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卡天道吧 关注:2,296贴子:64,581
  • 30回复贴,共1

【原创】妖怪之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AOA


CP:鸣卡鸣、其他
注意:架空,角色微崩
与梦儿半接龙式写文,漩涡友人帐系列的第十二部。
第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59 翼:http://tieba.baidu.com/p/1441897712
第二部为《刺》:http://tieba.baidu.com/p/1445145152
第三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83 独角兽http://tieba.baidu.com/p/1501479809
第四部为《归去之所》:http://tieba.baidu.com/p/1502795444
第五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90 倾泻的生命:http://tieba.baidu.com/p/1528885636
第六部为《无法看见》:http://tieba.baidu.com/p/1533409049
第七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02 流沙http://tieba.baidu.com/p/1570480256
第八部为《映照之物》:http://tieba.baidu.com/p/1574870851
第九部为梦儿的同绘文115 符咒:http://tieba.baidu.com/p/1596811275
第十部为《瓶之彼端》:http://tieba.baidu.com/p/1604690941
第十一部为梦梦的同绘文124:http://tieba.baidu.com/p/1619739906


回复
举报|2楼2012-06-02 06:51

    鸣人发现自己手在抖并几乎有些哽咽,他用力吸气再吸气直到觉得自己找回足够控制力才尽可能轻地拨开小毛团近肩处的刺毛露出扯裂淌血的伤处,结果磨好的药粉还是大部分都因为他仍在抖洒落在深色床单上染出一片白。男生涩着喉咙吞咽,松开拨住刺毛的手指小声向软软趴在那里的小动物说话。「抱歉都怪我笨手笨脚,稍微等下我再去弄点药粉……别舔那些呀都已经脏掉,卡卡西老师!」

    妖怪保镖没理会他,继续有点困难地低头舔舐,小小的身体因疼痛绷紧,但还是直到把洒掉的药粉都舔干净才歪身趴回去。「别吵。说过人类的玩意多半对我无效所以别费多余的功夫,不过既然你觉得说不定有用那试试也无妨,嘛,我想好好补觉所以晚饭就免了,等睡醒再补吃回来不迟。」说着已经合起异色眸,摆明不愿再听他多说什么。

    咬唇望着那处血液在渐渐干结的伤口,金发男生收起医药箱放一边,整个坐到床铺正中默默轻抚着蜷缩起来的小刺团,注意到对方尽管说要补觉却并未像往常一次快地入睡,呼吸仍是急促而背脊难以察觉地时不时轻轻颤动,他想多半是因为剧痛。尽管那名唤作兜的不运神侍从在翅膀妖物受伤的当时便给以及时治疗而伤口看起来亦痊愈,但就在刚刚放学后的回程里,一头凶狠妖物来拦路并作出攻击,他已经尽量护住小动物睡在里面的裤袋然后在多次闪躲后一拳解决掉对方,结果因为他于最后一次闪躲中摔倒(但也多亏那样才能得到机会打倒猛扑过来的妖物)还是害原本看来已无碍的小家伙从裤袋爬出时背毛染着血立即吓坏他。

    而那只笨蛋毛团还嘴硬地不肯承认是因为他的错才扯裂伤口,坚持说只是作为保镖看不下去他的笨手笨脚打算顺手收拾掉不知死活的小角色结果不小心忘记带有符咒的箭造成的伤可以多反复才会弄成这样。把小毛团捧到手心看清原本银色的刺毛怎样给渗出的血染脏越来越多后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立即便要跑去森林采那种可以疗伤的红色果实却给小动物阻止住,淡声说明符咒箭造成的伤那种东西根本无效,结果他只能立刻捧着缩起来的小动物没命地跑没命地跑一直跑到住所才停下,翻箱倒柜找出伊鲁卡大哥常备着日用**的医药箱然后把一粒止痛药片磨碎,想要至少令为他而伤的笨蛋保镖能够减轻一些痛,结果再次因为他的笨手笨脚害对方要体贴地舔去那些药粉减少他的自责甚至还反过来安慰他。

    「痛到睡不着吗,老师?我带你去找九喇嘛他们问问看是否有办法让伤口别那么痛好不好?」片刻过去掌心覆住的毛茸背脊仍未停止轻颤,鸣人无法再放任小动物装作睡过去实际却在忍痛,一边哑着嗓子低声试探地问一边弯过身凑近仍然紧闭眼睛没有动静的银色毛团,小心地避开伤处以唇瓣轻触软茸刺毛盖住的小小脖颈。「可以给伊鲁卡大哥留字条说同学有急事找我所以没关系,呐,还是不做声就当你同意,别想拿睡觉听不见混过去,在脸红喔,老师你。」

    「他们只懂打架不懂疗伤。」不大高兴地小声咕哝,在刺团儿状态下显得圆滚晶亮的异色眸总算肯睁开来,没什么力气地瞥向男生。「这种程度的伤很快就没事所以别再念念叨叨,嘛,有点渴,给我倒水喝。」「啊,好。」觉得大概确实劝不动这名某种程度上讲相当倔强的保镖,金发人类翻身跳下床走去厨房,拿小碟倒好温水才准备拿回卧室却又临时改变主意,从冰箱里取出那位超有保父潜质的家长为他准备的大瓶牛奶,男生细心地稍微热过才把奶液装进碟子。

