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卡天道吧 关注:2,407贴子:64,750

【原创】无法看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小鸣卡老师YAY


津桥留学,津桥留学,一站式留学服务体验

津桥留学,津桥专做出国留学22年,提供出国留学高端服务,量身制定留学方案.津桥留学,津桥顾问1对1指导出国留学注意事项,准备材料,免费咨询到出国的申请条件.

2018-07-21 20:11 广告
CP:鸣卡鸣
注意:架空,夏目友人帐梗。
与梦儿半接龙式写文,漩涡友人帐系列第六部。
第一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59翼。 http://tieba.baidu.com/p/1441897712
第二部为刺(刺团儿徒然帐)。 http://tieba.baidu.com/p/1445145152
第三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83独角兽。 http://tieba.baidu.com/p/1501479809
第四部为归去之所。 http://tieba.baidu.com/p/1502795444
第五部为梦儿的同绘文090倾泻的生命。http://tieba.baidu.com/p/1528885636


回复
举报|2楼2012-04-20 12:08

    「呐呐,来吃西瓜呀,卡卡西老师。」把盘子放桌上,等半天都没见窝在枕头边的小刺团儿有动静,鸣人挠挠头,无奈地蹲到床边拿指头轻戳看起来气鼓鼓的小动物背毛。「起来啦。不准吃秋刀鱼是那位神的意思,我可不想老师你才好起来便因为乱吃东西又有什么事。只剩四天而已,所以老师你再稍微忍耐下好不好。这西瓜很甜的,伊鲁卡大哥还特地切小块的给你,来,起来吃嘛。」

    银色刺球看都不看他地把身子更加埋向枕头,令金发男生禁不住吃笑,手指越发轻柔地抚擦过那些刺毛。「挑食不是好事喔,老师你这些天吃太少都瘦到小一圈,等吃掉西瓜我们出去散步?我买上次那家的蛋饼给你吃。」拿空出的手拈起一小块儿西瓜,注意到小动物终于肯稍微转头瞥向他,金发人类立即将果肉送到那在他看来似乎有些撅起的嘴边(毕竟要辨别一头小刺猬是否在撅嘴真的很难),同时继续轻抚着从不会在他手指下竖起的刺毛。「过来这边吃好不好,不然西瓜汁会弄床上。」

    异色眸稍微抬起又垂下,妖怪保镖一口把西瓜咬进嘴,连着人类男生的指尖一起嚼动,引来男生「喂老师这样很痒」的笑嗓轻呼。唔,不错。尝过味道觉得挺满意,小刺团儿灵巧地跃身跳上桌沿,拿爪子勾过块儿西瓜默声埋头啃。确实禁吃秋刀鱼两周是那位金发女福神的特别交代,不过想到已经到嘴的盐烧秋刀鱼就那么被鸣人硬给收走还是觉得超级不高兴,连那个黑发家长都说油腻东西仓鼠君不能多吃但一块儿不要紧之类的话,结果人类男生还是边拿歉意目光看他边把那块儿鱼送进自己嘴里,而他只能啃些味道还不赖但根本和秋刀鱼没法比的炒青菜。

    好在还有四天就解禁他真的受够没有秋刀鱼的日子!发狠地一块儿接一块儿把西瓜吞进肚直到觉得有些发撑,小动物抬眼瞪向早解决掉自己那份,正以手撑腮笑吟吟望住他的金发男生。「嗯?」「没什么,只是看到老师总算好起来比较有精神的样子就觉得很高兴。」「……罗嗦。别小看神明的力量,何况那一位可是已经活过几千年的司福神明,神力当然……」

    「啥!」鸣人惊跳起来,在小家伙明显写满少见多怪意味的瞥视里拿一根手指胡乱比划着窗外。「老老老师你说那位治好你的看着明明超级年轻的神其实有……呃,那么老?」那他岂不是要放弃直呼那位神明名字或加个姐姐之类作为称呼的想法而根本该叫她……婆婆?

    「敢当面跟她提到那个字你就死定。而且我想你也看出来,纲手大人很喜欢九品,似乎也并不讨厌你,所以说不定哪天她就会来这儿,毕竟对于神来说这点程度的距离根本不算什么。总之给我好好记住对她来说老字是禁句,就算人类的记性都不怎么好至少这件事你别转头就忘。你也看到她的拳头到底有多硬。」想到那天主管一般运的白发神只在他们眼前被揍飞出多远,化形的翅膀妖物一边将细小的脸蹭向男生先前为他摊开在桌面的纸巾一边正色叮嘱浑然不觉自己在踩向某种险境的人类男生。啧。这西瓜汁怎么这么难擦。

    发现他动作的鸣人立刻把那位神的年龄问题丢到脑后,好笑地抽出另张纸巾给他擦脸。「老师你自己擦爪子就行,脸的话你哪能够到,呀,这边还有。」直到帮小动物弄到干干净净,人类孩子才低身令对方能更加容易跳上他头顶。虽然翅膀妖物早就说自己已彻底恢复,不过实在被他严重伤势吓到的金发男生仍免不了心有余悸,在见到他可以像从前那样轻松撂倒各种妖怪前,还是不敢由着他乱来。

