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51贴子:1,279,356

【迟爱同人】滴水不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发文...只写了个大概,先发一章看看有没有童鞋喜欢这是猫的第一篇同人文,希望大家多多给点意见~~~~~


相关推荐

为企业提供完美网络存储服务器解决方案,提供上门安装-技术调试 synology群晖昌讯电脑官方授权总代
广告

01
[爱上一个人,到底要怎样的方式?
是帮助他变得更好,看着他天天笑得灿烂,把所有的光环都嵌入他眼中,让他成为他心中最希望成为的那样潇洒的人。
还是把他抓在怀里,折了他的翅膀,让他哪里都不能去,即使一个眼神也别想分给别人。让他所有的一切,完完全全归属于自己,一滴不漏。]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四个年头。
早就从弟夫家搬出来的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张开了眼睛,瞟了一眼突然出现的横在自己腰上的标志性的白皙手臂,肩窝处传来均匀又缓慢的呼吸,倒也奇怪,只是平常的吸气与呼气罢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人的气息中总是有种小动物一样可怜又害羞的湿气。瞄了瞄自己,妈的,果然连睡衣都给他脱掉了。
我动了动,那人便反射性的收紧了手臂,又往他脖子上蹭了蹭,睡得香甜。悄悄地抬起手臂捧起他的脸,果然啊,啧啧啧,瞧这小鬼累的,脸都比平时灰了几层。陆氏真是把他压榨的太狠了。算算他今年也才二十四,就早早担上了太大的责任。
但就算累成这样,那张脸还是很要命的迷人,少年时期的怯气和在陆氏打磨出来的成熟内敛混合在脸上,实在是很照顾我这双老大叔的双眼,再相比一下已经四十二的自己,真是让人嫉妒不能啊。
我沉浸在对柯洛的脸蛋的打量和不太纯洁的意淫中,当他不甚清醒的睁开眼睛时居然没有回过神来,直到他开口:“早安,莫延。”
“恩,早安。”我反应过来,顺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像是挺喜欢我这么做似的,反过来在我手心蹭了两下。
我摸了摸他的头,感受了一下手心良好的质感:“什么时候过来的?”
“昨天半夜的飞机。”他重新趴回我的胸口,话语里残余一丝疲倦。“本来怕吵醒你……可是真的很想你……莫延。”柯洛的语气里又充满了欢喜和满足,同时低下脸在我胸口亲了一下,慢慢笑了。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似的,转头重新把脸埋回我脖子旁边。
这种欲拒还休的表情对于一个大早上正值一朵花年纪并且正在YY的男人来说实在是不可容忍的!
“小鬼还不快给你LEE叔亲一下来!”

两个人在床上腻了一阵子后我被柯洛赶起来吃早餐,我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摸了两把小美人的胸口后才心情愉悦地往洗漱间走去。等我洗漱完后发现柯洛已经在客厅的卫生间收拾好自己了,正在床前慢慢穿着衣服。
这几年柯洛长得越来越像陆风,无论是五官还是表情,甚至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接手陆氏之后,就连行事作风都与陆风有几分相像,唯一不同的是他不会像陆风那样直接狠辣,而是如同笑面虎一般温吞却迅猛的席卷了整个行业,该留的或是不该留的情面,他一分都不会给。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比陆风还令人胆寒。他才二十四,便已经有这样的魄力,当他四十二的时候,又该是怎样的一份惊叹。
而现在,柯洛站在我面前,正在认真地扣着袖口,垂下的睫毛细浅,在阳光的映照下他简直像只无害的绵羊。我习惯性地抱起双臂,靠着墙壁静静地看着他。他这才感觉到我,抬起头来笑着说:“怎么了?过来换衣服,我带你去吃早餐。”
我一时没回过神来,直到柯洛停顿一会后重新叫了我,我才反应过来。低下头来笑了笑,朝他走过去,狼吻两口后看着他微红的脸,心情大好的打开衣橱。
柯洛这几年越来越忙,也只有周末才可以飞回S城待上两天,有些时候也会因为实在脱不开身连着几周过不来。可怜我正值大好年华,有几次还特地吃了几天补身餐就等他回来大战一场,知道被放鸽子后又不敢去夜店,真是活活憋死我。
两个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周末夫夫活动,对于一对在一起快四年的情人来说,约会已经不再是令人脸红心跳的活动,至少现在我看着柯洛的脸时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胡乱发情了,这样也正好照顾了一下我那颗可怜脆弱的心脏。和柯洛按照习惯去了超市,看着他认真挑选牛肉和蔬菜,我就在一边嘲笑他和家庭主妇越来越像,他微微嘟起嘴巴不反驳,转身走去海产区。我百无聊赖的在附近转悠,正凑近货架仔细看着一瓶海鲜酱的时候,眼前便突然出现一张放大了的脸。有个人正好在这台货架对面,也在看这瓶海鲜酱。
我被吓了一跳,怪叫一声迅速后退两步,没想到我这一叫也把对面那人吓了一跳。心中有些惊魂未定,又觉得自己刚刚的姿态十分丢脸,我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转头想要找柯洛,却发现那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正想去找,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唤我的名字。
“莫延……?”
这个声调熟悉的让我有点陌生。唤出来的是我一太不喜欢的中文名,除了柯洛外已经有很多年没人这样叫我了。
我转过身,在一瓶瓶海鲜酱的缝隙中,看到那个人的脸。
“……江习。”


