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金吧 关注:15,561贴子:52,913

【P站小说汉化】到巴比伦还有多远(バビロンまで何マイ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度娘


回复
1楼2012-02-07 05:05
    id=792776
    バビロンまで何マイル
    暂时先一部分……对不起搞得太慢QAQ

    第一次翻小说,错误欢迎指正……还有,如果觉得句子读起来怪怪的,那是因为LZ语文太差T^T


    回复
    2楼2012-02-07 05:07

       
        How many miles is it to Babylon?
        Threescore miles and ten.
        Can I get there by candle-light?
        Yes, and back again!
        If your heels are nimble and light,
        You may get there by candle-light.


      听到了歌声。
      在教会深处那个不宽也不窄的房间中,女童的歌声从靠着墙壁的电视里流泻而出。
      这个起居室看上去与世间的普通家庭并无不同。白色的壁纸、铺着软垫的床、以及灰色的沙发和靠垫,还有许多其他的日常用品,看来教会这种所谓的神域,也只不过是人类所生活的俗世的一部分而已。今天父亲不在。


      回复
      3楼2012-02-07 05:08

          How many miles is it to Babylon?

        那是可以称得上著名的童谣的其中一节。
        绮礼因歌声而停下了漫不经心的脚步,但声音很快便随着频道的更改而中断了。看来对于现在拿着遥控器的人来说,童谣十分无趣。
        午后新闻一如既往混杂着八成噩耗和一成吉报,剩下的一成则两边不靠。
        看到对方一脸新奇的把玩着手中的遥控器马上又准备换台的样子,本来打定主意不管他的绮礼不觉开口说道:
        “不要换频道。”
        频道没变。
        表情僵硬的女主播正播报着近日连发的儿童失踪事件的后续报道。搜查似乎毫无进展。失踪儿童的熟识者们被加工过的声音哀叹连连。虽然他们对被拐走的孩子们到底遭遇了什么并不知情,但总会做出一些想象。
        “你似乎很开心啊绮礼。”
        随着突然闯入他思绪的声音,绮礼的表情僵住了。他与沙发上手握遥控器,并露出意味声长笑容的古代英雄视线相交。纯金制的恶趣味饰品因他的动作而发出了细微的响动。而他微微偏头朝向这边的脸上挂着的那个笑容,只会让人感觉不快。
        “…你想错了,Archer。”
        “是吗?”
        画面变了。别的频道播报的信息也大同小异。绮礼不知不觉中将目光集中在显像管上,意识到这一点时,他立刻将视线移到了英雄王身上。他正抬着头,直直地盯着绮礼,那双昭示着出身不详的赤色眼瞳正因兴趣盎然而闪动。
        “…不看的话就把电视关上。”
        想要转移对方倾注在自己身上那探寻般的视线,出于这样的目的绮礼说道。
        “无需羞耻,尽情观赏你想看的东西就好。”
        “…我之所以会对那条新闻感兴趣…是因为这起事件是由Caster及其Master所犯下的恶行,可以当做情报。”
        “是这样吗?”
        明明从时臣那里接到了大概的说明——看到对方一副完全没有想到这点的表情,他夸张的缩了缩脖子。而后便偏过头,随意的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
        正在这时,房间里突然炸开了连窗户都会晃动的巨大声波,两人的肩都不由得颤动了一下。大概是王因为不知使用方法而胡乱按到了调节音量的按钮上——从僵硬的王手中夺过遥控器,绮礼调小音量后关上了电视。随后他便叹了口气,看向英雄王,对方似乎是因突如其来的爆音受了惊,金发都倒立了起来。
        “不要随便乱动不熟悉的道具。”
        抛下一句仿佛奚落对方战斗风格般的台词,绮礼将遥控器放回王的手中。只教给他“按下这里就能关上”,便走出了房间。
        而有关心中那略有平息的不满情绪,也被他当做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弃之不顾了。


        回复
        4楼2012-02-07 05:08

          那位王拥有着难以确定人种的外表。
          虽说金发被认为是白种人的特征,但他给人的感觉却并非如此,面孔以及骨骼的特征反倒更接近黄种人。但若是与身边的日本人相比,就面孔和骨骼来看也难以划分为一类,还有色素稀薄的体毛也是同样,即使与同是金发的卫宫切嗣的Servant站在一起,也有着某种能让人瞬间感到“不同”的东西存在。若是把形容金发女郎的blonde用在表明Saber的发色上当然不成问题,但若用它来修饰这个男人的头发,也会同样让人感到十分合适。
          如果对别人说“他是外国人”,大部分人都会相信,不过即使是说他只是染了头发的日本青年也不会有人怀疑。说他是日本人和外国人的混血儿也一样。出人意料的是,即使说他是患了白化病的日本人大家竟然也能认同。说他是外国人当然是最合适的,但若是被问到具体是哪里出身的,无论怎么回答,人们却往往会露出诧异的表情来。
          虽然看上去也像是“那里”的人,但“那里”似乎不会存在这样的容貌。所谓的“那里”,可以带入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名。这个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循的男人,无法被分类。
          也许本来,无论是黄种人还是白种人,又或者黑种人甚至棕种人…这些毫无关系的血统都在他的身体里流淌着也说不定。
          苏美尔人的民族系统不明。
          所谓的不明,是指尚不明确,而并非是无法分类的意思,但也可能意外地真的不能分类。要是把他带到学者面前,他们想必会十分兴奋地检查他的身体吧。他的一切都是由已逝之物构成的。他的财宝、他的王国、他的力量,就连他自己,就连他的肉体在这个世界上都已不复存在,但同时这一切的一切却又无所不在。他的全部皆化作源泉,流淌于世间万物之中。
          距今约四千六百年前,屹立于幼发拉底河畔的古代王国,他从那里来。
          但是在绮礼的心中,却有着与此不同的另一种印象。那是天主教徒无人不知的,沉溺于罪恶的国家之名。