    片刻后他便满脸惊惶地捧着一头摔倒在碟子里沾了满身奶汁的毛团冲进浴室,因为意识到妖怪保镖的状况甚至比他想象的更糟糕而尝到几乎叫他喘不过气的心痛滋味。


    回复
    举报|3楼2012-06-02 06:52


      +

      「……结果卡卡西老师直到快天亮才睡过去,于是早上就没带他来想着让他在家里好好休息。不过早餐时候伊鲁卡大哥问我仓鼠君是不是生病说要带着去打针真的吓我一跳,还好总算拿只是昨天玩累劝住,不然老师说不定会给带去宠物医院,那样就麻烦了。」再多打一记呵欠,漩涡男生揉去眼角的泪花,几口把剩下的便当解决掉。「有点担心呢,老师自己在家行动又不方便,虽说有把牛奶栗子什么的都放在离他很近的位置,万一伤口痛得厉害的话说不定根本不记得去吃。」

      很想立即就跑回家看看那只毛团好些没有,不过做出翘课那种事的话会觉得超级对不起伊鲁卡大哥,所以还是坚持到放学为止吧,好在下午只有两节课而且还是疾风老师的课,说不定会提早解散。「和以前受伤时差很多,果然同类造成的伤跟人类造成的伤根本是两码事。」而伤到老师的家伙正是跟他一样‘能看见的人’,却是以收集强大妖怪为目的的类型,可恶,如果他再有用点老师也不至于因为帮他挡下攻击而伤到这样程度,他宁可受伤的是自己呀。

      「那种伤我也无法治疗。」木系妖物化身的猫咪在黑发饲主怀中沉声开口。「但曾经听说过如果是人类除妖者符咒造成的伤的话,有种叫胧草的东西会很有效,话虽如此,在木叶的范围内却并不出产那种药草。」「胧草?具体是长在怎样的地方知道吗?就算这边没有我可以到其他地方去找!」鸣人立刻冲到佐井面前两手按住喵咪肩膀,完全顾不得自己这举动会有多么怪异,管他的反正天台只有佐井小樱跟他三人而已而那两人又不是不知这只喵咪实际上是何种存在。

      「据说只生长在涡潮那边的某种深水之中,不是凭眼睛便能发现的东西,就算我带你过去恐怕也未必就能找到。」喵咪看似伤脑筋地抬起一只前爪抓头,杏核眼沉思状望天。「当然,也说不定去到那边总会有办法找到。」「那就拜托猫咪君明天带我们过去吧,反正是休息日,一整天都留在那儿找也没关系。」没等鸣人作出回应,一直在旁认真听着的春野少女已经抢先开口,翠眸中有着闪闪发亮的坚定。「虽说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总好过鸣人你一个人去,而且也能替你稍微照看着点刺猬君,所以别说不行。」

      「诶?可是小樱……啊,好,好的,谢谢你。」鸣人发现他实在无法拒绝友人的好意,只能点头并望向双眼眯起的喵咪饲主。「佐井你不会也?」「由大和带路的话,没道理不准我跟去吧。」回答是笃定的。「也是,总之谢谢你们,呃,差不多该回去等上课,那个,放学后要一起吃冷饮吗,不过我要先回去接老师才行。」那头小毛团总算睡过去前咕哝着想吃红豆沙之类的,他本来就打算叫上佐井小樱一起,这样正好还可以讨论下明天何时出发的事情。

      两人连带一猫都在点头,金发人类禁不住笑开,一直挂念着家里那只虚弱毛团的心总算觉得放松了些许。「走啦小樱,我们回教室。」至于佐井学长可是跟他们反方向。

      没跟老师强调这几天暂时酒精禁止是他的错,不过他怎知道除去跑到森林和同伴喝酒这只毛团居然还在家里有存货,所以说,这种体温到底是在低烧还是因为喝醉的关系根本搞不清。金发男生叹气,一手轻轻抚着小毛球背脊一手舀起小半勺红豆冰喂给对方。「头晕吗,老师?」不然不会一直拿细小的手爪在揉额心,害得某名毛团控又在两眼发亮只顾看这边,本来该送进喵咪嘴里的水果冰都蹭在面颊,于是那些柔顺的棕色短毛立时沾满冰屑跟果块儿。「唔嗯。」小动物没精打采地呵欠着含住冷饮,拿刺毛蹭着他手心异色眸只抬起一条细缝。「把脸舔干净,天藏,别弄到满桌都是。」


      回复
      举报|4楼2012-06-02 06:52

        「对,对不起,卡卡西大人。」棕毛喵咪立即跳到桌边背对他们收拾自家饲主搞出的满脸花,而根本没发现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黑发男生只是用才在喵咪脸上蹭一圈的勺子挖起另勺冰饮送进自己嘴里,慢条斯理地吞下去,然后似乎想到什么地放下勺子拿过书包。「伤口的话,最好不要沾水,把这给毛嘟贴上吧,鸣人。」手里是一片ok绷,水蓝色缀满河豚图样的ok绷。

