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钧吧 关注:794贴子:6,527
  • 8回复贴,共1

读了很受震撼的散文,咱们放下思辩,让感性充满.....

收藏回复

陈育虹    蜂鸟

1.一千朵花蜜五百里飞翔
有 一种鸟叫蜂鸟。原产美洲。初到美洲的葡萄牙人称它们「飞翔的珠宝」(joyas voladoras)。蜂鸟的心脏只有婴儿指甲那麼大,但每秒跳动十次。每只蜂鸟一天要采一千朵花的蜜,可以飞行五百公里不休息,可以倒著飞,俯冲速度每 小时六十公里。以地球上一般生物一生心跳总数约二十亿次计算,心跳慢的,像乌龟,就命长,可以活两百岁;心跳快的,像蜂鸟,就命短,只活两年。蜂鸟为了应 付快速的新陈代谢,需要大量的氧气和热量,因为消耗多折损快,它们最後大多因为食物不足或天寒而心脏衰竭死亡。蜂鸟疯狂觅食,疯狂地飞,一辈子都在向地心 引力和生存的困境宣战。
这是美国作家布莱恩朵耶(Brian Doyle)一篇散文〈飞翔的珠宝〉("Joyas Voladoras")对蜂鸟的描述。从蜂鸟纤弱却狂热的心,朵耶延伸说哺乳类和飞禽类有四个心室,爬虫类和龟类三个,鱼类两个,昆虫和软体动物一个心 室,单细胞菌类没有心脏。心脏或许各有差异,但所有生物,无一例外,都依赖体内大量液体不停涡旋流转,以维持生命运作。他结论说我们内在随时都在剧烈搅 动,永恒搅动著。swirl/swirling。他用的是这形容飓风的字。
他说我们的心一生可以容纳很多,每日每时每刻可以 容纳很多。但至终我们的心并不对任何人开放。不对父母配偶情人开放,不对孩子及朋友开放。我们顶多开一扇窗,自己却仍然孤独留在屋里。这是没法子的事。因 为心一旦裸开,就会被耙被掘,而这又如何承受。他说年轻时我们以为可以遇到欣赏且包容我们的人,及长才知道那是幼稚的梦,知道所有的心到头来都会碰撞得瘀 青处处瘢痕累累,然後我们得靠时间或意志缀补它。但它永远脆弱且一碰就碎,经不起也许是某个女子的一眼回望,也许是婴儿苹果香的气息,一只背脊受伤蹒跚往 深山待死的猫,或者老母亲纸张一样单薄的手抚过你发际……
像飓风一样涡旋搅动的内在。脆弱且一碰就碎的心。两年或两百年。如果蜂鸟有选择它会宁愿作乌龟嘛?一千朵花蜜与五百里飞翔。如果乌龟有选择它会宁愿作蜂鸟嘛?
想著。很多。


据台北「国立图书馆」网站资料,陈育虹女士,诗人,画家.一九五二 年出生,,广东省南海县人,台湾高雄文藻外语学校英文系毕业。一九九一年移居加拿大温哥华
也许必是诗人才写得出这样的散文吧?佩服,热烈介绍.
此文自联合副刊网站转来.
http://udn.com/NEWS/READING/X5/


回复
举报|2楼2007-01-20 07:20
    过客何其匆匆?少见留言,其中必有高人,心常慕念.
    诸位有「潜水」美名,海底有仙宫,水面亦有尘缘,俱有可恋之处.


    回复
    举报|3楼2007-01-20 22:56
      留名,文章引人深思,很有震撼力


      比较起来,也许乌龟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他的心经不起飓风的侵袭,所以他要放慢步调;而蜂鸟更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他需用有力的挑战、近乎狂热的飞翔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和独特。 

      每一个生命的选择都值得尊重


      老母亲纸张一样单薄的手抚过你发际…… 
      读了这样的句子,喉头哽咽


      与年龄无关。
      有的人,因为无法把握现实可能的失去,所以宁愿一生躲在龟壳里。
      有的人,因为突然发觉生来无所可失,所以愿意一生迎风破浪去追寻。
      大部分人,如你我,时而畏缩,时而冲动,然而在生命中的某些时刻,曾经凭着感情生活,曾经让心灵高飞


      回复
      举报|7楼2007-01-22 10:46
        我看不懂,能不能再详细讲一下,或者在哪里可以看到全文


        很有意思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