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吧 关注:250,160贴子:3,547,064

【原创】试试写写黑花在盗墓笔记之前之中之后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新年好!这货在大年夜来发文啦!本人是速战速决派,所以绝不会出现一篇文卡几个月这种,所以要不迅速Over,要不……就坑= =

立志亲妈,怎么亲……还么想好= =

尽量原著风,所以不会出现什么很甜蜜的段子之类的……不要期待太多OTL……



黑眼镜在老北京的胡同里七拐八绕,终于看到那座古董一样的老饭店门楣一角,门口的车位差不多都满了,看来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他站在门口,向里稍微张望一下就要往里走。大概是那副墨镜在大白天过于招摇,门口的伙计突然一抬胳膊挡住:“这位爷,您找人么?”

黑眼镜嘿嘿一笑:“不是说今天有个拍卖会么?我来看看。”

这话说得随意的,仿佛他只是来逛大马路。那伙计一脸看到疯子的表情。黑眼镜反应倒快,立刻改口:“既然不让进,那就算了。”说罢转身就走。

那门口的伙计眼色一动,几个彪形大汉立刻跟了出去,还没追到巷口,那个黑色的人影早就无影无踪了。

那边,黑眼镜已经攀着树枝、踩着墙轻轻一借力,就翻进了青砖的围墙,落地一个翻滚,纵身跃进了半掩的窗,连一片树叶子也没惊动。新月饭店里,平静下潜藏着暗潮,因为今天的拍卖会上,据说会出现一件稀世珍宝。

至于到底是什么,其实黑眼镜自己也不清楚,反正闲得无聊,不来白不来。他不动声色地钻进大堂里挤挤闹闹的人群,不大舒服,倒是个好隐蔽的所在。

旁边有个人在看拍卖名册,黑眼镜在墨镜下斜着眼想蹭着看看,余光却不经意撇过楼上的包厢。那里坐着一个人,半长头发,粉红色的衣服,清秀的看不出男女。之所以会注意到他,是因为这人实在是太年轻,孤零零一个人端坐在主座上,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看起来又不像是哪位大家的晚辈,和其他包厢里的那些老奸巨猾的脸比起来,嫩得扎眼。

黑眼镜莞尔。多年以后,就算解语花已经完全掌控了解家,真正成为了呼风唤雨的大当家,自己只记得那时方及弱冠的伊人,尚显稚气的脸庞强作高傲,眼底却止不住怯意的青涩模样。

小粉红对面的包厢里,坐着三个中年妇女,其实单看外貌,她们个个婀娜多姿,貌美如花。说是中年,不过是黑眼镜从她们老练的眼神中推测出来的。这般狠毒世故的眼神,绝不是任何青春少女该有的。这三人都以极其优雅的姿势倚坐在贵妃椅上,故作自如地谈笑,眼神却总不自觉地远远向对面包厢飘。那眼神复杂的无法用语言说明清楚,黑眼镜简直觉得那个小粉红会被这种高强度辐射曝晒致死。

可是没有,小粉红正在低头玩手机,脸上的表情比方才轻松了许多。那个时候,手机可是稀罕货,看来这家伙的背景必然够硬——至少也是很有钱。

要说这一行里,最负盛名的应该是解放前传下的老九门,可惜文革的冲击过后,老九门改行的改行,散伙的散伙,如今在京城还有影响力的,除霍家无外乎解家,就是不知道这小粉红是哪一家的,对面那三个女子又是哪一家?

黑眼镜正盘算着,拍卖会已经开始了。第一件展品被高高举起,在楼上包厢前挨个儿绕了一圈。黑眼镜伸长脖子追着看也看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玻璃柜转到那三名女子面前,那三人或百无聊赖修剪指甲玩弄头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玻璃柜又转到小粉红面前,那人已经放下手机,正倒是目不转睛认真盯着,眼神中却没有任何一丝旁人般的饥渴或欣喜。

转了一圈,东西放下。伙计却又钩起一盏小小的青皮灯笼,高高举起,送到小粉红面前。

点天灯。照理,拍卖会上有人被点了灯,下面该狠狠起哄才是,可这次,场子里镇静的很,只有含混的窃窃私语,像远远的海浪声,一拨一拨的。

那三个中年女子终于没再玩头发或者剪指甲,她们都坐直了身子,面带微笑看着对面的小粉红。她们的笑本来都是极好看的,但是带着那么一丝嘲讽或看好戏的意味,顿时就让人觉得厌恶了。真是白瞎了这么美的脸。

黑眼镜觉得气氛不对,就听身边不知谁谈了口气:“唉,霍老太太抱病不来,这解家三房媳妇还不趁机大闹一番,这场看来没的安份了。”