        毛嘟算什么称呼,佐井这家伙何时给老师取的别称,虽然听着超可爱没错。不过他不觉得把那片ok绷贴到老师身上是好主意。「呃,不用啦,老师他……」鸣人犹豫,但坐他们对面的春野女生立即翠眸发亮地盯住那片胶布,然后接到手里利索地掀开胶纸。「咦?这种图案你是在哪儿找到的,志村学长,我找很久都没找到呢。来,刺猬君!」没给在鸣人手底下一阵发僵的毛团闪躲机会,女孩子推走友人挡在那儿碍事的手掌,先将松软的刺毛往旁边拨开些才以ok绷覆住掩在软毛间的小小伤口。「好了,没弄痛你吧?」柔声问着,粉发女生轻轻揉过小动物背毛才收回手去,把自己还没动的草莓奶冰推到对方面前。「尝尝这个怎样?很好吃的喔,叫鸣人舀给你。」

        「诶?那个,小樱,老师不太喜欢草莓味道的东西,因为,呃,上次伊鲁卡大哥跑去盛饭时不小心把草莓汁碰翻到老师正吃着的秋刀鱼里面,老师不知那是什么我又没看到,后来,呃,反正老师就不太喜欢草莓味道的东西就是。」鸣人有点冒汗地解释,他是不知道草莓汁秋刀鱼尝起来会怎样,反正那之后两周老师都没再提过要吃秋刀鱼。「所以老师只吃红豆冰就行。」
        「毛嘟不喜欢吗,好可惜,我家附近倒是有不错的野草莓,本来想说改天一起去采呢。」再舀一勺水果冰给自家猫咪,佐井托着下巴有点遗憾地轻叹。

        「不吃也可以采来酿酒。」小刺猬含住红豆冰咕哝,于是原本还在遗憾的黑发人类立刻闪亮起来。挖起一大口冰自己吞下,终于想起正事的金发男生看向木系妖物。「呐,说起来要怎样去那个叫涡潮的地方,走步过去会很远吗?」「事实上,你们人类叫做火车的那个东西可以通到那边。」

        「咦咦咦?」男生讶然过后不禁松出口气,事实上已经习惯于给自家毛团保镖带着飞来飞去的他一直以为要去到妖怪的地盘只有飞行或走步两条路可选呢。这样的话正好,不用再去麻烦九喇嘛跟地达罗,他自己是怎样都没问题,不过却不想令小樱跟佐井陪他一起受累就是。「天藏君居然连这种事都知道?」「只是刚好和佐井一起去过而已,几年前的事。」猫咪一本正经地以圆眼看过来,不过又沾满脸的冰渣令原本严肃意味满满的表情大打折扣。「噗,那个,要不要再尝份别的,喵咪君?这家店的东西都不错喔。」鸣人立刻拿起冰品单借以掩住自己的吃笑。「不然也试试红豆冰?」

        目光落到自家妖怪保镖身上,他发现小动物正以短小的手不住去抓肩颈处的Ok绷,结果只是令整个毛茸茸的身体都在桌上不住打转而已,顿时忍俊不禁地一手揉过去,同时小声笑喃。「好啦,等回家我帮你弄掉。」于是半竖起的刺毛终于都软回去,银色刺球瞥瞥还剩大半的红豆冰,鼓起脸趴向桌面,男生却犹豫着吃太多冰是否对伤员不太好迟迟没再喂给他,直到等很久的小动物气鼓鼓地一口咬住他拿勺的手指以示催促。


        回复
        举报|5楼2012-06-02 06:52

          好吧,姑且当做是帮老师降温,虽说他还是搞不清这仍然比平日更热的体温是因为发烧(如果妖怪也会发烧)还是到现在小动物还未酒醒。

          +

          乘火车到达涡潮所在的小镇并未花去太多时间,在木系妖物的引领下他们顺利进入那处山头,然而在金发男生来得及与同来的友人商量该怎样分头行动前,无意间朝旁迈出一步的他只感觉一阵微弱波动掠过身体,周遭的空间便立即扭曲再平复而耳中所听到的声响则由小妖怪们来回跑动或细语汇成的嘈杂转为只余隐隐风鸣。

          景色。和刚刚完全不同。佐井与小樱亦不见。卡卡西老师确实提到过,有些不愿被打扰的强大妖物会在自己的领地周围设置令弱小同族无法进入的结界,那么他是不小心闯进什么不该来的地方吗。「卡卡西老师?」鸣人小声地唤,一手护住在他胸前口袋里的毛团。「先别睡,这边恐怕不太安全所以……唔呀呀呀呀!」一只手无声无息按住他肩令男生几乎跳起,不成声的惊叫里他拽过书包朝后狠命一挥,在听到一声轻咦并且肩上那只手掌的力道稍有放松后立刻前冲几步然后转身,正要再补上一拳却因为映入眼中的身影而愣住。「你是……」

