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90贴子:1,283,415

【狼家孩儿们的短篇】劳动假期小剧场?究竟和这有啥关系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即兴码字……日后若成了坑……少见多怪,莫怪莫怪


正版授权奇迹MU页游,奇迹重生!原汁原味还原奇迹,十年轮回! 经典奇迹MU再现,超强3D打造,登录即送钻石~正版奇迹,震撼开启
广告
《双程》的话……
打扫完家中细略,我瘫坐在软凳上不免觉得劳累,唉,真的是老了,就这么擦擦东西,也会腰酸(嗯哼~),几年前……
眼角看到了朴素木质相框裱起的一张合影,是之前亦晨和秦朗来S城时拍的。其中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陆风。
“你情路注定坎坷,一辈子要和男人纠缠不清,而且不得善终。”
陆风就是几十年来一直和我纠缠不清的男人。巷子口那个算命的瞎子,还挺准。但我始终无法忘记他苍老的声音说出的“不得善终”。
幼稚的互相纠缠十几年,幼稚的互相伤害十几年,难道真的要以悲剧收场吗?
咔嚓。
“小辰,我回来了。”
我把视线移到门口,英俊男人的额头有些红肿。
“陆风……你又撞到防盗的那个矮铁门了吗……”真是,哭笑不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怎么就总是忘记呢。
陆风的额头和脸变得一样红了。
我想我的嘴角咧得很开。就是这样走到了他的身前。
坏蛋,谁叫你一直不让柯洛回来自己又惦记着非得去看他呢(BL党的给我滚(╰_╯)#) “小辰……别笑了,我记性不好啊。”
我还是情不自禁地笑着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扫他微肿的额头,情不自禁地踮起脚尖吻上他的下巴。
老年人的情,到至浓处,就是那么难以禁止。
“呀,红彤彤,陆风你羞羞脸。”
他的脸开始假装狰狞,明明也想笑却弄得十分扭曲
嘶,他的手碰到了我的腰,痛痛痛。
因此,他却笑得一脸得意,就像孩子打架赢了后那么幼稚地笑。
笑得真猖狂哼。但是我想,就算结果是不得善终,我也是一定要与这个男人纠缠下去的。因为乐在其中。
他的脸渐渐靠近,老年迟钝如我终于赶到湿软触碰耳垂,身体不禁微颤。
“我也可以让你的脸红彤彤的,要试试吗?”
可恶,我怎么不知道我有那么多敏(LC)感点啊。
“唔唔……哈啊……啊!!”

双程篇ENDED。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2-04-27 20:30
    sf还是插?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2-04-27 20:39
      疲惫地搬个板凳过来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2-04-27 20:57
        无处可寻-
        “卓文扬~下班我们出去吃好不好?~”
        我闻声从叠好的众多文件上抬起头来。
        当林竟湿润的眼瞳对上我的眼,心脏跳动得快速得像要停止。
        他的眼睛总是乌黑温润,带著小松鼠一样柔和的湿漉漉的眼神。
        就这样就好。
        林竟的眼神不应该有悲伤……而他的眼眸中的倒影,我不配存在。
        仿若还记得他失忆前透明的眼神,还是那麽无辜的,带点受过伤的天真。
        卓文扬,就是摧毁他、伤害他的罪人。
        指甲恨不得掐进自己的肉里去,却因修剪得整齐而无用,又是这种古板,我恨死了这种中规中矩。
        “干、干嘛啊,不想去就算了,别用那么狠毒的眼神啊。”
        林竟的身子畏缩退后,原本俏皮翘起的金发颤颤耷拉。
        卓文扬,你又吓到他了。
        “对不起。”
        透过他清澈湿润的眼眸,又看到了自己罪恶的脸。
        我不禁避开他的眼神,继续启动‘一板正经’程序。
        可是,好想触摸到他的脸,五年的梦魇都是他虚幻的影像。都是悲伤却强颜欢笑的容颜。 “……不是要出去吃,我请你。”
        林竟继而又咧开嘴一脸欣喜,“你说的啊,不许耍赖。”
        “当然。”
        ————————————
        林竟带我去的,又是以前那间烧烤店,点几串烤鱿鱼,他就对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额…我不喜欢去那些高级餐厅,对不起啊,委屈你了”
        “不的,我也喜欢这种小店。”这是我们的曾经啊,林竟,你叫我如何不喜欢。
        他有些惊讶,表情很可爱。
        “嘻嘻,不过你这么乖,肯定没吃过这些吧?”
        “我吃过,读高中的时候。”
        “哇咧咧,真没想到,是和谁呀?”(请自行想象竟哥YY的表情)
        我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喜欢的……人”
        “( ⊙o⊙ )哇!”对他惊讶的脸,我有点无奈且生出些自嘲。
        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啊,林竟。

