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2贴子:1,279,994
  • 31回复贴,共1

【非卖品同人】漫画家反攻记(小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献给命运多舛的小林子。



某日,勤劳的林寒正在家伏案工作。作为一个资深漫画家,林寒早已是今时不同往日。自从去年那本《笨驴记》热卖以来,林寒名声大噪,成为众家出版社的新宠儿,更是财源广开,进账滚滚而来。这一次新写的《愚牛记》早在连载时就广受读者追捧和好评。专家预测,这本书有望成为今年的销售神话。作为一个资深漫画家,林涵在得意之余,文思更如泉涌,加足马力,争取提前截稿,让自己在名利双收之余,也让那位小编辑工作得轻松自在。

这本《愚牛记》,讲的是一头牛如何在外界残酷现实的压迫下变得麻木愚蠢,最终走向衰亡的故事。剧情不落俗套,尤其是诙谐机智的对话和生动曲折的情节,更为本书增色不少。林寒只短短工作了两个小时,便为这本书续上完美结局。咖啡两杯,巧克力三盒,转眼草创已就。只要稍加润色,又是一部精彩纷呈的漫画杰作。

搁下笔,从头至尾将漫画又看了一遍,连自己也不得不为自己的文采和想象力叫绝。他沏上一杯茶,悠闲地坐在软椅上,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叶修拓也该回来了。

如果说,金钱和名誉是自己的左右一对翅膀,那么和叶修拓的相爱才使自己有了飞上天空的欲望。对于他而言,叶修拓不仅是他的爱人,更是友人、亲人、恩人。共同生活这三年来,两人相互扶持,彼此照顾。身为一个天然GAY,他从不觉得是幸,然而,能够遇上叶修拓并彼此相爱,真是他一生最大的幸事。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竟三年时光飞逝。他的第三十三个生日,将在后天到来。想想他和叶修拓的相识,便起于自己的三十岁生日。林寒吹着袅袅茶烟,甜蜜地回忆起自己和叶修拓的过往。上好的龙井茶带着微微的苦涩,林寒越回忆,心里越不是滋味起来。

想想他和叶修拓初识,虽说他是主动进GAY吧找MB,并一眼相中那个超凡脱俗的叶修拓(虽然一切在后来知道全是误会)。叶修拓也顺水推舟遂了自己的意。但到底,他才是客户,他才是那个出钱的买主。叶修拓再超凡脱俗,扮演的也只是一个MB而已。既然是MB,为何不守MB之本分,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客为主,真是荒天下之大谬。不仅把自己骗得皮骨不剩,还让自己心甘情愿“0”到现在。

想他林寒,堂堂资深漫画家,风华正茂,才华无双,漫画界新贵,销售界天王。岂可一再忍受胯下之辱?被奴役了几百年的贫苦大众,经过不懈抗争都能够打倒万恶地主当家作主把歌唱,他林寒,资深漫画家,为何不可翻身做主,把一个小小叶修拓压在身下?
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想他的小DD,出生三十三年,竟依然无用武之地,岂不痛哉!想到这里,林寒顿感义愤难当。盛气之下,丢过刚刚写好的结局,拿起笔重写。中国人民的切身经历告诉我们,麻木愚蠢的牛,终会不堪忍受残酷黑暗的社会,一勇当先,揭竿而起,进行轰轰烈烈的反抗,最终经过千辛万苦和不懈努力,打倒敌人赢得胜利。

这一结局改得着实让林寒痛快。一个小时不到,便大告成功。看着新写好的结局,他仿佛变成了那头站在成功之上的牛,熊熊斗志在他心底升起。这时,他听见钥匙打开门的声音。他不禁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站直了身体。叶修拓回家了,从今天起,不,从今晚起,他要让叶修拓知道,他不再是一个卑微的,屈辱的,扭曲到圆溜溜的“0”,而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直立的“1”。