          红色的头发。很漂亮。和未见过的妈妈一样的头发。虽然立刻就看出对方是妖怪,目光还是无法移开。人类男生愣愣地盯着那名红发女妖物,一手仍然护住胸口的刺团儿,尽管给吵醒的小动物已经从他掌缘探出头亦盯住对方。「你是这地方的主人吗,抱歉我不是故意闯进来,不过,总之,那个,我,虽然很冒昧不过是否可以请问您知道胧草在哪儿能采到吗,卡卡西老师的伤需要那东西治疗。」磕磕巴巴地把话说完,金发少年因为发现对方的目光并不带恶意而放松绷紧的背脊,女性紧随而来的轻笑则令他放下最后一丝警惕。

          「是你的到来唤醒我,孩子,作为谢礼我可以带你去找胧草治疗你手上那只小家伙,不过在那之前,有句话要问你——漩涡九品是你什么人?」白色衣袂随风轻轻飘起,发丝盘成双髻并饰有一双符纸的女性拨开颊边的碎发,露出怀念的笑意。「真是个好心的女孩子呢,多亏她我才得以压制住体内那属于浮春之乡的血,直到现在也未消亡在现世之中。」

          「浮春……之乡?」人类男生全然困惑地重复,但仍是回应对方的疑问。「漩涡九品是我的妈妈。那个,你的名字也在友人帐上吧?我可以这就还你。」虽说很奇怪妈妈怎么会跑来这地方拿走人家名字,不过从对方话里的意思听来居然很感谢妈妈的样子,当然就算如此既然这样都能遇到他必须把名字还给这位和气的妖怪大姐才行。「那是与外界几乎毫无交集的彼岸之乡,只有在极特别的情况下才会与外界连接。」从他胸前口袋跳出落在手心的妖怪保镖接口解释,毛刺警惕地竖起盯住女性。「为何你会流落到现世?」

          「九品没有取走我的名字,只是借给我力量来完成这个能够隔绝现世之力的结界。说起来会是很长的故事,总之先带你们去采胧草。小家伙,你似乎很清楚浮春之乡的事,那么想必你也知道那地方的入口在何种情况下才开启,我已经失去开启门扉的能力,无法让你们看看那边的景色呢,真抱歉。」女性上前,似乎是想要查看妖怪保镖身上的伤处,却因为看到奇特的东西而微怔。「啊拉,这片东西是?」


          回复
          举报|6楼2012-06-02 06:53

            「呃,是人类用来遮伤口的,叫做ok绷。」鸣人抓头,注意到被提醒自己身上有着另片讨厌玩意的银色毛团又开始气鼓鼓,不怪他呀他有回到家就帮老师把ok绷扯掉,不过谁知道今早在车站小樱发现昨天的ok绷不见后会骂他一顿然后把另片又贴到老师身上,而且还是粉色带有胖啾图案的。「那个,直接叫您大姐会很失礼吗?」

            「不会归不会,不过我更希望你跟九品一样直呼我的名字呢,吾名,水户。」女性转身,一尘不染的长袖于身侧扬起。「走吧,别叫你的朋友在外面等太久。」

            「因为将灾厄之力封印在体内污染到身体才无法回去?那么当初又为何那样做,与你无干的现世的家伙们的话,不是放着不管也没关系吗?就算你暂时栖身于此,也并不亏欠他们什么。」任女性将研碎的药草抹在伤处,银色毛团以无趣声嗓淡淡地问,无视掉鸣人立刻忍不住嚷出的「说什么无干的家伙大可放着不管老师你又何时有做到过」在女性膝头自然地蜷起,毛刺并未竖起表明小动物对于女性身上的气息没有抗拒之意。

            「怎么说,都是些对我很友好的家伙,没法放着不管呢。」女性轻笑,确定药草已抹遍伤处后收回指尖,以掌心轻拍拍从她膝头站起的小刺团侧身。「回小伙子那边吧,接触这种被污染的身体太久对你来说不是好事。」「没想过将灾厄之力释出得回可以开启浮春之门的身体吗?在隔绝现世的结界内沉睡这么久来积蓄力量的话,那种事应该已经可以做到。」轻盈地落在伸来接住他的手掌中,妖怪保镖踩住尚未完全长成却已相当有力的手臂攀回男生肩头,低低的声嗓听不出情绪,半掩的异色眸中却有隐约的锐芒一掠而过。

            「然后让爆发的灾厄之力彻底污染这里吗。不,就算无法回去故乡,至少当作另个归处看待的这个地方,不希望就此毁去。」唤作水户的浮春之民起身,双臂伸展开来任长袖垂落,在仿佛亘古以来就如此吹拂着的轻风里合起眼眸,唇角弯起的弧度是那样柔软,那样美丽。「我爱着涡潮,最终也将融于涡潮。」

            那身姿在春暖时节明亮的阳光里悄然无声地消融,化作点点微芒飞散开去,那些与女性火焰般发丝一色的亮芒仿佛夏夜里总会以荧光为旅人照亮前路的暗夜之虫一般,极致短暂也极致温暖地,燃烧在最绚烂的一刻。