        他吃完鱿鱼的嘴油腻腻的,我不禁想起高三时他那我的袖子抹嘴,那时的林竟……我看了看我洁白的衣袖,突地想帮他擦嘴,但当我提起时,他早已用纸巾擦拭着了。
        “哈,小辰叫我到外面要带一包纸巾,原来这么有用啊,小辰真是聪明。”

        我意识到我本来就绷成直线的嘴唇已经下弯。

        “真奇怪,我怎么总感觉好像和谁来过呢?唉,卓文扬,你知道吗?”

        “不知道。”是我!是我!我很想大声地吼出,但声音擅自发出了否定。

        “嘛。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绝望。
        小竟,原来你那时是那么的痛苦。那次错误的残暴,强行进入,痛得原本黑润的眼睛都在无助的跳跃,你说的,你解释的,我一一过滤,只选择最糟糕的发泄方式对待你。
        得了,自已的忏悔实在是太廉价了……


        王子最终或是找到了那片藏匿人鱼的深蓝,可最终还是无法寻得,就只是这样,默默地寻至若失……

        无处篇ENDED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2-04-27 22:32
          第一次一天打那么多……但是,这不是“小”剧场了吧而且满布悲伤因子是怎么回事????我嘞了个去


          回复
          举报|6楼2012-04-27 22:35
            数字君别急,码字这会儿能慢慢来的,加油哪,我能点海鲜二人组吗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4-27 23:15
              期待太后和六六出场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2-04-28 00:25
                无•码君,大剧场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2-04-28 00:31
                  不可抗力篇-

                  劳动假期要来了,这意味谢炎能从事业深海中拔出头来和舒念一起过过安乐的日子。
                  但是尽管这样某只火龙还是感到不满,十分十分不满,心里不满,胃也不满,欲求……也不满……
                  要问何哉?祸源于LEE也……(谢李党也给我滚(╰_╯)#)
                  “小念,帮哥哥我切个苹果好不好?~”

                  “小念,你的腰好细,让哥哥抱抱。”

                  “小念,你腿上的疤还是没褪尽吗,我摸摸。”

                  ……2#啪啪哗哗嘟……原来是LEE摔了腿,到自家弟弟那儿养病啊。

                  “LEE!!给我滚回你自己(柯)家去!”
                  ⊙ o ⊙ ……
                  “谢炎,不要对哥哥那么凶……”舒念的手指揪着衣袖,有些不悦。
                  “哥哥……对不起,他总是……”
                  “啊拉,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没关系啊哈哈。”
                  于是,谢炎便看到舒念把切好的苹果喂给LEE,当指尖触碰到嘴唇,便看到LEE的舌尖伸出一点舔了舔。并且眼神有一丝(真的只有一丝吗- -)的得意和挑衅。

                  李莫延!!你是断腿不是断臂啊啊啊~

                  而且……我的小念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啊,他会沉默的,他会劝他哥哥回去的,他会……

                  都是那个该死的李莫延!!(剧情需要,请勿发飙)

                  谢炎愤怒的拿起IPHONE4S,噌噌噌的按下数字打给家里的电话。

                  继而听见电话噌噌噌的发出铃铃的声音(噌噌噌是表速度来着……)
                  舒念感觉一阵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脸庞,原来是谢炎噌噌噌的跑去接电话了。

                  “啊?”“哈???!”“不是吧??!”“嗯嗯嗯。”

                  就在这一系列的话语过后,谢炎深沉地对LEE说:“LEE,听说柯洛被灌了很多酒,在XN酒店里回不去呢。要不要去看看啊?”