          回复
          5楼2012-02-07 05:09
            ==========tbc==========
            陆续更新=w=

            转载(虽然一定没有)请私信~


            回复
            6楼2012-02-07 05:10
              非常好看~羡慕会日文的人
              辛苦了!


              回复
              7楼2012-02-07 10:26
                咦翻的真好……!这篇我当时看的时候因为片假名太多了于是就跳着看的(喂
                有人翻了真是太好了w
                话说这篇的前言也很有趣,可以也翻过来w


                回复
                8楼2012-02-07 11:43
                  咦这篇貌似没看过,难道是我漏掉了……或者像阿川姑娘所说的片假名太多导致粗略扫完没印象?
                  翻得真好+1,看到金发惊得竖起来的陛下一下子没忍住在办公室噗地笑出声了。
                  挑个小虫行吗?
                  “即使与同是金发的卫宫切嗣的Servant站在一起”这句,改成“即使与卫宫切嗣同是金发的Servant站在一起”感觉文意比较通顺,前一种译法容易让人误以为金发是用来修饰切嗣的。


                  回复
                  9楼2012-02-07 14:03
                    于是源头意味着融合么……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2-02-07 15:28
                      请加油!
                      关于闪闪的出处的探讨好有趣,以前确实没想到“民族系统不明“这一点……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1楼2012-02-07 15:43
                        苏美尔民族的出处包裹着重重谜团嘛,学术界至今都搞不清楚这个民族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甚至有观点认为他们其实是流窜到美索不达米亚的中国人呢(熊吉脸


                        回复
                        12楼2012-02-07 16:00

                          How many miles is it to Babylon?

                          女童的声音在脑海中反复回响。被放大了的歌声听上去比白天时更为成熟,悠然地敲击着他的鼓膜。这歌声想必十分动听吧,他这么想着迈出了一步,皮鞋之下,神话时代的青草柔软地俯下了身子。
                          天空清澈蔚蓝,通透得仿佛触手可及。空气浓厚得令人呼吸困难,风中带着肥沃土壤的腥臭与泥土的味道。太阳洒下了金黄的光芒,这光芒倾注于整个世界,就连空气中也散落着些微的黄金的光辉。这景色与这片富饶的土地十分相称。
                          踏出的脚步终于跨过了低矮的山丘,向着伫立在大河河畔的王都走去。虽然并不清楚正确的方向,但也没有关系。正如谚语所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个时代的道路应该全都与前方的王都相连。不如说这句话真正的起源并非罗马,而是来自于这座王都。至少,王都的主人是如此相信的吧。
                          柔软的青草终于被脚下坚实的土地所取代,砖瓦砌成的都城现出了身姿。鸟儿从四角房屋之间的空隙飞过,振翅声与啼叫声不绝于耳,它们觅食时剩下的咬破了的果子散发出恶臭。装满了无花果、梨子、椰枣等等蔬果的篮子摆在道边的店铺门前,也有的店前拴着牡牛和驴。人们以麻布松散地遮盖身子,以赤足或凉鞋的踏出脚步声。他们以绮礼听不懂的奇特语言交谈着。


                          回复
                          13楼2012-02-08 04:08

                            How many miles is it to Babylon?
                            (到巴比伦还有多远?)