            鸣人觉得喉咙被扼住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扑向前,想要挽留什么的手掌却只是从已经半透明的长袖处穿过。不甘心地再次尝试,然后再次落空,手指发颤地捧住从他肩头跳到掌心的小小毛团,男生用力眨眼希望压下那些正要夺眶而出的泪意,手掌连同小毛团却被依然浅笑着的女性以半透明的两手拢住。「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九品的孩子。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结局,对我来说最适合最渴盼的结局,好好记住喔,妖怪也好,人类也好,只要身处逆境也绝不迷茫,绝不动摇,绝不失去总重要的‘心’,那么即使走出再远,也能回去……最初的地方。」

            他看见凭空而现的巨大虚影,重重闭锁的沉重门扉开启而在那后面是不属现世的景色,永不凋零的花朵,逆空流淌的溪水,伴歌而舞的从不曾老去的身影。绯色长发盘起的女子移开半遮面庞的衣袖,朝他绽起将时间空间都定格的,在永恒之中绽放,于永恒之中凋落的笑颜,然后在风起之间,烟消云散。


            回复
            举报|7楼2012-06-02 06:53

              「确实很美丽呢,浮春之乡。你也这样觉得吧,卡卡西老师?」周围的一切在那抹身影完全消逝后有一瞬的扭曲,随即现出完全不同的本来样子,那潭生长着胧草的深水根本觅不到踪影,人类男生心底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下意识便问出口。「为何刚刚采药草的地方会不见,老师你还能看到吗?」也许是他灵力不够强的关系,所以在结界之中还能看见结界撤除后便不行?

              「本来就不存在的地方,当然会不见。」以生命力为代价,在结界中维系住此处最初的模样,若非如此那女性也不至于消失得这样早,不过这种事,没必要告诉鸣人。「肚子饿,走了,去找小丫头他们好早点回程,晚饭我要吃秋刀鱼。」妖怪保镖缩成小小一团趴在男生手心,任人类少年的体温透过毛刺包裹住整个身体,缓缓垂下眼眸。

              伤处的药草还残留那名浮春之乡住民的气息,而那名同样拥有红色头发的,名唤漩涡九品的人类女性许多年前的话语又依稀回响在耳边。『在那里遇到很有趣的家伙,和我一样的发色喔,还是初次见到。她说她叫水户,是浮春之乡的住民,呐,卡卡西知道那地方吗?』

              +

              诶,是茶碗?

              好不容易甩脱掉一路追着他的大头妖怪的鸣人按住膝盖疲累地喘气,直到觉得腿的力气恢复些才走过去,蹲下身打量那只倒在屋墙不远处的古朴陶器。他不记得伊鲁卡大哥有买过这种东西,而且这个怎么看都觉得有种奇特的气味,就像是他经常会见到的某些存在。像是回应他的困惑,一只弯弯的眼睛在杯面上凭空浮现出来然后睁开,朝他无辜地眨了眨。

              「唔啊,是妖怪!」尽管一向不是胆小的类型,给吓个正着的男生还是不由条件反射地惊呼出声,瞪大的蓝眸望见那只杯底亦生出两条细腿的茶碗妖怪再多眨一次眼睛后一个翻身跃起,飞快地钻进墙脚的栅窗。「你这家伙,别随随便便跑进别人家里呀喂!」赶快趴在地努力透过栅窗朝里看却只瞧见蹦蹦跳跳跑远的背影,明显是别想追到,男生还没来得及思量这样该怎办身后便响起疑惑而关切的嗓音。「你在那儿做什么呢,鸣人?」

              「伊,伊鲁卡大哥!」男生忘记自己正趴在何处立即抬头,结果结结实实撞到砖墙令脑袋一痛,呲牙咧嘴地爬起身,他朝提着许多便利袋的小学教员嘿嘿笑着抓头。「那个,以为是老鼠所以想说别给跑进去,不过好像是看错。」他当然不能跟伊鲁卡大哥说是不想妖怪跑进家里做客呀。

              「这样啊,没关系家里有捕鼠器,随时可以找出来。衣服都弄脏了呢,鸣人,快点进去洗个澡,说起来,仓鼠君呢?你又把他留在家里,是病还没好吗?不然还是带他去打针才会早点康复。」成年男性推着男生向玄关走,一边很保父属性地碎碎念。「没有啦,老……小卡他只是在书包里睡觉。」男孩子打开斜背包小心地抓出蜷成一球的小毛团给黑发家长看,随时都可以补眠的小动物只是稍微缩动,含糊地咕哝句什么便继续趴在他手心发出细小的呼噜声。成年男性于是放心地笑着点头,随即朝他举起购物袋。「那就好。刚刚顺便给仓鼠君买了宠物糖果呢,等下拿给你。」