“什么意思?”黑眼镜很淡定地接了一句。

那人还浑然不觉:“我说,今天这新月饭店估计要变成解家人内讧的战场了——这小九爷也真可怜,九爷去的早,前月二爷也去了,现在连霍老太太都不在这里,他一准被自己三个嫂子整死。”


回复
举报|2楼2012-01-22 11:41

    黑眼镜看那解家少当家,他笔直地端坐着,尽量摆出一副冷漠的神色,淡然看着那盏小小的灯笼挂在自己面前,脸色却不由白了白。

    解家的事,道上早就传得风里来雨里去。解九爷死得早,当时大儿子解连环据说已经葬身西沙海底,指定的下任接班人解雨臣才八岁,于是解家几乎一朝崩塌,亲人们瞬间反目成仇。大儿媳——也就是解雨臣的生母——是个温柔却软弱的传统女子,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一夜就疯了。如果不是九爷有先见之明,早就把解雨臣托付给了二月红拜师学戏,这母子俩恐怕都难逃不测。二爷自己无后,只将小九爷当亲儿对待,靠着自己的威望和人脉,硬是把他扶上了当家的宝座。从那以后,解雨臣就改了师父起的艺名叫解语花,也很少用自己的真名示人。只是二月红毕竟是外人,那几房叔叔婶婶,还是将解家的大半家业拆了出去自立门户,看眼下这光景,是誓不把这小九爷拉下本家的宝座就绝不罢休了。

    黑眼镜抿起嘴角笑。这一次看来没白来,就算拿不到东西,至少也有场好戏看。

    这时,台下已经开始摇铃叫价。价钱转眼就从几万升到几十万,看得出解家三房媳妇很厉害,一直控制着叫价,不至于跑得没边,铁了心要一点一点磨光本家的家底。黑眼镜看那小九爷的脸色,显然是不大好看。其实只要他喊一声撤灯也就没事了,只是解家本家的面子就丢大了,以后在分家面前更抬不起头来。所以解语花非常端正地坐着,胳膊看似轻松地搭在扶手上,其实手指死死抠住,早就麻木得没感觉了。

    耳听着叫价已经超过了一百万,铃声也逐渐稀疏,第一件物品,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只是暖个场子罢了。突然一声悦耳的铃声响起,场子里寂静了一下,穿着旗袍的女主持几乎愣了愣,才开口:“……两、两百万?”

    全场哗然。挺普通一件东西,刚才十万十万地加,喊道一百多万就差不多了,这是哪儿钻出来的傻冒,开口就是两百万?

    正错讹间,同样的铃声,同样的方位,再次响起,这意思就是再加两百,一下子成了四百万。

    这下子来宾就不知是议论几句了,场子里开始骚动。那铃声却好像被绊住一样,一声接着一声,响个不停。女主持人皱着眉头往台下看,黑黢黢一大堆人,就是看不清谁在摇铃。

    楼上的包厢,解语花站在栏杆边往下看,脸上忍不住浮出一丝微笑。从他的角度看得很清楚,人群里一个戴墨镜的高个子,把铃铛藏在手指间不停地摇,脸上却一副“我最无辜”的表情。但这人的添乱也算是给自己解围,所以他不急于指出来,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

    对面的女子却突然冷笑着站起来,袅袅婷婷走到栏杆边,一把悦耳动听的声音说:“摇了这么多次,灯早就被点爆了吧?小九爷,你要是出不起价钱,就割条舌头下来,以后别再唱那些靡靡之音哄骗女孩子,说不定你死去的爹还会高兴。”她笑着说完,又加了一句,“不要怪嫂嫂不讲情面,是那乱摇铃的人害的你。”

    这么阴毒的话从那张樱桃小口中说出,真是不体面。但她说的都是铁打的规矩,看来解语花要不想失声,就只能破产。

    可那恼人的铃声还在响个不停。人群渐渐散开,原本站在门口的活计眼尖,瞅到一个高高的背影眼熟,再看到那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脸色一变,场子里的活计和保安立刻一哄而上,向那个黑黑的人影包抄。

    黑眼镜把铃铛一丢,抓着栏杆三两下跳上二楼翻进包厢,电光火石般抓住那小九爷的脉门,另一手两指扣他的脖子。

    冲上来的伙计瞬间停住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黑眼镜咧嘴一笑:“反正这小子今天死活都要丢半条命在这儿了,不如我来代劳吧。”

    话音刚落,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黑眼镜一脚踹在木头栏杆上,飞出去的木棍像一支梭镖飞出去,险险擦过女主持人的胸口,把那装着拍品的玻璃柜砸了个粉碎……