    「不是说去买蛋饼?我稍微睡会儿,到那边再叫我。」小刺猬在男生发丛里懒懒闭上眼睛,稍微调整姿势令自己可以睡得更舒服。倒不是说他有多喜欢吃那玩意,不过既然主动说要买给他吃那也没理由拒绝。唔,这孩子说什么来着?他吃太少都瘦到小一圈?反正他是没觉得。听到人类男生轻笑着说好,虽然搞不懂对方为何那么高兴,小动物还是在男孩子刻意放轻脚步后格外细小的声响里很快陷入安睡。

    蛋饼买到手头顶的小动物还在睡,不忍叫醒在他看来尚未完全恢复的妖怪保镖,鸣人把滚烫的纸袋捧在手里,于他们格外常去的空地处坐着等小家伙自行醒来。反正蛋饼还烫着根本没法入口,稍微等会儿实在不醒再叫也不迟。蛋饼的香味儿引来几只小妖怪,眼巴巴在脚边盯着他。鸣人朝他们做出‘嘘’的手势,打开袋子撕开一小块儿递过去,见他们犹豫着不敢上前,便鼓励地灿笑直到其中一只终于肯伸出两爪接过。大概太常在附近走动的关系,这边的妖怪似乎都知道他能‘看见’,有不怕生的还会来找他搭话或者叫他帮点儿小忙之类,甚至告知他一些发生的不寻常事。


    回复
    举报|3楼2012-04-20 12:09

      把那只有人类才懂制作的奇特食物分吃掉,小妖怪们偷偷看向无聊地捡了片树叶拿在手里摆弄的金发人类,你来我往低声叽喳许久,终于推出一只个头稍大的作为代表怯怯举手,压低嗓门唤出早已在妖怪中广为流传的名字吸引人类注意。「漩,漩涡大人!」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说不定同样身为人类的漩涡大人能够处理那家伙的事。「那个,其实最近……」

      「呀哈!又见面了呢,儿子……嗯。」欢快的高声叫嚷打断小妖怪的说话并令他吓到缩脖,看清正降落在草地上的身影是谁,目瞪口呆的小妖怪们面面相觑数秒后一哄而散,嘴里还语无伦次地喊叫着「别炸我们呀」「地达罗大人饶命」之类的话,引来站在黏土鸟儿上的妖物傲然的哼声。「我才懒得对弱小家伙出手。儿子,有件事情要跟你说,嗯。」

      「都说别再叫我儿子呀你这家伙!虽说很感谢你上次带我们去找那位纲手婆婆给老师治伤但称呼这种东西……呀啊啊,对不起呀老师你没事吧!」及时接住因他的跳脚给从头顶甩落的银色刺团儿,鸣人抱歉地迎向茫然睁开朝他望来的异色双眼。「不过醒来也好,不然蛋饼都凉掉,来,老师你先吃。」把小刺猬放到能晒到阳光的位置,纸袋跟着拎过去撕开露出里面的蛋饼,另头妖物大叫着的「喂喂儿子君你根本拿他当宠物养对不对!哪有保镖是这种待遇的,嗯!」男生全当没听见,只顾把已经没那么烫的蛋饼仔细扯成小块儿方便小动物下嘴。

      额角爆出青筋的长发妖物叉手盯住似乎根本忽略掉他存在的一人一妖。「话说回来保镖君你的状态已经没问题吗?既然能吃能睡果然是没问题吧,嗯。所以儿子君,你到底能不能稍微认真点儿听我说话?任由某个蠢人类继续下去事情可会非常不妙,对人类和妖怪都是,嗯。」金发男生终于因某些字眼望来的诧然蓝眸令他满意地正色说下去。「附近的妖怪都在传言,有一名黑发的人类少年在所经之处画满奇怪的图阵,而走进图阵中的妖怪会被完全不具备灵力的普通人类‘看见’,嗯。」

      长久的静默里,耳边只有黏土鸟拍打翅膀的轻响,意识到任由金发人类呆怔下去只是在浪费时间,地达罗向他伸出手去。「总之不亲眼见到也搞不清到底怎回事,要来吗,儿子君?我可以像上次那样捎你一程,嗯。」人类孩子以坚定的点头作回应,很快粘土鸟上便多出两名乘坐者。迎风飞翔里起爆妖物试探地去摸少年捧在手里的刺球,却引来一记警告瞥视且险些给瞬间竖起的毛刺扎个正着,令他无趣地收回手轻叹着托腮。「保镖君真见外呢。乱刺人会显得不够可爱,嗯。」改天弄几个黏土刺猬玩玩,和保镖君混一起看儿子君分不分得出,想想都觉得有趣,嗯。


      回复
      举报|4楼2012-04-20 12:11


        +

        「在这儿。」指住整体为圆形,由许多繁复符号与正中眼睛形状的硕大图案构成的不知名阵式示意金发人类去看,见对方顶住小刺团儿绕着图阵走了几圈后满脸迷茫地挠头,黏土妖物挑眉。「怎样,儿子君?」倒不是说他会因为是九品的儿子就觉得可靠,不过人类引出的事端还是交给人类解决更妥当。说到底人类根本是麻烦到家的生物,不管力量是否足够都想要窥探另个世界可不是好行为,虽说从这图阵残存的灵力来看那个什么黑毛人类其实也算有潜力,或许比儿子君稍差点?