                            鼓膜上,那个女童的声音一直在翩翩起舞。
                            往来的人们没有一个将目光停留在绮礼身上。包裹住全身的黑色法衣明显不适和这温暖的风,而垂在胸前的十字架,在这个时代也毫无意义。
                            即使如此,在腥臭的风中他依旧如同寻求依靠般紧握住胸前的十字架。他就这样将精神寄托于这毫无意义的东西中,漫步在这座被祝福、也即将被诅咒的都城中。
                            穿行于与那位王相似,拥有着模糊了出身地的面容的人群之中,终于,阶梯状的宏伟神殿——塔庙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阳光照在以砖瓦加固建造而成的神殿墙壁上,其上雕刻的暗纹清楚的浮现出来,闪烁出金色的光芒。似乎有谁正从背后推着自己前进一般,他一步又一步的前进着,即使踏上了通向神殿顶端的楼梯,也没有人来制止他。踏出一步,便又离天空近了一步,这种不快让他数度停下了脚步,然而每每回头望去,王都的景色却又催促着他前进。从砖瓦堆叠的屋顶的空隙看去,从幼发拉底河引出的水渠如同网纹般错综复杂,相互纠缠着跨越城墙,向着都城彼方的耕地延伸而去。一望无际的旷野生机盎然,阳光普照大地,这片大地确实是被祝福着的。
                            而身着与这个场合格格不入的异教装扮的绮礼,独自一步步登上阶梯。
                            终于到达了这长长阶梯的尽头,抬头看去,这座王城与神殿的主人正站在他面前,露出了自傲的笑容。
                            发色恰似收获季节的麦穗,肌肤的光泽如同精心打磨的象牙,逆光的眼瞳则仿佛成熟的石榴般赤红。
                            自己明明知道能够概括这一切的最为直接的词语是什么。
                            但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最古的英雄将视线投向了绮礼,似乎对于他那困惑的表情十分满足。
                            “怎么样绮礼?这里就是本王的都城。”
                            与平时的服装不同,仅仅是以白色的麻布缠绕上身体,他就以这幅打扮夸张的伸开了双臂,笑着说道。脖子上和手腕上带着的金制饰品摇晃着发出声响。跟在保持着这个姿势转身走去的他身后,绮礼慢慢走入了神殿之中。这里是异端邪神的居所。牺牲的祭坛、神妓、不堪入耳的异教诸神的名字。恶臭,难以忍受的恶臭频频侵袭着五感,无论怎样紧握住胸前的十字架都毫无作用。
                            “那种东西根本没有用处。”
                            王再度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你以为有人会认得你的神吗。”
                            正是如此。他还尚未诞生。这个时代距离绮礼所信仰的神降生于世,还需等待上千年的时光吧。就连作为绮礼的神的前身的犹太诸神,现在也还不存在。一无所有。绮礼平常所坚信、所倚靠的东西在这里一个都不存在。
                            王向前走着,阳光抚摸着他的后背,舔舐着他裸露的光滑肌肤,而后又消失于阴影之中。沙拉沙拉、他身上佩戴着的饰品摇晃着,带起一阵阵异常的让耳朵不舒服的声音。他赤着双足。长长的麻布衣服中若隐若现的脚后跟上带着淡淡的红色。
                            在他的神殿中有着世间一切至宝。剑、枪、盾、杯、石、锁、正体不明的道具、篆刻过的黏土板。那一定都是些能够作为著名宝具而名扬后世的珍品吧。虽然王说可以随便去碰它们,但是绮礼却并不想这么做。
                            比起这些他更想——不、那也是无所谓的事。
                            果实的味道,点燃香木的烟雾,呛人的泥土气味。生命的洪流令他的颅骨深处隐隐作痛。
                            就算不做到这种地步也可以。不用这么奢华,不用这么出色,无需丰饶,无需芳醇。诸如此类的奢侈该称作什么,明明应该清楚但自己却不明白。自己的感觉正处于亦生亦死的状态之中。
                            神殿的一角,狮子正在王的房间中小睡。靠在金色椅子上的狮子喉咙中发出的低吼震动了脚下的地面。前进的王停下脚步,抬起手臂指向神殿外面的大地。饰品响动,露出的皮肤下细致的肌肉微动。
                            “那座城墙是本王命人建造的。”
                            绮礼眯起眼看着环绕都城的砖瓦墙壁。在阳光的照射下墙壁看上去与神殿的墙壁一样闪闪发光。他大体上了解那座城墙的来历。那是王为了从蛮夷手中保护自己的王都与子民而建起的城墙。但是虽说如此,为什么一切事物都是这么光芒四射、这么刺目,他虽然想要询问但却未能成言。绮礼在那时,只是静静沉浸于绝望之中。为什么一切如此■■,自己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呢。
                            狮子在小睡中摇动大地。
                            ——哀哉。
                            低声的呢喃击打着他的鼓膜。
                            “本王承认你为宾客。看上了什么都可以带回去。尽情挑选吧。”
                            哀哉!哀哉!
                            在耳边回响的是父亲的声音。不,也可能是神学院的教师的声音。绮礼知道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所吟诵的内容是什么。


                            回复
                            14楼2012-02-08 04:09

                              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
                              坚固的城啊,
                              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

