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4贴子:1,279,300

【双程同人】自欺欺人(短篇)——卓蓝视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这是一个悲伤而漫长的故事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1ST
亦辰终于还是跟我离了婚。

这几天我过得浑浑噩噩。

恍惚间凭着意识吃饭,洗澡,睡觉,每天做着噩梦早早的被惊醒,起床发现枕头上湿了一大片,偌大的双人床另一边空空荡荡......

然后继续漫无目的的循环重复着这毫无意义的日子。

我不是没有挽留过,只是看到他充满愧疚的双眼里坚定着诀别的意味。

我颤抖着双手,梦也似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我知道我留不住他,物质、家庭、孩子......无论我给他什么,他好像都不需要。
他的心一直不在我这里。

很多时候,他连在看着我,眼中也没有聚焦半分我的影子,目光消散在遥远的地方。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透明、空虚,缥缈得让我抓不住。

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我一直在逃避,我不敢面对要失去他的自己,不想和他分开。
即使他从来都是沉默着的,对我说话的声音很轻,很客气,也说的不大多。
而且除了结婚的那一晚,后来他甚至没有跟我有过夫妻间亲昵的行为。

完全不属于我,跟我没有任何瓜葛似的。

他觉得对不起我,不止一次暗示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归宿......
“卓蓝。”
听到他叫我,我微笑着侧过身,摆出倾听的姿态。

那时我站在家里的花园里,将饲料放到鸟笼中。
在尽量地扮演一个温婉解人的妻子角色。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他无精打采,低着头,眼睛光泽黯淡。
“怎么会。你对我一直很好啊......我那些朋友的先生们有过的恶习,你一样也没沾过。”
“......是吗?”他的语气很不确定。

我眯起眼,他不怎么主动跟我说话的,能有这样的对话,我很高兴。

他虽然感觉上落魄了点,也只是没自信而已。我要让他打起信心……
“你不抽烟,不酗酒,不赌马,不在外面花天酒地,没有外遇,而且也不打我。”


但我的话并没有使他得到安慰,他皱着眉,摇摇头:“不是的......我没有尽到丈夫责任,该做的很多我都没做......”

“我觉得很好了。”我打断他的话,“真的,你对我一直很温柔,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我以前还一直担心你你会讨厌我,所以当你说我们结婚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现在这样已经够好的了,你陪着我......”
他静静地听着,沉默不语。


我心里叹了口气,想了想,有些害羞,“而且......”
“嗯?”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聚精会神的样子很迷人。
“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
“嗯?”


我屏着呼吸,准备了好久,深吸一口气,终于说了出来,脸上抑制不住喜悦......
“我怀孕了。”

他并没有向我想象中露出那种知道自己马上要成为父亲的男人一样产生出欣喜若狂的情绪。
他惊愕地抬起头......

心里有什么东西纠缠在一起......
“扑哧,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嘛,这是很正常的啊,我们结婚都一年了......”
我自顾自的说着,感觉得到他的失魂。


“我们就要有孩子了,他一定会长得像你,名字我都想好了,如果是男孩,就叫他文扬,如果是女孩......宝宝一定很可爱......太好了,我们要有孩子了,我就要做妈妈了......”

我一直在讲,虽然知道他眼神空洞,也完全没有在听,可是还是一直讲一直讲。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说给他听还是在暗示和安慰我自己。

我重复着,“我要做妈妈了,我要做妈妈了......”

喜极而泣。

其实从那时起,我就隐隐约约感觉得到,他并不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结婚的,甚至目的不单纯。
但是我喜欢他,爱是自私的,我不想就这样放手。

直觉告诉我,那隐藏在他眼底,而又常常浮现,我不愿去探究的秘密,早已经在我们看似和平的相处环境中,埋下一个巨大的陷阱,在前方注视着,等待注定会被捕获为猎物的我。

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我善于粉饰太平,也没有能够去窥视它的勇气 。

我的自我欺骗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缓缓而又不容逆转地将我们卷入无底的深渊......