        「完全不认识,这种东西。卡卡西老师?你有见过吗?」发觉小刺猬踩住他肩跳到地面,异色眸一直盯着图阵看,鸣人好奇地跟着蹲身过去,小动物却在几次轻嗅后转身往某个方向跑去。「鸣人,跟上!还在附近!」诶?这都能闻到?男生赶紧一边追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喊着黏土妖怪。「谢谢你告知我,地达罗君!剩下的交给我就行!」

        呀哈,虽然很怀疑儿子君的能力不过怎么说都还有保镖君在,嗯。再看一眼地上那令他的搭档不小心被人类看到的奇异图阵,长发男性收起手里已在成形的小块儿黏土,指示身下的座驾飞起。从图阵数量看要把这地方炸到满地坑才行,毫无艺术感的事他不做,姑且看看儿子君能解决到什么程度再说,嗯。

        低身钻过交绕的几株古木后眼前豁然开朗,鸣人眼看着比他更快的银色刺团儿直扑向背对他们的黑发身影急忙喊出声。「老师你等等说不定有危险!咦?……噗。」呀哈哈哈不行了咬住人家衣摆吊在半空来回晃是怎样,老师你就算想告诉我正是这家伙也别用这种方式,救命一团刺球吊在黑色后襟上真的看起来可爱到爆他也想老师这样吊在身上看看呀!

        不知是听到他笑声还是发觉那重量,正低头拿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的男生缓缓直起身,慢条斯理地转过来看向他,空着的左手探到身后稍作摸索,很快抓着某只银刺团儿收回。「……」黑色眼睛盯住那团小刺猬看了许久,鸣人忙跑向前的同时向男生做出解释。「那个,抱歉小卡一般都不会攻击人,大概只是喜欢你衣服的颜色完全没有恶意所以呃,可以麻烦把他还我吗?」那种眼神是怎回事,难道能看出老师的本体?可恶,就算同为人类也别打伤害老师的主意他才不会允许!这家伙是那位女福神提到的除妖师之类吗?不知打起来会怎样但总之形势不对就叫老师赶快跑走他来挡住这人就行!

        捧住小刺团儿的手掌以最微小的幅度轻颤,男生抿紧唇似乎在努力压抑什么,白皙过头的面颊渐渐泛起令鸣人更加不安的晕色。「可,可以吗?摸一下?只,只轻轻一下。你的刺,刺猬君?」超小声的嗫嚅,不过金发人类还是听明白当中意思并因而瞠大蓝眼。搞啥?原来这人根本不是看出老师原形而只是小动物控?又或许刺球控?反正都没差要说摸一下也没什么不过老师恐怕……呀,果然。

        毛刺瞬间炸起的银球自男生掌心一跃而起跳回他肩膀,两只前爪牢牢勾住他衬衫摆明不想给这莫名其妙的黑发人类摸,甚至怕他不够明白还拿后爪狠力挠向他后肩作进一步提醒。鸣人禁不住吃笑,不好意思地看着失落收回手去的男生。「呃,抱歉,小卡有点认生。那个,你在这儿……」瞥向只画到一半的图阵,金发人类迟疑着不知该怎样说。既然能画出这图阵应该不至于连妖怪是何种存在都不懂,不过到底从哪里问起比较适合?他还从未遇见过和自己一样能‘看见’的人所以……

        「漩涡鸣人君,我知道你。」先一步唤出他的名字令金发男生怔住,将木棍拿在手中把玩的黑发少年露出眉眼都弯起却不知为何让人觉得超不真实的笑。「我叫佐井。听说鸣人君能够看见妖怪,那么,可以稍微帮我个忙吗?因为真的非常想再次见到那家伙。」良久未得到回应,黑发人类收起笑脸有些困扰地皱眉低喃。「还是不行。书上说的增强亲近感的笑果然只这样还不够?那应该再……」

        「佐井……也能看到妖怪?所谓想再次见到的家伙是?」总算从惊愕里回神的鸣人发现对方正低头打开书包,问出困惑后便把目光跟着投去,随看不到名字的厚厚书册一起映入视野的,是自书脊与包沿间探出的毛茸茸小脑袋。「喵呜。」啊嘞?是猫咪?皮毛棕色眼睛则为乌黑的猫咪?看着也挺可爱,不过还是比不上他家卡卡西老师啦。说到老师,错觉吗?后爪挠得比刚刚更用力?该不会这只猫咪有问题吧。

        黑发男生似乎有些讶然地将书塞回去,指头轻抚过猫咪耳畔后熟练地一手将它拎起。「睡醒了,大和?」丢开木棍,两手将细声喵呜着的猫咪举过头顶,少年墨黑的眼底泛起货真价实的温柔笑意。「来,今天份的举高高。」

        所以这人果然是小动物控。鸣人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瞅着男生旁若无人地和纯棕色小猫咪玩闹,半晌过后才终于想起这边有个人在等回话而歉然扭头。「啊,鸣人君,对不起现在才回答,我平时看不到妖怪,但是,若他们停留在这阵中的话,便能看到并与之交谈。」