回复
举报|2楼2012-05-12 00:59
    又是小三文么?


    lee叔变心?从第一段来看,柯洛没啥不好的,他要变心好难啊!楼主加油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2-05-12 07:32
      新人吗???~~~


      让叔小小的变下心~虐下柯总 。。。
      不错啊!!!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2-05-12 12:52
        同上
        虐虐柯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2-05-12 13:02
          →_→为什么我希望虐叔


          呐,咿呀呀!楼主加油!加油!嘻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2-05-12 13:16


            回复
            举报|11楼2012-05-12 19:06
              今天没有了么????好伤感。。。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05-12 19:15
                MT4外汇清算对冲系统开发,助经纪商减少交易风险,司通科技1对1高端专属定制 ——司通科技专业金融软件开发商
                广告


                回复
                举报|13楼2012-05-12 20:11
                  lee变心?不是吧。。。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05-12 22:16

                    02
                    [我回过头,看见他站在我面前,维持着他抱住双臂的习惯动作,修长的身躯包裹在浴袍下,靠着墙站着,斜成了一个微妙的角度。他看向我的眼神中有探究,有分析,还有那份令我整颗心都能满溢出爱恋的专注。他就那么静静站着,阳光打在他的侧脸,属于他的魅力便默默漂浮在阳光中,就连墙上的他的影子,都能透出令我疯狂的气息。我唤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低下头笑了笑,过来吻我,我一时间,居然满足的忘了呼吸。这个男人,怎么会,居然会,是属于我的。]

                    看到那个人的瞬间我有种时光混乱的错觉,某些我以为已经被遗忘的彻底的记忆突然变得鲜活,洪水猛兽一般涌上心头。我有些发怔,心口却有种莫名的情绪。
                    男人倒是没有发觉我的奇怪,很是高兴的从货架后边走出来,笑的一脸无害,好像十分意外,以致他不知道说什么。他挠了挠头,有点开心的说:“你还记得我。”
                    我很快反应过来,冲他一笑:“当然。”
                    当然记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再怎么努力忘记,原来只要一面就会统统想起。
                    江习是我从前在LA认识的人,当时的我还在陆风身边做事,正是被黑白两道都厌恶的时候,身边大小仇家不断,江习就是在那段时间出现,出手帮我解决了不少麻烦,又突然消失。任我使出了怎样的方法也无法找到他,甚至动用了陆风的力量依然没有结果。
                    后来,便不断告诉自己别再想了,该忘了。也就渐渐的不再想起了。
                    而现在我居然在这个普通的居家超市里看到他,白衣长裤,笑得温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我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倒是他大大方方的开口问我的工作现状,那场面看起来好像在超市偶遇的邻居在互相闲话家常。我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心口也闷得厉害,思忖着是不是又该去医院复查一下心脏。
                    谈了几分钟后柯洛推着满满的推车回来了,那时我正好笑得尴尬,一看到他马上松了口气,将手臂搭在柯洛的肩膀上,笑着向江习介绍:“这是柯洛,我现在的男朋友。”
                    江习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不可置信的表情,轻轻“噢”了一声,很快调整过来对着柯洛笑了一下,伸出手:“你好,江习。”
                    柯洛和他握了握手,问了声好,礼貌性的微笑。看得出来江习在不动声色的打量柯洛,眼中流露出淡淡地赞赏。当时我突然有种将自家孩子介绍给老友的奇妙感觉,心口突然更加发闷,还好江习适时开口说他还有事必须先走了,并且问我要了手机号码。
                    目送江习走后,柯洛有点不高兴的嘟了下嘴,开口问我:“那是谁?”
                    “以前LA的一个老朋友了。”我笑笑,拿出烟来抽。“怎么小鬼,你吃醋啊?”
                    柯洛静静地看了我一眼,突然牵起我的手,并且用了那种十分肉麻的十指相扣的方式。这小鬼,从来喜欢这种纯情得不得了的方式,幼稚得很,我却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一下,发闷的感觉慢慢消失了,任着他牵我去收银台。