回复
举报|2楼2012-03-29 13:02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2-03-29 13:56
      卓蓝真可怜……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2-03-29 14:01
        虽然呢 小辰很杯具 但是把他的杯具看作是他和卓蓝结婚的报应 只能说他是罪有应得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2-03-29 22:26
          每次想到她就挺感慨的,一定是用情至深才能这样慈悲。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2-03-29 23:37
            卓蓝是无辜的
            程亦辰欠他的,一世也还不清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3-29 23:41
              2ED
              孩子如约出生了,是个男孩,随了我的姓,叫做卓文扬。

              我更想让他姓程,因为这样,才会与亦辰有更大的羁绊。


              刚出生的文扬还是粉粉嫩嫩的肉团,他哭过之后就朝亦辰笑了,笑得特别可爱。


              我心底不断地泛出一阵阵幸福的涟漪。
              我想,这是做母亲本能的对孩子的爱的萌发吧。



              亦辰抱着孩子,算不上高兴。有一股可以明显感觉到的无形的千斤重的负担压在身上,他很疲惫。

              但他还是爱孩子的。

              这毕竟是无法抹去,血浓于水的亲情。


              孩子的出生,使亦辰身上那种让人抓不住的漂浮感淡了下来。
              像一枚被抛入水中,沉入大海的石头。

              我后来一直对文扬很内疚,我没有尽到做母亲职责,也无法给予他一个完整的家庭......
              他是从一个错误中诞生的孩子,是我和亦辰为了逃避现实而造就的牺牲品。
              我对他期望太高,也太过依赖。


              后来,我看到少年老成,眼中带着因为寂寞的累积而忧郁的,英俊挺拔的儿子......

              都会偷偷地潸然泪下。

              他承担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
              我不住会想,要是当时他没有出生,那么以后也就不会受苦,亦不会日夜与孤独为伴。
              但是未来不可预知的道路那么远、那么长.......
              谁又能保证有什么以后呢?

              文扬渐渐长大了,等待他成长的时间过得漫长,当母亲的幸福时光却很短暂。
              他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功课很好,乖巧懂事,很让人安心。

              作为他的母亲,我骄傲并快乐着。
              比起妈妈他更喜欢爸爸,总爱黏着亦辰,连学校布置的摄影作业,交的作业题目都叫作:《我最爱爸爸》。


              他喜欢爸爸,但并不冷落妈妈。

              经常父子俩一大一小趴在地板上做拼图,我就静静地在一旁看,发自内心的笑着。只有在亦辰交还未成年的小文扬品酒的时候,我才会做出妻子和母亲的样子,象征性地责备几句。
              那段时间是多么的快乐啊......


              是这么完美的,和睦融融的一家三口。
              我几乎要断定,那笼罩在亦辰身上,使他忧虑、憔悴的阴影,就要消散了。

              我也已经沉浸在幸福中幻想未来......亦辰和我都老了,我们坐在长椅上,一起看文扬成家立业,子孙满堂......

              祸兮福依, 福兮祸伏。

              事情发展不到最后,我们永远也猜测不到,它与想象偏差的千离万别的结果。

              现实是这么的残酷与无情,光回忆起我就已经不寒而栗。


              美好的生活首先是被一个我的追求者打破了。

              和他是在父亲的商业家庭聚会中认识的,也不知道我哪来的美丽,能获得一个富家集团仪表堂堂的独生公子的青睐。


              这样已婚的三十多岁的女人......


              我很明确的拒绝了他。

              就连他想讨好的文扬,见了他,也怯怯地躲在亦辰身后,丝毫不理会他每次来访手里带的奢侈的甜品和昂贵的玩具。


              对于我的冷淡,他不仅没有受挫,反而更加锲而不舍的追求着,没有半分就此收手的意思。


              其实家庭的稳固并不会因为他的出现而有所松动,他不是使这个家出现裂缝的罪魁祸首。



              动摇的是亦辰。



              我早就预料到了。

              我们之间就算没有发生什么,最后也还是会走到这一步。


              就像我知道自己体内有一颗肿瘤,但没有资本去医治它。

              只能一直拖着,自我催眠这是良性的,总有一天会好......

