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吧 关注:251,868贴子:3,561,150

【亲妈诚品】《醉花阴》章1-2+选段(和风,花魁,一念执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度受。
2L 说明。
3L 文案。
4L 开始放文。

长QAQ请不要C楼!
打死算飘爷的!←


回复
1楼2012-01-28 18:01
    这里是黑花文本《一念执着》的试阅。【应该2月份发售…?
    目前只有我交稿了…为了本子的销量先发一大部分=w=
    【QUQ我真的很好人的放两章出来了二分之一了啊亲!】

    亲妈妥妥的☆绝对HE保证!
    因为华衣和袭家都写过花魁,这篇文的创作初衷也是写我心目中的花魁。
    花儿爷本命=///=跳舞那段真的写的我很激动。←有试阅哦~

    不废话,放文!


    回复
    2楼2012-01-28 18:05

      《醉花阴》

      ▶ CP:黑瞎子×解雨臣
      ▶ Tag:和风,花魁,一念执着
      ▶ Words:飘飘其实是飘呆
      ---------------------------------------

      【文案】

      幕末动荡,以尊王攘夷的维新志士和德川幕府两大势力为首,各派趁着乱世争夺权力。明里相迎的花魁与剑客,背负着同样深重的罪孽。
      错的时候遇上错的人,太容易不顾一切满是伤痕。要正义,还是彼此?

      「花儿,乱的不是世道,是人心。」
      「权势和你,我志在必得。」

      「…带我走。」



      回复
      3楼2012-01-28 18:06


        [ 壹:花绽有声 ]

        正是赏樱好时节。

        一盅清酒,一袭红衣,一盏细微的灯火在微暗而静谧的空气中跳跃。

        那人站在窗边,伸手接下扬扬下落的花瓣。指尖微微用力将柔嫩的花瓣搓了个碎,淡红的花汁沾染了他苍白的指尖。

        解语花的屋子向来是整栋花想楼里最安静的地方。不是没有想进来的人,却是只消他清清淡淡一记眼神,那些人就甭想靠近半步——他不待见,即便你有千金万银,也只能乖乖走人。

        一些存有侥幸心理的人,想着自己顺了他的意,那美人儿兴许会在哪天朝自己笑一下。毋须再多,一笑足矣。花想楼的花魁,哪是一般人高攀得起?

        都道“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解语花就是这花想楼里最华美的毒。
        宛如四五月份独步春光的西府海棠,既香且艳,解语倾城。



        然,凡事无绝对。
        近来几乎每天都上解语花这儿报到的人,就是一个例外。



        解语花站在窗边,透过半开的窗子看着自己窗外的樱花,层层迭迭的花瓣像绯红的轻云一般聚拢又散开,好不漂亮。

        到了重瓣樱花都飘落的季节,这景致该更是惊艳吧。不知道到了今年的那个时候,花瓣会不会落满自己窗前的一地?

        这么想着,解语花捻起了放在自己手边的茶盏,捧着清酒凑到唇边,目光依然望着屋子外面,望到楼下,到远处,到灯火阑珊,然后收敛的视线,眼波流转转回头看着坐在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唇角含笑。

        「这么晚还不走,舍不得?」调笑着放下手中茶盏然后站起身,他轻轻理了理自己的衣褶。挂在腰间的铃铛叮铃两声颤动,响声明亮而轻快。走到那个坐在暗处的人身边,挥了挥手屏退跪在门口的侍女,解语花半倾身替他斟酒。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坐在身边的人一身玄衣,墨镜后的目光随他动作游移,嘴边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解语花微笑着抬头然后递上酒盏,看着他把视线从自己的手上移开:「也对,来这儿的人都这样。」

        即便只能看,也要看个够,仿佛这才不愧对花出去的银子。

        「你今天心情不错。」

        浅浅的眸子移到对方膝头的刀上,如水一般干净漂亮的刀刃明晃晃的倒影出一双美眸:

        「倒是挺会察言观色。」

        柔和的目光落上刚挺的刀背,解语花刚要抬手,刀的主人却抽回了自己的爱刀,抓住他纤细的手腕一把拉进怀里:「瞎子多谢美人儿夸奖。」

        解语花淡然扭头对上镜片背后的眼,不急不躁,尾音带笑:「我数三声,放开。」

        镜面的灯火倒影泛出淡淡的流光,那人沉稳的不动如山,扣住他掌心带到脸边,摆明耍赖:「不放。」

        眉梢一挑,解语花挣开相握的手,凑近拂上那人的脸:「不过看在妈妈桑的份上尊你一声黑爷,少蹬鼻子上脸。」白皙的手心抚过他脸颊,纤细的指尖在下颌轻轻摩挲,被花瓣染红的模样甚是漂亮。

        黑瞎子伸手轻轻抚摸怀里人漂亮的头发,然后被解语花伸手推开。看着美人儿从怀里起身,黑瞎子勾着嘴角低低笑出了声:「哟,勾引完了就走人?」

        「不过是你定力太差。」

        解语花没再看他,径自走回房中矮桌前。沉色的桌案上摊着一张纸笺,狂气的字迹和樱瓣的纹样拼凑在一起说不出的古怪,末端朱红的印子标示着哪家贵族的名讳。

        黑瞎子提刀起身,走近了一手虚拥着解语花的腰一手拈起那张薄薄的纸。不过是些赞美的俳句,用词的确有出彩之处,却因引喻浅白落了俗套。

        解语花从他手上抽走那张纸,轻轻巧巧揉成一团,丢出窗外的动作干脆利落驾轻就熟。回头看一眼黑瞎子,后者脸上尽是调侃,接收到目光却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异议。

        清扫出一片空白的桌案,解语花搬出一架琴来。黑瞎子叫不出名字,见那琴木色黝黑,隐约可见冰裂似的断纹,只道一声:「好琴。」

        解语花似乎满意他的赞赏,勾动指尖,琴弦随他的拨动浅语轻吟。这琴确是上乘,断纹纹形流畅,纹尾自然消失,纹峰如剑刃状;音色沉厚而不失亮透,上中下三准音色均匀,泛音明亮如珠而反应灵敏,让解语花很是喜欢。

        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解语花微微笑着,低眉起手。黑瞎子慵懒地席地而坐,闭上眼睛享受美人难得的恩赐。


        整栋花想楼里都是丝竹乐声,时间长了难免审美疲劳,唯有解语花房内的琴声格外婉转清丽,让人忍不住凝神细听。

        楼底下偶尔有男子搂着花枝招展的女人从走廊里经过,空气中弥漫着胭脂香粉的浓重气味。整栋楼阁上下蜿蜒着鲜亮的彩绸缎带,人流来来往往不绝。

        赏樱节就要到了,这里正是一年最热闹的时候。



        夕日渐沉,黑瞎子只说了句“明天见”,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解语花站在窗前目送黑瞎子离开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精致的脸上了无笑意。目光重新移向枝头开得正盛的樱花,窗外那棵很大的樱花树,丫杈都快伸展进解语花的房间里了。

        趁着暮色跨出窗外,解语花飞身扯住了一个枝桠,顺着树梢一路滑到主干,枝头轻轻摇了摇,绯色花瓣落了几片到他墨色的发丝上。

        收势坐好,解语花手心里多了一把嫩色。抖抖手腕让它们随风飘散,他慵懒启唇:

        「出来吧。」

        另一个枝头传来细微的声响,然后响起一个男人沉稳的声线。

        「维新清扫有什么消息么。」

        「一上来就是这样的问题,你真是比某人更不解风情。」

        解语花笑了笑,唇角微微上挑成一个漂亮的弧度,比满树的樱花更绚烂。

        对方沉默。解语花也不以为意,自顾续道:「情报我有。今晚老时间,让吴邪过来。」
        窸窣响动的声音刚起,解语花就知他走了。

        「真是…也就吴邪受得了你这闷王。」

        几枚零落的花瓣从树梢打着旋儿飘到地上,艳红色的身影悄无声息消失在花丛中。




        回复
        4楼2012-01-28 18:11

          子时刚过,楼里的喧闹逐渐弱了下来,仅剩帐中人声的低声笑语。

          夜风泛着春季特有的凉意。没有点灯,解语花半倚靠在窗边,听得漆黑的房内一声响动,嘴角微扬却没有回头。

          伸手关好窗子,解语花扯了扯肩头的衣衫,转身拿了火捻点起了放在矮桌上的蜡烛。火焰重新在昏暗中燃起,柔和的光线由内而外扩散开来,映在他浅色的瞳仁里。

          铺开身上过分华美的衣物,解语花跪坐下来,手肘撑上矮桌,托着腮凝视暗处,薄唇轻启:

          「吴邪。」

          随着这声呼唤,一个少年慢慢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到矮桌边上规规矩矩的坐正。

          「小花,小哥说你有情报。」

          「张口就要情报,咱能不能换个话题?」

          解语花摆了摆手,目光在他身上一阵逡巡,终是不苟同地皱了皱眉:「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说,成天穿那么一身黑衣服,奔丧呢?」

          吴邪似乎被哽着了,苦笑一下,顿了顿才开口:

          「小花,你知道我没心情开玩笑。」

          解语花看他一眼,敛了笑容,推上一杯清茶:

          「一切将从暗杀开始,初定是祭节前夜。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最后确认。」

          吴邪点了点头:「人员?」

          「全部。」

          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解语花指尖勾弄着瓷杯边壁,满脸调侃:「怎么,舍不得你家小哥?」

          「才不是那么回事!」

          这招真是屡试不爽,吴邪几乎一点就炸。看他想驳不敢驳的表情,解语花笑意未减,只是接续:「吴邪,要小心哦。」

          「诶?」像是没料到话题转换得这么快,吴邪滞了一小会儿,看着发小依旧带笑的眼睛,莫名一阵难过。「小花你才该小心吧?那些和你打交道的都并非善类。」

          脑海里蓦地闪现一个身影,解语花低头拢着身上衣物,轻笑出声:「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担心我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

          「…但愿。」

          留下简短的语句,吴邪喝净杯里的茶,朝解语花点了点头,起身在黑暗中隐去了身形。
          解语花沉默着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眉眼低垂。

          一挥手,木窗应声而开,涌入的晚风灌满他的衣袖。跳跃的烛火顿时湮灭,熹微的光亮重新被黑暗所取代。

          他低头,手指蘸了茶水在矮桌上写了三个字。接着指尖微微用力,指甲在木质的台面上划出一道印迹。

          黑瞎子。

          心里默念一遍他的名字,解语花静默坐着,扯过桌角的手巾抹了抹自己被润湿的指尖。

          在黑暗中几乎看不清自己手的样子,解语花抬起手来,放在眼前晃了晃,倏忽攥紧。指甲嵌进皮肤,留下两道淡淡的红印。

          ——真是可惜了,我们不是一路人。



          第二天黑瞎子果然又来找他了。

          侍女一路引了黑瞎子,叩开解语花的房门才发现里面没有人。

          窗户开着,窗前的地上落着几瓣樱花,看样子应该有些时候了。

          屋子里点着熏香,淡淡的很是安神。檀香就放在蜡烛旁的香盏里,褐色的小块带着一点火星。

          黑瞎子环顾着走到窗边,然后看到解语花就坐在院里樱花树下,正兀自出神。

          矮楼并不高。他挑了挑眉,从楼里翻窗下去,轻盈落到红衣美人儿身边。

          被一连串的响动惊扰,解语花不甘不愿收回漫游天外的思绪,把目光移到半开的窗子上,再回落下来看着他:

          「你就不能选择一种正常人的下楼方式吗?」

          「我只爱最快捷的。」

          黑瞎子径自坐到他身侧,顺手卸下系在腰侧的刀,搁到右手边放好。

          侍奉的女孩跟不上黑瞎子,这才从远处下楼一路小跑过来,端着一壶刚温好的清酒,恭恭敬敬伏到解语花左前方。

          「下去吧,这里不用忙了。」

          慵懒抬袖,解语花摆摆手屏退了人。

          「今个儿谁惹你不高兴了?」

          黑瞎子看着有些阴沉却耀眼依旧的美人儿,以一种玩笑的语气说着。

          「你杀人了。」

          笃定的陈述语调,解语花偏了偏头,没有看他:「你身上的血腥味,花香都掩不掉。」

          黑瞎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未置可否。然后侧了身子径自躺下来,笑得满脸痞气枕在解语花膝头。