                    窗外的雨一直在下着,敲打着玻璃,急促,密集,像连续不断的子弹。房间里没有开灯,却反而衬得那人的双眼更加明亮。我伸出手去,摸了一下他的鼻梁。又摸了一下嘴唇。
                    “……LEE。”他开口唤我,声音沙哑。
                    我却什么都不想听,只凑过去想吻住他,却被他头一偏躲开了。我伸手去捞他,却被他抓 住手臂,他又重新叫我的名字,口气却十分无奈:“莫延……”
                    不要那样叫。你每次这样叫我就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雨还在下,嗒嗒嗒的声音像急切的鼓声一样催人发狂。空气中有湿冷的水汽,让我越加的烦躁,反手就想挣开他的禁锢,却被他抓的更紧,他就那样突然凑上来,低低地说:“为什么不找我了?……莫延,你忘了我?你为什么不找我……?”
                    妈的,是老子不找你么?是我的错了还?心头像有把火在烧,胸口却一片冰凉,怒气促使我想开口大骂,发出的确是已经哽咽了的不成调的声音。
                    他却笑了:“我没有背叛你。”语气怜悯之极,又染着浓浓的宠溺,却更显讽刺。
                    背叛!背叛!

                    “莫延,莫延……”有手在我脸上轻拍,声音熟悉,我胡乱摸索着,紧紧抓住那双手。
                    手指纤长,指甲短而干净,永远干燥的手心,是柯洛的手。我呼了口气,疲惫的睁开双眼, 看到那双面带焦色的脸。我啊了一声,迅速反应过来,哈哈笑了一声。“怎么,吓着你了啊?做了个噩梦,哈哈哈。”
                    他仍是忧心忡忡的看着我,伸手抹掉我额头上的汗。柯洛在看我的时候,眼神总是十分认真,好像正在看着一道难题的中学生,我被盯得有些莫名心虚,夸张的打了个哈欠,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说了晚安,转身闭眼。
                    过了一会儿,便感觉到他轻轻地躺下来,从背后搂住我。蹭了蹭以后也睡过去了。
                    像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那样,柯洛又把我当成了他的大玩具熊。


                    回复
                    举报|15楼2012-05-13 00:21
                      沙花?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2-05-13 00:22
                        柯洛又把我当成了他的大玩具熊。
                        ------------------------------
                        怎么这句现在看起来赶脚这么桑感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2-05-13 00:27
                          叔居然梦到和小三如此暧昧的画面..........

                          同床异梦了有木有?

                          柯洛快来软硬兼施,把叔拖过去OOXX一百遍,让叔没有精力做梦了,= =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05-13 00:30
                            莫名地美好…小三大好!楼楼更文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05-13 01:24

                              03
                              [莫延对着他笑,姿态不及平日在公司的一半风流,脸上满是不自在,却让我有了种莫名的慌张。他烟不成瘾,知道我不喜欢后也渐渐不再抽,看着他夹着烟的手指,心里突然有些委屈。但是奇怪的是,看着他在睡梦中不安的呓语,冷汗直流,我却一直坐在一边,心中漠然,只为了听他会说什么,当听到他说出那句“我没有忘记你”的时候,我居然会浑身冰冷,忍不住将他叫醒。他敷衍过我,重新入睡,我心里不安,却只能看着他,伸手将他搂入怀里。像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那样,只要这样抱着,就会感觉他从头到尾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

                              曾经发生的事不可能发生,只是暂时想不起来而已。这句话是刚和柯洛在LA在一起时陪他看的一部动画里的一句台词。自从重新遇到江习之后,每次一想到他,这句话就会自动跳出来,好像我错手打开了愚人节整人盒子,弹跳出来的鬼脸随着弹簧上下摆动,嘲笑着我的傻态。我就奇怪了,为什么这几年我总是越活越蠢的感觉。
                              柯洛又飞回了T城,在忙着陆氏的一个竞标方案,我大致了解了一下,知道他这回没有一个月是闲不下来了,所以听着他在电话里道歉也没有太多抱怨,只是不正经的说些他千万不要空闺难耐之类的话。
                              他在电话里笑了,慢吞吞地说:“那LEE叔会不会呢?”
                              “我?”我知道他存心想听好话,不免有些得意,被恋人依赖的感觉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了。于是坏心的口无遮拦:“我当然不会,老子黄金大帅哥一枚,哪里能有空闺……”
                              “不可以。”柯洛突然开口打断我滔滔不绝的自卖自夸,语气沉得有些过分,我愣了一下,有些奇怪,以为他突然陆风附身。这类玩笑我平时开的也不少,有时候甚至会在床上故意说上好一会儿就为了看他抿嘴委屈的表情。也许是意识到口气不对,柯洛的语气重新恢复到软绵绵的样子:“LEE叔是我一个人的,不要想着乱跑。等我回来罚你。”
                              哇,这种肉麻话他也说得出口……呃,心跳好像有点快了。