        男孩子踩入自己绘出的图阵,垂眸轻轻顺过窝在他手臂间的小猫咪背毛。「这图阵是祖父留下的。我小时候曾经因为祖父把它画在庭院而遇见一位非常特别的存在,但是,祖父突然走来他便立即跑开,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虽说已经过去几年,还是无论如何都想再看到他,即使只有一眼也好,至少要跟他说句谢谢。那个时候,走到摔倒的我旁边,发觉被我看到也没有介意,反而笑着安慰我的那家伙……妖怪的话,只有几年样貌应该不会改变,然而到底去到什么地方根本毫无头绪。鸣人君有见过吗?棕发黑眼的男妖怪?」

        「抱歉。那样的妖怪,并没有见过。」或许可以问问老师,但现在不行,当着这人面的话,老师的身份会被发觉。不过至少可以先问到更多特征,若老师不认得还可以去问九喇嘛地达罗他们。抱着这样想法,鸣人边接住滑向他手心的刺球边问向闻言默然垂下目光的少年。「我试着帮你问问附近的妖怪,不过只棕发黑眼似乎还不够。能说得更具体点吗?」说到棕发黑眼,那只猫咪不正是这两种颜色……呃,该是巧合。不能因为老师可以变银色刺猬便觉得所有妖怪变身后皮毛都是和头发颜色一致啦。咦?那只猫咪干嘛一直缩起,莫非有什么令它害怕的东西存在?诶怎么突然跑过来?


        回复
        举报|5楼2012-04-20 12:11


          棕毛猫咪追着银色刺球跑开一前一后隐没在草丛里,佐井眼看着鸣人表情从错愕到震惊到茫然再到平静,只觉得满头雾水。平时无法看到妖怪的他当然不会知道那两只以化形跳入草丛后便瞬间变回本体,翅膀妖怪也就算了看到那只猫咪真的变作棕发黑眼的男性令鸣人险些就要朝佐井喊出「呀喂你找的家伙就在这儿你都没发现吗?」之类的话,而卡卡西的一声「先别说出去,鸣人!」使少年打消念头同时也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根本已经拿不知何时学会的妖怪语喊出,不然卡卡西如何会未卜先知?但友人帐的现任主人很快调整好面部表情,虽然止不住在心底深深觉得抱歉还是出声催促。「佐井?所以说,还有更具体点的吗?」

          「能够在手心生出花朵喔。想着是司掌草木的神明也说不定,所以都挑花草特别多的地方画图阵,可还是找不到。」耳听着黑发男生低落的话语,眼看着那位陌生妖物在卡卡西挑眉的盯视里忙乱解释着什么,头顶和手心不知是否因着急冒出随风轻曳的小朵花儿的场景,鸣人要死命咬住唇才能阻止自己把真相说出。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是现在,至少要听听老师怎么说,看样子似乎是旧识不知老师会不会答应帮把那个家伙打一顿。可恶明明都在身边却不说,看着佐井一直那样辛苦的找他很好玩吗?而且这样胡乱在地上画阵说不定哪天碰到凶恶的妖怪便会有危险,他也不打算管吗?冷静冷静冷静冷静不能给佐井看出来,虽然早晚都要知道但稍微拖延下至少想想怎样告知比较委婉呀!

          「放心,总会找到的,我也会尽量帮你。」而且其实已经找到才对,我只是需要时机来告诉你。鸣人蹲身捧起交涉完毕跑回他脚边的小刺猬,在那双异色眼眸里看到些许凝重,虽然很想问发生什么但明显需要避开当事人,那就回到家里再说比较好。「也是时候回去呢。一起走吗,佐井?」这边通到大片住宅区的只有一条路,所以怎么说都能稍微顺路一段,正好看看佐井住哪里想到委婉告知法后便可以去找他。

          「……一起?」男生明显有些迟疑。「还是不要比较好,鸣人君。那个,我先失陪。」说着就想跑开,却不知怎地脚下一绊朝前摔去,鸣人看到棕**咪从另边窜过来好像要挡在男生身前的样子,来不及弄清到底怎回事,一向想到就做的元气人类立刻自旁边拉住男生手臂,然而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力居然拖得他们一起倒地并继续被拉向丛林深处。「搞什么!放开佐井呀你这面都不敢露的混蛋!有本事冲着本大爷来!传说中的友人帐就在我手里你可别搞错对象!」管他什么妖怪听到友人帐都会心动才对,抱着这念头鸣人两手抓住在倒地后终于看见的影状绳索,想到绳头应该系在佐井脚上不过这姿势下他怎么都够不着再设法弄断,只好冲跟在他们旁边飞跑的猫咪大喊。「咬掉绳子!叫他放开佐井就行我没关系!」

          然后他们便突然不再被拖向前。鸣人意识到猫咪没可能这快咬断绳子而抬头查看究竟,立刻因映入眼中的身影绽出脸庞整个亮起的灿笑。「卡卡西老师!」「有没有关系可不是你说的算。」一脚踩着绳子轻松止住他们冲势,银发的翅膀妖物懒懒低眸对上他目光,带有水绿色纹路的浴衣下摆几乎贴着他脸,而套在木屐里的白皙双足就在他下颌边,令鸣人不知为何觉得面颊发烫。卡,卡卡西老师的小腿,白净又削直很好看……等等现在可不是对着老师发呆的时候!「这个要怎么弄开,卡卡西老师?」爬起身并把佐井也扶坐起来,看到缠住男生脚腕的数圈黑色及隐约露出的少许青紫皮肤鸣人不禁怔住。这是?为何会有瘀伤?难道这种事不是头次发生?佐井刚刚说不要比较好就是因为这个?不过看不见妖怪又怎会惹到他们?