                  闻声。LEE的眼神立刻变得龌龊。
                  嘻嘻嘻,柯洛喝醉=柯洛不省人事=羊入狼口!确定的一切等式成立后,LEE摸了摸舒念的脸,说了句“我今天还是回去吧”便嚯的飞奔出去了。

                  不是说腿断了难以行走吗??!!
                  果然是骗人的!不过……谢炎继而也对舒念露出了龌龊的眼神。
                  横横。
                  “……”
                  “小念,你最近都不管我,只管那个混蛋啊……”
                  舒念有点梗气:“不要说哥哥是混蛋啦。”
                  竟然还在记挂着那个小瘪三!!
                  谢炎气急地把手放在舒念的大腿上(你懂得……),色瑟瑟滴爪摸着。舒念苍白的脸色变得粉红,谢炎一看见就开始打起歪主意了,嗯嗯,客厅这里不错,嗯嗯,对着小加和小崽子的合照这样那样不错,嗯嗯,小念的腰还是那么细……

                  “……走开,不要……”
                  温软点过锁骨和胸膛,谢炎修长的手指恶作剧般的拂过舒念脚上的疤,怀中人的身子便轻轻颤动了。嗯哼~谢炎笑了笑,宠溺地吻上舒念淡色的唇瓣。

                  ……

                  谢炎今年的劳动假期,终于是有所满足了,至于LEE有没有反攻,那也是后话了。我们所知道的也只是谢炎因为怀中之人,因为心中之爱,日子过得很幸福…

                  不可抗力篇ENDED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2-04-28 13:56
                    HUAWEI Mate 10官方商城首销,立即购买。 搭载人工智能芯片·卓越性能·强劲续航
                    广告
                    一中午码了那么多!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啊!MAN、给我个顶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4-28 13:57



                      回复
                      举报|12楼2012-04-28 14:00
                        大中午瞎晃荡也能赶上热乎滴~~
                        楼主辛苦了呦


                        回复
                        举报|13楼2012-04-28 14:01
                          呐,好应景的小剧场,楼主加油,不要大意的给我们福利吧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2-04-28 15:25
                            …我明天更什么好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2-04-28 22:12
                              迟爱还有错觉吧~~我的叔还有四爷~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2-04-28 23:23
                                …蒽…更迟爱的好了…话说我今天都还得上课啊!我连续上八天学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2-04-29 11:28
                                  哎哟~狼吧就是有爱,逢年过节就有同人,打头阵的还是我双程,楼主加油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2-04-29 12:09
                                    谢希然与舒肤佳的无责任“小”剧场-
                                    插播ing哟
                                    淡淡的、淡淡的、嗯…爸爸的轮廓是淡淡的,笑容是淡淡的,眉眼也是淡淡的。
                                    白皙稚气的手指握着画笔,描绘出优美的线条,画册上的男子温柔恬淡。
                                    这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的确难得。
                                    孩子最喜欢爸爸了。

                                    “架,架(加)”

                                    舒加看着正踏着步子摇摇晃晃走来的谢希然:“小希!不要乱走!”
                                    怎么办呢,爹爹说不许上楼找他和爸爸。

                                    “加、抛抛(抱抱)”
                                    但是小希总是缠着我,我都不能专心画爸爸。
                                    唔…

                                    舒加无力地看着谢希然,婴孩的的瞳仁乌黑水亮,粉红薄软的小唇嘟起,衍生出兔子形象。

                                    没办法,好可爱……

                                    就因为这样,尽管舒加的力气不足以抱起希然宝宝,他还是半跪下拥着他软软的身体。

                                    嘶。
                                    “小希,不要扯我的头发!”
                                    谢希然哪听得懂呢?
                                    还是一昧地抓着舒加细黑的软发,露出童稚的调皮笑容。

                                    小希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舒加终于是被扯得有点痛了,牙齿紧紧的相咬着吸气。

                                    他慢慢引导着小手抽离发丝,一分多钟过后,这才终于把自己的头发从谢希然白细的小手中拯救出来。
                                    他看了看瞳仁中闪烁的无辜与疑惑,呛了呛,还是无奈的选择原谅幼小婴孩的“残暴行为”

                                    舒加习惯性、怯怯地缩头,揉了揉差点被扯掉的头发,继而想站起身作画,未果,竟是被谢希然扯住了他的衣领。

                                    “……”

                                    舒加欲哭无泪,他又想怎么样!