                              约翰启示录的其中一节,对于身为天主教徒的绮礼来说,提起巴比伦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一节。他的王都拥有着将因神罚毁灭的堕落之都的名字。
                              天空依旧碧蓝如洗。毫无毁灭的气息。
                              破灭应是不会到来的——尽管它是如此■■。
                              “看看那扇门绮礼。”
                              古老的王用纤长的手指指向嵌入城墙中的那扇大门。
                              “那扇大门正是本王与吾友恩奇都的武勇之证。是用将芬巴巴打倒后带回来的神木做成的门。虽然本王之前说过什么都可以拿走,但只有那个不能允许你带走。”
                              王所指的那扇门在门柱里嵌入了青金石的门扇,在都城的尽头闪烁光芒。
                              似乎不堪一握的手指动来动去。然而王的演说并没有入耳,绮礼只是一味地凝视着他背后的皮肤。明明一直在阳光下暴晒,皮肤的颜色却与现代毫无分别。不知从哪飞来的花瓣落在了他的肩头。
                              是他说无论看上了什么都可以带走的。
                              伸出双手,轻触那比自己要低上几分的腰际。暴露在阳光下的肌肤很热,如同打磨过的石头般光滑。腰部附近的骨骼,似乎和普通人有些不同的样子。虽然这种不同大概并非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么明显,但对于擅长治疗魔术的绮礼来说却似乎能够了解。他的骨骼比起现代人,数量要稍微多一些。不知这是因为他的民族,还是因为传说中他身体中流淌的神之血脉呢。
                              轻轻吐出一口气,慢慢挪动了两手。缓缓抚摸着勾画出平缓起伏的脊柱,将双手上移,但却在肩胛骨处停了下来。用手指描摹着他的肩胛骨,绮礼并没有特别用力,而是仿佛模拟覆在背上的羽翼一般将双手叠在了肩胛骨上。
                              这片土地上的神,是没有翅膀的吗。
                              回过神来才发现王正轻笑着抬头看着他。手指沿着他微微扬起的脖子收紧,一只手不够但是两只手却富余…比背部更为光滑的肌肤紧贴手指。王似乎并无不满。
                              “真是慧眼识金啊绮礼…本王说让你随意挑选,居然头一个就选中本王了。”
                              “…是啊。”
                              抽回手臂。
                              手指轻触头发,一瞬间似乎闻到了一股令人心醉神迷的芳香。头痛欲裂、绝望渲染视界。
                              听到了歌声。


                              回复
                              15楼2012-02-08 04:09

                                How many miles is it to Babylon?

                                而后渐渐响起了另一个毫无起伏的声音,似乎要将女童的声音遮盖般回响着。
                                那是父亲与老师诵读圣经的声音。

                                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
                                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
                                并同样可憎之雀鸟的巢穴。

                                研究者们广泛认为巴比伦是暗示着罗马帝国。但是,它实际上究竟是什么的暗示并非问题所在。是罗马还是其它什么都不重要。那就是巴比伦。巴比伦就是圣经中所述之都。曾经俘虏我们的祖先,将他们如同奴隶般囚禁的邪神之都。沉溺于繁荣、浮华、淫乐、颓废、无意义的美,**了世间所有堕落的邪恶象征。
                                就算如此,绮礼却察觉到自己明明身处其中却感觉不到丝毫感动。
                                这里本应是恶德之都,充斥着与神的教义背道而驰的恶德。这明明千真万确,但自己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任何想法。
                                如果言峰绮礼真的是渎神者、是披着人皮的野兽,那么对于这个与神的教义相反的都城总会感到美与愉悦才对,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绮礼的精神世界依旧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动摇。
                                既无法被真神的教诲打动,也无法为邪神的堕落感染,这样的话,什么也无法得到的这内心、这灵魂——又该何去何从呢。
                                无论天国还是地狱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即使一度落入炼狱受尽责罚,自己的灵魂也没有进入天堂的资格吧。
                                要怎样做才好。
                                要怎样生存下去、
                                “真是滑稽啊,绮礼。”
                                王正看着他。
                                注意到时,自己的两手正勒紧了他的脖子。


                                回复
                                16楼2012-02-08 04:10
                                  ========tbc==========

                                  注:部分翻译直接引用了圣经和合本的译文

                                  ……搞不好比我自己写过的小说字数都多呢(OTZ
                                  充满了文艺风……对不起句子怎么都撸不顺……大家就当看个大意吧T^T


                                  感谢大家的支持=w=

                                  @
                                  枯墨云川 不看前言OTZ等正文搞完了再来一发吧>_<


                                  @
                                  nasako 感谢捉虫~等都弄完了再来一个修改版吧……>3<


                                  回复
                                  17楼2012-02-08 04:27
                                    翻译感谢!!会霓虹语什么的好羡慕TWT!!
                                    LZ请继续加油=vvvv=!


