡煮得好,他还硬要带一壶给你。”


                  我继续干笑,他对我当然好,哪有人会对自己深爱的人不好,虽然我只是个见鬼的替身。


                  陆风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良久才说:“Lee, 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


                  “……”我黯然,朋友,曾抱着那种想法的我怎么会将他当成朋友。


                  温度适宜且一成不变的温室里种满各种鲜花,怀孕已有六个月的霸王龙半躺着,手上拿着一本线装书,悠闲自在的慢慢读着。


                  霸王龙也有这么祥和的一面。


                  “大小姐,李先生来了。”管家说。


                  “你今天比平时早了许多,想和我谈那份合作。”管家接过书合上,退到一边。


                  “大小姐能否给我几分钟呢?”人际关系本就是为了生意而存在,对于直接找上霸王龙我不认为有何不可。


                  要是能和凌氏成为合作伙伴,公司的壮大就不会成为问题。


                  业内的人都知道,凌氏只找有实力或者有潜力的公司作为合作伙伴。


                  “我拒绝。”霸王龙想都没想就干脆的一口回绝。


                  “大小姐你都没有听我的计划。我相信我们有能力达到凌氏的要求。”


                  “这次的计划不是由我负责,你要真的想要拿下这份合作,该说服的人不是我。”霸王龙停顿一下,“你若想问我要钱,我会给你,但我绝对不会干涉你的事业。”


                  “这次我要是答应你,即使那是因为你的能力,你心里也会有疙瘩。”霸王龙难得解释。


                  “……抱歉。”


                  “陆风那种男人我是看不上眼,喜欢他的人倒也不会少。”霸王龙怎么突然提起陆风,他们应该没有任何接触。


                  霸王龙对上我疑惑的视线,一字一顿的说:“莫延,他带给你的只会是伤害。”


                  倒影在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里的我仿佛赤身**,什么也隐藏不了,也无处可躲藏。


                  “大小姐在说什么呢?”我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想用一个假笑蒙混过关。


                  “莫延,你对他的爱得不到同等的回应之外,还会给你带来许多伤害。”霸王龙没有丝毫让我逃避的意思,平静的说出残酷的事实。


                  “不说他有一个至今还念念不忘的程亦辰,他和你的性格也不合。做朋友还好,做恋人,”霸王龙遥遥头,“你那种深到骨子里的好色会让独占欲超强的陆风彻底发狂。”


                  “莫延,你和他是不可能的。”霸王龙犹如高高在上的神明般斩钉切齿的宣布我第一份爱情的无望。


                  回复
                  举报|11楼2012-06-17 10:34
                    你一口气更了好多哇。我觉得lee的戏份要增加啦,另外原创人物尽量不要喧宾夺主就挺好的哇。

                    嘿嘿,加油更把。


                    回复
                    举报|12楼2012-06-17 11:10
                      我没有太在意上一篇文,看到这里,应该也看得出变动已经很大了。我从来没想到大体骨架不变的情况下,内容能变这么多呢。我会努力使这篇文的内容比上一篇充实的。可能会有很多狼妈其他文里的人出现,届时就请你帮我解一下惑,好让我不至于弄混他们之间的关系。,先在这里谢谢小秘书。


                      回复
                      举报|13楼2012-06-17 22:28

                        第六章


                        快到下班时接到凌雨泽打来的电话,他在公司楼下等我。


                        自十年前在T城初次邂逅,我们虽然都在LA呆着,就愣是没有见过面,哪怕一次也没有。


                        不知道在霸王龙的调教下,当年的毛头小子会长成怎么优秀的一个男人?


                        走到大厅,四处搜寻着凌雨泽,只要见到美人,不分场合,好色的本性立刻暴露无遗。


                        这次真的不能怪我,没形象到就差口水没流出来,一切只怪那位少年,实在是诱人犯罪。


                        靠窗坐着一位少年,单手支着线条优美的下颌,那嵌在俊秀的脸蛋上的双眸不知该是怎么美丽的风景,只可惜被合上的眼帘完全遮住。


                        可能是我的视线太露骨,闭目养神的少年缓缓张开眼皮,望我这边看过来。


                        不出所料,难得一见的美眸里隐藏着如暗夜般难以解读的深沉。


                        向我走来的少年,自然流露着仿佛与生俱来的高傲和不该属于年轻人的沉稳。


                        “莫延。”微微一张一合的嘴唇红润而有光泽,让人想全部覆盖。


                        温暖柔软的触感不到一瞬间就迅速的消失,好可惜,还想再深入一些的。


                        仅是轻轻的一碰,味道就这般甜美,要是将舌头全伸进去,又会是何种滋味?