              但幻想往往是这么的不切实际。隐藏的病症过了潜伏期,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一切都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他该走了......


              我梦也似的签了字。

              亦辰好像时刻准备着离开似的,他很快就收拾好行李,从家里搬了出去。



              我的心随着经营失败婚姻一起,像被摔在地上的水晶玻璃一样......

              破碎了。



              文扬虽然喜欢亦辰,但他还是选择了我。

              他还这么小,什么也不懂,不知道爸爸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比起颓丧的我,他反而是更懂事的那个。

              不哭也不闹,什么也不说,最多只是紧绷着小脸静静地看着即将离开他的父亲。


              寂静又凄凉的黑夜,文扬爬到我的床上,用小手抚摸着我的脸......

              “不哭......妈妈不哭......”

              “......”


              房间里充斥着我的哽咽声......



              “妈妈不哭,爸爸走了......妈妈还有文扬......”

              文扬用小小的双臂环住我的脑袋,亲吻我的脸颊,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安慰我。



              好多个漫长又孤寂的夜晚,懂事的文扬都是漆黑夜海中闪烁的灯塔,引导我平静下来。

              相反,靠自己九岁的儿子才能获得温暖的我,脆弱得懦弱......


              从来都没有这么的无助过......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2-03-30 13:16
                小辰于BOSS是渣受,于卓蓝是渣攻,于卓文扬是渣爸。虽然无心要渣,但是还是能渣的这么登峰造极也算是天赋异禀,活该遇到BOSS这种魔王级的人物
                遭遇到BOSS这种大怪兽成为渣受或者可以原谅。但是卓蓝为了他敢带着枪去和BOSS拼命,小辰连卓蓝临终都不敢去见她一面,此人之渣之没底线之没原则别说是个男人简直就是丧失了一个人的立身之本,怎么不痛快点立刻拿把刀把自己割了,免得日后和BOSS要杀不杀的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03-30 22:34
                  回复11楼:唉唉唉~为毛我写卓蓝,就出来这么多人指责辰叔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2-03-30 22:43
                    白里透红 白里透红8件套 价格优惠 精装白里透红 厂家直销 全国货到付款 认准正品
                    广告
                    呜呜呜,好桑感。。。从前倒不觉得,辰叔还真挺渣的。。。


                    回复
                    举报|13楼2012-03-30 22:51
                      乃看得下去么?


                      回复
                      举报|14楼2012-03-30 22:53
                        嗯嗯嗯,加油把剩下的也写完吧。让虐虐来的更猛烈些~


                        回复
                        举报|15楼2012-03-30 23:04
                          回复15楼:嗷嗷~因为是短篇,会写完滴话说对自己的文超不自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2-03-30 23:08
                            我很看好你哦


                            回复
                            举报|17楼2012-03-30 23:30
                              因为呢,他和BOSS两个人渣来渣去都渣在一锅里,两个人相互折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些事也是境遇所逼[$1]但是他对卓蓝母子所做的一切只能用卑劣来形容,这种毫无理由毫无头脑毫无担当毫无利己主义的渣法一下就令所有处心积虑的反派黯然失色,神马阴险凶残狡诈的气场全都弱爆了。这种白莲花圣母造型的渣气场才是大杀器。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2-03-30 23:46
                                你好像对辰叔充满怨念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03-31 00:07
                                  因为呢 小辰平时看起来是个太平绅士,各种温良恭俭让,但是一旦为环境所迫,他几乎每次都选择为恶,每每在关键时刻暴露出他自私怯懦的本质


                                  回复
                                  举报|20楼2012-03-31 09:06
                                    你就喜欢那种攻为了受不过一切世俗的目光坚决要和受在一起,受也是忽略所有的世俗的目光冲突所有所谓的阻隔和攻在一起呗!那双程这个文不适合你