          他发怔的功夫银发妖物已经以指尖雷光割断绳索,并将异色眸投向窝在佐井脚边轻声哀呜的猫咪。「天藏,你先带这孩子回去。既然主动送上门正好省掉找它的麻烦,我会设法解决掉。」猫咪像是没听到般径自探过头轻轻舔舐着少年脚腕的瘀伤,在两名人类不敢置信的瞪视下,那些青紫渐渐淡去颜色直到完全消失,而喵咪只是钻到黑发男生怀里蜷成团儿继续低低地呜咽。「嘛。总算不准备再瞒下去?这不是很……鸣人!」眼见金发人类被突然冒出的大丛黑绳包在中间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便自视野里消失,卡卡西瞬间冷下双眸振翅飞起疾掠向林木深处。「啧,找死!天藏护好那小子!」

          「卡卡西大人!」从猫咪幻回原本姿态,随即想到自己跟去也帮不到忙的男性妖物低低叹气,回头望向正愣然看着空手臂的黑发男生。佐井的祖父,唤作志村团藏的人类于临终时候把图阵留给佐井,也是在那时他听到人类孩子哭泣着喊出「我讨厌妖怪」,从而初次尝到不知由何而来的失落滋味。明明是曾看着他手心幻出的花朵笑得很开心的孩子,却哭着说讨厌妖怪,所以才想着,那便别再出现在少年眼前比较好。然而,团藏离世后不久佐井的父母也因意外过世,只留下少年孤身一人,从此那孩子再也不会笑。大概到底还是怀念着当初的笑颜,才会莫名想到变成猫咪模样待在少年身边的主意,而等他发现到少年正苦苦找寻的就是自己,却畏惧于少年可能因他的欺瞒真的讨厌他的可能,迟迟未敢站到图阵之中回应少年的期盼。

          不过。正如卡卡西大人所说,人类的生命本就短暂,再如此迟疑下去什么都得不到。所以他也是时候面对。轻笑着迈进图阵,男性妖物朝距他不过数步之遥的人类孩子伸出手去,掌心生出和许多年前一般绚烂盛开的花朵,唤出早已熟记于心的名字。「佐井,我在这儿。抱歉让你等这样久。」


          回复
          举报|6楼2012-04-20 12:12


            他看到人类孩子应声望来,墨色瞳仁里的茫然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迟疑与某些他尚不懂得的情绪。「妖怪先生,一直没能跟你说谢谢呢。所以‘大和’也是你咯?那么多次突然不见是因为变成我看不到的妖怪姿态吗?」「呃,那个,确实,不过我……」即使在妖怪里也是不善言辞的类型,面对少年如此直接的问话,棕发妖物不由无措起来。但少年似乎全不在意,带着些迟疑与他不太明白为何会有的释然走到他身前,而缓缓触向掌心的温热皮肤使他总算醒悟到少年为何在迟疑。不确定能否碰触到他吗?说起来这孩子的灵力虽不及方才所见的金发人类,但至少在这图阵之中他们可以确实地触及彼此。已经长到这么高了呢,先前一直是猫咪样都没太注意到,如果摸向那些看来非常柔软的黑发,这孩子会介意吗?

            自顾自纠结个没完的木系妖物在少年主动拥抱住他的瞬间脑子炸成一片空白,而随之响起在耳边的人类声嗓令他更加失去思考能力。「猫咪也好妖怪也好,请你别再离开。」说什么呢,这,这孩子不是讨厌妖怪才对?不过反正他也会像卡卡西大人那样继续留在难得看顺眼的人类身边就是,毕竟……人类的生命真的超级短暂,在那笑颜彻底消逝前,他都会尽力守护住此刻停留在怀中的这份暖意。

            说起来,能令卡卡西大人屈尊成为保护者的人类,那个名为漩涡鸣人的金发少年,虽然看起来很弱小但既然是漩涡九品的儿子的话……应该不至于在卡卡西大人赶去前边便被吃掉?他实在不敢想象若那种事发生卡卡西大人会做出什么来,为着那孩子连冒犯神明都在所不惜的话……

            总之还是祈祷那孩子最好别有事,不,是连半根头发都不要掉才对!

            +

            「唔!」可恶弄不开,这些玩意怎么超结实。突然被抓会害卡卡西老师担心的,虽然已经能变回本形但两周还没到最好还是别战斗比较好,所以他要赶快解决然后回去找可能正往这来的老师才行!拿随手捡起的碎石头在黑乎乎的影子般绳索上磨不停却收效甚微,鸣人挫败地丢开石头改以双手握住几股绳索往两边一顿扯结果还是不行。向来只懂还名字的他根本不晓得该怎样和妖怪作战,虽然这些玩意看着软趴趴没有生命迹象,但也许是由很厉害的家伙在操控也说不定。总之怎么想都尽快脱身为妙,然后问看看能否把这些封印掉或是别的怎样,他倒无所谓不过既然攻击目标里包括佐井岂不是说明有灵力的人类都可能受到威胁。

            「这味道……你是……漩涡九品……不,甚至比九品都更加美味……」还在努力与黑绳奋战的少年身后有巨大的影子渐渐成形,整个身体都隐没于岩洞顶部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的不祥存在发出嘶哑笑声,随细小滋响不住淌落黑色液体的利爪探向少年后脑。「乖乖成为我卑留乎的一部分吧,得到你的血的话,就连九尾之流也不再是我对手……」