回复
举报|2楼2012-04-21 16:59
    矮油,连小林子也不甘做0了
    开篇很好玩,加油


    回复
    举报|3楼2012-04-21 17:12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2-04-21 17:17
        小林乃也黑化了哪


        回复
        举报|5楼2012-04-21 17:32


          回复
          举报|6楼2012-04-21 17:33

            虽说他想要自己的DD有用武之地,然而他并不打算真正对叶修拓用武。叶修拓这样一个妙人,皮肤光滑精致,身体各处更是如精心雕琢出的一般无处不完美,他实在舍不得他受伤。再者,以叶修拓平时对他“用武”的时长和频率来看,唔,单薄瘦弱的他想要和叶修拓真身肉搏,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作为一个资深漫画家,林寒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采用迂回战术,循序渐进。先让主动脱光光,再将他撩得心醉神迷,最后趁他不备一举压上去,上面的位置自然是手到擒来。

            心里算盘打得漂亮,可真要实施起来,难免会有胆怯和不安。看着叶修拓换了拖鞋走进客厅,他立即习惯性的给他沏上一杯解疲热茶,浑然不觉有异。叶修拓照例摸了摸他的头,接过茶,慢悠悠躺进沙发里,边喝边问道:“漫画画的怎么样?”

            说到自己的工作,林寒不禁洋洋得意:“我今天提前画了哦,本来画了一个结局,不是很满意,就改掉重画了。”提到自己的新结局,林寒突然想起自己今晚的任务,身体顿时僵直,替叶修拓捶肩的手也有气无力的在他身上碰了碰,便再也无心继续。

            见他突然停住,叶修拓关切的转头看他,见他一脸古怪神色,便问道:“有什么事吗,是漫画出了什么问题吗?”


            林寒支支吾吾,点头又摇头,不知怎么办才好,半晌,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重重点头:“嗯。”
            叶修拓惊讶地问道:“真的有事,什么事啊,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可以。”这一次林寒答得利落。说完竟红了脸低下头,轻声说道:“我,我打算开个新连载,名字叫《大象与男孩》,可是,一直没找到跟那个男孩合适的模特。”
            叶修拓亲了亲林寒的嘴角,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经他一吻,林寒不自在的将头埋得更低:“你,你能不能做我的模特。”
            叶修拓几乎不假思索:“当然可以呀,我可是一直受你包养啊,除了工作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属于你的哟。”
            林寒的头低得不能再低,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声如蚊呐:“那个模特,是,是要脱光衣服的。”
            听了这话,叶修拓越发感兴趣:“还要脱衣服?男人的构造不都是一样的么,你也可以看着你的身体画画呀!”
            林寒顿时觉得连呼吸都万分困难,每一个字更像从牙齿里挤出来:“你,你的比较好看,我会画得更有感觉。”
            叶修拓眯起眼睛温柔地笑,捧起他的头,在他脸上连连亲了好几口:“在我眼里,你才是最美最可爱的哟,而且你要记住,我也是属于你的。”


            回复
            举报|7楼2012-04-21 19:55

              林寒听了胡乱点头,丢下一句:“你快点准备,我去拿画纸和笔。”便仓皇逃开。

              在书桌上找到自己的画本和笔,想着叶修拓脱衣也要时间,便拿了削笔刀削笔耗时间。刚放下削笔刀转身,便看见叶修拓光着身体站在自己身后,笑吟吟问道:“笔削好了吗,可以开始了吧?”