                              家有小绵羊,却能转身变恶狼。事实证明挑战恶狼的忍耐底线是很可怕的事情,自从第一次偷偷去夜店被抓个现行后,我便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下班后的大把时间怎样打发就成了我每天的头等问题。
                              虽然我那笨蛋家庭主夫老弟总在极力邀请我去他们家吃晚饭,但是每次过去都会一肚子怨气的回家。谢炎那副“哈哈你这寂寞的可怜虫”的眼神就不说了,光是那个正值上窜下跳累死人不偿命年纪的谢希然小魔王就能让我心脏病再复发个十遍,考虑到我这把已经不是很结实的老腰,下班后我还是随便在外边找了家饭店打算解决晚餐问题。
                              吃完干巴巴的牛排和沙拉,我慢慢地喝着红酒,坐在落地窗旁看窗外的夜景。不知道是不是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一个人回那个空空的家总会觉得哪里都不舒服,我还是乐得坐在这看看来往的汽车行人,倒也别有一番乐趣。
                              我回想起那天的那个梦,心里还是郁闷难解。我确实没能忘记多少,但是想了想,对江习这个人,我剩下的应该不会有更多的好印象了。
                              他就是头蠢猪,大烂人,世界上少一个这样的人就会更美好一分,老子现在能和他没有关系真是好到不能再好了。
                              我这样自我催眠一样的想着,只觉得口中的红酒渐渐没了味道。
                              突然一只手拍上我的肩膀,温和的一声“莫延”让我将口中的红酒尽数喷出。

                              江习坐在我的对面坦然地吃着一客超级豪华双层乳酪巧克力布丁。甜腻腻的味道飘到我鼻子里,熏得我快要晕过去。我一脸嫌恶:“你怎么还这么喜欢这种变态玩意。”
                              他笑笑:“我也就这么点爱好了。”低下头,认真地往口中送了一勺布丁。窗外的车灯来回映照在他侧脸,一半阴影,一半光明,凝固了许多情绪。
                              我心中复杂,只好胡乱说着一些没边际的话:“我就知道你这人爱好变态,这么大人了还吃这种高糖分的东西,你小心到时候肥肉一圈没人要你……”
                              妈的,看我在说什么。
                              他却只是继续笑得温柔。挖了一勺最上层的坚果巧克力,突然塞到我正在胡扯的嘴里。我太过惊讶居然没反应过来,反射性的吞了下去。反应过来才勃然大怒,没好气的吼了声:“你这个变态在干嘛!”
                              他很自然的收回勺子,继续吃他的布丁,慢慢的说:“我记得你以前就老是向我要这些坚果啊,有一次我没给你不是还生气来着,你不记得了?”
                              记得记得,记你个头,老子对你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在说些什么东西,那么久的事情了我哪里还能记得。”我心里乱成一团,嘴上却越发厉害,“你以为你算什么,还想要老子记得你?笑话。”
                              他放下了勺子,表情似乎有些困扰,却还是笑了。
                              “你不会忘记我的。”
                              “……”
                              “这么多年,你就没有一点话想要问我吗?”
                              “……”
                              “我一直没有忘记过你,莫延。”
                              他伸出手,覆在我放在桌上的手上。掌心柔软,像他的人一样,老是软绵绵,让我笑话过好多回他是惧内的命。我喉口突然干燥的厉害,没有挣开。


                              回复
                              举报|20楼2012-05-13 01:56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2-05-13 03:12
                                  (☆_☆)坐等奸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2-05-13 09:06
                                    绵羊君遭遇史上大危机了!!!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2-05-13 10:51
                                      这江小三看来和叔之间还是未完待续呢


                                      回复
                                      举报|24楼2012-05-13 15:01
                                        叔对他还念念不忘哟。。。做梦还做到。。。


                                        好看,喜欢这个文,等着作者继续哦~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2-05-13 16:52
                                          感觉小三很是神秘啊。而且记忆神马的,背叛神马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哇。

                                          楼主啊,虐叔轻点虐好不?他已经够苦逼了啊有木有。


                                          lee叔亲妈捶胸顿足的跑过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2-05-13 20:27
                                            啊咧......我昨天遁走之后,楼主居然又更了.........

                                            这个江同学真淡定啊......啊咩你遇到的麻烦不小啊.......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2-05-13 20:31
                                              啊嘞。。。绵羊君终于不是某个唯一了呢。。看样子LEE和这个江习感情匪浅就算到现在也是未能忘怀呢。。。不过这里的绵羊君看起来也很乖啊,顺毛摸~PS我的签名档好应景。。。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2-05-13 21:22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2-05-14 00:21
                                                  叔怎么总是被虐啊>_<~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2-05-14 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