              呃,糖果。但愿不会是草莓口味。


              回复
              举报|8楼2012-06-02 06:54

                「嘛,那个的话,是名为影茶碗的妖怪。据说名匠烧制的茶碗在破损被丢弃后会吸收大地的灵气,如果机缘足够的话便成为妖怪,然后因为喜欢人类寄居在人类的住处,有时候心血来潮的话,还会替人类挡去灾祸,别管他就行。」含住糖球如此解释,小刺猬任男生一手持住吹风机一手轻拨着他的刺毛帮他吹干,小小的手爪在面前的一堆糖球里继续左拨右挑选取喜欢的放进嘴里,面颊给撑到圆圆地鼓起。

                喜欢人类的妖怪,真少见。觉得手底下软软的刺毛干差不多,鸣人把风力再调小些,翻过小动物吹向轻缓起伏的浅色肚皮。「我说,卡卡西老师,糖球吃够没有,我拿脆饼给你?」伊鲁卡大哥实在很爱买一堆零食回来,他总想不到要吃倒是更常喂给这头胃像无底洞的妖怪毛球,结果还是没能把小家伙养到胖一些。「这次好像是新口味,啊,还有鱿鱼丝,我一起拿过来。」关掉吹风机,他忍不住揉揉洗澡吹干后格外软乎乎热烘烘的小动物才起身,换来异色眸半抬的瞥视并伴随「雪糕也要」的提醒。

                结果男生一出卧房门便看到先前的影茶碗在屋顶跑来跑去,然后不小心绊到廊灯一头倒栽下来。「当心呀!」接住实在有够呆的小妖怪,他看到那只眼睛冲他眨动再眨动,接着小家伙一个挺身跳开哒哒哒地踩着回廊跑开去。喜欢人类的……家伙吗。男生望着回廊尽头发了会儿怔,才带着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某种心情大步走向冰箱去为自家保镖拿雪条。

                +

                提着袋子转过街角,见迎面而来的一名拄住拐杖的白发婆婆不小心绊到并摔在地上,鸣人立即跑上前扶起一边在地上摸索一边念叨「拐杖拐杖,老家伙不中用了呢」的老人家,将其实就掉在不远处的木拐杖塞回她手上,然后两手一直托住她前臂以保证对方不至于在站起的过程中再次摔倒。「没事吗,老婆婆?」「喔,谢谢你,小伙子。」脸皱得像核桃的年老女性在男生帮助下站稳,笑意不减地歪头。「你能看到我呢。」

                人类男生顿时背脊冒汗地僵住,意识到对方实际上是妖怪,而且还要是气息掩藏很好的那种,无论如何他每次接触到妖物时都会多少有所察觉,那么眼前这位妖怪婆婆究竟是力量强大到可以压制住自身的妖气呢,还是刚好相反,力量太过衰弱于是令他根本感觉不到?「呃,那个,婆婆你……」「既然看得到的话……」老婆婆上前,抓住他手臂而且力道大得令男生无从挣脱。「不如帮我个忙吧,小伙子,敢说不的话,这就诅咒你。」

                喂喂喂这根本叫强迫中奖好不好!他还赶着回家那头宿醉未醒的小刺球正等着他的红豆冰呀!啊,红豆冰!鸣人用没被抓住的手拉开袋子,发现冰品已经化掉一半不由立即哀嚎起来。「哇呀呀糟糕快化光了!我在赶时间呀婆婆所以你先跟我回去不然老师绝,对,会,生,气!」不等对方回话鸣人反拖住有些发怔的年老女性朝前便跑。「对不起呀呀呀婆婆你将就点我的速度,反正妖怪都懂飞的吧拜托一定跟上!」

                结果原本靠拄拐才能走稳的妖怪婆婆居然真的就这样一路跟着他跑到寓所,然后在从窗子攀入的瞬间给炸毛的刺球一头撞在脸上,并立即青筋地还以颜色一拐过去拐飞他家妖怪保镖引发一阵你来我往的妖怪乱斗。毫无悬念地,最后某只刺球只能一边不高兴地咕哝一边喝掉完全化成水的红豆冰,而他则要被老婆婆念叨为何没好好管住自家宠物。明明他才是拉架时候险些给拐杖拐到头又差点给刺球扎烂手的那个好不好!


                回复
                举报|9楼2012-06-02 06:54

                  「啊啊,没想到真的肯帮我,本以为现在的年轻家伙越来越不可靠,居然还会有例外。」老婆婆背着手在前面领路,一边感叹一边眯缝着眼睛仔细回想,在一处向阳的坡地出现在眼前时终于停住脚步。「就是这儿没错,那个时候,就在山坡上坐着哼不知哪里学来的奇怪的歌,我要找的小家伙。」满是皱纹的右手比向山坡,存在了不知多么长久的年岁,因为现世的改变而力量衰弱的神格妖物稍微停顿,声音里多出些犹豫。「听到几只小东西在说是个比鬼神都可怕的存在,结果好奇地一瞧发现居然只是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拿着奇怪的账本甩着玩儿,甩了会儿就收起来,从口袋里掏出块镜子照脸上的伤,啊,真是的,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却弄得脏兮兮还擦破皮。」