                                    回复
                                    18楼2012-02-08 06:03
                                      更新的章节实在是气势十足,场景的描写张力十足有种简直要让人无法呼吸的磅薄之美0w0!非常感谢辛勤的LZGN而且感觉姑娘对于翻译的文字的处理也越来越熟练了>w<!接下来也请继续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2-02-08 12:03
                                        好文!文字间透着种恢弘的气势!期待中w
                                        (吓得炸毛的闪闪好萌wwwwwwwww


                                        回复
                                        20楼2012-02-08 18:49

                                          睁开眼睛,抬起脸。被电灯昏暗的光芒照亮的书桌映入眼帘,绮礼恍然明白自己只是打了个瞌睡。伸平手掌,掌心处留下了深深的爪痕,脖颈和背后也布满了冷汗。
                                          “——看来你是被困在不得了的噩梦中了啊。”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出现在梦中的男人正站在橱柜前。
                                          “刚才的梦…是你搞的鬼吗,Archer?”
                                          他笑着向这边看了一眼。
                                          “如果我说是的话?”
                                          “……那就是你的国家吗。”
                                          哀哉!哀哉!巴比伦大城,
                                          坚固的城啊,
                                          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
                                          “本想让不知何为愉悦的你,看看本王的宝物。”
                                          啪的一声,橱柜被关上了。
                                          “虽说如此,你看到的那些——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在本王真正的宝库里,还陈列着比那多数千、乃至数万倍的宝具。你恐怕都看不过来吧。”
                                          “…你想让我看的并不是那种东西吧。”
                                          蛇般的眼瞳一瞬缩紧了。
                                          绮礼站了起来,向着金色的王者走去。然后将他的手中握着的酒瓶拿了过来,仔细分辨着上面的标签。
                                          “在你的国家里也有这样的酒吗。”
                                          “当然。不过,酿造技术与现代完全不同。本王记忆中的佳酿可都是富含魔力的,也因此才称得上美味。所以,现代的劣酒根本难以下咽。要配得上本王的舌头至少也要是这种程度才行。”
                                          啤酒也有哦——他笑着,再度把手伸向了柜橱。虽然连绮礼的杯子也准备出来了,但不巧绮礼并没有喝酒的心情。
                                          松开了握着酒瓶的手。酒瓶并没有裂开,只是在木制的地板上磕碰出小小的伤痕,便滚到一边去了。听着液体撞击瓶壁的声响,绮礼用空出来的两只手环上了王的腰际。在梦中一直暴露在阳光下的地方此时被又冷又滑的丝绸包裹着。对于衣物,他似乎格外偏爱丝织品。据说是因为丝绸光滑的触感让他非常中意。那时丝绸并没有进入他的国家。
                                          但就算隔着衣物,那份触感和梦里也并没有多大区别。
                                          紧贴着手指,仿佛稍稍用力就会弹起一般,处女般的肌肤。
                                          慢慢将唇靠近他的头发,他的发丝就像他喜欢的丝绸一般细腻柔软,用这发丝织成的布匹想必会拥有令人惊异的光泽吧。
                                          深吸一口气,就能闻到一股几乎让人迷乱、陷入疯狂的乳香。
                                          他是如此完美无瑕。
                                          越是触碰、注视这比起人类更加接近神明的肉体,就越能感觉到这点。抚摸着腰侧的手掌从腋下绕到了胸前,在他的允许下抱着他,手掌抚过他的脖颈,摩挲着他的脸,无论怎么做,他的一切还是毫无缺陷的完美。
                                          呼出的气体带上炽热,在柜橱的玻璃上晕开一片白雾。
                                          映照在玻璃上的他的身影,那双薄唇看上去似乎带上了一丝形似嘲笑的弯曲。就连这也是纯粹无暇的。绮礼明白,像他这样的事物应该如何形容。
                                          美丽。
                                          对于美这一概念,绮礼有着远超常人的知识。他并非是用感觉,而是用理性的眼光去理解的。被唤作美丽之物外表所具有的和谐,他能够从那绝妙的比例中,和众人一样判断出事物是否美丽。而此时这些知识都在向他诉说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美丽的。
                                          但是这些,都需要摒除感性。
                                          绮礼的感性,对于面前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想法。
                                          他能够分辨美,能够理解美。但是却无法感受美。在绮礼的感觉中,面前这位王在理性中堪称完美的身体和活动的肉块并无区别。无论是触碰还是拥抱,都没有任何感觉。
                                          “不需要羞愧。”
                                          王的嘲笑刺痛耳朵。
                                          “不要管别人的美学意识了。全力去追求自己的感觉吧。”
                                          他是否理解自己呢。
                                          顺从突然刺入胸中的冲动,和梦中一样勒紧了王的脖子。哈、他发出了一声似要断气的喘息,双手抵住了柜橱。
                                          细微的声音响起,一味绞禁脖子的手指还在用力。甚至想到了就这么把他勒死。只要他不使用宝具——大概就不足为敌。
                                          不,本来他就没有抵抗自己。
                                          温热的液体落在了勒紧的指尖上。
                                          面前的玻璃上映照出了被勒住脖子留下唾液的王的样子。
                                          以及——笑着注视这一切的年轻男子。那是、他。是绮礼。