            鸣人逆着黑绳拉扯艰难躲过袭来的利爪,因扑面而来的腐臭气息皱脸。「走开!管你是谁别拿那种难听的调调唤我妈名字呀!还有我才不会乖乖成为你的一部分!」胡乱擦掉滴在眼睑的黑色液体,感到眼睛有点刺痛的少年更加蹙紧眉。「超级呕心啦你这家伙,要不是怕手烂掉我这就一拳揍飞你!」浑身都在淌水这是什么鬼玩意,莫非妖怪里还有见着空气就溶化的脆弱体质,这样的话不知是否会被阳光晒到灰飞烟灭……诶?躲在岩洞里或许就是因为完全见不得光,那么试着把它拖出去看看!

            「喂,卑什么乎的!想要回名字说一声就行没必要吃掉我,还是说你想要整本友人帐?你认识我老妈?为何说我比老妈更加美味?」一边和逐渐逼近他的巨大暗影说话一边摸向衣袋里的友人帐,鸣人攥紧那方簿册等待妖物的回答,而听他提到友人帐的瞬间对方整个都抓狂地脱离洞顶,令他终于能看清那是一只软塌塌在地面拖行的具有盘卷长尾的,边动边滴落更多黑液的半人半蛇形状白色妖怪。

            「没错,得到友人帐的话,就能吞噬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摆脱这副身体,在哪儿,臭小鬼,快说友人帐在哪儿,交出来的话,会让你死得稍微没那么痛苦。」阴沉的喃语回响在岩洞中,成功将对方注意力吸引住的人类不动声色地尽量移向洞口方向。把友人帐丢出去叫这家伙跟着追出估计勉强行得通,前提是这家伙对友人帐的狂热会强到令它暂时丧失理智。不过在那之后呢?若没有被晒化反而得到友人帐,这家伙会对妖怪同类造成很大威胁,恐怕连卡卡西老师都难以胜过它,就算还有九喇嘛他们肯帮忙也……

            不行。他不能让那种事发生。不过若连着友人帐一起被吃掉的话,名字记录在册的妖怪也会没命。可恶,两边他都不想选但明显他根本不是这家伙对手呀!注意到原本缠满身上的黑绳不知在何时不见,鸣人毅然松开友人帐迅速爬起,随手捡块石头丢向马上便碰到他的妖怪后扭身朝洞外跑去。「你才要死呀丑八怪!想要友人帐先追到我!」


            回复
            举报|7楼2012-04-20 12:12

              本来也没想着能如此轻易逃脱,然而迎面就撞上障碍物实在是大打击,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全是白色,鸣人忍不住闭眼忍下厌恶一拳挥过去。「死开呀呀呀!」「还能叫这么大声看来没事,很好。」带笑的低哑声嗓近在耳畔,接住他拳头的亦是温热掌心而非绵软凉滑的肢体,蓝眸愕然睁开,有点朦胧但绝不会错认的身形映入眼底的瞬间人类少年险些热泪盈眶。「卡卡西老师!」老师来救他了呀好高兴超级高兴不过老师到底是否那只恶心家伙的对手他不想老师有危险呀。「老师你确实可以战斗吗,不然还是我来挡住它老师你快点走比较好还有友人帐也一起……咦?」少年因落在脸颊的轻抚怔住,随之而来的浅吻及柔声的「交给我便成」更是让他彻底烧红。唔呀!好漂亮!老师弯起眼轻笑的样子真的好漂亮超级漂亮!而且说着交给我便成什么的实在帅到过分!

              虽然很想说也希望能保护老师,但这种情况根本不是逞强的时候。他要相信老师,没错他只要一直相信老师就行了!反握住扶在前臂处的手掌,鸣人闭起眼迅速以唇瓣擦过银发妖物浅笑里弯起的双唇表明信赖,完全没注意到抓狂中的某只妖物正狠命撞击挡在他们身前那雷光结成的坚实壁界。

              然而在男性妖物自他环抱抽离专心投向战斗后,重新张开眼的人类发现尽管能清楚听到那些雷音鸣动与碰撞声响,却完全看不见该有的战斗场面,映入他越发模糊的视野的只有扭曲着的岩壁线条与不住碎裂飞散开的石屑。

              当喧声终于平息,男性妖物稍微有些喘的嗓音再次响起在耳旁唤着他的名字,鸣人徒劳地用力再用力揉动眼睛,仍只见到一片模糊里空落落的岩洞。「糟糕,我好像看不见你了呢,卡卡西老师。」「嗯?有被那家伙碰到吗,眼睛?等下叫天藏给你看看。」话音甫落小小的银色刺球已咬住他前襟吊在半空摇晃,大概是看他两手还揉在眼睑上便没往掌心跳。「唔唔唔唔唔?」