              林寒吓一跳,尖细的笔芯差点扎到自己的手,他有点不自然的说道:“好了好了,你先坐在那边的皮椅上。”

              看着男人姿态从容地走去,优雅地慢慢坐下,竟毫无难为情之感,林寒不禁深深难为情起来,也不知是为叶修拓,还是为他自己。他紧了紧有些颤抖的手,铺开画纸,凝神片刻,准备开动画画了。

              或许是心里有鬼,此时叶修拓在林寒看来,哪里都不对劲。其实,他平日里没少看见叶修拓的身体,两人更是相互坦诚在床上不知纠缠过多少回。以前也不觉得他有多迷人。大概是今晚存了那样的心思,林寒竟一下子觉得叶修拓格外诱惑起来。那嘴角翘起的惯常笑意,真像又细又长的钩子似的,轻轻一撩,整颗心就跟着酥了。那光洁有弹性的男性皮肤,像是涂着一层蜜,他几乎闻到了甜腻的香气。舌头舔了舔,他恍惚觉得只要舌头一伸,便可以尝到他甜美的味道。唔,口水要流出来了,他赶紧咽了咽。眼光慌乱地瞟向别处。

              天!他羞愧地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根本不是故意要看他下面的啊,可鬼神神差的,眼光就是不小心溜到了他那里。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眼睛死死盯住,第一次发现,他的那里竟然长得那么好看!他的口水真的流下来了,滴在画纸上,留下一滩狼狈的水迹。他慌忙用衣袖擦净,低下头想画点什么作掩饰,可是看到画纸上画成的东西时,他又一次崩溃了。

              画纸上竟只画了一根香肠,还是一根木签被抽掉的香肠。他羞得无地自容。他竟然、竟然只把叶修拓的那个东西画下来了。他欲哭无泪,真的有一种想咬舌自尽的冲动。


              回复
              举报|8楼2012-04-21 20:15

                叶修拓悠闲地坐在离他不远的对面,似乎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天人交战。见他神情怪异,便好奇地走过来问道:“怎么了,画好了吗?”说完便凑过来看他的画纸。

                林寒下意识用手遮住,可惜动作终究快不过他。叶修拓轻巧地从底下抽出画纸,看了看,好笑地挑起眉:“你画了半天,竟只是画了······”

                林寒赶紧站起身用手捂住他的嘴,急切地说道:“不是的,我并不是画的你,我画的是我自己。我虽然一直看着你,但我心里想画的,真的只是我而已。”

                见他一脸着急的表情,叶修拓莫名其妙:“什么你的我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林寒赶紧摇头:“你的就是你的,男人最重要的东西,还是自己留着最好。’

                叶修拓愣住,好半天似乎才反应过来,搂紧他,抖了抖手上的画纸,凑近他耳边说道:“你刚才画的,不会是我的下面吧?”

                林寒好像受了一大惊,吓得后退一大步,辩驳道:“当,当然不是。”

                叶修拓笑起来,低沉的笑声撩得人耳朵都酥麻,在他耳边吹一口气,说道:“我之前还以为,你画的那东西是大象的鼻子呢。”

                林寒又急又气,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叶修拓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问道:“你知道南亚的人用大象做什么吗?”

                林寒茫然摇头。

                叶修拓似乎很享受他受惊的表情,爱怜地在他鼻子上点一下,说道:“他们让大象的鼻子吸满水,再将水浇到田地里的蔬菜上。”

                说完,抱紧林寒,嘴唇在他脖子上啃,继续问道:“你知道我现在最想最什么吗?”

                林寒更加茫然。 叶修拓的手在他身上不安分的游走,轻巧地解开他的袖扣,猛地将早已迷迷糊糊的他压到书桌上,恶狠狠地咬他:“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我的水浇到你的身体里面去。”手指一下子抓住他的敏感处,“当然,也会先把你的水抽出来。”

                整个晚上,叶修拓都忙着抽水、浇水。


                回复
                举报|9楼2012-04-21 20:17
                  作为一个修迷,竟然把偶像的好形象写成这样,越来越猥琐了。

                  明天把余下的补全。


                  回复
                  举报|10楼2012-04-21 20:23
                    红牌越来越yd了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4-21 21:38
                      红牌脑残死忠粉泪流,楼大,ID甚好,瓦达西一直把红牌当作执念。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2-04-22 00:20