                                    怎么样?

                                    只见希然宝宝毫无规律地甩着他的小手,有意无意地拍到舒加的脸上。
                                    白皙的脸颊被拍得染上了粉红,身为哥哥的舒加委屈地想哭。

                                    死小希,真是坏死了。

                                    他死硬地咬紧牙关禁止委屈的泪水流出。
                                    舒加始终还是个孩子啊。

                                    但当他终于忍不住而流出一痕眼泪时,舒加感到有条小蛇般的软物正舔舐他的嘴唇。
                                    小希?

                                    伸出粉嫩小舌的谢希然似懂非懂,双眼睁的大大的,“呼呼枯”地发出不标准的笑声(笑声也是要考四级的!)。

                                    “小加啊,记住了,对最喜欢的人啊~就要亲他的嘴唇以表爱意~就像我对小念啊这是@#45^*”

                                    ……

                                    舒加不自觉地想起谢炎爹爹以前对他说的话,虽然很多都是不必要的,但他最终还是记住了一两句。

                                    “对最喜欢的人,就亲嘴唇。”
                                    就是谢炎这一番教坏小孩子的话,让思想尚未成熟的舒加信以为真。
                                    亲嘴唇的话,就是最喜欢的了吧?

                                    最喜欢的……

                                    无责任剧场ENDED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2-04-30 10:44
                                      迟爱还差一点。但是我还要写报告。。。下午再发好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2-04-30 10:45
                                        等更~舒加小朋友被谢希然小朋友拐走了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2-04-30 11:10
                                          求君子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2-04-30 11:33
                                            四爷


                                            回复
                                            举报|23楼2012-04-30 12:11
                                              迟爱-

                                              “陆叔叔,你放心好了,LEE叔叔一直都很用心教导我。”
                                              柯洛一边处理着LEE堆积了数日的工作,一边与陆风通话。指关节优雅地弯曲,拿着做工精致的钢笔,行云流水的娴雅间略带匆忙。

                                              “好的,下次聊,拜拜。”

                                              放下有点发热的手机,青年似乎感到轻微疲劳,轻晗一口已凉却的咖啡。

                                              好苦…

                                              明明是要趁着五一假来S城玩,莫延却在下飞机时摔倒了。
                                              预定的计划不了了之,而且LEE还要在舒念家养伤。
                                              青年托着腮,百无聊赖地盯着行李箱发呆,身处的空旷套房即使装修典雅,也难以弥补孤身的落寞。

                                              他也住在舒念家不是很好吗?莫延为什么不给他一起去,还赶他回家工作?唔…

                                              柯洛有点委屈。
                                              就是这样他才偏不回去,尽管是窝囊在酒店里感到空虚。

                                              苦涩的咖啡似乎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没过多久,柯洛便禁不住地趴在书台上睡着了…温顺的黑发微微颤动,青年梦呓:“莫……延、”



                                              “啊~小念,谢谢啦~”LEE一脸淫邪地看着舒念,口中嚼着清甜的苹果,惬意非常。

                                              咣、啷。

                                              掷地有声呐,某处阴暗的角落传来了清脆的声响。
                                              舒念的手不禁抖动了一下下,眼神透出丝丝心疼。

                                              lEE得意地睥睨着某只火龙,看见他怨念非常的样子,大叔的奇怪满足感迅速膨胀。
                                              嘻嘻,他就是要赖在这里,就算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看见这般蔑意的眼神,谢炎的小火炎持续升温,达到无法述说的最高沸点。

                                              该死的李莫延!!
                                              谢炎愤怒的拿起IPHONE4S,噌噌噌的按下数字打给柯洛。

                                              悠长的小提琴奏乐流水般传扬房间四处,柯洛疲劳地摸了摸书台,艰难地把手机移到耳边。一个压抑又愤怒从手机那端传来。
                                              “姓柯的你在哪啊?!”声音很轻,可能是不想被旁人听到。
                                              WHAT??
                                              “喂,问你话你就答我啊,不要炫冷漠。”
                                              WHO??
                                              “喂喂!”
                                              ??谢炎吗?
                                              柯洛觉得口嘴干涩,从喉咙处才勉强的说了句:“在XN酒店。”
                                              “哈?你小子不回去在那干嘛?唉算了这倒省了点力气,几号房啊?”
                                              ??他想干嘛?
                                              虽然柯洛很想质疑他些什么,但是脑细胞都处在睡眠状态,睡眼朦胧的脑袋也不怎么灵光,就像一只待宰的迟钝羊咩,一一奉告给谢炎。
                                              “6918啊。”