              「这样能看到,噗,老师你牙不痛吗?」奇迹般听懂小动物因衣襟在嘴而含糊成一团的问句并作出回应,鸣人好笑地接住满意落向他手里的刺球。「那家伙一直嚷着要连眼睛的力量也一起吞噬掉什么的,老师以前认得它?不过软软嫩嫩看起来就很好吃结果出乎意料地难得手是怎回事?老师你还有过软软嫩嫩的时候?」「哼。妖物成形也是需要漫长时间的,就算九喇嘛也曾小到可以被抱在怀里,我出生时候确实是小孩子模样没错。」小刺猬扭头眯起眼睛。「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天藏他们大概还等在那边,那么,是我带你过去还是这样走过去?」他是比较倾向走过去就是。看不到的话,被带着飞起会造成凭空漂浮的错觉,应该不是人类能够喜欢的体验。

              显然和他想法一致的鸣人已经在捧住他踏上回程。「以后有机会说给我听吧,如果方便的话。真的很想知道更多关于老师的事呢。不过九喇嘛……噗哈哈老师你见过他被人抱吗?怎么知道他曾经有多小只?」「听说而已,那家伙比我活得久我怎可能见到他小时候什么样。」至于妖物可以随意变化回儿时模样这点,暂时还是别给这孩子知道比较好,万一哪天吵着叫九喇嘛变小来看看那只狐狸绝对会炸毛。

              出乎意料地,在先前分开的地方等待的并不只有黑发少年和猫咪姿态的木系妖物,而是多出一头不耐烦的火色狐狸和站在粘土鸟儿上摆弄手里疑似刺猬形炸弹的地达罗。见到小刺球与捧住他的人类孩子出现,九尾妖狐立即抱以「就说没那么容易死」的冷嗤,收回不住拍打地面害另外三位等候者都沾到满身灰的圆滚长尾,比他坦率得多的黏土妖怪则立即指挥鸟儿飞到鸣人身前,松口气地说着「儿子君没事就好」,佐井歪头问出「鸣人君为何一直揉眼睛」而棕毛猫咪已经从少年手臂跳下化为本来姿态,凑近打量仔细看来似乎蒙着薄薄灰雾的天蓝色眼眸。

              「鸣人溅到卑留乎那家伙的毒液现在看不到妖怪。天藏,这会持续很久吗?」懒得去管九尾狐与黏土妖怪的惊吼,银色刺团儿只是看向微微蹙眉但并未流露紧张的棕发男妖。「是否会留后遗症?」以鸣人的灵力来说那种程度的毒液不算什么,所以他从一开始便不太担心,看不见妖怪正好,省得那孩子每天不停还名字给找上门的妖怪害他连睡回笼觉都睡不成。虽说日后的工作量会加倍但日后的事日后再管。

              「应该用不上一周便可以恢复,也不会留下后遗症。」这人类孩子自身的灵力足以将毒素逐渐滤除,拿妖力强行治疗也不见得会比较快。说到底这孩子真的说不定将成为比他那在妖怪之中名号响亮的母亲更加强大的存在。天藏感慨着变回喵咪形态,在佐井有些困惑的轻抚里眯起眼睛。

              卡卡西大人你……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留在他身边呢?即使在人类的世界生活如此之久,我还是无法完全理解他们的感情,但是,那双在人类中显得格外干净的蓝色眼眸只有望向你时才会泛现如此明亮而柔软的光华,和佐井偶尔投来的目光有某种程度的相似。

              若我问你那种光华意味着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回复
              举报|8楼2012-04-20 12:13


                唔嗯,既然有送上门的顺风车,没道理不坐。卡卡西趴在鸣人手心瞥向两头还在吼不停的同类,故作伤神地开口。「嘛,刚刚解决掉卑留乎现在真的超累的,我说,有谁肯捎我们一程吗?还有那边那个人类孩子,虽然看不见可能会觉得害怕,不过叫他闭上眼睛也行。鸣人过几天就没事犯不上气成这样,而且卑留乎已经碎成渣渣你们再用力骂它也听不到。」

                于是终于安静下来的两头妖物猜拳过后各自载起一名人类孩子回程,令佐井体验到在同类中也属强大一员的九尾妖狐赌气时候的速度到底可以有多惊人,并于再次踩上地面的头一秒便和居然也会晕车……晕妖狐的自家猫咪一起立时瘫倒。相比之下晚些到达的鸣人则比他好得多,只是一手抱住粘土鸟儿脖子不放一手护紧掌心不知为何还能熟睡的刺球,任地达罗怎样提醒已经到了都仍然闭眼大声嚷着继续飞没关系而已。

                +

                仔细抠开栗皮令果肉一点点露出,待到终于将完整栗肉捏在指间鸣人才轻声唤着对方名字把手凑到窝在他胸口昏昏欲睡的小刺猬嘴边。「卡卡西老师,把这吃掉再睡。」「嗯?」眼皮都不抬的小动物连他指尖一起含住慢吞吞地嚼,嚼半天发现嘴里只剩手指才满意地舔去最后一点儿栗子味儿,合眸在他胸口蹭动几下身子团得更紧。

                忍笑一个接一个地剥开栗子再递过去,直到将手边的一把栗子都喂给小家伙,鸣人才以纸巾擦净手指并关掉床头灯,小心地在黑暗中调整姿势令小动物可以躺得更舒服。啊。果然不该放任老师和地达罗他们喝什么庆祝酒的(话说回来他怎知道妖怪也可以那么容易醉倒呀),结果根本保持不住清醒的老师好玩儿地不停舔他手心舔够咬咬够蹭,手没热到炸算他好运。