                        整个晚上,叶修拓都忙着抽水、浇水。

                        昨晚被欺负得太狠,以至连计划好的今天早上向杂志社交稿的行程都被耽搁。林寒在羞愤之下,想要扳回一程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作为一个资深漫画家,最精湛的技艺就是画画。他竟然在自己最可以赢的地方输得彻底,丧失了男人最宝贵的尊严,怎一个悲字了得!想到这里,林寒的眼泪忍不住要流下来。他使劲将牙咬住,那两滴圆滚的眼泪终于艰难地缩了回去。作为一个爱哭的男人,想要改变,自然是拼命将眼泪忍回去;最为一个妄想做攻的受君,要想改变,自然是勇敢将DD伸出去。林寒暗暗握紧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百折不挠自强不息,这样才能早日圆做攻大梦。想到这里,他的斗志又昂扬起来。

                        一大早,那个餍足的男人便神清气爽上班去了。床单上到处都是昨晚暧昧的痕迹。林寒狠狠瞪了眼另一边床面枕头上的那个窝,便不顾浑身酸疼满身“狼迹”,挣扎着起床穿衣,边寻思攻君良策。

                        此时已是上午十点,林寒草草吃完早餐,便坐在电脑前,打开网页,四处搜罗高人前辈分享的钓人妙计。虽然都是关于GG将MM弄到手的经验之谈,和他的情况似乎有所不同。但是林寒深信,在爱情的世界里,既然年龄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障碍,那么那些腻腻歪歪的规则应该也是相通的。

                        他的眼睛一下子锁住那句话:要想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美好的氛围是前提。鲜花、美酒都是不错的选择。若房间里有烛光摇曳就更好。林寒仔细盯着这句话,反复斟酌,这才恍然大悟,深以为然。其实很想把这文坑掉,就像11楼说的,红牌不像红牌,小林子也不像小林子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2-04-22 10:51

                          得了高人指点,心里的主意更加坚定。想到要准备的那些东西,林寒心里蠢蠢欲动,一下子坐不住了,匆匆换下睡衣,着装整理完毕,便下楼直奔花店。

                          酒是不用他置备的。叶修拓家里本就是小型美酒仓库。至于烛光,林寒想了想,坚决否定。前两天报纸就有报道,一对情侣为庆祝周年纪念日,在家里享受烛光晚餐。十几只艳红的蜡烛将家一下子烧得精光。那对情侣终于能在阴间永远庆祝他们的周年纪念日了。没有烛光相伴,林寒苦苦思索,卧室里那展不常用的吊灯好像是发黄色的光。只要把灯打开,黄色光线一倾而下,满室黄色的暧昧情思,似乎就够了,效果应该也不会太差。

                          鲜花有了,灯光有了,美酒有了,还需要点什么呢?林寒捧着满手红玫瑰走在路上,想了又想,旁边是一家小型便利店,他停住脚步,拐了进去,买下一副纸牌。虽然林寒对纸牌游戏连菜鸟都算不上,但好歹他也识得数字和大小。到时候只要他偷偷做点小花样,应该照赢不误。如果叶修拓每输一次就喝一杯酒,他输得彻底也会喝得烂醉。到时候,岂不是乖乖躺在他身下,任他为所欲为。想到这里,林寒不禁心情荡漾,迫不及待回家布置。

                          今晚叶修拓要晚点回家。林寒听了叶修拓的电话,再看看卧室里堪比婚房的布置,竟不由得松一口气。暖黄的灯光斜照下来,房间里一下子充满了旖旎情调。茶几上静静摆着几瓶红酒,旁边高脚杯的杯沿还挂着剔透的水露。特别是那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总是诱得他忍不住浮想联翩。