    趁星月饭店乱作一团,黑眼镜已经拽着解家小九爷撞破窗户跳了出来。这解语花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轻的像个纸扎的人,黑眼镜还扣着他的脉门,都寻思着自己是不是手太重,不小心把他掐死了。


    回复
    举报|3楼2012-01-22 11:41

      身后很快就传来追赶的脚步声,黑眼镜稍稍有点后悔,刚才恶作剧的瞬间是很痛快,可是现在连“稀世珍宝”的皮毛都没碰到,反而惹上一身腥,还有手里这个拖油瓶,扔也不是,放也不是,真是各种麻烦。

      正在胡思乱想,手里那个一直没有反抗的人突然往边上拽了一下,黑眼镜一停,看见身边有一扇破旧的落满蜘蛛网的小门,是锁上的。他靠近一看,原来那锁是个障眼法,于是立刻闪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很小的院子,黑眼镜埋伏在门口,一手还掐着解语花的喉咙,生怕他出声坏事。门外传来匆匆跑过的脚步声,却没有人想到来这个“锁上”的破门看一眼。脚步声渐渐走远,看来是暂时没事了。

      黑眼镜松了口气,手里却突然一松,方才还紧紧抓住的解家小九爷突然滑的像泥鳅一样,转眼就从指尖溜了下去。然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肚子上就被什么钝器狠狠捅了一下,疼得眼前一黑,差点当场呕吐出来。

      眼冒金星,好不容易勉强能看清东西,只见一直都柔柔弱弱的解语花,此刻正站在自己三步之外的地方,清秀的脸庞冷的像二月的寒冰,手里抓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长棍,估计就是刚才偷袭自己的凶器。

      黑眼镜一边咳一边笑:“你们解家人果然都不是东西,活该窝里反。我也算你的救命恩人,你居然恩将仇报。”

      解语花冷笑道:“刚才如果不是我带你进来,你早就被他们抓住生不如死了,应该是我救了你才对。”

      这解家小九爷年纪很轻,近看才发现实在是秀气的紧,加上非常的瘦,如果不开口说话,真看不出是个男孩子。

      黑眼镜顺顺气站直了身子,比对方高出差不多一个头,心里自然是有底气,他嬉笑道:“小九爷方才使得可是缩骨的功夫?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早知道不救你出来,你也未必会死在那儿。”

      解语花却沉默了,一会儿,他摇摇头:“不,刚才你要是不带我出来,我还真没想到办法。我那三个嫂子的家产加起来有我的两倍,如果她们存心要我好看,真的是很棘手的事。”

      黑眼镜没预备这解家的继承人会张口就是大实话,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总之,一人一次,我们扯平。”解语花把长棍拆开,原来是两根短棍拼起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嗯?”黑眼镜对这种问题有些敏感,干他们这一行的,很少会关心别人的身份来历,更别提张口就是“你叫什么名字”这种近乎隐私的问题了。

      “别误会别误会,”解语花年轻的脸上带着标准的外交笑容,“现在我正是用人的时候,是看你身手不错,反应也算机灵,不介意的话想跟你签个合同,算是正式雇佣,价钱好商量。但是解家不是外面那些下三滥的地方,伙计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下斗的时候我还要给他们买保险。”

      黑眼镜听他说得一本正经,仰天大笑了很久,解语花就一直很耐心地等着。黑眼镜笑完,龇着一口白牙道:“小九爷,怎么说呢——我连户口都没有,更别提身份了,至于价钱么,倒是可以报给你——”他伸出一只手。

      “五?……五百万?”

      “五千万。”黑眼镜很轻松地笑道。

      解语花皱着眉头,第一次遇到这样得了便宜就卖乖,还漫天要价的。五千万……他要是一次拿得出这么多,刚才就不用跑了。

      “别担心,”黑眼镜走近用力拍拍他的肩,宽慰地笑道,“——来日方长,可以分期付款。”

      很多年以后,黑眼镜回忆起这一段,觉得这次来砸场子,“稀世珍宝”什么的,大概还是拣到个一件的。


      回复
      举报|4楼2012-01-22 11:41

        新月饭店的事,当然没那么好摆平。解语花这个当家的羽翼未丰,三个嫂嫂又不依不饶,等他们回到解家大宅,早有一大帮人在那里守着了,正和看家的伙计气势汹汹两相对峙,见两人回来,所有人的目光一律对准了这里,刀刃泛着白光,明晃晃的。

        解语花还没开口,黑眼镜先走上一步笑着打招呼:“哎哟,这么多人!”