                        “Lee叔?”柯洛的惊呼声非常不合时宜的打断我的美好YY,切,欲求不满的我不满的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是谁?”柯洛似没有察觉到我那要杀死他的视线,挡在我和美少年的中间。


                        喂,你已经破坏我的好事,就不要连个观赏的机会也不留给我。


                        “凌雨泽。”嗓音低沉而有力,只是那三个字让我实在……


                        太窘了!脸上一阵热,不知道有没有脸红。


                        “莫延,别傻站在那,回家前还要先到超市买食材。”


                        “哦,好。”当事人都已经大方的不计较刚才的窘事,我这白捡了大便宜的怪叔叔当然要赶紧踩着台阶下。


                        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就瞥向身边认真挑着蔬菜的美少年,不,更正,是美人的男人,蔬菜可能有什么瑕疵,好看的眉毛时不时蹙起来。


                        春秋时代,越国有一位患有心口痛的西施, 毛病发作时,她手捂胸口,双眉皱起,流露出一种娇媚柔弱的女性美,引来行人的驻足观望。


                        而雨泽蹙眉的样子虽然和娇媚柔弱这四个词不合,倒也有别的一番滋味。


                        “Lee叔。”胳膊被右手边的人扯了一下,身体有些不稳的向左边倒。


                        我回头投以不满的目光,柯洛想干嘛,先是硬跟着来,接着又妨碍我看美人。


                        “Lee叔,我们到那边看看。”


                        放着身边的大美人不看,跑到那边有什么好看,除了大妈还是大妈。


                        “也好,莫延你就和柯总到肉区挑一些新鲜的肉,这样就能更快将要买的东西买完。
                        ”凌雨泽补充说,“到了时间不能开饭,雨儿会闹脾气的。”


                        “嗯。”想到不知被林竟拖到哪里疯的流儿,我就有些头疼,明明是个闲不住的孩子,偏偏还有个要命的坏习惯——绝对不吃外面的东西。


                        有时候还真想饿他几顿,好让他体会一下那种滋味,看他下次还这么挑食不。


                        可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想想就好了,要是让远在LA的霸王龙知道我让她的宝贝儿子饿肚子,难保她不会立刻乘上神州九号杀到中国来。


                        我这个凡夫俗子就不要用这副不禁打的脆弱肉身来尝试霸王龙非一般的毁灭力。


                        那个不怎么好的念头,还是让它淡定的飘过吧。




















                        他浑身散发着仿佛与生俱来的高贵和时间冲刷出的沉稳。


                        举手投足带着的是难以抗拒的威严和魅力。





                        俊俏的脸上长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鼻梁高高的,


                        回复
                        举报|14楼2012-06-19 03:17
                          没有检查,将草稿中的一些句子也发上去了,亲们就漠视后面的那三句话吧,对不起了,下次我会认真点。


                          回复
                          举报|15楼2012-06-19 03:19

                            第七章


                            雨泽是个有故事的人,初次见到他我就知道,而他身上的故事我一无所知。


                            随着这些年的飞速发展,中国这个潜力无穷的消费市场也愈来愈被那些国际大公司所重视,而身为这些国际大公司的头——LA凌氏的触手却从来没有伸到中国。


                            现在霸王龙终于也对中国这个香饽饽出手了!


                            “去谢氏?”我原先还以为雨泽来中国这次是霸王龙指派来建立分公司的,却想不到他会去S城的谢氏打工。


                            “嗯。”雨泽淡淡的应了一声,仔细拔掉鱼肉里的鱼刺,放到流儿的碗里,流儿回夹给他一块已经挑完鱼刺的鱼肉。


                            这一幕是很温馨,可有人能告诉我为什么他们挑完鱼刺的鱼肉自己不直接吃掉而是放到对方的碗里?


                            “我还以为你准备开公司。”虽说是领养的,雨泽和流儿可都是凌家的未来当家,身价不知多少亿美元的他去帮别人打工,想想都奇怪。


                            是有些有钱人会特意让继承人从最低层做起,算作锻炼,可根据我所知道的,他这十年来一直都在锻炼。


                            霸王龙觉得他还不够好?


                            “我一个从美国来的人,没有后台,又不熟悉这边的人,白手起家很艰难。”LA凌氏这个后台还不够硬,把这个搬出来,陆风这个怪兽也忌惮几分。


                            “我也没有那种时间浪费。”雨泽补充一句。


                            “那也没必要去S城。”T城这边又不是没有公司在招人,风扬也正在招聘。


                            “风扬最近正在招业务主管。”我不放弃的说,好不容易来了个美人,不能动,好歹也让我看看吧。


                            正所谓肚子不能吃饱,就饱一下眼福。


                            “那不是我想要的工作。”雨泽拿起餐巾替流儿擦不小心沾上油迹的嘴角,流儿嘴一裂,眼神柔和得很。


                            不是我多想,也不是我这个当父亲的被儿子同化见到两个男人就开始YY,而是他们两人的互动怎么看就怎么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而且和风扬相比,谢氏能更快的让我达到目的。”放下餐巾,雨泽继续吃饭。


                            “哦。”我没有深究,虽然很好奇雨泽的目的,但和他毕竟不熟,也不方便问太多,而他也没有要多说的意思。


                            流儿曾说过“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应该是和十年前的那件事有关。


                            脑海中又浮现当年那个瘦小的身影,雨泽当年惹上的是什么人,来头应该不小。


                            “雨泽哥哥到了S城,我们就不能经常见面了。”流儿面露不满。


                            “周末我会回来的。”雨泽话锋一转,就转到我身上,“等下和我去一下Gay。”


                            “咳、咳……”一惊讶,还没咽下的汤水进了气管,我低下头猛烈的咳嗽。


                            虽然我忍不住YY他和流儿,可凭我多年的嗅觉,一闻就看出他不是同道中人。


                            流儿替我顺气,好容易顺过气来,拿起餐桌上的餐巾擦掉那些水迹。


                            “为什么?”不是Gay的人大半夜跑到Gay吧去,又不是好奇心旺盛的少年,去那干嘛?




                            回复
                            举报|16楼2012-06-21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