                          等待的时间真是难熬,饶是林寒这样资深的漫画家,向来耐心一流,在那束玫瑰花的撩拨下,还是坐立难安起来。他想了想,还是先洗澡好了,平平心顺便解解火。

                          拿着睡衣走进浴室,林寒稍作犹豫,还是返回来将卧室的灯关上。洗到中途,叶修拓回来了。林寒听到声响,手忙脚乱地穿好衣出去。叶修拓今晚破天荒没有乖乖躺在客厅沙发上等他给他斟茶,竟直接进了卧室。开着灯大剌剌打量他精心布置的房间,脸上是他一贯的温柔笑容,眼睛亮得发光。看到他进来,立马抱住他亲了一口,说道:“你越来越有心了,房间布置得好漂亮。”

                          林寒心虚地推开他的拥抱,红着脸说道:“你累不累,我给你倒一杯红酒吧,解解乏。”说完便踉踉跄跄朝茶几奔去。

                          叶修拓顺势坐到床上,笑眯眯看他,戏谑道:“红酒可不是解乏的,它只会让人意识迷糊,酒后乱性实在是不错的选择哟。”


                          回复
                          举报|14楼2012-04-22 10:55

                            酒后乱性实在是不错的选择哟。”
                            林寒的小心思被他看穿,拔木塞的手抖了抖。

                            叶修拓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我是属于你的,即使我喝了酒,也只会和亲爱的你做,我是绝不会酒后乱性的啊。”说完,他起身走出去,不一会儿,拿进一个大圆盒,说道:“不过今晚在乱性之前,应该先帮你过完三十三岁的生日。”

                            林寒本来在倒红酒,看着他揭开盒盖,乳白色的奶油羞答答得露出头来。他心里一凉,着急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拓捧着蛋糕走过来,温柔地摸摸他的脸:“明天我要出差,不能陪你过生日,所以今晚提前帮你过吧。”

                            听完这话,林寒心情又低落几分。他感到自己又要哭了。其实他想要的幸福很简单,只要喜欢的人在自己身边就好,就算不说话,安安静静地彼此依偎在一起,也会很满足。一年一度的日子,自己最珍惜的人竟不能陪在自己身边,心里难免发酸。其实他也知道,叶修拓有自己的工作,也会忙得焦头烂额。所以即使有时候很想很想他,也会尽量克制自己少打他电话,以免增他烦恼。

                            林寒努力压下心心中的酸涩,心里还是堵得发慌。杯里的红酒不小心倒的多了,明灭着珍珠似的泡沫。他一仰头,就将红酒全部喝下。结果喝得太急,不小心呛住,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脸憋得通红,眼泪鼻涕双管齐下。

                            叶修拓赶忙拿了纸巾过来,一边替他撸鼻涕,一边轻拍他后背,无奈道:“怎么喝的那么急,又没有人和你抢。”

                            林寒不服气,说道:“就怕你会和我抢。”

                            叶修拓将他嘴角的酒渍舔干净,暧昧地说道:“放心,我对杯里的酒没兴趣,要抢,我也只强你嘴里的酒。”

                            林寒被他的话呛得又急又气,眼睛红红的瞪着他,赌气似的说道:“今天谁也不用抢,我们来玩纸牌游戏,赢的人可以喝酒。”说完挑衅地看叶修拓,“怎么样?”

                            叶修拓宠溺地点头,温柔笑道:“我可以呀,那蛋糕怎么办?我特意请蛋糕师傅多涂了你爱吃的奶油哟。“

                            林寒咬咬牙,狠下心道:“赢的人喝酒,输的人吃奶油。”酒喝多了感到有点头重脚轻,林寒扶着墙走到抽屉前,拿出纸牌,正想着一定要迈着凛然大步走向他,首先从气势上压倒叶修拓。可惜两条腿实在不争气,走了两步就软了,一下子坐在地上。他连忙掩饰地冲那个看他摔倒也始终挂着碍眼笑容的男人说道:“是男人,我们就在地上玩。”

                            叶修拓好笑地看他涨红的脸,将床上的薄被拿下来披在他身上,在他对面坐下来。

                            尽管事先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林寒还是感到紧张,手抖得差一点理不清牌。见叶修拓坐下来,便结结巴巴向他解释游戏规则:每人抽一张牌,谁的牌值最大谁就赢了。林寒默默在心里“哼”一声,他事先在纸牌上做了手脚,必赢无疑!