        那群人立刻围过来,解语花头疼地把他拉开,自己站在前面,那帮人登时停了脚步。表面上公然和解家当家开战,还是需要几分勇气的。

        解语花打量眼下的情形,实在是对自己不利,他表面一派泰然自若,一边悄悄抹了把手心的汗。

        “小九爷,你终于回来了,叫嫂嫂好等。哟,看你身边这位,敢情是一伙的,好叫你浑水摸鱼吧?”解家三媳妇仪态万方地站在一帮彪形大汉的中间,神态淡然中带着嗤笑,俨然成竹在胸。

        “嫂嫂你说错话了,刚才摇铃的是我,捣乱的也是我,小九爷亲自出马把我捉拿归案,我这不来向嫂嫂赔罪了么?”黑眼镜不慌不忙把当在自己面前的解语花推开,上前做了一揖。

        那妇人愣住了,一会儿才知道恼羞成怒,只道:“谁是你嫂嫂!——”

        她说话间,身后的人已经向二人包抄过来,解家伙计见状,也都冲过来给少当家解围,一瞬间,场面乱成一团。

        解语花只觉得眼前白晃晃的刀光连成一片,带着寒气的风声从脸颊、耳侧呼呼擦过,一边闪躲,一边顺手放倒几个扑上来的人。他的身手虽然敏捷灵巧,杀伤力却不大,长久纠缠下去,势必落败。有杀过来的解家伙计对他大喊:“花儿爷!您先进屋待着去——这里危险!”

        解家本家跟分家针锋相对也有几年,这样真刀真枪干上还是第一次。解语花慢慢向大门靠近,却突然瞥见那抹黑黑的身影鬼影般窜出人群,踩着别人的脑袋和肩膀,几下跳跃便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三嫂嫂身前。

        三嫂嫂心再狠,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此刻正躲在保镖的重重保护后,用帕子掩鼻,一脸厌恶地看着眼前的厮杀。突然只觉得眼前一黑,有什么东西突然阻挡了自己的视线。疑惑地抬头,只见一个带着墨镜的陌生人就站在自己一步之外的地方,而再定睛一看,一管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自己眉心。

        “嫂嫂,都什么年代了,现在火拼,得靠这个。”黑眼镜笑得张狂。

        “别——”解语花阻止的话语还没来得及喊出口。

        “!——”那妇人连叫都没叫出来,就永远失去发声的能力了。

        一片混乱之中,炸开一声枪响,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愣了一下。解语花看到自己那个不可一世的三嫂,瞬间倒在地上成为一摊死肉,而黑眼镜转眼间又杀了好几个人,被枪打死的、被他掐死的、或者砍死的。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倒也看不出血迹,只是几滴血溅在脸上,映衬着疯狂的笑容,叫人不寒而栗。

        “都停下!——都住手!”解语花红着眼大声呵斥,可是没有人听到。三嫂嫂的伙计都在极度的恐惧或是愤怒下失了心智,疯了一般砍杀身边的人;解家的伙计为了保命,更加不能停手。所有人都开始疯狂地屠杀,场面的惨烈比起方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解语花一个人,仿佛置身屠杀之外,但这种无助感尤其强烈,甚至比过去眼睁睁看着解家被分拆时还要强烈。

        恍惚间有人靠近抓住他的肩,解语花刚想挣开,却看见黑瞎子沾着血的脸,带着没有温度的笑容,“小九爷,停不了了。现在是她们先要置你于死地,没有坐着等人家来砍的道理。有些病,越拖越久,反而成了个大肿瘤,还不如早点一刀斩了痛快。现在人也杀了,梁子也结下了,您看着办吧。”

        解语花怔怔地听他一字一句说完,这种以暴制暴的哲学,爷爷没教过自己,二月红师傅更没教过自己。但黑瞎子说话的口气,怎么和长辈们那么像,叫他没有反驳的余地。

        此时,眼前刀光一闪,一个伙计举着砍刀已经冲到面前。解语花想后退,但是黑瞎子按住他,面无表情地抬起枪口,正抵在那人胸口,随后又听一声炸响,解语花只见那人胸口瞬间爆开一个血洞,血肉横飞,溅了自己和黑瞎子一脸……


        回复
        举报|6楼2012-01-24 11:59

          最终,三嫂嫂带来的人都被肃清光了。此时已是二更天,月明星稀,和风徐徐,除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和遍地的死尸,这仿佛还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幸存的伙计们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尸体,脸上还带着大仗之后那种亢奋和紧张的表情。解语花看着那块当年解九爷亲手书写的“解府”牌匾,如今也沾满自家人的鲜血了。

          黑瞎子将还带着余温的枪管塞进套子,只见解语花的背影缓慢穿过鲜血淋漓的战场,走进了那栋老宅子里。他冷冷一笑,也跟了进去。

          解语花面无表情地穿过前院,大堂。管家丫鬟们刚才都没敢出去,现在看见少当家一脸血回来,谁也不敢上前吭半句声。随后又见到个一身黑、还带着满满血腥气的人跟在后面,胆大的管家终于拦在去路上,哆哆嗦嗦问:“你、你是谁?”