                                          回复
                                          21楼2012-02-09 03:18

                                            “……不对。不是的…!”
                                            放开了手腕。王如同断了线的人偶般倒了下去,好不容易才没有昏倒,虚弱的用两手扶着橱柜支撑住了身体。看着清晰地烙印在白色的脖子上伤痕,绮礼呆滞了。自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哈——别否认了。”
                                            王咳嗽着,笑了。
                                            “无论是刚才的梦还是现在,你不是都露出了不错的表情吗。本王很中意,看在这份上就宽恕你的无礼吧。”
                                            “闭嘴,你这恶魔…!”
                                            绮礼低声说着,将他的身体按到了玻璃柜上。但,结果也只是从别的意义上将自己逼到了绝路。王挥开他的手腕,向绮礼凑近。他露出了一丝微笑,伸出双手触碰绮礼的身体。比起说“别碰我”要先制止他伸向胯间的手,不然自己的那个部位早已兴奋得坚硬起来的事实暴露的话,羞耻心一定会将矜持和固执以及其它一切都摧毁吧。
                                            “怎么了——不勒本王脖子了吗绮礼。你脸很红。”
                                            王笑了。
                                            笑着说,勒也可以哦。
                                            “我——拒绝。”
                                            “真是不像样啊。你只有在梦里势头良好吗?”
                                            梦——
                                            在梦里——
                                            没错、自己——
                                            身为一介信徒的言峰绮礼——
                                            在梦里也勒住了王的脖子——
                                            然后,就这样将他杀死了。
                                            王在梦中,是一副憎恶的样子。
                                            自己笑着俯视他在痛苦中挣扎着断气的摸样,手上的力气没有一刻放送。这个坐拥天下财富、荣誉、权力的男人,从他手中夺走一切的那份快乐,正是他从天堂落入地狱的那份绝望。他临死时叫喊着不想死的悲鸣,让自己禁不住颤抖。
                                            他,步向死亡的他。
                                            是如此美丽。
                                            他的双唇颤动着却发不出声,呼喊着朋友的名字、亲人的名字、部下的名字、抑或庶民的名字,这是如此美丽。眼角淌下的泪水、鼻孔留出的鲜血、充血的眼球、渐渐变色的肌肤,一切都美得令人心潮澎湃。美得令人窒息。
                                            是如此美丽。
                                            “你不想、再来一次吗?”
                                            头痛。
                                            “那种事——怎么、怎么可能。”
                                            “不,本王不在乎。我也差不多厌倦了自己这幅一本正经的表情了。本王被你勒死的时候,可是露出了相当不错的表情。”
                                            确实如此,那个时候的他,美丽得让人发狂。
                                            伸出手臂。
                                            裸露的脖子像是在邀请他一般毫无防备。
                                            抓住他,将他拉近。
                                            大概是觉得自己只会勒住他吧,双唇重叠时男人的表情有些呆滞,放开了抓住他脖子的手,抱紧他的身体。乳香与鲜血的味道。察觉到时自己正啃咬着他的颈项。
                                            勒紧肋骨声音让他轻哼一声。用尽了残存的全部理智控制着自己不要杀了他。他是老师的Servant,他是必要的棋子,他是老师为了得到渴求的大圣杯而必要的最后一环,在那之前还不能杀了他。
                                            不——本来,自己就无法杀死他。他不会允许这种事的吧。说可以什么的,也不过是一纸空谈。如果自己真的快要杀掉他了,他一定会反过来杀死自己的。
                                            肩膀掠过一阵阵疼痛。虽然明白自己正被啃噬,但侵占了思考的快感正从大脑蔓延到指尖。
                                            像要将彼此吞噬一般啃咬着,时间静止了。属于人类的思想停滞了。剩下的,只有沸腾的**。
                                            抓破对方的后背、被对方抓破后背、紧抱、被紧抱,啃噬着脖颈的唇与谁重合,阻塞了呼吸。绮礼毫不费力的抱起他的身体。就像王所希望的那样,如同奴隶一般抱起他。进入里面的寝室,将他丢在床上并欺身上去。脱去衣服。一同伸出手,扯下对方那碍事的裤子。微微出汗的裸露肌肤相互摩擦的感觉舒服得令人颤栗。现在、绮礼确实的从心底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美丽。


                                            回复
                                            22楼2012-02-09 03:18

                                              做了梦。
                                              就像至今为止一次也没有看到过的幻觉一般,色彩斑斓的噩梦。
                                              在眼前出现的是砖瓦堆砌的都城。空中涌动着乌云与霞光,天使们如同鸟儿般飞舞。听到的是痛苦的呻吟、祝福的笑声、赞美神的话语、以及相反的亵渎。
                                              人们正在四处逃窜。也有正直者专注于赞美神之中。
                                              绮礼正从都城附近的荒野俯视着这一切。
                                              天使在舞动。天使在飞翔。从鸟的躯干中生出的人的身体,天使们婉转啼鸣,以清澈的声音赞美着神。

                                              是的,主、神,全能者啊,
                                              你的判断义哉!诚哉!