                                    回复
                                    举报|21楼2012-03-31 09:27
                                      lz写的很好,加油啊。。。


                                      回复
                                      举报|22楼2012-03-31 09:30
                                        这件事绝对是辰叔不可抹杀的污点。逃离陆风跟卓蓝结婚,逃避自己的责任,同时伤害两个爱自己的人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3楼2012-03-31 10:58



                                          回复
                                          举报|24楼2012-03-31 11:07


                                            回复
                                            举报|28楼2012-03-31 12:30
                                              完全不是 ,至于他对BOSS渣不渣反正两个人一本烂帐也算不清楚,我正是认为小辰没有承担起他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才是个渣
                                              我说的关键时刻不是他每次都没选BOSS才是为恶。
                                              我吐槽他主要因为以下几点,一个是他和BOSS被发现然后家庭伦理大杯具,不过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性取向这是没办法改变的,最多是隐蔽工作不到位,只是点方法论上的错误。但是这个严重后果造成之后呢,他就潜意识把责任大部分推给BOSS,一走了之不告而别,爱情不光光是靠感性维持还要承担感情带来的责任,换而言之他这种做法就是对感情的背叛,此为一恶。把BOSS刺激的变身哥斯拉到处肆虐对世界和平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然后呢他在卓蓝追求他的时候,第一他不喜欢卓蓝第二他不喜欢女人的情况下,隐瞒事实昧着良心和卓蓝结婚。他要抹平他混乱的内心,就把人卓蓝当祭品告慰他妈妈、他弟弟,此为二恶,而且是大恶。
                                              等过了几年,卓蓝对他举案齐眉还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平静了平淡了平和了想起来要为不知道在天涯海角的BOSS守贞了,就假模假样准备要还人卓蓝重新开始的机会了。这桥段要搁搜狐情感论坛起一楼那就是现代陈世美。就算撂古代妇女也得怒斥一声“抛妻弃子,敬白程生。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此为三大恶。卓蓝呢没有责备他一个字就大方放他去悼念似水年华去了,光这个他就欠了卓蓝一个大恩情。
                                              再然后呢被BOSS抓住下药强奸林竟,诚然有BOSS下了药的客观因素——boss本身就是只哥斯拉,但是小辰就没有错吗,主观意识不坚定,你有强奸的力气不如一头磕昏自己算了。后来见强奸的是他侄子就拎了刀和BOSS要死要活,要不是他侄子他跟得了健忘症似得不敢记得这回事了。此为四恶,算是为BOSS所逼不算是大恶好了。
                                              最后卓蓝动生死手术,小辰没有看她。卓蓝是什么人。是他发妻,对他一往情深,在他抛弃BOSS失魂落魄的时候给他一个避风港,给了他一段平静的生活让他可以理清自己,还给他生了个儿子。而后他各种骚动的时候,没有一句重话就放了他。然后在他被BOSS抓住生不如死,整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帮他的时候又是卓蓝这个被侮辱被损害的前妻去BOSS可怕的巢穴救他——这件事得看两面,一方面对手是BOSS,BOSS是什么人我就不用多说了,杀伤力值破表,她若当日一枪把BOSS打死了估计自己也不用活着出来了。另外一方面就算BOSS什么也不是卓蓝打死他什么后果也没有,但是以卓蓝平时温厚和善的性格竟肯为了小辰去杀人,全然没有顾虑良心的谴责,这份恩情真是天方地圆那么大——恩情,不光光是有恩还是有情,也算得上是情深似海恩比天大了。这么一个人,即使小辰不能投之桃李报之琼瑶,感情没办法勉强,但是至少得尊重感激。结果他做了什么。卓蓝动手术,明知手术九死一生,明知道卓蓝嘴上没有强求,其实心里非常希望动手术之前见见他——说不定就是一生诀别。他呢为了BOSS在家耍傲娇竟然忍心不去。没心没肝忘恩负义令人发指。此五大恶。此恶之大,若有地狱便为斯负心之人所设。
                                              小辰固然对人从不起恶念,每次为恶也没有什么主观恶意也没有什么利己之心,但是一旦被现实逼到眼前,他这种骨子里的没担当没责任感就暴露无遗。
                                              另外我对小辰诚然是看不上,但是这和双程这个文是两码事。我认为蓝淋大人成功的塑造了一个白莲花圣母受,毫无利己的动机,把渣受的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天下大同的精神,每一个渣受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2-03-31 12:48
                                                天啊~羊羊我被你惊人长的回复吓到了!!!!!