                  老迈的嗓音再次顿住,接着有些意味不明地笑起来。「我呢,本来就是为着赶走恶灵治好难得的老伙伴才走到这边,看到镜子立刻就忘记小东西们把她说成什么样,想都没想地过去请她借镜子给我,结果小家伙居然痛痛快快便答应,还朝我笑个没完,说很久没有人敢主动接近她了呢。」

                  鸣人艰难地吞咽,尽管头顶的刺团在拉扯他发丝作为提醒还是不加考虑地问出口。「婆婆你,知道她的名字吗?」比鬼神还可怕。奇怪的账本。笑个没完。很久没有人敢主动接近。是她吗,是她吧,除去是她还会有谁呢,那是妈妈,他的妈妈,收集妖怪名字做成友人帐的漩涡九品。

                  年迈女性沉默,缓缓转过身来,没在拄拐的手掌摸向他面颊。「名字那种东西,不知道,不过,你的气味和那个小家伙实在很像,啊,这样仔细看看的话,连眼神都是。」「借了镜子给您,之后怎样了呢?」男生涩声追问,感觉心间正泛起莫名的无措。妈妈的事情,他只听卡卡西老师还有九喇嘛他们稍微提过,可是听到这位婆婆讲起后,突然觉得那身影其实也并不遥远。孤单却坚强,强大但温柔,行走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无论被弱小的存在们如何惧怕,也依然可以绽放始终如一的笑颜,而遇见需要她帮助的家伙时,不管那是妖怪或人类都可以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失神之间有什么从身后靠近,在鸣人来得及反应前,那东西狠狠咬住他右肩将他叼起,力道之大令原本趴在他头顶的小毛团直接给甩飞出去,而他奇异地并未感觉到太多痛楚,有的只是错愕及茫然。「漩涡小鬼!这次别想跑掉!」有些熟悉的嗓音怒吼着,牙齿用力一合带起粗嘎的破碎声,他记起那正是先前追得他超狼狈的大头妖怪,但比起仍然未有太大感觉的肩膀,他更加担心那头滚到妖怪婆婆脚边正翻身跳起的呆毛团。「卡卡西老师,没事吧?」

                  下一秒小小的银色团子便不见,而叼住他的大头妖怪惨叫着松开他,在悠长尖锐的雷电嘶鸣声响中连滚带爬退开,狼狈地落荒而逃。胡脸男生禁不住笑起来,放心地倚住从后抱着他的翅膀妖物。「呐,卡卡西老师,你没印象吗,那只丑八怪,上次追得我跑不停结果你居然还睡那么香。」「啧,那时就该叫我起来解决掉,肩膀给我看看!」闷声轻嗤,雷系妖物在落地后立即放开他,步至他身前蹲下来拧眉凑近查看,发现他被咬到的地方连衣物都完好无损,银发男性有些怔从他肩头收回手指,随即砰一声变回毛团。「算你好运,友人帐呢?」

                  「在这儿。」将墨绿封皮的册子握在手里,男生朝讶然看过来的年老妖怪咧开笑,随即低声喃出最初由银发妖物教给他的字句。「护吾之人,显其名。」不出所料地,纸页纷纷扬起直到所寻找的名字所在的一页立住,友人帐现任主人将其撕下,含于唇间并吐气。「接受你的名字吧,千代。」


                  回复
                  举报|10楼2012-06-02 06:55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三国SLG战争页游,点击领取礼包,新服送首冲高返利! 酷玩吧为您推荐!!!
                    2018-01-18 05:57 广告

                    +

                    『确实稍微有些破旧,不过这里的景色真的很漂亮,呐呐,镜子无效的话,帮你把恶灵赶走怎样?我啊,可是很厉害的呢。』『咦,名字?不行喔,那种东西,不可以随便交出去。不如和我比试看看,赢我的话,就立即告诉你喔。』『确实很好闻,这花。谢谢你咯,那么,回见。』轻按住耳畔的浅色花朵,发绯如火的女孩子朝她灿笑着摆手,沿着小路渐渐走远,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明明是早该褪色的久远记忆,却从苍老声线的细致形容里仿佛看到那含笑而立的身影鲜活地站在眼前。继承友人帐的金发人类以掌心轻拭过有少许划痕的圆镜,将人类才懂制造的玩意交还给眼前的妖物。「呐,婆婆要找的人,是我的妈妈,名字是漩涡九品,已经过世很久。这个还是由您保管更合适,还有谢谢您告诉我关于妈妈的事。」

                    「这样啊,原来是小家伙的儿子,总之都弄清楚就觉得如释重负呢,那么,带着你的小宠物回去人类的地方吧,顺这条小路一直走下去便可以。」为他指出路线,将圆镜握在手里的神格妖怪在破败的神社之侧渐渐消隐去身形。「偶尔来看我的话,不会把你赶出去喔。」

                    即是说欢迎他随时过来吗。漩涡男生吃笑着抓头,顶住又在昏昏欲睡的毛团走向小路。「别这样急着睡呀,卡卡西老师,总觉得从这边走的话说不定能看见那棵……啊。」男生停住步子,以掌心覆向正绽开满树繁花的古木。「果然在这儿。怎样,卡卡西老师,要我采朵花给你戴吗?」