                                              悲鸣、悲鸣、悲鸣声不绝于耳。地上瘟疫蔓延、江河化为血水、天火焚烧人类、野兽游荡大地,世间一切灾厄令王城分崩离析。在逐渐崩坏的景象中,天使们拍打翅膀的声音如同虫鸣般震耳欲聋。
                                              约翰末世录。
                                              这是巴比伦、同时也是古罗马这偶像都市因触犯神怒而终被摧毁、消亡的情景。
                                              穷尽一切堕落的都城正在毁灭。规整的街道崩落、河水变色、本来茂盛的草木枯萎凋落。从坐落于王城中心的神殿四下逃窜的神官们的声音、失去力量的诸神诅咒的话语、还有——笑声。
                                              终于、巴比伦大淫(囧)妇现身了。
                                              身穿紫与朱红的衣、黄金、宝石与珍珠为妆饰,坐在巨大的神殿中笑着的女人,有着与那位王相同的容颜。
                                              不,那并非女人。那是王、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本人。
                                              他的笑容令覆盖全身的饰品都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他笑问,灭亡又如何。巨大的王倾身靠在逐渐崩塌的大神殿上,手握盛满了可憎之物的金杯,露出了十分愉快的笑容。不赞美神的人,这里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了。
                                              而后,又将如何。绮礼已经知道了。

                                              所以在这一天之内,她的灾殃要一齐来到,
                                              就是死亡、悲哀、饥荒。
                                              她又要被火烧尽了,
                                              因为审判他的主
                                              神大有能力。

                                              但是,大淫(囧)妇笑了。笑着说,这是理所当然的。
                                              生与死、快乐与苦痛、繁荣与灭亡都是彼此呼应的。空前的大繁荣也必将迎来与其相称的大灭亡。
                                              因此这一切的始末都不过是理所当然的结果,所谓的神罚只是之后强加上去的理由而已。
                                              这繁荣也包括了灭亡。
                                              只有包含了死的生才可谓之生、只有包含了丑的美才可谓之美。这种事从最开始不就很明确了吗。在认知“美丽之物”的时候,也要看到美丽之物必定含着某些歪曲。在美之中包含着的那细微的丑陋,才是其“美丽”的正体。万全之物,人们并不称其为美。人类所认为美丽的,往往并不是正圆而是椭圆。
                                              绮礼知道过去的繁荣。与那时相比,灭亡不过是一瞬的痛苦。
                                              正可谓生、正可谓美、正可谓悦。
                                              这座王城是理应破灭之城。但这并非因为它背离了神的教义,而是因为只有这样才美。
                                              步向灭亡的王城很美、笑着逝去的王也很美。
                                              都是如此美丽。


                                              回复
                                              23楼2012-02-09 03:20
                                                ======tbc======

                                                依旧是部分参考圣经和合本的译文

                                                明天就能完结了吧……
                                                今天更新的部分是LZ自己最喜欢的(kira,希望大家也能喜欢>3<


                                                感谢支持(羞


                                                回复
                                                24楼2012-02-09 03:31
                                                  沙发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25楼2012-02-09 10:42
                                                    貌似很多言金文都有掐脖子的这个梗啊。。。。
                                                    话说楼主你是男的?!


                                                    回复
                                                    26楼2012-02-09 19:10
                                                      美好的令人心悸的文字,同楼主一样文章至此最喜欢的也是最后更新的部分。
                                                      ——描述不出的风格,总之是“言金”这个CP独有的感觉。
                                                      文字流畅并且即使是文艺风也不觉得思路模糊,不仅是原文作者的文力强大翻译君自身的文字功底也很好。

                                                      那么期待着明天的完结章。



                                                      回复
                                                      27楼2012-02-09 20:03

                                                        How many miles to Babylon?
                                                        (到巴比伦还有多远?)
                                                          Threescore miles and ten.
                                                        (六十英里又十英里)
                                                          Can I get there by candle-light?
                                                        (黄昏之前能到吗?)
                                                          Yes, and back again.
                                                        (一去一回都够了)
                                                          If your heels are nimble and light,
                                                        (要是你的脚步快又轻)
                                                          You may get there by candle-light.
                                                        (黄昏之前定能到)