                                                回复
                                                举报|30楼2012-03-31 13:05
                                                  其实比起BOSS的话,我真的不喜欢辰叔这种什么都怕伤害到别人,最后却连同自己一起伤害到的性子


                                                  回复
                                                  举报|31楼2012-03-31 13:06
                                                    妈妈咪啊~我用WORD统计了下,1311个字唉!!


                                                    回复
                                                    举报|32楼2012-03-31 13:07
                                                      ...这一定是小辰渣的方式不对


                                                      回复
                                                      举报|33楼2012-03-31 13:09
                                                        3RD
                                                        离了婚,亦辰没有断绝和我的来往。
                                                        他心肠很软,总是担心自己伤害到别人。

                                                        一向是如此温柔。

                                                        也很傻。他并没有对不起我,却总想着要补偿我。
                                                        所以我想保护他,让他可以看起来快乐一些。

                                                        我没有接受那个男人的追求,虽然文扬表示不反对我找另一个丈夫做他的父亲。

                                                        但是我不需要。

                                                        这就像我小时候买了一只氢气球,不小心没拿稳,松了手,气球就飞升上高空,任凭我跑得多远、跳得多高也再回不到我手里。
                                                        后来父亲补偿着给我买了一打,它们五彩缤纷地在我手中飘荡着,很好看。
                                                        可我还是高兴不起来。

                                                        失去的感觉如此地深刻与疼痛,不是说给我更加丰富厚实的替代品就能弥补得了的。

                                                        我只要从我手中飘走的那个......


                                                        亦辰在一家电子公司工作,有了空就会和我见面。
                                                        他说比起夫妻,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我朝他点点头,心里却不这样认为,但没有说出来。
                                                        把期许他回来的心愿小心翼翼地包裹和埋藏着......


                                                        有时候他会提着大小盒的礼物来看我和文扬。
                                                        我很开心,但很失望,我想要的并不是这个。
                                                        文扬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他表面的不在乎,目的是为了让我心里好受些。
                                                        可我知道他还是很爱他爸爸的,不然也不会把亦辰带给他的礼物一件件爱惜地珍藏起来。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至始至终都照顾我,我也如此享受他们对我备心的关怀。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着这种既不亲密也不疏远的关系,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出要改变。


                                                        如果后来没有那个人的出现,这种像涓涓流水的日子,也就会平缓地继续下去,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事情发展的过程很漫长,结局降临得却毫无征兆。
                                                        车开得太快,就算知道眼前即将产生碰撞就要发生车祸的可怖场景迅速放大,也不可能在安全的距离停下了,会无法避免的冲撞上去。


                                                        只能预知死亡,认命地闭上双眼......

                                                        我不是没有恨过那个人。
                                                        他那样对文扬......

                                                        对亦辰......

                                                        我没有理由不恨他。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他和我是一样的,是命运捉弄的对象、不公平的受害者。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这种共鸣的心情使我心中的恨意逐渐淡了下来,但这是后话了......


                                                        文扬出落成一个稳重但依旧青春洋溢的少年,年年都会被老师钦点做班长,还次次都考年级第一。
                                                        我没有把他当做我身为母亲炫耀的资本,不怎么和其他人提起他。
                                                        只有文扬才是真正属于我的,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我不想和别人分享。
                                                        高傲又孤单地享受着着属于我一个人的荣耀。

                                                        虽然是自私了点,但我不想再失去了。

                                                        只有文扬还陪着我......