                            第一局结束,他果然赢了。林寒得意地看着叶修拓。叶修拓也配合地回他一个不服气的表情,好像极不情愿似的替他倒酒,再毕恭毕敬地端给他。林寒傲慢地撇着头接过,一饮而尽。虽然感觉头更晕了,却晕的让他畅快,晕得让他心甘情愿。

                            他伸出手指,指了指被冷落在一旁的奶油蛋糕,不耐烦说道:“你,过去,罚吃奶油。”
                            叶修拓听话地躬着身走过去,可怜兮兮地边吃蛋糕边看着他,不小心将奶油滴在身上。林寒看得忍俊不禁,便招他过来继续玩牌。

                            几轮下来,事实证明他果然是常胜将军,每局必赢。酒喝得越来越多,奶油越来越少,头也越来越晕。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结果似乎和原先的设想越偏越远。可惜他实在头晕脑胀,想不出答案,只好继续晕乎乎招呼叶修拓玩牌。到后来,他意识越来越不清楚。。模模糊糊感到叶修拓正压在自己身上东啃啃西啃啃。可怜的林寒醉得毫无招架之力,手软软地按在叶修拓身上,无力地拒绝:“不要,好脏,你身上有奶油。”

                            叶修拓将他的双手按在头顶,咬他的脖子:“没关系,你身上也全是酒水。”

                            林寒仍然茫然做着徒劳的挣扎,有些恼怒地叫道:“你到底在干什么,我已经说了不要了。”
                            叶修拓的下身重重往下一沉,在他耳边邪邪地说道:“当然是和你水**融。”

                            林寒痛得身体紧缩,头撇向一边,眼光无意中瞟到散在地上的纸牌,突然想到自己为了反攻精心设计的游戏,结果竟是要正正反反被人攻。他狠狠瞪那些纸牌,暗暗决定以后自己作品里的反面人物一定要命名方块某某、红桃某某。。。

                            正躺在地上睡得安稳的纸牌姑娘们,突然被一阵阴光冻得惊醒。幽怨地看着自己正被人压在身下的主人,心中委屈不已。这能怪他们吗?他们一直在很本分地努力赢好不好?谁叫这个笨蛋主人只喝了一杯酒,就糊涂得竟然说什么赢的喝酒,输的吃奶油。


                            回复
                            举报|15楼2012-04-22 11:03

                              林寒看着叶修拓安静的睡颜,不得不承认,长得好看的人,就连睡觉也无损他的美好。漂亮却不尖锐的脸庞,在睡中也像带着和煦春风般的微笑。他心里一片柔软,忍不住朝他身上靠去。叶修拓含混地应一声,扶着他的脑袋,让他在他怀里更舒服,复又沉沉睡去。即使在,叶修拓也想着照顾自己,这种想法令林寒越发欢喜起来。

                              时间静静流淌,手机上十二点整的提示铃声想起来,林寒怕吵到叶修拓,慌忙按掉。今天是他的生日。听妈妈说,他是在上午11:11分出生的。横看竖看,似乎都比在夜晚零点整出生的叶修拓更适合做攻。他不仅辜负了这个美好的时间,更辜负了妈妈选择这一时间让他出生的美好心意。想到这里,林寒不禁心有戚戚然。

                              33岁的人生,果真和这两个数字一样,残缺而不完整。其实只要把它们左边的“1”补全就好。就算只做一次“1”,都是一种圆满。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安心心做叶修拓的宝贝。

                              林寒感到自己脑袋痛屁股痛全身都痛,想自己费尽心思竟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这一切皆因修拓始啊。他如果乖乖躺下让自己攻一次,就算痛也会痛得心甘情愿。可是这个罪魁祸首,竟照样睡得心安理得,似乎很享受的打起了悠长的鼾。想起他昨晚对他为所欲为的样子,心中又不禁愤愤然起来。他暗暗在心里发誓,趁着生日这一天,一定要堂堂正正站起来,做一次切切实实的攻君。