                泡过温水澡后便趴他胸口不再挪动的小刺球摸起来比平时更加软而暖热,使鸣人在小动物睡熟后也舍不得移开手指,继续小心翼翼地抚过那些随呼吸规律耸动的刺毛,直到自己也耐不住困倦地睡过去。

                因他暂时看不见妖怪而久违的翅膀妖物本形带着温柔笑意造访他的梦境,再次将他带到云端之上俯瞰这片人类与妖物共同生存着的广袤大地。

                当初晨的阳光照亮房间,鸣人发现睡在他胸口的已是洁白羽翅垂落床边的银发男妖,而自己原本抚擦着那些背毛的手指正停留在对方柔软的翅根处。面颊烧红里人类少年咬唇咽下险些出口的轻唤,单纯以目光流连于对方在淡金光芒映染中格外安然而绝美的睡脸。

                比起云端之上与神之住所那些于人类而言虚无缥缈难以触及的所在,此刻正在怀中的这份暖度与重量才是对他来说最最珍贵的宝物。

                即使拿来整个世界都不换。



                ——(本部分)完——


                回复
                举报|9楼2012-04-20 12:13
                  哟哟=V=


                  回复
                  举报|10楼2012-04-20 20:16
                    萌炸了呀!!!!!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回复
                    举报|11楼2012-04-20 21:33
                      耶耶耶,火影跟夏目完美结合了。
                      话说大和佐井的西皮,好有爱。
                      灰灰,俺肿么有种错觉,看到好多地方仿佛象看到梦儿了,那感觉就跟你和梦儿合体了样


                      回复
                      举报|12楼2012-04-20 21:42
                        嗯嗯?YAY


                        回复
                        举报|13楼2012-04-20 21:57
                          小水鸟你到底有多喜欢这设定wwww
                          感谢梦梦吧是她开的头我们才会一直接到现在都没停YAY


                          回复
                          举报|14楼2012-04-20 21:59
                            YAY大和佐井的部分是因为梦儿萌那个而我也被传染YAY
                            一基友你那是什么错觉= -+
                            接文嘛所以我有尽量尝试比较靠近的文风www
                            不过梦梦独有的文法我根本学不像就是orz


                            回复
                            举报|15楼2012-04-20 22:01
                              其实不用刻意学我的也可以啦…


                              回复
                              举报|16楼2012-04-20 22:20
                                因为感觉你的风格格外适合这设定TAT
                                而且我一搞起这个就自动切换模式,现在想改也改不回来了TAT


                                回复
                                举报|17楼2012-04-20 22:24
                                  合体。这……


                                  回复
                                  举报|18楼2012-04-20 22:50
                                    没有合体没有合体没有合体TAT
                                    我觉得差异还挺明显的吧?= =+


                                    回复
                                    举报|19楼2012-04-20 22:58
                                      看玩笑啦,灰灰的文笔很独特的WWW


                                      回复
                                      举报|20楼2012-04-20 23:07
                                        当初晨的阳光照亮房间,鸣人发现睡在他胸口的已是洁白羽翅垂落床边的银发男妖,而自己原本抚擦着那些背毛的手指正停留在对方柔软的翅根处。面颊烧红里人类少年咬唇咽下险些出口的轻唤,单纯以目光流连于对方在淡金光芒映染中格外安然而绝美的睡脸。

                                        →还是最喜欢这句WW


                                        回复
                                        举报|21楼2012-04-20 23:10
                                          救命小风铃你说合体时候不知为何我一个寒战…
                                          大概觉得‘合体’这种词不适合小少女www
                                          啊哈哈,我觉得我现在根本一篇文一个调调= =


                                          回复
                                          举报|22楼2012-04-20 23:11
                                            好想叫小鸣早点把老师吃掉(等等
                                            睡美人…啊不睡美妖,亲一下就是小鸣的了www


                                            回复
                                            举报|23楼2012-04-20 23:17
                                              合体(坏笑

                                              ‘小’少女?我真的很难用‘小’来形容(默

                                              灰灰酱的文有一种风格XD很容易认出来的W


                                              回复
                                              举报|24楼2012-04-20 23:17
                                                我又被吃楼了?


                                                回复
                                                举报|25楼2012-04-20 23:19
                                                  嗯 瓦只是想表达自己非常喜欢的心情啦
                                                  夏目友人帐本来就很喜欢了啦 这种心情也投射到了漩涡友人帐上 而且原装人物的形象和性格
                                                  又带入新的故事当中 如同旧瓶装新酒——同样好喝!


                                                  回复
                                                  举报|26楼2012-04-20 23:19
                                                    又好象没有= =


                                                    回复
                                                    举报|27楼2012-04-20 23:20
                                                      (抖
                                                      比起我你就是小少女啦TAT
                                                      为何我感觉不出自己有什么风格TAT
                                                      不过容易认出大概是好事TAT


                                                      回复
                                                      举报|28楼2012-04-20 23:20
                                                        旧瓶装新酒YAY
                                                        我也爱夏目呀尤其是喵老师喵老师TAT
                                                        好。想。养。一。只。
                                                        OTLLLLLLLL


                                                        回复
                                                        举报|29楼2012-04-20 23:22
                                                          没被吃只是度受反应迟钝而已- -


                                                          回复
                                                          举报|30楼2012-04-20 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