                                                        文扬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成熟,没有一点一般青春期少年该有的孩子气,安心得让人无所事事。
                                                        而且他不大擅长和人交谈,朋友也没几个,双休日只在家里陪着我,或者陪我出去买菜,顺便逛街。
                                                        怕我被冷落似的,把自己全部的自由时间都用在了我身上。


                                                        我和世上所有的母亲一样,矛盾的一面想让孩子陪伴,一面又担心他太过沉闷,憋坏了,会得个抑郁症什么的。
                                                        所以他在毕业班,却仍然想出去打工的时候,我立刻欣然答应了。

                                                        家里不会缺钱,文扬想要的话直接跟我说就好,完全不用大费周章的去打工赚零用。
                                                        他像是为了什么目的,要寻找什么答案。
                                                        从开始的迷惘到接下来的忧郁,整天都拧着眉摆出一副思考的表情。

                                                        看着儿子郁郁,我也寡欢了,这种猜度而又不能明说的心情很不好,我这段时间很苦闷。

                                                        有一天晚上,文扬打完工回来,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任谁都看得出他脸色很差,早早地洗完澡睡觉了。
                                                        青少年嘛,总是会碰到青春期臆动的难题,很正常的。
                                                        好吧,天底下大概没几个妈妈巴望自己的小孩早恋的,自我检讨一下......


                                                        果然第二天文扬放课回来,又重新精神焕发,全身上下散发着桃红色的光芒。
                                                        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眼角微微弯曲,明显含着笑意。
                                                        死板的儿子脑袋终于开窍了,我很欣慰,想着可以当知心妈妈了,他向我讨教恋爱上的事,跟我很久以前幻想的那样......
                                                        还有他回来的时候早上穿出去的校服外套不见了。
                                                        霍霍,我为老不尊又在想歪歪......


                                                        文扬坐在沙发上陪我看八点档,连我都觉得无聊的剧情他倒看得津津有味。
                                                        我悄悄靠过去,试探着问。
                                                        “小扬,你有事瞒着我?”
                                                        “啊?”
                                                        “你肯定有事瞒着妈妈,快说吧。”
                                                        文扬对我突兀的提问摸不着头脑,有点窘迫,想了想,语气紧张......
                                                        “额,我的校服被一个同学弄脏了,他帮我拿去干洗。”
                                                        哼哼哼,欲盖弥彰。
                                                        “咦?让我猜猜。”
                                                        我露出思考的表情,又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靠得他更近。
                                                        “哦?文扬你是不是恋爱了?”
                                                        迫于我的压力,文扬别过头,逃避的眼神飘忽闪烁着可疑的目光。
                                                        “没......没啊。”
                                                        我乘胜追击。
                                                        “唉......那个帮你拿衣服去干洗的人同学是男生还是女生?”
                                                        “男的。”
                                                        文扬不会说谎,语气也很肯定,实在找不出有骗人的迹象。
                                                        我不太甘心,就给他灌输人不早恋枉少年的不良思想。

                                                        “小扬......我在你这个年纪喔,也有喜欢的对象啦......青春就是这样啊,不交个女朋友什么的?......安啦,如果你喜欢的女孩子很不错的话,妈妈会支持的啊......”


                                                        “嗯。”

                                                        文扬被我这个要带坏小孩的妈妈弄得很不好意思,红着脸,头低低的有点尴尬。
                                                        我把他的表现看作是青少年心思萌动的害羞状。


                                                        那时候我误解了文扬不安的原因,也幻想得太过自我。


                                                        不知道真实的生活的列车已经脱离了我虚构出来的轨道......

                                                        飞一般地朝着绝望向前行驶......


                                                        收起回复
                                                        举报|34楼2012-03-31 13:34
                                                          小玉好勤劳看到上面那个爆长的回复震惊鸟~~~~~~~
                                                          说的挺有道理的,辰叔是个生性善良的人不假,但他确实把很多事都搞砸了。


                                                          回复
                                                          举报|36楼2012-03-31 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