                                              啪。通话已结束。

                                              柯洛揉了揉睡得发红的脸,继续沉入梦乡,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喃喃着:“唔……莫延”

                                              铃铃……

                                              “啊?”“哈???!”“不是吧??!”“嗯嗯嗯。”
                                              这一过程明显是在唱独角戏,谢炎却淡然地对LEE说:“LEE,听说柯洛被灌了很多酒,在XN酒店里回不去呢。要不要去看看啊?”

                                              哈?
                                              LEE的两眼放光了,也不知道是有多少瓦。
                                              柯洛喝醉=柯洛不省人事=羊入狼口!
                                              嗯嗯嗯。

                                              刷。

                                              咦,LEE呢??
                                              还不走掉了啊!

                                              LEE拿出从柜台登记入住而获得的房卡,喀拉地打开套房的厚重门板。
                                              什么啊,柯洛这家伙,几天前不是叫他回去了吗?而且这登记入住房间写的是我的名字又是干什么啊。

                                              “莫延……”
                                              ?!

                                              只见书台上杂乱的文件堆中,青年黑色的鬓毛在摇晃,抖抖抖。

                                              LEE一脸奸淫,漫步走去。

                                              柯洛真的是很累了,只为用两天的时间把文件处理好而飞奔去见LEE。
                                              青年泛红的脸颊有点热,黑色丝发被汗水沾湿了些许,只着一件黑色衬衫却大咧咧的把扣子都打开,尽管空调的温度适可,但这都容易让身处其室的人着凉。

                                              小兔崽子,年轻也不是这样糟蹋身子的!
                                              LEE皱了皱眉,把薄被盖在了柯洛身上。

                                              唉。。等等,他是回来干什么的啊这是!
                                              都怪这兔崽子总是散发可怜因子…… LEE兢兢的瞥了一眼不乖的羊咩,粉嫩的脸增添娇艳气质。
                                              他感觉下腹有股热气向上涌起……
                                              横横。让你LEE让你见识下啥叫技巧。

                                              “莫延……”
                                              ?!
                                              LEE不禁有点心虚。
                                              “莫延……”
                                              这小子在说梦话?
                                              LEE无奈地摸摸鼻子,却不经意地看见青年双臂下压着的草稿纸。

                                              李莫延?

                                              这不就是我吗。

                                              一张张,都写满了他的名字。

                                              “莫延……”青年仍梦呓着,尽管嘴唇变得有点干涩。
                                              就这样,LEE的老脸就红了,仅仅是这样。

                                              看了看趴在桌上睡得正熟的小绵羊,狼先生慢慢地俯下身子,留下一吻。
                                              纯粹只是为了表达爱意的吻。

                                              LEE抚了抚额,无奈地盯着柯洛。
                                              哼,LEE叔我这次就放过你,下次保证让你臣服于我的西装裤下!

                                              LEE压了压薄被,继而走向卧房。

                                              小崽子,好好睡吧~

                                              “莫延……”

                                              还是那样偌大的房间,还是一样未改的格局。
                                              只是这次,青年的嘴角,沾上了甜蜜。
                                              迟爱ENDED


                                              回复
                                              举报|24楼2012-04-30 12:42
                                                坐等四爷 四爷党的路过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04-30 12:47
                                                  舒加和谢希然小朋友很萌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2-04-30 17:53
                                                    呀呀 号码君今天真勤快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2-04-30 18:04
                                                      哟,lee叔的小心思,柯洛小媳妇。最后柯洛腹黑了。咩哈哈,你是醒着吧,兵不血刃啊,咦,lee叔还没反攻成功?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2-04-30 18:08
                                                        好有爱><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2-04-30 22:32
                                                          lee叔和柯洛的小日子,柯洛好乖,表扬下。


                                                          回复
                                                          举报|30楼2012-04-30 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