          黑瞎子擦一把脸上的血,笑道:“你们当家新收的伙计,不碍事。回头记得帮我去买个保险。”

          解语花一路直走进自己的书房,把门从身后关上,坐在那张解九爷坐过的红木太师椅上。他没有点灯。黑暗中,他知道桌子上摆着师傅赠的文房四宝,柜子里锁着自己第一次登台时行头,抽屉里还有一些八岁以前的玩具和跳绳,想到这些东西,解语花才终于有点回魂的感觉。他蜷缩在太师椅里,整个身心都极度疲惫,像是一千吨海水压在自己身上。可是这样的重压下,居然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于是他只是觉得累,累极了。

          极度困倦下,他听到有人推门进来,都懒得抬头看一眼。何况那人身上这么重血腥气,他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

          黑瞎子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看见解语花在太师椅里蜷成一团,也不声张,就自己开始在屋子里东摸摸西看看,对什么都很新奇的样子。

          终于,解语花忍受不了他的动静,道:“把那个放下!你再乱碰这里的一样东西,就立刻给我离开。”声音里少见的带上几分怒意。

          黑瞎子嘿嘿一笑,将手里正在把玩的戏服丢下,道:“主子,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解语花不语。

          三嫂嫂已经死了,虽然不是自己杀的,但这笔帐无论如何也会算在自己身上,就算声明跟黑瞎子划清界限,几位叔叔也决不会放过自己。看来,如今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恍惚间,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触碰自己的脸,一抬头,黑瞎子刚好把手指收回去。一怔,黑瞎子举着手指笑道:“你脸上的血,都干了。”

          解语花在自己脸上搓两把,果然搓下一些红红的粉末。他厌恶地皱皱眉,刚才那人血肉横飞的,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花儿爷,”黑暗中,黑瞎子微微弯下身子靠近,解语花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着着那声音冷漠中带着几丝挑逗的暧昧,“您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签了我?”

          一会儿的沉默,解语花缓缓吐一口长气,淡淡道:“谁签了你了?今晚给我好好睡觉去,明天还有好一场硬仗,通过了,合同才算正式生效。”

          黑瞎子直起身,笑着轻声道:“恢复的真快,果然是我的花儿爷。”


          解府里的活计佣人一宿没睡,连夜通知手下各盘口,准备清理门户,跟分家算总账,人越多越好,家伙越狠越好。屋子前的尸体已经收拾干净了,除了地上红红的血印子,只用清水草草冲洗一下,也冲不掉。伙计们说等今天的仗打完了,回来洒点药水,再狠狠擦。

          天蒙蒙亮,解语花站在院子里,他推着一张轮椅,上面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妇人,死板的面庞,呆滞的眼神,正是他那个被逼得一夜白头、已经疯掉的母亲。

          “妈,我来带你散步了。今儿有些早,一会儿我要出去跑趟生意。”解语花蹲下来,在妇人的耳边非常温柔地轻声说道。

          那妇人依旧面无表情,灰白色的眼睛,像一潭死水。

          解语花已经习惯了这种漠然无反应。他深吸一口清晨的空气,装作轻松地环视四周,自己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景色,而这景色就是母亲生活的全部——“妈,你看今天这天气,一定也是一个好天。回头睡过午觉,再让丫鬟带您四处转转去。”

          听到这句,白发苍苍的妇人僵硬地仰起脖子,看着还灰蒙蒙的天色。

          “天要下雨,”一直沉默的妇人突然开口说,“流血的天气。”

          解语花愣了一下,弯下腰凑近了试探着问:“妈,你刚刚说什么?”

          那妇人低下头,微微合上双眼,像是又困了:“……九爷和我说过……”她的声音已经接近梦呓。

          解语花怔怔地站着。偌大的院子,满园娇艳的桃花翠柳将他包围,而轮椅上的母亲已经睡着了。

          远处,寂静的空气,依稀传来鸟雀儿的脆鸣。

          天亮了。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2-01-24 11:59
            S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2-01-24 12:05
              完了?~


              回复
              举报|9楼2012-01-24 12:06
                忘了加

                TBC


                回复
                举报|10楼2012-01-24 12:29
                  摁爪,很喜欢这种之前之中之后的故事设定,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11楼2012-01-24 14:33
                    2018-06-22 23:27 广告
                    LL你撒沙吗?


                    回复
                    举报|12楼2012-01-24 14:52


                      过惯了东游西荡的生活,第一次睡在这深宅大院的屋檐下,黑瞎子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应,反而一夜无梦,睡得格外香甜。直到外面骚动越来越大声,他才从床上翻下来,推开门打个哈欠:“出发了?”