          意外的没有被抗拒,黑瞎子安适地闭上眼睛。解语花低眉看入镜片后阖起的眼,也不说话,只静静看着他。

          半晌,被注视的人睁开眼眸,玩味的意思爬上眉眼:

          「是又怎样?」

          竟是认了他的话。

          「那黒爷可得当心,别脏了我的屋。还有…」尾音拖长,解语花微笑着对上视线,故作暧昧地呵气,音调轻软,「别牵连我?」

          「如斯美人,怎么下得去手。」

          黑瞎子狂气地笑出声,握着他手背亲吻了一下,而后重新合上眼帘。

          没有回应,解语花淡笑着,开始斟起侍女摆下的清酒。



          两人在樱花树下坐了很久,久到黑瞎子不自觉睡着了。

          解语花只是自顾斟酌,一壶温酒变凉了也没去吵醒他。

          花瓣自空中落到怀里人的脸侧,解语花捻起那瓣柔软,抬手随意地丢开。

          他仰起颈脖,从视野里满溢桃红色的空隙间看向湛蓝的天际。

          「要变天了。」

          淡淡的对自己,抑或是对熟睡的人那么说着。

          天要下雨,流血的天气。

          京都,怕是要动乱了。



          重瓣的樱花在头顶枝梢上聚拢又散开,轻盈的像易碎的梦一样。

          解语花看向枕在自己膝头的人,嘴角上扬:

          「就让你,最后一次睡这安稳觉吧。」

          天光黯淡下去,渐渐的,只留夕日在地平线上摇曳出深深浅浅的红。





          回复
          5楼2012-01-28 18:14


            [ 贰:花朝月夜 ]


            世间之事,七分难透,两分无奈,唯余一分生的庸碌。

            浮生若戏,美人如画。一曲纷华,叹一场大梦,千般婉转皆戏言。



            赏樱佳节,花想楼里外四处飞花漫天。

            成伞状的娇嫩堆叠,每枝三五朵,团团簇簇,漫无边际在院落里铺散,向一方碧空缀染出极艳丽的霞。

            纷繁的花瓣压着纤细的枝桠,像极了衣着华贵的舞姬,妖娆绽在枝头,俯瞰芸芸众生。

            解语花摊开手,让打着旋儿悠悠飘落的嫩粉色跌进掌心。

            静静抬头,未施粉黛的清秀脸庞被侵天占地的绯色映出了浅淡的红:

            「要变天了。」

            话语清淡,辨不出情绪。

            腰间铃铛却像应和,发出叮一声轻响。

            一旁候着的侍女学着他的样子仰头,看见晴好的天际不觉愣了愣。解语花却收回视线,往楼里去了。



            花想楼地处京都之南,占地最广,客流最旺。门下艺妓都是出了名的美艳,在灯红酒绿鱼龙混杂的不夜町里独占鳌头。

            那些企图对它的过分繁华进行打击报复的同行,往往只过一晚便消匿下去,没了声气。久而久之人们就形成这样一个认知:

            这花想楼,万万惹不得。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种强势背后的秘密。

            花想楼,说白了就是幕府直属的地下机构。

            明里卖着丝竹歌月,暗里却有着一套严谨入微的运作体制。从情报搜罗到越货杀人,该有的不该有的,一应俱全。

            而解语花,就是这套机制底下培养的,脉络最广的情报贩子。



            幕府近日接报,京都城内的维新党羽蠢蠢欲动。

            两方不动声色僵持了个把月,终是有人要沉不住气了。

            状似欢欣平和的城里,暗潮汹涌。



            窗外的樱花停落在枝梢上安静地开放,呼吸声轻微。

            解语花将身子在靠墙的软榻上依着,后背陷入柔软的靠垫,悠闲欣赏着窗外风景。

            「还有两天就是祭典。」天花板上响起一个冷静的嗓音,「没有时间了。」

            解语花托着茶杯,送往唇边吹了吹热气:

            「你的意思?」

            藏匿在天花板上的人悄无声息翻落榻榻米上。漆黑的服饰,配着同样漆黑的刀,无波澜的墨色瞳仁淡然看着面前动作优雅的花魁:

            「先发制人。」

            放下茶杯,杯底与瓷碟相碰,声音清脆。解语花抬眸,应一声,我知道了。

            张起灵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离开。解语花看着他,笑问:「要喝杯茶么?」

            对方摇了摇头,“多加小心”的尾音刚落,人已消失不见。

            「…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爱担心。」

            解语花抱怨着,不禁莞尔。



            稍晚些的时候,单薄的纸门被轻轻移开又带上,什么人走了进来。

            琴声断得突兀。解语花停下轻拢丝弦的动作,看黑瞎子走到自己身边,豪迈地撩起衣摆就地坐下。

            「真罕见,这是你第一次不守时。」

            淡淡的人,就连抱怨的话都是淡然的。解语花勾弄指尖,语气难辨真假。

            然而他浅褐色的眸子眼波流转,任谁都不愿怀疑是否欺诈。

            「让美人久等是我不对,小的这就赔罪?」

            明知美人是毒,却也甘之如饴。黑瞎子满脸的不悔改,伸手一揽,就把解语花搂到了自己怀里。

            「黒爷什么要紧事比见我重要?」

            向来孤傲的美人偶尔放下架子撒上一娇,效果自然翻了一倍。黑瞎子颇为受用地搂紧他纤瘦的腰肢,笑着低头吻了一下怀里人的侧脸。

            「花儿,你变甜了。」

            「哪有。」说着却是伴有小把戏得逞般嗤嗤的轻笑。

            「败给你了。」自知对美人没有抵抗力,黑瞎子将脸埋在对方颈窝,下巴蹭着华贵繁复的和服,「给外出的兄弟们送行,吃喝花了不少时间。」

            说话间鼻端萦绕一点脂粉味道,极淡,不像其它人浓妆艳抹的矫揉做作,反而别有一番诱惑,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解语花敏锐地避开差点得逞的偷袭,报复着掐一把他的腿,目光不觉锁在对方有些异样的笑容上:

            「我怎么觉得你不大高兴?」

            「确实。」瞎子坦诚,紧了紧环抱的手臂,「我总觉着要出事。」

            解语花的眼神闪烁了下,安抚性质拍了拍腰间手背。

            话题止于此。



            黑瞎子用过晚膳便离开了。解语花倚在窗边望着楼下远去的背影,表情被湮没下去的晚霞模糊,看不真切。

            仿佛应了那个预感,第二天一早坊间便有传,说在武田坊秘密聚会的维新党羽一夜之间全数覆灭。

            站在血洗现场的黑瞎子望着弟兄们洇在血泊里的肢体,嘴边仍旧挂着狂气的笑容。

            下一瞬却是凛冽凶猛的出刀,刀风狠辣直接将木桌碎开,杯碗瓷碟稀里哗啦摔了一地。




            回复
            6楼2012-01-28 18:16

              夕阳殷红的光芒透过枝桠,将满树樱花映成绯红,仿佛有谁在上面纵了一场大火,火光冲天。

              解语花单手挑勾着丝弦,远远就看见楼底下孤独中透着肃杀的身影。漆黑的服饰在萧索的红光下分外深沉,仿如血染的苍凉。

              坐起身理了理衣摆,他移开琴,布置矮桌的动作从容端庄,有条不紊。

              残阳如火,照入一方妖娆。解语花背向窗户,背光的轮廓泛着微光,低头沏茶的动作流畅且专注。黑瞎子拉开纸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光景,酝酿好的话竟说不出口。

              「愣在那里干什么。」似乎没有发觉他的异样,解语花端起精致的小壶往杯里斟了半满,抬眸看向门边,嘴角微微勾起,「茶已经泡好了。」

              「我是来告别的。」

              黑瞎子望着朝思暮想的美人,踏进屋里,反手带上了门。

              恰到好处的惊讶泛上眉心,解语花停了手中活计,莞尔一笑:

              「对我来说,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习惯了他的话里带刺,黑瞎子进门后总算摆上了惯常的笑脸,走近两步:

              「花儿可听说过中国的一句古话,叫饮鸩止渴?」

              解语花心底一凉,对他点了点头,隐隐觉得不安。

              「止渴于鸩毒,未入肠胃,已绝咽喉。」黑瞎子缓步靠近桌前,绕过矮桌,直接走到他身边,凝视着红衣娇艳的美人,抬手挑起他尖削的下颌,「花儿,我不怪你,是立场的错。」

              「什么意思。」

              解语花敛了笑容,没有挣开钳制,不卑不亢迎上他锐利的视线。

              「你是聪明人,可惜站错了阵营。」黑瞎子俯身凑近他的脸,笑容深邃,「折损这一帮兄弟,我认了。可是幕府的弊病早已暴露,倒幕的人势必越来越多,社会更迭在所难免,又岂是你我能左右的?」

              「世态纷扰,人各有志。不过都是乱世底下庸碌的小角色,既然不能选择出身,对命途又何必挣扎。」

              解语花镇定对答,近距离盯着他墨镜背后的眼,却像望进不见底的深渊。掩在宽大振袖下的指尖微动,悄悄勾出了贴肉藏匿的骨瓷小刀。

              「我说过,怎么舍得对你下手。」黑瞎子伸手制住正有小动作的腕,趁解语花来不及防备的空当堵上了那抹柔软的蜜色。

              唇碰唇那只是小孩子的把戏,黑瞎子自认不是纯良的人,所以几乎是吻上那瓣唇的同时,罪恶的舌就已探开牙关,长驱直入柔软的口腔。

              解语花脑子一炸,推开的时候呼吸已经紊乱,脸上也晕染了不自然的绯红。

              然而当他对上墨镜后深沉的视线时,居然连要骂要打都忘记了。

              黑瞎子痴恋地抚着对方红肿的唇面,苦笑着低声开口:

              「饮鸩止渴,说的是我自己罢。」

              明知道你是错的人,明知道这不是缘分。

              但我还是奋不顾身。



              「花儿,我爱上你了。」



              独自度过一段浑噩的时辰,解语花从混乱的思绪中回神时,天色已经完全沉淀成不透一丝光亮的漆黑。

              花想楼里外灯火通明,烛花在通红的灯笼里蜷成小小的一团,千万盏柔光点亮了整片京都不夜町。

              唯独解语花房内,冷冷清清连个火苗都没有。

              晚风从窗外捎来花的香气。解语花坐在空荡的室内,兀自出神。

              那人的味道和他霸道的话语都像是烙进了记忆的深处,怎么都忘不掉。



              「花儿,乱的不是世道,是人心。」

              「我不来,不代表我放弃。权势和你,我志在必得。」

              「不必再费心从我身上套话了。这就明确的告诉你,请转达所有意图拨乱反正的幕府人员,这个腐坏的时代是时候终结了。明天的赏樱祭节,我们将夺取自己的天下。」



              解语花拖曳了繁琐的和服往里间走时,已是万籁俱寂的凌晨。

              月白色清辉投射在窗前黑衣人的背上,吴邪面向里屋望着发小覆上淡淡阴霾的眼睛,视线里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小花,他跟你说什么了。」

              「不都告诉你了?明天他们打算大闹一场,啧,可惜了我特意编排的舞蹈。」

              坐着凝视铜镜里的虚像,解语花握着工笔细细描着眉眼。

              「不是这个问题…」

              「那你说是什么问题?」

              吴邪看他开始往脸上涂抹细腻的脂粉,轻轻叹了口气:

              「小花,你不对劲。」

              「吴邪,我很好。」解语花的动作顿了顿,从镜子里对上他的视线,给了个安抚的笑容,「没啥不对劲,真的很好。」

              当一个人的回答完全是在重复提问者的原句,那么这个人多半是在说谎。

              他真心要隐瞒,吴邪也无可奈何。

              解语花驾轻就熟运用着面前的梳妆用具,眼底柔波一点一点荡漾开来,媚而不俗,俨然蜕出了一副花魁的端庄模样。

              点绛唇,上红妆。既香且艳,解语倾城。花想楼最负盛名的花魁,无愧于祭典的压轴。

              吴邪已经先行离开了。解语花认真修饰妆容,盘好了头发,开始更衣。

              布料摩擦的声音窸窸窣窣,绸子从肩头剥落,露出光洁瘦削的肩背,在灯火下泛着朦胧的微光,引人犯罪。

              繁冗的和服,一个人穿起来实在够呛。所幸时辰尚早,有的是时间让他充分准备。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早起的侍女在门外双手覆地跪坐下来,恭敬唤他起床。

              然而推门之后看见的,却是一切行头装点完毕,正以描金折扇半掩脸面,只露出一双美目的绝世佳人。

              解语花没有给她过多的时间惊诧,踩着二齿木屐径自踏出房门,迈上走廊的木地板。

              「还等什么。」

              温润的嗓音将被惊艳的侍女拽回神,抱了他搁在桌案的琴,匆匆跟上他的步子。

              浅棕色的眼眸淡淡的注视着窗隙间略显灰蒙的天际,解语花啪地合起折扇,敲在手心。

              远处一声沉闷的擂鼓,在越发透亮的天幕底下格外突兀。

              赏樱佳节最为盛大的宴会,在维新志士的翘首期盼和幕府人员的严阵以待之下,由这一声鼓为引,拉开序幕。




              回复
              7楼2012-01-28 18:19

                [ 叁:风姿花传 ]【选段】


                不知不觉间宴会已近尾声。绵软的音乐刚停,黑瞎子就来了精神。

                一台大红色充满喜庆意味的软轿被几个大汉从远处抬了近来,幔帐轻摇,隐约可见其中鲜艳的红裳。退场的舞姬脚步匆匆,瞬间腾清了场地。

                将轿子停放在空地中央后,几名壮汉迅速撤离。

                沉不住气的人群忍不住好奇地窃窃私语,倏忽一声响而重的擂鼓,平息了所有躁动。

                擂鼓的汉子抬手,再一记猛击。鼓声沉实,捶在心头,摇撼大地。

                轿上纱帘呼吸般鼓胀,第三声鼓响一起,宛如绽放的花苞,大红幔帐自上而下缓缓铺泄,逐渐剥离出里边的人影。

                第四下抬手,敲落一阵细密的鼓点。红绸恰好停止铺陈,剩下纤弱的支架晾在美人身边,被他的折扇轻轻一敲,轻易散了架子跌落到布料上发出轻微声响,被规律的鼓点淹没不见。

                解语花淡漠抬了眼帘,眉目一挑。鼓声截然而止,全场寂静。

                黑瞎子呼吸一滞,手中茶盏举到半空,忘记入喉。

                解语倾城,光是回眸,已不能仅用惊艳来形容。

                当事人倒是不甚在意,开扇,半掩脸面做了个起势。

                鼓声再起,仍是那样不饶人的力度。解语花足尖点地,微微仰颌,慵懒抬臂做了个拉伸的动作。继而啪一声利落合起折扇,双手交叠握在身前由左及右划了个平滑的圆弧,推到最右时迅速开启扇面挽了个花,行云流水的动作恰好顿在鼓点的重音。

                继而他将扇面归拢,压腕一抛。繁复的服装并没有影响他的动作,扇子刚飞上半空,解语花轻松一个旋身,薄薄的大红外襟从身上滑落。重归静寂时空中折扇嗒一声回落手心,而解语花也从原先软轿的中心移了出来,微微勾唇,低眉做了个俯拾的动作。

                红绸几乎铺了满场,妆容艳丽的解语花立于其中,眼波带笑。

                风起时,落英翩飞,花输人娇艳。



                ……


                「这天下是谁的,我已经没兴趣了。花儿,跟我走?」




                回复
                8楼2012-01-28 18:22

                  [ 肆:风花雪月 ]【选段】

                  华灯初上,解语花坐在窗前,给自己斟了一杯清酒。

                  浅碗由手上落回瓷碟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背后纸门“唰”一下敞开,十几把刀刃的寒光映得阴暗的室内越发冰冷。