                                                        在床上,听到了轻声的歌唱。
                                                        本应在刚才的梦境中死去的王正哼唱着儿歌。
                                                        “看来不用等到黄昏啊?”
                                                        他用平静的声音问道。他明明应该清楚自己在梦中遭遇了什么事,但却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那个梦…是真实存在的过去吗?”
                                                        “怎么会。”
                                                        王笑了。
                                                        “那是你们的神干的蠢事,本王在位的时代要比那早多了。但是历史被篡改了。如果你们一直把它当做史实相信的话,总有一天它也会变成真的。”
                                                        似乎是觉得很好笑,背朝着他的肩膀轻轻颤动。
                                                        “那么,你并不是实际经历过那件事了?”
                                                        “本王是在刚才的梦中才知道的。你的妄想还真是相当高纯度啊。”
                                                        他这么说着,用脸蹭着枕着的手臂,笑着说:
                                                        “自从成了不死身,有时会不可思议的怀念起灭亡来呢…”
                                                        他表现出了至今为止未曾有过的好心情。
                                                        他的脖子上还留着深深的爪痕与齿痕。不止如此,全身上下都布满了淡淡的伤痕。但是他的心情却丝毫不受影响。虽然不用说就知道是谁下的手,但是他却没有责备那人的意思。
                                                        但是这伤不治不行——绮礼叹了一口气,将磨人的王枕着的手臂抽了回来,手指按上他的脖子。这里的伤太显眼了。会被老师看出来的。
                                                        “要治疗吗?”
                                                        伸出经过打磨般的光滑指甲,像猫伸懒腰一般抓挠着床单,王笑了。
                                                        “让他随便看好了。时辰的表情一定会相当精彩吧…”
                                                        虽然笑容十分漫不经心,但转过身来注视绮礼的那双眼睛却带着认真。
                                                        如果这件事被老师知道了的话——本来想着一定要隐瞒这件事,但脑海中却突然浮现了另一种想法。
                                                        这件事、是绝不能暴露的。自己竭尽恭敬以礼相待的Servant居然频频跑到弟子那里去,而且还与那弟子沉溺于淫行之中,如果这件事被知道了,老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荒唐透顶。”
                                                        打消掉心中浮现的诱惑,绮礼用手指缓缓抚过王的身体,如同打扰了王的兴致就会被杀掉的奴隶一般小心的治疗着他的身体。拉过反复抱怨着无聊的王,亲吻如细雨般落在他的鬓角和颈项,绮礼再度治疗起他的身体,看着那终于恢复原状的后背叹了一口气。
                                                        “不要总用那么孩子气的理由让时臣老师困扰。”
                                                        绮礼并不讨厌时臣。
                                                        不如说从感情上更接近喜欢。他成熟的精神境界与父亲十分相似。绮礼不讨厌父亲,因此也没有理由讨厌他。
                                                        Servant四处游荡不回来啦、不听命令啦,这些烦恼都和孩子正处于反抗期的父母没有太大差别。不应该让老师为这些小事心烦意乱。因为他的任性而感到苦恼也没有意义——而且,也不需要在意那些可笑的想法。绮礼和这个Servant保持关系,也完全是从帮老师分忧的方面考虑的。虽然对时臣并不顺从但却与绮礼相处愉快,相应的也应该能够听从绮礼的劝说,那么就不妨把与他上床也当做一种手段加以利用,绮礼是抱着这种心情的。
                                                        绮礼并没有特别讨厌他的老师。
                                                        那么也就不应该去在乎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这种事。
                                                        王哼了一声,撅起了嘴。
                                                        “时臣那家伙…本以为他不会用多余的小事来打扰本王的。”
                                                        “时臣老师对于这场战争可和你不同,是十分认真的。”
                                                        “那你又怎样呢,绮礼。”
                                                        王微微转头,越过肩膀看着他,绮礼错开视线,耸了耸肩。
                                                        “对于我来说就是随遇而安了…像我这种人如果表明要认真的话,老师的认真也就失去意义了。”
                                                        “又说这种话。”
                                                        似乎刚才变得有些不快的心情又恢复了,他颤动着肩膀,轻轻笑了。
                                                        “不过,也许这样也好。如果你尽全力去追求你所渴望的东西的话,恐怕谁都不是你的对手。”
                                                        你就是渴望着这样的东西——带着这样的言外之意,他笑了。
                                                        “什么时候你准备认真了就说出来吧。本王会帮助你的。”
                                                        说完这句话,最古之王就化为了摇曳的金沙,消失了踪影。
                                                        手臂上的重量、肌肤上残留的体温都消失了,绮礼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进行早上的准备。
                                                        早晨的空气,带着浓厚的乳香。
                                                        并不是讨厌谁——没有对别人提起,也没有说出口,但是那话语一直沉淀在绮礼的心中,激起一圈圈细小的波纹。
                                                        并不是讨厌谁。
                                                        只是觉得,步向灭亡的事物都是如此美丽。


                                                        回复
                                                        28楼2012-02-10 01:56
                                                          ===========end==============

                                                          终于完结了=w=
                                                          言金文太少啦……虽然是翻译,但也要增加一些数量w而且这篇文LZ真的非常喜欢~
                                                          感谢大家的支持,不然拖拖拉拉的LZ不可能这么快就把它搞完。这篇翻译里面还有许多错误的地方、不通顺的地方,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它~爱你们>3<

                                                          再感谢一遍姑娘们的称赞,羞愧>///<

                                                          另外,呃,LZ不是男的……


                                                          回复
                                                          29楼2012-02-10 02:03
                                                            占沙发~翻译君很棒呢~原来不是男的吓我一跳来着= =


                                                            回复
                                                            30楼2012-02-10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