                      匆匆跑过的伙计都没看清是谁,就随口道:“都在门口,当家的在点卯呢。”

                      前院里,早密密麻麻挤了一大群人,解语花交给手下的打点,自己披了件外套坐在院中的藤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手机游戏。突然身后有人打趣:“哟,花儿爷,精神好啊?”

                      解语花抬了抬眼皮:“嗯,早。”

                      黑眼镜看解语花面色如常,和昨夜的恍惚已大不相同。他看看满院子的伙计跑来跑去,笑道:“聚集这么多人,是要气势汹汹地一路挥舞着西瓜刀、喊着口号过去么?”

                      解语花放下手机,沉吟道:“其实分家的实力我也不是很清楚,平时少有联系,人多一些,总是好的。除了你看到这些,还有地下盘口的伙计们,一会儿都会分散过去。”

                      黑眼镜咋舌:“看不出来小九爷原来有这等实力,真是失敬、失敬。”

                      这时,底下点人数的伙计走上来道:“当家的,都齐了。”说罢,不自觉又看了黑瞎子一眼。

                      解语花从藤椅上站起来:“——走吧。”


                      解家分家和本家的路说近不近,说远也不是那么远——不过就是横跨半个京城而已。一路上,不断有人加入。黑眼镜跟着解语花走在前面,回头看看身后那帮不断壮大的凶神恶煞的队伍,再看看自己前面这个秀秀气气的少年,怎么也无法把他们联系起来,更何况这个少年居然是那帮人的头儿。

                      眼看着分家的府邸快到了,所有人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解语花一边走着,一边留心左右观察有没有埋伏。奇怪的是,本以为会大老远开始激战的场面,这都能看见大门了,居然一个人都没出现。

                      “难道是都躲在里面,等我们进去,来个瓮中捉鳖?”不知是谁小声嘟囔了一句。

                      黑眼镜也奇怪,如果有埋伏,他应该感觉的到。可是这一路,是真太平。

                      于是那支气势汹汹的队伍,畅通无阻地杀到分家大门前停下脚步,都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解语花看着紧闭的大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正准备走上台阶探个究竟,黑瞎子拉住他:“等等,不大对。”

                      那门里太安静了,简直像所有人都还没起床……不,简直像做座死宅,空无一人。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这感觉,太他妈诡异了,简直跟下斗似的,天知道这里其实是皇城,天子脚下。

                      黑眼镜端起枪,对准着紧闭的大门,打出一颗子弹——

                      大红的门扇毫无反抗地被打开一条缝,可以看见里面……

                      俨然是人间地狱。

                      无数残缺的肢体散落在庭院里,到处都是,鲜血已经粘稠,将青翠的草木都染成红色。

                      解语花惊呆了,挥了挥手,身后的伙计们立刻冲上去将大门推开,一股浓重的腥臭扑面而来。

                      “这是……”解语花踩在血泊中,不可置信地看着一地惨景。难道有分家的仇家比他们更早一步?可这样的情景,简直不像是人能干出来的。自己的几个叔叔舅舅也不是易与之辈,对方得有多强,才能一夜之间,灭了满族的人?!

                      他见黑眼镜在一旁看着发呆,抬胳膊推推,问:“你在想什么?”

                      “花儿爷,不大对。”黑眼镜把声音压得很低,“你得叫你的伙计们快退出去。”

                      “嗯?为什么?”

                      正问着,里屋有人高声喊道:“当家的,这里有条暗道!凶手可能就是从这里潜进来的!”

                      黑眼镜脸色一变,下一秒人已经冲过去,解语花不解,也跟在后面追了过去。

                      黑眼镜向那暗道里看了一眼,黑洞洞深不见底,里面阴森森的一阵阵凉气冒上来,道口很窄,一个人束手束脚的下去都很勉强。

                      解语花看一眼,活动活动手腕,笑道:“看来,只有我下去了。”

                      “可是——”那伙计刚想阻止,黑眼镜把他推开,对解语花笑道:“花儿爷说得对,您先请,我垫后。”

                      解语花不理他的戏谑,撑着地面一借力,突然身型就看窄了一圈,一下子缩进那个狭小的洞口。

                      黑眼镜跟在后面,紧紧贴着阴冷的石壁,试探着进去了一半,枪套就卡在了洞口,无奈他只能把枪摘下丢给后面的伙计,小心翼翼地滑进暗道。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2-01-25 11:11
                        这一章是过渡……LZ过年过的精疲力尽的……而且这种题材说实话是第一次写><…… 随便看看就好~~~~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2-01-25 11:12
                          自沙不算,我是沙发!~