                    妖怪保镖轻哼,然后男生感到有什么被塞在发丛间,软软的一大把,因为堆太高而有几片纷纷扬扬地从眼前落下,浅淡的颜色,纤薄的姿态,意识到是小动物正抓过空中的落花往他头上放,人类少年禁不住轻笑起来。「呐,确实是很好闻也很好看的花儿,对吧,卡卡西老师。」

                    走到门前的时候,比他先一步到家的黑发男人正蹲在地上困惑地看着某处,鸣人一怔,快步走过去,发现那里散落着零零碎碎的陶片。「啊,鸣人你看,不知是谁的饭碗掉在这儿摔碎了呢,好可惜。」注意到他走近的小学教员一边拨动那些碎片一边小声叹气。而男生只能蹲在地将碎片一块一块拾起堆在掌心,非常努力非常努力地,不叫手指有哪怕一丝的颤抖。

                    『有时候心血来潮的话,还会替人类挡去灾祸。』这样吗,这样啊。难怪他的肩膀明明给那样用力地撕咬却连衣服都没有破掉一点,原来都是多亏这个名叫影茶碗的,曾在他手里冲他眨眼的小小呆呆的家伙。「是我的东西,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鸣人低喃,听到收养他的男性有些困惑地轻咦但仍是帮着他捡起更多碎片,通通放在有时可以轻易地击溃强大妖怪,有时却连弱小妖怪都推不开的,为着想要守护之物必须变得更要有力的手掌之上。

                    妖怪也好,人类也好,只要身处逆境也绝不迷茫,绝不动摇,绝不失去总重要的‘心’,那么即使走出再远,也能回去……最初的地方。你也回去最初的地方了吗,小家伙?呐,虽然明知你听不见,我还是想要说一句——谢谢。

                    暖暖的小刺球在他头顶安睡,指尖依稀还留存着淡色落花的软香,金发蓝眸的人类孩子合起手指包住那些给阳光晒到发热的碎片,在春暖时节的天空下一如往常地灿烂笑开。眼中看到的是和旁人不同的世界,耳边听到的是和旁人不同的声音,总有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妖怪穿行过他的生命,留下短暂却绚然的痕迹,而他始终相信着,他们和他,都并不孤独。

                    纵然年岁都老去,亦或终有一天他将失去看见的能力,他也依然会记得,曾经有这样一些存在环绕在他身侧,将笑与泪的面庞都展现在他眼前,陪他看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



                    ——(全篇)完——










                    骗你的www


                    回复
                    举报|11楼2012-06-02 06:55
                      吃糖的老师好可爱呢。。。喂。。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06-02 07:40
                        而且我也刚泡了红豆,明天做红豆沙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2-06-02 07:42
                          昨天中午有喝红豆冰沙AOA
                          红豆绿豆黑豆我都喜欢AOA


                          回复
                          举报|14楼2012-06-02 08:43
                            诶?水户做那位浮春之乡的居民吗?总觉得不搭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2-06-02 11:39
                              因为想不到别人嘛AOA
                              还有水户美人儿我好喜欢AOA


                              回复
                              举报|16楼2012-06-02 11:42
                                哇,一看到友人帐就知道灰灰要爆字了,先马克着,晚上回来看。


                                回复
                                举报|17楼2012-06-02 14:21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2-06-02 17:43
                                    啾啾YAY


                                    回复
                                    举报|19楼2012-06-02 18:18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2-06-02 22:03
                                        难怪不得爆了这么多字,三篇友人帐写在一篇里了。

                                        灰崽,骗人会被长鼻子的大灰狼吃掉的哦。


                                        回复
                                        举报|21楼2012-06-04 00:38
                                          俺没有骗人AOA
                                          谁说一定要一篇里边搞一篇原作的AOA


                                          回复
                                          举报|22楼2012-06-04 09:43
                                            ——(全篇)完——










                                            骗你的www


                                            还说没骗人


                                            回复
                                            举报|23楼2012-06-04 18:43
                                              呀我忘了这回事AOA
                                              吃掉我没有后文看AOA


                                              回复
                                              举报|24楼2012-06-04 19:02
                                                谁做红豆沙,做好叫我一声


                                                回复
                                                举报|25楼2012-06-12 00:32
                                                  我都是直接买做好的红豆冰沙^Q^


                                                  回复
                                                  举报|26楼2012-06-12 09:56
                                                    别那么懒嘛,手工做的才好吃(我都是吃别人做好,现成的


                                                    回复
                                                    举报|27楼2012-06-12 20:43
                                                      。。。。- -
                                                      很麻烦的


                                                      回复
                                                      举报|28楼2012-06-12 21:12
                                                        我还想分一杯羮的说,无望了(想吃白食的滚。。。。


                                                        回复
                                                        举报|29楼2012-06-12 22:03
                                                          真做出来你也吃不到好不好XD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2-06-12 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