                              尽管两次完美计划都失败,林寒依然攻心未泯,斗志反而更加高昂。作为一个资深漫画家,最善于从自己的失败中寻找成功之路。既然前两次的迂回战术都行不通,这次就开门见山直接说好了。不想做攻的基友不是好基友,他叶修拓还是个天然攻呢。既然每个基友都有一颗做攻的心,那么他向叶修拓直接提出来也并不为过。

                              接下来的时间,林寒都在苦苦思索怎样开口最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叶修拓,我今天要做攻”这句话最好。简洁明白又掷地有声,能够在气势上先发制人。更重要的是,呃,说的字数太多,他恐怕会忍不住牙齿打战。林寒反反复复把这句话默念百遍,摄像说话的语气、神态和动作。嗯,一定要说的像模像样才行。

                              眼见叶修拓正悠然转醒,下巴在他手上慵懒地蹭啊蹭。林寒一下子就慌了,反复练习的话干脆一鼓作气说出来:“叶修拓我要做攻。”

                              嗯,发挥完美。林寒都忍不住要在心里给自己鼓掌。可今天那个菊花不保的人明显还未完全清醒,含混的问道:“嗯,你说什么?”右手无意识擦过林寒脖子上的敏感处,林寒身体忍不住颤抖,气势一下子就了恹了:“我说,我,我想做上面,进到你里面去。”

                              叶修拓终于清醒过来,听清这话也不在意,笑着揉他的耳朵:“你想坐上面。昨天晚上你大部分时候都在上面啊,难道还不够?”
                              林寒对他这种避重就轻的态度微微的懊恼,他又不是小孩子,作为一个资深漫画家,才不会被轻易糊弄过去。他做攻的决心是非常强大的,带着恳求,嗫嚅着说道:“就一次好不好,一次就行了。”

                              叶修拓似乎感受到他的认真,笑容慢慢将在嘴角,就那么动也不动,言也不言。
                              见他似乎有所软化,林寒锲而不舍地追击:“你不是常说你是属于我的吗?既然你的身体也是属于我的,那么今天,我,我要享受我的屁股。”话虽然说得理直气壮,可林寒心里一直在胆战心惊地打鼓。如果叶修拓始终不同意,那该怎么收场才好?他实在想不出。

                              叶修拓依然僵着脸发愣,林寒哆嗦着手将他的肩膀摇了摇,见他还是不回应,林寒鼻子一酸,眼睛又红了。

                              叶修拓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体他将眼角的泪擦掉,亲了亲他的脸,无奈地说道:“又哭了,真像个孩子。来吧,今天就让你做一次,这是我的第一次,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好哟。说完就果真背朝下躺平。

                              这下倒换林涵愣住了,巨大的喜悦冲上心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所说的“幸福得不知所措”是啥滋味。
                              见他仍呆呆地不动,脸上闪着惊讶和激动,小白兔一样的神情可爱无比,叶修拓戏道;”快点上来啊,再不上来,我就扑上去了。”


                              回复
                              举报|16楼2012-04-22 17:36

                                林喊听了这话,立刻如受惊的小鹿般跳开,慌张地爬到床头柜去拿润滑油。拿到润滑油的那一刹,林寒心里百味杂陈。紧张、羞怯、胆寒、茫然,更多的还是巨大的喜悦。想到这是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不禁深吸一口气,默默为自己加油。

                                跪在叶修拓身边,手抚上他光洁有弹性的臀部肌肤,强烈的自豪感汹涌而来。这样的妙人,竟然是他的!他强迫自己睁大眼看着手指渐渐靠近那个洞眼,试探着朝里面 深入,心里紧张得害怕,手更是抖得厉害。叶修拓的身体剧烈动了一下,他惊得立即将手指抽出来,毫无防备的动作更是让叶修拓忍不住闷哼出声。林寒怯怯地问他;“很疼吗?”