                          回复
                          举报|15楼2012-01-25 11:20
                            好文~码克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2-01-25 11:32
                              浮出~
                              楼主看来圆满这厢对花爷历史无穷尽的求知欲~


                              回复
                              举报|17楼2012-01-25 11:54
                                球更新~~球更新~~~~~~~~~~~~~


                                回复
                                举报|18楼2012-01-25 11:57
                                  描写各种美!!很赞的文。马克www


                                  回复
                                  举报|19楼2012-01-25 12:06
                                    LZ其实是为了圆满自己无穷无尽的求知欲……=wwwwww=~~~~~~~~


                                    回复
                                    举报|20楼2012-01-25 12:08
                                      哟,好带感的文,这文我跟定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2-01-25 13:42
                                        好文我喜欢~~~~~~~


                                        回复
                                        举报|22楼2012-01-25 15:33
                                          非常好的文啊,很细腻和很有调理…ヾ(≥▽≤) /果断入坑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2-01-26 08:13
                                            蹲啊蹲…不要坑…!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1-26 10:25

                                              “这里面很黑,叫他们递个手电过来。”

                                              黑眼镜刚往下挪了几寸,就听见解语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无奈之下,只能勉强仰了仰脖子,冲道口守望的伙计道:“听见了吧?小九爷要个手电。”

                                              大白天的,又不是来下斗,要西瓜刀有的是,要手电一时间还真没有。找来找去,最后有人丢了个Zippo打火机进来。

                                              黑眼镜将打火机顺着暗道滑下去,不一会儿,就见深处亮起火光。他心里吐了吐舌头,这么狭窄的地方,他连往下滑都很困难,解语花居然还能腾出手来用打火机,缩骨功果真厉害啊?

                                              等他慢慢滑到里面,突然觉得双腿可以伸展开了,再往下一使劲,就掉在一块平面上。原来这暗道尽头居然是个密室,解语花就站在密室中间,正举着打火机左顾右盼。

                                              黑眼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脱口笑道:“解家都喜欢搞这种玩意儿?你那房子里是不是也有一个?”

                                              解语花没有回应。

                                              这时,黑眼镜才觉得有些不对。这间密室,四壁空空,没有一件家具器物,既不像是藏人的,也不像是藏东西的,反倒像是一间……

                                              墓室。

                                              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跟方才一走进大院就有的诡异的感觉不谋而合。他走到解语花身边,借着打火机的微光,才注意到脚下的东西,果然,是一具玉棺。

                                              棺盖打开了,里面空无一物。

                                              解语花死死盯着那东西,像是魂都被吸走了。

                                              黑眼镜赶紧把他往回拉一把:“这东西邪气得紧,别靠太近!”

                                              突然,两人背后刮过一道阴风,Zippo的微光立刻就被带灭了。黑眼镜一把把解语花按在地:“——小心!”说话间,就感觉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擦着头顶扑过去。

                                              “我们快出去!”黑眼镜趴在解语花的耳边道。可是现在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哪里还找得到来时那个暗道口?!

                                              于是两人大气不敢出,趴在地上。墓室里死寂一片,那个庞然大物好像也找不到他们在哪里。两相静静等待着。

                                              这时,解语花感觉黑眼镜小心翼翼地在自己指间摸索,最后拿走了那个打火机,然后身上分量一轻,他好像站起来了。

                                              解语花心领神会,也很小心很小心地在地上挪动着,渐渐退到了屋角。

                                              两人都大气不敢出,突然,黑暗中亮起一道刺眼的火光,解语花看见黑眼镜微笑的脸,出现在墓室的另一头,举着那个危险的光源。同时,一个血红色的影子从墓室顶端砸在地上,将黑眼镜的身影挡住,动作快地看不清楚,红得发亮的皮肤,布满坑坑洼洼的焦灼痕迹。

                                              解语花的指间狠狠抠进身后的青砖墙,但是他没有犹豫,而是迅速跑向来时的暗道,眼看就要一跃而入。

                                              谁知这时,洞外突然传来解家伙计焦急的吆喝:“——当家的!要不要紧?——要不要我们下去帮忙?!”

                                              黑眼镜快一口老血喷出来!因为那个怪物听到人声,立刻就丢下自己,转而向解语花的方向扑去。感情这家伙就跟只剥皮大青蛙一样,对光和声音都有反应的。他本能地往腰间摸枪,才想起枪在进来前已经丢给伙计了。

                                              解语花听到声音,也心道不好,不等怪物扑过来,先立刻调转方向,原本攀着洞口要往里钻,现在索性向上一翻,脚尖勾住墙壁的缝隙。那怪物一头撞在墙上,倒是将原本不大的洞口撞开了些。

                                              “叫他们丢点家伙下来!”黑眼镜也不管怪物是不是听得到,大声喊起来。

                                              果然,黑暗中那东西已经拨转枪口,朝黑眼镜扑过去。

                                              解语花趁机钻进那个被撞开的洞口,迅速爬了上去,迎面撞上一头雾水的解家伙计,劈头一句:“全都滚!——这下面养了只粽子!”