                  解语花慵懒起身,理了理几乎滑落肩头的外衫,背向来人摇开了折扇。

                  靠得近一点的男人像是领头,望着他逆光的背影眯了眯眼,手上的武士刀径直指向他背部:

                  「花魁大人这是要给小的跳一支舞么?祭典上的舞步可是让人记忆犹新啊。」

                  周围马上响起不怀好意的笑声。解语花只稍微低头,勾出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愣是让那帮人倒抽一口气。

                  解语花蛊惑人心的伎俩是天生修来而非后天所得,刻意开发之下更是运用得炉火纯青,足以让任何定力不佳的人在他面前丢盔弃甲。

                  趁这一愣神的时间,他迅速转身,手腕一抖,折扇之下露出一小截锋利的短刃,避过对方僵滞的刀锋,猛然抬手一勾收便已断了对方咽喉。

                  「想要欣赏我的舞姿,你还不配。」



                  ……



                  ——用我余生,还你风月一场。





                  (全文共五章)


                  ----------------------------

                  敬请期待黑花本《一念执着》☆

                  ----------------------------


                  回复
                  9楼2012-01-28 18:24

                    附上:

                    【飘飘的文公共邮箱】
                    账号:piaopiaodewen@163.com
                    密码:piaopiao1234

                    内含飘飘个人黑花文txt:
                    《From dusk till dawn》[已完]
                    《现在要说爱你请准备招架》[已完]
                    《折子戏》[未完]
                    《醉花阴》[章1-2,试阅版]
                    《嘿,喵了个咪☆》[已完]
                    长段子整理集《亲妈专属的A-Z》《酸甜苦辣咸&未来》

                    【在网盘哟欢迎自取】
                    【请注意不要随意删除!】


                    回复
                    10楼2012-01-28 18:25
                      sf?还是c?
                      飘爷(是这么叫吧?),小的来顶一下....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1楼2012-01-28 18:34
                        沙发了哟亲=333=多谢帮顶!


                        回复
                        12楼2012-01-28 18:41
                          我也顶~~~~ LZ求勾搭 求称呼


                          回复
                          13楼2012-01-28 18:47

                            飘飘求公式站


                            回复
                            14楼2012-01-28 18:52
                              好美嘤嘤


                              回复
                              15楼2012-01-28 18:55
                                和风!花魁!这设定太萌了!我大爱啊!话说我发现LL的文我有看过啊!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16楼2012-01-28 20:04
                                  很淡地被戳中了...期待本子...


                                  回复
                                  17楼2012-01-28 21:22
                                    回复13楼:欢迎帮顶欢迎勾搭☆这里飘,飘飘/阿飘甚的随意,当然飘爷也没问题XD【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2-01-28 22:45
                                      回复14楼:公式站还没出呢囧,我交稿最快了其他妹儿还没写完,主催也跑去旅游了→_→画手也没着落…诶哟喂内牛满面TV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2-01-28 22:46
                                        回复15楼:T3T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2-01-28 22:46
                                          回复16楼:=///=真的吗我好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2-01-28 22:49
                                            回复17楼:=333=嗯呐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2-01-28 22:50
                                              飘飘我来了啊啊啊
                                              照样顶个嘿嘿
                                              支持啊哈哈


                                              回复
                                              23楼2012-01-28 22:54
                                                飘的新文啊~嘿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1-28 22:58
                                                  哇。。。好有感~~~从微博滚来~~默默关注好久了了~~小透明爬来顶~~


                                                  回复
                                                  25楼2012-01-29 02:25
                                                    回复23楼:=3=多谢帮顶~其实这种设定能接受么TV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2-01-29 02:32
                                                      回复25楼:矮油~谢谢亲爱的戳过来w 能被喜欢最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2-01-29 02:34
                                                        嘿嘿,文风很赞!而且亲妈也很赞!


                                                        回复
                                                        28楼2012-01-29 02:57
                                                          飘爷这胃口吊大了。好想看后面呐。


                                                          回复
                                                          来自掌上百度29楼2012-01-29 09:26
                                                            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飘!!!!!!!!!!!!!!【←这货已经疯了】


                                                            回复
                                                            30楼2012-01-29 09:3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