                                叶修拓摇摇头,转身安抚地对他笑:“一点也不疼,你快点继续。”
                                还说不疼,林寒见他脸都全白了。他有点想退缩,做攻为什么这么难,看叶修拓平时的表现,明明是很轻松简单的事啊?他硬着头皮又挤了一大坨润滑油在手上,加进一根手指,向里面深入。手指更做了一个微微的扩张,便看见叶修拓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床单,好像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一股沮丧涌上心头,他真的继续不下去了。平时那么风度翩翩的一个人,现在竟痛成这样,他实在不忍心。

                                叶修拓见他又停住,转过头鼓励地看他,示意他继续。林寒看到他的脸,惊得一下子哭出来。叶修拓竟然咬破了嘴唇,细细的血丝顺着唇角蔓延下来,全身冒出冷汗。他一定痛死了。这下,他真的不能再继续了。

                                扔下手里的润滑剂,他急忙找来纸巾,小心地擦他嘴角的血。
                                叶修拓阻止他,说道:“先别管我,你继续,我受得住。”
                                林寒又急又气:“不做了,你那么痛,我怎么做得下去?”
                                叶修拓惨白着脸,温柔地笑:“没关系,痛只是一时的。现在痛点,以后多做几次会慢慢好的。”

                                林寒小心地给他的嘴上上药,严肃地说道:“没有以后了,我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叶修拓将他抱在怀里,吻他的耳朵,柔声说道:“亲爱的,你对我真好,你以后果真要像今天说的这么宠我哟。”
                                林寒郑重地点头,嗯了一声。手摸到他身上冰凉的汗水,不放心说道:“你去洗澡吧,身上流了冷汗,怕待会儿会着凉。”

                                叶修拓不自在地撇过脸:“没关系,一会儿就干了,不要紧的。”他才不会告诉他,那些冷汗,是为了要特意咬破嘴唇吓出来的。不过,他对今天的结果还是万份满意的。这就叫做“一劳永逸”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两人相拥着躺在床上。林寒觉得这样静静拥抱的时间着实美好。正在欢喜之余,听见叶修拓低头问他:“你是不是很介意我们之间一直是我在上面?”

                                林涵不好意思红着脸摇头,老老实实回答:“以前有,现在不会了。我只要知道,你肯为了我做下面那个就很满足了。”
                                林寒乖顺的样子实在惹人心怜,叶修拓毫不犹豫俯下头堵住他诱人的嘴。将林寒压在床上,各种姿势各种逗人情话。先ΟΟ之,后××之,最后ΟΟ××之。

                                下午,将林寒吃得皮骨不剩的叶修拓恋恋不舍动身去机场。林寒终于得以安然睡上一觉。在梦里,看就一头大象,恍惚觉得大象背上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副对联。上联是:易守难攻,主动何日能成真?下联是:翻云覆雨,被动其实也销 魂。
                                横批:受受平安

                                作为一个忠实修迷,我怎么可能让小林子反攻成功呢?


                                回复
                                举报|17楼2012-04-22 17:36
                                  咦?我是占到完结沙花了吗?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04-22 17:41
                                    如果完结了,娃要注意标注下,方便大家看,也方便吧主给你加精哦。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2-04-22 17:42


                                      回复
                                      举报|20楼2012-04-22 23:03
                                        精品,我喜欢,哈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21楼2013-02-03 15:48
                                          很棒 喜欢这两只


                                          回复
                                          举报|22楼2013-02-03 23:19
                                            作为「非卖品」的忠粉,怎么才看见这篇呢?!不过还好没永远漏掉~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3-02-05 18:35
                                              不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3-07-11 11:40
                                                Good~完美!


                                                回复
                                                举报|25楼2015-09-05 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