                                              他钻出暗道,回头望望那个黑幽幽的洞口,黑眼镜还在下面,在黑暗中,跟那个超自然生物在一起。解语花攥紧了拳头,一闭眼,厉声道:“——浇火油下去烧,然后往里面倒土!”

                                              一条汹涌的火带迅速伸进暗道深处,烧了一会儿,解家的伙计便一起抱了土石往下倒,解语花看着一抔一抔黄土到进去,心里只觉得闷到窒息。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2-01-26 11:28

                                                天,淅沥沥下起了雨。土石和着雨水,很快就把洞口喷出的火焰压没了。解语花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洞口被填平,才颤抖着深吸一口气——“给我彻底搜查整座房子!”

                                                最后,在书房里找到了一本日记,原来那座玉棺是他们从一座汉墓里挖出来的。大伯父研究古尸成癖,便将这座玉棺连里面的尸体一起偷偷带了回来,还修了这座密室。大概是分家的风水太好,原本一直太太平平的尸体居然成了粽子,还大半夜跳出来,杀了全家的人。

                                                这么看来,解语花是捡了个大便宜,没费自己一兵一卒,就迅速收复了分家的地盘。

                                                嗯,就损失了一个新收的伙计。照解九爷的说法,这是上上划算的结果。

                                                可是当晚,意气风发的小九爷,做了恶梦。


                                                解语花梦见,黑瞎子一身黑灰,脸上都是血和泥土,站在自己的床前,笑嘻嘻地问:“花儿爷,你怎么丢下我,自己跑了?”

                                                解语花道:“解家人在任何时候,都要以大局为重,绝不能为了小事,误了大局。”

                                                黑眼镜又嘻嘻一笑:“可我是为了救你,你却来害我。”

                                                解语花道:“解家人不会冲动行事,永远要做出最理性、最合适的选择。”

                                                黑眼镜又笑着问:“花儿爷,若是我被那粽子害了,死无全尸,惨不忍睹,你会不会内疚一辈子?”

                                                解语花道:“解家人不作多余的事。”

                                                黑眼镜道:“我不问解家人,我问的是你。”

                                                解语花被黑眼镜的节节逼问,只觉得芒刺在背,无处可逃。

                                                终于,他说:“——我会。”

                                                黑眼镜笑了,笑得很张狂。他走进床边俯下身,柔声道:“既是如此,花儿爷,我原谅你了。”

                                                解语花这才骤然醒转:“——这不是梦?”

                                                黑眼镜笑道:“花儿爷说是梦,那就是梦。”

                                                解语花从床上腾地坐起来:“——你没死?”

                                                黑眼镜笑道:“花儿爷要说我又活了一回。”

                                                解语花冷笑道:“那你回来,是要找我算帐的么?”

                                                黑眼镜笑道:“要说小九爷白天对在下的作为,方才就叫他死得毫无痛苦了;但是要责怪解语花……我不舍。”

                                                解语花沉默了。

                                                黑眼镜将身俯下,凑着他的耳边说:“小九爷,说狠、说毒、说老练、说斗下的经验,黑瞎子都在你之上。我可以将这些系数传你。我做你的伙计,只希望那温柔善良的解语花,不要有朝一日被解家抹杀了去。”

                                                在黑暗中,黑瞎子看到解语花抬起眼,透过层层的黑暗,那晶亮依然是如此清澈,动人心魄。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2-01-26 11:28
                                                  LZ是自沙狂人!~

                                                  我没三叔那么多怪力乱神的知识,所以粽子什么的……大家随便看看就好……Orz

                                                  书太长了,又写的前言不搭后语(不是么?不是么?!)好多细节都会一带而过,这几天作者正在痛苦的啃原著> <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2-01-26 11:32
                                                    PS,我记得黑眼镜在盗8里有出现啊?好像是和一大帮老外的人在冲天真开枪?求这段在哪本书里啊啊啊~~~遍寻不获啊~~~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2-01-26 11:33
                                                      自沙不算嘛…没看盗八,据说木有黑爷出现…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2-01-26 12:45
                                                        花儿爷倒油埋土那点好精彩…!这才是凉薄狠的下心的小九爷的作风…!好喜欢这文!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2-01-26 13:03
                                                          MARK!!


                                                          回复
                                                          举报|31楼2012-01-26 13:0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